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 10 月 25日 星期一

電影

「花樣年華」NFT毀童年! 張曼玉和梁朝偉是仙人跳搭檔 – udn 噓!星聞

王家衛創作的首件NFT作品「花樣年華 – 一剎那」,9日晚在香港蘇富比現代藝術晚拍,拍出港幣428萬4000元(約台幣1530萬)的成交價,超越預估價,但更令人驚訝的蘇富比公布的完整版本。此一作品是剪接經典電影「花樣年華」拍攝首日、從未公布的毛片。約1分32秒的影片中,梁朝偉叫「阿雄」而非周慕雲,而他和張曼玉飾演的蘇麗珍,兩人關係更像是仙人跳搭檔。 1999年2月13日,是「花樣年華」開拍首日。「每部電影拍攝的首日,等同與夢中人的第一次約會;既驚且喜,如履薄冰。開弓沒有回頭箭。 二十年過去了,這支箭還在飛著。」王家衛創作「花樣年華 – 一剎那」後,寫了一篇文章自道心路歷程。他說,借去中心化數字技術,將這意義非凡的一天,以一種嶄新的形式保存展示,「在區塊鏈的世界裡,歲月不老。願未來更多人去體會,去追尋,那靈光乍現的剎那。」 眾所皆知,王家衛的電影沒有劇本、即興發揮,第一天拍的畫面,可能和出現在大螢幕上的最終結果完全不同,甚至整個被剪光光。不過,影迷看到這支NFT中的「花樣年華」最原始版本,恐怕還是會對這「靈光乍現的剎那」大吃一驚。 「花樣年華」中的周慕雲,設定是在報館當編輯的文藝青年,溫文儒雅。但在這「花樣年華」初版裡的「阿雄」,戴墨鏡留小鬍子、穿千鳥紋西裝外套,談吐流裡流氣,像是個大哥身邊的小流氓。張曼玉還是穿著迷人的旗袍,但談吐之間工於心計,風騷多於典雅,和蘇麗珍的小家碧玉截然不同。 兩人邊抽菸邊聊天,張曼玉的旗袍在煙霧瀰漫的咖啡館裡搖曳生姿。從張曼玉和梁朝偉的對話中,兩人似乎是舊情人,張曼玉則為了錢離開他。如今張曼玉身邊已有另一名男人「老王」,卻懷疑她出軌,張曼玉打算設局敲詐他,希望梁朝偉也參加。影片末尾張曼玉說,那時我是為了錢,「現在我知道什麼叫愛情了。今晚來我家吧。」

登免費Wi-Fi網站被盜NFT – 星島日報-美國版

王家衞《花樣年華一剎那》NFT下月亮相蘇富比秋季拍賣會。   (星島日報報道)用作購買數碼藝術品的非同質化代幣(NFT)近期日益盛行,但亦成為匪徒目標,相信有黑客透過釣魚網站或食肆免費Wi-Fi的網絡安全漏洞,成功盜取兩名公司董事的NFT等虛擬資產,總值逾四百三十萬元。   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簡稱NFT)是近年新興的虛擬資產,以NFT將藝術品等代幣化,主要透過加密方式將物件特定資訊儲存在區塊鏈上,以代表該物件的擁有權,包括數碼圖像、短片及影音,甚至可以是實物,繼而生產獨一無二的NFT,相關交易透過加密貨幣進行,買家購買後,代表擁有該件作品,但版權仍然屬於賣家,由於每一枚NFT代表不同物件,不能互相代替,所以價值完全不同,加密貨幣情況則相反,每一枚都是價值相同。   網絡安全及科技罪案調查科總督察葉卓譽指出,一名三十多歲的公司董事今年六月經網上拍賣,花了九十三萬元購得九幅以NFT形式存在的藝術畫,兩個月後不慎登入聲稱進行抽獎活動的釣魚網站,網站稱中獎者可獲十件NFT藝術品,他於是點擊懷疑暗中安裝惡意程式的抽獎活動連結,數小時後發現黑客登入其虛擬資產平台,轉走其九幅NFT作品及價值二千元的加密貨幣,於是報警求助。   另一名事主是四十歲公司董事,於今年五月購買十二幅價值二百八十萬元的NFT藝術圖畫,及至本月初使用一咖啡室的免費Wi-Fi,其間曾登入自己的虛擬資產平台帳戶,翌日發現遭黑客入侵,偷走其全部NFT藝術圖畫及總值六十四萬元的加密貨幣,合共損失三百四十四萬元,於是報警,警方不排除涉案的Wi-Fi有網絡安全漏洞,讓黑客有機可乘。   葉卓譽提醒市民,需時刻留意網絡安全風險,並且提防釣魚攻擊,切勿使用公共Wi-Fi處理敏感資料。   NFT及相關數碼藝術品在本港日益流行,導演王家衞更將於下月和香港蘇富比拍賣行合作,拍賣他創作的首件NFT作品《花樣年華一剎那》,亦是首項在國際拍賣行隆重登場的亞洲電影NFT作品,呈獻電影鉅作《花樣年華》首天拍攝的絕密劇情,其餘拍賣品分別是演員張國榮在電影《春光乍洩》飾演主角「何寶榮」所穿的黃色皮衣戲服等。

