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 10 月 25日 星期一

藝術收藏品

德國世界自然基金會將發售 NFT 爲瀕危物種籌集資金

環境保護組織 WWF 以“不可替代動物”(NFA) 的名義出售十位藝術家的虛擬藝術作品,以便將所得收益用於資助瀕危物種的保護。然後通過 NFT(Non-Fungible Token)為原始藝術品提供區塊鏈中的數字所有權證書。NFA 的每件藝術品都僅限於其上描繪的當前活的動物的數量。 基於所使用的 NFT 技術,世界自然基金會將針對不可替代動物的活動稱為“不可替代動物”,從而引起人們對山地大猩猩和小頭鼠海豚等正在滅絕的動物物種的關注。包括 Eric Peters、Romulo Kuranyi、Gary Lockwood 別名 Freehand Profit、Lea Fricke 和 Anna Rupprecht 在內的十位藝術家為此目的製作了他們的藝術作品。據世界自然基金會稱,這些藝術家之所以被選中,是因為他們對動物福利表現出興趣,並且能夠認同這項運動。 數量有限的 NFT 藝術品 可供購買的作品原件數量取決於作品上描繪的物種的當前活體動物數量。例如,埃里克·彼得斯 (Eric...

CryptoPunks 實體化:藝術畫廊如何創意展示 NFT?

隨着 NFT 的興起,實體藝術畫廊正在想方設法以最好的形式來展示數字作品,位於倫敦的兩個畫廊正在以截然不同的方式展示了加密藝術。 在過去一年中,NFT 席捲全球藝術界,像 Beeple 這樣的數字藝術創作者通過售賣 NFT 數字藝術品獲得了數百萬美元的收入,躋身全球收入最高的藝術家行列。不僅如此,佳士得和蘇富比這樣的知名拍賣行嗅覺也非常靈敏,紛紛抓住 NFT 市場機遇,對 CryptoPunks 和 Bored Apes 等 NFT 收藏品進行了拍賣銷售。 不過,所有這些都帶來了不少難題,比如: 一旦購買了「純粹」的數字藝術,你該如何展示它們? 在現實環境中,你該如何展示像數字文件這種無形的東西? 展示動畫 GIF 的 NFT 形態最佳方式又有哪些? 不過,藝術畫廊正在努力解決這些問題,因爲他們的客戶此前都來自傳統藝術界,如今也開始紛紛涉足 NFT 領域了。 最近,倫敦有兩個畫廊就展示了加密藝術,不過,這兩家實體畫廊展示 NFT 作品卻採取了截然不同的方法。第一個展示加密藝術的畫廊是來自於倫敦上流住宅區的 Mayfair,在那裏,藝術之家的時代肖像展展示了一些與 NFT 相關的實物藝術品——版畫、雕塑以及與加密相關的作品。 我們可以看到,牆上掛着一個 CryptoPunks——像素藝術頭像的帶框石版畫,而在它邊上有一個密封的信封,信封裏裝着 punk 錢包的助記詞。在這裏,3D 打印的 Meebits 與 Fidenza 生成藝術品及 Bored Apes 印刷品爭相搶佔着畫廊空間。而由傳統藝術家創作的藝術品與 NFT 藝術品進行配對後,與 NFT 創作者的作品一同進行展示。 House of Fine Art 畫廊數字藝術品主管 Jake Elias 說:「我們正在試圖模糊傳統藝術和加密藝術的界限。假如我們突然說,夥計們,你們能全部轉移到這個全新的領域嗎?——我們認爲這是不合適的。」 相反,House of Fine Art 畫廊旨在將傳統藝術家與 NFT 新興空間相結合, Jake Elias 補充表示:「要讓他們覺得自己就是其中的一部分。通過這樣做,並將它們與 Glyphs、Fidenzas、Punks 這類加密藝術放在一起——他們就會覺得這個空間正在賦予他們更多的重要意義。」 舉個例子:藝術家 Johnny Dowell,又被稱爲是 King Nerd——用 Jake Elias 的話說——他選擇的媒介是雕刻硬幣,這其實是非常適合與加密貨幣相融合的。 Jake Elias 解釋道:「Johnny Dowell 總是使用舊硬幣來進行創作;因爲他曾表示這些硬幣甚至連咖啡都買不了,所以我打算另闢蹊徑。」 King Nerd 的展覽作品——「鬱金香狂熱(Tulip mania)」是一枚刻有鬱金香和 ETH 圖標的實物硬幣。 Jake Elias 透露,在隨附的動畫 NFT 中,「鬱金香是動態生長的」。 就在距離 House of Fine Art 畫廊幾英里之外的考文特花園(Covent Garden),Unit London 畫廊展出的 「NFTism: No Fear in Trying」 採取了另一種截然不同的方式。「有趣」的是,這裏並沒有對傳統藝術世界做出讓步。一進入展廳,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滿屏的光影色彩,展示了動畫 NFT 藝術作品。 NFT 平臺 Institut 項目策劃人 Abigail Miller 說道:「這些 NFT 帶來一種感官上的衝擊,這種做法借鑑於法國沙龍 (17 世紀下半葉起法國官方每年在巴黎舉行的造型藝術展覽會),你可以在一面牆上看到上百幅作品;而沙龍牆的意義所在就是你可以把它們盡收眼底。」 而對於數字藝術來說,她解釋道:「你不必放置一百個屏幕,而是可以進行輪流播放——你看到的那面牆上播放的作品可能來自於 20 多位藝術家。」 Abigail Miller 表示,該團隊商議決定採用動畫數字的方式來展出作品,她進一步說道:「我們相信你已經看過了很多打印出來的 NFT 作品。而我們想提供一種像瀏覽文件般的體驗,這樣也許感覺會略有不同。」 其實,展覽策劃人早已注意到了未來的發展趨勢將是視頻和動畫 NFT 的天下——Abigail Miller 繼續說:「視頻往往給人更加華麗的感覺,而且整個展覽還伴隨着元宇宙的展示。 不過,這並不是說展覽中不再將出現實體藝術品和靜態圖像。而事實上,展出的一些作品非常機智地將實體和數字進行了結合,達到了更好的效果。比如 Mauro C Martinez 的一幅作品「The Virgin Oil Painting vs. The Chad NFT」就是一幅雙聯畫,只有當你看到實物畫旁邊的數字作品時纔會覺得有意義。 Institut 聯合創始人喬 Joe Kennedy 興奮地說道:「那件作品真是太棒了,它的主題一針見血,圍繞着 NFT 產生的認知失調展開——尤其是來自傳統藝術世界的認知失調。」 「The Virgin Oil Painting vs. The Chad NFT」 是一個實物繪畫 + NFT 雙聯畫(如上圖所示),其亮點之一就是將傳統藝術界的藝術家與 NFT 新浪潮相結合。Joe Kennedy 說:「對於我們來說,有一個像 Jake Chapman 這樣的藝術家真的很有趣,這位 YBAs (年輕英國藝術家)中的一員創造了他的第一個 NFT,並與 Krista Kim 和 Brendan Dawes 的作品放在一起展出;這些藝術家們真的感覺是來自於完全不同的世界。」 對於 Institut 和 House of Fine Art 這樣的實體藝術畫廊來說,大部分展覽作品都涵蓋了來自傳統藝術界的藝術家與 NFT 的結合。 Jake Elias 解釋道:「我們從當代藝術世界和傳統藝術世界中挖掘出了新興人才,並幫助他們在 NFT 領域和元宇宙中找到自己的新出路。」此前有一個展覽——Matter and Form,藝術家們在這個展出中同時展示了數字作品和實體作品。Jake Elias 說: 「對於他們來說,這只是整體瞭解數字藝術一種更簡單的方式。」 不僅如此,Institut 和 Unit London 甚至爲藝術家們製作了一個「NFT 入門指南」視頻, Joe Kennedy 補充說:「這個視頻基本上就是解釋了區塊鏈以及 NFT,希望能夠幫助他們快速理解。」儘管如此,展館的這些做法最終還是引發了一系列哲學難題。Joe Kennedy 繼續說道:「NFT 是否可以被稱爲藝術,是一個可以爭論好幾個世紀的問題。其實,作品的視覺呈現並不算是真正的 NFT,NFT 是您擁有作品的憑證,而不是藝術本身的視覺呈現。」 最後還有一個問題——NFT 是否真的可以被認定爲是藝術品的一部分?Joe Kennedy 回答說:「它們之間是相互排斥的嗎?兩者難道不是一回事嗎?坦率地說,圍繞這個問題,大家其實也正在試圖努力理清頭緒。」

EchoX攜手畫廊協會將NFT帶入藝術策展 – 經濟日報

NFT 策展管理平台 EchoX 宣布,將於10月22至11月5日為 ART TAIPEI 2021 呈獻線上專賣,本次線上販售將是 NFT 加密藝術首次登陸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為這一年一度的亞洲藝術盛會注入嶄新的商模及觀展體驗,與主辦方社團法人中華民國畫廊協會共同引領 NFT 藝術狂潮。 EchoX 為 ART TAIPEI 2021 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開創跨進 NFT 領域的先河,協助實體藝廊串連上 NFT 加密藝術,本次線上專賣將攜手國內3間頂級藝廊,包括采泥藝術、首都藝術中心及朝代畫廊,集結吳怡蒨、周慶輝、林餘慶及魏杏諭、徐畢華、董承濂、鄧卜君、霍剛等知名藝術家,推出總共近 35 件 NFT 作品,作品涵蓋攝影、油畫及複合媒材等。作為虛實整合的策展專家,EchoX 協助合作藝廊策劃並建構跨越時空的虛擬展廳,觀眾透過 EchoX 平台即可進入 Decentraland 及 Diorama 虛擬展間,沉浸於如臨其境的3D觀展旅程,一鍵點擊便可直達 NFT 交易平台 OpenSea 及 akaSwap 購買作品,逛展、收藏盡在一指之間。 這次ART TAIPEI 2021 的 NFT 線上專賣更強調虛實整合,發揮 NFT 加密、不可竄改的特性,藝廊透過 EchoX 發行 NFT 智能領據,藏家購買了 NFT等同擁有了此實體藝術品,透過 EchoX 平台即可連結藝廊領取實體藝術品。EchoX營運長劉冠廷表示:「NFT 作品引伸出的 NFT 智能領據更能協助藝術產業在去中心化的交易框架下,扮演著加速器的角色。」 EchoX亦以推動藝術文化為使命,EchoX策展總監温家瑋表示:「NFT 除了是藝術展售的工具,我們也看到它作為藝術推廣的可能性。這次與畫廊協會的合作,透過為相對傳統的藝術品發行 NFT,希望把臺灣豐富的藝術寶藏介紹給更多平時較少走入實體畫廊的年輕族群及海外藏家。」 ART TAIPEI 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自1992年由社團法人中華民國畫廊協會舉辦,至今已連續舉辦28屆。今屆更首度引進 NFT 交易技術,畫廊協會張逸羣理事長表示:「這是一次富高度實驗性的旅程,ART TAIPEI 2021 將實體結合數位,為藝術世界造就新的里程碑,邁向元宇宙。」更多販售資訊請密切關注 EchoX 最新動態。

OpenSea 現釣魚攻擊,用戶該如何保護 NFT 資產安全?

全球最大的 NFT 交易平臺 OpenSea 快速修復了一個威脅用戶 NFT 資產安全的漏洞。此前,有用戶在社交媒體推特上稱,他們經該 OpenSea 獲得免費空投的 NFT 後,加密錢包裏的資產被盜走。 區塊鏈安全公司 Check Point Research 正是從受害者那獲得了漏洞線索,研究人員調查發現,OpenSea 上存在安全漏洞,黑客可能利用漏洞發送惡意 NFT 以劫持用戶的 OpenSea 賬戶並竊取他們的加密錢包。 全球最大的 NFT 交易平臺 OpenSea 快速修復了一個威脅用戶 NFT 資產安全的漏洞。此前,有用戶在社交媒體推特上稱,他們在獲得免費空投的 NFT 後,加密錢包裏的資產被盜走了。 區塊鏈安全公司 Check Point Research 正是從受害者那獲得了漏洞線索,研究人員調查發現,OpenSea 上存在安全漏洞,黑客可能利用漏洞發送惡意 NFT 以劫持用戶的 OpenSea 賬戶並竊取他們的加密錢包。 該安全公司向 OpenSea 報告了漏洞,雙方在 9 月底就聯手修復了這一漏洞,安全事件隔了 20 多天才得以對外公佈,OpenSea 專門開闢了一個博客向用戶普及去中心化網絡安全常識。 從漏洞及攻擊方式看,這是一起典型的「釣魚攻擊」,這種攻擊在互聯網世界並不陌生,但經過多年的安全實踐,互聯網已經對此構建起一定的防禦手段,用戶也有了防禦意識。但在新興的去中心化網絡區塊鏈上,「釣魚」這種古老的攻擊的方式仍在橫行,並蔓延到了 NFT 資產領域,它利用的恰恰是用戶對區塊鏈基礎設施的陌生感。 用戶在 OpenSea 接收 NFT 空投後錢包被盜 網友在推特上傾訴的加密資產被盜事件引起了區塊鏈安全公司 Check Point Research (以下簡稱 CPR)的注意。這些加密資產被盜事件有個共同的引子——用戶接收了免費的 NFT 空投後,錢包被洗劫。 「當我們在網上看到有關被盜加密錢包的傳聞時,我們對 OpenSea 產生了興趣。我們推測, OpenSea 周圍存在一種攻擊方法,因此我們對它進行了徹底調查。」CPR 的產品漏洞研究主管 Oded Vanunu 回憶了一個月前的研究經歷。 在與受害用戶取得聯繫並詳細詢問後,CPR 識別出 OpenSea 上存在的關鍵漏洞,證明惡意 NFT 投放者可利用漏洞劫持用戶的 OpenSea 賬戶並竊取用戶的加密錢包。 CPR 推導出利用漏洞的步驟——黑客創建惡意 NFT 並將其贈送給目標受害者;受害者查看惡意 NFT 後,OpenSea 的存儲域會觸發彈出窗口 (此類彈窗在該平臺的各種活動中很常見),請求連接到受害者的加密資產錢包上;受害者如果爲了獲得這些「免費的 NFT」與之交互,就要點擊「連接錢包」,一旦此操作執行,黑客就獲得了訪問受害者錢包的權限;利用觸發其他彈窗這一方式,黑客就可以不斷竊取用戶錢包中的資產。 由於這些彈窗是從 OpenSea 的存儲域發出的,因此 CPR 也就鎖定了該平臺的漏洞源頭。如果用戶沒有注意到描述交易的彈窗中的註釋,他們很可能點擊彈窗,最終導致整個加密錢包被盜。 CPR 識別並推導出了漏洞及利用路徑,但 OpenSea 在後續針對此漏洞的聲明中稱,無法確定任何利用此漏洞的實例。 CPR 表示,9 月 26 日,他們向 OpenSea 披露了調查結果,對方響應迅速並共享了包含來自其存儲域的 iframe 對象的 svg 文件,因此 CPR 可以一起審查並確保關閉所有攻擊媒介。在不到 1 個小時時間裏,OpenSea 修復了該漏洞並驗證了修復。 OpenSea 的聲明顯示,這些攻擊依賴於用戶通過第三方錢包爲惡意交易提供簽名來批准惡意活動,修復漏洞後,他們已經與和平臺集成的第三方錢包直接協調,以幫助用戶更好地識別惡意簽名請求,以及幫助用戶阻止詐騙和網絡釣魚的舉措攻擊。「我們還圍繞安全最佳實踐加倍進行社區教育,並啓動了一個關於如何在去中心化網絡上保持安全的博客系列。我們鼓勵新用戶和經驗豐富的老手閱讀該系列。我們的目標是讓社區能夠檢測、減輕和報告區塊鏈生態系統中的攻擊,例如 CPR 所展示的攻擊。」 別將錢包輕易與陌生網址相連 這已經不是第一起發生在 NFT 資產領域的安全事件,受害者也不僅是普通用戶,但更集中在普通用戶羣體中,因爲無論是平臺還是項目方的的 NFT 資產被盜,都會影響到普通用戶的收益。 僅今年 3 月就發生了兩期知名度較高的 NFT 資產被盜事件。 先是 3 月 15 日,社交 NFT 代幣平臺 Roll 的熱錢包被盜,黑客從中盜取了部分 WHALE 和 SKULL 等 NFT 社交代幣,其中部分資金隨後被轉移到交易混合器 Tornado。據分析稱,攻擊者在此過程中淨賺了約 570 萬美元的 ETH。受影響的社交代幣價格大幅下跌。 緊接着的 3 月 17 日,NFT 交易市場 Nifty Gateway 的數名用戶遭遇了賬號被盜,有受害者稱,黑客從其帳戶中竊取了價值數千美元的數字藝術品;其他被黑客入侵的用戶稱,他們存檔的信用卡被用來購買額外的 NFT。Nifty Gateway 後續的聲明中提到,遭遇盜號的賬戶因沒有啓用雙因素認證(採用兩種信息來認證本人身份,一般是採用的密碼和動態口令的組合),而黑客通過有效賬號的認證信息獲得了訪問權限。 在非同質化代幣 NFT 越來越多的與收藏品、有價值的加密資產相連時,黑客的罪惡之手正在伸向 NFT 持有者的錢包,這也再次反映了 NFT 依託的區塊鏈網絡安全性的脆弱。 有經驗的用戶曾總結過 NFT 的攻擊向量,比如,黑客對你的電腦植入木馬病毒文件,盜取你的登錄信息和其他資料;或者通過惡意軟件記錄鍵盤輸入,竊取你的密碼;抑或通過惡意軟件來獲取屏幕截圖,從而獲得敏感信息;黑客還可能通過劫持 DNS,創建釣魚頁面,騙取用戶錢包的助記詞。 這樣看下來,這些攻擊手段與黑客攻擊互聯網時所用的方式並無多大差異,但在互聯網應用上,用戶已經從自己或別人的經驗中獲得了一些防禦意識,比如,不隨便點開陌生鏈接。但在使用區塊鏈網絡和加密錢包時,一些用戶變成了「常識歸零」的狀態,這與用戶對加密資產及區塊鏈基礎的陌生感有關,也再次說明區塊鏈基建在普及層面的不成熟。 普通用戶似乎只能從一起起的安全事故中去學習防範技能,普及安全常識也成爲加密社區致力做的工作之一。 NFT 創作者和收藏家 Justin Ouellette 就曾在推特上科普過 NFT 資產的保護措施,「不要在多個平臺上重複使用相同相同的密碼;要學會啓用雙因素認證;要小心那些最小化元蒙版 UI 的網站(往往是釣魚網站和木馬軟件);不要透露你的助記詞給任何人。」 資產被盜還僅僅是 NFT 安全的一個層面。近期,華中科技大學區塊鏈存儲研究中心和 HashKey Capital Research 對 NFT 的研究報告顯示,NFT 系統是由區塊鏈、存儲和網絡應用集合而成的技術,其安全保障具有一定的挑戰性,每一個組成部分都有可能成爲安全的短板,致使整個系統受到攻擊,仿冒(Spooling)、篡改(Tampering)、抵賴(Repudiation)、信息泄露(Information Disclosure)、拒絕服務(Dos)和權限提升(Elevation of privilege)等方面都是 NFT 系統存在的風險可能。 在安全之路上,NFT 要走的道路還很遠。

典亞藝博︱NFT不單只將圖像放上網團隊合作讓藝術家夢想成真 – 香港01

近年因多宗天價拍賣成交新聞,讓NFT藝術品成大眾焦點,紛紛認為這新興市場奇貨可居;可是細心觀察,卻會發現每個月同時有十萬計NFT作品登線上交易平台後卻乏人問津。很多人以為NFT只是將一件數碼圖像放上網賣,殊不知這市場背後已拓展多種收藏玩法,單單買一個「圖像」已滿足不了收藏家要求。 是怎麼原因導致這種南轅北轍的市場現象?NFT這新潮物又如何與傳統文物結合吸納不同年齡收藏客群?典亞藝博董事鄭維揚和項目策劃公關經理Jeff,以今屆舉辦典亞藝博(Fine Art Asia)首次NFT展覽經驗,分享他們看法。 今屆典亞藝博首次引入NFT展區,推出融入古董元素NFT作品,分別由馮盈盈設計「晶.凝」水晶手鍊、本港著名漫畫家曹志豪(Jerry)和國際級動畫師張小踏 (StepC)創作的 NFT ,先後用上宋代繩結形金吊飾、戰國晚期至西漢早期的青銅三龍鏡、明代紫檀流雲手枕融入他們作品,更結合線下實物發售,成為今屆焦點。 「我們顧客大多是七八十歲一群,其實古董有很豐富文化底蘊,很可惜很少年青人會去認識。」典亞藝博董事鄭維揚(Warren)本身經營家族古董生意,自小已對文物感興趣,感慨古董市場缺乏青年人參與,適逢近年興起的NFT藝術市場,參與者多是年青一群,遂以此作切入點讓古董結合NFT元素,冀擴闊市場參與群體,典亞藝博率先於今年五月推出「虛實兵譜」古董系列,是全球首個古董區塊鏈領域 NFT 發展項目。 「我們第一炮古董系列以兵器為題材,當初構想是兵器給人聯想到遊戲中道具,當虛擬遊戲道具都可賣真錢時,真實的古董兵器不是也一樣值錢嗎?」

已打開亞洲市場的潛力加密藝術Smoochies領銜保利香港NFT拍賣| 拍賣新聞 – TheValue.com

許多朋友想要參與其中,但遇到了入手難題:炙手可熱的加密藝術,作品往往已達天價,入場門檻高得嚇人;寂寂無聞的新創NFT俯拾皆是,價錢極為相宜,卻難知哪些才真正有收藏價值。 那麼尚未為西方全力追捧,卻已悄悄打開了亞洲大門的藝術家如何? 保利香港與The Authority合作,首次舉辦NFT專場展覽及網絡拍賣。12位列陣的數碼藝術家之中,以新星Andreas Ivan領銜。這位混血兒為中國內地最受歡迎的數碼藝術家之一,承諾主要NFT系列「Smoochies」畢生只創作100個。今次不但有其中16個拍賣,更「虛實兼備」,首度帶來實體版畫,消息甫公佈已引起不少藏家關注。 Andreas為俄羅斯和毛里裘斯混血兒 打開Andreas Ivan的社交網絡,Instagram僅5千多人關注,Twitter追隨者更只得3千多,感覺上沒有NFT新星的氣勢。但這正是他作為潛質新星的重點之一。Andreas今年才30出頭,雖然是俄羅斯和毛里裘斯混血兒,但卻長居中國內地且在神州發展。他身為兩項Red Dot設計獎得主,在北京開辦了創意公司ION CREATIVE DESIGN。正因此故,不少人直接視他為中國藝術家。與此同時,由於IG和Twitter在內地不流行,故Andreas也沒有太積極經營這兩個平台。至於在資深NFT圈子,Andreas自然並非寂寂無名之輩。今年5至6月,上海舉辦首屆全球NFT加密藝術展,邀請行內有實力的藝術家參加,出席的除了Beeple、Pak等大腕以外,也包括了Andreas。 談到有潛力的NFT新星,自然還得看實際成交紀錄。 Andreas生長於藝術世家,創作上一直倍感壓力。然而,這位混血兒在數碼世界找到出路,Smoochies自此誕生。Smooch意思是溫馨地親吻和擁抱,他憶起兒時遇到困難時,母親總會過來Smooch他、安慰他,令他今日得以獨當一面,所以創作出這個NFT系列。 Smoochies系列都是嘟著嘴(噘嘴)、瞇著眼的可愛小孩模樣。Andreas承諾一生只會推出100個,首波36個以動漫角色和現實名人為主題,甫鑄造成NFT就極速售罄,合共賣出62個以太幣(ETH)、即約US$26.7萬。 本年6月,新加坡《商業時報》選出5位亞洲的千禧世代NFT新星,Andreas正是其中一員,當時估計他售出了67個以太幣的NFT。 可是就在剛剛9月一場Rarible舉辦的NFT銷售中,他和另一位藝術家合作的NFT頭像Love#boi(上圖),單單一個就以28.665個以太幣、即約US$89,000賣出。 若果要和CryptoPunk、Bored Ape Yacht Club這些系列比較,20多個以太幣自然不算是天價。可是以正在冒起的新星來說,一方面印證了他的受歡迎程度,另一方面則表示入場門檻仍然未算太過離地而起。 Smoochies和CryptoPunk、Bored Ape Yacht Club等大熱NFT系列看上去甚有相同之處:大家本體都是一樣的。Smoochies是嘟嘴瞇眼小孩,後兩者則分別是種族角色及猿猴。 可是Smoochies有一個與別不同的突出之處。CryptoPunk、Bored Ape Yacht Club等系列的NFT頭像,面部特徵、裝扮、服飾等都是由電腦隨機生成,是百份比、機率的結果。個別頭像也沒有名字、沒有故事,只得數字編號。 Smoochies則每個頭像都由Andreas用心創作,有名字、有故事、有背景,區別上更加獨一無二,也令作品在演算法以外更添藝術家對世界的感受、反思和宣言。 例如為是次拍賣創作的16個Smoochies,合稱「MÆTHERIAL」系列,設定上來自NFT世界特定區域,代表著屬於自己的元素屬性和起源,名字和背景充滿玩味,似是闖蕩無疆虛擬宇宙的一眾奇幻角色,但又充滿人間寓意。 以下就與大家一起走進它們的奇異世界: ASTRO|屬於太空,卻又不僅代表太空。ASTRO描繪了人類在探索未知世界的好奇心與艱辛。頭盔上的倒影是2019年ASTRO探索月球時月球黑暗面反射出來的最後一縷陽光。 CERAMICA|來自古代,經歷了時間和生命的考驗,講述了陶瓷的故事。CERAMICA在精美瓷器上採用了白色和藍色顏料,並被賦予了屬於帝王的寶貴黃金色彩,代表著傳統和傳承。 DOTIE|一位自然界的探險家,在探險過程中,她與周圍的環境和生物融為一體。此後,她被甲蟲世界接納為其中一員。無論她走到哪裏,都有甲蟲的陪伴。DOTIE代表了我們對探索與生俱來的好奇心。 FUNKIE|僅有五個伴隨著生物的Smoochies的一員。表面上看,FUNKIE色彩斑斕,富有吸引力。然而,就像昆蟲世界一樣,有時候最鮮艷的也是最危險的或最具毒性的。FUNKIE的存在是為了提醒我們不要以貌取人。 FUSION|FUSION深入研究了經典電影《2001:太空漫遊》,反映出電影中的標誌性場景、即所有星星以外的顏色都被融合成一個眼花繚亂的蟲洞。Fusion描繪了此一轉變時刻,象徵著科幻片改變了電影時代。 FUTURO|向1970年代科幻小說黃金時期致敬,隨著Woody Allen的《傻瓜大鬧科學城》(Sleeper)和 George Lucas《星球大戰》(Star Wars)的 C-3PO走進人們的生活,FUTURO喚起了我們對電影時代反烏托邦和烏托邦科幻電影的懷念之情。 JADEN|迄今為止最多產的Smoochies之一。出生於公元前3,000年,JADEN講述了一個豐富多彩的人生故事,包括她一生中發生的歷史變化的全貌。JADEN代表著高尚和對生者和逝者的保護。 KAMIA|KAMIA源自俄語單詞「камень」的音譯,意思是岩石。KAMIA的靜止象徵耐心、堅實、穩定。KAMIA的平靜吸引了兩隻綠色蜥蜴,牠們在一個充滿噪音的世界裏尋求獨處。 LETHAL|生活在未來加密宇宙裡的Smoochie。它是一個形狀轉換者,透過以太坊區塊鏈鑄造了自己的眼睛,並利用它們對 NFT藝術科技的演變進行激光聚焦,這是NFT革命中前線開拓者使用的眾多超能力之一。 LIGNUM|LIGNUM源於拉丁語的木頭,是一個描繪大自然靜謐與安寧的Smoochie。雖然圍繞著LIGNUM的大自然是平靜的,但事實上它正在為生命而奮鬥。棲息在其頭上的鳥準備築巢,可是地平線上卻沒有樹木。 MARIKO|MARIKO是一封寫給Andreas母親的情書。MARIKO的設計紋理源自1997年一幅名為《Cache Cache》的畫作,這是MARIKO長期職業生涯中的一個標誌性作品。收藏家們將這幅作品視為她最知名的作品。 PUNKIE|PUNKIE 是席捲 NFT 元宇宙「龐克」運動的象徵。加密龐克熱潮是NFT收藏品中最具代表性的時期,而PUNKIE是NFT成為藝術收藏品的歷史印記。PUNKIE的莫霍克髮型(雞冠髮型),代表了1970 年代初英國的龐克文化運動。 SIDDHART|靈感來自1922年的同名小說。這個Smoochie和小說一樣,探討了佛教的奧義,進行一場自我發現的精神之旅。SIDDHART被侵略和劃傷的表面,說明了尋找真正自我道路的複雜性。 TERRA|Smoochies中最年老一員,名字來自拉丁語的地球,它起源於我們任何一個人出現之前的時代。在這個遠古之世,地球有它自己的居民,其中最勤勞的是螞蟻,直到現在也是如此。這些螞蟻在TERRA身上找到了自己的生活方式。TERRA象徵著大自然中殘酷而又無聲的本質。 VELVETH|Etherea的女王,而Etherea是由以太坊區塊鏈眾多礦工建造的宮殿。VELVETH象徵著一種體現藝術和美學的新科技力量,天鵝絨皮膚不僅預示著權力和財富,更包含了溫暖和英勇的熱情。 WAVY|WAVY的對比鮮明但交織在一起的色彩波浪反映了我們如何看待自己的生活。杯子是半滿還是半空?WAVY是半黑還是半白?它顯示的不是答案,而是我們理解自己信念的思考過程。 Smoochies首波售出的有36個,今次拍賣有16個,意味成員已經增至52位。Andreas承諾一生只推出100個,隨著可以「出生」的數目愈來愈少,Smoochies亦愈趨罕有。100個的限額,亦遠少於現在最火熱的CryptoPunk、Bored Ape Yacht Club等系列的10,000個。 雖然我們活在數碼時代,但喜歡藝術的朋友,往往也希望同時有實體作品可以收藏。以最受歡迎的NFT系列CryptoPunk(累積成交額逾US$13億)為例,早前就有5個頭像的數碼與實體印刷版一同在倫敦拍賣,合共斬獲約HK$910萬。 為了是次拍賣,Andreas也首次為Smoochies推出版畫。上陣的16個Smoochies,每個都會有8版實體版畫。其中,第1版會免費贈送予投得NFT版本的買家,其餘7版則於今日起至15號在保利香港藝術空間的展覽中出售。 保利香港業務拓展總監兼保利香港藝術空間總監 駱菁雯 NFT進軍傳統拍賣行業,是大概今年3月才發生的事情。不過這股潮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冒起,瞬間已席捲整個收藏界。 然而,大部份拍行的做法,基本上都是銷售別人的NFT,較少真正參與其中。至於保利今次加入戰團,則從挑選藝術家起步,再與之商討策展事宜,NFT也是度身訂造,且同時帶來實體版畫,投入程度著實很高。 至於保利的合作伙伴 - The Authority,則為新興的藝術及文化科技孵化平台,以亞洲為發展腹地,積極推廣新媒體及加密藝術,旨在令區塊鏈藝術成為可以與實體藝術媲美的資產類別。兩者相輔相成,且看將為亞洲NFT藝術市場帶來怎樣的衝擊。 展覽率先讓大家一覷眾藝術家的NFT作品是何模樣 看到現場照片,大家發現除了Andreas之外,好像還有其他藝術家的身影? 沒錯,Andreas以外,是次還有另外11位國際知名藝術家參與是次特展和拍賣,創作出別出心裁的NFT與版畫,包括香港漫畫名家江記、屢獲殊榮的華裔插畫家Jonathan Jay Lee、Brand New School副創意總監Andrés Rivera、POW! WOW!藝術節創辦人Jasper Wong、常駐香港的本地和外籍年輕插畫家Viki Chan、Hoy、JUM、Gaby Teresa等等,陣容星光熠熠。 如此鼎盛陣容,The Value當然會再度親身採訪報道,敬請留意。

