2021年 10 月 25日 星期一
spot_im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精選新聞

一場 NFT「陽謀」:價值 400 萬美元的音樂專輯與它的新主人 PleasrDAO

七年前,美國紐約的 Hip-Hop 樂隊 Wu-Tang Clan 創作了其 獨一無二 的專輯《 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 》, 以抗議數字時代音樂的貶值 。沒過多久,這張專輯在被 Martin Shkreli 以 200 萬美元的價格購買之後就陷入了資本主義罪惡的漩渦。當時的 Martin Shkreli 是一位年輕的製藥投機商,喜歡哄擡價格,後來他被判證券欺詐罪而處以 7 年牢獄。 Martin Shkreli 是在 2015 年的一次拍賣會上以 200 萬美元的價格首次拍得了這張專輯。2017 年,Shkreli 被判欺詐罪後, 美國聯邦當局沒收了這張專輯 ,並將該專輯保存在司法部的一個溫控保險庫裏。 現在,這張專輯又在數字藝術和加密貨幣領域重獲新生,以 400 萬美元的價格賣給了一個去中心化自治組織 PleasrDAO , 這個團體雖然成立不到一年時間,但已經因收購高知名度的數字作品而名聲大噪 。比如,2021 年 6 月,DogeCoin (狗狗幣) 原型柴犬的主人 Atsuko Sato 將下圖這張狗狗幣的原型圖片鑄造成了一個 NFT (非同質化代幣) ,並以創紀錄的 1696 ETH (當時約合 550 萬美元) 的價格賣給了 PleasrDAO,之後 PleasrDAO 將此 NFT 碎片化成數十億個部分。PleasrDAO 隨即將該 NFT 碎片化成數十億個部分進行拍賣,將這整張 NFT 圖片的價值推高到了 3.02 億美元。 今年 7 月,位於布魯克林的紐約東區聯邦檢察官辦公室宣佈在拍賣《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專輯時,沒有透露有關買家或價格的細節;檢察官當時表示,這些信息是保密的。 但是 PleasrDAO 在 9 月 10 日獲得了這張專輯的所有權 ,並將其保存在紐約某處的「保險庫」中。PleasrDAO 團隊決定公開慶祝獲得了該專輯,並 宣佈其最終目標是以某種方式使這張專輯能夠更廣泛地被歌迷聽到 ,儘管 前提是該團隊能夠說服 Wu-Tang Clan 樂隊的領袖人物 RZA 及其製片人 Cilvaringz 的同意 。 Wu-Tang Clan 樂隊《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專輯的唯一副本由 Martin Shkreli 在 2015 年以 200 萬美元的價格購買。這個嘻哈樂隊 對該專輯施加了極端的法律限制,以此抗議音樂產業的數字化。例如,唱片可能要到 2103 年纔會商業發行,且不能在大量觀衆面前播放 。 PleasrDAO 團隊成員 Jamis Johnson 將此次購買該專輯描述爲符合了 該團隊收購數字文化標誌性物品的興趣 ,也符合該團隊與許多加密貨幣擁護者的一個共同使命: 將藝術創作從一個剝削性的、過時的經濟體系中釋放出來,並提供一個更公平的經濟體系的承諾 。 Jamis Johnson 在接受視頻採訪時說道:「這張專輯最初是 對尋租中間商的一種抗議 ,這些中間商從藝術家那裏抽走一部分價值。加密貨幣在很大程度上也有着同樣的理念。」 Johnson 表示,通過購買這張專輯,「我們希望由我們把它帶回給人們。我們希望歌迷能在某種程度上參與到這張專輯中來。」 儘管《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早於最近的 NFTs 熱潮,但 PleasrDAO 組織的目標是在數字時代重新找回藝術稀缺的價值,因此 該專輯被視爲了 NFT 的某種先驅 。現年 34 歲、身穿一件印有 Wu-Tang 圖案 T 恤的 Jamis Johnson 說道,「 這張專輯本身就像是元老級的 NFT 。」NFTs 是通過使用區塊鏈計算機代碼來創作的數字物品,這使得 NFTs 無法被複制並能通過區塊鏈來追蹤其來源。 專門從事加密貨幣和 NFT 交易的律師 Peter Scoolidge 參與了此次交易,Peter 表示,爲了將《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這張實體專輯與數字領域聯繫起來, 一枚代表該專輯所有權的 NFT 已經被鑄造,PleasrDAO 組織的 74 名成員共同享有該 NFT 的所有權,因此共同擁有該專輯 。 作爲該專輯的所有者,他們可以聽這張專輯裏面兩張 CD 的 31 首歌曲,查看其刻有圖案的鎳銀盒子,翻看裏面用皮革包邊的羊皮紙書,這些都是整個專輯包裝的一部分。但是, 至少到目前爲止,PleasrDAO 的成員仍然受到 RZA 和 Cilvaringz 最初對 Martin Shkreli 施加的限制條件 ,包括在 2103 年之前 (從 2015 年首次出售算起的 88 年時間) 不能以任何形式向公衆公佈該專輯中的歌曲。 PleasrDAO 有着宏大但不太明確的目標,那就是 讓這張專輯更容易觸及普羅大衆,可能是通過舉辦聽歌聚會或者類似畫廊的展覽,甚至是將這張專輯的所有權擴大到粉絲手中,儘管這將如何實現仍未可知 。 PleasrDAO 的 Jamis Johnson 說道:「我們相信,我們可以對這件作品做點什麼事情, 使它能夠與粉絲和世界上的任何人共享, 理想情況下還可以讓人們擁有它的部分所有權 。」 Wu-Tang Clan 樂隊對於這筆交易的看法尚不完全清楚。《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的起源常常被描述爲主要涉及到該樂隊領袖 RZA (荷蘭饒舌歌手) 和 Cilvaringz (與 RZA 一起構思了該專輯)。RZA 拒絕置評,不過 Johnson 表示, PleasrDAO 一直與 RZA 有聯繫 。 Cilvaringz 的真名是 Tarik Azzougarh,他已經對此次交易表示祝福,並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我們尊重 NFT 的概念,同時希望不違反我們自己的規則。」 當年作爲 Wu-Tang Clan 樂隊顧問的 Cyrus Bozorgmehr 負責這張專輯的發行,併爲此寫了一本書。他最近在接受採訪時表示,PleasrDAO 的理想主義和對顛覆的渴望,可能是該樂隊認可的那種買家。 與此同時,這筆交易的複雜性也反映了一個事實,即加密貨幣仍處於金融主流之外,特別是涉及到與政府機構的交易時。 PleasrDAO 支付了相當於 400 萬美元的 與美元掛鉤的加密貨幣 ,但政府要求標準的美國貨幣。因此,PleasrDAO 通過律師 Peter Scoolidge 向一家 中間商 支付了這些加密貨幣,然後該中間商向美國政府進行付款。Scoolidge 補充說道:「促成交易的中間人方承擔了政府不願意承擔的風險。」 Scoolidge 表示,他的客戶,也就是該中間人,希望保持匿名,而且政府以保密協議爲由,沒有透露這張專輯是賣給誰的,也沒有透露價格。資產沒收方面的專家稱,即使被沒收的物品比政府經常查封的汽車或其他資產複雜得多,對一個公共機構來說,不披露相關拍賣信息也是不尋常的。 可能沒有真正與《 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 》類似的物品來衡量其價格 ,而且這筆出售合同意味着, 任何買家都必須遵守涉及其知識產權的複雜條款 。6 Agency 的 Georgio Constantinou 是爲該專輯尋找買家的專家,他說, 這些限制讓一些財力雄厚的潛在買家望而卻步 。 當被問及這張 Wu-Tang Clan 專輯出售背後的過程時,紐約東區聯邦檢察官辦公室發言人只是說,「美國已經依法處理了該專輯和其出售所得的收入。」 至於 PleasrDAO,Johnson 表示,他們正在花時間考慮如何處理這張專輯,但 他們希望尊重 Wu-Tang Clan 的意願,保護該專輯的價值和排他性,同時找到一種更廣泛地分享它的方式 。 「我們現在的方向,」他說道,「是將它開放給全世界。」

元宇宙、NFT是什麼?一起乘著5G航向浩瀚無垠的「Metaverse」- UDN 聯合新聞網

元宇宙是什麼? 元宇宙的英文是Metaverse,以meta為字根的詞都帶有再詮釋、再轉換、形而上、超越現狀之意,統稱「後設」。以元宇宙來說,就是跳脫虛實定義,將現實世界與虛擬的世界完全結合的新想像。喔不,我不該說是想像,因為2018年電影「一級玩家」已經將它的樣貌描繪出來,而現行科技中,XR已然是通往元宇宙的大道。 元宇宙裡面有什麼? 元宇宙內部的一切都還有待定義,但現在已漸漸有其輪廓。比如,可以透過VR頭盔開啟虛擬世界大門,戴上就進入、脫掉就回歸現實,如此簡單的切換方式,為我們定義「虛實的黏著點」(筆者已不說是界限,因為虛實交互編織的地方太多了)。 當我們、我們的親友、甚至地球上每個人都擁有VR虛擬世界的鑰匙(也許就是頭盔),虛擬人口暴增,自然需要如實體世界一般通用的規則條文來維持秩序,比如法律、貨幣;甚至也會組成各式組織,如政府、法人、社群、企業團體等。「那裡」儼然就是另一個完整的世界,而我們則用數位分身(也有人說是數位孿生的角色),讓自己的肉身與ID同時存活在兩個世界。 元宇宙的經濟秩序基礎—NFT 如果你查NFT,會得到「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這樣難懂的解釋,其實這是區塊鏈加密技術下,所產生的獨特數碼編號,就像身分證字號,絕不重複,也造就了NFT領域中獨一無二的特性。 許多人將NFT應用在影音藝術品上,比如網路藝術家繪製的專屬圖騰、棒球美女峮峮親自錄製的一段音檔,一旦鎖上NFT的標記,就成了帶有所有權證明的商品,任何少了標記的複製品都只是「贗品」,而不是「真跡」。真跡通常待價而沽,擁有者可以握在手上等價值水漲船高,或是尋個好買家脫手海撈一筆。當元宇宙真正成形,NFT可交易的「虛擬資產」將會越來越豐富,儼然形成另一個龐大而堅實的經濟體,與現行世界的金融秩序共存。 3D虛擬攤位,搶佔「元宇宙」的商業最小單位 在現實中,百貨商場、展覽中心等熙來攘往之地,都有「攤位」或「櫃檯」,以接待有購物、諮詢等需求的民眾。筆者認為,既然元宇宙是以現實世界為復刻基礎,加入數位、科技所打造的各種彈性,那麼「攤位」則仍然會是商業場域的最小單位。 虛擬攤位的打造、虛擬展場的發展,從疫情延燒後正式發酵,線上展期結束後留下的企業專屬攤位,現已轉化為虛擬世界的最小單位。讓各式商業組織、社團、學校或個人都能依想要的主題佈置,想要別人怎麼認識你,攤位就怎麼打造。 元宇宙日後會怎麼發展?是將攤位無限串連,變成超大型展場或購物中心?還是加入購物車、結帳功能,成為線上專賣店?參與的人多了,內容就會變得無限豐富、多元,就靠所有進入元宇宙的玩家們,一同玩轉!

