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 10 月 25日 星期一

音樂

一場 NFT「陽謀」:價值 400 萬美元的音樂專輯與它的新主人 PleasrDAO

七年前,美國紐約的 Hip-Hop 樂隊 Wu-Tang Clan 創作了其 獨一無二 的專輯《 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 》, 以抗議數字時代音樂的貶值 。沒過多久,這張專輯在被 Martin Shkreli 以 200 萬美元的價格購買之後就陷入了資本主義罪惡的漩渦。當時的 Martin Shkreli 是一位年輕的製藥投機商,喜歡哄擡價格,後來他被判證券欺詐罪而處以 7 年牢獄。 Martin Shkreli 是在 2015 年的一次拍賣會上以 200 萬美元的價格首次拍得了這張專輯。2017 年,Shkreli 被判欺詐罪後, 美國聯邦當局沒收了這張專輯 ,並將該專輯保存在司法部的一個溫控保險庫裏。 現在,這張專輯又在數字藝術和加密貨幣領域重獲新生,以 400 萬美元的價格賣給了一個去中心化自治組織 PleasrDAO , 這個團體雖然成立不到一年時間,但已經因收購高知名度的數字作品而名聲大噪 。比如,2021 年 6 月,DogeCoin (狗狗幣) 原型柴犬的主人 Atsuko Sato 將下圖這張狗狗幣的原型圖片鑄造成了一個 NFT (非同質化代幣) ,並以創紀錄的 1696 ETH (當時約合 550 萬美元) 的價格賣給了 PleasrDAO,之後 PleasrDAO 將此 NFT 碎片化成數十億個部分。PleasrDAO 隨即將該 NFT 碎片化成數十億個部分進行拍賣,將這整張 NFT 圖片的價值推高到了 3.02 億美元。 今年 7 月,位於布魯克林的紐約東區聯邦檢察官辦公室宣佈在拍賣《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專輯時,沒有透露有關買家或價格的細節;檢察官當時表示,這些信息是保密的。 但是 PleasrDAO 在 9 月 10 日獲得了這張專輯的所有權 ,並將其保存在紐約某處的「保險庫」中。PleasrDAO 團隊決定公開慶祝獲得了該專輯,並 宣佈其最終目標是以某種方式使這張專輯能夠更廣泛地被歌迷聽到 ,儘管 前提是該團隊能夠說服 Wu-Tang Clan 樂隊的領袖人物 RZA 及其製片人 Cilvaringz 的同意 。 Wu-Tang Clan 樂隊《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專輯的唯一副本由 Martin Shkreli 在 2015 年以 200 萬美元的價格購買。這個嘻哈樂隊 對該專輯施加了極端的法律限制,以此抗議音樂產業的數字化。例如,唱片可能要到 2103 年纔會商業發行,且不能在大量觀衆面前播放 。 PleasrDAO 團隊成員 Jamis Johnson 將此次購買該專輯描述爲符合了 該團隊收購數字文化標誌性物品的興趣 ,也符合該團隊與許多加密貨幣擁護者的一個共同使命: 將藝術創作從一個剝削性的、過時的經濟體系中釋放出來,並提供一個更公平的經濟體系的承諾 。 Jamis Johnson 在接受視頻採訪時說道:「這張專輯最初是 對尋租中間商的一種抗議 ,這些中間商從藝術家那裏抽走一部分價值。加密貨幣在很大程度上也有着同樣的理念。」 Johnson 表示,通過購買這張專輯,「我們希望由我們把它帶回給人們。我們希望歌迷能在某種程度上參與到這張專輯中來。」 儘管《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早於最近的 NFTs 熱潮,但 PleasrDAO 組織的目標是在數字時代重新找回藝術稀缺的價值,因此 該專輯被視爲了 NFT 的某種先驅 。現年 34 歲、身穿一件印有 Wu-Tang 圖案 T 恤的 Jamis Johnson 說道,「 這張專輯本身就像是元老級的 NFT 。」NFTs 是通過使用區塊鏈計算機代碼來創作的數字物品,這使得 NFTs 無法被複制並能通過區塊鏈來追蹤其來源。 專門從事加密貨幣和 NFT 交易的律師 Peter Scoolidge 參與了此次交易,Peter 表示,爲了將《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這張實體專輯與數字領域聯繫起來, 一枚代表該專輯所有權的 NFT 已經被鑄造,PleasrDAO 組織的 74 名成員共同享有該 NFT 的所有權,因此共同擁有該專輯 。 作爲該專輯的所有者,他們可以聽這張專輯裏面兩張 CD 的 31 首歌曲,查看其刻有圖案的鎳銀盒子,翻看裏面用皮革包邊的羊皮紙書,這些都是整個專輯包裝的一部分。但是, 至少到目前爲止,PleasrDAO 的成員仍然受到 RZA 和 Cilvaringz 最初對 Martin Shkreli 施加的限制條件 ,包括在 2103 年之前 (從 2015 年首次出售算起的 88 年時間) 不能以任何形式向公衆公佈該專輯中的歌曲。 PleasrDAO 有着宏大但不太明確的目標,那就是 讓這張專輯更容易觸及普羅大衆,可能是通過舉辦聽歌聚會或者類似畫廊的展覽,甚至是將這張專輯的所有權擴大到粉絲手中,儘管這將如何實現仍未可知 。 PleasrDAO 的 Jamis Johnson 說道:「我們相信,我們可以對這件作品做點什麼事情, 使它能夠與粉絲和世界上的任何人共享, 理想情況下還可以讓人們擁有它的部分所有權 。」 Wu-Tang Clan 樂隊對於這筆交易的看法尚不完全清楚。《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的起源常常被描述爲主要涉及到該樂隊領袖 RZA (荷蘭饒舌歌手) 和 Cilvaringz (與 RZA 一起構思了該專輯)。RZA 拒絕置評,不過 Johnson 表示, PleasrDAO 一直與 RZA 有聯繫 。 Cilvaringz 的真名是 Tarik Azzougarh,他已經對此次交易表示祝福,並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我們尊重 NFT 的概念,同時希望不違反我們自己的規則。」 當年作爲 Wu-Tang Clan 樂隊顧問的 Cyrus Bozorgmehr 負責這張專輯的發行,併爲此寫了一本書。他最近在接受採訪時表示,PleasrDAO 的理想主義和對顛覆的渴望,可能是該樂隊認可的那種買家。 與此同時,這筆交易的複雜性也反映了一個事實,即加密貨幣仍處於金融主流之外,特別是涉及到與政府機構的交易時。 PleasrDAO 支付了相當於 400 萬美元的 與美元掛鉤的加密貨幣 ,但政府要求標準的美國貨幣。因此,PleasrDAO 通過律師 Peter Scoolidge 向一家 中間商 支付了這些加密貨幣,然後該中間商向美國政府進行付款。Scoolidge 補充說道:「促成交易的中間人方承擔了政府不願意承擔的風險。」 Scoolidge 表示,他的客戶,也就是該中間人,希望保持匿名,而且政府以保密協議爲由,沒有透露這張專輯是賣給誰的,也沒有透露價格。資產沒收方面的專家稱,即使被沒收的物品比政府經常查封的汽車或其他資產複雜得多,對一個公共機構來說,不披露相關拍賣信息也是不尋常的。 可能沒有真正與《 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 》類似的物品來衡量其價格 ,而且這筆出售合同意味着, 任何買家都必須遵守涉及其知識產權的複雜條款 。6 Agency 的 Georgio Constantinou 是爲該專輯尋找買家的專家,他說, 這些限制讓一些財力雄厚的潛在買家望而卻步 。 當被問及這張 Wu-Tang Clan 專輯出售背後的過程時,紐約東區聯邦檢察官辦公室發言人只是說,「美國已經依法處理了該專輯和其出售所得的收入。」 至於 PleasrDAO,Johnson 表示,他們正在花時間考慮如何處理這張專輯,但 他們希望尊重 Wu-Tang Clan 的意願,保護該專輯的價值和排他性,同時找到一種更廣泛地分享它的方式 。 「我們現在的方向,」他說道,「是將它開放給全世界。」