暢談NFT的美麗與哀愁| 聯合新聞網:最懂你的新聞網站 – MISC

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使得人們宅在家,實體世界的互動明顯減少,虛擬世界的交流則大幅增加。值此之時,數位藝術品NFT的話題也正火熱延燒。 今年3月間一位藝名叫Beeple的美國藝術家所創作的NFT數位作品《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經佳士德拍賣行以將近美金7,000萬元的天價拍定成交,引發業界熱烈討論。各種NFT商品與交易平台也如雨後春筍般應運而生。不容否認,NFT熱潮亦具有病毒式行銷的威力。 NFT的全稱是:Non Fungible Token,翻譯成「非同質化代幣」。相對於NFT而言,比特幣與以太幣等虛擬貨幣則是同質化代幣。兩者都是屬於記錄在區塊鏈(Blockchain)的代幣。不同的是,同質化代幣具有可替換、可分割性,例如:100個比特幣與5份20個比特幣價值相同且可替換,而非同質化代幣則具有獨一無二的特性,例如:藝術家老王的每個NFT作品都具有獨特性,更與小林的NFT作品不同。簡言之,每個同質化代幣的價值相同而可替換,而每個非同質化代幣則各有不同且非等價。 所謂NFT其實就是在區塊鏈上對於特定資產是由誰發行、交易及取得的紀錄,比方說記載某數位藝術品是由張三所創作且由李四所取得,可以說是刻在區塊鏈上的名字(在虛擬世界多指特定主體的代號)。NFT的標的不限於數位藝術品,其它如電玩遊戲的虛擬寶物與道具、球員卡、演唱會門票、紀念品及各種數位資產等,而音樂歌曲也可以作為NFT,例如:數度摘下葛萊美獎的美國搖滾樂團Kings of Leon於今年3月間將其新專輯《When You See Yourself》一併以NFT發行。 依樣畫葫蘆,獲得金馬獎與金曲獎雙重肯定的電影主題曲《刻在我心底的名字》亦可如法炮製而以NFT發行。就像盧廣仲輕柔溫潤的歌聲讓人聽到後就在心裡浮現電影劇情的光影畫面,而將這首神曲刻在聽眾的心裡,NFT則是讓本來可無限複製的數位資產圈出特定數量而刻上所有人的名字,增加收藏價值。然而到底NFT有什麼用處?買到NFT的數位作品是否也可取得著作權?常讓人看得霧煞煞,有必要進一步釐清。 物以稀為貴 NFT加密藝術崛起 在探討NFT的用處之前,先讓我們回顧實體世界現況。知名藝術家的作品在藝廊或是拍賣場販售的價格對一般老百姓來說實在很高,除了因為藝術家的好名聲與作品的高價值有關之外,也是因為「稀少性」:只此一件或是限量發行。有錢購買的大爺們買到藝術品珍藏展示,滿足了收藏癖與虛榮心,也期待將來高價轉售的利益。 然而藝術品收藏家最大的夢魘就是買到膺品,儘管賣家會附上真品證明書、保證書或是其它憑證資料,但仍可能發生連證明書都是偽造的情形而引發紛爭。另一方面,也有很多藝術家雖然沒沒無聞,但作品深具潛力,因缺乏行銷能力與銷售管道而乏人問津。上述的困境包括如何證明是真品、如何促進市場交易,也會發生在數位藝術品上。特別是數位檔案容易複製,每個分身都長得一模一樣,容易透過網路傳輸。能夠輕易免費取得的為何還要付費? NFT的問世某程度提供上開痛點的解決方案。NFT在區塊鏈上建構智慧型合約(Smart Contract)並形成對於特定資產是由誰發行、交易及取得的紀錄,可以比擬成不動產登記、商標註冊、股東名冊、藝術品真正證明等樣態。由於區塊鏈採取分散式帳本登錄的技術,具有不可竄改、可信任的特性,這使得奠基於區塊鏈技術的NFT具有證明真實的保障,不像前述關於不動產登記等機制在現實運作上可能發生虛偽造假的情事。 此外,隨著NFT應運而生的網路交易平台如OpenSea、SuperRare、MakersPlace、Lootex等,能協助發行人將數位檔案在區塊鏈上鑄造(Mint)成NFT並進行拍賣或其他方式的販售,且大多須透過電子錢包以虛擬貨幣交易,若輔以多元行銷方案,將使得數位藝術品更容易冒出頭來見世面。尤其是NFT發行人還可在智慧型合約中寫入:其就NFT後續的每筆交易可享有一定比例(例如:10%等)的分潤,更能增加未來的現金流。 我們都知道「物以稀為貴,奇貨可居。」本來數位檔案具有無限量及完美複製的特性,使得人們傾向於免費取得。然而NFT讓藝術家可就數位藝術品圈定某些數量而產生稀少性。這就像書本發行10萬本,而作者就其中10本簽名,即讓那10本具有獨特性而增加收藏價值。 買到NFT的數位作品 著作權歸誰? 讓我們先回到著作權的基本原理:著作與著作物是不同的概念。著作權法保護的著作是指文學、科學、藝術或其他學術範圍之創作,如美術、音樂等著作。而著作所附著之物則為著作物,可能是首次附著之原件或是重製物,例如:原始之油畫或是翻印版。特定油畫的作者雖然將其原始之實體油畫賣出給某收藏家,但仍保有該畫作的著作權,而該收藏家僅是取得著作物的所有權。因此如果就該畫作要進行重製或利用其他著作權能,仍應取得著作權人的同意。同樣的,購買CD的消費者只取得CD硬體(著作物)的所有權,但並未取得CD內容(著作)的著作權。 就NFT數位藝術品而言,假設發行人為該藝術品的作者且享有著作權,並就其創作以NFT限量發行,這只是就本可無限複製的作品圈出特定數量,並在區塊鏈上刻上名字(可說是一種數位簽名)以提供交易。買家即便取得作品的數位檔案,但該檔案本來就可以被無限複製,並非核心價值所在。買家其實主要是得到一個在區塊鏈上顯示自己是該特定NFT作品買主的紀錄,不僅增加收藏價值,更彰顯粉絲忠誠及對外炫耀的社群名聲效果,但並未取得該作品的著作權。 NFT在區塊鏈上的真實證明是指確實是特定人以NFT發行,但不表示該特定人有權發行。例如:某個NFT數位藝術品確實為某B所繪製與發行,但其實是抄襲著作權人某A的作品,卻未取得某A的授權。若該發行人就別人享有著作權的創作以NFT來發行,則會涉嫌侵害著作權,例如:重製權、公開傳輸權或姓名表示權等,也可能對買主構成詐欺。特別是在NFT熱潮狂襲之際,可能有不肖份子擅自將別人辛苦創作的圖檔、音檔、影像檔等,拿來在NFT交易平台發行,即可能觸法。 NFT平台業者多會於服務使用條款明定其不就發行人對於NFT標的是否有著作權負擔保責任且訂有免責約款,因此買主只能向涉嫌詐騙侵權的發行人提告,卻可能因求償過程繁瑣與費用支出不小而不了了之。對於這類非法案型,除了藉由社群評價機制由社群成員舉發給予負評來杜絕邪惡賣家之外,亦可考慮就作品的著作權歸屬也進行NFT,亦即在區塊鏈上記錄特定作品的著作權人及授權資訊,此即屬著作權法所規定的權利管理電子資訊,乃指於著作原件或其重製物,或於著作向公眾傳達時,所表示足以確認著作、著作名稱、著作人、著作財產權人或其授權之人及利用期間或條件之相關電子資訊;以數字、符號表示此類資訊者,亦屬之。基此,NFT藝術品的發行人必須先提出著作權資訊相關證明的NFT,並經過交易平台驗證之後始得將作品以NFT發行,以維護交易安全及保障客戶權益。然而這種雙重NFT的驗證機制卻可能會增加平台的作業負擔與運作成本,未必會成為商業模式主流。 創造稀少性 NFT的美麗與哀愁 誠如《刻在我心底的名字》歌詞裡說的:「既然決定愛上一次就一輩子」,NFT可說是刻在區塊鏈上的名字,形成特定資產是由誰發行、交易及取得的紀錄,有如海誓山盟般,既然刻在區塊鏈上就不會被竄改。 好的作品可藉由NFT來創造稀少性並促進市場交易機會與收益。NFT也可能淪為炒作題材,將普通作品炒高價格,或是把冒牌作品拿來魚目混珠,看誰是最後那個接手賣不掉的冤大頭。優質產品的稀少性可造成價格上漲,但垃圾卻不會因為具有稀少性就變成黃金,眾聲喧嘩之後,終究會還原本來面目。話又說回來,任何新興商品與產業的發展,本來就可能會朝好的與壞的走向同步進行,野蠻生長之後,還是需要修剪規整,以免劣幣驅逐良幣,而能繼續成長茁壯!

幣圈新寵 寶貝豬NFT 非同值化代幣 – 經濟日報

2021年5月的某日深夜 一位來自新加坡管理學院的19歲大學生-陳柏旭 Wilson Chen,因為心中的二個疑問,而讓一個月後的幣圈,刮起了一波風潮: 1.與其花心力研究各個幣種做為投資標的,我何不新創一個幣,全神貫注將此幣發揚光大呢? 2.身為藝術支持者的我,是否能為藝術創作者們做點什麼有實質幫助的事呢? 在歷經一番冥想後,答案浮現,就是BabyPig(寶貝豬)。 BabyPig是建立在BSC鏈上的幣種,總發行量為7840億顆。 創辦人的願景是希望藉由BabyPig使藝術創作者們能透過NFT獲取理想的財富,那麼,該如何達成此目標呢?首先,就是運用寶貝豬項目方的先天優勢-人流資源。 BabyPig在發展過程中,因緣際會組建起了共同創辦人團隊,而此團隊成員們大多來自於組織行銷界最高領導階級以及加密貨幣界有影響力的KOL們。 上述優勢在BabyPig發展初期起到了頗大的作用,反映在幣價上就是短短二個月內從原始發行價增長驚人的漲幅,很快地就成為了幣圈爆紅項目。若將BabyPig的人流基本盤導入NFT藝術品的競標中,藝術創作者們也許就不用擔心作品是否會乏人問津的窘境了。 除此之外,BabyPig團隊也正在進行Game Fi、質押池、NFT平台、盲盒等週邊產品,預計半年內會完成以上所有產品的開發,期望可以藉由這些週邊產品讓BabyPig成為一個造血功能強大的項目。 BabyPig的完全體,敬請期待!

掀本港NFT藝術序幕探索21世紀達芬奇數碼宇宙- 明報OL網

【明報專訊】近日城中正舉行一場盛事,那就是號稱「亞洲首個大型ART TECH 體驗藝術展」的Digital Art Fair Asia(DAFA)。近半年來數碼藝術受到前所未有的關注:今年3月佳士得首次拍賣NFT藝術品,以6900萬美元(約5.4億港元)的天文數字售出美國數碼藝術家Beeple 的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令NFT藝術崛地而起,掀開數碼藝術新篇章。香港也乘勢而上,透過DAFA聚集國際級加密及沉浸式藝術。藝術展醞釀一年,背後舵手是加密藝術購藏平台Apre Artnet的創辦人Gillian Howard(歐凱怡),趁展覽開幕之際,她分享對數碼藝術的看法。 隨着頂級藝術家村上隆、Jeff Koons 、Damien Hirst 等人也參與NFT,這股熱潮或逐漸成為新常態,甚至連大英博物館也與NFT平台合作發行日本浮世繪大師葛飾北齋的作品。DAFA幕後搞手Gillian Howard和團隊,亦為展覽蒐羅了逾200件數碼NFT作品,攝影、錄像、插畫、裝置等類型包羅萬有。 首件數碼藝術品賣給Carrie Fisher 兒時夢想當攝影師的Gillian,在8、9歲的時候,用存了多年的利市錢買了人生第一部Kodak相機,結果卻被媽媽勒令退貨。憶起往事,她笑道:「以前爸爸總叫我不要當artist,說『搵唔到食』,總是那句『你看看梵高,死後才出名的!』」儘管如此,20出頭時她被美國濃厚又具探險精神的文藝氣氛吸引,在紐約和西雅圖闖蕩了兩年,最終選擇回港當畫廊經理兼策展人。「其實策展人亦需要創意和藝術觸覺,才能夠幫藝術家呈現他們想説的故事。」 2014年,Gillian正經營一家俄羅斯畫廊,當時的畫廊總監希望以較新穎的模式推廣俄羅斯藝術,因此破格與動畫家合製了一件影像藝術品。同年她偶然遇上荷李活明星Carrie Fisher來港,「當時我完全不認識她,遇見她之前也從未看過《星球大戰》,我就像平時那樣向她介紹藝術品,包括那件影像作品,沒想到她爽快地買下。」雖然當時數碼藝術仍未起步,但就這樣機緣巧合,Gillian首次接觸數碼藝術,或許就是在那時萌生了對這個領域的好奇心。 Refik Anadol不容錯過 本次博覽的重頭戲之一必然是多媒體藝術家Refik Anadol,這位土耳其裔的美國藝術家被譽為「21世紀的達芬奇」,曾為悉尼歌劇院、迪士尼音樂廳等著名建築物打造過光影藝術。他專為DAFA創作了8件作品,於場館1樓IMMERSE ZONE展出,並與蘇富比聯手在網上拍賣。作為數碼藝壇的翹楚,他致力運用量子物理數據和機器學習技術,把科學轉化為色彩斑斕的沉浸式體驗,成品往往令人歎為觀止。談到Refik Anadol,Gillian不禁兩眼發光:「他真的非常聰明,居然想到用這種方式探索一些難懂的科學概念和超前的理論,刺激我們對物理世界的反思。」博覽會中獨一無二的Refik Anadol 360度沉浸式藝術室為觀衆帶來震撼感官的視覺衝擊。「他的作品檔案全都是幾百個TB,我花了好幾天都下載不了,只好拜托他把硬盤寄過來香港!」若親臨DAFA,便會明白箇中原因。「我希望大家除了來打卡之外,亦能夠明白作品背後的構思和意義,Refik的想法真的很extraordinary。」 數碼藝術值得親身感受 NFT數碼藝術冒起,Beeple功不可沒,他的最新NFT系列《B.20》亦在DAFA中展出。她當初萌生要做DAFA的想法,其實是受Beeple啟發。Gillian稱自己最初對Beeple的創作感到一頭霧水,不明白為何值這麽多錢,直至親身站在他的作品面前,品味畫作裏的每一個象徵、每一處細節,才體會到作品的價值,感受到其中豐富的隱喻。「一般人若只透過網上觀看數碼藝術,根本不會知道它們在幹什麽,所以我希望以實體的形式把數碼藝術帶到觀衆眼前,這樣會讓普羅大衆或剛入門的收藏家覺得比較易明。」 另一位讓Gillian讚歎不已的藝術家是Krista Kim,「我認為她將會是新時代當代藝術家的代表。你知道嗎?她覺得未來不會像現在這樣,而是會真正實現metaverse(元宇宙)。」 「元宇宙」一詞最早出現於美國科幻作家尼爾.斯蒂芬森的小說《雪崩》,用來形容一個建基於虛擬實境而超越現實的網絡世界,認為人類未來可以在沉浸式的數碼世界中,以虛擬替身或場景作日常交流。自7月份facebook創辦人朱克伯格宣布facebook將銳意成為一家元宇宙公司後,此概念便再次成為業界焦點。來自加拿大的國際知名NFT藝術家Krista Kim,亦曾於2014年發表Techism的概念,探索科技與藝術的結合,擅長把智能軟件和數碼媒體融入人文藝術。今次她與德國錄像藝術家Efren Mur及音樂團體Ligovskoï合作,創作出大型影像Superblue v.2,以數碼科技重新審視人性,為觀衆在中環鬧市中構建一片靜謐的「精神海洋」。 除了享譽國際的藝術家,博覽會亦匯聚了多名出色的本地藝術家,包括超現實攝影家SurrealHK、「九龍皇帝」曾灶財、「香港嘻哈教父」MC仁、人工智能藝術家及兩次金像獎最佳特效得獎者黃宏達等。當中新媒體藝術家朱力行(Henry Chu)的「區塊鏈鋼琴」屬最有趣,會根據虛擬貨幣市場實時變動而運行,觀衆能與其互動,奏出一曲獨一無二的「虛擬貨幣」瞬間。 虛實交融的藝術體驗 在會場2樓的VIRTUAL ZONE,觀衆可以佩戴VR虛擬現實頭盔進入「DAFA平行時空展會」,觀賞著名dslcollection 虛擬實境美術館中多達300件作品。「疫情的時候,我自己在家試了很多VR藝術平台,嘗試尋找清晰度最好的,最終選擇了VR-All-Art,試了半年呢。」博覽會用到的器材和展示技術,無一不經過Gillian精心挑選。「我們團隊希望未來透過這個技術,讓老人家、殘疾人士或一些不宜外出的人也能觀賞到數碼藝術,甚至有更好的觀賞體驗。」 籌備如此大型的藝術博覽,一點也不容易。「整個過程中最困難的,是所有人都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麽,因為這個領域是在太新了!大家唯有一路摸索,包括我自己。」如果對數碼藝術有興趣,想認識這個空間,可以從哪裏開始?「來Digital Art Fair吧。」

大英博物館推葛飾北齋NFT 兩枚《神奈川巨浪》每次轉手可獲版稅 – 香港01

這次大英博物館與法國初創公司LaCollection 合作,於上月30日大英博物館《萬物之大繪本北齋》展覽開幕同期推出多個葛飾北齋NFT作品。這次展覽展出北齋在1820年至1840年間為從未出版的插圖百科全書製作的103幅作品,更推出超過200件北齋NFT藝術作品供線上購買,包括著名版畫《神奈川巨浪》、《凱風快晴》和《富嶽三十六景:駿州江尻》等。還有一些鮮為人知的作品,包括最近重新發現的《萬物大圖畫書》繪畫。 疫情下,多間博物館銳意出售 NFT 以幫助減輕財政壓力,然而據佳士得報道,NFT 為藝術界引入了更年輕、更全球化的觀眾,73% 的 NFT 拍賣註冊人之前從未在拍賣行出價。大英博物館這次推出 NFT,便視此類藏品為潛在的藝術教學方式,希望透過推出 NFT 來吸引新的、更年輕的觀眾,讓更多年青人知道《神奈川巨浪》是北齋的作品。 北齋的 NFT 將以不同的稀有等級出售,每個等級NFT將以固定價格出售,而其他作品將以拍賣方式出售。除了較為罕有的《神奈川巨浪》只有兩枚NFT 外,其他作品將推出1,000 和 10,000 版 。與大多數 NFT 智能合約一樣,NFT 的原始創建者,在這種情況下是大英博物館,將從 NFT 的每次後續銷售中獲得版稅。 大英博物館並不是第一個提供 NFT 的博物館。英國曼徹斯特的惠特沃斯畫廊、俄羅斯聖彼得堡的艾爾米塔甚博物館和意大利烏菲茲美術館,最近都為其館藏推出NFT作品。

單月交易額上百億!台灣國寶級藝術家也賣NFT,大家在瘋什麼? – 天下雜誌

黑底白色光束為主視覺的巨大展場裡,懸掛著一幅幅巨大的視覺藝術與多媒體展品,作品旁有藏家寫下對作品的介紹與導覽指引,這是年輕收藏家黃新的收藏展,只不過這其實是一個3D虛擬展場,它存在於黃新的手機與電腦中,展示收藏品全都是NFT。 入口寫著策展理念,黃新定義自己是「新媒體圈的定居者,加密藝術界的新移民」。他本身就是AR互動藝術設計師,今年6月在其他藝術家的分享下認識了NFT的概念,就一頭栽入這個新領域,投入近20萬台幣,短時間內就收藏了約800件NFT作品,也將自己的數位創作發行成NFT販售。 「以前喜歡的數位藝術品都不知道怎麼買,很難看展喜歡、看它可愛就買到,」黃新解釋,還有收藏的是互動性的新媒體藝術作品。因為過去數位藝術沒有實際載體,很容易複製,難以辨別真偽,就沒辦法交易,而NFT的特性改變了這一切,數位創作有了證明擁有權的方式。 NFT是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ility token)的縮寫,不同於大家熟知的比特幣、以太幣,每顆幣都沒有差別,還可以只買0.001顆幣。每一顆NFT都擁有獨一無二的ID,不可以相互替代,且交易時不能被分割。 NFT像數位資產的身分證,帶有原創作者的專屬簽章,把數位資產發行成NFT的過程,稱為「鑄造」NFT。NFT買賣的是擁有權,而非著作所有權,這讓數位畫家、藝術家還是保有著作權。 可以被鑄造成NFT的東西五花八門,從虛擬遊戲裡的寶物、數位串流上的音樂、網路迷因的數位圖檔,到可以在實體世界兌換實物與權益的憑證、票券、會員卡等等,舉凡在虛擬世界需要被驗明正身的東西都可以利用NFT的特性來追蹤、驗證。 NFT上記錄著鑄造者、鑄造時間、交易歷史等數據,只要確認該件NFT出自創作者的手,他就可以確認為「數位真跡」,可以被交易,也有了收藏價值。 NFT被視為區塊鏈技術今年最引人注目的應用。2021年初單週累積交易額還只有2300萬美元(約6.44億台幣),到了8月單週就狂飆超過10億美元(約280億台幣),狂熱的市場被稱為NFT之夏(NFT Summer)。 經歷了一場激情的夏天,NFT目前的每日交易額回落至4億多美元(約112億美元),但依舊是年初的20倍。活躍的不重複錢包(帳戶)則從年初約8000個,攀升至7萬個。 NFT之夏,到底在瘋什麼? 過去難以被交易的數位藝術品新市場打開,拍出了驚天高價,Beeples的作品以NFT形式在佳士得拍賣會上拍出6934.6萬美元(約19.4億台幣),是在世藝術家作品中售價第三高,而普普藝術之父安迪沃荷、西班牙超現實藝術家達利的作品以NFT上拍,也驚動了傳統藝術圈。 「要做就要做第一個,」朱銘美術館館長賴素鈴眼看著疫情期間空無一人的美術館,她拍板下了這個新嘗試。她讓高齡83歲的國寶級藝術家朱銘,成為台灣NFT市場最知名的發行者。 賴素玲和東吳大學數位金融中心合作,將朱銘美術館兩部展品《太極拱門》與《三軍》之海軍軍艦「廣達號」在NFT發行平台Jcard上發行,兩週內銷售一空,以美術館方的角色發行NFT更是世界罕見的案例,另一例則是俄羅斯隱士廬博物館將達文西、梵谷、莫內的名畫鑄造成NFT拍賣。 「其實會碰到傳統藝術這塊是陰錯陽差,」Jcard平台營運長王韵婷笑道,Jcard平台一開始專注經營粉絲經濟,發行美女網紅的影音NFT吸引粉絲搶購一空。但今年4月,台北新藝術博覽會的展會上,許多傳統視覺藝術家、藏家都對NFT領域都非常感興趣,卻苦無發行與收藏的管道,主辦單位才找上Jcard合作。 「我們才發現傳統藝術有很多需求,」王韵婷說,Jcard的技術優勢,讓一般人不用自己買虛擬貨幣,只要刷卡就能買到NFT,也在前期提供為創作者規劃發行NFT的服務。 王韵婷也提醒,如果是已有實體作品的傳統藝術,在要跨入NFT時必須要思考虛實之間的關聯性,「以收藏品來說,NFT的稀缺性、獨特性都很重要。」藝術家發行NFT以後,能不能善用經營社群的特性,持續地與NFT的擁有者互動、為之創造更多價值,是成功NFT專案的重要關鍵。 蘇富比之外的新拍賣市場 流通量不小的NFT市場,也鬆綁了傳統藝術品次級交易只能在拍賣會、藏家圈進行的模式。 藝術圈頂級展會台北藝博會將於今年10月登場,主辦的畫廊協會為傳統畫廊與NFT發行商搭起了平台,有機會將實體作品發成NFT。「NFT完全改變的拍賣、畫廊交易的思維,」畫廊協會秘書長游玟玫自身也是拍賣官,她指出新生代藏家對於NFT很感興趣,而在疫情衝擊下,許多畫廊早有建置VR展廳,「線上就能一次完成購買對藏家和畫廊來說也很方便。」 研究機構Arts Economics與《瑞銀投資者觀察》共同執行的高淨值收藏家調查報告顯示,藏家透過數位通路購買收藏品的比例高達33%,還有多達16%的藏品屬於數位作品、膠卷作品、影像藝術作品,而千禧世代藏家的支出更是比年長同好高出3倍,也是成長主力,這一批網路原生居民與上一代勢必會有不同的收藏習慣。 NFT風行後的區塊鏈世界堪比文藝復興時期的威尼斯,充滿相信自己獨特的眼光的藏家或投機客,左手買、右手賣、推高價錢,在前幾波幣價起落中賺得盆滿缽滿的富裕中產,紛紛搶購數位收藏品以證明自己的獨到品味、累積社交資本,除了熱絡的市場以外,更帶有濃濃的社交意味,擁有某些NFT更像是重要的社交資本,未來虛擬世界行走的炫耀品可能就是一顆限量的NFT。 NFT玩家,新威尼斯裡的富裕中產 NFT不只在藝術領域打開新局面,也衝擊其他產業的既有模式。信用卡巨頭VISA在8月底最新公布的NFT白皮書裡,看好未來NFT未來的主要應用領域將在藝術品、收藏品和遊戲。 歷經4次創業、Fansi音樂NFT發行平台創辦人陳泰谷,看見NFT平台在音樂產業的機會。 過去,人們會收藏心愛的歌手發行的黑膠、卡帶、CD,但到MP3、串流平台時期,音樂的價值幾乎被打成0,數位轉型下創作者反而成了受害者。數位化的浪潮讓大眾習慣免費、低價的內容,音樂人沒有辦法再賣唱片、單曲以創作營生,粉絲也很難「收藏」喜愛的作品,音樂人只能靠辦演唱會、出周邊商品來帶動粉絲收益,中小型工作室、獨立音樂人的處境更顯艱困。 而NFT讓代幣(token)的價值回到作品、內容本身。 不像過去作品轉手賣出就和創作者毫無關係,或複雜的版稅、版權移轉常常造成糾紛,每一顆NFT被交易幾手、歷史成交價,都清楚載明,也因此多數NFT交易平台都設計了創作者分潤機制,不管後續轉手幾次、在哪些平台上被交易,創作者都能夠持續獲得5%~10%不等的分潤。 「你買的是創作者的東西,內容才是最重要的主體,就算到其他網站轉賣,創作者還是能獲益,」陳泰谷觀察,有平台上的創作者NFT專案一週的收益,就達串流平台上2年的分潤。 除此之外,NFT創造一個讓創作者可以直接與早期支持者互動的場域,NFT的持有者,就像音樂人的粉絲俱樂部憑證,可以享有專屬權益,例如:VIP演唱會門票、獨家互動內容、參與作品製作、兌換商品贈品等。歌手馬念先將珍貴的Demo帶發行成NFT扭蛋,還能獲得VIP區演唱會門票。 在NFT熱門應用領域中,有一塊數位原生產業的DNA更加適應於NFT的特性,就是遊戲。 Lootex創辦人呂季潔本來在遊戲產業服務,過去受限於數位資產難以驗證,在遊戲中的寶物都不能讓玩家自由交易,「NFT概念被提出之後,我覺得非常有趣,買家就可以自由交易、使用、裝飾自己的虛寶,不再是由中心化的遊戲公司說了算。」 她自信地表示,雖然現在現在NFT為人所知的是藝術品、收藏品的高額交易,「我覺得NFT下一個趨勢一定是遊戲,會愈來愈多投入來做,」熱門的NFT小精靈遊戲Axie Infinity吸金程度甚至超越手遊冠軍《王者榮耀》單日920萬美元(約2.6億台幣)的收入,成為全球單日收益最高的遊戲。許多東南亞玩家在疫情無法工作期間,靠Axie Infinity賺取足以溫飽的收益。 在諸多NFT專案裡,開始出現沒有任何規則,完全依靠玩家共識決定未來發展的遊戲,而且遊戲中有一套可循環的經濟系統,意即遊戲裡賺的錢、擁有的資產都是「真的」,這不免讓人們開始思考,電影《一級玩家》的情節逐漸走向真實,我們可以在虛擬世界裡過著另一種生活,這就是臉書、輝達(Nvidia)等科技大廠口中「元宇宙」的雛形。 未解的法律難題 目前,由於NFT太新,許多法律問題尚無定論。 最大的過去我們在畫廊買畫,藏家取得實體畫「物的所有權」,並沒有取得著作財產權,「你不能做任何改作、商業利用等,你只有那幅畫框、那張紙的所有權,」明日科技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AppWorks法務輔導長王琍瑩認為,傳統的所有權框架套用數位世界很難理解,因為NFT沒有實體,自然就沒有「物的所有權」,所以完全得靠契約寫明NFT持有者與創作者之間的權利關係,不同性質的NFT就需要不同契約來規範清楚遊戲規則,使用者要看清楚平台與專案的條款。 她舉例,NFT知名專案曾在蘇富比上拍出2440萬美元(約6.8億台幣)的無聊猿猴(BYAC),「他為何會這麼紅?因為他太大方了,他的合約條款就授權你商業使用,可以拿去印T恤、馬克杯、做襪子什麼都可以。」 對於NFT的信仰者們來說,還有更遠大的目標。 當人們在虛擬世界生活的時間愈來愈長,所有現實世界本來就有的機制,在虛擬世界需要有一套轉譯的法則,今年廣泛被討論的元宇宙(Metaverse)意謂人們未來可能生活在連線的另一個世界,「我覺得元宇宙其實是未來所有線上的互動與生活會很像遊戲,但他其實是真的,」呂季潔說,在那樣的世界,人們同樣需要消費、娛樂、社交,萬事萬物都將要使用NFT的格式存在。