為什麼陳泰銘該幫自己發個NFT(二、友誼遊戲與魷魚遊戲) – Knowing

上一篇文提到,陳泰銘在香港蘇富比拍賣出四億台幣的好酒,他如果同步幫這些酒發NFT會寫下那些歷史。同時也留了些伏筆,簡單提到我和幾位朋友合作WindoWine這NFT的源起。這篇文章發表之後,在網路上被到處被轉載分享,也收到不少回響。 WindoWine NFT預計十一月中上線發行,目前已開放VIP預售,很多朋友都來問我這NFT有什麼好處和價值? 我是這NFT的共同發行人,回答這問題有點像是球員兼裁判。 賣瓜的老吳當然說自己的瓜最甜,不過我還是列舉三個鐵一般的事實讓朋友們參考: 一、歷史價值:這是亞洲第一個為葡萄酒愛酒人量身訂製的NFT,就像是全世界郵票剛發明時的亞洲印出的第一張郵票,這個光環再也沒有其他的NFT可以取代。 二、學習價值:這張NFT也具有學員卡的意義,由研究葡萄酒二十多年的名師劉鉅堂監製,每個擁有人都可以直接向他請教,等於擁有一位私人的葡萄酒顧問和家教。 三、社群價值:目前已有不少菁英名人預購了這張NFT,從上市公司老闆到拍賣公司執行長,每個人都是對葡萄酒又愛又內行的人,一張五千元的NFT就能加入台灣最強大的葡萄酒同好俱樂部,又能得到一瓶全球限量一千多瓶的老藤好酒當入會禮。 聽我說完這三點之後,聽懂的朋友都馬上搶著要買,還問我有沒有管道搶先預購?預購有沒有優惠價? 我說當然有,而且只有282個名額,名額正在快速減少中。我們幾位合伙人手上都有些保留名額,並且已經開放給各自的親朋好友限量特價認購。  聽我這樣一說,很多人腦海裡馬上浮現「魷魚遊戲」的殘忍畫面。是的,限量永遠是殘酷的,這世界最缺的永遠是緣份和機會,就像您看到這篇文章也是緣份和機會,歡迎來加入我們。 另外,我們也正在為這282位會員規畫充滿好酒好菜好朋友的友誼遊戲(不是魷魚遊戲喔!)  如果您有興趣,可參考一下WindoWine的詳細資訊: 亞洲第一款紅酒NFT - WindoWine 即將於2021/11/9上架 Jcard !  期程 : 1. 11/9 上架『Jcard 這咖』,上架價格為NTD$5000 2. 特定早鳥VIP限量預購價格為NTD$4000 (即日起到10/31) 3. 11/9 正式上架之前購買的人,都可以先拿到NFT卡包 (但不能打開) 4. 預估11/12前即完售,移至二級交易市場  *** 數量分配 : 全球總量 : 282 份(瓶) 預購作業流程如下: 收現金NTD$4000➡️ 請預購VIP提供 『Jcard 這咖』 註冊帳號(如果不會申辦,請提供姓名及Email)➡️即會在『Jcard Life/我的收藏』 的未開卡包裡,成功看見WindoWine NFT 紅酒未開卡包(但11/9之前無法打開) WindoWine NFT產品頁面 https://www.jcard.io/life/tw/WindoWine  持有WindoWine NFT 領取 『紅酒教父劉鉅堂嚴選-收藏家專屬好禮_Tahbilk限量紅酒』 之地點 : 2021/12/10 之後 : CellWine 大安酒藏 (大安區新生南路二段二號B1) ** 領取 Tahbilk 限量紅酒時,需出具年滿18歲之身份證明。 ** 該瓶 『Tahbilk Old Block Vines Premium Cabernet BDX Blend 2019』 被提領出後此NFT即被註記並抽換,稀缺性與持有通縮性將導致WindoWine NFT價格產生浮動。  預熱報導 : https://today.line.me/tw/v2/article/oypmeq ** 「WindoWine NFT收藏家專屬好禮_來自1860年的澳洲國寶美酒」 劉鉅堂老師特別為WindoWine的收藏家挑選限量珍稀美酒,並特別介紹如下:Tahbilk Old Block Vines Premium Cabernet BDX Blend 2019 (Nagambie Lakes) 位於澳洲維多利亞省中部,墨爾本以北120公里處的Tahbilk酒莊成立於1860年,1925年被Pubrick家族買下後至今,成為澳洲歷史最悠久的家族擁有酒莊之一,現在是第四代在經營,第五代也已投入。  Tahbilk酒莊非常重視環境的永續經營,自2008年起投下大量資金與心力打造減碳設施,終於在2013年成為淨零碳排或碳中和(Carbon Neutral)酒莊,是目前全球僅有的8家淨零碳排酒莊之一。  2009年成立的「澳洲葡萄酒第一家族」(Australia’s First Families of Wine)組織包含了12家已傳承多代的家族擁有酒莊,Tahbilk是其中之一,莊主Alister Pubrick更是創會主席,目前剩下10家酒莊,加起來總共擁有超過1,300年的釀酒歷史。  澳洲葡萄酒權威James Halliday如評給某酒莊至少兩款產品95分以上,該酒莊在他的年度評鑑(Halliday Wine Companion)裡會被列為5顆星,如前兩年都是5顆星,第三年起就成為5棵紅星,如果有悠長表現歷史的酒莊,年鑑上的名字也是紅色的,Tahbilk正是5棵紅星的紅字酒莊,為不到4%的酒莊之一,也被2016年鑑評選為年度最佳酒莊(Winery of the Year),Halliday並且建議每一位喜愛葡萄酒的澳洲人一生中必須至少參訪Tahbilk酒莊一回。  成立於1860年的Tahbilk於2020年滿160周年,於是推出這款1.5公升的紀念酒,全球產量僅1600瓶,使用老藤(Old Block,最老為1949年栽種的)卡本內蘇維濃(Cabernet Sauvignon),梅洛(Merlot)以及卡本內弗朗(Cabernet Franc)等波爾多傳統葡萄品種(BDX Blend)釀造,帶有黑醋栗,李子,紫羅蘭與香料般風味,單寧細緻,可再陳年10年以上。 每瓶的酒標上有限量編號,目前全球約僅剩1200瓶。

德國世界自然基金會將發售 NFT 爲瀕危物種籌集資金

環境保護組織 WWF 以“不可替代動物”(NFA) 的名義出售十位藝術家的虛擬藝術作品,以便將所得收益用於資助瀕危物種的保護。然後通過 NFT(Non-Fungible Token)為原始藝術品提供區塊鏈中的數字所有權證書。NFA 的每件藝術品都僅限於其上描繪的當前活的動物的數量。 基於所使用的 NFT 技術,世界自然基金會將針對不可替代動物的活動稱為“不可替代動物”,從而引起人們對山地大猩猩和小頭鼠海豚等正在滅絕的動物物種的關注。包括 Eric Peters、Romulo Kuranyi、Gary Lockwood 別名 Freehand Profit、Lea Fricke 和 Anna Rupprecht 在內的十位藝術家為此目的製作了他們的藝術作品。據世界自然基金會稱,這些藝術家之所以被選中,是因為他們對動物福利表現出興趣,並且能夠認同這項運動。 數量有限的 NFT 藝術品 可供購買的作品原件數量取決於作品上描繪的物種的當前活體動物數量。例如,埃里克·彼得斯 (Eric...

CryptoPunks 實體化:藝術畫廊如何創意展示 NFT?

隨着 NFT 的興起,實體藝術畫廊正在想方設法以最好的形式來展示數字作品,位於倫敦的兩個畫廊正在以截然不同的方式展示了加密藝術。 在過去一年中,NFT 席捲全球藝術界,像 Beeple 這樣的數字藝術創作者通過售賣 NFT 數字藝術品獲得了數百萬美元的收入,躋身全球收入最高的藝術家行列。不僅如此,佳士得和蘇富比這樣的知名拍賣行嗅覺也非常靈敏,紛紛抓住 NFT 市場機遇,對 CryptoPunks 和 Bored Apes 等 NFT 收藏品進行了拍賣銷售。 不過,所有這些都帶來了不少難題,比如: 一旦購買了「純粹」的數字藝術,你該如何展示它們? 在現實環境中,你該如何展示像數字文件這種無形的東西? 展示動畫 GIF 的 NFT 形態最佳方式又有哪些? 不過,藝術畫廊正在努力解決這些問題,因爲他們的客戶此前都來自傳統藝術界,如今也開始紛紛涉足 NFT 領域了。 最近,倫敦有兩個畫廊就展示了加密藝術,不過,這兩家實體畫廊展示 NFT 作品卻採取了截然不同的方法。第一個展示加密藝術的畫廊是來自於倫敦上流住宅區的 Mayfair,在那裏,藝術之家的時代肖像展展示了一些與 NFT 相關的實物藝術品——版畫、雕塑以及與加密相關的作品。 我們可以看到,牆上掛着一個 CryptoPunks——像素藝術頭像的帶框石版畫,而在它邊上有一個密封的信封,信封裏裝着 punk 錢包的助記詞。在這裏,3D 打印的 Meebits 與 Fidenza 生成藝術品及 Bored Apes 印刷品爭相搶佔着畫廊空間。而由傳統藝術家創作的藝術品與 NFT 藝術品進行配對後,與 NFT 創作者的作品一同進行展示。 House of Fine Art 畫廊數字藝術品主管 Jake Elias 說:「我們正在試圖模糊傳統藝術和加密藝術的界限。假如我們突然說,夥計們,你們能全部轉移到這個全新的領域嗎?——我們認爲這是不合適的。」 相反,House of Fine Art 畫廊旨在將傳統藝術家與 NFT 新興空間相結合, Jake Elias 補充表示:「要讓他們覺得自己就是其中的一部分。通過這樣做,並將它們與 Glyphs、Fidenzas、Punks 這類加密藝術放在一起——他們就會覺得這個空間正在賦予他們更多的重要意義。」 舉個例子:藝術家 Johnny Dowell,又被稱爲是 King Nerd——用 Jake Elias 的話說——他選擇的媒介是雕刻硬幣,這其實是非常適合與加密貨幣相融合的。 Jake Elias 解釋道:「Johnny Dowell 總是使用舊硬幣來進行創作;因爲他曾表示這些硬幣甚至連咖啡都買不了,所以我打算另闢蹊徑。」 King Nerd 的展覽作品——「鬱金香狂熱(Tulip mania)」是一枚刻有鬱金香和 ETH 圖標的實物硬幣。 Jake Elias 透露,在隨附的動畫 NFT 中,「鬱金香是動態生長的」。 就在距離 House of Fine Art 畫廊幾英里之外的考文特花園(Covent Garden),Unit London 畫廊展出的 「NFTism: No Fear in Trying」 採取了另一種截然不同的方式。「有趣」的是,這裏並沒有對傳統藝術世界做出讓步。一進入展廳,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滿屏的光影色彩,展示了動畫 NFT 藝術作品。 NFT 平臺 Institut 項目策劃人 Abigail Miller 說道:「這些 NFT 帶來一種感官上的衝擊,這種做法借鑑於法國沙龍 (17 世紀下半葉起法國官方每年在巴黎舉行的造型藝術展覽會),你可以在一面牆上看到上百幅作品;而沙龍牆的意義所在就是你可以把它們盡收眼底。」 而對於數字藝術來說,她解釋道:「你不必放置一百個屏幕,而是可以進行輪流播放——你看到的那面牆上播放的作品可能來自於 20 多位藝術家。」 Abigail Miller 表示,該團隊商議決定採用動畫數字的方式來展出作品,她進一步說道:「我們相信你已經看過了很多打印出來的 NFT 作品。而我們想提供一種像瀏覽文件般的體驗,這樣也許感覺會略有不同。」 其實,展覽策劃人早已注意到了未來的發展趨勢將是視頻和動畫 NFT 的天下——Abigail Miller 繼續說:「視頻往往給人更加華麗的感覺,而且整個展覽還伴隨着元宇宙的展示。 不過,這並不是說展覽中不再將出現實體藝術品和靜態圖像。而事實上,展出的一些作品非常機智地將實體和數字進行了結合,達到了更好的效果。比如 Mauro C Martinez 的一幅作品「The Virgin Oil Painting vs. The Chad NFT」就是一幅雙聯畫,只有當你看到實物畫旁邊的數字作品時纔會覺得有意義。 Institut 聯合創始人喬 Joe Kennedy 興奮地說道:「那件作品真是太棒了,它的主題一針見血,圍繞着 NFT 產生的認知失調展開——尤其是來自傳統藝術世界的認知失調。」 「The Virgin Oil Painting vs. The Chad NFT」 是一個實物繪畫 + NFT 雙聯畫(如上圖所示),其亮點之一就是將傳統藝術界的藝術家與 NFT 新浪潮相結合。Joe Kennedy 說:「對於我們來說,有一個像 Jake Chapman 這樣的藝術家真的很有趣,這位 YBAs (年輕英國藝術家)中的一員創造了他的第一個 NFT,並與 Krista Kim 和 Brendan Dawes 的作品放在一起展出;這些藝術家們真的感覺是來自於完全不同的世界。」 對於 Institut 和 House of Fine Art 這樣的實體藝術畫廊來說,大部分展覽作品都涵蓋了來自傳統藝術界的藝術家與 NFT 的結合。 Jake Elias 解釋道:「我們從當代藝術世界和傳統藝術世界中挖掘出了新興人才,並幫助他們在 NFT 領域和元宇宙中找到自己的新出路。」此前有一個展覽——Matter and Form,藝術家們在這個展出中同時展示了數字作品和實體作品。Jake Elias 說: 「對於他們來說,這只是整體瞭解數字藝術一種更簡單的方式。」 不僅如此,Institut 和 Unit London 甚至爲藝術家們製作了一個「NFT 入門指南」視頻, Joe Kennedy 補充說:「這個視頻基本上就是解釋了區塊鏈以及 NFT,希望能夠幫助他們快速理解。」儘管如此,展館的這些做法最終還是引發了一系列哲學難題。Joe Kennedy 繼續說道:「NFT 是否可以被稱爲藝術,是一個可以爭論好幾個世紀的問題。其實,作品的視覺呈現並不算是真正的 NFT,NFT 是您擁有作品的憑證,而不是藝術本身的視覺呈現。」 最後還有一個問題——NFT 是否真的可以被認定爲是藝術品的一部分?Joe Kennedy 回答說:「它們之間是相互排斥的嗎?兩者難道不是一回事嗎?坦率地說,圍繞這個問題,大家其實也正在試圖努力理清頭緒。」