《怒火》電影NFT慈善拍賣上架僅一週被熱烈搶拍至逾20萬港元 – 臺灣新浪網

香港, 2021年9月21日 - (亞太商訊) - 英皇電影以賣座電影《怒火》Burning Man概念影片鑄成香港首個電影NFT。該NFT 於9月16日登錄本地NFT買賣平台HKD.com NFT,上架僅一週拍賣價由0.01個以太幣(約港元257.4*)屢創新高至8個以太幣(約港元205,920*),目前競拍仍十分活躍。《怒火》為陳木勝導演終極巔峰之作,於內地衝破12億人民幣票房,在香港亦錄得2,500萬港元票房紀錄,為本年度亞洲第一大片。該NFT作品將於9月28日結束拍賣,所得的全數收益將會捐贈予仁濟醫院慈善基金。 英皇電影香港首個電影NFT:《怒火》Burning Man 《怒火》Burning Man概念影片展現一副以火光鋼絲棉質感組成的人體圖像。陳木勝導演對此一見鍾情,愛不釋手,認定此設計概念完滿表達出電影精髓。電影海報劇照師曾覓 Quist將此概念圖像製成動畫版概念影片Burning Man。英皇電影開創香港電影業先河,將此概念影片鑄成NFT,並在HKD.com NFT平台上進行慈善拍賣。 NFT數字收藏品熱潮席捲全球 NFT為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是一種基於區塊鏈生成的數字資產,多應用於數碼藝術品領域,簡單來說就是數碼收藏品代幣。不同形式的作品,如電影短片、劇照、畫作或音樂等,數位化後放到區塊鏈上便可鑄成NFT。創作者可把作品放到NFT買賣平台上進行拍賣和交易。近年NFT趨勢席捲全球,NBA、奢侈品牌等都響應熱潮,相繼推出NFT,由藝術家Beeple所創作的NFT更於本年3月在佳士得拍賣會中錄得6千900萬美元成交紀錄。截至2021年9月,NFT全球拍賣額已經超過35億美元。是次HKD.com與英皇電影強勢聯手,不但帶領香港NFT發展,同時為本港慈善作出龐大貢獻。 香港首個NFT交易平台:HKD.com NFT HKD.com 透過今次與英皇電影的慈善合作推廣秉承 HKD.com 創辦人楊凱文先生的理念,推動數字資產予普羅大眾認識,帶領社會進入全新數字貨幣的領域。萬眾期待的NFT交易平台HKD.com NFT已於九月隆重登場,透過HKD.com NFT 交易平台,創作者除了在拍賣NFT時賺取收益,更可在該作品隨後的每次交易中賺取利潤分成。HKD.com NFT對創作者和收藏家提供公平、專業、可靠、易用的數字藝術品及收藏品買賣平台。

