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 10 月 25日 星期一

運動

典亞藝博|張家朗親筆簽名大型照片香港運動員NFT慈善拍賣 – 香港01

「香港01眾樂基金」亦伙拍了「01體育」與「藝文格物」參與這次藝博,展出多張照片,包括奧運港隊代表運動員江旻憓、何詩蓓、李慧詩、張家朗、劉慕裳等,合共十一名國際級運動員,並以NFT形式慈善拍賣。除了NFT,贏得拍賣的競投者更能獲得運動員的大型實物照片,其中奧運金牌得主張家朗的照片更有他的親筆簽名,非常珍貴。 這次拍賣的方式,與傳統的拍賣不同。拍賣並非單獨競投單一照片,而是「價高先選」。拍賣參加者於拍賣申請表格中寫下投標金額(底價港幣$10,000),每天展覽都會公佈收到的投標數量及目前最高金額。到10月10日下午一時,拍賣就會結束,當天下午會最後一次開箱,按投標金額排名,通知成功競投的買家,安排付款交收 ETC。最高投標金額的贏家會先選擇哪個NFT,然後第二高者再選,如此類推順序選擇。所以想買到心中想要的運動員NFT,記得投標時留意金額了。 拍賣的收入,將用於支持港協暨奧委會旗下的「香港奧林匹克之友」及「奧夢成真」計劃。

軟銀和 a16z 爲何重金押注 NFT 市場?

自去年以來,NFT (非同質化代幣)已經成爲加密世界裏最受關注的焦點。2020 年上半年,NFT 銷售額僅爲 1370 萬美元,但到了 2021 年上半年,這一數字已經飆升超過 25 億美元。隨着 NFT 越來越受到關注,與這一領域相關初創公司正在以越老越高估值籌集更多資金,這種爆炸性的增長不禁讓投資者開始深思:當軟銀(Softbank)和 Andreessen Horowitz (a16z)這樣的大型投資者開始對 NFT 行業充滿熱情時,會給這個新興市場帶來什麼影響呢? Dapper Labs 此前已經與 NBA 合作推出了記錄球星高光時刻的 NFT 系列「NBA Top Shot」,本週三,他們又宣佈已 76 億美元的估值完成了一筆 2.5 億美元的新一輪融資,領投方爲 Coatue Ventures,參投方包括此前曾投資過該公司的 Andreessen Horowitz、GV (前 Google Ventures)和 Version One Ventures,以及新晉投資方新加坡主權財富基金 GIC。 本週二,法國夢幻足球 NFT 公司 Sorare 也獲得了一筆高達 6.8 億美元的鉅額 B 輪融資交易,領投方是日本投資巨頭軟銀,參投方包括 Benchmark、Accel、Partech、Reddit 聯合創始人亞歷克西斯·奧哈尼安 (Alexis Ohanian)、以及多名足球明星,新一輪融資使公司估值達到 43 億美元。實際上,這是 Sorare 今年第二次融資,這家 NFT 公司在今年二月份完成了一筆 5000 萬美元的 A 輪融資,而這次 B 輪融資也「開創」了不少新紀錄,比如:法國科技史上規模最大的融資、以及 NFT 領域裏規模最大的一筆融資。 許多人沒有意識到,在短短兩天時間裏,兩家 NFT 初創公司已經成功募集到近 10 億美元的資金,這充分說明投資者的「胃口」越來越大,尤其是當世界上最大、最著名的科技投資巨頭之一軟銀入場,其他風險投資機構勢必也會追隨其腳步。 區塊鏈遊戲公司 Animoca Brands 聯合創始人 Yat Siu 認爲,當軟銀涉足 NFT 領域,意味着爲這個新興市場提供了背書,因爲此前不少人覺得 NFT 或許只是曇花一現,無法長久生存下去。Yat Siu 本人也是一位天使投資人,目前在 Animoca 的董事會任職,同時也是 Dapper Labs 的支持者,他補充表示:「軟銀這樣的主流投資者不會簡單尋求某個利基市場,他們通常會確認某個市場是否有長期價值,在得到驗證之後纔會入局,並且智慧投資他們認爲具有大衆吸引力的項目,而這恰恰是 NFT 有潛力去做的事情,所以我們纔會看到軟銀入場。」 從名人和體育明星到藝術收藏家和金融科技愛好者,NFT 在各個領域都廣受歡迎 本週早些時候,美國說唱歌手 Snoop Dogg 公開宣稱自己就是 NFT 匿名投資者匿名 NFT 收藏家「Cozomo de‘Medici」,他通過這個匿名賬戶在 NFT 市場 OpenSea 上擁有價值 1700 萬美元的 NFT,收藏品包括 CryptoPunks 和 Cosmoflower 等。 從這種勢頭可以看出,越來越多「巨鯨」正在尋求進入 NFT 這個不斷增長的市場,勢必也會推動更多人接受這一新興書屋,投資機構看到了其中蘊藏的機遇,所以看到軟銀在此時入場也就不足爲奇了。 另一方面,像軟銀和 Andreessen Horowitz 這樣的大型投資機構開始在 NFT 領域投資,這個新興行業的曝光度也會增加,意味着會有越來越多 NFT 初創公司被「非加密」投資者看到。Yat Siu 進一步說道:「我認爲像軟銀和 Andreessen Horowitz 這樣主流投資者都不是傻瓜,幾十年來,他們一直都是非常成功的投資者,他們現在對 NFT 領域有了特殊見解,如果你忽視這一點,顯然是愚蠢的。」 不過,NFT 市場能否長期繁榮,需要有更多像軟銀這樣的投資者加入。 Asianmarketsense.com 創始人兼作家 Andrew Sullivan 表示:「目前進入到 NFT 市場的傳統投資機構依然不多,你需要看到更多的人承擔同樣的職責,這樣 NFT 市場才能得到驗證並長期發展下去,就像許多大型銀行和公司進入加密貨幣領域之後,加密貨幣最終才能作爲一種新型資產類別得到驗證。」 風險投資家兼 Token Bay Capital 創始人 Lucy Gazmararian 認爲,儘管軟銀進入 NFT 市場這件事很重要,但行業依然需要更多人蔘與,這樣才能充分說明該技術的潛力,他說道: 「NFT 銷售額從數千萬美元增加到了數十億美元,這一切僅僅在一年內就實現了。還有其他一些行業指標,比如 NFT 用戶量也從之前的數萬人增加到如今的數十萬人,而且都是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呈現出了指數級增長,證明 NFT 行業並不完全依賴軟銀這樣的大型投資機構入場。」 不過,隨着軟銀的入場,後續可能會引發 NFT 初創公司獲得規模更大的融資輪。 Lucy Gazmararian 補充說道: 「軟銀真的只是一個開始。我的意思是,軟銀入場表明現在的 NFT 市場規模會變得更大,但實際上,我們已經看到 VC 進入 NFT 領域好幾年了……我們現在看到的是規模更大的風險投資,這將有助於繼續擴大整個行業規模。」 但是,NFT 市場自身也在關注傳統風險投資公司越來越多參與這件事,畢竟積極參與加密行業投資的傳統風投還不是很多。 Yat Siu 解釋說:「隨着軟銀、GIC 或是其他類型的投資機構進入 NFT 市場 ...... 比如像羅斯柴爾德家族、Kingsway、甚至是谷歌,這些投資者過去並不知道該如何投資加密貨幣領域和區塊鏈領域,而現在卻開始轉向。」 Andrew Sullivan 認爲,軟銀更像是一個局外人,其他風險投資公司在進入 NFT 市場時會更加謹慎,他表示: 「軟銀總是進行大規模收購交易,這是他們喜歡做的事情。你知道,軟銀喜歡大手筆交易,但許多其他類型的投資公司肯定會比軟銀更加謹慎,軟銀押注 Sorare 是否是一個明智的投資決定,只有時間會證明。」 不可否認,軟銀以進行大手筆投資而聞名,這種操作會使其投資的初創公司估值快速飆升。在這種情況下,軟銀和 a16z 進入 NFT 市場是否會對其他同類初創公司的估值產生影響並推動這一行業的相關投資交易變得「更加昂貴」值得關注。 但是,由於 NFT 市場相對較新,風險投資公司也許仍然可以找到大量誘人的機會,並投資一些估值較低的初創公司。

職業摔跤手John Cena稱自己的NFT銷售是一場“災難性的失敗”

職業摔跤手兼演員John Cena表示,粉絲們只購買了他上個月提供的世界摔跤娛樂(WWE)非同質化代幣(NFT)中的7.4%。 9月12日,Cena在2021 Florida Supercon大會上表示,將他的WWE NFT作為實體收藏品——帽子、襯衫、腕帶、腰帶、毛巾、簽名照片和数字收藏品——的一部分進行銷售是一個錯誤。該組織以1000美元的價格提供了500個帶有NFT的黃金級套裝,但只有一小部分售出。 Cena說:“我經常談論失敗,這個想法失敗了。我自己和WWE的人都認為1000美元是個合理的價格點。我們錯了。我們完全錯了。” 他補充道: “我們只售出37個套裝。這是一場災難性的失敗。” 這位摔跤明星和WWE發布了兩種級別的NFT:24小時拍賣的“John Cena白金級NFT” ,以及第二天拍賣的500個限量版NFT,作為上述實物收藏品的一部分。據報道,白金級NFT的售價為21000美元,出價最高的人將獲得在達拉斯舉辦的第38界摔跤狂熱大賽或在洛杉磯舉辦的第39界摔跤狂熱大賽的VIP門票(含住宿)。 早在NFT的人氣激增之前,這位WWE資深摔跤手就在社交媒體上對加密領域進行了宣傳。在2017年比特幣牛市之前——當時比特幣的價格在4000美元左右——他在推特上發布了一張實物代幣的照片。 目前尚不清楚摔跤迷是被NFT的價格嚇到,還是僅僅被實物收藏品的價格嚇到,據Cena本人估計,這件数字藝術品的價值大約為500美元。今年7月,一位企業家同時拍賣了蘋果聯合創始人史蒂夫•喬布斯的一份求職申請和與之對應的NFT。實物紙質求職申請最終以34.3萬美元的價格售出,而NFT的最終出價為12 ETH,當時約為27460美元。

詹皇封王戰灌籃NFT寫紀錄 23萬美元成交登首位 – NBA 台灣 | 聯合新聞網

NFT(註:不可替代代幣,Non-Fungible Token)風潮席捲各大收藏投資圈,應運而生的新產品NBA Top Shot更是價值飆漲,近期詹姆斯(LeBron James)在2020年總冠軍賽封王戰1記灌籃的NFT更是寫下交易紀錄。 詹姆斯這記灌籃的NFT交易金額為23萬美元,一舉登上龍頭寶座,事實上根據NBA Top Shot官網資料顯示,交易金額排行前10中光詹姆斯1人就站7個位置,其他3球則分別來自范弗利特(Fred VanVleet)、威廉森(Zion Williamson)與莫蘭特(Ja Morant)。 當然對比NBA Top Shot先前狂潮,目前交易金額已經不再像以往動輒幾倍翻,且也有網友反應遇到轉換現金過程遭延遲問題,但像獨行俠老闆庫班(Mark Cuban)仍強調,該NFT新產品能夠長期經營,且有望成為聯盟主要收入來源之一。