速覽 Pak 新 NFT 系列 LOSTPOETS:結合博弈和命名機制

本月,由數字藝術家 Pak 設計的新系列「LOSTPOETS」 在獲馬斯克點贊、蘇富比關注之後,在 OpenSea 上的單日成交量一度超過 Cryptopunks 位列榜一,近一週的成交量也突破 1 萬枚 ETH,躋身所有 NFT 項目前三位,目前的地板價爲 1.05 ETH。 速覽 Pak 新 NFT 系列 LOSTPOETS:結合博弈和命名機制 LOSTPOETS 的設計思路和路線圖 LOSTPOETS 是一款 NFT 收藏品和策略遊戲,最初的 NFT 是一張「白紙」,擁有「白紙」就相當於擁有參與 Pak 所設計遊戲的資格,每張「白紙」NFT 收藏者可在之後選擇兌換「詩人」NFT,「詩人」NFT 可通過銷燬另外的「白紙」NFT 來爲詩人命名。 「詩人」NFT 系列包括 65536 個 NFT 和 1024 個初始 NFT,是 AI 生成的藝術頭像。每個「詩人」NFT 都是獨一無二的,來自於 1024 個初始詩人 NFT 中的一個,攜帶 256 個不同的基因特點。 LOSTPOETS 按「詩人需要用白紙寫詩詞和命名」的思路分爲了幾個階段,首個階段已在 9 月初完成,在對 ASH 代幣持有者獎勵 7586 個「白紙」NFT (page NFT,能在之後兌換「詩人」NFT)的同時,還通過銷售「白紙」NFT 籌集到高達 7000 萬美元,單價爲 0.32 ETH。 第二階段於上週末開啓,「白紙」NFT 收藏者有兩週的時間可以選擇兌換爲「詩人」NFT,也可以繼續保留「白紙」NFT。「詩人」NFT 有隱藏的稀有特點,並且會隨着時間的推移逐漸顯現。另外,LOSTPOETS 還對持有「白紙」NFT 的前 100 位收藏者獎勵了 294 個初始「詩人」NFT,除此之外,會在未來 365 天內,每天將剩餘 730 個初始「詩人」NFT 中的兩個隨機空投給收藏者。目前已有幾個初始 NFT 的轉售價達到了 50 ETH。 速覽 Pak 新 NFT 系列 LOSTPOETS:結合博弈和命名機制NFT 收藏者 Lili 製作的 思維導圖 第三階段爲探索階段,還未開啓,屆時同時擁有「白紙」NFT 和「詩人」NFT 的收藏者還可對其 NFT 命名。LOSTPOETS 與 Pak NFT 生態系統(代幣爲 ASH)相關聯,也因此,LOSTPOETS 還將 7586 個「白紙」NFT 獎勵給 ASH 代幣持有者,在項目路線圖的最後一階段,「詩人」NFT 可在 Burn.art 中銷燬兌換成 ASH 代幣。 LOSTPOETS 的博弈機制 如上所說,在第二階段中,「白紙」NFT 既可以繼續持有以在第三階段中爲詩人命名或添加某種特性,也可以選擇將其兌換爲「詩人」NFT,這就導致產生了一種博弈機制,隨着這種單向轉換次數的增多,「白紙」NFT 也會變得越來越稀有,對應地,「詩人」NFT 的稀有屬性會隨着「白紙」NFT 轉換「詩人」NFT 的數量而發生變化,可能會更稀有也可能會更普通。 另一方面,對於收藏者而言,是想僅擁有「白紙 NFT」還是想要一個沉默的詩人,亦或是想成爲一個可以訴說很多故事的詩人是一件非常值得思索的事情,也就是說,若一個收藏者在僅持有一個「白紙」NFT 的情況下,要麼繼續保留該 NFT,要麼只能將該 NFT 轉換爲沉默的「詩人」NFT,而要想讓「詩人」NFT 能夠寫一段話或進行命名,只能再次購買一個或多個「白紙」NFT,用戶的「白紙」NFT 越多,能寫得內容也就越多。 初始「詩人」NFT 能在不需要「白紙」NFT 的情況下寫字,還能夠爲詩人起名字。除此之外,在未來 365 天內,每天都會有兩個初始詩人 NFT 隨機空投給收藏者。另外,根據 LOSTPOETS 官方頁面,之後還可能會增加其他機制來賦能項目價值。 Pak NFT 社交體系 Pak 是 Undream 工作室和 AI 策展人 Archillect 的創始人和首席設計師,從事數字藝術創作已經超過 25 年,近一年來不斷在 NFT 領域深耕,推出了諸如五件早期作品的藝術品系列 Terminus 等多個系列。今年 4 月份,Pak 還與蘇富比合作,進行了爲其三天的 NFT 數字藝術品系列「The Fungible」拍賣,成交額接近 1700 萬美元。 根據 CryptoArt.Ai 數據統計,按個人數字藝術品銷售額來看,Pak 在 SuperRare、Foundation、Nifty Gateway、hic et nunc、MakersPlace、KnownOrigin 以及 Async Art 七個平臺的銷售額超過 5000 萬美元,僅次於僅次於超現實藝術家 Beeple (1.4 億美元),而該統計數值還未收錄 OpenSea 數據。 今年二季度,Pak 還推出一個 NFT 銷燬平臺 Burn.art,允許 Pak NFT 或其他 NFT 持有者銷燬 NFT 的同時獲得 ASH 社交代幣,Pak NFT 持有者銷燬 NFT 可獲得更多的 ASH 獎勵。NFT 和 ASH 之間的兌換比例將由可平衡價格和可用供應量的聯合曲線 Bonding Curve 確定。在未來 Pak 推出的一些 NFT 收藏品中,將選擇僅接受 ASH 作爲交易媒介。隨着時間的流逝,銷燬的 NFT 越多,產生的 ASH 就會越少。 綜合來說,LOSTPOETS 通過「白紙」和「詩人」NFT 之間的相對博弈機制和命名機制增加了該策略遊戲的不可預知性和趣味性,再加上最後能夠銷燬兌換爲 ASH 代幣的特點,與 Pak 其他收藏品系列共同形成了一個獨立運行且正向循環的 NFT 社交生態系統。不過與此同時,能否持續發展還在一定程度上取決於項目之後的具體策略設計以及可玩性。另一方面,隨着 NFT 領域的不斷髮展,這種個人 NFT 社交體系或將被廣泛採用和複製。

三分鐘瞭解 UBOXSEA:用成熟驗證體系探索 NFT 版權突破之路

自年初 NBA Top Shot 的現象級躥紅,到越來越多的藝術家以及娛樂體育屆頂級明星紛紛入局,再到現如今類似騰訊、阿里等傳統互聯網巨頭也已經先後推出了相關產品,NFT 在 2021 年的火爆狀況已不足以加密領域概念的出圈的描繪,而更像是屬於 Z 世代乃至所有人都能夠觸達到的新「潮流」。 不過隨着大衆化的 NFT 市場平臺迅速湧現,鏈上的 NFT 作品本質上的「去中心化」屬性也帶來了一些麻煩。由於將作品鑄造成 NFT 的過程近乎零門檻,所以在互聯網上流傳的各種圖片、視頻以及音頻等,都可以被任何人直接鑄造成爲 NFT。長期以來一直困擾着傳統互聯網行業的版權問題,在新興起的 NFT 市場中遭到了進一步放大。 而如果這一問題無法被解決,創作者自身的利益無法被有效保護的話,那麼 NFT 市場很可能會成爲一個難以控制的鏈上「盜版市場」,這將會嚴重阻礙 NFT 的健康發展。爲了解決這一關鍵問題,UBOXSEA 提出了融入現實世界已有版權體系的思路,希望以此爲創作者和收藏家們提供更加可靠的 NFT 創作及交易環境。 UBOXSEA 是什麼? UBOXSEA 是支持版權交易的多功能 NFT 平臺,通過與國家版權中心授權的業務機構北版科技(B&B TECH)達成業務合作,實現了與國家版權中心業務通道的打通,爲 NFT 形式的數字藝術品版權問題提供了一個可靠的解決方案,通過融入現實世界中成熟的版權體系,讓 NFT 作品在唯一性以外,可以有效地實現版權認證,進而獲得鏈上、鏈下的雙重保護,以此保障創作者和收藏者的權益。 作爲一個 NFT 平臺,UBOXSEA 在鑄造交易等基礎功能方面仍然保持了高度開放的特性,能夠保證用戶的剛性使用體驗。用戶可以在該平臺上免費鑄造 NFT 作品,在交易過程中,目前主流平臺支持的定價出售、拍賣以及點對點出售等形式均可以實現。 版權登記作爲 UBOXSEA 的主打功能,創作者在該平臺上鑄造 NFT 時,可以直接通過北版科技提供的服務進行版權認證。 通過認證的作品可以獲得官方頒發的電子證書以及紙質證書,同時其鑄造的 NFT 作品還會獲得「數字身份 ID」。這些已經通過版權認證的作品會得到特殊標記,可以理解爲現實世界中的「防僞認證」。 平臺還會依託智能合約進行有保障的「版權交易」,版權交易會進一步拓展 NFT 的用途,讓其在作爲收藏品的同時,可以爲藝術家創造額外的收益,並更好地保護藝術家和收藏家的共同利益。 由於目前以太坊網絡交互成本較高且擁堵狀況並未得到有效緩解,UBOXSEA 選擇了優先在更加穩定、交易手續費更低的 BSC 鏈上線,以此可以降低用戶的交互成本,提升用戶的參與積極性。預計在 2021 年第四季度實現同時支持 Polygon 網絡,2002 年成立研究院,積極開展多鏈、跨鏈方向的研究,實現兼容更多網絡兼容,打造用戶交易 NFT 時「無需繳納服務費」的成本優勢和「快捷」的速度優勢。 未來,UBOXSEA 會將整個平臺搭建在 IPFS 網絡之上,將數據完全存儲在分佈式節點中,這可以有效地保障數據的完整性,相比於傳統的中心化服務器,IPFS 作爲網絡基礎設施基本保證了 UBOXSEA 平臺數據的「永久保存」。除此以外,去中心化的存儲也讓數據不必再集中到中心化服務器之中,對於用戶數據的隱私保護也有着天然優勢。 UBOXSEA 會利用自身資源邀請新晉傳統藝術家與知名加密藝術家入駐,併爲創作者們提供專業領域和資金上的支持,在提升創作者創作熱情的同時,讓平臺用戶能夠接觸到更多足夠好的作品。 版權的價值 由於作品已經得到了官方版權驗證機構的認證,因此這部分被標記的 NFT 作品實際上不僅僅代表作品本身,還附帶着該作品的數字版權。這些 NFT 作品的數字版權會被寫入智能合約,買家在購買經過版權登記的 NFT 作品的同時,也就能夠獲得官方認證的數字版權了。這也就意味着,買家可以放心地將其使用在商業用途,而不必再擔心此前僅購入作品但未擁有版權時,將其用作商業用途可能會被創作者追責的情況發生。 擁有版權的作品還能夠爲收藏者帶來額外收益,因爲擁有作品的版權意味着這些作品被其他人用於商業用途時,可以爲收藏者帶來對應的「版稅」收益。 而除了利益層面外,版權的認證以及保護可以讓數字藝術品市場對於那些尚未真正涉足該領域的藝術家更加「放心」。因爲除了版權所帶來的經濟利益以外,藝術家在創作過程中的付出並無法完全用價格去衡量,因此原創作品能夠獲得版權驗證實際上也是一種認可,並激發藝術家們的創作意願。 團隊 UBOXSEA 是一個由傳統藝術行業原創作者、區塊鏈技術極客、金融科技先行者所組成的 NFT 技術型團隊,同時也是國家級版權中心的生態技術開發夥伴。總部位於塞舌爾,核心運營團隊主要分佈於美國、加拿大、新加坡、 香港、日本等地。 UBOXSEA 致力於將區塊鏈技術實際運用於傳統版權交易體系,打開藝術品交易新窗口,豐富藝術品交易機制。通過使用 NFT,實現在現實世界音樂、遊戲、虛擬產品等領域的不斷探索。 發展路線圖 據官方公佈的資料顯示,UBOXSEA 將在上線 BSC 後開始邀請首批原創作者入駐,同時計劃增加 NFT 交易品類(視頻和文字等),搭建平臺積分體系,積分可以用於兌換權益。 在 2022 年,UBOXSEA 將開展 NFT 多層鏈網絡研發,可以連接多條公鏈,同時爲藝術家和收藏者增加更多收入模型,並整合利用平臺資源、資金,爲優質藝術家在全球範圍內開展沙龍、展覽、行業培訓等學習和交流活動。在未來,UBOXSEA 將持續探索,致力創建可持續發展生態,全面實現業務合規,成爲國內首家支持版權交易的 NFT 平臺。 主網上線體驗 UBOXSEA 已上線主網,用戶可開始體驗。 原創作者在 UBOXSEA 平臺上鑄造 NFT 時,可以免費享受原價 399 元的版權登記服務。版權登記服務由國家授權的業務機構提供,通過登記的 NFT 可分別獲得對應的電子、紙質版權證書及一個唯一可查且無法篡改的數字身份 ID。 UBOXSEA 還將舉行首次精選版權圖片 NFT 拍賣,用戶可以參與拍賣,體驗「拍賣」功能。參與本次拍賣的用戶,不僅能獲得所拍 NFT,還將獲得對應的數字版權。 小結 UBOXSEA 的願景和使命是用科技賦能版權保護,每一件原創作品都值得尊重和保護,而只有解決了濫用和盜版的風險,才能夠讓數字藝術品具備真正的收藏價值,並推動整個 NFT 市場實現更健康的良性增長。

「多重夢境 – NFT 能否引領文娛復興」直播預告 | 2021 Blockchain Live Show

今日 19:00,Winkrypto 和鏈聞 ChainNews 聯合出品的「部落城之王 - 2021 Blockchain Live Show」第四單元直播「多重夢境 - NFT 能否引領文娛復興」將在鏈聞 CHAINNEWS 視頻號和界面新聞同步播出。 藝術與數字化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裏都是僞命題,在互聯網的世界,人們習慣了複製粘貼,也擁有了拷貝幾乎一切互聯網資源的能力,這令藝術物以稀爲貴的市場準則失去價值。而當藝術、現實世界中的唯一獨特的創造,遇見區塊鏈-鏈上數據可溯源不可更改的技術,兩者碰撞出了 NFT 這個極具創造性的產物,碰撞所產生的火花也點燃了這個夏天,NFT Summer 就是這場藝術家與加密愛好者的狂歡。 NFT 作爲藝術資產數字化的優秀載體,它的出現也打開了人們的想象力,不論是早期 CryptoKitties 的繁殖孵化玩法,還是近期 Loot 引領的自下而上的 NFT 樂高實踐,再到未來元宇宙中各式各樣的 NFT 構想,NFT 無疑已成爲區塊鏈創新的前線陣地,吸引 NFT 構建者們紛紛湧入,不斷探索着區塊鏈未來無限的可能。 我們很高興認識這些 NFT 世界構建的參與者們: ArtGee Network 圍繞數字藝術品交易、策展、拍賣、投資等構建去中心化藝術品生態系統,彙集全球具有投資與收藏價值的數字藝術品。 Solana 生態 NFT 社交平臺 Only1 也在積極探索 NFT 發行的新領域,任何人都可以通過 Only1 的去中心化平臺發行限量版 NFT,同時 Only1 具有原生社交平臺功能,可以提高創作者知名度,從而提升其 NFT 的價值。 Blocto 旨在成爲一個具備最佳用戶體驗的跨鏈生態系統和一個區塊鏈世界入口,提供深入淺出的區塊鏈應用導覽與最平易近人的操作體驗,讓區塊鏈新人可以輕鬆暢快地探索新世界。 Nervina Labs 區塊鏈價值網絡實驗室,正致力於迭代 Nervos 上首個 NFT 平臺「祕寶」,力求讓 NFT 等區塊鏈技術和互聯網世界接軌。 2021 年 9 月 28 日 19:00,Winkrypto 和鏈聞 ChainNews 聯合出品的「部落城之王 - 2021 Blockchain Live Show」第四單元直播「多重夢境 - NFT 能否引領文娛復興」將在鏈聞 CHAINNEWS 視頻號和界面新聞繼續上演。 NFT 的價值如何捕獲?NFT 在未來社交領域如何應用?NFT 又是怎樣破圈的?更多精彩內容,今晚 19:00 我們不見不散

速覽 NFT 碎片化生態:NFTX、Unicly 與 Fractional

作爲替代資產的 NFTs 加密貨幣的一個核心主題是社區:將權力還給內容創作者,不需要中間商,通過消除進入壁壘來促進可及性,並創造性地利用開發人員、藝術家和創作者來建立驚人的協議。非同質化代幣(NFTs)及其使用案例很好地體現了這一主題。NFT 是一種生活在區塊鏈上的獨特數字資產--如藝術、音樂或收藏品--允許藝術家將其創作作爲商品售賣。碎片化允許用戶將 NFT 分解成更小的可替換碎片,並有各種應用場景。 與傳統藝術相比,NFTs 正在成爲一種高度通用的資產類別,其創造性的使用案例正在爆炸性增長。例如,在 Uniswap V3 中,LP 位置由 NFTs 代表。NFTX、Unicly 和 Fractional 都將 ERC-721 代幣分解爲 ERC-20 代幣,這使得它們可以在 DeFi 中用於以下功能:1)在 Uniswap 或 Balancer 上彙集代幣以賺取交易費,2)在 Curve 或 Aave 等網絡上使用代幣作爲收益率耕作的抵押品,或 3)用代幣借入穩定幣。NFT 的這種流動性增加,使得這些協議的碎片化方法對投資者有很大的吸引力,因爲它們基本上把每個單獨的 NFT 變成了一種流動的、有收益的、生產性資產。隨着 NFT 的價值上升,分化使個人投資者能夠獲得高價值 NFT 或一籃子 NFT 的較小股份。入場和退出都比較容易,更多的交易量使整個市場能夠更好地平衡資產的價格。如果沒有,很多碎片化 NFT 投資者可能根本無法獲得這些 NFT 的收益。此外,投資者和藝術家能夠按比例出售國家信託基金的股份,這使得社區所有權的方式成爲可能。無論他們的實際位置、聲望或加密知識如何,任何藝術家都可以在一個用戶界面良好的平臺上以更大的靈活性實現其作品的商品化。 NFTX - 指數基金方法 NFTX 是一個去中心化的協議,將同等價值的 NFT 彙集成指數基金。用戶通過向指數貢獻藝術作品或購買指數的一個碎片來獲得 ERC-20 代幣。NFTX 的這種 ERC-20 代幣被稱爲 vToken,它是對你的 NFT 被鑄造的指數中的隨機 NFT 的 1:1 比例的複製。NFTX 有優點也有缺點。它如何將 NFT 的集合碎片化呢?首先,它假設一個指數中的所有 NFT 都是同等價值的。在實踐中,這種情況很少發生,當 vToken 的所有者贖回他們的 token 時,可能會成爲一個問題。vToken 的所有者不是收到 token 付款,而是隨機收到指數籃子中的一個實際的 NFT。 當你從基金中套現時,你會收到指數中的實際 NFT,而不僅僅是 ETH,這可能會在指數和買方之間創造一種更個人化的動態。NFTX 用戶可能更容易相信 NFT 的長期價值,因爲一些投資者在從保險庫贖回時將獲得它(與 ETH 等)。指數 token 是代表樓層資產的一種更有效的資本方式,因爲單個 Fractional 或 Unicly 金庫需要爲每個金庫 / 資產形成資本。由於資產的深度增加,更大的資本效率允許協議的抵押率降低。然而,價值模式可能會有問題,因爲每個 NFT 的價值是不斷變化的,取決於市場的看法,類似於股票的行爲方式。例如,如果一個國家信託基金的某些信息被發現,如先前所有者的負面新聞,其面值可能會上升。在一個快速發展的生態系統中,影響力很重要,信息傳播很快,同樣 NFT 指數可能很複雜。 一個簡單的例子:在 NFTX 上,一個用戶從一個基本的 CryptoPunk 指數中套現出來。他從保險庫中收到一個價值相對較低的 Punk,因爲該指數是由地板 Punk 組成的。然而,個人喜好在這裏起作用 - 用戶可能希望在指數中得到一個特定的 Punk,但對他收到的 Punk 不滿意。 NFTX 在 V2 中解決了這個問題:用戶可以支付 5% 的 token 獎金來專門選擇指數中的 NFT,而不是隨機接收一個。從技術上講,如果用戶選擇了隨機路線,他們可以將 NFT 退回到指數庫並再次嘗試,但 Gas 費用會增加,所以他們只會在 Gas 低於他們想要的藝術品價值的 5% 時纔會重複置換藝術品。同樣,一個用戶可以開始指數的兌現過程,發現他們將收到哪些實際的 NFT 作爲交易的一部分,然後在交易完成之前恢復或取消交易。然後他們可以重複這個過程,直到他們獲得他們想要的 NFT。這創造了一個有趣的動態,因爲它可能導致儘快兌現的激勵,因爲最早的用戶如果使用上述方法,就會獲得最大的可選擇性。在 V2 中,由於買方支付額外的 5% 費用,多個用戶可能會爭奪金庫中的特定 NFT。 截至目前,NFTX 的平臺上主要有地板 CryptoPunks 等價值相對較低的藝術品,而不是高端的 NFT,因此相對而言,它是地板資產最有趣的平臺。用戶可以將 NFTX 的地板指數 token 抵押在 Compound 這樣的協議中,進行借貸。不過從清算人的角度來看,這些地板資產在贖回的時候可能會因爲滑點而失去價值。如果指數 token 背後沒有太多的深度,清算人可能會在價格下跌時立即將其出售,以換取 USDC,因爲他們不希望自己的資產負債表上有一個價值在下降的資產。同樣,如果多個人都有一個地板指數 token,他們以其爲抵押進行借貸,如果 token 的價格下跌,市場上可能會出現流動性短缺。 用作抵押品的 NFT 問題在這裏也會發生作用:當清算的時候,這塊可能會被部分清算。在部分清算中,違約的 NFT 被存入一個指數基金。理論上,代表指數基金的一些 token 將歸貸款人所有,一些將歸借款人所有。然後,一半抵押的 NFT 可以繼續作爲抵押品,但只能用按比例的碎片量。一旦 NFT 被分割,要想再將其變成完整的 NFT 是非常困難的,所以這個用例可以阻止投資者使用他們的 NFT 作爲抵押品。部分清算是否會成爲主流(甚至是合理的),要由社區來決定,但我們無疑會繼續看到創造性的努力,將 NFTs 轉化爲生產性資產。 NFTX token 是三種協議中最有效的跟蹤地面資產價值的方式。這是因爲與其他協議相比,投資者在存入或從指數基金中贖回時有很大的流動性。其他協議中流動性較差的方法意味着底層資產的價格顯示落後於真實的估值,因爲沒有那麼多的動力去跟上市場,因爲: 投資者不是爲了實際的資產而贖回 用戶不能用 NFTs 主動進出 Unicly & Fractional 等協議。 Unicly & Fractional - 直接碎片化 NFTX 作爲一系列由 NFT 組成的指數基金運作,而 Unicly 和 Fractional 則直接將單個 NFT 或 NFT 的集合碎片化。Fractional 和 Unicly 的金庫是固定規模的,而 NFTX 是可變的,因爲它允許任何人根據金庫的標準不受限制地從基金中存入和取出資產。NFTX 與 Unicly & Fractional 之間的另一個區別是贖回機制:在 NFTX 中,用戶爲指數中的藝術品贖回。如果一個用戶在 NFTX 和 Fractional 上都創建了一個 10 個 CryptoPunks 的指數,該用戶將無法在 Fractional/Unicly 上對一個 Punk 進行買斷。與 NFTX 不同,Fractional 和 Unicly 不適合做指數基金,因爲 NFT 創建後不可能進入和退出基金。 在 Unicly 上,希望進行碎片化化的 NFT 所有者創建一個 uToken (一種 ERC-20 代幣),代表平臺上的 NFT 集合,或一個單一的 NFT。一旦這個集合被創建,用戶可以通過購買其 uToken,對集合中的 NFT 進行競價(包括對單個 NFT 進行競價),以及治理集合來與之互動。雖然 NFTX 允許你贖回基金中的標的資產,但在 Fractional 和 Unicly 中,用戶在集合被解鎖時收到 ETH。必須有一定比例的 uToken 總供應量贊成解鎖集合,以便將 NFT 分配給競標者,並向 token 持有者支付他們按比例的付款。在 Unicly,這個百分比是由 uToken 的創造者在分化過程開始時設定的。由於用戶必須依賴其他人也想解鎖收藏品,Unicly 有一個更依賴社區的治理方法,同時靈活性下降。 高質量的 NFT 集合將通過白名單得到 Unicly 的獎勵,這意味着該池子可以通過押注 LP 代幣來流動性地開採 UNIC (Unicly 的治理代幣)。此外,Unicly 計劃啓用 Farming,因此用戶將能夠將他們的 UNIC 入股以賺取更多的 UNIC。這可能會產生減少 UNIC 的銷售壓力的效果。目前,用戶可以爲網絡增加流動性,並在交易中賺取 0.25% 的費用,這些費用與他們在資金池中的份額成正比--這意味着只要有交易進入或離開該資金池,他們就能賺取費用。任何人都可以在 Unicly 上列出他們的 uToken,所以買方的工作是確保它的價格合適。 Fractional 的目標是成爲這個領域中最中立的協議。他們採取了一種非常簡約的方法,爲開發者提供了基本的赤裸裸的協議,在此基礎上建立功能和機制,這取決於他們想如何將他們的 NF 碎片化。這種靈活性允許以創造性的方式進行碎片化,並使每件藝術品具有不同的複雜程度。正如每件 NFT 都是獨一無二的,碎片化的方法也不能成爲所有藝術品的標準;Fractional 努力解決這個問題,作爲一個用戶友好的基礎,提供碎片化的基本要素,讓開發者設計其餘部分。雖然 NFTX 包含更多的底層資產,但 Fractional 很可能被用於單一的昂貴的 NFTs。 Fractional 通過爲 NFT 發起人設置策展人費用,激勵藝術家將 NFT 添加到平臺上,其操作類似於 AUM 費用。在買斷機制中,token 持有者對 NFT 的底價進行投票,協議採取 token 持有者投票的加權平均值。一個 token 持有人的底價不能與其他人的投票相差 5 倍以上,以確保加權平均值保持公平。百分之五十的 token 持有者需要同意才能觸發收購。 NFT 和 NFT 碎片化的未來 NFT 碎片化的格局仍然相對較新,要在這個領域出現贏家,是由類似 NFT 所有者、藝術家和投資者的策展人費用 / 激勵結構等因素決定的。然而,這些協議也可以和諧共存,每個人的平臺上都有豐富、多樣和獨特的基金,新的投資者經常入場和退出這個領域。無論是否會出現一個最後的贏家,NFT 碎片化確實爲該行業提供了一個更可行、更容易的方法,並深深地擴大了擁有 NFT 的金融效用--整體或部分。NFT 本身也被利用於新的和令人興奮的用例,例如: DAO 作爲 NFT 的投資工具:DAO 通過圍繞一件藝術品形成一個社區,提高了稀有、昂貴的 NFT 的可及性,從而獲得了牽引力,而這些藝術品很少有個人能夠負擔得起。例如,PleasrDAO,標誌性的 540 萬美元的 Snowden NFT 的所有者,正在創建一個由 400 萬美元的 Doge NFT 支持的 Shiba Inu 競爭者。同樣,JennyDAO--一個擁有 Unicly 代幣的新 DAO--爲會員提供福利,如訪問獨家研究、小組聊天和 NFT 領導人。籌集的資金將被分配用於購買 DAO 治理 token 持有人選擇的 NFT。 社交媒體 NFTs:我們可能會開始看到社交媒體上的帖子被轉換爲 NFT,並在個人的原始支持者中分發,導致對粉絲的社區化獎勵。例如,一個名人在 Instagram 上發表的第一篇帖子的讚美者,可以用該帖子的幾分之一來獎勵他們最初的支持。或者,帖子可以被轉化爲 NFT,自動碎片,並按粘合曲線出售。Minti 平臺允許用戶將他們的社交媒體帖子鑄成 NFT,並圍繞能夠被貨幣化的內容創建一個數字身份。這就把權力放回了內容創作者的手中,並允許底層社區更好地支持他們最喜愛的藝術家,而不被中間商拿走最大的部分。社會媒體的 NFTs 也使粉絲能夠更多地參與到藝術家發佈的內容中,並讓藝術家自己產生額外的收入。 小型社區:令人振奮的社區正在圍繞國家信託基金展開,使更多的人能夠以獨特的方式參與進來。諸如 PartyBid 這樣的無權限平臺讓支持者很容易作爲一個團體集體競標基金,並圍繞該作品創建社區。用戶可以創建一個 PartyBid,在 Foundation 或 Zora 上針對特定的拍賣,並彙集資金對 NFT 進行投標。隨着這些圍繞作品形成的有凝聚力的社區,更多的注意力被吸引到藝術家身上,更多的粉絲能夠直接參與支持他們。 NFT 的個人化:隨着 metaverse 社區在廣度和深度方面的擴大,個人的數字表現將需要更多的個性和獨特性。這可以通過給你的 NFT 配上某些決定性的特徵來實現,使你在 metaverse 的形象與其他人不同。Filta 已經進入這個市場,推出了獨特的 NFT 過濾器,用戶可以從他們喜歡的藝術家那裏購買,然後分享到社交媒體。 我們仍然處於 NFT 應用的極早期階段,但毫無疑問,對這些概念的實驗將產生新的和令人興奮的解決方案,這將進一步發展迅速出現的景觀,並使 NFT 生態系統蓬勃發展。

【NFT藝術新時代】全球首間NFT實體畫廊 Start Art Gallery 看準年輕一代 志在教育市場

九月五日,號稱「全球首家NFT實體畫廊」的創世藝術畫廊(Start Art Gallery),在尖沙咀K11 MUSEA開幕。有別於一般傳統畫廊,它不是一個牆身純白的寬闊展覽空間,而是在場內豎立或在牆上安裝多個屏幕,在屏幕呈現畫廊所收藏及推廣的NFT數碼藝術品,或圖像,或動畫,時而更替。 「我開這個畫廊,更多是為了教育市場。」畫廊創辦人Vivienne Tung表示,現在關於NFT和數碼藝術的資訊都在網絡上,難免使人覺得這些事物與自身生活相距甚遠,因此她想設立實體畫廊,讓大眾直接感受數碼藝術,「當你可以真實感受到,就會覺得離你很近,而且會覺得原來我的辦公室、茶室,或者家裏,擁有這樣的一幅數位藝術品也是滿有意思的、滿奇特的,藝術品不再是僅限於一個雕塑或平面作品。」 在開辦畫廊前,Vivienne Tung在北京經營珠寶品牌,為顧客度身訂造珠寶首飾。去年中她聽聞NFT後,再多加了解,發現NFT的特點,原來與她過往造的珠寶一樣,都是「獨一無二」的。她其後大感興趣,慢慢從數碼藝術的關注者,變身推動者,更萌生在香港成立NFT實體畫廊的念頭。 「香港是世界上的藝術中心之一,相較倫敦和紐約,她優勢在於沒有稅。」畫廊最終落戶K11 MUSEA,Vivienne說,是看準其客源夠年輕。「它的消費羣體非常的年輕化,購買實力亦非常好。」她相信,年輕一代身為網絡世界的原住民,習慣數碼化的生活,更易理解新興技術與藝術,「他們是natural的,對於『元宇宙』、『區塊鏈』、『數字貨幣』、『NFT』、『數位藝術』都是natural的,可是我們還在學習過程當中。」 創世藝術畫廊是「全球首家NFT實體畫廊」,此前毫無先例可循,因此Vivienne要由零開始,想像一間NFT畫廊該有的模樣、呈現或營運方式。到臨近開業,無論是加密貨幣圈子,還是傳統畫廊、拍賣行的目前,各界都在密切關注畫廊動向,讓她意識到畫廊有多重要,「因為是第一家,大家都想來看看我們怎樣做。」 數碼藝術教育需時 「我們是三位一體在做的。」Vivienne透露,她的公司在建立加密藝術的買賣平台,也另有基金專投NFT,「畫廊則是線下的展示平台,為了做教育,讓大家真正了解加密藝術和數位藝術。」 在創世畫廊的開幕展覽,各個屏幕展示了畫廊收藏的兩個《CryptoPunks》,也有一些由畫廊與藝術家攜手推出或獨家代理的數碼藝術品。包括本地文化人李純恩在畫廊技術團隊協助下,將其水墨畫化為動畫製成的首份NFT作品《香江秋夜》,以及資深數碼藝術家Micha Klein與畫廊合作、用演算法生成的限量《Crypto-Pills》頭像等。 或有人不解甚或質疑這些藝術品價值何在,Vivienne回應,「數位藝術有它自己創作的難度,包括它裏面layer與layer之間的關係,每一層的變化,以至編程,都有一定難度。」她認為,假以時日大眾將更加明白數碼藝術,「當年塗鴉藝術出來時也是非常備受爭議,大家覺得看不懂,這不是小朋友的亂塗亂畫嗎?但現在塗鴉藝術家多麼出名和厲害。」 過去大半年,NFT交易額急速增長,屢創新高,吸引大量人湧進市場炒賣,Vivienne購買NFT,最先考慮的是對作品和藝術家的喜好。她隨後拿出手機,打開加密貨幣錢包,分享她個人收藏的NFT,包括一條由英國十二歲男童生成的《Weird Whales》可愛像素鯨魚,還有《CryptoPunk #1985》,讓她回想往昔讀書時期留短髮染金的自己。「無論是physical的藝術品,還是電子藝術品,我相信最直觀的出於你對這個東西的喜好,然後其次才是市場的價值。」 從Vivienne看來,現時市場也有不少誤解需要釐清,如有人會把實體藝術品鑄造NFT,但其實NFT不過是一張「電子認證書」,與NFT扣連了不等於作品頓變「加密藝術」,「就像不能把報紙複印然後搬到電視給人看,這是同一道理。」誤解加上炒賣風潮,或在蘊釀市場泡沫? 她承認感覺到泡沫的勢頭,「但我覺得我做的是藝術本身,跟這些沒太大關係。」她自信地說,「泡沫真正破裂之後,留下來最好的東西,才是今後市場所需要的。」

NFT 解決3 個難題,網紅照片30 萬美元成交 – DcFever

大家在社交媒體上可能都見過這張照片:它出自加拿大攝影師 Cath Simard 之手,地點是夏威夷瓦胡島,拍攝時間在 2017 年。此作品其後被廣傳及走紅,但侵權事件亦不斷出現,叫 Simard 不勝其煩。最近她決定將照片以 NFT 形式出售,並開放照片使用權,現在任何人都可以免費及自由地使用該照片。 Simard 將這個計劃稱作 #FreeHawaiiPhoto。她深感無論在現實抑或網絡世界,越被廣傳及使用的創作,越顯得其來源的重要性。有見於近期大熱的 NFT 虛擬貨幣技術,有效防止藝術創作的著作權和擁有權被侵害,同時作品的知名度亦有助提升其價值,於是她便決定透過拍賣方式出售這張〈夏威夷公路〉照片。最終,作品由買家 @gmoneyNFT 以 100 以太幣,即大約等同 30 萬美元(約 234 萬港元)購得照片擁有權。 留意開放照片使用權也是 #FreeHawaiiPhoto 計劃的內容之一。Simard 覺得這個計劃既可給藝術創作者應得的回報,又讓其她人可以自由使用創作成果,更免除了作品創作者(或版權持有人)日後可能面對的法律問題,好像過去她便花費了不少心力與時間,停止別人的侵權行為及追討損失,而實際收益其實很有限。如今她透過 NFT 形式出售照片,「收入超過了我一生中從授權影像而得到的收益。」 隨著拍賣結束,如今〈夏威夷公路〉照片可以在這裡免費下載,其高解像度高達 8,126 × 10,158 像素,足夠列印大尺寸照片甚至大型廣告板。任何人都可使用這張照片作任何商業用途,且毋須署名,但有兩件事不能做:再次利用 NFT 形式發行照片及作出任何形式的授權。

碳中和背景下,如何實現「零碳」NFT 模式?