王家衛把電影變成了 NFT,但只播出一剎那 | TechNews 科技新報

《花樣年華》上映前,先出現一句話。 這部經典電影,蘇麗珍矜持內斂,周慕雲含蓄隱忍,但他們 1999 年 2 月 3 日見面那天,周慕雲紈絝瀟灑,蘇麗珍意外熱情。 她直接對他說: 現在我知道什麼叫愛情了。今晚來我家吧。 但這段電影沒有,也從未曝光。這是《花樣年華》首日拍攝的片段,也是王家衛創作這部電影最初的靈感。現在這段刪減片段要以另一種形式面世──NFT。這是王家衛首個 NFT 電影作品,名為《花樣年華──一剎那》,時長 1 分 31 秒,將於 10 月 9 日在蘇富比拍賣,且僅發行一版。 (Source:維基百科) 此片段作品已釋出 11 秒預告,雖然預告沒有聲音,但能讓人窺見完全不同於正片性格的蘇麗珍和周慕雲。這也是王家衛喜歡的拍攝風格:從不循規蹈矩,也不按劇本走,故事如何發展,要看演員如何碰撞、迸發靈感,最後呈現的,可能是另一個故事。 ▲《花樣年華──一剎那》11 秒預告。 就像《春光乍洩》,主角黎耀輝最初定位是另一主角何寶榮情人的兒子,但電影裡他們成為一對。其實黎耀輝和何寶榮的名字,都是臨時「借」現場攝影師的名字。巧的是,此次拍賣作品不只《花樣年華–一剎那》,還有《春光乍洩》另一件物品:何寶榮的皮衣。 (Source:春光乍洩) 對於如何留住電影記憶,無論電影內還是外,王家衛都有獨特的方式。拍完《春光乍洩》後,皮衣就一直留在「澤東庫藏」。背後是計程車上兩人黯然感傷的情緒,是廚房昏黃燈光下一曲忘情的探戈,是何寶榮一遍又一遍說「不如我們從頭來過」。 王家衛撰文:「每件經典戲服都是一個符號:夢露的白裙子、小馬哥的黑風衣、李小龍的黃色運動衣……最終都會獨立於角色,成為時代記憶。中國傳統戲曲裡,角色的造型叫扮相,登場稱為亮相。相不單指穿什麼,更多是指精神狀態,是氣質。」 (Source:春光乍洩) 張國榮第一次穿上這件皮衣,是在阿根廷。造型的時候他習慣站在鏡前,我剛好站在他背後。演員登場前都會照鏡子,因為要以最完美的扮相面對觀眾。張國榮也一樣。觀眾看到是他永遠迷人的正面,我更喜歡繞到他背後,偶爾會看到煙花後的落寞──這是我和他合作多年後的發現。 幾個星期後,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火車站,出現何寶榮的背影,獨自踟躕於夜深人靜的大堂角落。何寶榮一個人的時候,喜歡抱著那件皮衣,像為自己取暖。那天晚上,有一刻,他把皮衣抱在懷裡。遠看過去,彷彿一場單人探戈。他的舞伴,是他的黃皮衣。我一直留著這件黃皮衣。因為它象徵曾經的存在;溫柔、叛逆,和煙花背後的落寞。 此次王家衛拍賣的皮衣和 NFT 作品,就像留存在藝術作品裡的兩個「頂端」。一是實體物件,是歷史保留記憶、情感、故事最穩固的方式。另一是虛擬作品,當下最具潛力的數位保存方式,NFT 更稱為「不朽的藝術」。 現在人們幾乎習慣「數位儲存」,比如把生活一切片段和回憶存在手機、電腦、硬碟裡……但實際上,網路數據儲存並不樂觀。首先手機和電腦很容易損壞和報廢,當各類硬體裝置出問題、資料遺失、被駭客入侵,神也救不回來。 一般硬碟的壽命約不超過 10 年,目前可用儲存介質最長壽命最多才約 60 年,也就是說,每過一段時間,你就要搬家資料。目前最保險的儲存介質,其實是磁帶。 磁帶成本比硬碟低十倍,壽命也比大部分硬碟高幾倍,且磁帶在離線狀態也不會被駭客和網路攻擊,就算磁帶斷裂也只損壞部分數據,比起動輒遺失全部資料的硬碟安全多了。 但真正能讓資訊安全穩固儲存 1 億年的方法,其實還是回到人類記事的最初──把字刻在石頭上。就像《春光乍洩》何寶榮的皮衣,可能幾百幾千年前過去,這物品都不會自然分解。 但數位時代發展越來越快,我們無法避免數位儲存浪潮襲來。全世界每天產生的郵件、照片、推文、影像等數位文件超過 250 萬 GB,全世界總數字文件高達 10 兆 GB,隨著數據爆炸式增長,世界人口持續增長,全球網路到下世紀甚至會「儲存空間不足」。 數位世界一切都在複製黏貼、混亂交雜、飛速更換。當我們堅持購買實體書、黑膠唱片、藍光時,其實我們也在追求實體物品的安心感、擁有感、獨一性。 (Source:維基百科) 數位儲存技術仍不斷發展,而 NFT 作品對數位儲存表現出新可能。NFT 基於區塊鏈技術,區塊鏈有匿名性、去中心化、不可篡改特點,當 NFT 作品在區塊鏈流通,每個區塊都包含前一區塊的加密散列、時間戳記、交易資料,所以每個 NFT 作品都可溯源,不可篡改。 人們用加密貨幣收付款,買了 NFT 作品,就像幫數位物品加上鎖,這把鎖只有你能打開。比起實體資產,為數位資產還不可轉賣(部分限制二次交易),不可取代,因擁有所有權,完全只屬於你。 這讓數位儲存有獨占性,也更安全和可靠。 ▲ CryptoPunks 的 NFT 頭像。(Source:Larva Labs) 這新特質對藝術作品收藏顯然有更大優勢。我們可看到 NFT 業最紅的「先行者」都來自文創和藝術產業,掀起 NFT 消費熱潮。如數位視覺藝術家 Beeple 賣出一幅 6,935 萬美元的 NFT 畫作。 ▲ Beeple 和他的 NFT 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 NBA 巨星柯瑞用 18 萬美元買了 NFT 猴子頭像。 (Source:Twitter) 騰訊限量發售「有聲《十三邀》數位藝術收藏品 NFT」。網易旗下遊戲《永劫無間》IP 也授權發行 NFT。 這次王家衛讓電影刪減片段轉成 NFT 拍賣,讓 NFT 受到更多關注了解,也促成 NFT 再拓展。除了王家衛本身影響力,《花樣年華》也久負盛名,在坎城影展、歐洲電影獎、德國電影獎、凱薩電影獎等都獲得多個獎項和提名。王家衛也特別撰文,回顧當年拍攝《花樣年華》的心路歷程: 創作往往來自一念。一個念頭有九十剎那,一剎那有九百生滅。《花樣年華》的一念何來?難說。可以確定的是,1999 年 2 月 13 日是我將這念頭付諸行動的第一天。每部電影拍攝的首日,等同與夢中人的第一次約會;既驚且喜,如履薄冰。開弓沒有回頭箭。二十年過去了,這支箭還在飛。 今天,借去中心化數位技術,我們將這意義非凡的一天,以一種嶄新形式保存,展示。願未來更多人體會,追尋,靈光乍現的剎那。 比起電影膠片、錄影帶、DVD,NFT 才是真正讓電影更接近「永存」的方式。儘管 NFT 還未成熟,但想必接下來會有更多 NFT 創作者和 NFT 作品面世,不遠的將來,我們也能用 NFT 保存更多珍貴的記憶。 正如王家衛所說: 在區塊鏈的世界,歲月不老。