集結15組台灣音樂人akaSwap策劃 一窺創作者的生活樣貌 – Yahoo奇摩新聞

生活就是一種創作,深入音樂人的內心世界 由NFT藝術平台「akaSwap」主辦,The Tic Tac 樂團主創作者徐元彥擔任策展人的《生活現場|音樂人NFT創作展》,於2021年10月12日至2021年10月25日線上展出。展覽集結老王樂隊、熱寫生、昏鴉樂團、RIIN(女孩與機器人)、DSPS、落日飛車等15組台灣音樂人,以生活為主題,探視音樂人的創作過程。 自 2019 年起疫情肆虐,不少音樂創作者面臨演出取消、被迫改變創作型態。同樣身為創作者的徐元彥體認到,創作本源於生活,掌握個人生活美學即是創作和演出的延伸。因此以「Live is Alive」為主題推出線上展覽《生活現場|音樂人NFT創作展》,邀請15組音樂人參與,音樂人提供 1 到 3 件與生活創作相關紀錄,透過作品民眾得以一窺音樂人們平常的創作生活,也可自由領取、並擁有音樂人釋出的無價 NFT 物件。 同時,這也是台灣首次將「概念」鑄造成 NFT 上到區塊鏈,而這些「概念」將會永久被紀錄。此外,也邀請所有人共襄盛舉,透過 akaSwap 鑄造一件與自己生活相關的物件。因此,包含北科大教授葛如鈞(寶博士)、台灣首位登上 NFT 藝術殿堂 Art Blocks 的藝術家王新仁及圖文創作網紅黃豆泥等各界名人都熱情響應。 數位藝術平台akaSwap,推動藝術創作者環境 akaSwap 今年2月於台灣成立,是亞洲第一個以「綠能區塊鏈 Tezos」 為基礎的多功能藝術品交易平台,由一群長期在科技藝術領域進行創作、研究的團隊所組成,期待以新型態的交易方式,為藝術創作者創造新收益來源。 akaSwap 表示平台最大的特點在於「智能合約分潤機制」,創作者能共同創作且設定分潤,在作品買賣後可自動獲取版稅,這些優勢讓 akaSwap 在眾多NFT平台中脫穎而出,吸引優秀藝術家相繼加入。此外,未來將持續舉辦 NFT展覽、論壇、全球作品徵選、教育訓練課程等,協助藝術家及大眾跨入NFT數位藝術領域,豐富市場的多元性。

饒舌歌手 Snoop Dogg 的加密旅程:積極與鏈遊合作,持倉千萬美元 NFT

截至 10 月 11 日,NFT 市場 Opensea 的交易總額突破 85 億美元,不過數值屢創新高對於很多人而言已經快習以爲常了,畢竟今年以來 NFT 作爲藝術界和區塊鏈的「新寵」,早就吸引了各行各界的關注和參與。 比如世界首富馬斯克、加密藝術家 Beeple、Twitter 創始人 Jack Dorsey、波場 Tron 創始人孫宇晨等名人早就抓住了 NFT 這個「流量密碼」狠狠火了一把。 除此之外,不少內容創作者和明星藝人也紛紛加入 NFT 收藏品領域,其中說唱領域的動靜不容小覷。 就在不久前,美國說唱歌手 Snoop Dogg 聲稱自己就是知名度較高的「Cozomo de’ Medici」的匿名 Twitter 帳戶擁有者,這無疑是 NFT 圈裏的大事件。 畢竟 Cozomo 這個在線角色錢包裏擁有價值近 1700 萬美元的 NFT Token。 如此大的手筆,背後又有何故事,今天讓我們來了解具有「說唱界教父」之稱的 Snoop Dogg 究竟是何來歷? 年少成名的高產歌手,黑料纏身的不安分子 饒舌歌手 Snoop Dogg 的加密旅程:積極與鏈遊合作,持倉千萬美元 NFT 很多人稱 Snoop Dogg 爲「狗爺」,因爲小時候長得像卡通人物史努比,因此父親給取了這個小名。1971 年出生於美國加利福尼亞州長灘,是美國說唱歌手、演員、音樂製作人。 他在早年有很多「不同尋常」的經歷。 比如高中畢業後不久,因爲藏有毒品被逮捕,在監獄呆了三年。20 歲那年,他與 Warren G、奈特·道格組成說唱三人組 ,開始了自己的歌手生涯。 從 1991 年到現在,每年都有不少作品出現。不過在 1994 年,由於他的歌吹捧暴力,英國政府曾拒絕過他入境表演。 23 歲那年,Snoop Dogg 發佈首張個人專輯《Doggystyle》,第一週就成爲了美國公告牌專輯榜的冠軍。直到 2018 年,他已經推出了自己的第 16 張個人錄音室專輯《Bible of Love》,成爲 歷史上第 2651 位留名星光大道的好萊塢名人 。 在這期間,他也在陸續 出演一些電影, 如《寶貝男孩 》和《洗車行》等,還 創立了自己的服裝品牌 Snoop Dogg Clothing (SDC)。最近的一部就是 2019 年出演的喜劇電影《海灘流浪漢》。 在 2005 年,因 毆打歌迷 賠償了 2200 萬美元,2006 年又因爲在機場產生暴力衝突 被英國政府拉入黑名單 ,永遠禁止他踏上這個國家的領土。就在這一年,又 因 攜帶槍支,和再次涉嫌吸毒被瑞典警方羈押 過。 儘管生活中榮譽和爭議爭相上演,但他總是以最佳說唱歌手、導師等角色出現在大衆視野,也 因爲鮮明的生活態度和個性收穫了衆多粉絲,被奉爲是「教父級別」的說唱歌手 ,也成爲了「Keep it real」 的代名詞。 這次作爲 NFT 狂熱收藏者公之於衆,讓人心生好奇,究竟是怎麼回事? 公開 Twitter 賬戶,透露 NFT 佈局 今年 9 月份,Snoop Dogg 公開承認,自己就是匿名 NFT 收藏家「Cozomo de‘Medici」,這個賬戶是一個 8 月加入 Opensea.io 的在線角色,擁有價值近 1700 萬美元的 NFT Token。 饒舌歌手 Snoop Dogg 的加密旅程:積極與鏈遊合作,持倉千萬美元 NFT 這個消息一出,才讓大家知道他在 NFT 的大手筆投資。 同時他還透露說唱歌手是一個在 NFT 中擁有數百萬美元的加密鯨魚,並在兩週前將推特頭像更換爲 CryptoPunks NFT 作品。 其實早在今年 3 月份,Snoop Dogg 就推出了首個 NFT 限定藏品:與 Dogg 一起旅行。對於 NFT,他曾表示自己沒有想過會購買「無用的」jpeg 花費了近 200 萬美元,甚至 400 萬美元。 自從 9 月份宣佈了這件事之後,他曾坦言發生了大多數人不相信也不理解的事情,爲了感謝在 Twitter 上收到了大量的善意,贈送過一位粉絲 1 個 ETH。 9 月底,Snoop Dogg 與去中心化遊戲虛擬世界 Sandbox 合作,決定通過在沙盒中擁有自己的虛擬土地進入虛擬世界,建立自己的豪宅。 另外還將推出他的 NFT 系列,其中包括 3D 玩家頭像和「Snoop Dogg Private Party Pass」,讓用戶可以訪問音樂會、活動等。 饒舌歌手 Snoop Dogg 的加密旅程:積極與鏈遊合作,持倉千萬美元 NFT狗爺在 Sandbox 元宇宙遊戲中的虛擬地產 他表示自己一直在尋找與粉絲聯繫的新方式,這次在沙盒中創造的是虛擬環聊、NFT 掉落和獨家音樂會的未來,在未來將會擁有一套全新的 Dogg 風格 NFT,玩家可以將其整合到遊戲體驗中,並會將體驗提升到一個更高水平。 儘管他在 NFT 有所佈局的消息最近才浮現,但之前也曾多次出現作爲加密貨幣的支持者,比如之前曾與馬斯克一起發佈過多個狗狗幣的相關內容。甚至在 13 年就和瑞波有過一些關聯。 有望成爲元宇宙基礎設施,但安全性缺失保障 儘管不少社羣認爲元宇宙已經頂替 NFT 成爲下一熱點,但市場交易數據不會騙人。 NFT 在第三季度產生了 106.7 億美元的交易量,比上一季度增長了 704%,其中 Axie Infinity 第三季度的活躍用戶已超過 150 萬,產生了超過 7.76 億美元的收入。 饒舌歌手 Snoop Dogg 的加密旅程:積極與鏈遊合作,持倉千萬美元 NFT數據來源:Cryptoslam NFT 的關注度、參與度持續攀升,成爲後疫情時代資本圈追捧的「新寵」。即便是最近火熱的元宇宙也與 NFT 聯繫緊密,被賦予了重要角色。 比如利用不可分割、獨一無二的特徵,NFT 能夠把現實世界的物品在數字世界中通過通證化來達到映射,爲數字資產確權提供了可行路徑,達到對元宇宙的助力。 儘管像 Snoop Dogg、蔡國強等不少人,以及騰訊、網易、微博等互聯網巨頭在名氣、商機和技術佈道等衆多因素的推動下,急切地想要充當先知般的角色,推動亦或是攪動的 NFT 的發展, 但很多人忽略的一點就是 NFT 的安全性並沒有有力保障。 由於大多 NFT 建立在以太坊上,因此受限於可擴展性和高額 gas 費用, 目前 NFT 的元數據和媒體數據是在鏈下存儲的 ,並不受區塊鏈本身的保護, 導致丟失事件時有發生。 面對這種情況,有從業者表示,與海外 NFT 生態的爆炸式發展相比,國內的 NFT 市場纔剛剛開始。也有投資人認爲很多國內集中湧現的 NFT 項目,本質上還是互聯網的生意,並沒有新的範式和創新。 即便如此,新事物的出現總有人要衝鋒陷陣,像 Snoop Dogg 這樣說唱歌手的加入,或將帶來 NFT 在社交領域或別的方面的體驗。 小結 回到 Snoop Dogg,或許你不曾聽說過他,但在抖音上有不少 BGM 正是他的作品。因持槍、毒品幾經坐牢充滿爭議,但又通過出色作品也俘獲了衆多粉絲,成爲說唱界的知名巨星。 就像前幾天看到的一句話:有些概念就和有些人一樣,一出現就會捲起巨浪,不管愛慕還是討厭,它本身就有這天然蠱惑人心的魅力。NFT 的發展同理,儘管自帶光環,但卻又危機重重。