前段時間,一篇名爲《NFT 藝術品要結束了》的文章引起不少人關注,它向大家解釋了爲什麼看空 NFT 藝術品,也提到了 NFT 藝術家們的困境:他們越來越難從中盈利。 另外,法國藝術家 JoanieLemercier 抨擊 NFT 拍賣過程產生了非常高的碳排放(POW 機制)……市面上充斥着看空 NFT 的聲音,全球碳中和大背景下,在未來它又將何去何從?本文對相關內容做了一些梳理。 NFT 是「綠色地球」的頭號敵人? 質疑 NFT 不「綠色」的聲音不絕於耳。「任何一個 NFT 都比一筆以太坊普通兌換成本高得多,因爲 NFT 在區塊鏈上要被多次鑄造和交換。」數字藝術家和工程師 Memo Atken 指出。 《紐約時報》批評:「創建一枚普通 NFT 會產生非常鉅額的碳排放,會帶來超過 200 公斤的碳,相當於一架普通美國汽油動力車行駛 500 英里產生的碳足跡,這些排放將會導致地球變暖。」 碳排放嚴重、碳足跡最多 Carbon.fyi 專門對區塊鏈的碳足跡進行了統計:「比特幣網絡累計總功耗超過了 45.8 TWh (太瓦時),是 125 座大亞灣核電站全年產出的總量,每年排放約 4580 萬噸二氧化碳,以太坊則是 9.62TWh,創造了大約 26 座大亞灣核電站的年產出。」 基本上,基於 POW 的應用都是碳排放大戶,NFT 就是其中的代表。根據 Carbon.fyi 網站的統計,截止到 4 月 29 日,OpenSea 累計排放達到 8283 萬 kg 的二氧化碳,相當於開曼羣島 2016 年全年排放的 20%。 如何實現「零碳」NFT 模式? 能耗更低的共識機制 NFT 消耗鉅額的資源,根據 Ultrasound.money 統計,24 小時內 OpenSea 就燃燒了 369 枚 ETH,罪魁禍首是以太坊網絡使用的 POW 共識算法,因爲耗能巨大。 實際上,大多數的 NFT 挖掘和兌換是基於 POW 的區塊鏈上進行的,鑄造和兌換需耗費大量能量,這不是可持續的。長遠來說,最終能立足的肯定是燃料費用更低和碳足跡更少的 NFT。 使用綠色電代替不環保電 在共識機制上面進行優化其實不是最好的方式,不確定性是重要原因:以太坊從 2018 開始提出切換到 POS,樂觀預計在今年或明年實現切換。 由於生態太大,以太坊如此多相節點的博弈讓共識機制的切換沒那麼容易。其實,實現綠色 NFT 最直接的方式就是使用綠色電,代替煤電、火電等高排放的傳統電。 以歐盟爲例,接近一半以上的電力供應都是清潔能源,分佈在歐盟的節點可以承接 NFT 在鑄造和兌換的各環節的主要驗證工作,已經能夠大幅降低排放。當然,由於節點的分散,這實施起來有難度,這需要將他們有序的組織起來。 在加密市場引入綠色投資 綠色資本將有助於推動 NFT 項目以「低碳」甚至「零碳」的方式運作。 投資機構或者債權人對於各環節的碳排放有具體的要求,在鑄造、發行、和競拍等環節需要限制碳排放,除此之外,項目也需要盡披露義務,提供可追蹤的碳排放足跡,定期發佈碳排放數據。 也就是說 NFT 項目除了需要達成財務業績,還需要滿足綠色指標,否則需要接受投資人的資本回撤或者視爲債權違約。要推動這個進程並不難,因爲區塊鏈技術在推動綠色投資方面已經有很廣泛的影響力。 國際上,不少機構組織一直在積極推動將區塊鏈技術應用在可持續金融領域,Green Digital Finance Alliance 預測到 2025 年全球 10% 的 GDP 都會儲存在區塊鏈中。 倫敦大學可持續金融的經濟系教授 Ulrich 撰寫了《Scaling up sustainable investment through blockchain -based project bonds》,論文詳細論述了運用區塊鏈技術助力可持續型投資能夠規模化實施的具體步驟和方式。 毫無疑問,零碳 NFT 將是一個不可逆的趨勢。 低碳 NFT 的優等生們 Algorand 公鏈:權益證明共識下的 NFT 生態鏈 解決方案架構師 Cosimo Bassi 計算過,在 Algorand 上每鑄造一枚 NFT,大約只產 0.0000004kg 的二氧化碳,對比大多數區塊鏈產生的 200kg 來說,Algorand 的產生碳足跡量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Algorand 使用的共識算法是純粹權益證明(PPoS),用戶通過質押 ALGO,成爲區塊驗證者,系統隨機地祕密地挑選每期的驗證人,即實現與 POW 相同程度的去中心化,能確保極高的安全性。 WAX: 打造低碳 NFT 「WAX 鏈已累積抵消了 211 噸二氧化碳排放量,計劃打造一個全球範圍的,提供新型碳影響 NFT 數字收藏品的市場。」WAX 官網報道。 WAX 協議摒棄了 POW,採用 WAX 公會(WAX GUILDS)制度 , GUILDS 負責驗證兌換,產生新的區塊,由於完全基於質押和投票的共識機制,與比特幣和以太坊相比,WAX 鏈能把能耗耗低 22 萬倍。 碳中和背景下的 NFT 今年 7 月 16 日,中國碳市場正式啓動上線兌換。在中國之前,美國是最早踐行排放權兌換的國家,雖然沒形成像歐盟 EST 那樣的體系和規模,但有的企業已經產生了「驚人」的效益。 2020 年,特斯拉首次實現盈利,主要原因是向其他車企出售碳排放指標,一共 15.8 億美元。 在這個資本和數字融合時代,我們可以大膽預測「碳元」時代也許即將到來,碳排放指標有望成爲下一代具有全球支付功能的硬通貨。在這個巨大的市場裏,隱藏着屬於 NFT 的商機。 碳信用 NFT 首先,碳信用 NFT 的流通量有限,碳信用 NFT 具有稀缺性,且逐年加速通縮。 基於《巴黎協定》的大框架,各國需要設定一個年度碳排放上限,這個上限會作爲額度分配到指定行業,並且這個額度是逐年遞減的。以歐盟爲例,從 2021 年起,排放上限每年減少 2.2%,相當於每年減少 4300 萬噸二氧化碳。 換句話說,公開市場將有 4300 萬噸的碳排放信用可供兌換,對於那些短期內不能做不到減排的國家或者公司,這將是必需品,最新碳指標現貨買價約爲 54.11 歐元(CFD),意味着每年一級市場成交額大約是 23 億歐元。加之,碳排放指標不能滾動到下一年使用,形成了一個有限供應市場。 其次,碳信用 NFT 的硬通貨屬性。市場有持續的需求,因爲在很長一段時間內,特定行業和未完成工業化的國家無法減少排放,他們因此需要購買指標,這也是爲什麼特斯拉能夠通過出售碳信用獲得如此鉅額收益。 將來在公司的財務報表裏面,碳信用有可能成爲重要資產類別,並且以 NFT 的形式儲存,因爲基於區塊鏈的 NFT 具有不可篡改和可追溯性,非常適合管理和跟蹤碳信用足跡。 碳信用實現全球跨國界兌換可能只是時間的問題,但需要更完善的加密資產基礎設施,和更多可連接供需兩側需求的服務商。 基於 NFT 的碳追蹤行業 碳排放額度的購買和消耗是需要追蹤的,基於區塊鏈的 NFT,具有可溯源的特性,可以有效對碳指標的身份進行標識,並記錄碳指標的流向。 其實,運用區塊鏈對關鍵信息進行標籤,並且實現動態跟蹤,國內已有比較成熟的應用,比如國網青海省電力公司(簡稱「國網青海」)。 國網青海與儲能電站項目合作,在青海部署分佈式供電儲能傳輸一體化項目。 利用區塊鏈可追蹤以及不可篡改的特點,國網青海在分佈式系統中對發、儲、配、用每個環節的量和價等進行標籤並且記錄。 各個主體以及電的流通一目瞭然:用戶(居民或者企業)根據預算和用電時間需求,通過競價的方式選擇電力供應商,各家風電或光伏發電企業通過競價拍賣的方式出售電力。 綠色電供能的 NFT 鑄造行業 NFT 市場是被廣泛看好的,它的唯一痛點是高排放。也就是說,NFT 在各環節都要解決排放問題,只要達到零碳,它就具備了良好投資標的的條件。這將會有兩個潛在的商機: 服務 NFT 產業鏈的綠色供電 在 NFT 流通的各環節使用純綠色電,綠色電指的是在生產電力的過程中,它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爲 0 或趨近於 0,相較於其他方式(如火力發電)所生產之電力,對於環境衝擊影響較低。 綠電的主要來源是太陽能、風力、水力、生質能、地熱、核電等。目前,NFT 主要使用當地電力,碳排放的程度取決於當地的發電構成,比如歐盟國家,核電和可再生能源都是 20%,中國大約 60% 是煤電。 由於各平臺和對兌換進行驗證的節點是分散的,控制用電類型是困難的,市場上需要專業服務商將他們根據用電類型進行分類,一方面藝術家們可以選擇更「綠色」的鑄造方式和拍賣方,另一方面有利於統計 NFT 行業的整體碳排放情況。 碳吸收補償服務 這種方式的目的是通過技術手段,主動吸收碳排放的服務,對 NFT 的碳排放進行有償式的吸收捕捉,也就是通過人工的方式對排放進行碳吸收,達到平衡。藝術家和平臺維持現有的業務模式,但是需要採購第三方的碳吸收服務。 假如鑄造和拍賣一件 NFT 藝術品,累計排放 400kg 二氧化碳,則需要採購對等碳吸收量,實現碳的總和爲零的目的。 但這種方式存在一些爭議,比如自由插畫家 Bleached Rainbows 在推特上指出:這相當於放火燒房子(釋放大量的碳),然後在廢墟旁邊放一顆盆栽進行「補償」。 可是實施起來未必可行,因爲這會增加 NFT 的兌換成本和流通難度。 小結 轉型是區塊鏈和加密行業走向成熟的必經之路。 在全球碳中和的背景下,環保已經成爲各個行業發展必須解決的問題,但這恰好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機會:一方面催生了新的產業機會,另一方面讓加密行業可以通過證明自己的價值提升影響力。

The Fabricant 攜手香港數位藝術家Ruby Gloom 打造NFT 虛擬時裝 – HYPEBEAST

在全球疫情的影響下,實體店人流大減、時裝展難以如常舉行、品牌宣傳企劃的拍攝受阻。所以不少高級時裝品牌都選擇透過數位世界發佈自家的服裝系列,更因此誕生了首屆加密時裝週 (Crypto Fashion Week),以 Met Gala 之名展示時尚、數位藝術和區塊鏈系統世界整合起來的盛會。 作為數位時尚界的重要單位,來自荷蘭的新興 3D 數位時裝公司 The Fabricant,早前便聯同數位藝術家 Ruby Gloom 合作。在加密時裝週期間,將虛擬人物 RUBY 9100M 穿著的 NFT 服裝「Empress of the Metaverse」及「The Empress’ Crown」進行拍賣,並將收益用於支持獨立數位藝術家,促進更平等、公平和民主的時裝產業。 對於此次合作的設計靈感,The Fabricant 的聯合創始人兼創意總監 Amber Slooten 提到「我們受到武則天的啟發,因為她是第一位通過允許女性穿著傳統男性服裝來打破二元性別的女皇。我們希望通過這次合作,在 METAVERSE 世界中體現女性氣質、威嚴和力量。」 除此之外,雙方更為社交軟件 Snapchat 及創意平台 Meitu 共同打造數位時尚 AR 濾鏡,有興趣的讀者不妨前往親身體驗。

NFT 頭像二次創作,加密頭像衍生品能否再續熱潮? – 鏈聞 ChainNews

當你擁有了屬於自己的 NFT 頭像之後,你會用它來做什麼? 近期的加密社區給出了另一種更酷的使用方法:用所持的 NFT 頭像來鑄造屬於自己的數字運動鞋。 這就是一些加密愛好者在推特上「秀」出的 NFT 頭像的運動鞋衍生物,它們的畫風是這樣的: 除此之外,還有非常受歡迎的揹包系列衍生周邊: 這些 NFT 衍生物的主要來源是鑄造者所持的 NFT 頭像,以 0N1、Cool Cats、Pudgy Penguins、無聊猿(及變異猿)、World Of Women 等熱門 NFT 系列爲主。 在海外社區,這些 NFT「配件」受到了加密愛好者的廣泛支持,很多 NFT 頭像的持有者在積極鑄造屬於自己的 NFT 衍生物,其中一部分衍生物已經被放在 OpenSea 上進行交易,產生收益。 NFT 頭像衍生物似乎正在爲市場帶來新的樂趣。 用你的 NFT 鑄造加密「配件」 這些 NFT 二次創作產品的發展速度也非常誇張,根據 nft mint alert 的統計,在過去的 1 個小時,10KTF 已經鑄造了 1042 件產品。 上文所展示的大部分 NFT 頭像衍生運動鞋就來自 10KTF 平臺。該平臺以配件製作工匠「Wagmi San」的形象作爲展示,爲 NFT 持有者們鑄造新的衍生產品。 在用戶這位工匠的簡單交互中,可以直接看到錢包地址中所持 NFT 能夠進行生成的運動鞋樣式,並選擇是否付費鑄造。 該平臺提供了一個簡單明瞭的鑄造邏輯:10KTF 構建了 ERC-721 兼容智能合約,用戶可通過已持有的 NFT 來鑄造衍生 NFT。在鏈接用戶的錢包之後,擁有某一 NFT 頭像商業權利的持有人,可以選擇鑄造相對應的 High Top (高幫運動鞋)系列運動鞋。 (ERC-721 是目前主流的 NFT 頭像及遊戲所採用的智能合約通用標準,CryptoKitties 加密貓、CryptoPunks 加密朋克等頭部項目就採用了這種合約。) 10KTF 的智能合約將確保僅 NFT 的當前所有者才能創建衍生 NFT,並且每個對應的父系 NFT 只能鑄造一個 NFT。以目前社區中所分享的衍生鞋 Ape High Tops 系列爲例,僅有 Bored Ape (無聊猿)的所有人才能夠鑄造這些 Ape High Top,且每個 Bored Ape 只能鑄造一個,Bored Ape 與 Ape High Top 之間是一一對應的。 在以太坊上鑄造這些衍生物運動鞋的價格是 0.05 ETH 以及 Gas 費用,此外,運動鞋設計的 PNG 版本可免費下載。這對於大部分 NFT 持有者來講,成本並不算高。 短短几周,10KTF 的 Discord 社區中已經吸引了 3600 多位感興趣的 NFT 持有者。目前,已有 2400 名 NFT 持有者製作出了 NFT 衍生運動鞋並於 Opensea 上售賣,這些產品的數量超過 5500 件,平均售價在 0.3 ETH 左右。在過去的 7 天裏,10KTF 共售出超過 1700 件產品,總銷售額達 561.28 ETH。 而這些 NFT 頭像衍生運動鞋的交易量正在緩慢增加,受到了很多人的認可和歡迎。數據來源:icy.tools 根據公開信息,這些衍生運動鞋目前僅爲數字化產品,沒有對標相應的實體,這些產品是否能在數字虛擬世界中佩戴仍然未知。 不過,已經有熱情的投資者自發地尋找將這種鞋子實體化的方法。在推特上,有加密愛好者正試圖通過 Vans 網站上傳圖片定製來獲取心儀的鞋子。 運動鞋:Crypto 最受歡迎的切入點之一 對於 NFT 愛好者來說,運動鞋是一個易於鑑賞的領域。因此,無論加密市場歷經過幾輪牛熊,運動鞋始終是 NFT 領域的探索方向之一。 2019 年,美國運動服飾巨頭 Nike 推出一項專利「CryptoKicks」,在這項專利中,區塊鏈技術將 Crypto 的概念與數字資產與實體運動鞋聯繫到了一起:當消費者購入一雙「CryptoKicks」加密鞋時,同時也將收到基於該運動鞋而生成的 Token (NFT),這枚代幣將記錄該運動鞋的所有信息,該 NFT 用於認證和交易實體鞋。 此外,CryptoKicks 還設想了一種雙幣模型,每個實體鞋還將對應一個用於訪問、培育和交易數字鞋的代幣,模仿加密貓(CryptoKitties)的模式,「繁衍」新鞋型。 能夠看到,「CryptoKicks」的主要思路仍在於加密貨幣對於實體運動鞋的對應。 2021 年初,加密社區迎來了 DeFi、NFT 概念的爆發期,虛擬服飾的熱度也隨之增高,數字運動鞋逐漸受到市場的關注。由 RTFKT Studios 設計「虛擬鞋」就是極具代表性的項目之一, RTFKT 推出的獨一無二的運動鞋在設計上極具想象力,並且能夠讓用戶在遊戲中穿戴,彰顯個性。 這時的數字運動鞋已經開始脫離對「實體運動鞋」的限制,想着「NFT 和數字藝術」的方向發展,增強了用戶佩戴數字運動鞋的體驗,爲虛擬世界中的社交來服務。 目前,這類產品也被視爲基於區塊鏈的「元宇宙」概念中重要又有趣的組成部分,也是 GameFi 背景下值得期待的功能性「皮膚」,對於這些概念來講,NFT 是不可或缺的。 相比之下,10KTF 似乎找到了另一個切入口,它正在現有規模不斷擴大的、已經持有 NFT 頭像類產品的加密用戶進行服務。 隨着頭像類 NFT 產品的數量大規模增加,NFT 愛好者們需要挖掘所持有 NFT 的品牌、IP、創造價值、商業價值等新的的玩法,這些「周邊配件」恰好符合了這種情況。 不過,除了鑄造這些鏈上的運動鞋,NFT 愛好者們仍然期望該平臺的下一步發展:比如推出 NFT 頭像的其他配件或周邊、在虛擬世界中可穿戴、可通過版稅等方式賺取收益等等。 NFT 頭像衍生品再續熱度? 這種 NFT 衍生物製作能給市場帶來新的熱度嗎? 在加密社區,主流的評價 NFT 價值的方式裏,將 NFT 頭像的價值主要分爲三個部分:內在價值(Intrinsic value)、 使用價值(utility value)、社區溢價(community premium)。 內在價值主要包含上市價格 (mint price),這些往往是初創團隊及藝術家獲取的收益。比如,前段時間曾風靡一時的 NBA 球星卡一個卡包的上市價格爲 9 美金。 在使用價值中,主要描述了 NFT 的實用價值或附加權益,例如,持有足球俱樂部粉絲代幣的人們可以獲取該俱樂部的一些決策權;或者持有門票類 NFT 的所有者可參加演唱會等等。 社區溢價主要針對二級市場由於 NFT 稀有性或其他特性給出的溢價。CryptoPunk 頭像就是很好的案例之一,這些頭像在加密社區的高度認可及追捧下,該頭像的持有者之間能夠相互認同,這種社交價值也直接推升了該系列的價值。 大部分 NFT 頭像都適用於這個評價體系。有趣的是,鑄造 NFT 頭像衍生運動鞋系列中的主力軍無聊猿,就曾以周邊產品的影響力帶來了巨大的影響力。 無聊猿是一個「周邊產品」的有趣案例,現在這些無聊猿的交易人數已超過 8000 人,相比 CryptoPunk 的 4800 餘次交易,更多的持有者展示出了更高的社區活力。 這與去中心化的社區是分不開的,早些時間,這些頭像在 Twitter 上一度形成了「無聊猿頭像互粉」默認規則,能夠爲爲社交賬號吸引大量粉絲,這加速了該系列頭像在社交平臺上的快速擴散。 隨着持有人數量快速增加, 無聊猿的「Meme」現象在製作周邊這一環節上尤爲突出,各種周邊商品在社交平臺上被分享,包括無聊猿 T 恤、無聊猿咖啡、無聊猿面膜、無聊猿衍生 NFT 等等,在傳播過程中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 這就不難理解 NFT 「周邊產品」所散發的吸引力與創新的生命力了。在目前的 Opensea 上,除了 10KTF,在基於已有 NFT 產品推出「NFT 周邊」、「NFT 配件」、「NFT 圖片衍生物」的平臺及產品正在變多。 這些周邊產品往往基於某一 NFT 系列進行二次創造, 由於目前 NFT 的持有者社區數以百計。NFT 的持有們出現了自發的創新現象,自制相關遊戲、製作周邊產品等等。在這樣的「二次創作」中,NFT 持有者的創造力再度被激發,爲回饋社區帶來了新的方式。在 NFT 鑄造並被售出之後,持有人及社區成爲了市場拓展的新力量。 通過這些 NFT 周邊平臺,NFT 頭像被加入了更多附加價值和新生玩法,併爲鑄造者帶來新的收益,展示出了新的生命力。 2021 上半年,NFT 頭像市場在短短數月創造出巨大的財富效應,頭像 NFT 的製作和銷售熱度高漲,並有很多知名人士、加密 KOL、品牌 IP 參與進來,逐漸形成更加完整和豐富的 NFT 生態。 目前,頭像 NFT 的「數字身份」正在變得重要,代表着持有者對於社交和身份價值的多重需求,這種 NFT 頭像二次創作方式的出現,或將大面積激發加密社區的創新熱情。

台灣首張NFT雜誌封面誕生!《Vogue》找聶永真打造島嶼意象,跟上《時代》前衛腳步|數位時代BusinessNext – 數位時代

你有多久沒買雜誌了?或者該問:你肯花多少錢收藏一本雜誌?美國《時代》(Time)雜誌的愛好者直接以行動表態,平均願意以19萬美元(新台幣500萬元)購買一期雜誌的封面。特別的是,這些被買下的封面卻不是「紙本」。 今年4月,《時代》宣布首次發行雜誌NFT(Non-Fungible Token, 非同質化代幣),拍賣1966年、2017年、2021年等3期以純文字設計的封面,最終以約44.3萬美元,由同一人買下包含「上帝死了嗎?(Is God Dead?)」、「真相死了嗎?(Is Truth Dead?)」等經典封面文案;5月,《時代》再次嘗試,找來美國數位藝術家Beeple特製NFT專屬封面,結標價仍衝出32萬美元。 短短兩個月後,台灣雜誌業也有人跟進趨勢,挑戰者是至今發行300期雜誌的《Vogue》。 《Vogue Taiwan》以「Formosa Love(福爾摩沙之愛)」和「一座島嶼的可能性」為題,邀請平面設計師聶永真打造2021年7月號的特別版封面,並以同樣的設計理念製作成NFT,起標3個,於9月24日放上數位交易平台Foundation拍賣。 科技化封面,為雜誌魅力「增值」 這個台灣首創的NFT雜誌封面,是透過短短8秒的循環影片,試圖讓讀者感受到夜晚寧靜海面的海浪波動。聶永真表示,為了呈現寧靜感受,海浪拍打速度不能太快,但是又要顧及網路文本讀者的快速閱讀習慣,所以需要反覆和動畫師討論。 「這是《Vogue》全球27個市場中的第一次嘗試,也是台灣雜誌圈的第一次。」《Vogue Taiwan》總編輯孫怡笑說,既然是台灣史上首個NFT雜誌封面,當然希望拍賣價愈高愈好,不過嘗試NFT的出發點其實和錢沒關係,而是回到內容產製面,希望能增加大家收藏雜誌的意願。 自2020年初接任總編輯以來,孫怡陸續嘗試以電腦生成圖像(CGI)、擴增實境(AR)等技術製作封面,不斷尋找替雜誌「增值」的可能性。她坦言自己對NFT了解有限,最初經朋友介紹大受歡迎的NFT藝術品《CryptoPunks》,加上自己喜愛的創作者發行NFT,才決定讓《Vogue》團隊放手嘗試。當然,議題是否適合與科技結合,也是發行NFT的關鍵考量。 相較之下,聶永真已經是NFT熟手。他自今年3月起,已發行過多種NFT創作,平時則很欣賞《災難女孩》(Disaster Girl)等迷因(meme)NFT,也買過NFT藝術創作《荒謬植物園》(Absurd Arboretum)。「我更喜歡新創造出來的東西,因為把經典的作品拿出來販售,在本質上比較接近拍賣公司蘇富比(Sotheby's)和佳士得(Christie's)。」 聶永真以自己經驗舉例,觀察會收藏NFT的玩家多半是為了獨特性,例如荒謬植物園以膠囊為概念,限量發行6,666個NFT,每個膠囊打開後會生長出獨一無二的植物,且創作團隊還會在實體世界裡同步種下一顆樹,賦予更多意義。 媒體做NFT,議題「契合度」是關鍵 至於媒體能靠發行NFT賺錢嗎?康泰納仕集團董事總經理劉震紳認為,NFT的應用發行,可以刺激雜誌產業重新思考,能否將說故事能力運用在不同平台上,「NFT有變現潛力,不過要說它已經是商業模式還有點太早。」 在台灣,康泰納仕集團旗下有《Vogue》與《GQ》兩本雜誌,近年來也發展出電商「GQ Shop」與文章導購等變現方式。劉震紳表示,相較於商業雜誌,時尚雜誌內容更容易在網路上「被複製」,因此得要努力創造價值。他初步觀察,NFT會適合用來配合特定議題,而不是定期發行。 對NFT有興趣的媒體不斷增加。被阿里巴巴收購的香港英文報紙《南華早報》,已於今年7月宣布啟動一項名為「ARTIFACT」的NFT計畫,目標是將既有歷史資料NFT化,如香港在1997年回歸中國大陸的報導,藉此讓「讀者參與歷史的一刻」。 「值得收藏才是關鍵!」無論是時尚雜誌或新聞議題報導,擅於捕捉時代精神與社會脈動的媒體,勇於跟進趨勢風口,但挑戰才剛剛開始。

台灣第一人! 王新仁登NFT藝術最高殿堂 – Yahoo奇摩新聞

最近有個詞彙NFT相當的熱門,它翻成中文的意思是「非同質化代幣」,簡單來說就是一種「獨一無二」、「無法被分割取代」的代幣。而所謂的NFT藝術,就是任何利用NFT這種加密數位貨幣交易,並在區塊鏈上記錄、清算、儲存的藝術作品。其中這一個「Art Blocks」拍賣平台堪稱是NFT藝術最高殿堂之一,上頭聚集世界頂尖「演算法藝術家」的作品。 而台灣也出現第1位受邀拍賣作品的藝術家王新仁,他的1千多件作品一開賣,不到1小時就銷售一空。從事演算藝術10多年,王新仁表示,能有這樣的機會實在相當難得,這不但代表自己的創作受到肯定,更藉由這樣的機會讓大家看見台灣數位藝術的實力。 專注的敲打著鍵盤寫程式碼,很難想像在這樣一個小工作室中,正有一件件頂尖、且獨一無二的數位藝術品正在產生,藝術家王新仁說:「上面有兩個黃色,這些不同的參數,就讓這個作品產生不同的稀缺感。」仔細講解這件作品的獨特性,他是台灣數位藝術家王新仁,投身創作10多年,這一次收到堪稱是NFT藝術最高殿堂之一的「Art Blocks」拍賣平台邀請,1千多件作品一開賣,不到1小時就銷售一空。 藝術家王新仁說:「第一個想法就是天啊,這個機會怎麼會輪到我,因為我知道這件事情有多困難,而且我也知道,全世界有多少藝術家擠破頭,為了想要進入到這個市場,所以我真的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不管是對我或對台灣,都是展開很大的能見度。」這一個「Art Blocks」拍賣平台,上頭聚集世界頂尖「演算法藝術家」的作品,能夠被邀請真的非常不容易。 台北科技大學互動設計系專任助理教授葛如鈞說:「NFT的全名叫做非同質代幣,在區塊鏈上面,利用時間的紀錄跟公開的帳本,創造出了比特幣以太幣這樣的東西,而NFT是什麼呢,非同質代幣就叫做紀念幣,這是一個區塊鏈上面的數位紀念幣。」NFT藝術簡單來說就是任何利用NFT這種加密數位貨幣交易,並在區塊鏈上記錄、清算、儲存的藝術作品,那NFT又是什麼? 台北科技大學互動設計系專任助理教授葛如鈞說:「至於為什麼Art Blocks這個系列的NFT,會如此受歡迎,就有點像它是動態的紀念幣,而每張不同的紀念幣的圖形,都帶有一個不同的稀有度,這個稀有度,又會讓它的價格比一般的,可能不同編號或者不同顏色,還要再更稀有更高價。」將實體的藝術品透過加密技術,給予「數位身分」的驗證,未來握有最初創作的這件作品的人,都能有所證明。

想把藝術品變NFT但沒技術?這家新創推一站式平台,抓住NFT新商機|數位時代BusinessNext – 數位時代

區塊鏈最熱門的應用之一,就是NFT(非同質代幣)了,主要是NFT可以跟各種音樂藝術結合,一般人容易接觸,品牌、藝術家也好入門,因此市場持續成長中。 根據Statista 統計,NFT 全球市值約 3.3 億美金,與全球藝術、文創市場的市值 500 億美金相比,產值尚未達到 1%,市場發展仍很有空間。 NFT能讓藝術創作延伸到虛擬世界中,創造出新的互動、經濟價值,不過對許多藝術家來說,如何透過發行、管理,甚至把創作變成一個好的NFT型式,會是一道門檻,NFT 策展管理平台等服務,也成為新商機。 想發NFT但沒技術?這家新創幫你一次搞定 投入NFT的族群,大致可以分成三大類,首先是「實體藝術家」,具備深厚的藝術實力,但數位技能較不足;第二類是「數位藝術創作者」,對於數位工具都很熟悉,但缺乏完善的NFT管理與上架工具;第三類是「企業品牌」,通常作品的呈現比較模糊抽像,對於NFT技術也較為陌生。 一般常見的NFT 交易平台如OpenSea,僅針對數位藝術作品進行上架和發行,如果一個品牌或是藝術家,在沒有概念的情況下想發一個NFT,不僅摸索過程耗時,也很難一推出就成功。 區塊鏈新創EchoX就希望過本身在技術上的專業,協助創作者、畫廊、品牌,降低進入 NFT 的門檻,因此了提供一條龍服務,技術上除了協助 NFT 發行與管理,還有專門的策展顧問服務,替創作者與品牌、畫廊量身打造 NFT 發行、策展及執行。 假設今年A歌手有一首單曲想做成NFT,EchoX可以直接幫歌手發行,並上架到各大拍賣平台,甚至協助規劃NFT的內容;如果是實體藝術家,EchoX也有託管系統,讓作品由畫廊或是第三方託管,讓持有者可在不需要保管作品的情況下進行買賣。 EchoX 營運長劉冠廷表示:「更多實體藝術藏品將透過NFT創造價值,也呼應了EchoX的成立初衷,致力為畫廊業者和創作者提供NFT工具,及線上策展顧問服務。」 協助文創產業數位轉型 EchoX是由 NFT 投資基金 SG Asia Capital 出資,由區塊鏈顧問公司的 LeadBest 顧問集團,透過 Venture Studio 方式孵化,目前已經獲得超過百萬美金投資。 背後的團隊,包括國際策展人、康奈爾大學新媒體藝術檔案館國際顧問同時也為藝術投資管理公司執行長的楊心一博士、 LeadBest 創辦人李佳憲、「奇點大學」台灣第一人葛如鈞博士(寶博士),策展總監台藝大藝政所温家瑋博士(候選人)等等。 LeadBest執行長李佳憲說:「文創產業也需數位轉型,目前全球文創產業僅有不到 1% 利用區塊鏈科技,EchoX 的誕生希望讓另外 99% ,一起進到嶄新的市場。」