王家衛《花樣年華》NFT拍賣從未曝光的周慕雲與蘇麗珍| 拍賣新聞 – TheValue.com

兩個多月前,蘇富比宣佈邀得王家衛合作,成為藝術界熱話。很多人估計,行方這次會沿用周杰倫專場模式,即是以王導名氣作招徠,讓他宣傳別人的藝術品。 不過,大家都猜錯了。 是次拍賣首先帶來「澤東庫藏」專場,由王導親自挑選 30 件有關他的電影珍藏,以紀念旗下「澤東電影」成立三十周年。 與此同時,王導更投身NFT熱潮,創作1分鐘31秒影片,內容為從未曝光的《花樣年華》首日拍攝片段,將於10月9號的現代藝術晚間拍賣舉槌。 雖然預告版本僅長10秒,而且是靜音版本,但已足夠讓影迷看到不為所知的周慕雲與蘇麗珍。 影迷都聽說過,王家衛拍電影,要不根本沒有劇本,要不劇本只是一個起點,藉著臨場創作和演員碰撞的火花去發展,最後出來的完全是另一個故事。 《花樣年華》也是一樣。 電影院螢幕上,我們看到故作瀟灑的周慕雲,以及含蓄內斂的蘇麗珍。事實上拍攝首天、即1999年2月13日之時,蘇麗珍穿著的旗袍顏色不似後來的嬌艷,惟性格反而更前衛進取,對周慕雲說:「現在我知道什麼叫愛情了。今晚來我家吧。」 周慕雲雖然也抽著煙,但反應沒有那麼冷靜沉着,好像有點不知如何回應,裝扮也不似後來,而是穿著花俏的千鳥紋西裝外套、束著像《2046》般的小鬍子、還以墨鏡擋住眼睛。 是次創作《花樣年華》NFT,王家衛特別撰文回顧當年拍攝的心路歷程: 「創作往往來自一念。一個念頭有九十剎那,一剎那有九百生滅。《花樣年華》的一念何來?難說。可以確定的是,1999 年 2 月 13 日是我將這一念頭付諸行動的第一天。每部電影拍攝的首日,等同與夢中人的第一次約會;既驚且喜,如履薄冰。開弓沒有回頭箭。二十年過去了,這支箭還在飛著。 今天,借去中心化數字技術,我們將這意義非凡的一天,以一種嶄新的形式去保存,去展示。在區塊鏈的世界裡,歲月不老。願未來更多人去體會,去追尋,那靈光乍現的剎那。」 與《花樣年華》NFT一同亮相現代藝術晚間拍賣的,還有張國榮演何寶榮時穿著的皮衣。 《春光乍洩》眾多戲服之中,此件皮衣尤有意義。何寶榮為黎耀輝(梁朝偉)偷手錶時穿著它、在醫院說「不如我哋由頭嚟過」(不如我們從頭來過)時穿著它、的士上倚著黎耀輝時穿著它、兩人分手後小張(張震)到世界盡頭時也穿著它。 皮衣自1997年電影拍攝結束後,一直珍藏於「澤東庫藏」,歷經近四分一世紀,依然完好如初。是次拍賣,王導除了撰文回首當初,還特別剪輯短片,讓眾影迷一同回首電影經典場面,重溫「哥哥」風姿,並向這位巨星致敬。 短片尚在製作當中,預期不久內就會發佈。 「遠看過去,彷彿是一場單人探戈。他的舞伴,是他的黃皮衣」 「不如我哋由頭嚟過」 「每一件經典戲服都是一個符號:夢露的白裙子,小馬哥的黑風衣,李小龍的黃色運動衣……最終都會獨立於角色,成為時代記憶。中國傳統戲曲裡,角色的造型叫扮相,登場被稱為亮相。相,不單指穿什麼,更多是指精神狀態,是氣質。 張國榮第一次穿上這件皮衣,是在阿根廷。造型的時候他習慣站在鏡前,我剛好站在他背後。演員登場前都會照鏡子,因為要以最完美的扮相面向觀眾。張國榮也是一樣。觀眾看到的是他永遠迷人的正面,我更喜歡繞到他背後,偶爾會看到煙花後的落寞——這是我在和他合作多年後的發現。 幾個星期後,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火車站裡,出現了何寶榮的背影,獨自踟躕於夜深人靜的大堂角落。何寶榮一個人的時候,喜歡抱著那件皮衣,像在為自己取暖。那天晚上,有一刻,他把皮衣抱在懷裡。遠看過去,彷彿是一場單人探戈。他的舞伴,是他的黃皮衣。我一直留著這件黃皮衣。因為它象徵著曾經的存在;溫柔、叛逆,和煙花背後的落寞。」 皮衣最後由小張(張震)穿著到世界盡頭 如果說王家衛是收藏家,那麼他主要收藏的就是自己電影的一切東西。今年是王導旗下澤東電影成立30周年,他特別挑選出30件別具意義藏品,將於「念念不忘:王家衛 x 澤東電影三十周年」專場舉槌拍賣。 「30件藏品裡面,大部分來自我不同的電影:服裝、道具、造型、攝影、海報,以至我個人收藏。每一件都代表著電影從製作到面世的不同工序。此外,還有我們的長期合作夥伴張叔平、杜可風、夏永康的作品,以及幾位來自不同地區的藝術家,專門為這次30周年設計的作品。」 暫未知此30件藏品來自哪些電影。不過可以肯定的是,王家衛最早執導的兩部電影 -《旺角卡門》與《阿飛正傳》非澤東出品,故不在是次拍賣行列之中。專場稱作念念不忘,那麼《一代宗師》相信不會缺席。 另外,此獨立專場中的每件藏品,都會附有「澤東庫藏」開立及王家衛親簽的作品保證書。 最後,行方還邀請王導以策展人身份,詮釋及演繹本季晚拍的兩位東西方大師鉅作。蘇富比現代藝術拍賣陣容中,暫時只公佈了亞洲拍賣史的首幅梵高油畫《靜物:花瓶與菖蘭》,估價HK$7,000萬 - 1億。 究竟王家衛選擇和哪兩位已故大師跨時空聯乘?梵高、常玉、還是趙無極?方式又會如何?影片、文字、直播? 有進一步消息,The Value會再為大家報道。 王家衛 x 香港蘇富比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2021/10/9 念念不忘:王家衛 x 澤東電影三十周年專場|2021/10/10