NBA球星斯蒂芬·庫裡搶購Bored Apes NFT,Loot又是什麼新玩法? | Cointelegraph中文

三屆NBA冠軍斯蒂芬·庫里以55 ETH的價格購買了一個Bored Ape Yacht Club NFT,截至撰寫本文時價值約20.6萬美元。 8月28日,這位金州勇士隊的球星購買了一個NFT,該NFT描繪了一隻穿着毛呢西裝的藍毛猿猴。庫里在OpenSea上的錢包显示收藏了20個NFT,包括8月28日以5.69 ETH(2.1萬美元)購買的另一個Bored Ape Kennel Club NFT。 令其他收藏者驚訝的是,庫里此後一直活躍在Bored Ape 的Discord群組中,甚至將其推特頭像更改為他最近購買的猿猴。 斯蒂芬·庫里只是在Bored Ape的Discord群組中隨意閑逛 ——Storm (@CryptoStorm__) 2021年8月28日 Bored Ape Yacht Club項目在過去幾個月里人氣飆升。根據CryptoSlam的數據,今年8月,該NFT項目在二級市場上創造了2.95億美元的銷售額。 Bored Ape Yacht Club共有10000個NFT,OpenSea的數據显示,當前的地板價為36.2 ETH(13.5萬美元)。 Vine聯合創始人的新NFT項目大受歡迎 社交媒體應用Vine的聯合創始人Dom Hofmann開發了一個基於簡單文本的NFT項目,自8月27日在OpenSea上推出以來,該項目已創造了5480萬美元的銷售額。 該項目將其NFT描述為“隨機生成並存儲在鏈上的冒險家裝備”,有些人認為這些NFT是為了在未來社區驅動的幻想遊戲中使用。 8月28日,Hofmann在推特上宣布了“Loot: (for Adventurers)”,並通過對該項目的網站和OpenSea進行簡短描述提供了最低限度的信息。 該項目沒有前端接口,最初獲得NFT的唯一方法是與鑄造合約交互。 LOOT -隨機生成的冒險家裝備 -沒有圖像或數據,故意省略以供他人解釋 -不收取任何費用,只需支付gas費用 -總量8000個 僅通過合約提供。沒有審計。鑄造者自行承擔風險 ——dom (@dhof) 2021年8月27日 在OpenSea上,Loot NFT的地板價已經迅速上升至6.1 ETH(2.2萬美元),這讓一些人質疑需要昂貴NFT來玩這款潛在遊戲的可行性。雖然Hofmann的創作吸引了NFT收藏者甚至一些Web 3.0開發者的注意,但實際上他從來沒有說過Loot會成為一款遊戲。 所以一方面,Loot是目前為止我所見過的最有趣的東西之一,但另一方面,地板價=2.4萬美元意味着需要花費2.4萬美元去玩一款假想的未來社區創建的遊戲? ——wakaflocka.eth (@mikedemarais) 2021年8月31日 Cointelegraph在8月20日報道稱,Hofmann正在開發一個名為“Supdrive”的8位NFT項目,在這個項目中,NFT本身將作為鏈上遊戲控制台上的遊戲。Hofmann在Supdrive Discord頻道中表示Loot與該項目沒有關係。 玩賺元宇宙撲克遊戲 Decentral Games宣布開發一款玩賺元宇宙撲克遊戲,計劃於10月推出。 Decentral Games很高興地宣布開發一款免費的、邊玩邊賺的元宇宙撲克遊戲!️️️️ ——DecentralGames (@DecentralGames) 2021年9月1日 該遊戲名為“ICE Poker”,將託管在Decentral Games元宇宙中。在購買或獲得至少一個Iced NFT可穿戴設備后,這款遊戲可以免費玩。玩家可以通過多種方式獲得遊戲內貨幣“ICE代幣”,如參与撲克遊戲競賽、參与日常挑戰、交易NFT和“挖”ICE出售給其他玩家。 據Decentral Games 9月1日的一篇博文稱,NFT銷售將於本月晚些時候啟動,每個NFT售價為0.1 ETH(375美元)。玩家擁有的NFT越多,他們每天分配的撲克籌碼就越多。 該遊戲的發行合作夥伴包括Collab+Currency、gmoney、Hashkey Capital、Ar.ca Funds、Binance Ventures、Decentraland Foundation和Polygon Studios。 BabyMetal樂隊的NFT 日本流行金屬樂隊BabyMetal將於9月9日推出一系列代幣化的交易卡片。 這些NFT為了紀念今年早些時候“10 BABYMETAL BUDOKAN”系列的最後一次現場演出而發行。該系列包括20張代幣化的交易卡片,這些卡片分為三個不同的稀有級別,具有不同的副本,並描繪了在日本武道館演出的照片。 這些NFT不能單獨購買,有兩套卡片包。包含隨機的5張NFT的卡包定價35美元,而包含15張卡片的“Mechapack”卡包定價125美元,其中包括一張從武道館現場演出中錄製的13首曲目的金色黑膠唱片的實體拷貝。 此次銷售將在Wax市場上進行,可以通過信用卡或Paypal進行購買。 其他要聞 CryptoPunks、Meebits和Autographs的創始團隊Larva Labs與好萊塢頂級經紀公司聯合人才經紀公司(UTA)簽署了一項協議。 據《好萊塢報道》周二的一篇報道,UTA將代表Larva Labs在電視、電影、电子遊戲、授權和出版領域進行知識產權交易。 本周早些時候,受歡迎藝術家班克斯的網站被劫持以推動一場虛假的NFT拍賣,之後NFT收藏者Pransky被騙97.67 ETH(36.6萬美元)。然而,所有資金幾乎都已退還。 Cointelegraph中文作為區塊鏈新聞資訊平台,所提供的資訊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Cointelegraph中文平台立場無關,且不構成任何投資理財建議。請廣大讀者樹立正確的貨幣觀念和投資理念,切實提高風險意識。鑒於中國尚未出台数字資產相關政策及法規,請中國大陸用戶謹慎進行数字貨幣投資。

柯瑞推特新頭像揭密 NFT商品要價18萬美元 – NBA 台灣 | 聯合新聞網

近來NFT(不可替代代幣,Non-Fungible Token)的市場越來越活絡,其中不少也都與NBA有關聯。其中NBA最著名的虛擬商品就是「NBA Top Shot」,像是騎士新秀莫布里(Evan Mobley)就將自己宣布投入選秀會的時刻轉化為商品供以競標。 在近日,勇士球星柯瑞(Stephen Curry)也投身NFT行列,不過他是成為買家買下虛擬商品。 柯瑞在日前將自己推特的頭像換成一隻卡通猴子,而根據區塊鏈網站《The Block》研究總監切馬克(Larry Cermak)的說法,柯瑞所使用的圖像為「Bored Ape Yacht Club」所設計的NFT作品。柯瑞等於是買下其圖片的正版授權並使用,而該作品價值55乙太幣(當時約為18萬美元)。 其實像是喬丹(Michael Jordan)、杜蘭特(Kevin Durant)和湯普森(Klay Thompson)三位球星也都有在NFT項目投資;另外勇士也在之前開賣自家過去的冠軍紀念NFT商品,其所得就超過80萬美元。 柯瑞今年休賽季和勇士達成協議,簽下四年2.15億美元的續約合約,這讓他成為史上第一位生涯簽下兩張超過2億美元合約的球員。

紀念布萊恩日未曝光黑曼巴照變身NFT拍賣| 聯合新聞網:最懂你的新聞網站 – UDN 聯合新聞網

一家區塊鏈公司將NBA湖人已故傳奇球星布萊恩8張未曝光照片,轉為「不可替代代幣」(non-fungible token,NFT),今天進行拍賣,拍賣所得將捐給紀念布萊恩的慈善基金會。 路透社報導,區塊鏈公司Cryptograph想以布萊恩過去未公開的8張照片,來紀念這位傳奇球星。這些照片是在1999年拍攝雜誌照片時拍下。 拍賣所得將捐給紀念布萊恩父女的曼巴和曼巴西塔運動基金會(Mamba & Mambacita Sports Foundation)。這個基金會的宗旨主要是協助年輕的運動員,尤其是女性。 布萊恩未曝光照NFT從今天起拍賣72小時。洛杉磯地區今天慶祝「布萊恩日」(Kobe Bryant Day),布萊恩日之所以選在8月24日是因為他的球衣號碼8號和24號。 昨天是布萊恩43歲冥誕。去年1月,布萊恩和13歲女兒吉安娜(Gianna Bryant)搭乘的直升機墜毀,兩人不幸喪生,同機另外7人也罹難。 不可替代代幣(NFT)作品是以獨一無二的數位檔案形式,儲存在區塊鏈中,對收藏家來說具有價值。