在元宇宙建構與政府治理語境下,迪拜是否有望成爲加密經濟交易中心?

迪拜會成爲全球加密經濟交易的中心嗎?在一批優秀的區塊鏈技術開發者和加密經濟生態建設者齊聚迪拜、共謀未來之際,Dachale Research 試圖在元宇宙建構的語境下,從全球主要政(機)府(構)治理與阿聯酋 迪拜區塊鏈產業佈局的對比之中回答這個問題。 我們憧憬以加密技術爲基礎的一個更高維度的元宇宙時代的到來,我們可能在數字化世界裏重構組織關係、經濟系統甚至是文明形態,但不可迴避的是,元宇宙建構過程中一定會有一個階段是需要與物理世界 政(機)府(構)融合、共建的。 在中本聰打開區塊鏈大門之後,一批先行者砥礪前行已有十年,這十年間有技術進階和應用迭代,也有資產交易與流通的探索與進步,其中也充斥着政(機)府(構)試圖治理與灰黑邊界的慾望和欺詐;未來十年間,Crypto 技術、應用和資產的迭代和進階將會在元宇宙建構過程中發揮作用並催生更大的產業 市場 財富空間,而這也是物理世界 政(機)府(構)在下一個時代搶先自己身位最好的時機。大多數政(機)府(構)正在加大對加密經濟的抑制,包括曾經態度開明、監管嚴厲的美國、日本等國家。 巧合的是,包括 Binance、Bloqwork、Metahero 項目創始人在內的一批優秀的區塊鏈技術開發者和加密經濟生態建設者在迪拜政府發起的 2021 未來區塊鏈峯會共謀未來之時,著名風投公司 Andreessen Horowitz (a16z)的高管正在華盛頓與國會山和白宮的官員會面,試圖就加密貨幣和 Web3 監管問題遊說美國政策制定者。迪拜峯會的議題包括技術開發、項目應用,也包括加密資產流通與交易;a16z 將議題曲折的定位爲「闡述美國應該如何監管下一代互聯網 Web3 的願景」,而實際上,Web3 定義爲「一組包括區塊鏈、加密協議、數字資產、去中心化金融和社交平臺的技術」。 Zero one 創始人 Robin 對此分析認爲,區塊鏈在蓬勃發展,大勢不可阻擋,目前基於區塊鏈的多賽道已經形成,包含 DeFi、NFT、元宇宙、GameFi、Web3.0、衍生品等,由迪拜政府發起的區塊鏈峯會,是少數國(政)家(府)級對於區塊鏈的佈局先機,這是接受監管的加密經濟向着元宇宙過渡階段雙方互利的舉措。 在元宇宙建構與政(機)府(構)治理語境下分析和討論,會讓我們發現迪拜有可能會成爲全球加密經濟交易的中心,因爲它搶得了先機;但這又不是最重要的,因爲還有一個更大的戰場,序幕剛剛拉開。 先機 我們的故事從 Ripple 們的選擇開始講起。 2020 年 11 月 8 日,區塊鏈支付公司 Ripple (瑞波)宣佈已在迪拜國際金融中心(DIFC)設立了地區總部。本來,這只是 Ripple 開拓中東市場而設立地區總部的行爲,但結合一個多月後的聖誕時刻美國 SEC 幾乎要滅了 Ripple 的監管舉動,就可以知道這是 Ripple 的一次戰略轉移行動。 Ripple 也曾做出努力與美國監管進行隔空對話——在洛杉磯區塊鏈峯會上,Ripple 聯合創始人兼支付技術公司董事會主席克里斯·拉爾森(Chris Larsen)表示,美國正在扼殺比特幣和以太坊以外的加密資產。 Chris Larsen 特別指出,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未能在區塊鏈領域引燃創新的火焰。他說:「我不得不說,在美國,所有區塊鏈、數字貨幣的事情,從頭到尾都與 SEC 有關……他們沒有采取鼓勵美國創新的步伐,而是採取了相反的行動。我們必須在這裏做出改變,否則我們將失去我們的領導地位,失去對全球金融體系的管理。那將是一場悲劇。」 Chris Larsen 還表示,如果監管環境沒有改善,他的公司會離開美國。事實也是如此,Ripple 是對美國監管動向是有預感的,所以也就早有計劃將其總部遷至美國以外的地區。Ripple 首席執行官布拉德·加林豪斯(Brad Garlinghouse)也對在設立迪拜地區總部時公開表示,美國對 XRP 加密貨幣的不利監管制度意味着包括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在內的其他國家會被視爲潛在的替代基地。 2020 年 12 月 23 日,SEC 宣佈對 Ripple 提起訴訟,指控他們通過一項未註冊的、正在進行的數字資產證券發行籌集了超過 13 億美元。 在冗長的起訴書中,SEC 列出了瑞波的多項罪名。Ripple 與美國監管當局的這場法律戰打得十分艱難,Ripple 在美國 SEC 迅速而又嚴厲的監管之下錯失搬遷機會。 面臨着抑制性的監管,這不單單是 Ripple 和 Chris Larsen 自己的境遇;但因爲迪拜的存在,更多的企業有着選擇的機會。 迪拜正在成爲比特幣交易中心的路上,Binance、ALPEX 、Metahero 數百家家企業(包括 90 多家投資基金和 12 家企業孵化器)都選擇將迪拜作爲區塊鏈戰場大本營。據瞭解,已有多家發源於中國的區塊鏈和加密資產企業遷居迪拜,在當地謀求合規化運營,包括計劃於今年底完成中國大陸地區用戶清退工作的火幣交易所也在迪拜設有分站,在 5 月份中國監管加強虛擬貨幣管制時,火幣就向部分員工提出赴迪拜辦公要求。 他們的選擇,必有背後的因由。 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簡稱「阿聯酋」,是一個由阿布扎比、迪拜、沙迦、富查伊拉、烏姆蓋萬、阿治曼和哈伊馬角這 7 個酋長國家組成的聯邦國家。阿聯酋雖然是一個土地貧瘠,沙漠爲主的國家,但是由於這裏盛產石油,更被譽爲是沙漠中的花朵,一年的人均 GDP,更是達到了 6.8 萬美元。 但是,他們是有危機感的——石油資源不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沙漠中的花朵也會枯萎的。他們必須找到新的財富機會。 比特幣以來的加密世界,讓包括阿聯酋、迪拜、薩爾瓦多、安圭拉在內的一些小國,看到了新的生機。 這些國家都希冀通過開明的加密經濟監管態度,以在區塊鏈新世界中獲得更多的主動性。比如位於西半球熱帶大西洋海域加勒比海的安圭拉,意在打造全球第一個區塊鏈經濟特區,以圖藉此彎道超車同樣是英國海外屬地的開曼——全球離岸金融中心和「避稅天堂」。 我們看一下阿聯酋的野心——阿聯酋央行宣佈了 2023-2026 年的規劃路線圖,將最早於 2023 年實現本國 CBDC 的運行,旨在使阿聯酋成爲世界上金融部門數字化轉型的前 10 個國家之一。這意味着其將可以跳過美元霸權、跳過美元支付體系。 這背後的戰略意義重大,堪比對全球石油資源與定價權的爭奪、美元霸權體系格局;這背後是人類世界重塑經濟格局、爭奪在下一個時代話語權的「戰爭」。 今天距離人類史上最大的戰爭已過 70 多年,大範圍的武裝戰鬥也許已經落幕成爲歷史,但爭奪資源和話語權的矛盾永遠不會消失,只是這一次,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鬥。 過去,捍衛美元的最強悍武器是航母和石油。在軍隊加持之下,通過石油載體,讓美元得以在全世界流通。可是他們也遇到了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疫情的到來和遲遲不退,讓美國經濟繁榮遙遙無期,美國 9 月 CPI 同比上漲 5.4%,這已經是連續第 16 個月上漲,在此之下,美聯儲的「加息」也只能是狼來了般的傳言,而遲遲難以真正實現。 美國 80 年代末加息,讓西歐失去了 5 年,日本進入了沉寂的 15 年; 美國 90 年代末加息,讓韓國和東南亞國家爆發金融危機,經濟蕭條十餘載;不過這次對美國情況並不樂觀,2015 年美聯儲開啓這一輪加息消息帶來的是美股暴跌。 美元威力大減,貨幣政策功力不及當年——長債務週期的終結,央行可刺激的空間有限;巨大的貧富差距和政治極化,帶來內部的各種矛盾,美元主導的世界秩序正在面臨重塑。 經濟週期的變動加上數字貨幣的革新,一點點機會都會令人興奮。數字貨幣似乎給各國提供了一個機會。 而阿聯酋的野心昭然若揭,以小博大不是夢,但要實現僅靠自己的力量是不夠的,阿基米德撬動地球也需要一個支點,而迪拜需要用更加開明的政策來吸引一個強大的加密經濟生態建設。 2020 年底,阿聯酋證券和商品管理局 ( SCA ) 發佈了《管理局主席關於加密資產監管的 2020 年第 (21/RM) 號決定》。該法規旨在爲希望在阿聯酋境內提供加密資產服務的任何提供商建立一個明確的許可制度。這包括基於或利用加密資產的初始通證發行、交易所、市場、衆籌平臺、託管服務和相關金融服務。 《加密監管決定》指出,希望提供加密資產服務(或任何相關服務)的提供商必須在阿聯酋境內或在阿聯酋的金融自由區之一(即迪拜國際金融中心或阿布扎比全球市場)內註冊成立,同時必須獲得必須獲得 SCA 的許可。作爲流程的一部分,申請人必須證明他們將會嚴格遵守阿聯酋的反洗錢和反恐融資法律、網絡安全合規標準和數據保護法規。 在迪拜國際金融中心的基礎上,迪拜發起了「區塊鏈之都」的建設願景。這是當今時代最爲開明的政(機)府(構)治理舉措,這或許是一些區塊鏈項目選擇迪拜的理由。但迪拜爲何做此選擇?或者說爲什麼是迪拜有此契機做這樣的選擇? 契機 承接着阿聯酋的成爲世界上金融部門數字化轉型和迪拜「區塊鏈之都」的建設,迪拜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特殊,意義重大。 迪拜政府 2004 年 9 月決定設立迪拜國際金融中心 DIFC,目標是向紐約、倫敦、香港靠齊。這是迪拜國際金融中心網站上的一句標語。不同於離岸金融中心,迪拜完全是陸地金融中心,本質上與紐約、倫敦、香港無異。當初,DIFC 爲金融機構提供的條件及營造的環境似乎更具有吸引力,在金融機構及其他企業紛紛在 DIFC 掛牌營業的情況下,DIFC 的證券交易所和商品期貨交易所等市場也迅速建立起來。 福兮禍之所倚,當 2008 年金融危機爆發,國際資本便紛紛撤離,導致迪拜金融危機開始爆發。因此,很大程度上,迪拜金融危機爆發的根源可以說是在於它對外資的高度依賴性。此後的迪拜覆蘇之路頗爲艱辛。儘管阿聯酋中央政府和迪拜地方政府採取了一系列措施以幫助迪拜度過危機,不過,迪拜仍艱難地走在擺脫金融危機的道路上。 2012 年 12 月,穆迪對迪拜金融業復甦發出警告,出於對不良貸款累積的擔憂,該評級機構下調了阿聯酋最大的銀行 Emirates NBD 與另外兩家銀行的信用評級。另外,穆迪還將迪拜伊斯蘭銀行列入評級可能下調名單。 從那時候起,觀察家就在分析,經歷過大起大落之後的迪拜在走向國際金融中心的進程中是否將更加得「智慧」,經歷過從「天堂」到「地獄」的磨礪後,迪拜是否將在打造國際金融中心的過程中多一份「務實」? 時間進入到 2013 年,阿聯酋發起「智能迪拜計劃」(Smart Dubai initiative),該計劃的核心部分是通過使用區塊鏈技術提高政府效率,包括了以自身行動推進區塊鏈從 1.0 (支付工具)到 2.0 (金融行業應用),再到 3.0 階段(其他行業及政務管理應用)的發展,致力要使迪拜成爲該領域的全球領先者。 可見,此時開始,迪拜已經開始進入一個新的時代。在那個時代,這可以說是在國際金融大氣候之中無奈的選擇,但也可以說是他們敏銳的察覺到新的求生出路。 下面回顧一下此後迪拜的區塊鏈發展歷程: 2016 年,迪拜成立了全球區塊鏈委員會,目前擁有超過 30 個會員,包括政府實體、國際公司以及區塊鏈創業公司,其計劃在 2020 年之前全面啓動區塊鏈應用,使之成爲世界首個區塊鏈全面應用的國家;全球區塊鏈委員會舉行了 2016 年行業主題會議,公佈了 7 個新的區塊鏈概念驗證,包括:醫療記錄、保障珠寶交易、所有權轉讓、企業註冊、數字遺囑、旅遊業管理、改善貨運。可以說,迪拜目前是中東地區的區塊鏈研發中心。 2017 年,迪拜政府宣佈 Dubai Economy 的子公司 Emcredit 將與總部位於美國的初創公司 Object Tech Grp Ltd 合作,創建一種名爲 emCash 的加密數字貨幣。 2018 年,迪拜總理 Sheikh Mohammed 宣佈,迪拜政府將在 2021 年之前實現一半的政府業務採用區塊鏈技術;這一年還首次舉辦了未來區塊鏈峯會,邀請區塊鏈專家探討區塊鏈技術在智慧城市方面的應用,吸引了超過 8000 位與會者和 134 位演講嘉賓;7 月,迪拜國際金融中心 (Dubai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Center) 法院宣佈與「智能迪拜計劃」建立正式合作關係,成立「區塊鏈法庭」;9 月,智能迪拜辦公室宣佈將區塊鏈技術引入在線支付平臺 DubaiPay。 2020 年,根據「2020 年迪拜區塊鏈戰略(Dubai Block chain Strategy 2020)」的願景,智慧迪拜(Smart Dubai)實現了在迪拜建立繁榮區塊鏈生態系統的承諾,啓動了無數個使用案例、一個聯合區塊鏈平臺和迪拜區塊鏈政策。政府和私營部門機構正致力於實現 24 個區塊鏈使用案例。這些使用案例涵蓋八個部門,即金融、教育、房地產、旅遊、商業、衛生、交通和安全。 2021 年,全球金融中心指數(GFCI)將迪拜列爲全球第八大最重要的金融中心,這是迪拜在該指數有史以來的最高排名。就在今年 3 月,迪拜在該指數中還排在第 12 位,在 2007 年該指數首次推出時,該指數排名第 25 位。 以此進展和成績來看,迪拜的區塊鏈之都是成功的,領先很多國家,完成了後金融危機時代的求生使命,吸引了一大批優秀的加密經濟(金融與交易)項目前來駐紮,這也將助力其在這個以 BTC 資產交易爲核心的數字交易時代成爲中心的可能。 挑戰 但是,這一切似乎不足以實現阿聯酋和迪拜後來隨着區塊鏈技術與加密經濟發展而建立起來的雄偉宏大的目標。阿聯酋央行已經宣佈了 2023-2026 年的規劃路線圖,要實現 CBDC 的運行,使阿聯酋成爲世界上金融部門數字化轉型的前 10 個國家之一。 這一部分的戰略雄心我們已經在第二部分有過論述,這個戰略雄心再次放在元宇宙建構與政(機)府(構)治理語境下分析和討論會更有意義。 目前來看,除了迪拜自身的區塊鏈之都的發展與營造全球加密經濟交易中心的努力,他們面臨的挑戰將是如何實現在元宇宙建構過程中加密技術、應用和資產全方位的能力,這些對於下一個時代身位至關重要,遠比成爲現有的 BTC 資產爲主的加密經濟交易中心更爲重要,這也將助力其超越美元霸權地位的戰略雄心。 我們有必要在這兒分析一下元宇宙建構的進程。元宇宙概念最早緣起於 1992 年美國著名科幻作家尼爾·斯蒂芬森(Neal Stephenson)的小說《雪崩(Snow Crash)》,在書中,尼爾·斯蒂芬森描述了一個平行於現實世界的網絡世界,並將其命名爲元宇宙(Metaverse)。 必須承認的是,在元宇宙初期建構中技術能力者是主角,因此會有一些項目開發者嘗試對元宇宙給出定義,比較知名的是「元宇宙第一股」 Roblox 公司給出的八要素:身份、社交、沉浸感、低延遲、多元化、隨地、經濟系統、文明。 顯然,要完成這八大要素,實現元宇宙建構,需要全方位科技產業的共同進階,爲什麼我們認爲 Crypto 技術、應用、資產要比 AI、5G 等新基建的進步和大數據的發展,以及 AR\VR 和腦機接口的可能性更爲重要? 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朱民近日在 2021 BAAI 智源大會發表了題爲《數據資產時代》的主題演講,談到了數字資產的產權和數字資產的流通 交易,這是在我們 領(主) 導 (席)人 在世界互聯網大會面向全人類呼籲我們要一起迎接數字時代、構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後,傳統政商學界對此最爲核心的討論。 我們判斷,如果沒有 Crypto 技術、應用、資產的進階,元宇宙(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即使獲得 5G 與 AR\VR 的進步以及 AI、大數據的發展支持,也不過是一個更爲宏大的產業形態,無法形成一個與物理世界文明秩序相應的元宇宙世界。 因此,我們從兩點來分析爲什麼我們認爲 Crypto 技術、應用、資產在元宇宙建構(接近構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的概念)要比 AI、5G 等新基建的進步,大數據、加密經濟的發展,以及 AR\VR 和腦機接口的可能性更爲重要。 其一是私有制是人類社會進步的基礎,財產權確立了人類文明的進化方向。從史前的矇昧時代、野蠻時代向文明時代的階段發展轉化的一個前提條件是財產所有權意識的明確和秩序的建立。顯然這個時代的用戶數據、大數據掌握在中心化的大公司手裏,數字資產確權需要 Crypto 技術來實現。 二是資產流通 交易是人類社會發展的加速器。尤其是從大航海時代商業貿易繁榮、股份制逐漸確立,到資產證券化、資本金融化,高效流通加速了人類經濟社會的發展。數據資產的流通 交易如何實現?我們不排除鏈下交易、DEX 的資產衍生品設計在這個時代仍有很多優勢,但以在元宇宙建構過程中,大量部落、孤島、次級元宇宙之間的資產確權和流通比如要在 Crypto 技術和應用中實現。 以 DeFi、NFT 爲例,在迪拜的發展仍屬滯後,只是個別項目有所行動。但這對迪拜的野望顯然並不足夠。因爲如果想要實現迪拜和阿聯酋 CBDC 的運行,實現其數字化轉型,必然需要在成體系的加密經濟生態中運行,包括 DeFi、NFT 在內的 Crypto 技術、應用、資產的進階,將會最終決定加密世界與物理世界 政(機)府(構)融合、共建元宇宙過程中誰能在下一個時代搶先自己身位。 Zero one 團隊明至介紹,有着中(機)國(構)投資基因的 Zero one 團隊也開發了一款衍生品 Vigoss,使用 Vamm 機制,正在內測中。在元宇宙建構與當今政(機)府(構)治理語境下,Zero one 並不孤獨,Zenlink、DODO、X World Games 、Celer、Neo、Scaleswap、WePiggy、PlatON、MCDEX、Cook Protocol 等一大批區塊鏈項目在開發、運行。 或許迪拜尚未認識清楚。因此,這是迪拜的機會,也是我們的機會。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NFT 發展邏輯在轉變:從數字化身到敘事生物