花 18 塊買了騰訊的幻核 NFT,裏面到底有什麼? – 鏈聞 ChainNews

作者:小野Savage出品:陀螺財經 近日,騰訊發布國內首個 NF T 交易 APP 「幻核」,並推出NFT產 品「限量版十三邀黑膠唱片NFT」,首期 NFT 產品定價 18 元,限量300個。 出於好奇,小編參與了此次產品搶購,成功搶到一枚 NFT。現在來看看18元到底買到了啥?下文多圖預警。 打開「幻核」app,在「我的」頁面,找到買到的藏品。 點開藏品,可以看到NFT的基本介紹,如官方早前的介紹,這是一個十三邀的黑膠唱片NFT,裏面有李安、陳嘉映、李誕、唐諾、陳沖、項彪、許倬雲、羅翔、五條人、郝蕾、吳國勝、傅高義、許知遠的語錄。 目前 NFT 的作用是可以跟這個藏品做小互動,發發海報啥的,主要還是展示功能。 點擊「開始體驗」,可以生成一個NFT的收藏證書海報。 跟藏品的互動,可以在上文提到的嘉賓語錄里選一條來「刻錄」。 有點類似歌詞分享,下面看看,這十三張海報分別是啥。 唐諾:雖然才華有限,可是在「不閃躲」和「說實話」上,我覺得我還OK 吳國盛:問題解決不了不要緊,道理要講清楚 傅高義:機會會晚一些,但終將到來 陳沖:我喜歡那些沒有實用性的激情,那是對人性本身的一種拓展 許倬雲:往裡走,安頓自己 五條人:生活需要改變,哪怕是破壞性的 郝蕾:你會發現,你逐漸通過一些困難,增長了自己的生命力 項颯:附近的消失,即刻的裹挾,把社會變得非常極端化、情緒化 李安:通過假裝,你才有膽量去觸摸真實的東西 陳嘉映:靈魂是我們生存的目的 李誕:我的自信來自於隨時準備煙消雲散 許知遠: 看起 來再大的力量,都不能完全束縛住你的自由意志 選擇后,刻錄完,會生成一張語錄海報。這就是騰訊「幻核」APP 首個NFT的全部體驗。 總結 總體來看,這個18元錢買到的 NFT 形式上接近一個唱片,在選擇每個嘉賓語錄時,會配有對應說話場景的錄音,語錄是經過修改后的文案,嘉賓本身的表達會更接地氣一些。 NFT 显示使用了騰訊的至信鏈,會有唯一標識,不同於公有鏈,標識暫時無法公開查詢,只能從編號上自己知道自己大概是「唯一」的。 該 NFT 並不能在公開市場交易,用戶暫時只有「分享展示」的權利,未來是否開放交易,且走且看吧。 雲鸚小程序:一款老闆都在用的語音行程日曆