著名音樂人NFT上線洞壹元典平台,限量免費抽取(附攻略)

最近大火的 NFT (非同質化通證)項目,再一次地把區塊鏈這個充滿魔幻色彩的技術推向了風口浪尖。從 10 萬美金的加密貓到 Beeple 的一幅 7000 萬美金的數字作品,無數懷揣着夢想的人都希望擁抱 NFT 的浪潮。 在大家都需要花費大量金錢才能購買到優質 NFT 的今天,筆者突然發現 有個 NFT 平臺(洞壹元典)竟然免費上線了小柯、胡彥斌等頂尖音樂人的 NFT , 並且這些 NFT 都是真正免費抽取的 (不需要任何花費、任何拉新就能直接抽取),少了很多套路,多了很多真誠。 真不知道這個平臺是剛入圈的純小白還是財大氣粗的金主,要知道胡彥斌第一期《和尚》NFT 初始發行價格就達到了 199 元,也竟然直接免費發放。 那麼, 相關信息想不想了解,讓我們一探究竟 ! 01 首款綠色公益 NFT 9 月 22 日,洞壹元典平臺發佈的“一棵樹的聲音(NFT)”在人民日報社內正式發佈。項目內容由中國綠色碳匯基金會小小衛士專項基金髮起,由人民閱讀和數碼視訊聯合出品,小柯、胡彥斌、董鼕鼕、郝雲、毛不易 5 位音樂人傾情助力。 以音樂記錄公益,以公益+綠色+科技+NFT 的方式對外傳達環保理念。 線上發佈會的最後更是宣佈了在 9 月 26 日-9 月 30 日將會逐天上架包含音樂人的形象和專屬音樂的專屬 NFT 藏品, 科技+公益、優質大 IP、免費抽取 ,這幾個關鍵字連到一起,簡直就是平地起驚雷。 不得不說這次項目是目前見識過爲數不多的優質項目,參與各方陣容十分豪華。 中國綠色碳匯基金會是我國首家以增匯減排、應對氣候變化爲主要目標的全國性公募基金會。 其中小小衛士專項基金每年都會舉辦以綠色環保爲主題的公益活動。 本次公益活動的整體宣發將引入 NFT 技術,聯合數名國內頂尖音樂人打造融合自然之聲的原創音樂作品,以【一棵樹的聲音】爲主題,鑄造國內首款綠色公益音樂數字藏品。 寓意音樂助力善行,科技典藏公益,打造科技+公益的新典範。 02 “一棵樹的聲音”音樂人 NFT 的抽取方式 Step1:微信搜索洞壹元典公衆號關注平臺上線消息 Step2:搜索打開洞壹元典小程序點擊“一棵樹的聲音公益 NFT” 下方的查看詳情按鈕 Step3:從 9 月 26 日—9 月 30 日,每天上線一款音樂人的 NFT (免費抽取時間:26-30 日每天下午 14:00 ) 簡而言之,只需動動手指,無需任何答題、拉新、分享等套路操作,就可以直接獲得價值不言而喻的頂級 NFT (免費抽取是唯一途徑,沒有其他渠道可以獲得)。 03 洞壹元典 NFT 平臺 上市公司匯孵化的“元宇宙入口” 據瞭解,洞壹元典是一家內容領域頭部上市公司孵化出來的品牌,背靠其母公司強勢的資源的整合能力和技術平臺能力,快速入局 NFT 市場。 同時,不斷爲平臺輸入優質資源,這也不難看出爲什麼本次活動能夠匯聚各方陣容的強大能量。 據相關人士透露, 他們的想法遠不止於此,而是以 NFT 爲鏈接進入元宇宙,在構建好充足的 NFT 內容後,通過 NFT 將現實世界與洞壹世界連結起來。 現實世界的一切內容都會映射到洞壹元典的一方洞天中,包括產品、權益及身份,在洞壹世界中以一種全新身份體悟人生,與更多的文化進行碰撞,讓開放、自由的元宇宙成爲可能。 本次活動正是爲了構建洞壹元典的一方洞天, 所有領取到第一版 NFT 的用戶都會成爲洞壹元典的原住民。 同時,面向原住民洞壹元典也會毫不吝嗇地定期發放各種福利,一同構建洞壹元典的世界,在完全開放的世界中一起成長,創造國內最具影響力的 NFT 社區,創造屬於洞壹的平行世界。