可操作的見解 如果您只有幾分鐘的空閒時間,那麼投資者、運營商和創始人可以在今天的文章中瞭解 NFT 和知識產權。 NFT 激發了 IP 的顛覆性形式。我們正在見證新知識產權帝國的建立。CryptoPunks、Bored Ape Yacht Club 等項目不僅僅是藝術品,它們還是可以跨格式擴展的無價 IP。 傳統人才機構認識到他們的潛力。其他人同意這種評估。CryptoPunks 背後的組織與 United Talent Agency 簽署了一份代理協議,而 Bored Ape 的創作者則與麥當娜的經紀人 Guy Oseary 簽署了一項協議。利基加密藝術品正走向主流。 NFT 的 IP 是「薄的」。雖然這些項目非常受歡迎,但他們創造的 IP 與傳統的創意作品有很大不同。與小說或漫畫不同,NFT 項目沒有可借鑑的知識或人物深度。這可能會帶來挑戰。 我們將看到具有更大敘事權重的 NFT。 到目前爲止,「個人資料圖片」(pfp) NFT 專注於身體特徵。這使它們在視覺上可搜不會賦予創作真正的個性。爲了解決這個問題,我們可能會看到 NFT 創造者賦予他們的角色內部屬性,這些屬性反映了一個充滿動機、衝突和祕密的身份。 通常有一個新的實驗,Philosophical Foxes 試圖爲 NFT 增加維度和敘事。與身體特徵不同,狐狸的獨特之處在於它們擁有的哲學、美德、包袱和祕密。這些是具有內在生命的像素。 1928 年,沃爾特·迪斯尼 (Walt Disney) 推出了他的第一部作品:兔子奧斯瓦爾德 (Oswald the Rabbit)。那是一個價值 3000 億美元的帝國的開始,它受到一項最重要的資產的激勵:知識產權。 米老鼠、唐老鴨、白雪公主、愛麗絲、花木蘭、盧克、尤達、雷神、鋼鐵俠——迪士尼的成功證明了故事的力量。不僅是他們的吸引力和耐力,還有他們創造和捕獲的價值。 我們正在目睹自沃爾特的兔子對 IP 的最大破壞。不可替代的代幣 (NFT) 產生的注意力激發了一波藝術浪潮,這可能會給我們帶來多代人的角色。幾年後,您的 Netflix 帳戶可能與 OpenSea 的主頁有更多相似之處,上面點綴着蟾蜍、朋克、猿、機器人和其他在 web3 世界中開始生活的生物。 但是,雖然這些發明已經廣受歡迎,甚至連迪士尼 CEO Bob Chapek 也肯定會注意到,但它們與米奇公司有着根本的不同。當然,他們使用區塊鏈來確定來源和稀有性是正確的,但也涉及 IP 它所在的地方。 在揭開我們自己的 IP 實驗之前,我們將在今天的文章中解開這個主題。我希望你會喜歡它。 瘦 IP 2016 年,Union Square Ventures 發表了一篇研究論文,該論文迅速成爲加密世界的規範。「 胖協議 」,由 Joel Monegro 撰寫,解釋了區塊鏈如何以不同於傳統網絡的方式獲取價值,尤其是在協議和應用程序方面。 Monegro 認爲,互聯網由 「 瘦協議 」 和 「 胖應用 」 組成。使互聯網工作的協議——比如 HTTP 或 TCP/IP——幾乎沒有捕捉到它們創造的價值。相反,它是位於頂部 的應用程序蓬勃發展並變得 「 肥胖 」 。谷歌、Facebook、Twitter 和許多其他公司都是這個厚應用層的一部分。 區塊鏈顛倒了順序。比特幣、以太坊、Solana 和 Terra 等底層協議已經達到了巨大的市值。與此同時,儘管仍然具有驚人的價值,但應用程序——比如 Coinbase、OpenSea 等——要小得多。當然,Coinbase 的市值爲 500 億美元,但比特幣的市值超過 1 萬億美元,價值的位置被翻轉。 儘管區塊鏈對協議的肥大做出了貢獻,但在知識產權方面卻產生了相反的影響。我們生活在 「 瘦 」 IP 時代——不一定是在價值捕獲方面,而是在敘事分量方面。對於在 NFT 領域占主導地位的 「 個人資料圖片 」 (pfps) 尤其如此,上週在 OpenSea 上的文章中對此進行了討論。 IP 在敘事上 「瘦」 或 「胖」 意味着什麼? 通過將這一新浪潮與傳統屬性進行對比,我們可以更好地理解。上個月,丹尼爾·克雷格使他在最後的外觀詹姆斯·邦德沒有時間死。它代表了該角色的第 27 部電影,預計將爲該系列迄今爲止的 70 億美元票房貢獻可觀的收入。從全球票房來看,僅次於《星球大戰》和《漫威》,也就是說詹姆斯·邦德這個角色是極具價值的 IP。他已經數十次證明他對消費者和他們的錢包具有吸引力。 但是這個 IP 實際上是什麼樣子的?邦德的可防禦、可保護的本質是什麼? 當然,這是名字,但也是一個豐富的傳說,一個故事,帶有他的特徵、個性、好惡、缺陷和美德。邦德是一個有着內在生活的角色,即使它可能是一個冷酷務實的角色。 所有這些都是 IP,而且在大多數情況下,它從一開始就已經融入其中。結果是 Bond IP 的擴展主要集中在表面上。當然,羅傑摩爾的邦德與丹尼爾克雷格的在色調上有所不同,但主要元素保持不變。邦德始終是爲女王服務的溫文爾雅的代理人。他總是不合理地擅長他的工作,他永遠的、荒謬的英俊。不可避免地,他會開一輛非常漂亮的車,遇到一個漂亮的女人,然後逃離危險的境地。(我知道我知道。) 不同的董事可能會改變這些事件的順序,並強調其中一個。在某些情況下,他們甚至可能會顛覆這些期望,例如在 Skyfall 中,克雷格的表現選擇啤酒而不是馬提尼酒。之所以值得一提,是因爲它所指的正典;對於那些瞭解我們所處世界的人來說,這是一個會心的眨眼。 可視化,該架構可能如下所示: 現在,對這種框架的合理反駁是,邦德的大部分價值都已被這些膚淺的擴展所捕獲。畢竟,文學角色邦德的票房遠遠低於電影明星邦德。弗萊明的書已售出 1 億冊——這是一個了不起的數量,但肯定不足以超過布魯斯南、康納利和其他強硬名人帶來的 70 億美元。 這是真的,但我認爲沒有抓住重點。IP 的真正力量不在於這些車輛,而在於源頭。毫無疑問,它們增加了邦德的神話併成爲傳福音的機會,但價值並不來自演員或劇本、汽車追逐或槍戰。它來自角色邦德。製作完全相同的電影,但稱主角爲「喬治·斯托克」,這樣一來,所得到的數字只會佔到所要求數字的一小部分。 pfps 發生了一些不同的事情。CryptoPunks、Bored Apes、Toadz 和其他項目是激進的,部分原因是它們爲他們的創作提供了有效的零敘事背景。當您購買 CryptoPunk #7560 時,您對他們的性格、個性和內心生活一無所知。沒有傳說,或附加到他們的故事。它們反映了知識產權,但僅體現在其表面特徵上——膚色、髮型和配飾。 其他項目可能會爲其角色向更豐富的宇宙做出過渡姿態,但它是粗略的。無聊的猿類很好,很無聊,並且可以進入遊艇俱樂部。Cryptoadz 來自一個「以前稱爲 Uniswamp」的地方,正在逃離邪惡的國王 Gremplin。這些都是令人愉快的觸感,但與傳統 IP 相比,敘事範圍廣泛,併爲單個作品的個性添加了最少的背景,超出了美學上的表現。 這不是批評。在許多情況下,這種扁平化更多的是功能而不是錯誤。最乾淨的例子可能是 Loot,它不是個人資料圖片項目,而是說明了這一點。該項目並沒有創建具有某些能力和財產的角色,而是僅提供黑白項目列表。期望其他人將建立在這種原語之上,自己創造敘事價值。 Larva Labs (CryptoPunks) 和 Yuga Labs (Bored Apes) 採取了與 Loot 不同的方法。他們沒有讓這個附加過程開放,而是在傳統的人才機構中循環。Larva 於 9 月與 UTA 簽約,而 Yuga 宣佈已在上週與麥當娜的經紀人 Guy Osear 合作。 不難想象這種夥伴關係會如何發展。據推測,UTA 和 Oseary 將負責管理一系列基於既定 IP 的創意項目,無論是電影、電視劇、遊戲還是其他東西。 這在理論上聽起來很簡單,但在實踐中卻充滿了挑戰。究竟有什麼要適應的?CryptoPunks 電影或 Bored Ape 電視節目的核心原則、特徵和參數是什麼?每一個 NFT 都成爲了它主人的一種主角,但卻是一個沒有明確個性、沒有深度的主角。它們的來源材料是扁平的,這可能會給它們帶來廣泛的吸引力,但對講故事的人來說卻是一個問題。 即使是最簡單的問題也會變得困難。CryptoPunk #7560 是好是壞?他們是聰明還是愚蠢?他們是內向的還是外向的?他們是善良還是殘忍? 必須有人來填補這個敘事真空,NFT 製造商會自己承擔嗎?雖然這可能會保留項目的精神,但創建引人注目的 pfp 所需的技能與構建傳統敘事有很大不同。 剩下的就是外人了,電影和遊戲工作室是否足夠了解加密文化以有效解釋它?他們能否提供符合原始精神的不同化身(或他們的長相)故事情節和個性? 在最好的時候,適應是很棘手的。使用較淺的原材料,它們似乎更難。小說和漫畫提供了重新詮釋所需的細節和背景——但有沒有一部受電子遊戲啓發的偉大電影?