遊戲平台Sorare成立兩年市值破10億美元!足球結合NFT,有什麼新鮮玩法?|數位時代BusinessNext – 數位時代

法國獨角獸公司Sorare自成立以來備受各界矚目,不到兩年,就獲得日本企業軟銀、Benchmark capital、風險投資公司Atomico、資產管理公司Eurazeo 和Blisce……等來自世界各地的大型企業及投資機構爭相投資,光是去(2020)年Sorare就獲得830萬美元(約2.31億新台幣)的融資;今(2021)年初才完成5000萬美元(約13.93億新台幣)融資的Sorare;在最新一輪的投資中,Sorare又將完成總金額高達5.32億美元(約148億新台幣)的融資,若成功完成此筆融資,這將成為法國科技領域有史以來最大的融資案,同時,其公司估值也將因此飆升至40億美元(約1112億新台幣)。 Sorare創立於2019年,是一間以區塊鏈技術為主的足球遊戲平台,藉由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 NFT)代表足球球星,讓玩家可以在Sorare的遊戲平台上,購買已通過足球俱樂部或足球聯盟所認證的NFT虛擬足球球星卡,再自行組建球隊,參加平台上的各式足球比賽,以重塑足球迷的交流方式。 此外,Sorare平台中也加入堪稱足球遊戲的經典元素—開包抽卡,由於球員卡卡包對於玩家而言,似乎有種無窮的魔力,每當玩家抽到稀有卡片時,都會有種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喜悅;因此,Sorare將NFT的球員卡分為「稀有」、「超級稀有」和「唯一」三個等級,且每個賽季的球星卡皆以卡包的形式出售為主,不過,玩家也可以透過現金或以太幣購買單張球星卡,另外,特別值得一提的是,Sorare球員卡的相關資料會永久保存在以太幣鏈上,且球員卡可以透過拍賣等方式進行變現。 近兩年,受到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影響,全球體育活動皆陸續停辦,以避免實體接觸,造成群聚感染,使球迷轉向線上活動,帶動線上體育遊戲的熱潮,讓Sorare一推出就一砲而紅、大獲好評,受到廣大歐洲用戶的青睞,不僅公司聲名大噪,更是許多企業和投資機構鎖定投資的目標,年收入及公司估值也因此水漲船高。 Sorare的出現讓全球超過40億熱愛足球的球迷有線上足球遊戲的全新體驗,因為球星卡的存在,讓球迷在收藏自己喜歡的明星球員卡同時,大幅提升球迷的線上比賽體驗,感覺身歷其境於真實的比賽中。因此,Sorare的新用戶數不僅逐年攀升,其公司盈利也成呈爆炸性增長,在不到兩年的時間,公司估值就突破10億美元(約280億新台幣)大關,晉升新創獨角獸。 去年底,足球NFT遊戲平台Sorare宣布,巴塞隆納足球俱樂部球星傑拉德·皮克(Gerard Piqué)投資430萬美元(約1.19億新台幣),讓Sorare的種子輪融資總額高達900萬美元(約2.5億新台幣),此外,皮克 也將作為戰略顧問加入Sorare,而根據官方聲明,皮克加入Sorare是為了幫助該公司進入全球前20大足球聯賽,且Sorare希望藉助這位西班牙球星最近的投資擴大其對全球的影響力。 對此,皮克在一場網路新聞發布會上表示:「我從小就是足球遊戲的忠實粉絲。作為一名企業家,我認為足球世界本身也必須創新。」 巴塞隆納足球俱樂部球星傑拉德·皮克(Gerard Piqué)。 目前,已有超過130家歐洲足球俱樂部在Sorare平台上推出自家的NFT,包括Bayern Munich、Juventus、Real Madrid 和 Liverpool…等歐洲知名足球俱樂部;除了歐洲,今(2021)年,日本甲組職業足球聯賽(J League)的18支球隊和明星球員,以及南韓足球的職業聯賽(K League)也相繼與Sorare達成協議,因此,不久的將來球迷就將可以在Sorare上看見日本與南韓的球星卡。 未來,Sorare將持續擴大與世界各地足球俱樂部的合作數量,目標是與世界排名前20位的足球聯賽簽約,並專注於改善遊戲體驗及研發更多遊戲功能,以期創建一個全球夢幻型足球比賽遊戲,並讓玩家能儘早體驗此遊戲。

NFT系列-足球狗-總督 – 比特幣折扣網

歡迎來到足球狗俱樂部 Soccer Doge Club 於 2021 年 7 月作為由算法在 ETH 區塊鏈上生成的 10,000 個獨特 NFT 的集合而推出。到時候我們會邀請埃隆·馬斯克先生。足球總督令牌將成為比賽的門票。  讓我們帶着信念一起堅持!加入我們! 路線圖 我們是狗狗幣和足球的崇拜者。您擁有的每個 Soccer Doge 都允許您訪問我們的俱樂部,這意味着您可以訪問我們的應用程序和其他資產。歡迎加入我們! 保留所有權,您就擁有您的狗狗的全部商業權利。 當 25% 的 Soccer Doges 售罄時,我們將建立一個不和諧的 Doges 社區,其中將包括一個社區經理和版主團隊,並與開發人員一起監督俱樂部。我們非常感謝社區的反饋和支持,也感謝大家這段時間的堅持。 當 50% 的 Soccer Doge 售罄時,隨機選擇的 Soccer Doge 擁有者將收到我們的驚喜禮物。 當75%的Soccer Doges售罄時,Soccer Doge Club的獨家商品線將被刪除(PS潛在的商品設計和烹飪看起來很糟糕)。 當足球總督100%售罄時,我們將開設一個資金池。您可以賺取收入,可以隨時在池中兌換Doge,也可以隨時以底價出售Soccer Doge以換取Ether。 Soccer Doge 的所有者將共同決定 Soccer Doge 俱樂部的未來以及發布后的大部分後續項目和合作夥伴關係。Soccer Doge 的老闆將有一套投票程序參與並決定俱樂部在自治區和現實世界中的命運故事情節,並決定 Soccer Doge 是否會從事某些社交媒體渠道、培訓和相關項目。 有很多關於聯繫我們的人的潛在發展的討論,我們很樂意與您分享,但炒作並不是 100% 不公平地將我們鎖定。我們只知道我們在夜以繼日地工作,現在,我們的大部分重點項目都在規劃中,以確保順利發布。 常見問題 什麼是足球狗俱樂部? 足球總督俱樂部在狗狗幣 和足球 中有特色,因為我們是狗狗幣和足球的忠實粉絲。我們的夢想是在 2035 年在火星上舉辦一場足球比賽,屆時我們會邀請 Elon Musk 先生。每個 Soccer Doge 代幣都是門票。我們一步一步地從共識到信念。為了信仰,為了火星! 一隻足球狗的價格是多少? 0.059 ETH + gas(無綁定曲線或 FOMO 定價)。 我怎樣才能得到一隻足球狗? Soccer Doge 將通過首次銷售在我們的網站上購買。隨機選擇的 Soccer Doge 將在區塊鏈上鑄造併發送到您的錢包。此外,您可以在 Opensea 上找到我們。 足球狗怎麼樣? 每一個都是通過組合來自 10 個類別(毛皮、背景、眼睛、嘴巴、鼻子、襯衫、帽子、耳環、項鏈和鬍鬚)的 100 多種不同稀有屬性通過算法生成的。 足球狗狗俱樂部的起源是什麼? 信任機制正在数字世界中重構。我們正在進行一場“聖戰”。我們厭倦了壓迫,希望擺脫規則的束縛,打開通往瘋狂新世界的大門。我們組建了一個擁有 10,000 名成員的龐大俱樂部。通過不斷的努力,我們在数字世界的建設中留下了自己的印記。這是我們的故事。 我該如何購買足球狗? 下載適用於 Google Chrome 的 Metamask 擴展。在Coinbase、Binance、PayPal等交易所購買以太坊(ETH),然後通過ERC20轉賬發送到你的Metamask ETH錢包公共地址。單擊我們網站瀏覽器右上角的 Chrome 擴展圖標(看起來像一隻狐狸),將您的 Metamask 錢包連接到我們的網站。在我們的網站上點擊“立即購買”並在 Metamask 上批准交易。 作者:雪諾,來源:DEFI新項目早

LOCG 聯合 NBA 球員 Michael Carter-Williams 推出第三個質押計劃 – 鏈聞 ChainNews

基於區塊鏈的 NFT 卡牌遊戲 Legends of Crypto (LOCGame) 宣佈與奧蘭多魔術隊的 Michael Carter-Williams 合作推出其第三個 staking 計劃。 這將是 LOCGame 和 Michael Carter-Williams 許多令人興奮的合作中的第一個。 這一 staking 計劃是爲不久後的遊戲發佈做的準備,玩家將能夠在今年晚些時候開始收集和構建卡牌組合。 新手卡組包含 20 張卡牌,稀有度如下:新手卡、新手聲望卡和新手精英卡。 玩家將能夠質押 LOCG 代幣以獲得不同稀有度的卡牌。 遊戲中包含 5 張卡牌的升級包也將具有以下等級:普通、聲望和精英。 這些卡牌可以與您的入門牌組中的卡牌互換使用,並與其他升級包組合使用,以構建統治網格的終極策略! staking 獎勵包括 :LOCG 代幣,首版入門包,入門聲望包,入門精英包,Michael Carter-Williams 聲望助力器,精英 Michael Carter-Williams 助力器,玩家還有機會贏得史詩特權,如簽名紀念品和遊戲門票。 要參與 staking,您需要將您的 LOCG 代幣保存在 MetaMask 錢包中,然後將您的 MetaMask 錢包連接到 Ferrum 網絡。你也可以訪問我們的網站 https://locgame.io/staking 瞭解更多信息 staking 條件 staking 池上限 :500 萬 token 上限,staking 90 天—5% APR+ 1x Starter Pack (入門包),staking 180 天—15% APR++,最少質押 400 LOCG。 關於 Legends of Crypto Legends Of Crypto 是一款全新的 NFT 收藏品和交易卡遊戲,運行在去中心化區塊鏈之上,由以太坊和 Matic Networks 提供支持。 該遊戲面向所有熟悉和精通加密貨幣的玩家,他們可以在遊戲中可以贏得有價值的代幣和 NFT 物品,而持卡人可以從獎池中獲得獎勵。 Legends of Crypto 還託管 LOCPOD,它自己的媒體致力於與業內最優秀的客人一起討論區塊鏈、NFT 和遊戲相關的所有主題。 關於 Michael Carter-Williams Michael Carter-Williams 是奧蘭多魔術隊的 NBA 籃球運動員。在 2013-2014 賽季的 NBA 賽季中,他被評爲年度最佳新秀。