跟歌手近距離「面對面」、演唱會周邊變NFT!HTC VIVE如何打造音樂版元宇宙?|數位時代BusinessNext – 數位時代

「這已經是二度延期(演唱會)了。」今年拿下金曲獎評審團獎的萬芳,在某次採訪中忍不住感嘆。不只萬芳包括,陶晶瑩、伍佰等歌手,原本都規劃在近期舉辦演唱會,都因為本土疫情升溫取消延期。 轉往線上也成了新選項,歌手林俊傑、瘦子,分別在今年和去年舉辦線上演場會。傳統的線上大多是透過電腦、手機等裝置觀看,型式較為單一,除了無法跟歌手互動,觀看的視角也是由導播決定好的,現在隨著新技術出現,可以打破這些限制。 HTC VIVE宏達國際電子旗下內容品牌VIVE ORIGINALS,推出全球第一個全息音樂平台「BEATDAY」,不只可以讓歌迷擁有身歷其境的演唱會體驗,還結合了NFT、加密貨幣等技術,要打造音樂版本的元宇宙(Metaverse)。 BEATDAY提供完全不同的表演呈現、觀賞模式,在音樂的元宇宙中,將發展出屬於自己的一套經濟系統。 三大特色,打造音樂元宇宙 「誰轉身迴避,未必沒有威逼,直到要圓寂,發現腳跟不著地。」這是樂團美秀集團的歌曲《殭屍王》中的某段歌詞,其中有許多誇張的想像,例如:「發現腳跟不著地。」,很難在現場演唱會中,呈現出歌曲中的意境,但在全息演唱會中,可以真實的描繪出來。 BEATDAY可以讓讓歌手,在量身打造的特殊虛擬場景中演出。 BEATDAY背後採用的是一種叫「容積攝影(Volumetric Capture)」的技術,這指的是在攝影棚中藉由8支立柱、32個攝影鏡頭,可以在一秒內擷取30-60個立體影像的技術,能夠快速建立具有體積維度的立體影像,能夠捕捉表演歌手身上的每一個細節。 第一個特色,就是可以讓歌手在量身打造的特殊虛擬場景中演出,這次BEATDAY的線上記者會,就設定在「廢棄的西門町」舉行,歌手也可以設定在月球、時代廣場、阿里山或任何地方唱歌。 第二個特色是,觀眾在入場前可以在平台上製作一個虛擬分身,表演開始後,可以自由地在虛擬空間中穿梭,到處探險,並且以自己的視角觀賞演出。靠近舞台歌手就會變大、遠離的話則會變小;假設歌迷想特別看歌手耳環的細節,就可以選擇停留在演出者的耳朵旁邊,近距離觀賞,甚至還可以透過手機和歌手合拍AR MV。 第三個特色是粉絲經濟,歌手可以把演唱會門票、周邊商品等做成NFT(non-fungible token),開放觀眾在演出虛擬空間中的店面購買。NFT是在以太坊區塊鏈上的數位憑證,有獨一無二、不可分割的特性。 這次美秀集團推出「BEATDAY x 美秀集團:全息演唱會賽博台客收藏組」NFT,接下來會在台灣本土的音樂NFT平台Fansi上架,開放觀眾透過信用卡或加密貨幣購買。收藏組內容包括「美秀虛擬音公仔」和「美秀自製樂器炫炮2.1版」NFT,還包含「全息演唱會三日通行證」及全息演唱會道具「虛擬炫炮」。 這次美秀集團推出「BEATDAY x 美秀集團:全息演唱會賽博台客收藏組」NFT,接下來會在台灣本土的音樂NFT平台Fansi上架。 VIVE ORIGINALS總經理劉思銘說,全息音樂平台「BEATDAY」籌備了將近兩年的時間,相較於一般演唱會,除了不需要實體場地外,其他的資源都跟一般演唱會相同,一場全息演唱會的成平均本約是三千萬台幣,但可能因為門票販售的數量、價格再壓低。 雖然現場演出的感受無法取代,全息演唱會卻可以做到完全不一樣的事情以及體驗。劉思銘說,BEATDAY可以做到萬人同時連線,以及跟朋友透過虛擬分身,一起在虛擬空間中看演場會,雖然身處異地,卻還是能有在一起的感受,概念宛如音樂版的「元宇宙」(虛擬世界)。 美秀集團分享,實體演唱會能換得衣服數量有限,全息演唱會可以做到每首歌都換不同衣服,還可以透過場景設定,帶觀眾進入歌曲意境。 這次BEATDAY結合容積攝影,推出「PC版全息演唱會」及「手機版全息MV」(含平板)系列作品,也跟歌手吳霏合作全息MV《戰》,觀眾可以用任何自己喜歡的視角,自由放大縮小,也能利用「AR互動模式」與藝人進行零距離的虛擬互動,不管是舞蹈教學或是一同拍照錄影,都能讓歌迷發揮。 BEATDAY這次也跟歌手吳霏合作全息MV《戰》。 瞄準三大商業模式 去年HTC特別購入亞洲第三座容積(Volumetric Capture)攝影棚,用容積攝影立體紀錄歌手的音樂演出,觀眾將能夠輕易透過電腦和手機的BEATDAY平台,體驗新型態的全息音樂作品。 未來的商業模式可以分成三大類,第一種是演出門票的銷售收入;第二種是NFT、數位周邊的銷售,例如歌迷可以夠買服裝來裝飾自己的數位分身;第三,是會員制度,讓粉絲可以透過付費下載喜歡的內容;最後,未來也打算把BEATDAY打造成公開的平台,開放觀眾製作自己的演出。 劉思銘表示,BEATDAY提供完全不同的表演呈現、觀賞模式,在音樂的元宇宙中,將發展出屬於自己的一套經濟系統。