騰訊NFT交易平台登場《十三邀》數碼藝術收藏品僅售RMB 18 | 時下焦點 – TheValue.com

NFT數碼藝術今年起大行其道,市場成交價急速上升,令不少有興趣入市的朋友都因而卻步。 騰訊的NFT交易平台「幻核」近日正式上架,首波商品為內地著名訪談節目《十三邀》的數碼藝術收藏品,限量300件,售價低至驚人的RMB 18。入場門檻如此相宜,此波NFT自然很快就被搶購一空。 《十三邀》,騰訊新聞與單向空間聯合出品,作家許知遠主持,2016年首播,每季13集,每集訪問不同的電影人、音樂人、傳媒人、藝術家、作家、藝人、商人、學者等等。其中不少訪談在內地引起熱話,例如是姜文、木村拓哉、牟其中(前內地首富、因詐騙罪入獄十六載)、李誕(《吐槽大會》等名綜藝節目聯合製作人)的集數。 節目名稱源自麻將餬牌「十三不靠」(近似廣東麻將的十三么),意思是受訪者來自五湖四海,各具特色。 是次「幻核」出售的NFT,內含《十三邀》其中十三人的語錄,包括李安、李誕、陳嘉映、唐諾、陳沖、項飆、許倬雲、羅翔、五條人、郝蕾、吳國盛、傅高義、以及許知遠本人。 官方稱今次的數碼商品為「黑膠唱片NFT」,限量300件,指「可能是國內首個由視頻談話節目開發的數字音頻NFT收藏品」。官方會把買家名字數碼鐫刻在NFT之上,同時《十三邀》第五季收官海報亦將由買家頭像組成。 以RMB 18的價格來說,如此內容組合相當超值。 NFT市場雖然才剛剛起步,但觀乎現況,東、西方的發展路向相當不同。 在歐美世界,NFT可說是由數碼藝術家與小眾支持者發起,與虛擬貨幣相輔相成,逐步受到主流拍賣界、大品牌、實體創作的著名藝術家關注,進而走向主流,價錢亦同時飛快上升。 在內地,NFT則似乎更傾向由大企業、大集團主導,故起步就以大眾市場為目標,作品數量亦以量產為主。例如今屆歐洲國家盃,螞蟻集團旗下的支付寶Alipay身為官方合作夥伴,就乘著此項足球盛事推出NFT。 首先,支付寶向本屆轟入五球的C朗拿度(台稱C‧羅納度)頒發了神射手獎。此獎除了實體獎座外,還有NFT數碼版本。與此同時,支付寶舉辦競猜活動,排名前1,600位的球迷獲得同款的NFT數碼版神射手獎盃,於螞蟻集團旗下的「螞蟻鏈粉絲粒」小程序發放,供擁有者保存收藏。 以敦煌藝術為創作主題的付款碼NFT「皮膚」 同一時期,「螞蟻鏈粉絲粒」小程序還推出了兩款付款碼NFT「皮膚」*,以敦煌藝術為創作主題,每款限量8,000個,定價RMB 9.9加上10點螞蟻積分換購。 此兩款皮膚推出之時,立時就掀起了炒賣風潮。特定編號,例如是0001、6666等,在交易APP閒魚的二手價格一度達至RMB 10萬,一般編號也索價數百元。 據內地媒體報道,閒魚APP得悉情況後,很快就把相關皮膚下架,以免炒風在平台蔓延。 相對於量產NFT,獨一無二的NFT數碼藝術在內地市場卻未見同樣火熱反應。 例如今年北京春季拍賣,年輕藝術家宋婷的NFT作品《牡丹亭Rêve之標目蝶戀花-信息科技穿透了「我」》估價RMB 50萬 - 80萬,結果連佣僅以RMB 66.7萬易手,結果與外界預期有所距離。 上文談到,西方NFT市場的發展與虛擬貨幣是相輔相成。至於內地市場,中央政府對虛擬貨幣的管制、法規、方針尚未明朗,NFT交易以人民幣為主。有意見認為,由於虛擬貨幣缺席,內地NFT拍賣成績暫不似海外般熱烈。 無論騰訊還是螞蟻,NFT發展方面仍然是測試水溫階段。不過兩大互聯網集團如今皆已加入了戰團,NFT在內地相信將如雨後春筍般生長發展。

忍者神龜 NFT 即將登陸 WAX – NFT Plazas

Cowabunga 伙計!我們敬愛的忍者神龜都來到WAX blockchain,與合作Funko和TokenHead。忍者神龜將成為 Funko Digital Pop 的一部分!NFT 系列。 下降將包括米開朗基羅、多納泰羅、拉斐爾、萊昂納多和他們的幾個敵人。所有你最喜歡的角色都可以收集到六種稀有度中,包括:普通、罕見、稀有、史詩、傳奇和聖杯。將有兩種包裝尺寸可供選擇,每種包裝都包含預先鑄造的卡片和獎勵 NFT,有機會獲得特別驚喜,所以最好將它們全部打開! 收藏家還將有機會用他們的 NFT 兌換實物!那些收集每一種獨特的普通、罕見、稀有和史詩數字流行音樂之一的人!將收到 Mastery Collection 的代幣,並將其兌換為稀有的獨家實體 Pop!。此外,如果您有幸獲得傳奇或聖杯數字流行音樂!在一個包中,您可以將其兌換為匹配的獨家實體 Pop!。 標準包將附帶五個 NFT 收藏品,價格為 9.99 美元。高級包將包含 17 個 NFT 收藏品,售價...