BOAX NFT Marketplace首個NFT藝術作品「奧運喜悅」成功競拍 – 經濟日報

香港 - Media OutReach - 2021年8月12日 - 隨著2020東京奧運會完美落幕,亞銀金融集團旗下的高端NFT 交易平台「BOAX NFT Marketplace」(https://nft.boax.io/)首個以奧運為主題的 NFT 藝術品拍賣於2021年8月8日完成競拍,成績驕人。該NFT藝術作品「奧運喜悅(Olympic Happiness)」由柬埔寨王室成員Narithipong Norodom以16,000幣安美元穩定幣 (BUSD) (折合16,000 美元)的成交價拍下,作為向東京奧運會所體現的世界大同與團結精神的致敬。 「奧運喜悅」NFT作品是由國際知名藝術家林文傑博士和BOAX NFT Marketplace創辦人及主席溫鉉淮先生共同創作,以弘揚奧林匹克精神,分別為友誼、卓越、尊重、團結。在該作品中,奧運五環下的競技體操運動員在優美的運動過程中變化成一隻和平鴿,而整個畫面呈現出一個「樂」字,象徵著藝術家對世界和平與幸福快樂的嚮往。 BOAX NFT Marketplace創辦人及主席溫鉉淮先生表示:「我們很高興地看到BOAX NFT Marketplace的首幅作品即成功拍賣。通過 NFT這種新形式,我們見證了新興數字資產與傳統藝術世界的完美融合。BOAX NFT Marketplace致力於為藝術家所創作的藝術品提供金融解決方案。基於亞銀金融集團的金融科技生態圈以及我們與古董及藝術品收藏家的人際網絡,我相信BOAX NFT Marketplace的獨特優勢將推動該平台成為數字資產交易領域中的有力競爭者。目前,我們正在拍賣林博士的『美妙時空(Enchanted Time and Space)』NFT系列,並即將發布另一個與林博士合作、以中國哲學為主題的藝術品系列,以及BOAX平台自身推出的標誌性 NFT 人物系列等。」 國際知名藝術家林文傑博士提到:「『奧運喜悅』 NFT 作品由柬埔寨王室成員競得,這體現出NFT 市場日漸繁榮。這次我與溫鉉淮先生和他的團隊合作,以 NFT 這種嶄新形式重新詮釋我早期的藝術品,是一次非常愉快的經歷。我感謝 BOAX NFT Marketplace邀請我成為他們首位合作的『大師級藝術家』,並將我的願景變為現實。」 柬埔寨王室成員 Norodom Narithipong表示:「NFT的迅速發展是金融科技領域中的重大事件之一,我堅信金融科技有能力改變每個人的生活。林博士在藝術界和科學領域不僅有卓越的成就,更是巧妙地將他在不同領域的才能結合起來,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很榮幸能在這個特殊時刻競得他的首個NFT藝術作品,這不僅體現了我對奧運精神的認同,而且表明了我們對促進柬埔寨金融科技產業發展的承諾。」 BOAX NFT Marketplace為藝術家、藝術品收藏家、及藝術品愛好者提供了一個聚集和交流的平台,通過對藝術作品進行數碼化並透過區塊鏈技術轉化為NFT形式,將科技與藝術連結起來,從而促進藝術作品對社會及文化的積極影響。 關於BOAX NFT Marketplace BOAX NFT Marketplace是一個高端NFT 數字資產交易平台,為藝術家、藝術品收藏家、及藝術品愛好者提供了聚集和交流的平台,用戶可以在線交易獨特的NFT數字資產。該平台於 2021 年 7 月正式啟動,將在亞洲銀行的支持下成為其數字生態系統的一部分。亞洲銀行是一家持有英屬維爾京群島牌照的銀行,總部位於英屬維爾京群島,十分重視金融科技的運用,亦是一家數字資產友好型銀行。 關於亞銀金融集團 亞銀金融集團(「集團」)旨在為金融機構及其全球客戶提供經濟高效、技術主導及簡易操作的金融服務,集團致力於提升技術服務及客戶體驗,以優化傳統金融服務行業為目標,為客戶提供簡易操作、優質貼心、方便快捷的產品及服務。集團著力於提升金融科技和用戶體驗,重點開發人工智慧及其在金融行業的應用。