騰訊音樂發售 NFT,讀懂音樂數字藏品價值體系 – 鏈聞 ChainNews

新技術 新方向 在線音樂是集圖片、文字、音頻、視頻爲一體的產品。隨着移動互聯網的發展和未來 5G 的普及,數字內容市場將繼續呈指數級增長。隨着音樂流媒體給整個音樂行業帶來的成功,涉及版稅、合同、版權、分銷等方面的爭議問題愈發突出。 許多流媒體服務的收入會分配給流媒體各方、音樂出版商,藝術家僅獲得部分收入,這使得音樂家們缺乏收入來源。隨着互聯網的普及和自媒體的發展, 網絡音樂作品極易被複制,導致版權更加難以規範。以上種種,都容易消磨創作者的創作激情,使音樂行業變得更加複雜。 而 NFT 與音樂的結合有望解決以上的問題,同時爲數字資產的收集和創造開闢一個新時代。 什麼是音樂 NFT? 音樂 NFT 可以理解爲加密音樂。音樂人將作品和相關信息上傳至區塊鏈上,通過數字加密技術存儲,採集生成智能合約,實現可信版權。數據信息不可篡改,是具有唯一性、永久性且獨一無二的數字資產。例如,你最喜歡的歌手決定只發行 10 張其熱門單曲的限量版,限量版形式爲具有歌手簽名和編號的黑膠。你決定購買其中的一張。現在你很幸運地買到了 10 份中編號爲 1 的限量版,如果有人找到你,想用他的版本(編號爲 5)換你的版本。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儘管你們都擁有同一首歌曲,但卻沒有完全相同的拷貝。10 個有限收藏品的所有者所擁有的黑膠版本都有獨特的屬性和價值,它們是不可替代的。 簡而言之,NFT 有點像數字真實性證書。數字藝術品,就其本質而言,可以被複制並立即在世界各地傳播。但購買 NFT 可以爲客戶提供他們所購買、收藏的任何東西的所有權證明,無論有多少數字副本存在。 NFT 與音樂的結合有望解決以上的問題。通過區塊鏈技術建立點對點的利益分享機制,實現創作者、平臺、消費者、投資者等生態圈內各方利益的平衡,在一定程度上革新了版權收入和粉絲經濟。 如今,越來越多的音樂家已在擁抱 NFT。例如紐約資深音樂專家 Josh Katz 創立的區塊鏈初創公司 Yellowheart 爲 Kings of Leon 發行了「NFT Yourself」。也有不少歌手投資 NFT 音樂行業,比如知名歌手 Jay-Z 與 a16z 向 NFT 音樂平臺 Bitski 投資了 1900 萬元。今年 5 月,總部位於邁阿密的 OneOf 籌集了迄今爲止最大的 NFT 音樂輪融資,金額爲 6300 萬美元,將建立出售惠特尼休斯頓、昆西瓊斯等人的平臺。加密貨幣知名投資者 Mark Cuban 和 Ashton Kutcher 於 6 月對音樂市場 NFT Genius 進行 400 萬美元投資。 國內外 NFT 如何革新音樂行業 如果上文的介紹已經讓你對音樂有了基本瞭解,那麼接下來將盤點一下幾個相對有名的 NFT 音樂平臺——Mozik 和 Async Music,還有國內首個 NFT 音樂平臺的騰訊音樂,幫助大家進一步瞭解 NFT 音樂平臺如何爲粉絲和音樂家賦能。 Mozik Mozik 有兩類交易市場:版權交易市場、衍生品交易市場。在版權交易平臺中,用戶可以根據作品的知名度、風格、升值潛力等因素與創作者進行點對點的版權交易。衍生品交易市場可以幫助知識產權快速變現。IP 創作者將 IP 授權給第三方,獲得授權的第三方可以建立音樂周邊拍賣、IP 聯名等衍生品交易市場。 騰訊音樂發售 NFT,讀懂音樂數字藏品價值體系 Async Music Async Music 是建立在以太坊上的可編程加密音樂平臺。用戶可以自行選擇可編程音樂不同音軌。Async Music 中的音樂由單個 Master Track NFT 和多個 Stem NFT 組成。或許在未來,你可以買下你中意的歌曲的 NFT,然後爲它添上一些屬於你自己的亮點。 騰訊音樂發售 NFT,讀懂音樂數字藏品價值體系 TME 在大多數國內項目都立足於元宇宙和加密藝術品的背景下,最近騰訊音樂的一新動作讓人眼前一亮。騰訊音樂宣佈已推出首批限量「TME 數字藏品」,並在 QQ 音樂上線發售。騰訊音樂或將成爲國內數字藏品 NFT 領域首個音樂平臺,未來或將被應用在數字專輯及限量周邊產品中,且很可能會在騰訊音樂旗下各產品中同步上線。在剛過去的一週,胡彥斌《和尚》20 週年紀念黑膠 NFT 在 QQ 音樂平臺開啓購買資格的抽籤預約,限量發售 2001 張,並在昨天正式發售。 騰訊音樂首批主打的音樂「數字藏品」玩法較爲豐富,一方面用戶需要經過預約抽獎、登記抽籤、正式抽籤纔有機會購買 NFT 藏品,提高用戶參與體驗的同時有效防止了不法搶購行爲;另一方面騰訊音樂爲本次發行的《和尚》20 週年紀念黑膠 NFT 極具收藏價值,挑選了胡彥斌 20 年前未公開的 demo,就可以說是用數字方式對胡彥斌 20 年來音樂成就的記錄和見證,不論是對藝人本身還是對粉絲都是非常有紀念意義的,上線後更是吸引了近 8 萬人預約。 騰訊音樂發售 NFT,讀懂音樂數字藏品價值體系 TME NFT 數字藏品的價值體系 長遠來看,騰訊音樂並不是簡單地售賣這張 20 年前珍藏的《和尚》未公開 demo 黑膠 NFT 就結束,而是希望 NFT 能成爲串聯、豐富 TME 娛樂生態的重要部分。那麼相較傳統藏品,數字藏品爲何更具價值?騰訊音樂將構築的數字藏品體系也許將會超越數字收藏品本身的價值。 永久性和獨特性 永久性和獨一無二的特點是 NFT 最基本的價值基礎。 讓錄製音樂可以成爲真正的永久資產,這種想法一直存在,但現在這可能即將成爲一個主流想法。NFT 使所有權、真正的數字稀缺性、對數字藝術的部分所有權的能力、可交易性和流動性共同催生了一個生態系統,錄製的音樂可被主流觀衆投資和交易,歌迷能夠完全地永久地擁有一件藝術品。 傳統的藏品雖然也可以限量發行,但仍可以能被複制量產。而且大部分藏品(如公仔、唱片)工業複製的門檻低,投機者輕而易舉就能複製大量贗品,普通消費者更加難辨別其區別。而 TME 數字藏品建立在 NFT 的基礎上。NFT 是「非同質化憑證」,往往數量有限、獨一無二,這恰恰是粉絲經濟的關鍵——來自偶像,限量珍貴。這些特性構成了 TME 數字藏品的價值底色。 雖然 NFT 專輯在音樂行業仍還是一個相對較新的概念,對於不熟悉 NFT 的人來說,這很像向 90 年代從未見過互聯網的人解釋互聯網。