新北兒藝節數位化 羅嘉翎紀念品限量送

【新北市訊】2021新北市兒童藝術節今(110)年全面轉型線上舉辦,首度以科技藝術為主軸,推出多種線上體驗活動,還有許多兒藝節可愛怪獸的文創品更是造成收藏風潮。隨著區塊鏈技術成為全球趨勢熱潮,新北兒藝節也將領先嘗試,成為全臺第一使用NFT公部門,還力邀東奧銅牌得主及全運會選手羅嘉翎合作,發行更具收藏價值只送不賣的限量NFT數位藝術紀念品,只要參與線上「歡樂大遊行」及「怪獸奇幻草原」就有機會獲得,廣邀更多大小朋友一起沉浸在快樂的慶典裡。 今年「新北市兒童藝術節」全面轉型線上舉辦,利用線上互動體驗、實體加上虛擬回饋的方式,讓更多大小朋友在虛擬兒藝節世界中盡情體驗與探索。為了讓大小朋友體驗最新的數位藝術互動,也首開臺灣公部門先例,特別發行3款新北市兒藝節專屬怪獸NFT數位藝術紀念品,限量30枚,包含把兒藝節搶手的明星小怪獸與全運會跆拳道選手羅嘉翎配對推出NFT,還有與圖文作家BLUE流合作繪製的主題插畫NFT,只要參與新北兒藝節線上「歡樂大遊行」及「怪獸奇幻草原」活動,就有機會收藏獨一無二的NFT數位藝術。 NFT是透過區塊鏈技術,將藝術作品儲存在區塊鏈中,並標註獨一無二、不可竄改的數位辨識碼,保證作品的獨特性,使作品更具收藏價值,因此NFT對數位藝術市場產生極大的變革,不僅國際拍賣龍頭之一的佳士得開設NFT加密藝術的拍賣專場,全球許多知名的藝術創作者、企業家或是歌手等紛紛發行專屬NFT作品,近期如蔡國強、王家衛等皆開始發行NFT作品。新北兒藝節也藉此趨勢更勝追擊推出NFT數位藝術紀念品,希望以兒藝節品牌當領頭,擴散更多藝文活動使用,突破藝術表現的限制,為未來新藝術創造更多可能。 只要進入兒藝節官網「歡樂大遊行」及「怪獸奇幻草原」,在中秋節(9/18-9/26)、萬聖節(10/15-10/31)活動期間內,與限定隱藏版角色或圖案合影,並上傳至「新北市文化局」官方臉書指定貼文,就有機會獲得限量發行的數位藝術紀念品。更多活動訊息歡迎民眾至兒藝節官網(https://www.newtaipei-summer.tw/)以及新北市文化局臉書(https://zh-tw.facebook.com/e7summer/)查詢。 資料詳洽: 藝術展演科科長 張啟文2950-9750分機105、0932-046-407 新聞聯絡人 蔣為燕 2960-3456分機4574、0919-777-969

點子農場/NFT的名人收藏效應 – UDN 聯合新聞網

她是台灣集體記憶的一部分,即使退出影視圈許多年了,走到台灣各個角落仍然有人搶著跟她合照。 在那個還沒有網路和手機的年代,她主演過收視率最高的節目,好幾代的台灣人都是看她的戲長大。偶爾在飯局見面,我總會好奇的問她,淡出演藝圈之後,那些曾經名利雙收的明星,都是如何把自己所累積的知名度轉化成收入? 知名藝術家安迪沃荷說,每個人的一生至少會成名15分鐘,這句話用來形容網路時代更是貼切。今天處處是網紅的網路世界,在影視圈能出人頭地更是不容易,而能把握機會並且轉換成更多資源的人更少! 最近,情況有些不同了,在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質貨幣)風潮襲捲全球之後,也為影劇娛樂圈帶來前所未有的機會。透過投資和收藏NFT,明星藝人同步拉抬了市場行情和增加自己的財富,獲利愈來愈可觀。 NFT是以區塊鍵科技發展出來的加密藝術品,不可複製也不可篡改,為數位資產帶能巨大的加值機會,讓各種數位世界裡的藝術品可以被收藏並且流通和增值。 黃立成、吳建豪、柯震東、陳柏霖甚至NBA籃球明星Stephen Curry、LaMelo Ball,這些名人都陸續把自己社交媒體的頭像換成猴子的畫像。這些猴子看來每隻都長得不一樣,有的穿西裝有的穿迷彩,有的戴墨鏡有的抽雪茄。 仔細一看,猴子的畫風又有某種風格的一致性。它們都出自BAYC(Bored Ape Yacht Club,無聊猿猴遊艇俱樂部)這個平台,今年5月1日BAYC橫空出世,在網路上發售1萬枚的各種無聊猴NFT頭像,不到兩小時就全部被搶光並創造了280萬美元的收入,但這只是劇情的開始。 之後,這些無聊猴不斷被轉手交易,平均每隻在兩個月身價就漲了21倍,到目前已創造超過3億美元的交易金額。之所以能創造這麼驚人的價值,完全是因為名人收藏效應。當愈來愈多名人宣稱自己也加入BAYC之後,也同步加值了BAYC並帶動更多人加入。像Stephen Curry在9月才出手,花了18萬美元(約540萬台幣)才搶到一隻。 NFT顯然在網路世界開啟了新的創業模式,讓影視娛樂圈的名人快速的把自己的知名度轉換成可觀的獲利,這背後其實是透過三種融合才能造就: 一、科技與名聲的融合:NFT的技術發展正在風口浪尖,吸引許多科技創業團隊的投入,也催生出許多相關的新創事業項目。要創造差異化和競爭力,尋找名人合作是非常殺手級的選擇。除了能炒熱話題,這些名人也都各自擁有一定的粉絲人數和眼球。 二、藝術與資本的融合:說到底,NFT是買空賣空的生意,買賣之間並沒有任何的實體資產,不像實體藝術品可以看得到又摸得著,NFT收藏家其實只是擁有一堆密碼和數據。這樣看來難以理解的買賣,如果沒有資本市場的強力支持,是不可能創造出驚人的交易成績。 三、貪婪與恐懼的融合:名人爭相收藏的NFT會帶來兩種市場反應,一種是貪婪,一種是恐懼,這兩者其實一體兩面;認為有名人的加持,這些數位藝術品必然「錢」途光明,同時,如果和名人收藏同樣的NFT,也表示自己很潮很跟得上流行。 名人和NFT的故事看來剛開始,更值得注意的是,目前這些由名人鼓動的收藏和市場風潮,也都是跨國和全球性的。 過去名人要炒作商品多半受限於通路,只能在自己所處的社會運作。但是網路無國界,只要流行的風向一造成,就能捲動全球市場。 如同一隻NFT猴子竟然能引起台灣的藝人和NBA球星的爭相收藏。

元宇宙時代,所有藝術都會成為 NFT | TechNews 科技新報

元宇宙(Metaverse)常稱為網路「次世代」,元宇宙中,物理世界和數位世界融合為一虛擬空間;元宇宙技術不僅像手機,更是包羅萬象的現實。 《要塞英雄》這類遊戲就有元宇宙的影子。玩家擁有數位化形象,從一個世界無縫漫遊到另一世界,購買虛擬商品,並參與虛擬經濟系統。 最近 Facebook 7 月財報電話會議後,元宇宙躍上各大主流頭條新聞。Facebook CEO 馬克祖克柏長達一小時演講說了 20 次「元宇宙」一詞。祖克柏告訴員工、投資者和分析師,Facebook 目標不僅是社群媒體應用程式,而是「元宇宙公司」。 祖克柏表示,未來幾年將繼續以較低價格銷售虛擬實境產品,如 Oculus VR 頭顯。未來收入將透過元宇宙廣告和數位商務。進入虛擬空間的過程,Facebook 財務主管大衛·馬庫斯表示,即將推出的數位錢包 Novi 有朝一日可儲存 NFT(區塊鏈代幣)。 元宇宙內容 NFT 化 祖克柏描述的可望不可即概念貨幣化,目光可再次轉向《要塞英雄》。向玩家出售遊戲配件和非功能性外表,《要塞英雄》母公司 Epic Games 在 2018 年創造 30 億美元收入,Epic 現在股權估值為 287 億美元。有 Facebook 和 Epic 站台,非同質代幣(NFT)廣泛受採用。同時 Visa 等其他傳統金融機構也開始試水虛擬世界。 BitMEX 聯合創始人亞瑟·海耶斯說,購買 NFT 看似稀鬆平常,但人們購買時其實很關注個人身分和自我意識。今日人們社交多在線上進行,對社交的需求導致數位收藏品(或 NFT)需求增加。亞瑟說:「你豪擲 1 千美元,無論是買《要塞英雄》的角色服裝還是 Balenciaga 鞋子,或乾脆在以太坊買 3 隻卡通猩猩,目的都大同小異。」 「從能源角度看,NFT 許可的藝術完全沒有價值,但代表純數位世界靈活社交的最終方式。雖然對認為巴塞爾藝術展和威尼斯雙年展是文化圈盛會的人來說,這很愚蠢,但在區塊鏈交易可無限複製的 JPEG 檔(電子圖片)沒有比畫布上的線條蠢到哪去。」 新創企業涉足元宇宙 某年夏天 NFT 泡沫破滅,大牌公司丟盔棄甲,急於將資產吸進未來商業計畫。然而新創公司 Atomic Form 的目標一開始就是成為「元宇宙窗口」。聯合創始人加雷特·大衛表示,為客戶提供軟硬體解決方案,正透過加密藝術展示畫框進入元宇宙。 「你花錢買莫内真跡,但不能在香港、倫敦和新加坡的房子同時掛著它。它只能存在一個地方。但想看到它就是你買它的原因,因為它獨一無二。我們設計這種產品是為了迎合這種需求,即這些藝術品必須獨一無二;如果藝術品不是唯一,我們也會提供獨特序號供你查詢。」 Atomic Form 的 27 吋數位顯示器使用硬體直接連到區塊鏈,確保所有 NFT 都經過驗證。NFT 有唯一位址,可直接連回擁有者。消費者並不能隨意下載內容並投射到畫框。用戶將加密錢包附加到 Atomic Form 硬體,也允許 NFT 借給其他顯示擁有者,價格可用以太坊區塊鏈設定。 大衛是哥倫比亞大學醫學中心的前比特幣礦工和神經科學研究員。十年來他一直對探索區塊鏈的經濟學和設計機制很感興趣。 創建元宇宙數據節點 大衛表示,Atomic Forms 的使命不僅是將加密藝術貨幣化,為產生回報或降低銷售成本的手段,就像一般使用 NFT 的目的。Atomic Form 模組只朝「最終目標邁出一步:即創建每人都可參與的元宇宙節點,無論你使用什麼區塊鏈、產品或營運商。」 「更特別的例子是,如果你從錢包轉移 NFT,會影響這件作品的展示方式。這很破壞人們看展體驗,所以我們創立公司,就是為了改變現狀。」 聯合創始人伊莎貝爾·基茲曾是記者,關注加密和區塊鏈領域,2017 年擔任「加密發燒友新聞」主編。之前她在紐約大學學習美術行銷,並於喬納森·阿德勒從事產品開發工作。 「我認為人們只是在尋找解決方案展示自己的 NFT。光可以炫耀作品就讓不少人開心好久」,基茲說。

錯過了比特幣 是否能進場NFT?分析台灣三大NFT平台 – Yahoo奇摩新聞

區塊鏈產生了多項應用,也衍生了加密貨幣,本月加密貨幣價格紛紛來到高點,比特幣又回到5萬美金,以太幣四千美金。除此之外,一張一張稱作NFT的圖像檔以美金數十萬甚至數百萬的價格被買來買去,這讓到現在還在觀望加密貨幣的人炸了鍋,紛紛納悶到底區塊鏈的世界在玩什麼?一般人什麼時候才能參與呢? NFT跟比特幣很像 但不是比特幣 目前大眾已經逐漸知道比特幣是一種「摸不到」的資產,也開始朗琅琅上口區塊鏈的「公開、透明、去中心化」特性,但是對於如何使用比特幣,還是有很多的問號。而對於「NFT」這三個字更不用說了,彷彿與我們的距離更遙遠。 事實上,NFT是更親近一般人的產品,舉凡球員卡、藝術品、歌曲、影片甚至是某展覽的入場券,某團體的會員卡,逐漸都在轉化為NFT。比特幣目前的收藏性高,應用性小。而NFT兩者兼具。相同的是,兩者都是區塊鏈技術打造出來的產品,沒有實體樣貌。 「數位的平行世界」正靠NFT串起來!元宇宙題材,連Facebook也要進入 如上一段所說,很多日常產品都在轉化為NFT,我們每天所上的社交平台Facebook當然也注意到這一件事。除了宣布要建立數位平行世界Metaverse (元宇宙),上個月臉書金融部門更宣布在臉書上開發全新的電子錢包程序「Novi」,準備讓臉書使用者儲存所有的NFT資產及日常用品在元宇宙中。 現在包含騰訊、NVIDIA均表態進入元宇宙的開發,這些科技巨頭動輒改變現代人的生活方式,以後不只是年輕的手遊電玩族群,只要有使用手機與網路,也許我們都會習慣有另一個平行世界。 國內NFT交易平台悄然而生 國內區塊鏈發展最早期從便利商店購買虛擬貨幣、到交易所生態成型,當然也吸引業者關注到這個風口,開始建立NFT平台。從歷史最悠久的Lootex把遊戲虛擬寶物轉化為NFT、Oursong把音樂創作轉化為NFT、到Jcard把藝人轉化為NFT,我們都可以瞧見每個不同產業,把自身產品尋求數位商品變現的軌跡。 相較於國內三大交易平台目前都採取需要官方審核的上架模式,國外最大平台「OpenSea」雖然主打全自由上架,但從Eth Boy的藝術創作者 Trevor Jones,Coin Center的Neeraj Agrawal,到佩佩蛙出面告Sad Frog等,太多的侵權與仿冒作品都上OpenSea去轉檔NFT銷售已經為該平台引來了麻煩。尤其完全去中心化的架構,讓IP方找不到仿冒者只能對平台求償,全自由上架的平台在未來肯定要面對無止盡的侵權仿冒糾紛。相比之下,國內的三大平台目前採取審核上架,可以確保NFT的發行品質,維護原創,正牌數位商品也才有二手交易市場的漲價空間。 NFT如此發展下去,文化創作產業肯定是樂的直接受惠。我們不禁聯想到台灣的知名藝人周杰倫,藝術最高殿堂的故宮博物院到底會不會也跟上數位化的潮流發行NFT商品?大家都很期待。

手寫「Test」字樣NFT 創作以$270000 美金正式售出 – HYPEBEAST

加密貨幣交易平台 FTX 近日以 $270,000 美金價格出售了自己的 NFT 作品,作品是由 FTX 執行長 Sam Bankman-Fried 親手寫的「Test」字樣 ,名為「Testing Testing 123 #1」是 FTX US 上架 NFT 的測試,正如該平台描述的一樣,這非常「稀有」因為這只有唯一一份。 FTX 在本週早些時候宣佈允許用戶鑄造基於 Ethereum 與 Solana 區塊鏈的自定義 NFT,由於「一條魚」的重複性圖片充斥在提交的內容,該高層宣佈一次性收取 $500 美金費用以提交 NFT 創作,後來因為社群的激烈反應而更改為 $10 美金。

與客戶建立親密而獨特的關係!NFT將如何改變時尚? –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

NFT加密藝術是2021年創作領域討論度最高的話題之一,在數位藝術家Beeple以6,900萬美元的價格,售出集錦作品《每天:最初的5000天》(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後,人們除了對NFT的市場潛力表示認同外,對於這種隨著數位化風潮而起的新藝術形式,將如何改變現有的創作界更是議論紛紛。目前,時尚界對於NFT的應用並不多,多數品牌與企業仍然處於觀望狀態,而造型師媒合平台LookStyler創辦人Mirjana Perkovic則認為,NFT的出現將大幅度地改變時尚產業現有的商品形態、廣告,以及推動轉變的消費者心態。 什麼是NFT? 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質化貨幣),可以理解為一張「數位世界的所有權證書」,它與比特幣一樣是基於區塊鏈科技發行的虛擬貨幣,但與比特幣不同的是,NFT不但擁有無法被竄改的特性,而且理論上任何品牌或個人,都擁有「鑄造」它的能力,因此,它就像大師名畫的真跡一樣,是獨一無二的。 而在創作市場上,這種無法被竄改、獨一無二的特性,令數位內容創作者得以擺脫過去數位作品極易被複製、散布的處境,讓數位內容也開始具「稀有性」,讓收藏者願意花錢購買、收藏。 無法取代的稀有性,令品牌、藝術家更願意去推出NFT作品,例如結合時尚、科技與遊戲的跨界虛擬品牌平台RTFKT Studios,在2021年初就曾以超過12.5萬美元的價格,而平台推出的數位球鞋,售價則在數千甚至上萬美元;而造型師媒合平台LookStyler創辦人Mirjana Perkovic則認為,NFT有顛覆時尚界現有體制的潛力。 NFT有改變時尚產業現有形態的潛力 Mirjana Perkovic認為,NFT能讓數位產品產生「稀有性」(Scarcity)的特質,使它擁有顛覆時尚產業的潛力。不論是時尚還是藝術,「稀有性」都是價值來源的關鍵,而NFT進一步將這種特質延伸到數位領域,令消費者即使在數位平台上,還是可以藉由這些設計品來表達自我,雖然對多數人而言,購買數位服飾的概念仍然有些難以理解,但對於Z世代(2000年前後出生者),以及Alpha世代(2010年後出生者)而言,為數位設計花大錢,並不是什麼難以想像的事。 「所有精品品牌都知道,顧客不會因為需要而多買一雙昂貴的鞋,人們買貴重物品是因為他們希望能成為特定品牌建立的奢華文化、傳承、故事的一部份。」Mirjana Perkovic說,「同理,NFT也是可以提供消費者特定地位與資產的社會資本,它們為商人與投資者提供了新的市場。」 虛實合一的未來 年輕消費者對虛擬服飾的喜愛,反映出一個難以忽視的趨勢,那就是未來人們的自我表達,不會只限於現實生活,且數位世界的潮流對現實世界有難以忽視的外溢效應。Mirjana Perkovic認為,未來NFT最有可能流行的形式,是結合虛擬實境(VR)與擴增實境(AR),讓人們可以在自己家裡,藉穿戴裝置,身如其境地欣賞自己的數位收藏品。 蒙娜麗莎終於能從防彈玻璃後走出:與HTC VIVE Arts聯手打造,羅浮宮將首次展出VR體驗計畫 NFT加密藝術作品的優勢 與過去下載後創作者就無法過問作品去向不同,每一次NFT作品被下載、轉手,創作者都可以得到版稅,這讓NFT加密藝術與傳統時尚、藝術品多了「不會折舊」的優勢;一直以來,二手精品市場都苦於無法吸引到最頂尖的消費者與收藏家,但NFT時尚單品的出現,或許可以打破這道無形的分野。 Mirjana Perkovic指出,NFT的出現,還有可能永遠改變廣告與數位行銷的模式。 近年來,時尚界普遍都留意到,消費者對品牌背後的故事愈發感興趣,加上年輕消費者對於時尚數位內容、數位產品的的接受度普遍極高,例如,新銳品牌可以藉由發行NFT產品,來測試市場對單品改為數位版本的接受程度。 而對於已有市場基礎的品牌而言,透過良好的設計與妥善的行銷,許多不同形式的創作,諸如相冊、活動票券、服裝、原創藝術品,甚至是獨特的沉浸式體驗,都能被轉化為可被收藏的數位作品,而令人難以忘懷的作品,就是建立顧客品牌忠誠度最好的催化劑。過去,一次性的美好體驗稍縱即逝,但現在透過科技,就連體驗,也可以被補捉、交易、珍藏,透過這種方式,品牌得以與顧客建立獨特且親密關係。

頭像 NFT 售價創歷史新高,爲什麼一個圖片能賣那麼貴? – 鏈聞 ChainNews

近日,一則“史上最貴天價頭像”的新聞傳遍圈內外,引起廣泛關注。 事情是這樣的, 波場 TRON 創始人孫宇晨以 1050 萬美元的天價拍下一枚 Tpunks 頭像 ,並在其朋友圈表示這可能是人類目前爲止最貴的微信頭像。 當所有人都不太理解一個圖片憑什麼這麼貴的時候,最應該被回答的問題是: 爲什麼一個圖片能拍到這麼貴? 今天我們就一起來探討這個問題…… 01 爲什麼一個圖片能夠拍到那麼貴? 提到 NFT 加密頭像市場,目前只能以“瘋狂”二字來形容。 以近期的一個新項目“猿猴頭像”爲例,OpenSea 數據顯示該其銷售額已突破 4 億美元,交易人數達 5400 人,最低價達 16 萬美元。 也就是說,4 個月時間其價格暴漲超 500 倍。 頭像 NFT 售價創歷史新高,爲什麼一個圖片能賣那麼貴?今年 4 月份推出的猿猴頭像 2020 年,NFT 的市場規模僅爲 3.38 億美元。到了 2021 年第一季度,這個數字變成 15 億美元 。Coingecko 數據顯示,目前 NFT 的市場規模已超 200 億美元(約合人民幣 1300 億元)。 頭像 NFT 售價創歷史新高,爲什麼一個圖片能賣那麼貴? OpenSea 最新數據顯示,過去 1 個月裏銷售額 TOP10 產生了約 69 萬 ETH 的銷售總額摺合約 27 億美元,其中銷售額排名第 1、3、4、6、7、9 的 6 個項目均爲加密頭像 NFT 項目,銷售額佔 TOP10 總額的 64.5%,約合 17.4 億美元。 加密頭像 NFT 以稀缺性+朋克文化+敘事+社區+新商業價值的代表+創新玩法而持續受到歡迎。 區塊鏈投資機構 Mechanism capital 創始合夥人 Andrew kang 曾撰文,將 NFT 頭像比作奢侈品、藝術品和高端房產,並暗示未來 NFT 市場規模將超過 400 億美元。 其實一直以來,不少人都在思考類似的問題, 爲什麼幾百個像素組成的簡單頭像卻能值那麼多錢?那些花天價購買像素頭像的人到底在想什麼? 目前我們能看到的,比較顯著的理由有以下幾點: a. 加密朋克精神 像素頭像其實最早起源於加密朋克精神。加密像素頭像的早期創作者們曾表示,這其實是想要表達一種“朋克精神”, 他們想在 Punk 的外觀中反映出這種特殊的文化。20 世紀 70 年代的倫敦 Punk 運動感覺就像是正確的審美觀。 我們所熟知的許多加密貨幣如比特幣等,實際上也是在早期加密朋克精神的影響下誕生的,由一羣富有加密朋克精神的極客們推動而來。 b. 元宇宙身份的象徵 在人類社會不知不覺的飛躍發展中,現代社會逐漸進入了數字化時代。元宇宙,作爲當今科技界最火的概念之一,引發了跨越行業、跨領域、多學科的的多元探討。 未來,進入以加密技術作爲底層支撐的元宇宙的第一步就是需要進身份識別”以將虛擬世界和現時世界的身份進行對應。 支付巨頭 Visa 斥資萬美元購入加密像素頭像的同時宣佈入局 NFT 領域,一石激起千層浪掀起了一陣陣 NFT 熱潮,Visa 這一直接拿出實際行動”下場收購”的動作。 這不僅代表了 Visa 對 NFT 領域和加密像素頭像背後朋克精神的認可,也可謂是其最好的入局宣言。 就像孫宇晨天價收購 Tpunks 頭像一樣,對其創立的波場大生態也是意義深遠。 頭像 NFT 售價創歷史新高,爲什麼一個圖片能賣那麼貴? c. 社區影響力的象徵 在新商業價值中,社區影響力尤爲重要。 加密頭像現在已經成爲了加密領域頭部領袖、大 V 等愛好者們的收藏對象,把頭像懸掛在社交平臺上更是彰顯了一種身份的象徵,還能增強其在社區和業內的影響力。 許多人還將其視爲了加密“俱樂部”的通行證,過去加入一些頂級俱樂部需要各種門檻以證明你由資格進入。 而現在只需要可被驗證的加密頭像就可以了,因爲只有認知到位的加密圈頂層人士纔會認可其價值並重金收購 ,而這一圈層的人開始以建立相同興趣愛好的羣組,而加密頭像就是進入這個羣組、這個圈子的最好通行證。 總的說來, 加密頭像 NFT 的價值和受歡迎的主要因素是:稀缺+朋克文化+敘事+新商業價值+社區作用+創新玩法+金融工具等等。 02 上線就拍出天價頭像的 Tpunks 有何特殊價值? 來說說開頭提到的孫宇晨天價買下的天價頭像所在項目 Tpunks。 簡單來說,Tpunks 是波場 TRON 生態中第一個 NFT 頭像項目,對標的是目前加密領域裏最火的 NFT 頭像項目 CryptoPunks。 頭像 NFT 售價創歷史新高,爲什麼一個圖片能賣那麼貴?目前 Tpunks 在售價格最高的頭像 除了前文列出的加密頭像本身就帶有的加密朋克精神、元宇宙身份象徵和稀缺性的收藏樂趣以及使用價值外, 相對於其他加密頭像項目來說,Tpunks 特有的價值主要體現在以下幾點: 1、拓展與創新 據瞭解,Tpunks 在 CryptoPunks 的基礎上,在像素數等方面做了拓展與創新,比如新增 Justin Sun Tpunks,同時還將積極探索創新,促使 Tpunks 頭像更加多元且有趣。 2、獲得波場生態 NFT 頭部紅利 作爲波場第一個 NFT 頭像項目,Tpunks 補充了波場 NFT 生態上的不足,這也是爲什麼能獲得波場創始人孫宇晨的青睞和重視的很大原因之一。 來自波場瀏覽器 TRONSCAN 的數據顯示,波場賬戶總數已經突破 5200 萬,交易筆數突破 23 億, 活躍地址數已經達到 107.97 萬,波場已是世界上最活躍的區塊鏈之一。 作爲頭部 NFT 頭像項目,自然能獲得波場大生態內的活躍用戶和資金的傾斜和支持。 3、成長空間更大 “你錯過了 CryptoPunks 的機會嗎?還想要再來一次機會嗎?(向加 CryptoPunks 致敬)”,Tpunks 創始人在其官網發佈的描述中這樣寫道: 儘管去年 CryptoPunks 比現在便宜得多,但我當時沒有錢買,於是作爲一種挑戰,想讓它們“足夠有趣。 因此,我們想出了 Tpunks 的概念。Tpunk 包含了 CryptoPunks 的所有, 而且帶來了許多不一樣的特徵, 比如 Justin Sun Tpunks 等更多的屬性。 衆所周知,有時孩子比他們的父母酷得多。 頭像 NFT 售價創歷史新高,爲什麼一個圖片能賣那麼貴? 支付巨頭 Visa 同款式頭像 在 Tpunks 僅售 10000TRX 他們想要表達的是,現在的 CryptoPunks 等幾個頭部 NFT 頭像項目已經非常昂貴了,大部分人顯然已經錯過了這些紅利機會, 而 Tpunks 則剛剛纔開始,會有更大的成長空間 (目前 CryptoPunks 地板價是 99ETH,而 Tpunks 地板價是 10000trx )。 03 APENFT 給 Tpunks 帶來了什麼? 作爲 Tpunks 戰略合作伙伴的 APENFT,此前白話對 APENFT 的報道提到過,被稱作是 NFT 領域的 ARK 方舟明星基金的 APENFT, 通過將全球頂級藝術品的 NFT 化與區塊鏈化、搭建全球頂級藝術家與區塊鏈的橋樑,給加密領域帶來了真實的價值支撐。 近期我們看到的消息: 9 月 2 日,APENFT 與 Tpunks 達成戰略合作 9 月 3 日,由 APENFT 基金會和 Tpunks 聯合推出的 NFT 頭像售賣活動,在 BinanceNFT MarketPlace 正式開啓。在這裏,將有 50 枚 Tpunks 頭像被出售,其中 40 枚將被直接出售,最低價格爲 6BNB,剩餘 10 枚通過拍賣售出,起拍價爲 2BNB 頭像 NFT 售價創歷史新高,爲什麼一個圖片能賣那麼貴? 幣安 NFT 市場上 APENFT 和 Tpunks 聯合推出的頭像 此次於 Tpunks 達成戰略合作並開展一系列活動正是 APENFT 在“給純虛擬的 Meme 項目插上了實際價值的翅膀”? APENFT 給 Tpunks 帶來的價值表現在以下兩點: 1、Tpunks 從 APENFT 獲得頂級的藝術基因 Tpunks 獲得 APENFT 的支持後,便可將頂級藝術品的精髓和基因融入更具有欣賞價值和收藏價值的加密頭像中去,同時全球頂級加密藝術家也獲得了一個全新的創作平臺,未來,我們會看到許多出自頂級藝術家的“天價”加密像素頭像被展出、拍賣。 2、二者糅合的藝術品頭像又可以加入 APENFT 成爲新的頂級藏品 孫宇晨購買的天價頭像捐贈給了 APENFT 基金會,成爲 NFT 持有者們共同區中心治理下的又一筆新財產。 未來具有頂級藝術品基因,或者出自頂級加密藝術家之手的價值連城的頭像,亦將陸續進入 APENFT 基金會成爲全球稀缺的頂級藏品。 04 小結 NFT 市場的快速崛起,既可能成長爲萬億美元市場體量的巨無霸,更能彰顯出極具個性的文化、身份和社區,但 NFT 市場仍然還有許多被忽視的角落。 隨着全球科技巨頭騰訊、Facebook 等爭先佈局的下一代互聯網“元宇宙”的時代離我們越來越近, 作爲加密朋克精神的身份象徵,加密頭像的價值也會逐漸浮出水面。 作爲進入元宇宙必備條件之一,未來也將會有越來越多的人認可它的價值。Tpunks 纔剛剛萌芽便已從波場大生態當中獲得了莫大的好處和支持, 讓它能夠與市場頭部 NFT 頭像項目一較高下的同時,也獲得了更具價值的特性和成長空間。 正如 Tpunks 團隊所說,Tpunks 基於 CryptoPunks、致敬 CryptoPunks,希望其能夠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4 個月暴漲 500 倍,瘋狂的 NFT 頭像和 FOMO 的孫宇晨 – 鏈聞 ChainNews