NFT 頭像風靡幣圈,它的價值到底在哪? – 鏈聞 ChainNews

如果你問現在的幣圈熱點是什麼,NFT 頭像當之無愧。 無論是單價動輒幾十萬美金的 CryptoPunk,還是剛剛宣佈即將上線佳士得拍賣導致價格飆升的 Bored Ape,還是全球最大的 NFT 交易平臺 OpenSea 與日俱增連創新高的交易量,似乎沒有人能理解,爲什麼看起來就是一張 JPEG 格式的圖片,加上區塊鏈三個字,就能瘋狂到如此程度。 情緒還沒有減弱的跡象,發現 NFT 財富效應的投資者蜂擁而至,一隻曾經破發過的企鵝成爲了新寵,隨着各大 KOL 換上了可愛小企鵝頭像,這個系列的 NFT 正在加速升值。 如果你要問,這張只能做頭像的圖片爲什麼值錢,似乎沒人知道。 爲了找到答案,本文作者 Packy McCormick 結合社交網絡以及 NFT 的可用性、娛樂性,以及社交資本屬性對對近期 NFT 所引發的非理性狂熱現象進行了細節剖析。律動 BlockBeats 對原文進行了翻譯: 「殭屍」們一整個週末都佔領着我的社交媒體,這個虛擬化身反覆地出現,吸引着我的注意: NFT 頭像風靡幣圈,它的價值到底在哪? 如果你不知道這是什麼,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個綠色的頭像叫做 CryptoPunk,是一個 24x24 像素的藝術作品,總量只有 1 萬個,數量永遠都不會變。這個由 Larva Labs 在 2017 年 6 月推出的項目是 NFT 領域的 OG,而在現在,每個小時都有新的 NFT 項目誕生,而 CryptoPunk 因爲其歷史地位而始終稀缺且有價值。 各個 NFT 項目的價格在過去幾周的時間裏都迎來的飆升,CryptoPunks 絕對是最瘋狂的一個。其中最昂貴的一個 CryptoPunk 以 4200 ETH 售出,如今價值高達 757 萬美元。而現在如果你想給自己買一個 CryptoPunk,最便宜的一個也要 51.85 ETH,這個價值通常又被叫做「地板價」,也就是說用這個價錢只能買得到最普通的 CryptoPunk。而如果你想買一個稀有的,比如猿猴、外星人或是殭屍,就像上面那幅圖一樣,就必須要支付比地板價高得多的價格。 關於 CryptoPunks,你還需要知道這些 擁有一個 CryptoPunk 已經變成了地位的象徵,就像擁有一個限量版奢侈品包包,或是一臺法拉利一樣。 CryptoPunk 的擁有者喜歡把自己社交媒體的頭像更換成自己擁有的那個 CrytpoPunk。 不可以把社交媒體頭像換成你並不擁有的 CryptoPunk。 就在這個週末,上百人把他們的推特頭像換成了一個殭屍 CryptoPunk,這張圖片在週五拍出了 1201.725 ETH 的高價,約合 375 萬美元。雖然有數百人換上這個頭像,但並沒有人會提出異議,因爲他們共同擁有着這個 CryptoPunk。 在週五的拍賣會上,共有 478 人加入到了「PartyBid」的行列中來,「PartyBid」是 Anish Agnihotri 和 PartyDAO 團隊推出的一個新項目。這個項目讓人們可以一起組隊參與 NFT 的拍賣,把資源集中起來一起對抗砸出數百萬美元的巨鯨。他們把自己稱作「活死人幫」,而且他們最終也打敗了巨鯨。 NFT 頭像風靡幣圈,它的價值到底在哪?圖片來源:Chuck Anderson PartyBid 的出現賦予了 NFT 更加濃厚的社交屬性,並且真的將人們組織在了一起,形成一個個「小幫派」,成百上千的普通用戶可以有機會一起購買、擁有並管理那些單價十分昂貴的 NFT。我們從它的網站上就能感受到濃濃的社交氛圍,這個網站就像是 Figma 和 Masterworks 的結合,各個用戶的鼠標都能實時顯示在頁面上,用戶們發來的彈幕也充滿着整個屏幕。在週五的拍賣會中,數百人湧入這個網站,網頁上實時出現的鼠標和彈幕越來越多,這種氛圍很難通過語言描述,不過你可以通過上面那張圖片或者直接去網站體驗一番。 就像是「殭屍」那樣,NFT 應該是沒有生命的,但現在到底是怎麼了? 我的理論如下。 就在星期四的晚上,我加入了 Sriram Krishnan 和 Aarthi Ramamurthy 在 Clubhouse 開設的聊天室「Good Time Show」中,在那裏,我和 Gabby Dizon (YieldGuild)、3LAU、 Donnie Dinch (Bitski)、 Jarrodd Dicker (The Chernin Group)、 Jon Lai (a16z) 和 Jesse (Variant) 一起對元宇宙進行了探討。 想必讀者朋友們已經非常熟悉元宇宙的概念了,關於這個概念人們已經討論了數月之久,而且我還有一個習慣,就是把任何我能想象到的東西都和元宇宙聯繫到一起。 在過去的幾周時間裏,元宇宙已經走入了主流。Matthew Ball 發佈了九篇關於元宇宙的系列文章,Satya Nadella 談論到了企業化元宇宙(聽起來很有趣),Zuck and Co 提到了無數次元宇宙,Ben Thompson 也寫了一篇介紹元宇宙的文章…… 毫無疑問的是,NFT 將在元宇宙中扮演一個無比重要的角色。當這個世界朝向數字化發展,證明你真正擁有某件東西並且能在網絡中將其「隨身攜帶」就成爲了一個關鍵問題。不過在本文我們所討論的並不是元宇宙,我們聊的是社交網絡。 在「Good Time Show」聊天室的探討中,Jarrodd Dicker 談到了社區和社會地位在 Web3 中是十分重要的,這一觀點引發了我的思考:NFT 在 Eugene Wei 的《社會地位即服務(Status-as-a-Service)》標準中,幾乎可以被稱爲滿分社交網絡。 在一個完全體元宇宙誕生之前,NFT 已經找到了比作爲 jpg 文件更有價值的應用場景。NFT 開始成爲一種新型社交網絡,這個網絡出於其他社交網絡與社區的上層,我們可以把它叫做「超元宇宙(Superverse)」,而且沒有比 Eugene Wei 在《社會地位即服務(Status-as-a-Service)》中提出的框架更適合評估社交網絡了。 社會地位即服務 (如果你已經讀過《社會地位即服務(Status-as-a-Service)》一文並有着深刻的理解,可以跳過本段內容。) 曾在亞馬遜、Hulu、Flipboard 和 Oculus 擔任產品負責人的 Eugene Wei 是全網最優秀的科技論文作者之一。他所寫的文章很多都成爲了驚呆你,其中最著名的便是他在 2019 年 2 月發佈的《社會地位即服務(Status-as-a-Service)》一文。 這篇文章很長,近兩萬字,如果你還沒有讀過,那麼我強烈建議你應該去讀一讀,不過現在我現在先在文中總結一些這篇文章的核心觀點。 Eugene Wei 的這篇文章有兩項基礎原則: 人類是一羣追求社會地位的猴子; 人類總是會尋找最高效的途徑來將社交資本最大化。 儘管這些並沒有什麼爭議點,但 Eugene Wei 認爲,我們並沒有通過社會地位或社交資本的維度來分析社交網絡。相比之下金錢是更融資分析的,因爲它是數字,能夠衡量,但是 Eugene Wei 強調道: 「社交資本在很多方面都是金融資本的領先指標,因此它的性質值得更多的關注。這不僅是良好的投資或商業實踐,分析社交資本的動態還有助於解釋各種看似並不合理的線上行爲。 Eugene Wei 在文章中用不到 1000 字,爲兩年後我們分析 NFT 熱潮奠定了基礎。NFT 模糊了社交資本和金融資本的界限,正如媒體常說的那樣:用上百萬美元購買一個 jpg 文件是很愚蠢的。 在 Eugene Wei 看來,那些否定 NFT 價值的人犯的錯誤與人們在分析社交網絡時所犯的錯誤如出一轍:他們都忽視了社交資本的重要性。人們常常會用梅特卡夫定律來解釋推動社交網絡的網絡效應,梅特卡夫定律說的是「網絡的價值與聯網用戶數量的平方成正比」,根據該定律,人們可以得出以下結論:一個社交網絡的用戶越多,它對每個新用戶的價值就越大。 不過問題是,梅特卡夫定律其實並沒有很完美地解釋現實世界中正在發生的事情。梅特卡夫定律更像是一個預言,無論那個網絡率先發展起來,都會通過爲每一個新用戶創造更大的價值而繼續建立起越來越難以逾越的領先優勢。但是 Facebook 還是戰勝了 MySpace,Instagram 和 Snapchat 又從 Facebook 那裏搶走了更加年輕的用戶羣體。這證明人們的偏好其實並沒有被完整、準確地捕捉到。 這並不是說梅特卡夫定律是錯誤的,只是它並沒有搞清楚除了純粹的效用之外,人們使用社交網絡的真正原因。所以 Eugene Wei 才提出了一個用來分析社交網絡實力的新框架,並將社交資本加入其中。 NFT 頭像風靡幣圈,它的價值到底在哪?圖片來源:Eugene Wei Eugene Wei 從三個方面評估了社交網絡的實力:社交資本、娛樂和效用。在文章中,他重點探討的是社交資本與效用。 效用相對而言是最容易理解的。你在百度上查到一個問題的答案,或是使用人人網聯繫到了你的高中同學,那麼這些產品就爲你提供了效用。 而社交資本就很難定義了,它依賴於「成功的社會地位遊戲」。爲了幫助讀者更好地理解爲什麼一些新的社交網絡很成功,而另一些卻很失敗,Eugene Wei 用加密貨幣作爲例證。 他認爲,新型社交網絡從四個角度來說很像 IC0: 每個新的社交網絡都會發行一種新的社交資本形式,即代幣; 你必須出示工作證明以獲得代幣; 隨着時間的推移,在每個社交網絡上挖新代幣會變得越來越難,這創造了內在稀缺性; 許多人,尤其是老年人,對社交網絡和加密貨幣都嗤之以鼻。 這是一個精妙的比喻,讓我們以比特幣網絡和推特爲例來進行說明: 比特幣網絡發行比特幣,推特則「發行」粉絲; 礦工因確保了網絡安全而獲得 BTC,推特用戶因發表詼諧、有趣或令人費解的內容而獲得粉絲; 現在挖 BTC 的成本比以前更高,而且會難度會繼續提升,直到所有 2100 萬 BTC 被挖出。在推特的早期,你可以通過推特上的午餐喫什麼來獲得粉絲,但在今天人們已經開始發表長篇大論; 這一點無須多言。 十五年前,比特幣和推特都不存在,而如今它們卻都成爲了勢不可擋的潮流。他們通過獎勵早期用戶,激勵他們爲網絡工作,並提升挖礦難度,從而實現了從無到有的過程。 這四點都很重要,但最有用的是「社會地位遊戲」中「工作證明」的想法。如果每個註冊推特的人都可以因爲註冊而得到一百萬個粉絲,那麼擁有一百萬個粉絲就不再是有價值的社交資本。並沒有多少人可以擁有大量粉絲,而這種稀缺性才讓其具有價值,而「工作證明」的需求則讓其具有了稀缺性。 撇開娛樂不談,Eugene Wei 談到了社會網絡可以遵循的五條弧線,其中四條是社會資本和效用之間的權衡,隨着時間的推移。 NFT 頭像風靡幣圈,它的價值到底在哪?圖片來源:Eugene Wei 效用優先,社交資本次之 「爲了使用工具而來,因爲社交網絡而留存。」Instagram 首先作爲一款簡單的照片編輯工具吸引來了大批用戶,隨後發展成爲一個基於照片分享的社交網絡將用戶留存下來,人們在這裏能收穫到大量的粉絲與生意。 社交資本優先,效用次之 Eugene Wei 強調說,Foursquare、維基百科、Quora 和 Reddit 都是利用社交資本吸引人們來做免費的工作,然後纔會經常被大衆所使用。 注重效用,但忽視社交資本 短信之類的應用軟件對於與你認識的人交流來說是非常有用的,但並不能真正幫助用戶建立社會資本。 注重社交資本,但不太重視效用 Eugene Wei 把 Facebook 歸到了這一類中,他提到他的很多朋友停止使用了 Facebook,而這也並沒有對他們的生活造成什麼影響。 效用與社交資本並重 Eugene Wei 在這一類中舉了微信的例子。它把 Facebook 的 Moments Feed (社交資本)與大量的效用相結合,人們用微信給朋友發信息、購物、看新聞、玩遊戲、在實體店付款 ...... 幾乎所有你能在手機上做的事,你都能在微信上做。 微信從一開始就創造了一個社交資本和效用的殺手級組合,而這在西方還沒有真正被複製出來。 不過,Eugene Wei 也指出,即使是那些做得很好的社交網絡,以下兩種情況也可能會限制它的發展或者是讓它徹底崩潰。 情況 1:工作證明本身的問題 並不是世界上的每一個人都能在任何特定的社交網絡上獲得社交資本,而就是限制。我很喜歡刷 TikTok,但我從來沒有發過 TikTok 短視頻,因爲我不會跳舞,我也不願意投入精力去研究什麼是 TikTok 用戶所偏好的。TikTok 的用戶量仍在以一種近乎荒謬的速度增長,但如果連我這個喜歡社交網絡的人都不願意使用它,這說明它實際上也是有天花板的。 情況 2:社交資本通脹和通縮帶來的問題。 通脹問題指的是,當一個社交網絡非常成功後,會有非常多的用戶使用它,因此,開發團隊就不可避免地需要引入大數據算法進行精準投放。Eugene Wei 認爲,Facebook 引入大數據算法推薦的可能性一直很大,因爲在豐富多彩的數字世界中,唯一稀缺的資源就是用戶的注意力,因此必須要提供他們最感興趣的東西。這是有道理的,但是這對於任何依賴 Facebook 來拓展用戶羣體的公司來說,這都是一個艱難的突破。 通縮問題指的是,隨着越來越多用戶的加入,這個社交網絡就變的「一點也不酷」了。有一個經典案例便是當父母們開始使用 Facebook 時,所有的年輕人都改成使用 Instagram 和 Snapchat 了。一旦酷孩子們開始離開,那些不夠酷的孩子就會跟隨酷孩子的腳步,一羣又一羣用戶離開,越來越多不夠酷的人繼續加入到這個社交網絡中,酷孩子的比例很快就會變得更低。 「對於這一點,」Eugene Wei 說道,「產品或服務最好在效用方面儘可能地擴展,否則用戶流失的速度會很快,這是致命的。」 以下是討論的核心: 社交網絡需要分析的不僅僅是它們的網絡效應; 分析要考慮到這三個角度:社交資本、效用、娛樂; 新的社交網絡就像 IC0,特別是因爲成功的社交網絡將使用適當難度的工作證明來創造稀缺性和社會地位。 社交網絡有許多發展路徑可循,但最好的是一開始就具有高社交資本和效用; 即使是成功的社交網絡也可能遇到兩大頑疾:工作證明的天花板和社交資本的通脹 / 通縮; 以高社交資本起家的網絡需要想辦法在上述頑疾發作之前建立效用,以便生存和發展。 Eugene Wei 在文章的剩餘部分通過舉例的方式進行論證,爲文章增加了可讀性。在這裏,我再一次推薦你去閱讀完整文章,不過在本文我會挑出我認爲十分有價值的幾點進行強調: 社交資本可以作爲臨時性的能源。「你可以吧這樣的社交資本積累激勵機制是爲將社會地位的勢能轉化爲企業所需要的任何形式動能的途徑。」 新的工作證明可以延長「社會身份遊戲」的壽命。爲什麼社交網絡需要增加新的工作證明形式來延長「社會地位遊戲」的壽命,以及他們可以學到什麼呢?「拉斯維加斯的賭場支付真金白銀,投資回報率吸引人們不斷地參與到遊戲之中;一些 MMORPG 遊戲爲玩家提供了其他好處,如社區歸屬感,這比單純的技術挑戰更加持久。」 社交資本轉變成金融資本,金融資本也可以轉變成社交資本。「這些交易是我們能夠爲社交資本賦予有形的價值,就像人們理解無形資產的價值一樣,比如在二級市場出售魔獸世界滿級角色那樣。」 -社交圖譜可移植性的缺失讓用戶感到沮喪。這句話很有針對性,突出了傳統社交網絡與 NFT 之間的一個主要區別,我在這裏引用一段話: 「從現有社交網絡的角度來看,對社交圖譜移植的限制是一個積極因素,但從用戶的角度來看,這是很令人沮喪的。考慮到在反壟斷的消費者福利標準下處理社交網絡的困境,遏制大規模網絡效應企業權力的一個選擇是要求允許用戶將他們的社交圖譜帶到其他網絡(正如許多人建議的那樣)。這將削弱社交網絡在社交資本這一方面的力量,並迫使它們在效用和娛樂方向上進行更多競爭。 如果你能在一個更便捷、更去中心化的包裝中獲得社交網絡的能夠帶來的益處,你會做何選擇?是時候把接力棒交到 NFT 手中了。 NFT 近代簡史 先來簡單回顧一下,NFT (Non-Fungible Token)是非同質化代幣的縮寫。NFT 的過人之處在於其將數字資產變得具有稀缺性。稀缺性讓數字資產變得更有價值,就像定製的汽車、精美的藝術品或稀有的郵票。若擁有者無法證明其購買的是官方版本,那 Beeple 的 Everydays 也不可能賣到 6930 萬美元。 NFT 頭像風靡幣圈,它的價值到底在哪?圖片來源:Beeple NFT 始於 2017 年的 CryptoKitties,但其在 2021 年初才真的開始紅的發紫 (我第一次寫關於 NFT 的內容是在 1 月底)。這條賽道由 Beeple 和 NBA TopShot 領跑,與此同時 BTC 和 ETH 創下了歷史新高。