NFT 所具有的高度概念性和前所未有的創新性對於很多人來說還新奇,而通過購買自己喜歡的音樂人發行的 NFT,在某種程度上可以通過最直接的方式瞭解這個新興概念。 轉變價值鏈 NFT 能給音樂產業當前的價值鏈帶來轉變。 現在,創作者和藝術家處於音樂產業價值鏈階梯的底層,而唱片公司則處於高層。NFT 有能力給這個價值鏈帶來重大轉變,藝術家可以站在價值鏈的頂端,它可以使整個生態系統自由化。 除了通過出售 NFT 直接賺取現金外,NFT 也爲持有它們的粉絲提供了直接和永久的聯繫。儘管買家只是區塊鏈上的匿名數字,但音樂表演者可以用它們來銷售新的音樂、藝術品、音樂會門票和商品。NFT 提供了互聯網傳播的便利性和普遍性,又有數字版權保護,可謂一舉兩得。 NFT 還試圖解決長期以來困擾音樂行業的一個問題,那就是藝術家與粉絲的關係。目前的流媒體模式是有缺陷的,流媒體收入主要流入唱片公司、其他中介機構和頭部藝術家。在這個價值鏈中,即使整個行業是建立在藝術之上,普通藝術家也是得到補償最少的人。 NFT 可以通過最大限度地減少中間商和提供一種新模式來解決這個問題,在這種模式下,粉絲可以直接擁有藝術家的作品,大部分利潤歸藝術家所有,粉絲可以在二級市場上交易這些擁有的數字藝術作品,賺取利潤。未來除了頭部藝人,更多的小衆音樂家等等都有可能發行自己的 NFT 音樂,這樣一來,粉絲和藝術家都可以共同參與到 NFT 音樂產業中,共同影響音樂產業的發展和整個行業生態的變化。 權益保證 許多人會擔心國內公開發行 NFT 的合法合規性,畢竟這直接影響了 NFT 持有者的權益保證。 TME 數字藏品使用的底層技術「至信鏈」是由騰訊公司、中國網安、楓調理順三家企業聯合建設的可信存證區塊鏈平臺,已有十餘家社會各界公信力機構作爲節點加入。至信鏈甚至將法院、版權機構、公證處、鑑定中心等公信機構納入節點,保障鏈上數據多方共識。此外 TME 數字藏品與 TME 旗下的音樂、體育、藝術品等多領域協同合作,通過生態合作探索數字藏品新機會,爲數字藏品持續賦能。 首聽權 胡彥斌的這張 NFT 音樂相當於一張音樂唱片,例如最初一首歌發行 2001 張唱片 CD,那麼這裏就是 2001 個 NFT。 所有這類 NFT 的擁有者才擁有對應歌曲的收聽權益。發行的數量即這首歌收聽權益的份數。收聽權不再是一次性的支付,更可以通過轉讓的方式讓權益再次變現。承載着數字化權益的 NFT 通證,會給整個音樂圈子帶來全新的經濟分配模型,同時極大地增強生態的可玩性。 增加粉絲權益 NFT 除了給藝人一個更廣泛的收入來源,還給了粉絲一個與偶像更親近的平臺。 儘管 NFT 是數字憑證,但它們仍然呈現現實生活中的體驗、活動或實物。例如,NFT 粉絲可以購買與偶像後臺的見面,與他們合影,獲得演唱會直播視頻和獨特的照片,NFT 平臺可以將粉絲的公共數據記錄在區塊鏈上,個性化粉絲體驗。粉絲可以獲得不可替代的令牌徽章,以證明他們對樂隊或藝術家的地位和承諾。引人注目的是,擁有 NFT 身份的粉絲可以獲得與藝術家的見面會和一些特殊的 VIP 權利。 對於粉絲來說,NFT 音樂專輯可以增加粉絲權益,隨着名人 IP 影響力的增加,粉絲可以獲得 IP 人氣帶來的經濟利益。然而傳統的音樂專輯無法實現這種增益。粉絲可以通過點對點的方式進行交易和變現,歌手的 IP 價值也可以通過市場化的交易來體現。 國內 NFT 音樂剛剛啓程,未來可能出現的衆多新玩法帶來的機遇值得人們期待,除此之外,NFT 還能夠對音樂行業進行以下多種賦能機會: 獲取增值機遇 很多人選擇購買 NFT 音樂是爲了支持自己喜愛的藝術家,獲得心愛的藝術品和收藏品,享受版權帶來的滿足感。 而即使並非音樂發燒友,也可以擁有購買 NFT 音樂的興趣和可能。比如有些人購買 NFT 資產可能是出於投資目的,如果其持有的 NFT 會在未來實現保值或升值,未來就可以從轉售中獲利。NFT 的波動性和不確定性使得 NFT 持有風險比一些傳統投資要高一些,但對於許多投資者來說,他們願意承擔這種風險。 解鎖新玩法 從音樂家角度來說,NFT 的另一個價值是其「解鎖」功能,意味着創作者可以在 NFT 的合同中加入額外的福利,可包括與粉絲進行一對一的視頻通話或實物產品,甚至是贈送歌曲的部分所有權。 最後一種情況是獨特的,因爲現在藝術家可以把歌曲當作股權投資,他們可以創建一個 NFT 並贈送一首歌曲的 30% 所有權。讓購買的粉絲聽衆有機會從他們的投資中獲得實際回報,類似於一個高回報率的衆籌網站。 NFT+音樂,未來已來 作爲社交、娛樂、音樂資源豐富的在線音樂平臺,騰訊音樂的入場有着得天獨厚的優勢,讓其成爲國內首個發行數字藏品的在線音樂平臺,無疑會推進整個行業對音樂作品 NFT 化的嘗試,培養用戶爲數字音樂付費習慣。這對於音樂產業的未來發展有着重大且深遠的意義。騰訊音樂入場之後,國內未來也會有更多的音樂創作者參與到 NFT 領域來,音樂與 NFT 之間的結合或許將會越來越緊密。 Water & Music 統計的數據顯示,過去半年多的時間裏,音樂 NFT 的銷售額增長了 150 倍。NFT+音樂的融合勢不可擋。 在受到疫情衝擊之後的音樂行業,NFT 的獨特優勢能給音樂人、歌手和觀衆帶來更多的可能性。在過去,演唱會、現場演出是歌手獲得收入的重要來源,然而疫情之下大型活動難以繼續開展,傳統依靠演唱會表演的歌手和依靠歌劇院、音樂廳表演收入的音樂家們可能受到嚴重的打擊。除此之外,音樂的製作過程也使其更容易受到疫情影響。比如,樂團演奏和合唱音樂要求多個人在同一個空間裏共同表演,這在疫情的社交距離背景下難以實現。 而 NFT 將給音樂人提供新的啓發和機遇。比如,音樂人們可以編寫不同的「層」,每個層都可以作爲 NFT 憑證被用戶持有,而憑證持有者可以控制作品的某些元素。這樣,不同的音樂人可以將自己的音樂元素作爲「層」加入其中,實現遠距離的共同創作。 元宇宙(Metaverse)的發展也爲 NFT 音樂創造了新的應用場景。隨着人們創造的虛擬形象在元宇宙中度過越來越多的時間,在未來,音樂創作環境逐步從現實世界的錄音室轉向虛擬的數字創作環境也是合乎邏輯的發展。在元宇宙的虛擬空間中,用戶的許多線上活動,比如舉辦派對和聚會時,可能需要用到音樂。而 VR 技術 (比如 VR 耳機和控制器) 的發展,使用戶可以在虛擬空間內與代表樂器的圖形界面進行交互,演奏虛擬的鋼琴和吉他,演唱歌曲。NFT 音樂的發展,可以爲人們在虛擬世界中的音樂創造提供平臺。 相信不久的未來,大家也可以親身體驗 NFT 音樂與更廣闊世界的夢幻聯動。