從斯蒂芬·庫里等一眾明星和機構買入NFT頭像到近段時間LOOT上線4天交易額突破2億美元。 NFT的火熱,愈發明顯。 而在這場狂歡之中,一直走在NFT前列的孫宇晨在上一次幣安&APENFT聯合拍賣之後,再一次成為了大眾視野的焦點。 我們不由得好奇,一向特立獨行的孫宇晨和他的波場,其對NFT的野望究竟是什麼樣的? 「火熱的NFT頭像,4個月暴漲500倍」 9月6日,NFT文字遊戲項目LOOT從誕生到現在,短短4天,其交易總額便突破了2億美元。 Loot的成功,也從側面體現出,當前NFT的熱度依然空前高漲。 除了Loot的驚艷以外,現在最火爆的NFT,非頭像類NFT莫屬。 一個戴口罩的外星人頭像(Cryptopunk 7523)售價1180萬美元,一個叼煙斗的外星人頭像(Cryptopunk 7804)售價756萬美元,一個孫宇晨頭像(Justin sun Tpunks 3442)售價1050萬美元。 NFT頭像價值令人咋舌。 今年9月,NBA籃球巨星斯蒂芬·庫里斥資18萬美元買了一個BAYC的NFT的頭像,並且把它換成了自己的推特頭像。 而事實上,BAYC(Bored Ape Yacht Club 無聊猿遊艇俱樂部)於今年5月正式發售,發售當天,地板價為0.08 ETH的10000個作品,在不到兩小時內便被搶購一空。 據OpenSea最新數據,該項目銷售額已突破4億美元,交易人數達5400人,地板價達16萬美元。這意味着,僅僅4個月時間,該產品的價格暴漲超500倍。 或許是看到了NFT頭像領域的財富效應,由此也引來一眾知名玩家和機構的參與。 其中,既有美國說唱歌手Jay-Z將Cryptopunk NFT頭像設置為個人推特頭像,又有諸如NBA球員LaMelo ball、NBA主席Daryl Morey、DJ二人組Bassjackers、DJ 3lau和陳柏霖、吳建豪、余文樂在內的多位名人紛紛使用BAYC的作品作為社交媒體的頭像。 甚至有網友發現演員徐靜蕾也將自己Instagram頭像換為Animetas。實際上,徐靜蕾也是一名NFT頭像大戶,數據显示,徐靜蕾一共擁有495個NFT頭像。 更有甚者,8月23日,全球支付技術公司VISA,也不願意錯過NFT的盛況,並花費15萬美元購入了Cryptopunks 7610 NFT。 因為Visa的加入,讓Cryptopunks的影響力進一步擴大。有媒體報道,一小時之內,90件CryptoPunk成交,當日全天交易額突破8600萬美元,創下新高。 明星公司、名人的加入,再次推高了NFT頭像的熱度。 截至目前,OpenSea在8月的交易額突破20億美元,約為7月整月交易額的7倍,其中,8月24日單日交易額更是高達2.09億美元。 而根據OpenSea數據,市場關注度最高的Cryptopunks總交易已達464290.93枚ETH,總交易額超過16億美元,其次的BAYC(無聊猿猴)共交易138744.56枚ETH,總交易額約為5億美元。 根據Larva Labs網站數據,截止8月31日,CryptoPunks的地板價已經抬升至118.5枚ETH,約381942.08美元。 根據CoinMarketCap的數據,在市值排名前10的NFT收藏中,就有7個屬於NFT頭像賽道。 伴隨着各種NFT項目的暴漲,最近幾周,所有這些項目都從曾經的不被理解,逐漸變成了“真香”。 而在這波瀾壯闊的NFT盛宴之中,自然卻少不了“話題之王”孫宇晨的身影。 「孫宇晨的天價NFT頭像」 8月31日,正當NFT頭像概念火熱之時,一直給外界特立獨行印象的孫宇晨也未能“免俗”。 當天,由中國知名藝術家曾梵志創作的孫宇晨肖像畫,在第一屆線上加密藝術狂歡節展出。 該作品在GateNFT魔盒進行首次鏈上展示,並將會在首屆線上NFT嘉年華上公開亮相。 作為當代知名藝術家,曾梵志曾在去年8月18日,以1.4億元成功拍賣其《面具系列1996 No.6》作品,尤其也創下了中國當代藝術品拍賣價格新高。 而此次曾梵志為孫宇晨所做的肖像畫也是此前其為劉德華創作的同款肖像畫。 事實上,孫宇晨對於NFT領域的布局,早就開始了。 今年以來,孫宇晨接連在藝術品拍賣上“攻城拔寨”。 從2000萬美元拍下畢加索的《戴項鏈的躺卧裸女》,200萬美元拍下安迪·沃霍爾的《三幅自畫像》,到600萬美元拍下Beeple的《Ocean’s Front》。 再加上加密藝術家Pak的整套NFT作品《Cube》以及Beeple的《ABUNDANCE》。 而最近兩個月里,孫宇晨也沒有停下拍賣的腳步,其中,既包括50萬美元的價格拍下《ROCK ID 87》,数字藝術家Fewocious的《My Mama’s Dream》等。 今年8月31日,孫宇晨以1.2億TRX(等值1050萬美元)的價格購買了一枚號為3442的Justin sun Tpunks。據悉,該枚頭像是Tpunks中最具稀缺性的頭像之一,屬於Justin Sun系列,該系列頭像目前僅有11枚。 截至目前,孫宇晨已拍下近20件藏品總價值接近3億元。 儘管孫宇晨在NFT領域一路高歌猛進,但他並沒有將這些作品收入囊中。 恰恰相反,今年以來,孫宇晨幾乎將自己所拍下的所有NFT作品的所有權,悉數轉讓給了APENFT基金會。 孫宇晨此舉,一方面向外界凸顯了其布局NFT賽道的成績和決心,同時,也對於整個波場TRON生態的NFT戰略,給予了助力。 APENFT成立於2021年3月29日,是以太坊及波場TRON底層技術為支持,結合分佈式數據存儲系統BitTorrent所創立的致力於將全球藝術品NFT化與區塊鏈化的基金會。 自成立以來,便得到了孫宇晨的大力支持。 今年5月,APENFT基金會曾基於波場生態發行了代表其基金會NFT作品價值的通證“NFT”。 不僅如此,APENFT還在今年6月24日和幣安旗下NFT拍賣平台Binance NFT聯合舉行了含安迪·沃霍爾的《三幅自畫像》在內的400餘幅NFT畫作的拍賣會。 通過轉讓NFT所有權以及舉辦拍賣會,APENFT基金會創立伊始,便賺足眼球。 「NFT大潮和波場TRON的布局」 除了積極參與NFT競拍之外,事實上,早在去年12月24日,波場TRON就開始在NFT領域謀篇布局,推出了首個非同質化代幣標準協議TRC-721。 孫宇晨曾表示,NFT的未來不可估量。將物理和虛擬世界資產映射到區塊鏈世界的、基於TRC-721標準的應用和基礎協議將很可能會是區塊鏈市場上的下一個熱點。 在此之後,波場系不斷在NFT賽道落子。 今年3月17日,波場TRON公布了TRC-721的細則和規範;緊接着便是接二連三的藝術品競拍,以及與佳士得、蘇富比、Nifty Gateway三大NFT拍賣平台達成合作。 無獨有偶,波場TRON還推出了其生態中的第一個對標CryptoPunks的NFT頭像項目:Tpunks。 據了解,Tpunks上,包括10000個獨特的頭像,而且每個頭像均通過算法隨機鑄造。其中,外星人、猿、殭屍以及Justin Sun系列頭像最具稀缺性,其餘頭像大多為朋克風格的男性和女性。 APENFT基金會此次獲贈的這枚Justin Sun Tpunks,就屬於Justin Sun系列,是Tpunks中最具稀缺性的頭像之一。 此前,有不少業內人猜測,作為根植於波場TRON上的NFT平台,Tpunks是否也會如同APENFT一樣,獲得孫宇晨的支持。 然而就目前來看,儘管孫宇晨並沒有明確表明會扶持Tpunks,但其1050萬美元購買Tpunks上的作品此舉,已經讓Tpunks收穫了無數的目光和話題性。 由此來看,無論是孫宇晨個人在NFT領域的攻城略地,還是APENFT基金會的誕生、TRC-721標準的制定以及Tpunks的推出。 面對NFT,或許孫宇晨和他的波場TRON已經做好了準備。 在NFT發展的早期,擁有NFT頭像像是區塊鏈世界的象徵和標誌,其密碼朋克的意味更加濃重一些。 而到現在,隨着財富效應的顯現,以及元宇宙概念的發展,NFT頭像的意涵也進一步出現變化,現在的NFT頭像更有了未來元宇宙時代身份表示的表現形式,就像一款虛擬的LV奢侈包包或者一輛虛擬的蘭博基尼小牛一樣。 NFT一張簡單的圖片,將在未來扮演更為重要的角色。 隨着NFT賽道的愈發繁盛,NFT賽道也會有更多、更新的概念出現。 而隨着NFT的出圈,各種各樣的NFT作品不斷湧出,NFT銷售額指數式增長,市值屢破新高,NFT已經成公鏈競爭新戰場。 無論從孫宇晨個人一貫的風格,以及波場TRON出於自身發展的考慮,都會繼續加大對NFT的布局和投資。 而未來,我們應該能看到,孫宇晨和波場TRON在NFT方向做出的更多成績。 話說回來,NFT的財富效應的確令人艷羡,但另一方面,儘管市面上針對NFT流動性差的問題,已經有類似的碎片化工具出現,但相較於常規加密貨幣投資而言,NFT無論是詢價模式還是流通方面,都或多或少有所不足。 因此,對於廣大玩家而言,如果是出於興趣,將NFT買來作為收藏那還好,但如果是衝著熱潮來投資,還是需要注意當前的泡沫及其潛在的風險。

余文樂X 佳士得經典Daytona腕錶、Condo修女畫、CryptoPunk NFT網上拍賣| 拍賣新聞 – TheValue.com

拍賣業界在疫情下急速轉營,數碼化、跨門類拍賣,乃至與潮流巨星合作籌辦拍賣,成為大型拍賣行搶佔媒體報道,吸納新客戶的方式。今年6月,我們看到蘇富比與地表最強周杰倫合作策劃專場晚拍,拿下100%成交佳績,斬獲HK$8.45億(NT$29.8億)成交總額,可謂叫好又叫座。 另一業界龍頭佳士得,這回與周杰倫好友、同樣熱愛收藏的余文樂合作,在即將舉行的「No Time Like Present」網上專場,帶來這位亞洲潮流icon精選的藝術品、腕錶以及今年炙手可熱的NFT收藏。 此次拍賣適逢余文樂四十歲生日,他因而決定聯同好友們的藏品一同上拍,並將拍品部份拍賣收益撥捐「願望成真基金」。該基金旨在為居於中國香港及澳門、三至十七歲並患有重病的兒童實現改寫生命的願望,透過願望成真的體驗令他們的人生充滿希望、力量及快樂。 目前已知拍品包括: 康多(George Condo)大尺幅畫作《修女與神父》,估價HK$1,000萬 - 1,500萬(NT$3,550萬 - 5,330萬) 勞力士(Rolex)Ref.6263 Daytona腕錶配Paul Newman ”RCO” 錶盤,估價HK$850萬 - 1,250萬(NT$3,020萬 - 4,440萬) NFT方面則包括一枚CryptoPunk #9997號 8-bit頭像,估價HK$480萬 - 680萬(NT$1,700萬 - 2,410萬) 余文樂社交帳戶的頭像,已換上CryptoPunk #2886號頭像 今年掀起NFT熱潮,單計最值錢的頭十位收藏系列,累積成交額已達US$55億(約HK$425億;NT$1,500億)之高,數字驚人。向來走在潮流尖端的余文樂,早在5月已在社交媒體把頭像換成CryptoPunk的8-bit圖像。 如今他使用的頭像為CryptoPunk #2886號,此頭像於7月底曾以120枚以太幣(ETH)易手,價錢約為US$29.3萬。由於交易記錄只得戶口號碼,未能確定買家是否余文樂本人。 CryptoPunk被譽為NFT祖師,備受NFT藏家追捧,累積交投金額至今達US$12.3億。今年5月,9個CryptoPunk以綑綁形式登陸紐約佳士得,和一眾大師名畫於晚間拍賣同場獻技,終以近US$1,700萬高價易手。其後,單個CryptoPunk #7523號在蘇富比網拍上陣,結果又寫下US$1,175萬成交紀錄。 這些8-bit頭像的起源始於2017年,紐約軟件公司Larva Labs設計出一個軟件程式,合共生成了1萬個24 x 24像素的8-bit頭像,各有隨機生成的膚色、髮型、鬍子、帽子等特徵,各個都獨一無二。公司最初希望這些頭像能成為手機app或遊戲的角色,惟最終未有成事。 Larva Labs於是改變策略,首先自留其中1,000個頭像,再把餘下9,000個免費發放給擁有以太坊錢包的用戶。大家獲得頭像後,可以自由轉賣。每個頭像都有自己的專頁,仔細列明長相特徵和完整交易記錄。每件作品的擁有權記錄均可追溯,會記錄於區塊鏈之中,為現今NFT市場奠下基礎。 今次拍賣的CryptoPunk #9997 8-bit頭像屬喪屍版本,數量只得88個。此頭像對上一次成交可追溯至今年2月,價錢為99.99枚以太幣(ETH),價錢大約是US$17萬。同樣地,礙於交易記錄並沒列出帳戶擁有人身分,未能確定賣家是否余文樂本人。 除此CryptoPunk外,首批公布的NFT拍品還包括同屬Larva Labs創作的Meebits及最近在NFT交易平台相當火熱的Bored Ape Yacht Club(BAYC)。行方稱,今次乃Meebits和BAYC首次在NFT交易平台以外公開拍賣。 比Cryptopunk遲了四年誕生的Meebits,無論是外貌或功能都有所進化。首先是從8-bit頭像換成3D立體全身角色,NFT鑄造總數從10,000翻倍至20,000個,種族和身體特徵也有所增加。 此外,每個Meetbit也附帶3D模型OBJ檔案。只要你擁有Meetbit,就可以把此OBJ檔案匯入電玩遊戲,成為真正能夠操控的虛擬角色造型。目前,Meebits坐佔NFT成交排行榜第8位,累積成交總額逾US$2億。 今次拍賣的Meebits #6337號,行方暫未公布估價。翻查記錄,此骷髏頭圖像曾於2個月前以44.18枚以太幣(ETH)成交,價錢約為US$10.8萬。 至於Bored Ape Yacht Club(簡稱BAYC),基本上可視為CryptoPunk的猿猴高清版本,同樣藉由電腦演算法賦予不同的身體特徵與衣飾,生成獨一無二頭像,總數亦是1萬。 BAYC由今年4月底誕生至今,短短4個月多累積成交額已達US$4.4億,坐佔最值錢NFT排行榜第5位,可見市況相當熾熱。 BAYC意思為「無聊猿猴遊艇俱樂部」,由官方文本、圖片建構出「隱於沼澤的悠閒聚首處」背景,賦予了整個NFT系列一個故事情節,也令擁有者更易代入。為了吸引更多買家和維繫收藏家社群,官方也賦予猿猴頭像一些福利,例如擁有者可到官網數碼白板隨意留言塗鴉,以及參加其他官方舉辦的活動。 今次佳士得帶來BAYC #8746號,行方同樣未公布估價。翻查記錄,此NFT於4個月前以14.99枚以太幣(ETH)成交,價錢約為US$5.9萬。 介紹過連串虛擬拍品,現在把焦點移到實體拍品。相信大家都知道,余文樂與周杰倫同樣愛收藏名錶、名車。這次拍賣便帶一枚市場熱捧的經典勞力士(Rolex)Paul Newman Daytona腕錶,估價HK$850萬 - 1,250萬(NT$),乃佳士得網上拍賣歷來估價最貴的腕錶。 在余文樂的社交帳戶裡,不時看到他大秀腕上的經典勞力士腕錶,Paul Newman Daytona當然在列。這次拍賣的Ref. 6263 Paul Newman Daytona,製於1969年。此錶特別珍貴之處,在於錶盤上的字型細節,以下逐一為大家拆解。 先簡介一下何謂Paul Newman Daytona,此經典Daytona腕錶配備稱作「exotic dial」的特別錶盤,錶面計時盤的刻度末端設計成小方塊,俗稱「骰仔面」。錶盤配色主要是「熊貓面」白面黑圈或黑面白圈,黑白分明。 腕錶採用勞力士以Valjoux 72機芯改製的727機芯。錶殼採用蠔式(Oyster)防水式設計,將速度計刻印在錶圈外圍,並配以旋鎖式計時按鈕,增加防水功效。 字體細節成為此錶估價高昂的關鍵 此錶有別於一般Paul Newman Daytona,分別在於錶盤上字體細節。一般Paul Newman Daytona,錶盤上「ROLEX、COSMOGRAPH、OYSTER」三行細字,代表蠔式錶殼的「OYSTER」字樣,置於「COSMOGRAPH」之上。 但像今次拍賣這枚腕錶,「OYSTER」字樣置於「COSMOGRAPH」之下,則屬更為罕見的「RCO」變奏版本,據統計只得20枚左右。有學者分析,這種變化可能源於早期勞力士廠方製作錶盤時,Daytona腕錶尚未採用蠔式錶殼。後來廠方引入這具備防水功能的錶殼,才在錶盤加上「OYSTER」字樣。 此外,從錶盤「RCO」三行字的字體可見,ROLEX的「R」字字體較闊,COSMOGRAPH的「G」字較短身及往內向,「H」字則較為不對稱,屬較早期的Mk1版本。Mk1版本的字型,只在初期製作的Ref. 6263 及Ref. 6265 出現,所以較為罕見。Mk1版本的Paul Newman則罕上加罕,所以更值錢。 研究經典勞力士其中一個有趣之處,就是些微的差別也足以影響價錢,大原則當然是物以罕為貴。翻查紀錄,2018年曾有一枚RCO Mk1字型的Paul Newman Daytona腕錶,在日內瓦以CHF 166萬(約HK$1,300萬)。 從行方公布的圖片,其中一幀正是余文樂與這幅康多畫作合照。《修女與神父》繪於2007年,尺幅達233 x 198.1 cm。 看康多的肖像畫,幾乎都會想起畢加索。碎裂、解析、組合,演釋,重構的面容與描象的肢體。學術上是抽象構圖、立體主義、心理立體主義、甚至是人造寫實主義等。康多曾多次明言畢加索是他的靈感來源。 畢加索說過,「傑出的藝術家模仿,偉大的藝術家竊取」。康多的創作,雖愛以畢加索、林布蘭、卡拉瓦喬等藝術巨匠的作品為靈感,卻充滿個人味道。場景、姿勢突破傳統,身體部位的誇張描繪,讓人一眼便看出這是康多的作品。

NFT|「顛覆」拍賣行李兆基姪兒藉區塊鏈解鎖萬億藝術品市場 – 香港01

近年數碼資產掀起投資狂熱,熱潮更殺入藝術界,出現新的「藝術載體」—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s,NFTs),部分國際大型拍賣行如佳士得、蘇富比等亦有提供相關拍賣服務,令NFT由區塊鏈「小圈子」,逐漸擴張至主流領域。 恒地(0012)創辦人「四叔」李兆基的姪兒、Coinlllectibles 創始人兼顧問委員會主席李應樵(Herbert),就提出「Fusion NFT」的概念,利用人工智能技術,將實體藝術及收藏品與 NFT結合,並儲存在區塊鏈上的智能合約上,讓藝術品全面「證券化」,估計可解放萬億元藝術品市場! 近期 NTF 大行其道,「Fusion NFT」則主打實體物件,利用人工智能技術,將實體藝術及收藏品的特徵找出,再通過區塊鏈上的智能合約,將其特徵、歷史或藝術價值、擁有權以及鑑定資料等以NFT紀錄下來。「古董上嘅花紋唔可以做到一模一樣,﹙因為﹚係人手做出來,做唔到一模一樣,再用人工智能的方式,去記錄特徵,其他人唔可能改動。」 收藏品擁有者將物品運到公司後,公司會為物品進行上述工序,同時有獨立第三方進行鑑定及估價,確保其真實價值。有別於一般拍賣行,收藏家要先將藝術品交託並找第三方進行鑑定、估價等,之後再安排拍賣會進行拍賣。 去中心化 賣收藏品不必靠拍賣行 李應樵指出,拍賣行是否拍賣一件藝術品有好多考量,如主題、價值等,收藏家想賣,拍賣行亦未必收。但「Fusion NFT」則不同,可想像成一張張的股票,不用再經過拍賣行,只要到各大NFT買賣平台,就可能進行即時交易,「拍賣會你得50人坐度,我就有一百幾十萬(平台)用戶,好似股票咁買買賣賣就可以。」 平台上所有「Fusion NFT」會以實體貨幣去標價,但交易時則不限實體或虛疑。他解釋,NFT只是智能合約,非虛疑貨幣,只是近期投資NFT的人士,均以虛疑貨幣交易,才會有這種看法。 由純粹「收藏」變「投資」 目前Coinlllectibles只會直接購入收藏品,並將其製作成「Fusion NFT」,早前Coinlllectibles斥逾1,000萬元,向李應樵購入數十件收藏品,最快本月底會推出其中三件、每件價值六位數的清朝花瓶,若成功賣出,公司可從中賺取藝術品的升值幅度。 公司亦提供托管服務,若果你只是投資者而非收藏家,購入「Fusion NFT」後亦不必將實物運走,公司提供展覽服務,定時安排不同人士參觀,「免卻運來運去嘅風險,你又要保險,又驚打爛,分分鐘又有好多風險,你自己收埋,又驚有賊。」 過去藝術品市場看似是「有錢人的世界」,即使你是富豪,亦未必每個拍賣會都可能參與,另一方面,就算你有東西想拍賣,拍賣行亦未必有足夠的時間去應付,就算願意拍賣,中間亦要收取佣金。 不過李應樵相信,「Fusion NFT」出現後可解鎖一個逾萬億元的交易市場,收藏家有更多誘因將物品推出市場,「唔再是單單收藏,係有價有市,變咗個餅大好多,依家藝術品市場只係一個少角落,如果個個都拎出嚟賣,有成萬億市場,你多100間拍賣行都唔夠。」 不考慮購入「數碼藝術品」 過去數月,市場上有多宗「數碼NFT」交易,如史上最貴NFT藝術品是藝術家Beeple的作品,於3月中經佳士得拍賣行賣出,價值約6,900萬美元; 到近月蕭若元36字粗口NFT+親筆簽名,開拍一星期後最終被藏家Kityustylus以4粒以太幣(約8萬美元)成功投得。 Coinllectibles已收購數十件清朝藝術品,之後將轉化為「Fusion NFT」,他笑言仍有千多件藝術品「排緊隊」。不過他強調,自己不會購入「數碼藝術品」,如數碼畫作、音樂或影片等。 李應樵解釋,數碼內容並非實物,投資者雖然具擁有權,就算你擁有法律上的版權(copyrights),亦無法禁止其他人進行複製,「嗰啲只係一連串數字,加埋低像素嘅圖片,但唔係同實物掛鉤。」 購「Talk+」有協同效應 不購入「數碼藝術品」不代表「Fusion NFT」追不上潮流,Coinllectibles早前已宣佈,與多位知名藝術家和奢侈手錶品牌,包括 Marvel 圖像藝術家 Bosslogic 和瑞士名錶 Quinting 建立多項合作夥伴關係。李應樵表示,相關合作夥伴會為公司提供獨家藝術品,在他而言Coinllectibles只會購入具獨特性、及市場唯一一件的,「藝術家同我哋簽,係特登做一件,獨家畀我哋去做NFT的。」 為令更多投資者容易接觸「Fusion NFT」,Coinllectible早前宣佈以1.5億元收購由「星之子」陳易希所研發、具加密貨幣錢包功能的即時通訊程式軟件「Talk+」,「投資者可以即時在軟件上討論及交易,未來仲會將NFT放埋入程式入面,令到交易更容易。」

18 秒,12000 份奧特曼盲盒售罄!iBox 點燃國內 NFT 市場熱潮 – 鏈聞 ChainNews

2021年,NFT這一領域突然變得炙手可熱。據 The Block Research 數據統計,8 月份 NFT 市場交易規模已超過 23 億美元,從加密領域到主流領域,各行各業都在探索着什麼是NFT。其涉及的範圍涵蓋了遊戲、藝術、潮玩、金融等等,並正以令人難以想象的方式和速度向其他行業進行輻射。各種各樣的玩法層出不窮,越來越多的參與者蜂擁而至,國內外NFT項目和平台如雨後春筍般湧現,在NFT狂潮之中激流勇進,不停地探索新的概念、新的玩法、新的賦能方式。隨着NFT的火熱,人們對於這一概念也充滿了無限的遐想。一方面,NFT 加密藝術、盲盒、頭像可以被擁有、收藏、轉售,以及用於分享、展示和炫耀。在滿足人們的社交需求之外,結合其互通及互操作的特性,NFT 又可以引入區塊鏈遊戲,在遊戲中獲得相應的賦能場景;作為具有鏈上時間戳的数字權益證明,可以協同各行各業進行数字資產的確權;在未來,NFT 更將落地元宇宙——這個人類幾十年前就開始暢想、勾勒的虛擬世界,並在元宇宙中開拓出新的功能性作用。 這種狂熱的情緒和趨勢,在NFT平台iBox最新一期發售的奧特曼盲盒中展現得淋漓盡致。作為國內較早開始開始探索NFT發展的数字藏品平台,iBox至今已經發行了三期與知名IP聯名的NFT盲盒。8月27日晚20:00,第三期12000個奧特曼盲盒上線僅18秒就全部售罄,高峰時1秒內共有18000人同時參與搶購,因流量過大甚至一度導致了系統過載,其熱度之盛在整個行業內前所未有。為什麼iBox的盲盒能夠一次次地點燃用戶激情,受到大家的追捧?除了NFT本身的熱度之外,從小黃鴨到火影忍者,再到最新一期的奧特曼,iBox的盲盒發行均聯合了世界範圍內具有廣泛知名度的經典大IP,以NFT的全新形式給人以眼前一亮的感覺。實際上,iBox這種與強IP聯名發行、進軍大文娛行業的野心早在平台上線之初就已經嶄露頭角。在此之前,首個明星周邊 NFT、首個電影 NFT、首個教父級音樂 NFT,由於自帶流量和話題,iBox 發售的產品無一不都具備極高的熱度並受到市場的追逐。6月8日,iBox 聯合電影《真·三國無雙》出品方發行全網首个中文電影 NFT。為慶祝 iBox 開放二級市場及7月1日《真·三國無雙》電影的全球發行,此次 NFT 發售共涉及電影《真·三國無雙》中的30款不同形式 NFT,包括古力娜扎、古天樂、劉嘉玲、王凱、韓庚等人在影片中扮演的角色形象及角色道具等。這是國內 NFT 與電影宣發產生化學反應的第一例。包括 iBox 之後與上海美影廠合作的《大鬧天宮》NFT 等,在社群用戶中受到極大的追捧和關注,不僅為iBox帶來了一定的流量,還為中國的電影、動漫、電視劇、綜藝等文娛產業宣發鏈條與 NFT的結合提供了新的思路和可能性。所謂得IP者得天下,IP自帶流量且具有粉絲效應,顯然已經成為了人們的共識。iBox這種與知名大IP的強強聯手,天然具有更加廣泛的受眾基礎。無論是世界知名潮流形象小黃鴨,上影廠一代經典《大鬧天宮》,還是能夠喚起無數人童年回憶的火影忍者和奧特曼,這些廣受好評度的IP形象具備更高的傳播度,能夠給用戶帶來強烈的親切感,引起用戶的購買欲。事實上,iBox率先提出了“数字藏品”的概念,這個概念本質上是把NFT定義為了一種技術手段,而NFT作品才是真正的內核。儘管看起來只是一個小小的定義,但是卻可以讓NFT從一個非常複雜的技術概念變成一個人人可理解的、場景化極強的落地產品,同時強化了NFT本身的商品屬性。相比於其他数字產品,NFT不僅僅是一張JPG/GIF、一套皮膚或者一段MP4,作為非同質化鏈上資產證明,NFT具有強突出的“衍生品”特質。與此同時,盲盒是目前受眾面最廣、熱度最高的一種潮流玩具,並且已經脫離了傳統玩具的概念,成為了一種流行玩法。因此,NFT盲盒這種前所未有的獨特形式,實際上是給予了傳統經典IP以全新的衍生品開發模式,具有進一步的功能拓展性,不僅能夠讓一些經典IP重新煥發出活力,更是進一步拓展了IP開發的生態業務矩陣,賦予了IP衍生品更多的可能性,甚至能夠改變未來IP開發的生態環境。從長遠來看,NFT+IP這種聯合無論是對IP行業還是對NFT發展,都是一種相互探索的雙贏。不可否認的是,無論生活在哪個階段,人們對於精神層面的娛樂需求始終不變,娛樂是人類在基本的生存和生產活動之外獲取快樂的非功利性活動,是人們不可缺少的發泄手段。從某種意義上,iBox發行的一系列IP聯名盲盒,不僅僅是一場網絡上的抽卡狂歡或是新概念的情緒熱潮,這種模式的探索的確起到了鏈接文娛產業與區塊鏈產業的橋樑作用,雖然現在還處於一個比較早期的狀態,但可以想象,這條道路的未來擁有巨大的發展空間,足以形成一種新的文娛生態。

跟上熱潮,奧丁丁宣布推出 B2B2C NFT 交易平台 – INSIDE 硬塞的網路趨勢觀察

奧丁丁 NFT 平台特別規劃了創作者權利金(Royalty fee)機制,每一次交易 NFT創作者將從中獲得創作者權利金,且可自行設定權利金比例。 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質化代幣)躍升 2021 年度最火熱的區塊鏈產業應用,全球百家爭鳴,各國企業、名人相繼投入,引爆 NFT 浪潮。看好 NFT 市場龐大潛力,奧丁丁集團宣布推出 B2B2C NFT 交易平台,鎖定娛樂、創作 IP(Intellectual Property,智慧財產權)領域,首批與當代藝術家辜琪鈞、農藝師魏瑞廷、陶藝家曾子嘉、插畫家吳豐君跨界合作,推出獨家限量 NFT 產品,並預告第四季將攜手格鬥家推行獨家 NFT 產品。 進軍 B2B2C 雙市場 鎖定娛樂、創作 IP 龐大商機 奧丁丁 NFT 平台同時提供 B2B2C(Business to Business to Consumer)雙市場交易服務,除開放粉絲、收藏家、區塊鏈愛好者購買,也開放出版商、代理發行、通路商等商業授權與採購,此外也鎖定娛樂、創作 IP 領域龐大商機。IP(Intellectual Property,智慧財產權)大抵分為專利權、著作權、商標權三大類,奧丁丁鎖定娛樂、創作、藝術產業中的著作權與商標權,以 NFT 創造全新展示空間,讓創作者得以被更多潛在買家看見,進而跨境銷售。 奧丁丁創辦人暨執行長王俊凱表示:「娛樂、藝術產業一直以來都是相對封閉的產業,是極具潛力的 NFT 應用場域,透過 NFT 新型態交易模式,可協助解決管理許多無形資產的問題,有效簡化流程並增加透明度。此外,B2B NFT 是目前市場無人做出的服務,過往商業授權多為不透明,尋求授權多半不知從何找起,將 IP 相關業務以 NFT 形式推廣,可望大幅促進市場交易與透明化。」 奧丁丁商務長王剛和表示,奧丁丁 NFT 平台提供一站式服務,使用者可輕鬆創建、銷售與收集限量版代幣商品,「消費者透過刷卡即可購買 NFT 產品,交易完成後,平台即時移轉數位資產至買家帳號,過程往往僅需幾分鐘,買家便能於平台及以太坊(Ethereum)鏈上查詢驗證,即時且方便。」若後續轉售,其他買家可透過智能合約完整追溯 NFT 產品源頭、原創作者、歷代收藏者、過程交易價等資訊,過程透明且可供驗證作品價值與真實性。 此外,奧丁丁 NFT 平台更提供競標(Bidding)功能,採用大眾熟悉的競標模式-英式拍賣(English Auction),由賣方訂定底價,各路買家出價向上競標,價高者得標,「平台將英式拍賣競標流程自動化,提供買賣方最佳互動體驗,增加 NFT 收藏品銷售樂趣,同時提升NFT持有者-無論是創作者或收藏家的潛在獲利空間。最重要的是,競標結果將同步上鏈,維持區塊鏈公開、透明、可追溯一貫原則。」 藝術家 X 農藝師跨界創作 獨家 NFT 產品 限時限量競標 奧丁丁 NFT 平台首波與當代藝術家辜琪鈞、農藝師魏瑞廷、陶藝家曾子嘉、插畫家吳豐君跨界合作,推出一系列奧丁丁 NFT 平台獨家限量產品-數位藝術創作《エンセイキ 厭世姬》系列、插畫《神之米之晨與夜》、陶藝燭盤《區塊鏈走進農田》與《區塊鏈與農田結合》,採競標制、限量販售,即日起開賣。奧丁丁更預告第四季將與格鬥家攜手推出獨家NFT 產品。 奧丁丁全球業務開發經理陶佩君說明,奧丁丁 NFT 平台特別規劃了創作者權利金(Royalty fee)機制,每一次交易 NFT 創作者將從中獲得創作者權利金,且可自行設定權利金比例,創作者權利金為終身數位 IP 智慧財產分潤,從開賣到後續次級市場轉售,每一筆 NFT 產品交易資訊都將同步記錄於區塊鏈,以區塊鏈不可竄改、可溯源之特性,提供創作者詳實的終身分潤。