如果從高清互動世界改編時很難找到深度,那麼在靜態的 8 位圖像中找到戲劇性有多難? 所有這些因素都促成了 NFT 的截然不同的 IP 結構,其中敘事分量位於原始創作之上,事後添加除物理特徵外的所有內容。這是瘦 IP。 由於沒有設定真正的界限,這意味着一切都是敘事上允許的。外星 CryptoPunks 應該是反派嗎?當然。殭屍應該是英雄嗎?爲什麼不。也許任何戴帽子的人都屬於同一個家庭?去吧。 你可以隨心所欲地改變這些角色,因爲除了從其他敘述中消除的先入之見(又名外星人 = 壞)之外,我們沒有理由對這些角色有有意義的情緒,除了他們的金錢價值(又名外星人 = 有價值)。 我們能解決這個問題嗎?pfps 可以承載其他形式 IP 的厚度嗎?這些主角能得到類似真實背景故事的東西嗎? 在接下來的幾年裏,我認爲我們將看到 NFT 化身呈現出更大的維度。我們將看到具有內在生命的像素,會思考的 NFT。 一個實驗:思考的 NFT 我經常想起 Gabriel Garcia Marquez 的一句話: 「 每個人都有三種生活:公共生活、私人生活和祕密生活。」 不可否認,馬奎茲的觀察在直覺上是正確的。我們都不是單一的存在——不是真的。相反,我們生活在系列中,一系列面具,坍塌成一個整體。我們的離散是海市蜃樓——我們是流動的而不是固體,我們會隨着時間和環境而變化,這取決於誰在看我們,或者和我們說話。這些輪迴的生活以及它們之間的相互作用是讓我們變得有趣的重要組成部分。 衝突、欺騙、英雄主義、犧牲;這些想法只有在角色的內在背景下才有意義。我們只知道女主角是矛盾的,因爲我們知道她的內心和環境。我們只知道英雄已被腐蝕,因爲我們已經看到了他曾經的樣子。 這種細微差別是否適合 NFT 的形式?我們可以在個人資料圖片的範圍內捕獲它還是需要設置新的邊界?如果我們確實希望它遵守現有的 pfp 慣例,我們能否在不破壞領先項目創造的模擬視覺價值的情況下增加深度? 這是實驗試圖回答這些問題,或者至少開始。介紹 ...... 哲學狐狸。他們只有 100 個,每個人不僅在形象上而且在個性上都是獨一無二的。 這是一個 NFT 項目,旨在創建敘事權重。儘管由兩位極具天賦的像素藝術家 Gordon Zuckhold 和 Gustavo Pezo 單獨製作的圖像可能遵循其他 pfps 的一些慣例,但每個角色都有祕密的深度。如果詹姆斯邦德是「胖」IP,而加密朋克是「瘦」,那麼哲學狐狸就是「偷偷摸摸的胖」(也是大多數人描述我體質的方式)。它們可能看起來很單薄,但融入其設計和元數據中的是創建多維角色所需的成分。 我們已經通過五種不同的方法做到了這一點: 狐狸有想法 狐狸有哲學 狐狸有美德和包袱 狐狸有祕密 隨着時間的推移,狐狸積累了背景故事 讓我們來看看這些(看看一些可愛的狐狸)。 狐狸也有想法 哲學狐狸正在思考一些事情。 每福克斯集合中有東西在了主意。有的深沉,有的淺薄,有的嫉妒,有的憤怒,有的浪漫。一隻狐狸思考尼采,另一隻狡猾的陰謀,三分之一隻想要一片面包。 只需幾句話,我們就可以爲角色添加質感,瞭解他們的個性和動機。想到砒霜的狐狸與幻想法國埃隆的狐狸大不相同。 發生這種情況是有原因的:人類是情境生物。俄羅斯導演 Lev Kuleshov 設計的一項實驗巧妙地證明了這一點,說明人類根據呈現的上下文創造意義。庫列紹夫通過製作一部短片做到了這一點,在該短片中,演員面無表情,隨後是三個不同的鏡頭:一個棺材、一碗湯和一個躺着的女人。 觀衆並沒有意識到庫列紹夫每次都使用相同的演員形象,而是對演員巧妙地描繪悲傷、飢餓和慾望的能力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們在這裏使用相同的效果。一行文字給我們的思想帶來敘事火花,幫助將靜態圖像變成故事。 狐狸有哲學 如果您想傳達有關某人的儘可能多的信息,但只能使用一個詞,您會選擇哪個? 也許你會關注他們的身體特徵,注意他們是高還是矮。也許你會提到他們的個性,稱他們爲甜蜜、有趣或刻薄。所有這些都是合理的開始方式,但它們並沒有告訴我們太多。 相反,如果你將某人描述爲「虛無主義者」怎麼辦?一句話,你傳達了關於那個人的世界觀和生活方式的一些基本信息,這些東西創造了一系列的流水圖像,並提供了他們內心生活的一瞥。 這是因爲哲學描述符在語義上是密集的。根據定義,它們將一個龐大而複雜的教義封裝成一個單一的標籤。與被視爲「享樂主義者」的角色相比,被描繪爲「超驗主義者」的人會引發有意義的不同聯想。 這就是爲什麼每隻哲學狐狸都有一個特定的本體,並寫入其代碼。有些遵循「斯多葛主義」或「摩尼教」等古老的思想流派,而另一些則與「蒂爾教會」或「r/WallStreetBets」等現代哲學保持一致。 正如 CryptoPunks 可以通過他們的配件搜索一樣,PhilosophicalFoxes 可以通過他們的信仰過濾。 狐狸有美德和包袱 您不僅可以通過哲學來尋找狐狸。與其他項目一樣,您可以搜索一些表面屬性,包括物種和毛皮顏色。總共有 14 種,有兩種毛皮類型。 這很有趣,但可能是描述它們之間最不有趣的方式。(至少我是這麼認爲的)。那是因爲每隻狐狸都有特定的 「 美德 」 和 「 行李 」。如果將哲學應用於狐狸可以讓我們對它們的個性有一個高層次的瞭解,那麼這些額外的特徵會增加更精細的細節。 美德和包袱在嚴重性和稀有性上各不相同。美德包括積極的屬性,如 「 對老人友善 」、「 良好的信用評分 」、「 有 HBO 」、「 可以不哭就做心算 」 等等。行李包括 「 健忘 」、「 在金色孩子的陰影下長大 」、「 豆類過敏 」 和 「 大蓋瑞·維納查克蓋伊 」等內容。 雖然半開玩笑,但這些共同創造了身份的雲彩。讓我們以「權力意志」福克斯爲例,看看我們對它們的瞭解: 這是人格的開始。它沒有小說的細微差別或深度,但它是一種特徵,一套指導方針。如果你要拍一部關於 「 權力意志 」 福克斯的電影,不是所有的事情 都是允許的。例如,讓他成爲一個天真無邪、逍遙自在的傻瓜是有違教規的。代替不透明度,一種形狀正在出現。 狐狸有一些祕密 一小部分狐狸是我們所謂的 「 馬爾克斯完全 」 。 他們有公共生活(他們的外表)、私人生活(他們的思想)和祕密生活——一個只有擁有者才能解開的祕密。例如,這隻狐狸在想一個(假設的?)科裏森四哥在隱瞞什麼…… 祕密是故意罕見的。就像在現實生活中一樣,有些人可能希望與世界分享他們的祕密,而另一些人則可能選擇保守祕密。 在每個屬性和個性特徵都記錄在鏈上的媒介中,祕密是一種明確的模糊。這聽起來很矛盾,但事實並非如此——你可以知道誰有什麼要隱瞞的,但除非他們決定告訴你,否則你不知道什麼。 故事需要張力;祕密是對它的微妙介紹。瞭解一切通常並不有趣。 狐狸可以積累敘事權重 我最喜歡的詞之一是「palimpsest」。 翻版是一種已經被重複使用但仍然帶有之前內容的標記的東西,就像一張印有先前手寫信息痕跡的打印紙。 我認爲,我們的個性是翻版的。我們與其說是添加,不如說是在上面添加,輕輕修改,逐層修改。舊的自己並沒有被抹去或遺忘,而是被取代了。當沃爾特惠特曼說,「我是否自相矛盾?/ 那麼我自相矛盾 /(我很大,我有很多人)」他說的是這些分層的、相互競爭的心理。 我們如何賦予 NFT 相同的深度?畢竟,好的故事通常需要他們的角色。 雖然不可替代,但哲學狐狸能夠進行一種改變——通過加法改變。隨着時間的推移,狐狸可以增強自己,賦予他們更多的背景故事和更大的複雜性。他們通過收集獨立的想法來做到這一點。除了 100 只狐狸,我們還發布了 10 條無主的想法。 就像狐狸一樣,每一個思想都帶着一種哲學、一套美德和一堆包袱。任何人都可以購買思想並應用於任何狐狸。這使得狐狸除了它們自己的特徵之外,還具有新的特徵。過渡性地,它們發展出新的深度;有些人甚至會獲得新的祕密。 通過這種機制,主人可以進化他們的狐狸,隨着時間的推移賦予他們更大的敘事權重。在這個過程中,他們有效地將他們的狐狸寫成了主角——我們總是被有維度、有實質和祕密的人所吸引。狐狸隨着故事情節變得越來越狡猾。 新媒體創造新藝術,如果沒有電影,迪士尼的帝國就不會發展;皮克斯需要數字動畫。如果沒有 NFT 的概念,CrytoPunks、BoredApes 和其他領先的項目就不可能成功。 不過,有些事情永遠不會改變,人類總是被帶有情感和動機的角色所吸引。真正有深度的主角。這些是必要的基石,不僅是偉大的故事,也是贏得 IP 的必要條件。由於 NFT 項目試圖從數字化身躍升爲敘事生物,這可能是一個挑戰。在試圖解決它時,藝術家可能會將任務交給外人。 不必這樣。我們可以擁有不僅可以吸引視覺欣賞而且具有獨特特徵和屬性的個人資料圖片,這些圖片可以成長爲有意義的 IP 主體。簡而言之,我們可以擁有會思考和感受的 NFT。