這些新興的加密富豪也不出意外地做了其他有錢人會做的事 : 購買藝術品。NFT 飽受爭議,人們認爲他們只是玩具而已。 NFT 頭像風靡幣圈,它的價值到底在哪?圖片來源:紐約時報 然後,時間來到四月份,加密資產價格暴跌,NFT 賽道也隨之涼了下來。那些質疑 NFT 的人嘲諷道 :「你看,我早就跟你說過,當人們願意花上百萬美金買一副 jpegs 格式的圖片時,這個泡沫可太大了!」 今年 6 月,與其他博客相同,加密網站 Protos 也引用了 NFT 交易量下滑 90% NFT 頭像風靡幣圈,它的價值到底在哪?圖片來源:Protos 此文章的第二句寫道 :「5 月 3 日,NFT 賽道達到巔峯,當日 NFT 成交額近 1.02 億美元。」這場盛宴正式結束了,然而 :「根據 Protos 的數據分析,上週 NFT 的銷售額只有 1940 萬美元。」 然後,在過去的一個月左右,有趣的事情發生了。NFT 它又捲土重來了。在過去的 24 小時內,僅僅在兩個交易市場中——OpenSea 和 Axie Infinity——就完成了價值 1.06 億美元交易。 根據 DappRadar 數據顯示,在過去的 30 天裏,NFT 十大交易市場的銷售額達到了 18.6 億美元。 NFT 頭像風靡幣圈,它的價值到底在哪?圖片來源:DappRadar 這次,人們感覺與以往相反,彷彿是 NFT 賽道正在推高 ETH 和 BTC 的價格。儘管 SEC 對於新任主席加里•詹斯勒 (Gary Gensler) 領導下的監管方案越來越感興趣,再加上擬議中的《基礎設施法案》(Infrastructure Bill) 可能帶來的危害,這些加密資產的價格依舊在不停上漲。 那麼爲什麼 NFT 它又回來了呢,且爲什麼 NFT 可能會火很長很長時間呢?讓我們回頭看看我們的朋友 Eugene Wei。 投資即地位象徵 看待這個問題最好的出發點就是魏自己所說的 : 兩個原則。 人類是最求地位的猴子 人類會尋求社交資本最大化的最有效途徑 我們這些追求身份地位的猴子正在轉向數字化,而這也是將社會資本最大化的最有效途徑,這一切看起來都非常「元」(meta)。 在這個 NFT 夏季中,「猿猴」引領着這個賽道。 在過去的一個月裏,位列第三的 NFT 系列是 Bored Ape Yacht Club (BAYC)。與 CryptoPunks 一樣,這個系列中只有 10000 只「無聊的猿猴」。 NFT 頭像風靡幣圈,它的價值到底在哪?圖片來源:DappRadar BAYC 官網自稱「這是一個限量版 NFT 收藏品,在這裏,當你成爲沼澤旁這羣猿猴俱樂部中的一員時,你的代幣數量會翻倍。」 NFT 頭像風靡幣圈,它的價值到底在哪?圖片來源:Bored Ape Yacht Club 與 CryptoPunks 不同的是,BAYC 是在 4 月 30 日全新發布的項目。然而,它已經成爲了第三大受歡迎的 NFT 系列收藏品,這或許要歸功於其結合了社交資本和他的可用性。《紐約客》(The New Yorker) 刊物的凱爾 · 切卡 (Kyle Chayka) 近期撰寫了一篇名爲《爲什麼 BAYC 頭像正在接管 Twitter》(Why Bored Ape Avatars Are Taking Over Twitter) 的文章。XMTP 的創始人 Matt Galligan (他的 Twitter 頭像也是 BAYC)在文中說道,「它已經成了某種地位的象徵,就像戴着一塊炫酷的手錶或是穿着一雙限量款球鞋。」 猿猴是一個主題,即使是在 BAYC 場景之外。有史以來最昂貴的四隻 CryptoPunks 中的兩隻也是猿猴形象 : NFT 頭像風靡幣圈,它的價值到底在哪?圖片來源:Larva Labs 如果你認爲花費數百萬美元購買 jpegs. 猩猩圖片十分荒謬,那麼「分析社交資本動態或許可以幫助詮釋各種,在其他情況下看起來很荒謬的線上行爲。」 所以,與其忽視這些正在成爲現實的事情,我們倒不如深入地挖掘一下,將 NFT 放入 Wei 象限中一探究竟。我們甚至可以將純娛樂列入參考範圍。 NFT 頭像風靡幣圈,它的價值到底在哪? 這就是有價值的 NFT 的強大之處 : 這些 NFT 擁有極高的社交資本,同時也有極高的實用性,且其娛樂價值也在不斷增加。他們實現了真正的「三贏」。 社交資本屬性。NFT 是具有「風險共擔」(Skin in the game)性質的社會資本。這也就是「投資即地位象徵」。世界上只有 10000 只 CryptoPunks 和猿猴,在這個有限的集合中,其中有一些單品是十分有價值的,因此他們的地位就會很高。擁有一隻 CryptoPunk 或者一隻猿猴,並將其展示在 Twitter、 Discord 或 Telegram 個人資料中,這也爲你證明了些什麼。這證明了要不然你是早期參與者,要不然就是你很有錢,或者是你屬於早期參與者,現在變得很有錢了。以高價物品來加持社交資本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了——看看那些精美的藝術品、昂貴的汽車、遊艇、私人飛機、手袋,或者是其他一些非常富有的人爲了顯示身份地位而購買的稀缺物品。NFT 在這方面起到的作用更明顯且受衆面更大。 實用性。NFT 也可作爲投資標的,作爲進入某 Discord 羣組的門票,甚至可以將他掛在你家的牆上。之後,隨着 NFT 滲透到更廣泛的人羣中,它將爲其擁有者帶來更多的特權。 正如現在你所看到的,購買一隻猿猴已經可以讓你有權進入到 BAYC 中。像 Axies 這樣的 NFT 提供了真正的實用性 : 所有權解決了成千上萬人的就業問題。出自 CryptoPunk 創造者 Verla Labs 的 Meebits 是 3D 模型和動畫,其可作爲遊戲中的角色。 NFT 頭像風靡幣圈,它的價值到底在哪?圖片來源:Meetbits 娛樂性。儘管之前 Wei 並沒有提及這個維度(直到 TikTok 和 Sorting Hat 的出現),但是大多數成功的社交網絡在娛樂方面做的都很成功。可以說,TikTok 既是一個社交網絡,也是一個娛樂網絡。YouTube 也是如此。人們每天泡在推特上數個小時只是爲了娛樂,並不會去互動,這是純粹的被動娛樂。NFT 也屬於娛樂 : 圍觀買賣交易是件很有趣的事,現在有些人已經開始創建自己的人物角色來扮演他們的猿猴或 CryptoPunks 了。參加像 Party Bid 這樣的競拍活動即像是社交活動也像是一種投資活動。 對於 NFT 來說,其娛樂象限的發展纔剛剛開始。Punk Comic 漫畫公司正在創作以 16 個以 CryptoPunks 爲原型的漫畫書。同樣,他們很快會將觸角伸向「無聊猿猴」。 NFT 頭像風靡幣圈,它的價值到底在哪?圖片來源:Punks Comics 這只是顯而易見的第一步。許多 NFT 看漲者認爲,任何重大的文化活動都將被作成 NFT 來紀念,這些 NFT 同時也會在這些活動中發揮作用,並且這些活動也可能會隨着 IRL (IN REAL LIFE)而產生變化。 因此,NFT 提供了社交資本、實用性及娛樂性 ... 那麼我們是否可以以這個角度來看 Wei 的另一個觀點:新社交網絡與 IC0 很類似?他們都屬於加密項目,這是最顯而易見的,同時: 每一個新的社交網絡都會發行新的社交資本,一個全新的代幣。 你必須進行「工作量證明」才能得到代幣。 隨着時間的推移,在每個社交網絡中進行「挖礦」(獲得新的代幣)都會變得越來越困難,從而造成了內在稀缺性。 許多人,尤其是老年人,對社交網絡和加密貨幣都嗤之以鼻。 這裏還是有一些很細微的差別的。 NFT 爲社交和金融資本搭建了更直接的聯繫。一種獲得寶藏 NFT 的方法是,在極早期就得到他,當他剛被印鑄出來時就買下他,當廣大社區還沒有對其產生興趣的時候就將其收入囊中。另一種方法就是花高價衝一個。前者就很像「工作量證明」——弄清楚哪些項目應該儘早支持——而後者更像是「權益證明」——用你錢包中的 ETH 去支持並參與到項目中。 當然,他們依舊有很相似的地方,老年人仍會對其嗤之以鼻。 甚至我也得承認 : NFT 作爲一個社交網絡,感覺有些過猶不及。 它們看起來並不像社交網絡 ; 如果非說像,它們看起來更像小型社區。就像當地的超跑俱樂部,它們太小了,小到不足以進行分析。NFT 是地位的象徵,讓社交資本延伸至全球範圍。但是,如果說 Facebook、 Snapchat、 TikTok 和 Twitter 纔算是社交網絡的話,那感覺 NFT 就不太一樣了。 我認爲他們確實是社交網絡,這也同時是正確的策略。 在社會地位即服務中,Wei 撰寫了標題爲《爲什麼說複製工作量證明對於以地位驅動型的網絡來說是十分糟糕的策略》的章節。基本上,使用工作量證明的核心機制作爲現有社交網絡,並增加一些其他特性是行不通的,因爲它所需的技能是相同的,這就將導致人們傾向於進入更多人的那個。Bitclout,與 Twitter 類似,但是加密版的,仍以 Twitter 的模式獎勵人們所做的事情 : 發佈那些有趣的內容。不同之處在於,如果你在 Bitclout 上成功了,你的代幣就會變得更有價值,你就會賺錢。社交資本與金融資本的直接交換可能足以讓人們去複製內容或將內容搬運到一個新的平臺,但這件事是十分具有挑戰性的。 相反,你需要去獎勵那些不同的行爲。NFT 或許已經不同到可被適用,人們不必離開他們喜歡的、正在使用的社交網絡。事實上,如果每個人都可以在他們最喜歡的現有社交網絡上炫耀和談論他們的 NFT,這是再好不過的了。這將直接創造更多的需求,也可以創造其他間接性機會。如果 Netflix 的執行官看到 Twitter 上的每個人都在談論 CryptoPunks,他們可能會將其變成一個節目來獎勵擁有者。如果佳士得的人看到所有人在 Discord 裏談論 Art Blocks,他們可能會拍賣一個 Squiggle,由此爲整個藏品系列帶來可信度和影響力。 NFT 頭像風靡幣圈,它的價值到底在哪? 當這種情況發生時,每個 NFT 所有者 (或一羣所有者) 將在網絡內建立起強大的社交資本。如果 CryptoPunks 上了 Netflix 的節目,那麼上節目的那個 Punk 將成爲明星,並建立起外部社交資本,並可在其他網絡中使用。 NFT 並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社交網絡。這個世界上並沒有一個 NFT 公司。他們沒有家,沒有一個聚集地。或許 OpenSea 算一個?或許鏈上游戲 / 虛擬世界,像 CryptoVoxels,Decentraland,The Sandbox 這樣的也算吧。或許有人會建立了一個匿名社交網絡,門票是擁有一個 NFT,就像 Facebook 的 @harvard.edu 地址一樣。最有可能的是,它不屬於以上任何一個。這是一種全新的東西 : 超級宇宙。 我說的超級不是超級喜歡的那個超級,我的意思是,NFT 可能是凌駕於其他網絡之上的社交網絡。 正如 Wei 所寫,「從現有社交網絡的角度來看,對可移植的圖像的限制是對他們有利的,但從用戶的角度來看,這是十分令人沮喪的。」他說道,如果監管機構強迫社交網絡使其圖像可移植,這將「削弱」社交網絡在社交資本象限上的強度,從而迫使它們在實用性和娛樂性象限上進行更激烈的競爭。」 那麼如果不是監管方,而是一個新入局者證明了可移植性的重要之處,那會是怎樣呢。當我在寫道「加密貨幣會是 The Great Online Game 的原生資產」時,我指的是其可移植性。你可以在某一個地方獲得社會地位,在沒有平臺風險的情況下擁有它,並將此身份移植在整個互聯網上。這對於 NFT 來說是相同的,平臺的興起和衰落與我無關。任何有個人頭像的社交網絡 (也就是所有的社交網絡) 都是 NFT 傳播的沃土。NFT 所有者們已經將他們的 Twitter 頭像換成了 Punks,也在 Instagram 上曬出了他們的 RTFKT 球鞋。 而且這將不會是單單幾個人這樣。那些集體擁有特定 NFT 的人羣,比如活死人黨(Party of Living Dead)或是擁有 NFT 的 DAOs,可以成羣結隊地轉移到任何新的平臺,以 Discord 作爲集中營,隨後向其他平臺展開攻勢。在新的和現有的平臺上,組織的會員們可爲已擁有的寶藏 NFT 帶來的外部社會資本,並團隊協作建立以 NFT 頭像形式的社交資本。這條推特談到了碎片化 NFT 的迷你網絡,是如何將一萬個稀缺資產轉化爲一萬個由成千上萬人宣傳推廣的稀缺資產。 NFT 頭像風靡幣圈,它的價值到底在哪? Wei 同時也提到了 Chris Dixon 的「爲了工具而來,爲了網絡而留下」的想法。NFT 做到了讓人們爲這個工具而來,並將網絡帶到任何社交和金融價值最大化的地方。 在所有關於 NFT 的爭論中,我們需要格外注意這一點 : 某 NFT 的價格或市場對 NFT 的整體需求可能會驟降。即使某物看起來沒有泡沫,他實則也可能存在泡沫。最近,另一個 2017 年的 NFT 古董系列,Ether Rocks,需求量激增,其中有的石頭賣到了 10 萬美元以上。甚至該項目的創建者稱之爲「區塊鏈上的寵物石頭」。類似於這種「詐屍」似乎是一種測試,看看社區將事物變得有價值的能力究竟有多強。 NFT 頭像風靡幣圈,它的價值到底在哪?圖片來源:EtherRocks 也就是說,NFT 看起來確實具有抗 Wei 的「漸近線理論」的 特點。 先看第一點,工作證明,NFT 有能力添加無限的新工作證明,Wei 說,這可以延長狀態遊戲的半衰期。他舉了兩個遊戲成功延長生命的例子:拉斯維加斯的賭場遊戲和 MMORPG 遊戲。這是因爲它們與 NFT 有着共同的特點,就像拉斯維加斯的賭場遊戲一樣,NFT 可以「通過投資回報率玩」,也可以和 MMORPG 一樣,NFT 的社區意識可以比單純的技能挑戰持續更長時間。也就是說,NFT 將面臨從加密技術的採用和可承受性上的突破,NBA Top Shot 和 Fractional 是朝着正確的方向邁出的一步,毫無疑問,更多的創新將使得 NFT 更容易被更廣泛的人羣接受,同時保留稀缺性的優勢,或者用其他優勢取代稀缺性,比如社區。 再看第二點,社會資本通貨膨脹和通貨緊縮,NFT 有去中心化的優勢。雖然某些平臺可能會在算法流中展示 NFT,但是 NFT 本身是可轉移的,可以在所有者選擇的任何地方使用和顯示。他們也不太可能受蒸發冷卻的影響,因爲 NFT 並不是一個單一的東西,他們是一羣小型社區,每個社區都有自己的標準。世界上只有 10000 個 CryptoPunk,但是最終可能會有成千上萬的 DAOs 或部分所有權團體,每個團體都有自己的標準和規則,形成自己的小社區。這種分形結構應該會讓它們更有彈性。另外,由於股權證明和所有者選擇何時出售的事實,父母要像收購 Facebook 一樣收購 CryptoPunks,將耗費大量時間和金錢。 現在還早。即使是喜歡這些東西的我,也不擁有 Punk、Ape 或任何其他收藏品。NFT 需要構建更多基礎設施,連接不同 NFT 項目。但是,如果我們要建立一套在現有 Twitter、Instagram、Snapchat、Discord 和 TikTok 社交網絡之上的新網絡,姑且叫它 Superverse,NFT 似乎是有點東西的。 新的 NFT 項目可以利用社會資本和金融資本的有效組合來啓動。所有權帶來社會資本、效用和娛樂。有不斷髮展的工作證明,從找出下一件熱點到創建像 Punks Comics 這樣的品牌延伸,再到營銷特定的 NFT 以提高整個系列的知名度。Punk 的擁有者一直在紐約、邁阿密和倫敦購買廣告牌來宣傳。NFT 是這場「宏偉在線遊戲」的一部分,因此,規則和機會總是在不斷髮展和擴大。當你把金錢、地位和社區結合起來時,強大的事情就會發生。 和往常一樣,我是第一個承認這一切聽起來很瘋狂的人。NFT 更像是一種時尚,而不是一種新形式的社交網絡。但值得慶幸的是,Eugene Wei 爲我們提供了一個評估社交網絡強度的框架,而 NFT 對此的表現令人震驚。Status-as-a-Service 的 19,825 個詞中沒有多少可以反駁 NFT 作爲社交網絡的想法,事實上,幾乎每個部分都可以支持這個想法。 下一件大事件可能看起來像一個玩具,下一個大型社交網絡可能一開始看起來根本不像社交網絡。未來將比我們預測的更瘋狂,基於 jpeg 所有權的社交網絡當然符合要求。 所以,你知道了這些後,你要怎麼做? 社交網絡獎勵早期用戶,而與金錢有關的社交網絡會給早期信徒帶來雙重打擊。所以,去探索,找到一個與你產生共鳴的 NFT,加入派對,參與其中。看在上帝的份上,不要成爲那些嘲笑 NFT 的老年人之一。