加密藝術夯 NFT大師賽作品買氣旺 – 中時新聞網

全球藝術市場自去年便因疫情影響而萎縮,台北新藝術博覽會期望在疫情時代,仍能推動零接觸的賞畫、收藏方式,與亞洲首個NFT平台「Jcard 這咖」合作,並推動台灣國際當代藝術家協會評選的「2021 NFT世界大師賽」入圍作品上線交易。 主辦「國際藝術家大獎賽」的社團法人台灣國際當代藝術家協會,在4月份宣布舉辦首屆「2021 NFT世界大師賽」,並與台北新藝術博覽會、區塊鏈科技團隊—STAR BIT思偉達創新科技共同合作,此次「2021 NFT世界大師賽」入圍作品來自全球13國。 目前在線上已有不少作品售出,如杜姿樺的〈愛麗絲夢遊仙境〉,以變大的腳為主角,踩踏兔子的屋子為主要構圖,流動的迴轉和動態光暈照射下,呈現懷舊奇幻風格。 也有藝術創作者將疫情作為創作主題,陳怡安的〈台灣的疫情進行式〉便以科幻風的保護船、遠方的都市為構圖,期望天佑台灣;黃雅筠的〈疫起在家〉則訴說著女孩的疫情生活,平凡的臥室因為想像而充滿生活細節與故事;又如彌順塵的〈希望之花〉,以彩色線條勾勒出花草樹木,希望喚起人們與萬物生命共存之心。 台北新藝術博覽會藝術總監李善單教授表示,購入NFT作品買的是時間、歷史,這項全新的概念,吸引了40歲以下的年輕世代、科技新貴,手機是他們的瀏覽器、私人收藏庫。NFT加密藝術讓數位藝術家有被收藏的管道,亦減輕藏家對數位藝術收藏的顧慮。

英國知名塗鴉藝術家Banksy 傳出NFT 詐騙案,騙子還把錢給還了? – INSIDE 硬塞的網路趨勢觀察

英國知名塗鴉藝術家 Banksy 傳出 NFT 詐騙案!一位名叫 Pranksy 的買家在 Discord 上得知有人在 OpenSea 兜售 Banksy NFT 畫作,便在 OpenSea 確認並驗證完身分,點選了詐騙賣家架設很像是 Banksy 官方網站連結,並以價值 33 萬 6 千美元的以太坊得標,隨後一個小時才驚覺該拍賣都是假的,另外有趣的是最後騙子居然還把錢退給了買家。 Banksy 的 NFT 詐騙案讓 NFT 交易的安全性浮上檯面 該騙子駭入 Banksy 的官方網站並植入那部假的拍賣作品(雖刪除已被網友備份),搭配一個來源不明的資訊就讓買家進入圈套,似乎並不是一個很新鮮的詐騙手法。 現今在 NFT 的生態圈已有不少人會把其他藝術家的作品充當成自己的商品販售,而這位遭騙的 Pranksy 苦主表示,有另一位騙子用了與 Banksy 相似的帳號名稱,複製了同一款 NFT 作品贈送給他,顯現出 NFT 上的安全與隱私性嚴重不足。 在區塊鏈的世界遇到詐騙並不稀奇,而最奇怪的點是騙子居然還把錢給退了? Pranksy 表示可能因為是著名作家,且他本人又致信給外媒報導,在推特公開此消息的關係,才有機會把款項拿回來,並表示未來不敢在踏入與 Banksy 有關的 NFT 世界 。 Banksy 官方表示作者本人從未在 NFT 上發布任何作品,這款「CryptoPunks 風格的作品」也並非 Banksy 著作,推測可能是網友模仿了作者本人的作畫風格,並宣稱 Banksy 本人的作品來販售,官方對於 Banksy 網站遭駭一事則未做說明。 Banksy 的狂人事蹟造就在他現實與網路世界歷久不衰的影響力 說起這位英國塗鴉作家 Banksy ,就必須提到他 2018 年拍賣會的驚人事蹟,在當時 Banksy 蘇富比藝術拍賣會中,Banksy 本人現場「自毀」以高價售出的作品,那部被毀知名作品《Girl with a Balloon (2006)》 瞬間成為廢紙,讓現場觀眾瞠目結舌,而拍賣公司自娛:我們被「Banksy」了。 在更早遠的 2013 年的英國,當時就有人在街頭大膽的擺起「我們賣的是假 Banksy 作品」地攤,一副 2000 台幣的仿作結果在短短一個小時內,全被搶購一空。這實驗是由三位團隊成員:藝術家 Dave Cicirelli、活動行銷 Lance Pilgrim、攝影 George Gross 共同執行,他們準備了 40 幅仿真的 Banksy 畫作販售,最後甚至連銷售廣告牌都被民眾買走,就可知道 Banksy 在英國多具有影響力。 來自加密貨幣分析公司 Elliptic 的 Tom Robinson 表示,一旦買家 OpenSea 上出價並購買任何東西,他將無能為力。OpenSea 可以說是 NFT 的 eBay,它允許任何人出售他們擁有或自己創作的數字藝術作品。不過一旦出價後,賣家就必須接受,而這些加密貨幣將不可逆轉地轉移。

東吳數金中心攜朱銘美術館首發NFT – 工商時報

東吳大學在2021年8月26日(週四)下午三點在商學院舉辦數位貨幣與金融研究中心(以下簡稱東吳數金中心)與朱銘美術館共同發行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質化代幣)的首發記者會。 東吳大學校長潘維大指出,數位貨幣背後的區塊鏈技術應用將會是未來的主流趨勢之一,東吳數金中心這次與朱銘美術館共同發行二款NFT乃是首創博物館發行先河,更是學生集體創作的重要成果展現,未來將會有更多創新作品與大家分享,落實東吳結合跨領域創新應用之重要成果。 潘維大校長進一步說明,未來將有五大主流趨勢,合稱「永大量人物」,亦即永續、大數據、量化、人工智慧、與生物科技。這次東吳數金中心與朱銘美術館的共創作品中,廣達號所傳達的訊息,就是「海平面以上六公尺」的台北市,深具對地球環保與人類永續的反思。 記者會特別邀請朱銘美術館館長賴素鈴與發行平台Jcard 這咖執行長鄧萬偉共同見證歷史性的一刻。這兩款NFT作品分別取材自朱銘美術館戶外園區展示的〈太極系列—太極拱門〉與〈人間系列—三軍〉之海軍軍艦「廣達號」,記錄了兩個相當特別的時刻:太極拱門日出,呈現一般人「看不到的美術館」; 晴空下的廣達號,則是「疫情下沒有人的美術館」。 朱銘美術館館長賴素鈴特別指出,這次NFT的跨界合作,與學生對話的是「朱銘畢生最大作品」–朱銘美術館,這件作品「有天、有地、有山、有水、有過去、現在,也有未來」。 兩款作品深具稀有性與創新性,賴素鈴館長感性地說,也許一年後再回頭看這兩個作品,就會特別感念在2021年5月15日因COVID-19疫情嚴峻而封館的朱銘美術館,呈現出從黑夜走向白天的開闊樣貌與「廣達號」航向未來的永續訊息。 而本計劃協助發行的平台Jcard這咖執行長鄧萬偉表示,NFT是一項結合技術、創意與產生價值的新數位商品,不管是否有疫情催化,越來越多產業在商模上實現數位化已確定是不可逆的趨勢。 思偉達創新科技將原本的交易所STARBIT EX升級為Jcard這咖NFT交易平台,是看到了『不可重現的人事時地物』在未來商品化將產生無可替代的價值,而全球的人們都需要一個將其轉讓交換的地方。 這次東吳大學與朱銘美術館共創的兩個作品將在8月27日(週五)上午9點19分正式發行,因為9月19日正是朱銘美術館在1999年正式開館的重要時間。 東吳數金中心執行長歐素華則說明,這次兩款NFT作品的發行,乃是年輕世代與朱銘大師的跨世代對話,學生團隊從縮時攝影、文案發想、配音到學習NFT的發行,實踐「二次創作」與多次創作的可能性;並由此學習跨領域協作與寓教於樂的複合式創新,落實「做中學」的創新實踐。這次學生創作團隊成員有大學部的劉謙、李邵謙、陳泓銓、鄭翔浚、賴思丞、邱子瑄、陳柔聿、鄭翔玲。 未來數金中心也將秉持培育跨領域人才的理念,「From zero to hero,從ABC開始」,由AI智能理財、Blockchain(區塊鏈)到Digital Coin(數位貨幣)等一系列課程學習與產學研究實踐,培育新世代的創新人才。

創造吧!NFT藝術家Pak:當你不創造東西時,就會被品味而非能力所定義|數位時代BusinessNext – 數位時代

L'Atelier BNP Paribas和Nonfungible.com在2020年聯合發布的NFT報告提出,NFT市場價值在2020年增長了299%。超過22.2萬人參與了價值2.5億美元的銷售,相比2019年數值的兩倍。根據路透社近期指出,NFT銷售額在2021年上半年飆升至25億美元。 人們對數位藝術作品並不陌生,甚至可以輕鬆複製和通過互聯網分享傳播內容。區塊鏈技術證明了數位資產的身份,將現實世界中賦予藝術及資產價值的概念引進虛擬世界,為數位藝術品開闢了新的衍生價值,而區塊鏈技術(Blockchain Technology)所驅動的產物-「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問世後,為數位藝術和收藏品帶來範式轉移,提供藝術家前所未有的創作機會,因而成為市場上的熱門討論。 筆者於近期與藝術家Pak合作,深受他所創造的生成藝術著迷,因此想跟大家介紹目前國際數位藝術市場中的代表性藝術家及其區塊鏈藝術作品。 Pak是一位匿名藝術家,他在數位藝術領域已有超過25年的創作經驗,運用前沿科技打造前衛且創新的藝術品。作為Undream的創始人和首席設計師,Pak創建了項目Archillet,通過人工智慧形式幫助用戶持續探索聲音和影像交互作用下的媒體內容。如果你打開Archillet的網站,可以聆聽一系列串流音樂,畫面左下角的一串編碼,如同翻頁般變化有意思。 Archillet TV截圖|Courtesy of Archillet Pak的數位藝術風格偏向極簡主義和概念藝術,多以黑白色調為主,與光影互動的3D動態雕塑。再加上,熟知數學和物理的知識的他,將其哲學觀、社會觀和宇宙觀寄予作品之中,試圖將意識形態上的思考或認知原理視覺化,提供強烈的視覺感知。 目前較廣為人知的作品包含,同質化系列(The Fungible Series)、變形術(Metarift)、終端(Terminus)三大系列作品。每個系列各有其特色和符號意義。 因應創新技術的出現與藝術產業的場景應用,從人工智慧的輔助到區塊鏈技術的衍生價值。我們了解數位藝術不僅僅是把作品進行「數位化」,而是通過概念生成、技術實踐到美學轉譯,創造出前所未有感官經驗-從實體感受晉升到虛擬交互。 Pak利用區塊鏈技術探討了人們對「價值」的理解,挑戰稀缺性和價值之間的關係,同時向世界展示數位藝術的多種可能性。在同質化系列,他構造接近真實宇宙法則的元宇宙(Metaverse)世界。 其中,立方體作為最小單位搭建模型,如同我們玩過的Minecraft、Roblox,意味著每一個方塊可以單獨改變,呈現了可靠的經濟系統、虛擬身份與資產、強社交性、沈浸式體驗、開放內容創作。在這樣的原則中能幫助我們理解在元宇宙世界裡,隨著時間、突發事件等,物體會作出相對應的改變。 因此,Pak的同質化系列作品不僅探索社會對價值的理解,也展示數位藝術和所有權的應變關係。這裡頭包含兩個部分:開放版數(Open Editions)和限量版數(Limited Edition)。限量版數的概念即只有唯一的一件版數。 開放版數的規則設計較有意思,一件作品可以擁有多個藏家購買,不限制其作品數量。這部分的立方體,分為一個立方體、五個立方體、十個立方體、二十個立方體、五十個立方體、一百個立方體、五百個立方體、一千個立方體,共八種呈現。每個立方體價格為500美元。 拍賣期間,藏家可以固定價格,以單個或多個形式無限量購入 NFT 立方體,根據手上的立方體數量獲取 NFT 代幣。 例如,藏家購買6個立方體,便會獲得2種 NFT 代幣:「五個立方體」及「一個立方體」,價值共計6枚 NFT。 藏家購買26個立方體,便會獲得3種NFT代幣:「二十個立方體」、「五個立方體」及「一個立方體」,價值共計26枚 NFT。 Pak|一個立方體、五個立方體、十個立方體、二十個立方體、五十個立方體、一百個立方體、五百個立方體、一千個立方體|Courtesy of Artist 此外,隨著NFT蓬勃發展,藏家與藝術家之間的關係越緊密,越能體現其驚人價值。因此Pak在這系列中,特別設計兩件作品回饋給藏家。40秒錄像的《複雜》(Complexity)含100枚NFT,贈予給前100位購買最多開放版數立方體的買家,購買數量以拍賣最後一天結算為準。 刻蝕紋路外觀的《立方體》(The Cube)是一枚獨一無二、「世上唯一」的NFT,將贈予購買最多開放版數立方體的一位買家,購買數量以拍賣最後一天結算為準。 Pak|《複雜》(Complexity)|Courtesy of Artist 蘇富比聯席主管馬克斯·摩爾(Max Moore)引用了2021年4月紐約當代藝術日的銷售情況:「隨著我們的生活越來越多數字化形式的介入,純數字化體驗的舒適度也大幅增加。」 拍賣三天內的總成交金額為1400萬美元。Pak曾經在一份新聞稿中引述,「有了這種規模(創作方式)),我希望它能在向傳統世界講述數位世界的敘事中,於媒體定義和價值創造方面發揮重要的文化作用。」 變形術系列是一具有超現實主義風格的錄像,其中包含兩件作品《元鍵》(Metabond)和《變形術》(Metarift);它們分別由單個和多個球形物體和黑色背景下不斷地變化的無限大符號(∾)所包圍組成。無限不是指邊界外就沒有東西,而是指邊界外永遠有另一個邊界存在,猶如莫比斯環穿越了時間和空間,象徵著亙古永恆。Pak 的變形術系列,動態的金屬質感無限符號有著看似違反直覺的奇妙性質,卻不斷開啟瞭如科幻小說般的精神永恆世界。 2015年便公開於推特的《終端系列》共有五件,屬於Pak早期作品,通過互聯網和區塊鏈符號,追踪光線與物體表面發生的交互作用,將抽象定義呈現出鮮明的形式、紋理和造型視覺。 Pak不僅代表NFT藝術先鋒,更能看出他在科技上的成熟運用,讓大眾理解藝術概念與現實互通的經濟體系。更是呼應了他所說的,當你不創造東西時,你就會被你的品味而不是能力所定義。你的品味只會限縮並且排斥他人。所以創造吧!

東吳與朱銘首發博物館NFT 走入數碼藝術認證世界 – 自由娛樂

東吳大學與朱銘美術館今(26日)共同宣布,明早將發行國內博物館首次的NFT(非同質化代幣),走入數碼藝術認證的世界,讓朱銘2款作品用區塊鏈技術達到「獨一無二」特點,包含難見的太極拱門日出時刻、晴空下的廣達號更表達了疫情下無人的難得情況,並達數位收藏與交易。 藝術界近期開始盛行數碼藝術認證,利用區塊鏈技術,將容易複製的數位藝術品打造出獨一無二的程式碼,並加上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簡稱NFT),實現數碼藝術認證並擁有交易功能;東吳大學與朱銘美術館首度跨界合作,共同發行2款NFT,是國內博物館首發。 東吳校長潘維大表示,校內商學院舉辦數位貨幣與金融研究中心培養許多學生研究探討,並透過NFT創新技術,把學術、藝術、科技、金融等各界結合,相信此舉是起頭,未來將延伸更多。 朱銘美術館長賴素鈴表示,這次跨界合作,雖隔行如隔山,但仍首開台灣美術館先河,與東吳共同開發NFT,而NFT收藏要點是稀缺性,因此將遊客罕見的清晨時刻與疫情封館下等風景,轉化成數位藝術作品收藏,期望透過跨界商品,為美術館打開充滿可能性的窗,與時俱進。 東吳與朱銘首發的2款NFT限量110份,分別取材自朱銘美術館戶外園區展示的〈太極系列—太極拱門〉與〈人間系列—三軍〉之海軍軍艦「廣達號」,畫面呈現一是太極拱門日出,呈現一般人「看不到的美術館」;另晴空下的廣達號,則是「疫情下沒有人的美術館」。 協助發行NFT的Jcard這咖平台執行長鄧萬偉表示,NFT結合技術、創與與價值的新數位商品,不論疫情催化與否,已越來越多產業實現數位化;平台上將包含數位藝術品、收藏品、遊戲商品等區塊鏈資產,並可透過平台創造、取得與交換。

藝術家蔡國強將在 TR Lab 平臺發佈第二件 NFT 系列作品《炸自己》 – 鏈聞 ChainNews

繼其首件 NFT 作品成功義拍並創高價拍賣紀錄之後,國際著名藝術家蔡國強將在 TR Lab 線上平臺發佈其第二件 NFT,作爲回饋 NFT 社羣的小小驚喜。名爲《炸自己》的 99 個限量版 NFT 將於北京時間 9 月 3 日上午 9 點開始線上銷售,每個限量版定價 999 美金,讓高端藏家之外的更廣大受衆也有機會擁有蔡先生的最新作品;銷售所得將用於支持上海外灘美術館的教育項目。 上個月,受上海外灘美術館委託爲建館十週年創作的 NFT 項目《瞬間的永恆——101 個火藥畫的引爆》,成爲蔡國強初探加密空間的嘗試。這件獨一無二的作品在 TR Lab 線上平臺的 48 小時拍賣中以 250 萬美金成交,創下非加密領域藝術家 NFT 作品最高成交紀錄。 關於《炸自己》 作爲蔡國強首件 NFT 作品的延續,同樣是爆破瞬間的《炸自己》誕生的是他近期創作的自畫像之一,兇猛火光中顯現藝術家自己的輪廓,彷彿瞬間被掙脫、逼近真我的爽快。兩塊畫布夾住火藥後爆破的結果,一邊是寫實的「真實面對」、另一邊是抽象的「茫然無措」。藝術家戴口罩的自拍,凝視他在新冠疫情中經歷的複雜與脆弱,也是冷冷的自我審視。 「《瞬間的永恆》是關於『爆破瞬間』本身,《炸自己》延續了對時間中那個時刻的探索,」蔡國強說道,「NFT 我也剛在實驗,它的虛擬性似乎能夠帶動我藝術長期以來的核心追求——如何用看得見的表現看不見的世界?總體還是要更大膽和冒險,立足從 NFT 技術特有的核心價值出發,提問更具前瞻視野、形式和理念的藝術項目是否可能?」 NFT 作爲開拓邊界的途徑 相比蔡國強過往的其他種類的藝術品,《炸自己》限量版的定價更加親民,寄予了 TR Lab 和藝術家在運用全新技術手段探索藝術邊界的同時,希望與新生代藏家建立直接聯繫的願景。這也呼應了 TR Lab 的使命:不僅爲收藏家與藝術愛好者呈現來自全球頂尖 NFT 作品,而且通過與獨具前瞻性、創新性與試驗性的項目合作,助推藝術界新生力量的成長和發展。 擁有蔡先生限量版 NFT 的藏家們將受邀加入 TR Lab 於 Discord 社交平臺上的專屬社羣,在蔡先生未來發布 NFT 新作之際通過 Ask Me Anything 在線問答活動與藝術家本人直接交流。同時,藏家們也有機會受邀參加未來他在全球範圍內藝術項目的開幕式等活動。 TR Lab 主席李昕表示:「TR Lab 相信 NFT 能夠讓發現與收藏藝術的方式更加多元化。在藝術界不斷髮展、吸引數字領域藏家進入的同時,藝術品收藏家的選項在不斷增加,關於藝術還可以是什麼的探討和可能性也在不斷增加。」 如何擁有《炸自己》 99 件限量版 NFT 將於北京時間 9 月 3 日晚 9 點向公衆開放,先到先得,每個賬戶限購一版。藏家需提前在 TR Lab 平臺註冊帳號,通過加密資產電子錢包 MetaMask 並使用掛鉤美元的數字穩定幣 USDC 完成支付。 本次發佈同時設有「預售通道」,在公衆開放之前的一個小時啓動。有意進入該通道的藏家須於北京時間 8 月 29 日晚 9 點之前,在 trlab.paperform.co 上填寫「預售通道申請」。 在北京時間 8 月 27 日晚 9 點前註冊「預售通道」的藏家,將有機會參加 8 月 29 日晚在上海 The Nest 舉辦的線下活動,與蔡國強本人面對面交流。系統將隨機抽取 9 個幸運席位,無法出席現場的參與者可使用 TR Lab 的 Discord 直播頻道與嘉賓進行線上互動。 《炸自己》背後的支持 TR Lab 本次 NFT 發佈的合作伙伴包括:位於上海外灘的當代藝術博物館「上海外灘美術館」;業內領先的全球化加密金融服務提供商「Amber Group」;首個加密資產和 NFT 的硬件展示錢包「OneKey」;以及立足於外灘源建築修繕和改造、並不斷支持推進新興藝術發展,打造藝術、文化、創新社區的「洛克·外灘源」。 關於蔡國強 1957 年生於福建泉州,1981 至 1985 年就讀上海戲劇學院舞臺美術系。他的藝術橫跨繪畫、裝置、錄像及行爲藝術等。1986 年底至 1995 年旅居日本期間,繼續探索從家鄉開始的火藥繪畫,隨後形成著名的室外爆破計劃。以宇宙情懷、東方哲學及當代社會問題爲作品觀念的根基,因地制宜的迴應當地文化歷史,爲觀衆與周圍更大的時空構建對話。他的火藥爆破藝術和大型裝置充滿爆發力,超越平面,在社會和自然之間自由出入。 他曾獲重要獎項包括 1999 年威尼斯雙年展國際金獅獎、2007 年廣島藝術獎和 2009 年福岡亞洲文化獎。2012 年,他獲得日本皇室頒發的「世界文化獎」繪畫類終身成就獎,該獎項旨在諾貝爾獎未涵蓋的文化領域表彰爲藝術作出重要貢獻者。同年,由於他對國際文化交流的貢獻,獲得美國國務院首次頒發的藝術勳章。近年獎項包括:2015 年美國巴尼特·紐曼基金會獎、2016 年荷蘭博尼範登當代藝術獎、2016 年日本國際交流基金獎、2016 年亞洲藝術大獎以及 2020 年第七屆野口勇獎(美國)。他亦擔任 2008 年北京奧運會開閉幕式核心創意小組成員及視覺特效藝術總設計。 三十多年來,蔡國強在衆多世界重要藝術殿堂舉辦個人展覽,包括 2006 年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蔡國強在屋頂:透明紀念碑」以及 2008 年紐約古根海姆美術館回顧展「我想要相信」。2013 年個展「農民達芬奇」在巴西三個城市巡迴,吸引逾 100 萬觀衆,其中里約熱內盧一站成爲當年全球在世藝術家觀展人數最高展覽。他的爆破計劃「天梯」於 2015 年 6 月在家鄉泉州惠嶼島實現,同名紀錄片由奧斯卡金獎得主凱文·麥克唐納導演,Netflix (網飛)平臺全球發行。 近年重要項目包括 「一個人的西方藝術史之旅」相關展覽和 2019 年爆破計劃「未知的相遇:墨西哥宇宙項目」。2020 年 12 月-2021 年 2 月,《遠行與歸來》蔡國強展覽在故宮博物院開幕,由北京冬奧組委與故宮聯合主辦,也成爲蔡國強「一個人的西方藝術史之旅」的高潮;《遠行與歸來》巡迴至上海浦東美術館,作爲其開館展之一,於 2021 年 7 月 8 日向公衆開幕,展出至 2022 年 3 月 7 日。 蔡國強自 1995 年移居紐約至今。 關於 TR Lab TR Lab 是專注於發掘與收藏 NFT 藝術品的平臺,致力於爲收藏家與藝術愛好者呈現來自全球頂尖藝術家的 NFT 作品。通過與獨具前瞻性、創新性與試驗性的項目合作,我們將全力助推藝術界新生力量的成長和發展。同時,TR Lab 擁有完備的藝術創作工作室與服務團隊,旨在爲藝術家、收藏家提供從數字媒介創作到發行 NFT 的端到端服務。 TR 全稱爲 Tabula Rasa,拉丁文意爲「空白的石板」。TR Lab 堅信 NFT 的發展形態將從根本上改變藝術所有權和溯源方式,在與傑出藝術家的協作中,積極探索該媒介的所有可能性。通過展示全球頂尖藝術家 NFT 作品和獨家合作項目,我們力圖以堅定的策展理念打造新一代 NFT 藝術生態。 TR Lab 在藝術界與加密領域皆有深厚根基:創始團隊包括 Dragonfly Capital、佳士得全球非執行副主席李昕,以及 Artsy、上海外灘美術館和 ART021 上海廿一當代藝術博覽會的創始人。我們的總部位於香港,團隊分佈在北京、上海、倫敦、紐約和舊金山。 關於上海外灘美術館 上海外灘美術館成立於 2010 年,是一所地處上海外灘的當代藝術館。美術館位於一棟裝飾藝術風格的歷史保護建築內,是中國最早現代博物館之一。上海外灘美術館於 2019 年正式註冊成爲民辦非企業單位。 不同於大陸性和國族性藝術機構積重難返的狀態,上海外灘美術館正在發展當代藝術的海洋性視野。我們旨在探索亞洲海洋和羣島的重要性,爲當下的藝術挑戰,實踐和網絡提供更爲豐富的見解。我們希望在亞洲多個地區之間、全球不同文化之間構建具有建設性的矛盾,爲藝術家、研究人員和策展人提供自由表達的空間,並與觀衆一同深入感受幽微且濃烈的體驗。 憑藉獨具一格的策展方法而享有盛譽,我們構思着各種藝術項目,包含從研究到替代性學習,從展覽製作到不可預期的泛表演性實踐。我們旨在通過支持大膽的當代藝術實踐,不斷重塑本地歷史,同時應對國際藝術挑戰和社會變異。 我們認爲交流的作用正是承擔促進廣泛轉變這一過程的關鍵角色:建立跨區域,國際化和跨學科的夥伴關係網絡。通過這一過程,我們旨在與我們的觀衆、不同的羣體、社會和文化組織建立起廣泛而深入的聯繫。在董事會,贊助人和藝術委員會的大力支持下,我們觀察、學習、不斷尋求發展藝術項目或取得突破的機會,以追求獨特的生活願景。

藝術與音樂傳奇 Vakseen 即將登陸 MakersPlace

被稱為Vakseen 的 Otha Davis III本週將帶著一個名為“Legends Only: Los Angeles”的特殊 NFT 系列來到 MakersPlace 。 該系列將展出 Vakseen 的八幅強有力的畫作。這些藝術品是為了紀念洛杉磯的場景,慶祝洛杉磯的文化偶像以及洛杉磯流行文化的重要性和世俗影響。每件藝術品都描繪了一個不同的有影響力的洛杉磯偶像,從 80 年代到 90 年代後期。 Vakseen 是一位自學成才的博物館展出藝術家,也是一位多白金音樂執行官、製作人和詞曲作者。他不僅製作了熱門唱片,而且還以其虛榮的流行風格為自己在藝術界開闢了一個重要而有聲望的空間。 他的作品曾在 Spectrum Miami/Art Basel、阿迪達斯、Vans、BBC World News、HBO 的 Insecure、La Luz de Jesus 畫廊、洛杉磯市、825 畫廊、Abend 畫廊、Baton Rouge 畫廊和倫敦 Soho House 展出,僅舉幾例。 他的作品還發表在多家世界著名刊物上,如美國藝術收藏家、Buzzfeed、Hi-Fructose Magazine、LA Weekly、Vibe Magazine、PoetsArtists、Beautiful Bizarre Magazine、Professional Artist Magazine、High Times Magazine 和 Supersonic藝術。

NFT 頭像新秀 0N1 Force: 爲何能躋身 OpenSea 交易榜前三? – 鏈聞 ChainNews

上週末,NFT 交易平臺 OpenSea 再次成爲行業絕對熱點,日交易量連續兩日破 1 億美金。截至 8 月 22 日,8 月的總交易額已是爲 7 月整月五倍。 平臺交易量的飆升來自於投資者資金湧進多個項目,在 OpenSea 24 小時交易榜單中,除去 Bored Ape Yacht Club 和 Pudgy Penguins 等熱門項目外,一個名爲 0N1 Force 的新秀也進入了榜單。 0N1 Force 新秀屠榜 0N1 Force 作爲頭像類 NFT 的新作,8 月 20 日開啓以 0.0777ETH 的價格以盲盒形式開啓 mint 發售,在發售 5 分鐘之內售罄。發售一度導致以太坊 Gas 費飆升。在那 5 分鐘裏,如果你想要獲得一枚 0N1 Force,你至少需要支付 0.5ETH 的手續費,將近 1600 美金。 二級市場的表現同樣驚豔,僅僅兩天的交易量就衝進 OpenSea 七天交易量的第 3 位,在過去的 48 小時裏,持續登頂 OpenSea24 小時交易榜。當然,高交易量帶來的是 0N1 Force 地板價的水漲船高,兩天內,地板價從 0.5ETH 漲到了 2.7ETH。 看到這個數據,所有人都會有一個問題:同樣是頭像 NFT,0N1 Force 這個新秀,爲什麼能火到這個程度? NFT 領域的 POW 社區運營是 0N1 Force 與衆不同的原因之一。 很多「傳統」NFT 的社區營銷策略,是轉推評論有機會免費獲得 NFT。同樣,0N1 Force 在八月初也實行了同樣的策略。 但創新點在於,0N1 Force 後期開始對錶現良好的社區成員,進行爲期四天每天一輪的預售。想要獲得預售資格,就需要積極的在 discord 社區互動,在推特上轉發評論。discord 社區會根據成員的活躍度贈予預售購買資格。 這相當於在 NFT 社區中實現了「PoW 共識」。 預售過程中 discord 社區因爲成員們爲了獲得預售資格自發的推廣宣傳,讓社區成員從一開始的 1500+飆升到了 10000+。 不僅是社區,0N1 Force 也在填補目前頭像板塊的空白。 填補日本文化 NFT 的空缺 NFT 的誕生與元宇宙的概念密不可分,《攻殼機動隊》、《銀翼殺手 2049》、《頭號玩家》等電影,都爲元宇宙的概念提供了視覺呈現的基礎,賽博朋克的元素似乎變成了元宇宙的標配。 提到賽博朋克城市相信大部分的讀者會想到中國香港,想到日本這些霓虹燈牌交映的不夜城。因此亞洲文化勢必是 NFT 文化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日本作爲二次元御宅文化的發源地,對於歐美地區的文化輸出主要源於動漫,與我們一樣,歐美地區的人民也深受火影、EVA、龍珠的影響。日本的神道文化也在各種動漫中潛移默化的出現。 通過 raity tools 的排名來看,0N1 Force 發售前,排名靠前的 NFT 系列作品一直沒有日本二次元文化的作品。雖然此前有日本浮世繪風格的作品 Katana N Samurai 系列的出現。 但是太過傳統的藝術形式對於大多數非本土收藏家來說太過陌生,反倒是火影忍者裏的羅生門,八岐大蛇。鬼滅之刃的般若、大天狗面具更深入人心。0N1 Force 使用日本動漫常見的畫風,融合了 NFT 社區原生的元素,例如:面具,口罩,皇冠,vr 眼鏡等。讓他能在諸多 NFT 作品中脫穎而出。 如果說 0N1 Force 的一大特色是角色形象獨特,吸引大量買家購入,那麼它另一個的特色就是構建宇宙。當這個作品全系列的展現之後,我們能夠清晰的從不同形象中找了作者想呈現出的世界觀。0N1 Force 巧妙的運用了日本「能劇」中的神、鬼、人,這些元素不但代表了作品的稀有度,又彷彿能呈現出一個「鬼怪作惡,人神對抗」的世界。 營造一個活躍的社區氛圍是所有開發團隊最爲重視的一環。正如上文所述,0N1 Force 在一開始就成功營造了一個良好的社區氛圍,而二次元文化在全球都是最大的文化陣營。NFT 中的亞文化和二次元文化兩者緊密的結合使 0N1 Force 系列讓人眼前一亮。 目前來看,NFT 的創作仍然以歐美的主流審美爲基礎導向的,相反很多亞洲文化的內容並沒有絕對的話語權。也許 0N1 Force 在短期內的上漲之後市場會迴歸平靜,但是他同時也將獨屬於亞洲文化展現給了每個一收藏家。NFT 的世界就該是多元化的大衆化的,未來我們也將看到更多出色的代表亞洲文化甚至是中國文化的 NFT 作品。 正如收藏家 @Cryptp888cryptp 在推特上的回覆:我感覺到亞洲正在甦醒,而 0N1 Force 將會是一個拋物線。