a16z 合夥人:我們爲何領投 NFT 遊戲 Axie Infinity?

Jeff Bezos 這句名言指的是 Amazon 公司通過降低價格和蠶食競爭對手利潤來增加市場份額,而在在從 Web2 到 Web3 的過渡階段中,類似的趨勢正在形成,但這次,企業家的機會則是:Web2 平臺過高的使用率。在 Web3 中,得益於 NFT 等創新,所有權和控制權是去中心化的,這意味着 Web3 中構建的新一代互聯網服務和產品所創造的價值可以由服務和產品的構建者、創造者和用戶直接相互共享,不再需要平臺(也就是所謂的「中間人」)。正如我們所知,這種趨勢正在迅速改變網絡,尤其是遊戲行業最爲明顯、也最令人興奮。 多年來,加密遊戲並不被大衆玩家所接受,其利基性質的使用體驗也一直被認爲是僅爲極少數早期採用者而設計。從理論上講,應用 Web3 的價值觀和精神——從一些「汲取用戶價值」的平臺中回收權力和財富,並將其重新分配給真正參與這些生態系統的人們——對遊戲行業來說很有意義。然而在實踐中,區塊鏈可擴展性問題卻帶來了一定挑戰,畢竟作爲一種新興技術,區塊鏈速度和成本問題似乎還無法滿足遊戲應用的發展,更不用說具有高度波動性的加密週期,因此在過去相當長一段時間裏,我們很難構建一款讓更多人蔘與的去中心化遊戲。 Sky Mavis 團隊(Axie Infinity 的開發公司)的非凡之處在於,他們能夠構建有趣、引人入勝的消費者體驗,同時還具有支持非凡增長的方式擴展基礎設施的能力。Axie Infinity 這款遊戲是該團隊嘔心瀝血的結晶,今年經歷了驚人的增長,與許多正在構建加密貨幣的人一樣,即使在這一新興事物非常不受歡迎的時期,Sky Mavis 團隊仍然致力於通過有趣、易於訪問併爲普通人賦權等方式爲世界各地的人們帶來經濟自由的願景。他們還意識到,爲了能把區塊鏈遊戲推薦給數百萬人,還需要開發更可用的技術解決方案來支持大規模增長,因此 Sky Mavis 團隊成功開發了 Ronin 側鏈。從傳統角度來看,加密行業一般比較偏愛略懂一些技術的用戶,如果你對這一領域不太熟悉,那麼參與體驗可能會令人感到「非常恐懼」。相比於其他區塊鏈服務和產品,Axie Infinity 引入了一種全新的體驗方式,讓任何人都可以通過 Play To Earn (P2E) (「邊玩邊賺」)將時間轉化爲金錢,這種機制允許遊戲玩家將他們的技能和時間轉化爲通證化的遊戲內置物品收入和分配權。 Axie Infinity 是一個數字寵物世界和玩家擁有的經濟體,包括繁殖遊戲、戰鬥遊戲和部落衝突風格的陸上游戲這款遊戲一致、統一的主線是其 NFT 角色 Axie,這些 NFT 不僅可以在遊戲中使用,還能在二級市場上交易。玩家通過在 Axie Infinity 遊戲中贏得戰鬥來獲得 SLP 代幣,他們使用 SLP 和 AXS 治理代幣組合來培育新的 Axies NFT。由於 Sky Mavis 團隊的堅持、努力、創新以及對使命的堅定承諾,Axie Infinity 現在成爲了世界上發展速度最快的遊戲之一。毫不誇張地說,Sky Mavis 和 Axie Infinity 將 Play To Earn (P2E) 遊戲模式推向了主流,在此過程中,遊戲——這個傳統行業類別也已經被徹底重新定義。 Axie 的增長故事,讓我們看到 P2E 遊戲革命的力量,也引起了全世界許多人的共鳴,更超越了加密貨幣原生環境。坦率而言,如今 Axie 已經發展成爲最大的 NFT 遊戲生態系統,並在全球範圍內聚集了超過 180 萬日均活躍玩家用戶,此外 Axie Infinity 的日均交易額也已達到 3300 萬美元,交易總額超過 20 億美元。鑑於 Axie 尚未在 Apple App Store 或 Google 應用商店中上架,這些數字更加令人印象深刻。 在互聯網的 Web2 時代,遊戲經濟收益並沒有流向遊戲玩家,儘管玩家花費了大量時間來建立自己的遊戲角色、獲取資產、創造遊戲世界——但在遊戲結束時那天,除了你感覺自己玩得很開心之外,沒有什麼可以獲得的。Axie Infinity 解決了這個問題,不僅讓玩家用戶體驗自己喜歡的遊戲、玩得開心,又能參與社區並獲得經濟收入。「邊玩邊賺」是一個非常給力的想法:意味着遊戲不再是純粹的娛樂,而是跨入「創收」領域,Axie Infinity 正在改變世界各地的遊戲社區,甚至有可能取代傳統就業形式,隨着遊戲玩家互相幫助,人們的生活也將隨之改變。 Axie Infinity 充分體現了新一代遊戲的潛力,遊戲創作者不必擔心自己被壟斷機構打壓,作爲一個開放、自由的市場經濟,他們開發的遊戲可以允許玩家自由進出。隨着區塊鏈遊戲變得更加成功和流行,「邊玩邊賺」這種全新模式能讓遊戲玩家真正擁有遊戲的各個方面並從他們的貢獻中受益。正如 Axie Infinity 所證明的那樣——只要在遊戲體驗中給予玩家自由和所有權,玩家就會帶來巨大的忠誠度,這對整個遊戲行業未來發展意味重大,對於我們所知道的互聯網來說,更打開了無限的想象空間。