告別巴塞隆拿美斯推出個人NFT數碼藝術| 拍賣新聞 – TheValue.com

球壇傳出震撼消息,基於西甲財務規則關係,美斯(台稱梅西)無法與巴塞隆拿續約,需告別效力逾20年的老東家。外間盛傳,PSG、曼城等富豪球會已紛紛加入球王搶奪戰。 美斯下一站何去何從,暫時仍是未知之數,不過足球場以外,這位阿根廷人就決定踏足加密數碼藝術界,近日宣佈推出個人NFT系列,將於8月20在Ethernity平台發售,主要交易貨幣為以太幣ETH。 雖然是美斯官方NFT,但他擅長的是腳不是手,藝術創作自然需交由專人負責。 美斯NFT出自BossLogic之手。若然閣下是Marvel漫威擁躉,相信對此名字不感陌生。這位澳洲人本名Kode Abdo,坐擁220萬Instagram粉絲,曾為許多電影、遊戲、漫畫創作數碼藝術,代表作包括《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官方海報。 美斯NFT系列名為The Messiverse,首波數碼藝術共有四款。已曝光的三款簡介如下,餘下一款尚待揭曉: Man From the Future|藝術家幻想在久遠的未來,美斯於星際足球聯賽出戰,濃濃的數碼龐克(cyberpunk)味道 Worth the Weight|希臘神話中,泰坦巨神阿特拉斯被罰以雙肩撐起蒼天。藝術家把美斯化作阿特拉斯,象徵他支撐起足球的未來 The King Piece|美斯為國際象棋圍繞,象徵他在球場中的地位,就如棋局中的國王,主宰每場賽事勝負。至於這位阿根廷人手中拿著的,則是他破紀錄六度奪得的金球獎 美斯NFT系列將於8月20日在Ethernity發售。這些NFT交易平台的網絡專場稱為「drops」,一場「drop」一般會有藝術家的兩種數碼藝術品供大家購買或競投: 開放版(Open Edition),一般無限量,類似傳統藝術的版畫概念。這種版本售價是固定的,但買家通常只有5至10數分鐘時間購買 獨一無二版本,顧名思義就是NFT認證了只得那麼一件的數碼藝術品。這個版本是拍賣,價高者得,競投時間一般較長,例如為23小時 美斯NFT的「drop」詳情,包括NFT版數、價錢等尚未公佈。不過預期四款NFT之中,大部份會作量產、即上述開放版本發售。諸君如有興趣,可到Ethernity官網留下電郵登記,以獲得美斯NFT最新消息。

真人卡和多邊形對齊,帶來流暢的新體驗 – NFT Plazas

來自 NFT 投注平台Reality Cards重大新聞。作為社區反饋的結果,他們正在將運營轉移到Polygon 網絡。 之前在 xDai 網絡上運行的 Reality Cards 已立即移植到 Polygon。該更新為 Reality Cards 用戶群帶來了一系列好處。例如,Polygon 與大量 dApp 兼容,所有這些 dApp 現在都可以在平台和鏈上訪問,從而可以輕鬆地無縫轉移資產。一種支持 Polygon 的 dApp 是 NFT...

芝加哥公牛隊利用 Shopify 的升級系統銷售NFT – NFT Plazas

在 NFT 行業的另一個巨大發展中,電子商務巨頭Shopify已將NFT 交易集成到其核心平台中。 新的升級為銷售系統提供了更多功能。令人興奮的功能是將允許商家直接通過 Shopify 銷售 NFT ! Shopify 全球超過170萬商業客戶,這意味著現在每個都有權交易 NFT。為 NFT 提供了更廣的應用,並為首個提供 NFT 服務的主流網路平臺。 升級之前 Shopify 商家需要通過第三方市場交易 NFT(放棄銷售的主控權)。現在,整個流程已經簡化到直接通過 Shopify 應用程序進行。 本週稍早芝加哥公牛隊推出了他們自己的 NFT 市場,並立即在 Shopify 升級的服務上付諸行動。傳奇的籃球隊將使用 NFT...