NFT 平台介紹推薦整理:台灣包含Oursong和Fansi音樂平台 – Cool3c 癮科技

NFT是什麼?你可以想成一個數位的產品的少數或唯一認證。NFT平台如當年網路拍賣平台一樣雨後春筍般的誕生,連迷因梗圖都可以當作NFT來賣,就可以知道這個市場有多火熱。 NFT 是什麼? NFT(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s),簡單來說就是具有唯一性、或是同一組批次的數位代幣,擁有各自的編號,或極限量的數位代幣。可以想成把實體文件,音樂,藝術品等數位化之後放到區塊鏈上面。舉例來說,一張迷因圖可以數位化放到網路上,NFT 就是把這些數位產品給放到區塊鏈上。 購買NFT平台去哪裡找? 就像買任何物品一樣,都會有市場或是平台可以讓交易順利進行。同理,每個 NFT 就是一件商品,可以至對應的平台交易。每個平台或是交易所都有自己特殊的地方,針對商品性質選擇特定的平台露出,可以讓 NFT 商品可以獲得最精準的受眾與露出,那我們就好好來看看幾個常見好用的平台吧! 一、Opensea 公海 Opensea 是最大的 NFT 市場。Opensea 現在支援的 NFT 包括收藏品、遊戲物品、數字藝術、活動門票、域名,甚至實物資產的所有權記錄。換句話說,Opensea 有點像 CryptoKitties 的 eBay。使用 OpenSea 可以購買、出售和遊覽數百個類別的上千上萬的數位資產。 在OpenSea購買NFT 有分固定價格拍賣和競價拍賣。OpenSea 允許賣家創建幾種不同類型的拍賣方式:固定價格、荷蘭式拍賣和英式拍賣。每種類型的列表的購買過程略有不同。 在 OpenSea 上銷售是一個信任最小化的過程。換句話說,不必相信 OpenSea 或交易對手就能把交易完成,依靠對於技術與資產的理解而不是賣家聲譽來確保事情順利進行,所以整個交易過程無需依賴託管或受信任的第三方支付。銷售部分也是分成固定價格、荷蘭式拍賣和英式拍賣。每種類型的列表的購買過程略有不同。 使用者介面十分容易使用,使用 Lazy mint 技術,賣家可以低成本的鑄造NFT,成交時由買家支付礦工費用,創作者可以隨時隨地上傳自己的數位資產,比如筆者朋友可以上傳可愛的狗狗照片在上面競標。 二、Lootex 照片中提到了Listed、連結錢包、首頁,跟古德里奇優質劇院有關,包含了軟件、加密貨幣、市場、初始代幣發行、虛擬性 Lootex 是使用 0x 的技術框架,也就是讓點對點無信任交易可以透過智能合約完成。Lootex 提供買賣雙方搓合,所以可以自行完成交易。Lootex 強調無詐騙、跨國境、公開透明的虛擬資產拍賣場。任何人來到 Lootex,就能用簡單的步驟創建智能合約來創造及交易虛擬資產,許多藏品都是有個別領域的特殊意義,是目前最重視藝術原創性的NFT平台。 Lootex 支援的錢包有 Metamask,Blockto,DappPocket,Alpha Wallet App,還有一個很酷的 Wallet connect app 可以支援更多錢包。Lootex 是台灣創辦的公司,所以出入金對台灣客戶來說十分方便。近期新增支援 Qubic 錢包連結,可使用信用卡購買,對尚未熟悉加密貨幣錢包的使用者來說是一個很好的進展. 目前 Lootex 支援的購買方式就是定價拍賣方式,十分簡單明瞭。 Lootex 支援以太坊,幣安智能鏈,Polygon Network等。 三、OURSONG OURSONG 是 KKBox 高層支援的一座屬於 NFT 的遊樂場,你可以在這裡,與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創造、分享和交易靈光乍現的時刻。Oursong 可以讓真實世界的創作將成為人們在日常生活中進行收集、交易、把玩的數位收藏品。 Oursong 有自己的 app 可以在 Apple store 上面下載,是專門為創作者設立的平台,強調可以在一碗泡麵的時間內完成 NFT 創作。目前已經與眾多藝人,音樂製作人簽下 IP 合約,使用區塊鏈技術尤其是 ERC-721 & ERC-1155 來發行。 Oursong支援以太坊、BSC、Thunder Core,等721、1155協議.以太坊的部分則串聯opensea的模組,在中心化的便捷操作之下,兼顧了部分去中心化的原則. Oursong 將來也會發行代幣,我們可以拭目以待。 四、Nifty Gateway Nifty Gateway 是「比特幣億萬富翁」雙胞胎兄弟 Duncan Cock Foster 與 Griffin Cock Foster 創立,在 2019 年 11 月被美國的 Gemini 收購,也因為 Gemini 是可以合法的支援美元與加密貨幣交易的 CEX,所以 Nifty Gateway 成爲了唯一允許用戶使用信用卡購買 NFT 的交易平台。 善於操作頂級藝術品,並發布獨家收藏品 NFT 代幣是 Nifty gateway 的強項。包含美國數位藝術家 Beeple 的 NFT 作品、瑞克與莫蒂(Rick & Morty)、畢加索的公牛(Picasso’s Bull)等作品。Beeple 的作品 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 更是以 7000 萬美元(約新台幣19億元)創下 NFT 藝術市場最高價。 在 Nifty Gateway 可以看到頂級藝術家與品牌緊密合作,限量版的藝術作品在平台獨家發售,高質量的藝術收藏品則會在特定時間段限時開售,藉由這樣的方式, Nifty Gateway 一個大 IP 被捧紅的速度大約是 2-3 周。 如果你的作品在 Nifty Gateway 上成功售出,你可以自由選擇分潤比例,從 5% 至 50% 不等,Nifty Gateway 收取的費用是每次銷售收入的 5%+30 美分,包含平台抽成及信用卡處理費。 五、Binance 幣安 根據 CoinMarketCap 的排名,幣安已經是全球全球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提供超過 100 種加密貨幣交易,像是 BTC、ETH、LTC 等。比起 Opensea,巨獸 Binance 無論是規模、交易量、資本都更加龐大。 在 NFT 狂潮之下,幣安在 2021 年 6 月,開始讓全球知名的藝術家在 Binance NFT 進行創作、發行限量藝術 NFT 與盲盒(類似福袋,藉著以小博大的刺激吸引用戶投機參與)。 幣安用戶之間可以自由買賣 NFT,幣安僅收取 1% 的手續費,同時創作者或收藏品提供者也將持續獲得 1% 的版稅,將大部分的利潤分配給創作者及用戶。面向亞洲市場的中文介面,加上幣安交易所自帶流量的賦能,Binance NFT 未來發展不可小覷。 NFT 平台整理結語 上述的 NFT 是台灣經常使用,同時與國際接軌的幾個 NFT 平台,如果你正在選擇的 NFT 平台,沒有出現在我們的介紹中,以下 2 個標準,可以用來從眾多的 NFT 平台,篩選合適與否: 1. 創作者的驗證機制 2. 該平台的市場類型 無論你是身為一個 NFT 創作者、收藏者、或是投資者,完整的創作者驗證機制,將確保你不成為這個遊戲的犧牲品;而選對與商品屬性貼合的平台,將有助於將你的動機轉化成最大利益。

Muse乐队主唱将推出NFT形式歌曲,黑猩猩也能创作NFT…… – Cointelegraph中文

Muse乐队主唱将推出NFT形式歌曲,黑猩猩也能创作NFT…… Cointelegraph中文

Muse 的 Matt Bellamy 使用 Jeff Buckley 的吉他製作 NFT-Consequence

那些在其 20 年職業生涯中任何時候都跟上過Muse 的人都知道,他們並不是真正能夠阻止自己的人,這顯然適用於趨勢加密貨幣和他們的音樂。正如此前報導, 繆斯樂隊主唱馬特·貝拉米,一位著名的傑夫·巴克利風扇,購買了後期圖標的吉他,現在他是用它來錄製音樂,他將作為NFT被拍賣掉。 有問題的吉他是巴克利在 1994 年的專輯Grace 中使用的 1983 年金髮美國 Fender Telecaster 。貝拉米也計劃用它來錄製下一張 Muse 唱片,但在他即將推出的個人 EP Cryosleep 中使用它之前。正如滾石雜誌 指出的那樣,Cryosleep 中的三首曲目—— “Tomorrow's World”以及重新錄製的 Muse 歌曲“Unintended”和“Guiding Light”——將作為 NFT 出售給粉絲。 “這很有趣,因為作為一名歌手,他對我產生了巨大的影響,但他實際上也是一位出色的吉他手,顯然《哈利路亞》是一張傳奇的唱片,”貝拉米說。“我買它不是為了把它掛在牆上,上面貼著傑夫的照片,‘看看我有什麼。’ 我購買它是為了實際嘗試使用它並整合它,並保留這把吉他作為音樂的一部分。我願意相信這就是他想要的。” NFT 將通過Cryptograph拍賣,收益將惠及The Passage,這是一個旨在防止和結束無家可歸的英國組織。拍賣將於 7 月 18 日星期日結束。400 份 Cryosleep 也將 在 7 月 17日星期六的唱片店日發售