從 NFT 到元宇宙,解讀 Flow「消費級數字商品經濟市場」構建之路

美國現代著名企業家艾克卡曾言:不創新,就等死。 以傳統市場爲例,大疆作爲第一個將無人機從軍事領域推向商業應用領域,無人機的目標受衆逐漸從小衆走向主流,在農業、攝影、刑偵等多方面應用全面開花,而大疆憑藉這一創新舉動也牢牢佔據無人機市場主導地位。 對於區塊鏈行業而言,熱門話題模仿者和追隨者有很多,但市場真正需要的是既能成全自身發展、又能引領行業趨勢的創新者。以太坊作爲孵化了 DeFi 帝國的老牌公鏈,縱使多條模仿 ETH 構建 DeFi 生態的公鏈湧現,但 ETH DeFi 龍頭地位至今無人撼動,而且 ETH 生態中圍繞 DeFi 的項目創新仍在繼續。 在 NFT 領域,曾經一手打造過行業首個引入 NFT 概念《加密貓》遊戲的 Dapper Labs 團隊一年前攜新項目 Flow Network 歸來,瞄準數字商品消費級市場,一方面構建傳統世界去中心化世界之間的橋樑,推動區塊鏈技術的落地和數字經濟時代的建設;另一方面結合區塊鏈技術爲傳統世界用戶帶來耳目一新的數字經濟體驗。 在 NFT 和元宇宙概念大行其道的今天,擁有創新內驅力的 Flow 也將繼續爲行業帶來新奇玩法,逐步成長成爲引領行業趨勢的前沿開拓者。 明星團隊:引領 NFT 熱潮 時至今日,如果用戶想要了解 NFT,他的第一節課大概率會從 CryptoKitties 開始。 2017 年 11 月,由 Dapper Labs 團隊研發的全球首款區塊鏈遊戲 CryptoKitties 上線以太坊,並迅速在區塊鏈行業颳起一股養貓和吸貓的旋風。玩家可參與虛擬養貓遊戲,買賣並繁殖不同品種的電子寵物小貓。上線僅一週時間內,已經有 27160 只貓被交易,總共有 34266 次交易發生,交易額達到了 8449ETH,約合 402 萬美元,以太坊也因 CryptoKitties 的出現陷入嚴重擁堵。 CryptoKitties 成功背後的另一大創新點在於:在 2017 年 NFT 幾乎無人問津的時間節點,CryptoKitties 不僅通過一隻只形態各異、獨一無二的加密寵物貓讓大家輕鬆知道了什麼是加密數字商品、什麼是非同質化代幣 NFT,更引入了數字商品框架 (ERC-721) 的遊戲,該框架至今仍是 NFT 的黃金標準。 在 CryptoKitties 獲得巨大成功之後,銳意進取的 Dapper Labs 打磨兩年,帶着 Flow Network 再次出發。 發展方向:藉助頂級 IP,瞄準數字商品經濟市場 在具有創新基因的團隊引導下,Flow 擁有清晰的發展方向規劃及實現方法論,明確的知道自己要「幹什麼」並且知道「怎麼幹」。 一方面,Flow 擁有敏銳的市場嗅覺,其發展規劃並不受限於區塊鏈,而是瞄準整個數字商品消費級市場;另一方面,Flow 藉助全球頂級 IP 和其粉絲效應,推廣 NFT 數字商品並建立高粘度的數字社區。 站在 Web 3.0 的建設開端,我們正處於數字空間的全面轉型階段,而在這一數字空間將會催生各類滿足不同文化、喜好、價值觀需求的數字商品,誕生一個全新的全球數字經濟體系,創造截然不同的商業模式和市場。因此,Flow 相信未來數字經濟市場擁有廣闊發展前景。 引入區塊鏈機制是 Flow 構建數字商品消費級市場的首要舉措之一。在傳統互聯網中,數字商品受控於中心化發行商,甚至能夠被輕易複製,這嚴重影響了用戶的數字經濟參與體驗。Web 3.0 擁有化整爲零的力量,數字經濟的所有權和控制權是分散的,而這種分散的所有權和控制權藉由區塊鏈去中心化、公開透明、不可篡改等特性成爲可能。 在選擇賽道方面,Flow 在發展 NFT 方面具有先天優勢。區塊鏈數字商品的形態有很多種,上文提到的 DeFi 也是呈現形式之一,但從理解金融概念、到熟悉區塊鏈特性、再到掌握不同項目的玩法,DeFi 爲普通用戶設置了高門檻,用戶規模擴張難度加大。而 NFT 是數字經濟的絕佳載體,從數字收藏品爲出發點,能夠大大降低用戶概念理解門檻。 Flow 的另一聰明之處在於,不斷尋求與全球頂級 IP 的合作。通過與傳統世界大品牌、IP 合作吸引主流流量,拓展項目知名度,積累大規模粉絲,把增量用戶無感知地帶入區塊鏈世界。 以 Flow 鏈上的另一爆款項目 NBA Top Shot 爲例: 一方面,通過與 NBA 的合作,籃球迷們可以在 NBA Top Shot 之上購買 NBA 球隊和籃球巨星們的高光時刻 NFT,從而表達他們對於球隊 / 籃球巨星們的喜愛。 另一方面,可驗證的稀缺性爲 NBA Top Shot 發行的 NFT 創造了獲益空間:一方面, NBA Top Shot 發行的 NFT 具有不同稀有度等級,越稀有的 NFT 價格越貴,而且比其他 NFT 更受追捧,另一方面,通過蓬勃發展的二級市場,用戶可以在交易中獲得更高收益,2021 年 2 月,在二級市場上,一個勒布朗·詹姆斯的扣籃瞬間 NFT 卡拍出了 20.8 萬美元(約 134 萬元人民幣)的高價。上線後僅 9 個月,NBA Top Shot 的註冊用戶超過 240 萬,銷售額近 10 億美元。 品牌方還可以從 NFT 每次的流轉交易中獲得版稅收益。從長遠來看,版權收入甚至可能超過初級銷售收入。值得一提的是,在二次銷售方面,Flow 的銷售量一馬當先,迄今爲止已經有超過 1000 萬筆的 NFT 交易和 5000 萬筆區塊鏈交易,相比之下,Axie Infinity 已結算約 600 萬筆,而以太坊已結算約 300 萬筆的 NFT 交易。 在 2020 年 10 月開啓公測之後,NBA Top Shot 取得巨大成功,歷史總成交金額已超越 CryptoKitties,成爲目前排名最高的區塊鏈 NFT 類 DApp,熱門球星 NFT 卡包幾乎上線即售罄。 依託大型 IP 流量,NFT 數字社區得以不斷髮展,就 NBA Top Shot 而言:#NBATopShotThis 話題熱度居高不下,甚至 NBA 的一些大明星也在引用話題,並且在社區與球迷互動。 亮眼的成績背後,NBA 這一巨大 IP 與邁克爾·喬丹、凱文·杜蘭特、韋德等一衆熱門球星的合作加盟功不可沒。這不僅驗證了數字經濟市場發展的巨大潛力,也證明了 Flow 敏銳的發展眼光。 在 NBA Top Shot 之外,Flow 與大型流量 IP 的合作並未止步,例如與 Warner Music Group 華納音樂合作爲藝術家尋找新的機會、與在美國文化中最具影響力的體育職業聯盟 NFL、西甲聯賽 Laliga 等合作爲球員和球迷間打造更直接自然的鏈接互動,以及與全球著名遊戲公司育碧合作等都取得了巨大成功。 實現基礎:多節點架構高性能網絡 在方法論的基礎上,網絡性能是實現想法的硬件決定條件。Flow 底層設計的高性能是實現其「構建消費級 NFT 市場」理想的基礎因素之一。 各大公鏈都在朝着提升效率和性能的方向努力。目前主流的解決方案有:區塊擴容、限制節點數量(如 DPoS)、橫向分片(如 ETH 2.0)和 Layer 2,其中限制節點數量和區塊擴容都會對公鏈的去中心化程度造成不利影響,橫向分片和 Layer 2 更有優勢,但智能合約會更加複雜,調用數據困難,會提高鏈上 DApp 開發的技術門檻。爲兼顧安全、效率和開發者友好,Flow 可百萬級擴容的多節點架構設計靈感來自現代 CPU 的流水線設計。 首先,Flow 將區塊鏈礦工或驗證人的工作以流水線的形式分配給 4 個不同的角色: 共識節點:決定交易是否存在及其在區塊鏈上的順序 驗證節點:負責監督執行節點 執行節點:執行與每筆交易相關的計算 收集節點:增強 Dapp 的網絡連接和數據可用性 這些角色都要求質押,分離關注點從而極大地減少了重複勞動,以顯著提高區塊鏈吞吐量。 不僅如此,Flow 還創新性提出加密知識專有證明(SPoCKs),它允許任意數量的證明人向某個第三方觀察者證明其各自均可訪問相同的加密知識。這些證明是非交互性的,也不會泄漏加密信息。每個證明人的 SPoCK 都爲其專有,無法爲任何其它證明人複製或仿造。 由於 Flow 交易機制的設計,一個平臺或者企業可以成爲付款人的角色,爲它的產品使用者支付所有鏈上行爲的開銷,而一個普通用戶在整個操作過程中,只需要用自己熟知的 Visa 等法幣支付方式來完成交易即可。這一特性的存在,對於區塊鏈作爲基礎設施服務主流市場,降低普通用戶的門檻有着極大的幫助。 最後,Flow 網絡不需要橫向分片,因爲 Flow 上的所有應用程序都可以在相同的共享執行狀態下運行。這樣高性能和安全性確保下,Flow 對開發人員更爲友好,其自身的用戶基礎和無縫的入門功能也使得開發人員更可以專注於使用者「體驗」。 值得一提的是,爲了更好地將鏈上資產與 DAPP 聯繫在一起,DapperLabs 還推出了自己的以太坊錢包 Dapper Wallet。作爲一個智能合約錢包,Dapper Wallet 充當資產中介的角色,玩家將能夠使用 Dapper Wallet 將 跨平臺的 NFT 資產以及其他各類數字資產引入 Flow 生態,爲 Flow 生態其他更多遊戲、應用注入活力。 生態建設:降低開發門檻 Flow 上線一年時間以來,技術實現方面有條不紊推進的同時,我們也能看到其對於市場訴求的及時響應:一方面,聯合鳳凰藝術、美術報等發起 THiNG.FUND 中國美術學院前沿藝術家創作者計劃,在公衆投票環節,獲得了超過 70 萬主流用戶訪問,另一方面,推出 Flownia 深入二次元世界抓住年輕人喜好等動作頻繁,繼續聯動流量 IP 奠定社區基礎。另外,我們也能夠在 NBA Top Shot 引入藏家積分系統玩法等舉措中觀察到其藉助營銷玩法進一步提升社區用戶體驗的用心。 另外,Dapper Labs 還於半月前宣佈計劃推出一個被稱爲 Dapper Collective 的新業務,專注於幫助社區通過其 Flow 區塊鏈建立去中心化的自治組織(DAO),推動 Flow 朝着更加去中心化方向發展。 除此之外,Flow 對於生態孵化也十分重視。技術方面,Flow 推出了交互式 Web 開發工具 Flow Playground,並引入一種名爲 Cadence 的新型編程語言。通過 Flow Playground,可以讓開發者瞭解有關在 Flow 上開發 DApp 的信息,並獲得開發鏈上代幣、收藏品、市場等相關的基礎知識。 Cadence 語言是首個面向資源的、開發者友好的智能合約編程語言,相比其他語言(Solidity、EVM 等)更加安全可靠、易於學習、易於閱讀、易用審計,該語言擁有一個強大的靜態類型系統,以及用於功能和事務的內置前置條件和後置條件。 Flow 還爲開發者提供了 Flow Go SDK、Flow JavaScript SDK、Visual Studio Code、Vim 插件、Flow Playground GUI 等多個開源工具,進一步降低開發者在 Flow 構建應用的門檻。 在資金、營銷、流量等方面,Flow 將會爲有意向進入 Flow 生態的開發者提供由專業技術、產品和業務人才組成的高技能團隊,爲開發者提供中肯建議,幫助開發者進入 Flow 世界。更甚者,Flow 還將有可能爲開發者介紹其擁有的強大品牌 IP 資源,進一步幫助開發者建立社區、獲得流量用戶。 以 Flow 鏈上的錢包項目 Blocto 爲例:Blocto 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裏,就在 Flow 上獲得了 20 多萬用戶,其用戶通過該應用在 Flow 上押注超過 5 億美元,正成爲各方 Flow 合作伙伴的用戶資產樞紐。 建設成就:以數據看生態 在清晰的發展規劃、高性能網絡設計和專業團隊的有序推進下,Flow 正在成爲引領這個行業新潮玩法的前沿開拓者和創新者,矚目的成績之下,也獲得了全球頂級投資人、開發者以及用戶的認可。 此前,Flow 背後的公司 Dapper Labs 獲得了包括 a16z、Coinbase Ventures 和 Google Ventures 、華納音樂、三星 NEXT、aXiomatic、Reddit 等在內的上億美元投資,強大的投資機構助力 Flow 在公鏈中保持充分市場競爭力和開拓能力。 上線一年時間內,Flow 用戶數量增量驚人。在 Flow 推出的第一個 DApp NBA Top Shot 測試版推出後,9 個月時間裏擁有了超過 240 萬個錢包地址。而在 2020 年 DeFi Summer 的 9 個月裏,只有 150 萬個錢包與 DeFi 協議進行過互動。 在技術、資金、流量等各方面的吸引政策下,Flow 鏈上項目已逾 650 家,涵蓋數據分析、藝術、時尚、藏品、DeFi、畫廊、遊戲、基礎建設、交易平臺、體育等多個應用。相比較於 9 個月前的 50 個項目,Flow 生態每月的增長速度保持 25% 左右。 生態項目數量取得矚目成就的基礎上,Flow 生態項目質量也有保障:像 Chainmonsters、Eternal、RCRDSHP、The Fabricant、Koening 和 Giglabs 驅動平臺等頂級項目,不僅享受着用戶的追捧,還獲得了投資者的青睞。基於 Flow 的項目在 2021 年獲得了超過 7 億美元的投資,而 Flow 區塊鏈的創造者 Dapper Labs 的估值超過 76 億美元,Flow 利用 NFT 搭建的數字經濟帝國規模初顯。 新週期:聚焦元宇宙 在如今的加密領域乃至整個互聯網科技行業,「元宇宙」都稱得上是熱門話題。在加密世界中,元宇宙與 NFT 密不可分。新的一年中,Flow 將利用團隊、資金、技術、IP 等優勢,在 NFT 和元宇宙領域持續發力,創造更多玩法。 Flow 認爲,NFT 是數字世界中對非同質化事物的定義標準,因此它是構建元宇宙中不可或缺的原子級事物,在元宇宙運行過程中扮演的是文明基石的角色。簡單來說就是,我們可以將元宇宙理解成一個由各種元素構成的全新世界,而這些元素我們可以通過 NFT 的形式展現。 目前 Flow 生態已有超過 650 家生態應用,場景涵蓋範圍十分廣泛: 如果你喜歡遊戲,你可以在 ChainMonsters 中體驗在開放世界的寵物小精靈對戰,或者在 Racing Time 賽車遊戲中體驗一把速度與激情; 如果你喜歡體育,你可以在 Flow 元宇宙世界中購買 NBA、NFL、西甲和 UFC 等組織的體育巨星的 NFT,在二級市場中獲得數字商品交易收益,還能在打破次元壁與偶像球星在社區中互動; 如果你喜歡藝術,Flow 元宇宙世界中匯聚了多個國家的頂尖青年藝術家們以及極具藝術品位的平臺例如 VIV3.com,你甚至可以和世界著名概念設計師 Ben Mauro 產生聯繫。Ben Mauro 的經典代表作包含《使命召喚》、《霍比特人》、《超凡蜘蛛俠》等,你可以在 Ben Mauro 打造的 Evolution 中感受元宇宙的魅力; 如果你想要在虛擬空間打造自己的專屬地或是在元宇宙裏體驗一把拍電影的快感,圖靈完備的 3D 沉浸式虛擬元宇宙 Matrix,以及元宇宙體素好萊塢 Voxel Knight 將是很不錯的選擇。 另外,Flow 還與分佈式存儲項目建立合作關係,利用了 IPFS 的內容尋址和 Fil 的可證明及去中心化存儲,Flow 區塊鏈上的 NFT 創作者可以創建帶有富媒體特性(包括視頻)的不可篡改的 NFT 元數據,進一步打好 Flow 元宇宙建設基礎。 NFT 就像是一磚一瓦,每個應用項目就像是一座座城池,逐步建立起觸達範圍廣、體驗感受好的 Flow 數字生活元宇宙。在未來的元宇宙發展賽道中,具有 NFT 以及生態優勢的 Flow 想象空間很大。