芝加哥公牛隊與Shopify合作推出NFT系列-Cointelegraph中文

芝加哥公牛队与Shopify合作推出NFT系列  Cointelegraph中文。

Tom Brady NFT 平台結成戰略聯盟 – NFT Plazas

由 NFL 明星Tom Brady共同創立的 NFT 公司Autograph宣布了一系列有趣的聯盟。新簽署的一系列交易將看到公司管理的各種獨家 NFT。 首先,Autograph 迎來了許多知名運動員的加入。他們簽署了多年協議,管理體育傳奇人物托尼霍克、韋恩格雷茨基、老虎伍茲等人的 NFT 內容。合同將看到大量獨特的 NFT 內容到達平台。此外,為了協助未來的努力,他們將成為 Autograph 顧問委員會的成員。 其次,該公司已與獅門影業達成協議。明智的協議將允許獅門影業的頂級資產與 Autograph 一起推出一系列 NFT。這意味著 John Wick、The Hunger Games 和Mad Men等特許經營權將進入 NFT...
00:04:27

推NFT數位奧運徽章!東京奧運搭上區塊鏈熱潮│TVBS新聞網 – TVBS新聞

推NFT數位奧運徽章!東京奧運搭上區塊鏈熱潮 TVBS新聞網

DraftKings Marketplace 為數字收藏品添加“主流可訪問性-mainstream accessibility”

DraftKings 週三透露了其推出 DraftKings Marketplace 的計劃,這是一個名為非同質代幣 (NFT) 的數字收藏品市場。 DraftKings 聯合創始人兼總裁馬特·卡利甚 (Matt Kalish) 表示:“NFT 熱潮重塑了收藏品行業,並為全球早期採用者帶來了興奮——包括 DraftKings 社區。” NFT 的受歡迎程度在 2020 年激增,使用區塊鏈作為數字資產所有權證明的收藏品的銷售額增加了兩倍,從藝術品到視頻再到收藏體育卡。大多數人都知道誰在網上下載了圖片,數字資產可以無限次復制。但是,對於 NFT,真正所有者的信息存儲在區塊鏈上。 在大多數情況下,NFT 仍然適用於精通技術的人,一些買家甚至發現自己在購買後丟失了資產。 DraftKings 的公告中的技術細節很少,但該公司聲稱其為 NFT 增加了“主流可訪問性”,並與 Autograph 合作成為其廣泛的運動員、電視節目等授權數字收藏品的獨家經銷商。 “DraftKings...

RealFevr將使用BEPRO NFT工廠技術發布足球精彩瞬間NFT – 鉅亨網

RealFevr將使用BEPRO NFT工廠技術發布足球精彩瞬間NFT  鉅亨網

風靡NBA、籃球之神也下注,NFT如何成為運動圈的數位興奮劑?|數位時代BusinessNext – 數位時代

風靡NBA、籃球之神也下注,NFT如何成為運動圈的數位興奮劑?|數位時代BusinessNext  數位時代

NFT熱潮吹進奧運!橫跨百年的奧運徽章都能線上買,體育界還有誰要參一咖?|數位時代BusinessNext – 數位時代

NFT熱潮吹進奧運!橫跨百年的奧運徽章都能線上買,體育界還有誰要參一咖?|數位時代BusinessNext  數位時代

一場 NFT「陽謀」:價值 400 萬美元的音樂專輯與它的新主人 PleasrDAO

七年前,美國紐約的 Hip-Hop 樂隊 Wu-Tang Clan 創作了其 獨一無二 的專輯《 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 》, 以抗議數字時代音樂的貶值 。沒過多久,這張專輯在被 Martin Shkreli 以 200 萬美元的價格購買之後就陷入了資本主義罪惡的漩渦。當時的 Martin Shkreli 是一位年輕的製藥投機商,喜歡哄擡價格,後來他被判證券欺詐罪而處以 7 年牢獄。 Martin Shkreli 是在 2015 年的一次拍賣會上以 200 萬美元的價格首次拍得了這張專輯。2017 年,Shkreli 被判欺詐罪後, 美國聯邦當局沒收了這張專輯 ,並將該專輯保存在司法部的一個溫控保險庫裏。 現在,這張專輯又在數字藝術和加密貨幣領域重獲新生,以 400 萬美元的價格賣給了一個去中心化自治組織 PleasrDAO , 這個團體雖然成立不到一年時間,但已經因收購高知名度的數字作品而名聲大噪 。比如,2021 年 6 月,DogeCoin (狗狗幣) 原型柴犬的主人 Atsuko Sato 將下圖這張狗狗幣的原型圖片鑄造成了一個 NFT (非同質化代幣) ,並以創紀錄的 1696 ETH (當時約合 550 萬美元) 的價格賣給了 PleasrDAO,之後 PleasrDAO 將此 NFT 碎片化成數十億個部分。PleasrDAO 隨即將該 NFT 碎片化成數十億個部分進行拍賣,將這整張 NFT 圖片的價值推高到了 3.02 億美元。 今年 7 月,位於布魯克林的紐約東區聯邦檢察官辦公室宣佈在拍賣《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專輯時,沒有透露有關買家或價格的細節;檢察官當時表示,這些信息是保密的。 但是 PleasrDAO 在 9 月 10 日獲得了這張專輯的所有權 ,並將其保存在紐約某處的「保險庫」中。PleasrDAO 團隊決定公開慶祝獲得了該專輯,並 宣佈其最終目標是以某種方式使這張專輯能夠更廣泛地被歌迷聽到 ,儘管 前提是該團隊能夠說服 Wu-Tang Clan 樂隊的領袖人物 RZA 及其製片人 Cilvaringz 的同意 。 Wu-Tang Clan 樂隊《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專輯的唯一副本由 Martin Shkreli 在 2015 年以 200 萬美元的價格購買。這個嘻哈樂隊 對該專輯施加了極端的法律限制,以此抗議音樂產業的數字化。例如,唱片可能要到 2103 年纔會商業發行,且不能在大量觀衆面前播放 。 PleasrDAO 團隊成員 Jamis Johnson 將此次購買該專輯描述爲符合了 該團隊收購數字文化標誌性物品的興趣 ,也符合該團隊與許多加密貨幣擁護者的一個共同使命: 將藝術創作從一個剝削性的、過時的經濟體系中釋放出來,並提供一個更公平的經濟體系的承諾 。 Jamis Johnson 在接受視頻採訪時說道:「這張專輯最初是 對尋租中間商的一種抗議 ,這些中間商從藝術家那裏抽走一部分價值。加密貨幣在很大程度上也有着同樣的理念。」 Johnson 表示,通過購買這張專輯,「我們希望由我們把它帶回給人們。我們希望歌迷能在某種程度上參與到這張專輯中來。」 儘管《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早於最近的 NFTs 熱潮,但 PleasrDAO 組織的目標是在數字時代重新找回藝術稀缺的價值,因此 該專輯被視爲了 NFT 的某種先驅 。現年 34 歲、身穿一件印有 Wu-Tang 圖案 T 恤的 Jamis Johnson 說道,「 這張專輯本身就像是元老級的 NFT 。」NFTs 是通過使用區塊鏈計算機代碼來創作的數字物品,這使得 NFTs 無法被複制並能通過區塊鏈來追蹤其來源。 專門從事加密貨幣和 NFT 交易的律師 Peter Scoolidge 參與了此次交易,Peter 表示,爲了將《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這張實體專輯與數字領域聯繫起來, 一枚代表該專輯所有權的 NFT 已經被鑄造,PleasrDAO 組織的 74 名成員共同享有該 NFT 的所有權,因此共同擁有該專輯 。 作爲該專輯的所有者,他們可以聽這張專輯裏面兩張 CD 的 31 首歌曲,查看其刻有圖案的鎳銀盒子,翻看裏面用皮革包邊的羊皮紙書,這些都是整個專輯包裝的一部分。但是, 至少到目前爲止,PleasrDAO 的成員仍然受到 RZA 和 Cilvaringz 最初對 Martin Shkreli 施加的限制條件 ,包括在 2103 年之前 (從 2015 年首次出售算起的 88 年時間) 不能以任何形式向公衆公佈該專輯中的歌曲。 PleasrDAO 有着宏大但不太明確的目標,那就是 讓這張專輯更容易觸及普羅大衆,可能是通過舉辦聽歌聚會或者類似畫廊的展覽,甚至是將這張專輯的所有權擴大到粉絲手中,儘管這將如何實現仍未可知 。 PleasrDAO 的 Jamis Johnson 說道:「我們相信,我們可以對這件作品做點什麼事情, 使它能夠與粉絲和世界上的任何人共享, 理想情況下還可以讓人們擁有它的部分所有權 。」 Wu-Tang Clan 樂隊對於這筆交易的看法尚不完全清楚。《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的起源常常被描述爲主要涉及到該樂隊領袖 RZA (荷蘭饒舌歌手) 和 Cilvaringz (與 RZA 一起構思了該專輯)。RZA 拒絕置評,不過 Johnson 表示, PleasrDAO 一直與 RZA 有聯繫 。 Cilvaringz 的真名是 Tarik Azzougarh,他已經對此次交易表示祝福,並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我們尊重 NFT 的概念,同時希望不違反我們自己的規則。」 當年作爲 Wu-Tang Clan 樂隊顧問的 Cyrus Bozorgmehr 負責這張專輯的發行,併爲此寫了一本書。他最近在接受採訪時表示,PleasrDAO 的理想主義和對顛覆的渴望,可能是該樂隊認可的那種買家。 與此同時,這筆交易的複雜性也反映了一個事實,即加密貨幣仍處於金融主流之外,特別是涉及到與政府機構的交易時。 PleasrDAO 支付了相當於 400 萬美元的 與美元掛鉤的加密貨幣 ,但政府要求標準的美國貨幣。因此,PleasrDAO 通過律師 Peter Scoolidge 向一家 中間商 支付了這些加密貨幣,然後該中間商向美國政府進行付款。Scoolidge 補充說道:「促成交易的中間人方承擔了政府不願意承擔的風險。」 Scoolidge 表示,他的客戶,也就是該中間人,希望保持匿名,而且政府以保密協議爲由,沒有透露這張專輯是賣給誰的,也沒有透露價格。資產沒收方面的專家稱,即使被沒收的物品比政府經常查封的汽車或其他資產複雜得多,對一個公共機構來說,不披露相關拍賣信息也是不尋常的。 可能沒有真正與《 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 》類似的物品來衡量其價格 ,而且這筆出售合同意味着, 任何買家都必須遵守涉及其知識產權的複雜條款 。6 Agency 的 Georgio Constantinou 是爲該專輯尋找買家的專家,他說, 這些限制讓一些財力雄厚的潛在買家望而卻步 。 當被問及這張 Wu-Tang Clan 專輯出售背後的過程時,紐約東區聯邦檢察官辦公室發言人只是說,「美國已經依法處理了該專輯和其出售所得的收入。」 至於 PleasrDAO,Johnson 表示,他們正在花時間考慮如何處理這張專輯,但 他們希望尊重 Wu-Tang Clan 的意願,保護該專輯的價值和排他性,同時找到一種更廣泛地分享它的方式 。 「我們現在的方向,」他說道,「是將它開放給全世界。」
- Advertisement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