一場 NFT「陽謀」:價值 400 萬美元的音樂專輯與它的新主人 PleasrDAO

七年前,美國紐約的 Hip-Hop 樂隊 Wu-Tang Clan 創作了其 獨一無二 的專輯《 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 》, 以抗議數字時代音樂的貶值 。沒過多久,這張專輯在被 Martin Shkreli 以 200 萬美元的價格購買之後就陷入了資本主義罪惡的漩渦。當時的 Martin Shkreli 是一位年輕的製藥投機商,喜歡哄擡價格,後來他被判證券欺詐罪而處以 7 年牢獄。 Martin Shkreli 是在 2015 年的一次拍賣會上以 200 萬美元的價格首次拍得了這張專輯。2017 年,Shkreli 被判欺詐罪後, 美國聯邦當局沒收了這張專輯 ,並將該專輯保存在司法部的一個溫控保險庫裏。 現在,這張專輯又在數字藝術和加密貨幣領域重獲新生,以 400 萬美元的價格賣給了一個去中心化自治組織 PleasrDAO , 這個團體雖然成立不到一年時間,但已經因收購高知名度的數字作品而名聲大噪 。比如,2021 年 6 月,DogeCoin (狗狗幣) 原型柴犬的主人 Atsuko Sato 將下圖這張狗狗幣的原型圖片鑄造成了一個 NFT (非同質化代幣) ,並以創紀錄的 1696 ETH (當時約合 550 萬美元) 的價格賣給了 PleasrDAO,之後 PleasrDAO 將此 NFT 碎片化成數十億個部分。PleasrDAO 隨即將該 NFT 碎片化成數十億個部分進行拍賣,將這整張 NFT 圖片的價值推高到了 3.02 億美元。 今年 7 月,位於布魯克林的紐約東區聯邦檢察官辦公室宣佈在拍賣《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專輯時,沒有透露有關買家或價格的細節;檢察官當時表示,這些信息是保密的。 但是 PleasrDAO 在 9 月 10 日獲得了這張專輯的所有權 ,並將其保存在紐約某處的「保險庫」中。PleasrDAO 團隊決定公開慶祝獲得了該專輯,並 宣佈其最終目標是以某種方式使這張專輯能夠更廣泛地被歌迷聽到 ,儘管 前提是該團隊能夠說服 Wu-Tang Clan 樂隊的領袖人物 RZA 及其製片人 Cilvaringz 的同意 。 Wu-Tang Clan 樂隊《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專輯的唯一副本由 Martin Shkreli 在 2015 年以 200 萬美元的價格購買。這個嘻哈樂隊 對該專輯施加了極端的法律限制,以此抗議音樂產業的數字化。例如,唱片可能要到 2103 年纔會商業發行,且不能在大量觀衆面前播放 。 PleasrDAO 團隊成員 Jamis Johnson 將此次購買該專輯描述爲符合了 該團隊收購數字文化標誌性物品的興趣 ,也符合該團隊與許多加密貨幣擁護者的一個共同使命: 將藝術創作從一個剝削性的、過時的經濟體系中釋放出來,並提供一個更公平的經濟體系的承諾 。 Jamis Johnson 在接受視頻採訪時說道:「這張專輯最初是 對尋租中間商的一種抗議 ,這些中間商從藝術家那裏抽走一部分價值。加密貨幣在很大程度上也有着同樣的理念。」 Johnson 表示,通過購買這張專輯,「我們希望由我們把它帶回給人們。我們希望歌迷能在某種程度上參與到這張專輯中來。」 儘管《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早於最近的 NFTs 熱潮,但 PleasrDAO 組織的目標是在數字時代重新找回藝術稀缺的價值,因此 該專輯被視爲了 NFT 的某種先驅 。現年 34 歲、身穿一件印有 Wu-Tang 圖案 T 恤的 Jamis Johnson 說道,「 這張專輯本身就像是元老級的 NFT 。」NFTs 是通過使用區塊鏈計算機代碼來創作的數字物品,這使得 NFTs 無法被複制並能通過區塊鏈來追蹤其來源。 專門從事加密貨幣和 NFT 交易的律師 Peter Scoolidge 參與了此次交易,Peter 表示,爲了將《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這張實體專輯與數字領域聯繫起來, 一枚代表該專輯所有權的 NFT 已經被鑄造,PleasrDAO 組織的 74 名成員共同享有該 NFT 的所有權,因此共同擁有該專輯 。 作爲該專輯的所有者,他們可以聽這張專輯裏面兩張 CD 的 31 首歌曲,查看其刻有圖案的鎳銀盒子,翻看裏面用皮革包邊的羊皮紙書,這些都是整個專輯包裝的一部分。但是, 至少到目前爲止,PleasrDAO 的成員仍然受到 RZA 和 Cilvaringz 最初對 Martin Shkreli 施加的限制條件 ,包括在 2103 年之前 (從 2015 年首次出售算起的 88 年時間) 不能以任何形式向公衆公佈該專輯中的歌曲。 PleasrDAO 有着宏大但不太明確的目標,那就是 讓這張專輯更容易觸及普羅大衆,可能是通過舉辦聽歌聚會或者類似畫廊的展覽,甚至是將這張專輯的所有權擴大到粉絲手中,儘管這將如何實現仍未可知 。 PleasrDAO 的 Jamis Johnson 說道:「我們相信,我們可以對這件作品做點什麼事情, 使它能夠與粉絲和世界上的任何人共享, 理想情況下還可以讓人們擁有它的部分所有權 。」 Wu-Tang Clan 樂隊對於這筆交易的看法尚不完全清楚。《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的起源常常被描述爲主要涉及到該樂隊領袖 RZA (荷蘭饒舌歌手) 和 Cilvaringz (與 RZA 一起構思了該專輯)。RZA 拒絕置評,不過 Johnson 表示, PleasrDAO 一直與 RZA 有聯繫 。 Cilvaringz 的真名是 Tarik Azzougarh,他已經對此次交易表示祝福,並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我們尊重 NFT 的概念,同時希望不違反我們自己的規則。」 當年作爲 Wu-Tang Clan 樂隊顧問的 Cyrus Bozorgmehr 負責這張專輯的發行,併爲此寫了一本書。他最近在接受採訪時表示,PleasrDAO 的理想主義和對顛覆的渴望,可能是該樂隊認可的那種買家。 與此同時,這筆交易的複雜性也反映了一個事實,即加密貨幣仍處於金融主流之外,特別是涉及到與政府機構的交易時。 PleasrDAO 支付了相當於 400 萬美元的 與美元掛鉤的加密貨幣 ,但政府要求標準的美國貨幣。因此,PleasrDAO 通過律師 Peter Scoolidge 向一家 中間商 支付了這些加密貨幣,然後該中間商向美國政府進行付款。Scoolidge 補充說道:「促成交易的中間人方承擔了政府不願意承擔的風險。」 Scoolidge 表示,他的客戶,也就是該中間人,希望保持匿名,而且政府以保密協議爲由,沒有透露這張專輯是賣給誰的,也沒有透露價格。資產沒收方面的專家稱,即使被沒收的物品比政府經常查封的汽車或其他資產複雜得多,對一個公共機構來說,不披露相關拍賣信息也是不尋常的。 可能沒有真正與《 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 》類似的物品來衡量其價格 ,而且這筆出售合同意味着, 任何買家都必須遵守涉及其知識產權的複雜條款 。6 Agency 的 Georgio Constantinou 是爲該專輯尋找買家的專家,他說, 這些限制讓一些財力雄厚的潛在買家望而卻步 。 當被問及這張 Wu-Tang Clan 專輯出售背後的過程時,紐約東區聯邦檢察官辦公室發言人只是說,「美國已經依法處理了該專輯和其出售所得的收入。」 至於 PleasrDAO,Johnson 表示,他們正在花時間考慮如何處理這張專輯,但 他們希望尊重 Wu-Tang Clan 的意願,保護該專輯的價值和排他性,同時找到一種更廣泛地分享它的方式 。 「我們現在的方向,」他說道,「是將它開放給全世界。」
- Advertisement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