NFT 週報 | 交易總額降幅近五成,MekaVerse 周成交額位列榜首

NFT 市場 市場概覽 本週(10 月 9 日-10 月 15 日),NFT 市場市值及總持有地址數較上週雖有所上升,但較上週上升幅度減緩,市值環比上升 1.79%,總持有地址數環比上升 1.56%,交易總額、活躍地址及交易量等多項交易數據繼續持續走低,但較上週降幅有所回緩。 據 NFTGO 數據顯示,目前市場上共流通 12845786 個 NFT,較上週增加流通 17166 個 NFT,歸屬於 542428 個地址,過去 7 天裏共有 32207 個地址參與過 NFT 的交易,環比上週下降 23.98%。 本週市場變化較大,周前期賣方市場持續,後期逐漸轉變爲買方市場。此外,NFT 市場活躍地址數降幅減緩,環比下降 18.8%,活躍地址佔市場總持有地址的 17%,市場流動性較上週有所下降。 市場交易數據 本週 NFT 市場交易量及交易總額均有所下降,交易量環比下降 23.98%,交易總額降幅較大,環比下降 49.64%。10 月 15 日的交易總額更是創三十天以來新低。本週交易量和交易總額整體趨勢變化類似,即交易額的變化主要受交易量的驅動,而非交易額。 細分賽道流動性 而從流動性上看,本週 NFT 整體流動性繼續呈下降趨勢, 細分賽道中最爲活躍的是社交概念的 NFT,流動性爲 6.14%,其次數字藝術品,流動性爲 2.14 %,IP 概念的 NFT 作品本週流動性有所下降,位居第三,流動性爲 2.03%。 NFT 項目排行 一週成交額排行 過去一週成交額最高的 NFT 爲 MekaVerse,過去七天的成交總額爲 74,623,440.58 美元,約佔 NFT 市場總成交額的 36%,高出榜單第二名三倍多,平均成交價格 21,616.33 美元。當前最高成交價格爲 440,534.62 美元,最低爲 0.35 美元。交易額與交易量呈正向變化,交易額的主要變化來源於交易量,且流動性較好,爲 38.95%,流動性榜單中位居第四。 MekaVerse 於 10 月 8 日開始鑄造發售,且上線第二天交易總額約 56560179.09 美元,至今爲止仍爲交易總額最高點。據 Opensea 數據顯示,在最近七天銷售排行上 MekaVerse 均排列第一,目前其地板價已達 12775 美元。據 NFTGO 數據顯示,目前市場上賣方較多,且增幅高於買方。 一週流動性排行 過去一週流動性較好的 NFT 均爲新項目,CryptoPunks、ArtBlocks 及 Bored Ape Yacht Club 等知名項目流動性均低於 2%,Cryptopunks 周內流動性僅爲 0.44%,僅交易 71 筆。 過去一週流動性最高的項目爲 Rebel Seals Club,市值七天環比增長 1011.34%,平均成交價格爲 837.27 美元。當前最高成交價格爲 14,727.17 美元,過去七天共成交了 3130 筆,目前市場上供小於求,買方約爲賣方的兩倍,最新成交叫爲最高價,價格有上升趨勢。 一週成交量排行 根據 Nansen 數據,過去一週成交筆數最多的 NFT 仍爲 ArtBlocks,過去七天的成交筆數 3030 筆,雖然約爲上週成交筆數的一半,但仍高出第二名六倍,約佔 NFT 市場總成交筆數的 9%,且本週二(10 月 12 日)創近 30 日以來交易筆數新低,僅爲 310 筆。目前 ArtBlocks 賣方多於買方,呈現買方市場。 NFT 作品 過去一週成交額最高的 NFT 作品中,CryptoPunks 及 ArtBlocks 在前十中佔據 8 位。售價最高的 NFT 爲 ArtBlocks 系列的 The Eternal Pump #11 (1,610,955.22 美元),由 0xcc46eF...45F0 地址五天前購入,該買家錢包中共有 13 枚 NFT,ArtBlocks10 枚,CryptoPunk 兩枚。 Bored Ape Yacht Club 系列的#5199 (1,586,217.01 美元)佔據排行第二位,由 0x020cA6...5872 地址一天前購入,該買家錢包中共有 1399 枚 NFT,價值 6,715,574.51 美元,且賬戶內 NFT 種類繁多,除 Bored Ape Yacht Club 系列外,還有 ENS、Stoner cats、Bulls On The Block 等。排行第三位爲 ENS 的 paradigm.guardian.orbs.eth (1,508,883.58 美元)。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