Tom Brady NFT 平台結成戰略聯盟 – NFT Plazas

由 NFL 明星Tom Brady共同創立的 NFT 公司Autograph宣布了一系列有趣的聯盟。新簽署的一系列交易將看到公司管理的各種獨家 NFT。 首先,Autograph 迎來了許多知名運動員的加入。他們簽署了多年協議,管理體育傳奇人物托尼霍克、韋恩格雷茨基、老虎伍茲等人的 NFT 內容。合同將看到大量獨特的 NFT 內容到達平台。此外,為了協助未來的努力,他們將成為 Autograph 顧問委員會的成員。 其次,該公司已與獅門影業達成協議。明智的協議將允許獅門影業的頂級資產與 Autograph 一起推出一系列 NFT。這意味著 John Wick、The Hunger Games 和Mad Men等特許經營權將進入 NFT...

Nifty’s推出社交NFT平台Niftys.com,同步推出勒布朗·詹姆斯主演的NFT電影 – 鉅亨網

Nifty's推出社交NFT平台Niftys.com,同步推出勒布朗·詹姆斯主演的NFT電影  鉅亨網

一場 NFT「陽謀」:價值 400 萬美元的音樂專輯與它的新主人 PleasrDAO

七年前,美國紐約的 Hip-Hop 樂隊 Wu-Tang Clan 創作了其 獨一無二 的專輯《 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 》, 以抗議數字時代音樂的貶值 。沒過多久,這張專輯在被 Martin Shkreli 以 200 萬美元的價格購買之後就陷入了資本主義罪惡的漩渦。當時的 Martin Shkreli 是一位年輕的製藥投機商,喜歡哄擡價格,後來他被判證券欺詐罪而處以 7 年牢獄。 Martin Shkreli 是在 2015 年的一次拍賣會上以 200 萬美元的價格首次拍得了這張專輯。2017 年,Shkreli 被判欺詐罪後, 美國聯邦當局沒收了這張專輯 ,並將該專輯保存在司法部的一個溫控保險庫裏。 現在,這張專輯又在數字藝術和加密貨幣領域重獲新生,以 400 萬美元的價格賣給了一個去中心化自治組織 PleasrDAO , 這個團體雖然成立不到一年時間,但已經因收購高知名度的數字作品而名聲大噪 。比如,2021 年 6 月,DogeCoin (狗狗幣) 原型柴犬的主人 Atsuko Sato 將下圖這張狗狗幣的原型圖片鑄造成了一個 NFT (非同質化代幣) ,並以創紀錄的 1696 ETH (當時約合 550 萬美元) 的價格賣給了 PleasrDAO,之後 PleasrDAO 將此 NFT 碎片化成數十億個部分。PleasrDAO 隨即將該 NFT 碎片化成數十億個部分進行拍賣,將這整張 NFT 圖片的價值推高到了 3.02 億美元。 今年 7 月,位於布魯克林的紐約東區聯邦檢察官辦公室宣佈在拍賣《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專輯時,沒有透露有關買家或價格的細節;檢察官當時表示,這些信息是保密的。 但是 PleasrDAO 在 9 月 10 日獲得了這張專輯的所有權 ,並將其保存在紐約某處的「保險庫」中。PleasrDAO 團隊決定公開慶祝獲得了該專輯,並 宣佈其最終目標是以某種方式使這張專輯能夠更廣泛地被歌迷聽到 ,儘管 前提是該團隊能夠說服 Wu-Tang Clan 樂隊的領袖人物 RZA 及其製片人 Cilvaringz 的同意 。 Wu-Tang Clan 樂隊《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專輯的唯一副本由 Martin Shkreli 在 2015 年以 200 萬美元的價格購買。這個嘻哈樂隊 對該專輯施加了極端的法律限制,以此抗議音樂產業的數字化。例如,唱片可能要到 2103 年纔會商業發行,且不能在大量觀衆面前播放 。 PleasrDAO 團隊成員 Jamis Johnson 將此次購買該專輯描述爲符合了 該團隊收購數字文化標誌性物品的興趣 ,也符合該團隊與許多加密貨幣擁護者的一個共同使命: 將藝術創作從一個剝削性的、過時的經濟體系中釋放出來,並提供一個更公平的經濟體系的承諾 。 Jamis Johnson 在接受視頻採訪時說道:「這張專輯最初是 對尋租中間商的一種抗議 ,這些中間商從藝術家那裏抽走一部分價值。加密貨幣在很大程度上也有着同樣的理念。」 Johnson 表示,通過購買這張專輯,「我們希望由我們把它帶回給人們。我們希望歌迷能在某種程度上參與到這張專輯中來。」 儘管《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早於最近的 NFTs 熱潮,但 PleasrDAO 組織的目標是在數字時代重新找回藝術稀缺的價值,因此 該專輯被視爲了 NFT 的某種先驅 。現年 34 歲、身穿一件印有 Wu-Tang 圖案 T 恤的 Jamis Johnson 說道,「 這張專輯本身就像是元老級的 NFT 。」NFTs 是通過使用區塊鏈計算機代碼來創作的數字物品,這使得 NFTs 無法被複制並能通過區塊鏈來追蹤其來源。 專門從事加密貨幣和 NFT 交易的律師 Peter Scoolidge 參與了此次交易,Peter 表示,爲了將《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這張實體專輯與數字領域聯繫起來, 一枚代表該專輯所有權的 NFT 已經被鑄造,PleasrDAO 組織的 74 名成員共同享有該 NFT 的所有權,因此共同擁有該專輯 。 作爲該專輯的所有者,他們可以聽這張專輯裏面兩張 CD 的 31 首歌曲,查看其刻有圖案的鎳銀盒子,翻看裏面用皮革包邊的羊皮紙書,這些都是整個專輯包裝的一部分。但是, 至少到目前爲止,PleasrDAO 的成員仍然受到 RZA 和 Cilvaringz 最初對 Martin Shkreli 施加的限制條件 ,包括在 2103 年之前 (從 2015 年首次出售算起的 88 年時間) 不能以任何形式向公衆公佈該專輯中的歌曲。 PleasrDAO 有着宏大但不太明確的目標,那就是 讓這張專輯更容易觸及普羅大衆,可能是通過舉辦聽歌聚會或者類似畫廊的展覽,甚至是將這張專輯的所有權擴大到粉絲手中,儘管這將如何實現仍未可知 。 PleasrDAO 的 Jamis Johnson 說道:「我們相信,我們可以對這件作品做點什麼事情, 使它能夠與粉絲和世界上的任何人共享, 理想情況下還可以讓人們擁有它的部分所有權 。」 Wu-Tang Clan 樂隊對於這筆交易的看法尚不完全清楚。《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的起源常常被描述爲主要涉及到該樂隊領袖 RZA (荷蘭饒舌歌手) 和 Cilvaringz (與 RZA 一起構思了該專輯)。RZA 拒絕置評,不過 Johnson 表示, PleasrDAO 一直與 RZA 有聯繫 。 Cilvaringz 的真名是 Tarik Azzougarh,他已經對此次交易表示祝福,並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我們尊重 NFT 的概念,同時希望不違反我們自己的規則。」 當年作爲 Wu-Tang Clan 樂隊顧問的 Cyrus Bozorgmehr 負責這張專輯的發行,併爲此寫了一本書。他最近在接受採訪時表示,PleasrDAO 的理想主義和對顛覆的渴望,可能是該樂隊認可的那種買家。 與此同時,這筆交易的複雜性也反映了一個事實,即加密貨幣仍處於金融主流之外,特別是涉及到與政府機構的交易時。 PleasrDAO 支付了相當於 400 萬美元的 與美元掛鉤的加密貨幣 ,但政府要求標準的美國貨幣。因此,PleasrDAO 通過律師 Peter Scoolidge 向一家 中間商 支付了這些加密貨幣,然後該中間商向美國政府進行付款。Scoolidge 補充說道:「促成交易的中間人方承擔了政府不願意承擔的風險。」 Scoolidge 表示,他的客戶,也就是該中間人,希望保持匿名,而且政府以保密協議爲由,沒有透露這張專輯是賣給誰的,也沒有透露價格。資產沒收方面的專家稱,即使被沒收的物品比政府經常查封的汽車或其他資產複雜得多,對一個公共機構來說,不披露相關拍賣信息也是不尋常的。 可能沒有真正與《 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 》類似的物品來衡量其價格 ,而且這筆出售合同意味着, 任何買家都必須遵守涉及其知識產權的複雜條款 。6 Agency 的 Georgio Constantinou 是爲該專輯尋找買家的專家,他說, 這些限制讓一些財力雄厚的潛在買家望而卻步 。 當被問及這張 Wu-Tang Clan 專輯出售背後的過程時,紐約東區聯邦檢察官辦公室發言人只是說,「美國已經依法處理了該專輯和其出售所得的收入。」 至於 PleasrDAO,Johnson 表示,他們正在花時間考慮如何處理這張專輯,但 他們希望尊重 Wu-Tang Clan 的意願,保護該專輯的價值和排他性,同時找到一種更廣泛地分享它的方式 。 「我們現在的方向,」他說道,「是將它開放給全世界。」
- Advertisement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