NFT「瘋石頭」熱潮 「石頭圖檔」逾3千萬賣出 – Yahoo奇摩新聞

美東時間23日下午,一張名為「EtherRock」虛擬的石頭圖檔,最終以400枚以太幣的價格售出,市價約130萬美元(約3630萬台幣),創創非同質化代幣(NFT)藝術品系列EtherRock中最高價格紀錄,持續刷新歷史新高。 EtherRock於2017年以太坊區塊練上創建,是一組以石頭為主題的NFT收藏品,設定總數為100顆。但並未完全鑄造發行,石頭與石頭之間除了顏色差異外,外型皆相同。這樣的靈感來自於1975年末流行的經典寵物石(Pet Rock)玩具。這些EtherRock石頭一開始並不受歡迎,在NFT中多年來一直無人認領。但這個被忽視的早期NFT項目最近被重新發現,隨著以太坊用戶鑄造了剩餘的「石頭」,這些NFT從上週開始獲得很大關注。而近日在美東時間週一下午,一副EtherRock竟然成功以400個以太幣賣出,價值近130萬美元。 這股熱潮從美國知名企業家Gary Vaynerchuk在推特上面提到EtherRock,讓人們開始重新注意到這些早期的NFT專案,並引起極高的討論度,而剩餘的 EtherRock也在近期被鑄造完成,導致EtherRock目前在二級市場的價格不斷飆升。EtherRock受到近期的 NFT 熱潮追捧,價格也因此飆升,在這次的出售後,EtherRock的新價格下限也已經提高到102萬美元,而兩天前,最便宜的作品價格為305294美元,兩周前是97716美元。

何理互動設計與akaSwap 共同策劃台灣首檔NFT視覺藝術展「reSync: Love」8/28 – 9/15 展出 – 非池中藝術網

由NFT藝術平台「akaSwap」主辦,跨領域藝術團隊「何理互動設計」擔任策展人的「reSync: Love」將於2021年8月28日至2021年9月15日於線上展出。展覽集結王宗欣、安地羊、小油画、趙安玲等十四位台灣視覺藝術家,在疫情造成人際關係斷連的此刻,期盼以「愛」作為主題,喚起人們再次「連結」彼此的力量。 「reSync: Love」網站首頁。圖/截自展覽網站 遊走三大概念故事展間,以互動觀展方式串聯展覽核心 策展團隊何理互動設計表示,因應數位化觀展形式,團隊以「互動式」文本發展出「Memories of Love」、「What is Love?」、「Meaning of Love」三大概念故事,建構起分別獨立卻又相呼應的敘事。參觀者將化身「玩家」,穿梭在文本構成的世界觀中,透過藝術家的創作圖像來打開想像通道,進一步與展覽概念相互連結、產生對話,獲得有別於一般數位展示的觀展體驗。 展間「Memories of Love」試圖在疫情阻隔交會時刻,從「記憶」中挖掘出連結彼此的方式。展品包含了魚羊 Fisheeptung的系列作品,以童趣筆觸和幾何色塊,呈現疫情期間藝術家自我探索的生活記憶;此展間中還有趙安玲 Annlin 《Untouchable Love》系列作品、王宗欣 Cowper Wang 《美麗的失敗者Beautiful losers》系列作品、許彤 Tonn《Aura Tells》系列作品、安地羊 Andy Yen作品。 「What is Love?」展間展現了「人」對於「物」的依戀以及慾望的想像。藝術家Taylor 描繪了跨越物種的緊密連結;SZU-YU HOU以《Animals in the Museum》系列作品對她在傳統工藝的迷戀作出致敬。其他作品還包含羅賓Robin 《三眼的愛,愛的三眼》、陳盈安 An Chen《靜物》系列作品、LULU LIN《Do I come out of the cloud?》等系列作品,以不同風格描繪了與「物」連結的關係。 展間「Meaning of Love」描繪了愛的複雜與獨特性。Adee《The Lover》作品,繪下愛情詭譎又迷人的魅力;葉馨文Yashin《Lovemare》則揭露了愛的陰暗面;此外,趙安玲Annlin《Thinking Mountain》、周依《Hello Anxiety》等系列作品、小油画Little Oil《Stars in the dream》等系列作品,以不同視角刻畫了愛的多元與意義。 藝術收藏新趨勢,以NFT留下藝術之美 「reSync:Love」展覽除了呈現十四位優秀藝術家的作品外,亦結合NFT技術,民眾觀賞藝術之餘,也能以「數位化」形式將喜愛的作品納入收藏。其背後的關鍵技術來自新成立的藝術NFT平台:akaSwap,也是促成此次台灣首檔NFT視覺藝術展的重要推手。 akaSwap 2021年2月在台灣成立,是亞洲第⼀個以綠能區塊鏈 Tezos 為基礎的多功能藝術品交易平台,由⼀群長期在科技與藝術領域進⾏創作、研究的團隊所組成,希望以新形態的交易為藝術創作者創造新收益來源。akaSwap 表示,其平台最大特點在於「智能合約分潤機制」,創作者能⾃由設定分潤機制,並且在作品買賣後可自動化獲取版稅,這些優勢讓akaSwap在眾多NFT平台中脫穎⽽出,吸引優秀藝術家相繼加入。 除此之外,akaSwap不以銷售平台⾃居,⽽是以推動藝術⽣態群的發展為志向。未來,平台將藉由持續舉辦 NFT 論壇、全球作品徵選、教育訓練課程等,協助藝術家及⼤眾跨入NFT數位藝術領域,豐富藝術市場的多元性。 「跨領域」的再實踐,由線上到線下不停展開對話 「reSync:Love」由台灣跨領域藝術團隊:何理互動設計擔任策展人,此為團隊首次轉換「藝術家」身份,以「策展人」的形式實踐跨領域合作精神。過去,何理互動設計以實體裝置活躍於各大空間及藝術展覽,不斷向外探索、實踐藝術美學的各種可能,面對成軍十年,團隊除了持續創作出令人驚奇的作品外,也期盼透過多元形式來傳遞觀點。 何理互動設計表示,「策展」能突破過往團隊作品的時間與空間限制,轉以不同形式實踐團隊的美學觀點,同時連結不同領域的藝術創作者,藉由彼此的互動及對話,激盪出不同的視角與觀點,創造更多藝術的可能形式,而「reSync:Love」就是不同領域創作者在跨域對話下的一種藝術創作實踐。 reSync: Love|臺灣首檔視覺藝術家線上NFT展覽 ► 線上展覽網址 ► 參展藝術家 Taylor Su| 葉馨文 Yashin| 趙安玲 Annlin |魚羊 fisheeptung |小油画 Little Oil Art |陳盈安 An Chen |周依 CHOU YI | LULU LIN @da__ h_ |Szu-Yu Hou | 許彤 Tonn |王宗欣 Cowper Wang |羅賓Robin | 安地羊 Andy Yen |Adee ► 正式展覽:2021年8月28日 (六) - 9月15日 (三) ► 策展團隊:何理互動設計 whyixd.com ► 共同策劃:akaSwap akaswap.com

那些爆火的 NFT 頭像爲何會成爲一種新型文化範式? – 鏈聞 ChainNews

近期,以 CryptoPunks 爲代表的頭像類 NFT 項目尤其火爆,平均成交價格甚至達到數十萬美元。 Coingecko 分析師 Benjamin Hor 撰文對近期該熱潮中的 CryptoPunks、Bored Ape Yacht Club、Pudgy Penguins 等典型項目以及背後原因進行了分析,並探討它們爲何能成爲一種新型文化範式。 人們一直將過去幾周比作 2020 年的 DeFi 夏季。除此之外,NFT 是新的熱點。我們已經看到 NFT 領域內的許多項目都出現了爆炸式增長。一開始,Axie Infinity 引領遊戲賺取(Play-to-Earn)革命。緊隨其後的是一系列 NFT 藝術(有時被親切地 / 惡意地稱爲 JPEG),它反映了 CryptoPunk 標誌性的基於頭像的風格。 你可能想知道:這裏發生了什麼?人們是否真的在個人資料圖片 (PFP) 上花費了數千美元?好吧,如果你在談論 CryptoPunks (Punks),那不是很準確。人們正在花費數百萬美元。 從 Punks、 Apes 到 Penguins:頭像型 NFT 如何成爲新文化範式 | 鏈捕手來源:Larva Labs 前 2 名的拍賣發生在 2021 年 3 月,每張售價高達 760 萬美元,但在上個月,許多其他朋克也以數百萬美元的價格被購買——這甚至不包括 2021 年 6 月以 1180 萬美元的公開拍賣的朋克。那麼問題就變成了,爲什麼人們將改變生活的錢投入 JPEG 中? 回答這個問題並非易事,因爲它涉及許多不同的領域。我們可以嘗試闡明一些在起作用的事情,但假裝我們擁有所有答案充其量只是一種妄想。相反,我們將嘗試分享我們的觀察,無論是作爲觀察者還是積極參與者。 我們將首先記錄三個項目的旅程:CryptoPunks、Bored Ape Yacht Club 和 Pudgy Penguins。然後我們將討論這些項目在加密領域產生的文化影響。最後,我們將探討它們爲何起飛以及它們對這個新的數字時代意味着什麼。 CryptoPunks (朋克) 朋克有着悠久而輝煌的歷史。2017 年,共同創作者 John Watkinson 和 Matt Hall 發行了 10,000 個朋克,所有這些都是通過程序生成並免費領取的(領取者只需支付少量的鑄造費用)。 根據創作者的策劃元素,特徵被隨機化並通過生成器彙集。不同的特徵如雨後春筍般湧現,有些比其他特徵更罕見。有些是外星人(只有 9 個這樣的朋克)和猿類(只有 24 個這樣的朋克),而大多數是普通的類人生物。 儘管是以太坊上最早的 NFT 項目之一(甚至比 CryptoKitties 早幾個月),但幾乎沒有活動。根據 Hall 的說法,在發佈後的幾天內,認領的朋克人數不到 30 人。隨着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人開始瞭解這個項目,尤其是 Mashable 的文章,所有的朋克最終都被鑄造了出來。 社區雖小,但充滿熱情。然而,朋克擁有者慢慢地但肯定地成爲了身份的象徵。出處始終爲任何收藏品市場帶來價值,區塊鏈技術也不例外。拿着朋克傳達了兩件事:你要麼是 NFT/ 以太坊 OG (元老級人物),要麼是歷史的一部分。所有者認識到它賦予的社會地位,並開始將他們在社交媒體平臺(例如 Twitter、Discord 等)上的個人資料圖片更改爲朋克。 快進幾年,朋克仍然在雷達下飛翔。與此同時,NFT 炒作已經在 2020 年蓄勢待發。像 Decentraland 和 The Sandbox 這樣的虛擬世界(通常稱爲 Metaverses)增加了對 NFT 的關注。然而,真正的催化劑出現在 Top Shot NFT 市場於 2020 年 10 月推出時。 Top Shot 是 Dapper Labs (CryptoKitties 背後的團隊)和 NBA 之間的合作項目。打包成可收藏的「時刻 」的籃球比賽視頻集錦是產品,並看到了巨大的需求。NBA 正式授權的 NFT 獲得了巨大的認可,並標誌着體育組織首次成功涉足 NFT。 隨着 NFT 炒作的增長,我們看到了其他藝術 NFT 的大量銷售。蘇富比是一家成立於 1744 年的頂級拍賣行,通過拍賣 NFT 藝術品進一步使這一運動合法化,包括 Beeple 歷史性的 6900 萬美元拍賣。雖然加密原住民已經開始積累,但當名人、風險投資家和商業人士加入炒作時,真正的注意力轉向了朋克。 即使是該領域最成功的加密風險投資公司之一三箭資本,在過去幾周也開始收購朋克,將平均售價推升至新高——它現在的平均售價爲 18 萬美元。 從 Punks、 Apes 到 Penguins:頭像型 NFT 如何成爲新文化範式 | 鏈捕手來源:CryptoSlam 朋克已經成爲聲望和數字文化的象徵,是 NFT 歷史與藝術的交叉。許多項目都試圖模仿他們的成功,但很少見。然而,一個項目脫穎而出。我們當然是在談論 BAYC。 Bored Ape Yacht Club (BAYC) 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頭像項目往往依賴於朋克的老派氛圍、像素化和低分辨率。然而,BAYC 是一個令人耳目一新的變化,因爲創始人想要創造一些具有更大故事情節的東西。 想象一下在 2031 年,10000 只極度富有和無聊的猿猴,他們做什麼?在 BAYC 的傳說中,這些猿在沼澤俱樂部閒逛並「變得怪異 」。每個 Ape 的特徵 / 設計都深受 80 年代和 90 年代的啓發,從朋克搖滾和嘻哈流派中汲取靈感。 作爲 Ape 持有者還授予了會員特權,例如訪問塗鴉板和對其 NFT 的獨家商業使用權。 儘管最初的鑄幣價格爲 0.08 ETH,但此後平均銷售價格飆升——目前的平均銷售價格約爲 5 萬美元。 從 Punks、 Apes 到 Penguins:頭像型 NFT 如何成爲新文化範式 | 鏈捕手來源:CryptoSlam 那麼 BAYC 爲什麼會成功呢?除了新穎的互聯網俱樂部福利外,值得注意的是,一開始就形成了一個強大的社區。根據 Ape OG Joshua Ong 的說法: 「我從第一天就在那裏。社區中有一種魔力,每個人都只是相互聯繫。」他說。「作爲 Apes,我們開始更改我們的個人資料照片。我們開始在社交媒體上互相關注,比如 Ape follow Ape」。 大多數最初的買家也是 Top Shot 收藏家,他們在 BAYC 之前就已經組建了自己的團體——這導致了快速的友情。最重要的是,社區中也有熱情的成員。一位成員推出了名爲「 the Bored Ape Gazette」的出版物,而另一位成員將他們的 Ape 命名爲「Jenkins the Valet」,並附有完整的背景故事。甚至還有棒球商品,以及猿人主題小說的衆籌。 自 2021 年 4 月啓動以來,該項目已實現了許多里程碑,包括向所有 Apes 空投基於狗的 NFT,並向紅毛猩猩慈善機構捐贈了超過 850,000 美元。 憑藉互動社區、良好的化學反應和開放性,強大的文化有機地發展起來。整體氛圍吸引了許多其他想要成爲該品牌一部分的人,即 Apes 家族。隨着社區的發展,BAYC 最終被視爲第二個朋克。 Pudgy Penguins (矮胖企鵝 ) 我們從一開始就已經看到了強大的 NFT 社區的影響。但是一開始就沒有,會發生什麼?輸入 Pudgy Penguins。 Pudgy Penguins 僅在不到一個月前推出,即 2021 年 7 月。有 8,888 只企鵝可供爭奪,每隻的鑄造價格爲 0.03 ETH。與大多數 NFT 一樣,每隻企鵝都有不同的特徵 / 稀有性,例如皮膚、服裝和髮型。路線圖實際上並不存在,大概只會吸引喜歡這種藝術風格的買家。 從 Punks、 Apes 到 Penguins:頭像型 NFT 如何成爲新文化範式 | 鏈捕手來源:Nansen 所有企鵝都在前 20 分鐘內完全鑄造,這表明會有更廣泛的興趣。平均銷售價格在接下來的兩週內停滯不前,甚至跌至 0.03 ETH 的鑄幣價。然而,在第 3 周,成交量和平均銷售價格都迅速上升。 平均每日銷售價格創下 3.8 ETH 的歷史新高,而每週交易量在高峯期超過了 Punks 和 BAYC 等現有企業。Pudgy Penguins 的狂熱甚至登上了紐約時報和廣告牌。然而,從那以後,人們的興趣似乎有所放緩。 那麼發生了什麼?爲什麼 Pudgy Penguins 會在缺乏「社會基礎」的情況下起飛? 儘管有公開指控該項目可能被操縱,包括聲稱 CoinGecko 和紐約時報都被賄賂以推銷它們(作者注 - CoinGecko 沒有得到贊助),但我們相信還有其他因素在起作用。 根據 eGirl Capital 的 CL 的說法:「模因很難定義,它們就像……非常令人難忘的單位,通常與幽默或其他信息、模仿、社交線索、廣泛的影響力和流動性以及可能被認爲是一種文化元素相關聯通過非遺傳方式傳遞,這是一種連接幾代人的全球語言。」 當通過模因聚集社區時,你會提供全球性的吸引力。許多人希望成爲 「模因運動」一部分,因爲它通過幽默感提供了一種相關性的媒介。我們已經通過模因硬幣和股票在其他地方看到了這種情況。 GameStop/AMC 傳奇展示了由單一「模因」目的驅動的虛擬社區的力量。儘管缺乏業務基本面,但兩家公司的股價都受到 Reddit 上一羣匿名人士的推高,因爲他們想懲罰大量做空這兩家公司的對沖基金。模因的力量甚至需要商業新聞網站的定期市場報告和巴克萊的期權交易的詳細零售策略細分。 Pudgy Penguins 似乎也遵循了相同的軌跡。雖然不可能明確證明 / 反駁陰謀集團的存在,但我們可以查看特定的數據指標來幫助證明其有機增長的合理性。 從 Punks、 Apes 到 Penguins:頭像型 NFT 如何成爲新文化範式 | 鏈捕手來源:Nansen 根據持有人的分佈情況(截至 2021 年 8 月 18 日),我們可以看到,唯一錢包地址的閾值接近 50%——這表明鯨魚的積累是有限的,而是由實際需求驅動的。 從 Punks、 Apes 到 Penguins:頭像型 NFT 如何成爲新文化範式 | 鏈捕手來源:Nansen 此外,讓我們考慮鑽石手的數量(屬於未從該集合中出售任何 NFT 的地址的 NFT 總數)。截至 2021 年 8 月 18 日,市場似乎已經穩定下來,因爲 470 只企鵝屬於根本沒有出售任何企鵝的持有者。由於平均銷售價格比峯值下降了 60% 以上,這表明交易者較少,持有者較多。 儘管有所有這些數據,但有些人可能想知道,Pudgy Penguins 會生存嗎?與朋克和 BAYC 不同,Penguins 隊還沒有建立起他們的全球連鎖性。該項目才成立不到一個月,現在下結論還爲時過早。社區力量至關重要,創始人能否很好地執行他們計劃的路線圖。無論如何,如果我們在 2021 年學到了什麼,永遠不要低估模因的力量。 進一步思考 在觀察這些項目的發展時,會想到某些事情。 我們在之前的文章中探索了一些社會動態,發現人類總是有一種與生俱來的收集東西的慾望。然而,我們所抓住的完全是基於品味的。在某些情況下,只需看看傳統收藏品市場,看看這個行業有多大。 更重要的是,收藏顯然已經從有形演變爲無形。Everest Ventures Group (EVG) 首先通過遊戲玩家和虛擬化身服裝強調了這一點。 根據 EVG 的說法,在遊戲中花費的時間越長,情感依戀就越多——這適用於遊戲的各個方面,尤其是社區。許多玩家越來越依賴於他們的虛擬財產和各自的社區。有些人甚至更喜歡他們的虛擬社區而不是現實,這使得遊戲中的外觀和良好的社區感知至關重要。 在過去的一個月裏,這一點在元宇宙中得到了進一步驗證。2021 年 6 月,Decentraland 允許用戶定製和銷售自己的虛擬服裝(可穿戴設備),供化身在遊戲中的用戶穿着。路透社採訪了一位和服設計師 Hiroto Kai,他以每件約 140 美元的價格出售和服,並最終在短短三週內賺了 15,000-20,000 美元。根據 Kai 的說法: 「這是一種表達自己的新方式,它是一種行走的藝術,這就是它的魅力所在……當你有一件衣服時,你可以穿着它去參加派對,你可以穿着它跳舞,你可以炫耀這是一種身份的象徵。」 簡而言之,人們願意在「假」衣服上花費 140 美元,這些衣服的價格與真衣服一樣多,甚至更高。不僅如此,人們願意爲各種各樣的東西買單,包括像 Overly Attached GF、Doge 和價格過高的 Unisocks 這樣的模因。 隨着 NFT 世界的擴展,我們看到完全相同的現象發生了。這次唯一的區別是它發生在社交媒體平臺上。人們不是獲得遊戲內的皮膚,而是改變他們的 PFP 以表示他們獲得了各自的 NFT。 然而,關鍵的區別在於不是每個人都玩同一個遊戲,但幾乎每個人都在 Twitter、Facebook 等上。因此,PFP 在數字空間中擁有最重要的受衆。 隨着覆蓋範圍的擴大,PFP 成爲宣傳自己數字身份的更好工具。人們花在網上的時間越來越多。數字身份(如果不是)比我們的實體身份更相關。對於許多人來說,PFP 比勞力士更重要。在互聯網上,我們的數字身份全天候 24/7 向全世界展示。相比之下,在物質世界中,我們的鑲鑽手錶在任何時候都只能被社會的一小部分人看到。 在你的 NFT 之後建立 PFP,意味着你已決定將自己視爲一個專屬 NFT 部落的成員,類似於某些人根據其偏好的宗教或政治信仰來識別自己的方式。 排他性和志同道合是隨之而來的。社交信號以社區認可的形式體現,社區成員將開始與你交往並宣傳他們的支持(例如在 Twitter 上關注)。成員甚至開始角色扮演或改變他們的說話方式。例如,Penguins 使用#HUDL 而不是#HODL。 更大的圖景 除了可收集性特徵(例如稀缺性和美學),很明顯 NFT 項目高度依賴於社會基礎。但社會基本面的構成可能因人而異,我們認爲主要有三種類型,分別是資本主義、 社區、文化。 資本主義方面是最明顯的方面。該領域的許多人會購買 NFT,希望快速上漲。只需看看 Nansen 的利潤排行榜,你就會看到 NFT 大戶的盈利。 從 Punks、 Apes 到 Penguins:頭像型 NFT 如何成爲新文化範式 | 鏈捕手來源:Nansen 幾乎任何類型的收藏品(例如運動鞋市場)都存在投機價值,這不足爲奇。然而,更有趣的觀察是交流和文化方面。 Punks 重申了出處的價值——隨着項目的成熟和影響力的擴大,其感知價值和價格也隨之飆升。這導致了一個獨特的團體——crème de la crème 和 NFT 精英。購買朋克的人正在爲這個社區買單。換句話說,排他性帶來了可取性。 BAYC 長期以來一直被認爲是一個最初被 Punks 定價的社區。然而,隨着時間的推移,該項目憑藉強大的互動社交功能(例如塗鴉板)、熱情 / 緊密的社區和其他新穎的功能(例如商品銷售權)而蓬勃發展。 Penguins 挑戰了我們關於形成社區所需條件的先入爲主的觀念。該項目根本沒有任何路線圖或計劃,而是基於互聯網最大的商品,即我們對模因的關注。與大多數項目不同,社區是在模因文化建立之後形成的。然而,這個社區是否會持續下去還有待觀察。 如果我們考慮整個事件序列,我們可以推斷出一些引人入勝的社會見解。 首先,在價值方面沒有界限或邏輯。我們已經在鑽石行業看到了這一點,天然鑽石在功能上與人造鑽石相似,但平均溢價 30%。 自 18 世紀以來,鑽石行業一直由 De Beers 控制,該公司控制了 80% 的市場。通過影響通過市場營銷和廣告的羣衆,社會現在已經接受鑽石(理想的天然)提出寶貴的禮物作爲訂婚戒指。如果 De Beers 能夠讓全世界相信鑽石對於訂婚戒指必不可少,那麼同樣的原則也適用於 NFT 似乎是合理的。 人們已經通過共享共識賦予 NFT 價值。例如,NFT 正在取代訂婚戒指。此外,與 De Beers 不同,Punks 和 Apes 都表明社區可以建立一個品牌,文化和價值也會隨之而來。如果你足夠 Penguin,即使是模因也能產生價值。 如果我們後退一步來分析這一點,我們將看到社區、文化甚至我們自己的符號化。然而,很難說這是不是一件好事。 一方面,NFT 允許我們將抽象的社會結構分解爲美元和美分——這爲發展去中心化的品牌和社區提供了各種令人興奮的機會。 另一方面,有些人可能會說,我們正在接近一個數字反烏托邦,最終可能會像《黑鏡》中的 Bing 一樣。 無論如何,我們 Coincecko 長期以來一直相信,幾乎所有東西最終都會被代幣化——加密貓已經出局了,我們無法阻止它。 所以下次當你問自己爲什麼人們願意把數百萬美元投入 NFT 時,記住這一點:虛擬世界和現實之間的界限越來越模糊,其背後可能有一系列身份、文化和社區提供了無形的社會價值。

互聯網大廠試水 NFT 藝術品,流動性或成隱憂 – 鏈聞 ChainNews

NFT (Non-Fungible Token)不僅在原生區塊鏈社區火爆,國內互聯網大廠們也湧入這一潮流。 繼阿里巴巴在 6 月份發售支付寶付款碼皮膚 NFT 之後, 8 月起,騰訊也加速佈局這塊市場。推出「幻核」NFT 交易平臺。 阿里和騰訊推出的 NFT 分別基於旗下的螞蟻鏈和至信鏈創建,兩條都是符合監管要求的無幣區塊鏈,保留了區塊鏈不可篡改、可溯源等特性,能夠確保加密數字藏品的真實性和歸屬權。 相比區塊鏈原生領域將 NFT 命名爲「非同質化代幣」,大廠們則將其描述爲「非同質化權益證明」,在命名上有意避免了「幣」字,顯示出兩家企業對監管的謹慎態度。 從效果上看,阿里、騰訊推出的 NFT 獲得了市場歡迎。不過,用戶購入的藏品在流通環節頗受限制。當前「幻核」並沒提供 NFT 轉贈或轉賣的入口,支付寶 NFT 小程序則在條款註明,用戶至少持有 180 天后纔可轉贈給好友。這是與原生區塊鏈產出 NFT 的最大區別。 在原生區塊鏈領域,OpenSea 等 NFT 交易市場已形成了一套從自由創建、發行到上架交易再到後續流通的閉環。業內人士分析稱,國內大廠之所以在 NFT 的流通上設限,主要還是爲了避免過度炒作以及規避監管風險。在這種情況下,也有市場聲音認爲,收藏品難以流通本質上沒有解決收藏領域的痛點。 阿里、騰訊先後試水 NFT 市場 8 月 20 日,騰訊旗下的 NFT 交易 App「幻核」啓動了第二期數字藝術品發售活動,此次公開售賣的藏品是名爲「『萬華鏡』數字民族圖鑑」的繪畫 NFT,整套作品以中華 56 個民族爲主題,每個民族圖鑑限量售賣 54 件,售價均爲 118 元。1 分鐘內,3024 件數字收藏品被搶購一空。 蜂巢財經體驗發現,所有參與搶購的用戶需提前綁定手機號並完成實名認證,實現了人、手機號、身份信息的全統一,平臺甚至能自動檢查註冊手機號是否爲該用戶實名。註冊後,「幻核」App 會自動生成一個 ZX 開頭的區塊鏈地址。用戶搶購完成後,買入的 NFT 會顯示在平臺的「展示廳」內,用戶可隨時點開該藏品進行觀賞。 ZX 開頭的區塊鏈地址對應着「幻核」App 背後的區塊鏈網絡——至信鏈。公開信息顯示,至信鏈是由騰訊公司、中國網安、楓調理順三家企業聯合建設的可信存證區塊鏈平臺。藉助區塊鏈技術不可篡改、可溯源等特性,至信鏈技術應用場景涵蓋版權保護、司法證據上鍊、數據溯源等方面。該鏈屬於國內倡導的無幣區塊鏈。 早前的 8 月 3 日,「幻核」聯合《十三邀》開啓了首期 NFT 發售,定價 18 元、限量 300 件的有聲《十三邀》數字 NFT 幾乎瞬間售罄,藏品們被保存在每個購買者的區塊鏈地址中。 「幻核」是中國互聯網巨頭騰訊在 NFT 領域的首次嘗試。8 月中旬,騰訊音樂緊隨其後,首發了「TME 數字藏品」,例如胡彥斌《和尚》20 週年紀念黑膠 NFT 在 QQ 音樂平臺發行。 騰訊並非是首家試水 NFT 的國內互聯網大廠。今年 6 月,阿里巴巴旗下的支付寶限量發售了 4 款「NFT 付款碼皮膚」,包括敦煌飛天、九色鹿等,其官方定價爲 10 個支付寶積分+9.9 元,同樣一經上線就被搶購一空。 阿里發售的 NFT 基於旗下的螞蟻鏈技術。今年 7 月的歐洲盃期間,螞蟻鏈曾與歐足聯合作,爲 C 羅、希克、本澤馬三名球星頒發了區塊鏈獎盃,並給 1600 位實名用戶發放了「得分王」同款數字獎盃。 兩家大廠佈局 NFT 的動向被外界捕捉並放大,NFT 這一原生區塊鏈圈誕生的概念因大廠的加持,加速在大衆中的風靡。 唯一性、不可分割性以及不可篡改是 NFT 最大的特點。宣傳時,大廠們口徑一致,將 NFT 描述爲「非同質化權益證明」,相當於「數字證書」。而在原生區塊鏈領域,NFT 更被人熟知的名字是「非同質化代幣」,雖然不同於比特幣等加密資產,但其依然是一種基於區塊鏈發行的 Token,可以歸屬在實用型代幣的範疇。 大廠們將 NFT 與「幣」做了切割,越發顯示出對監管的敏感性,畢竟,國內的區塊鏈發展倡導「無幣」,而 NFT 的發行和售賣,似乎越來越接近監管立起的藩籬。 自由交易受限 大廠 NFT 難易手 客觀來說,基於區塊鏈發行的數字收藏品有着真實的市場需求。從古至今,收藏品市場一直作爲一個小衆市場存在,不少人對藝術品、古董字畫、音樂唱片有着收藏愛好。但這一市場也魚龍混雜,贗品橫行,嚴重損害了創作者和購買者的權益;流通不暢,藏品交易市場渠道單一。 當區塊鏈技術出現後,NFT 在藏品市場有了用武之地。區塊鏈上,每一筆交易都可查證,且各種類型的文創作品都可上鍊存儲,包括圖片、視頻動畫等。在原生區塊鏈圈子,NFT 已成爲一個熱門市場,大量的原創 NFT 在 OpenSea 等平臺被自由創建和交易。 對於早就開始研發區塊鏈技術、坐擁各種區塊鏈知識產權的騰訊和阿里來說,藝術藏品市場恰好是一個可行性極強的落地場景。「幻核」交易平臺就強調:當買入 NFT 後,你無需擔心儲存、流通、損耗、盜竊、運輸等問題,可以方便快捷地購買到各類數字收藏品,欣賞和管理這些真正屬於你的物品,享受你的數字權益。 當前階段,騰訊和阿里主要通過聯合藝術家以及知名 IP 發售 NFT,可以做到保真和確權,很大程度解決了傳統藏品市場盜版橫行等痛點。不過,無論是相對傳統藏品市場還是原生區塊鏈圈子,這些大廠發售的加密數字藏品 NFT 在流動性上都大打折扣。 儘管「幻核」叫做 NFT 交易 App,但交易屬性僅體現在「用戶從平臺購買」,用戶間的交易渠道尚不存在。當收藏者買入 NFT 後,可以看到該 NFT 在至信鏈上對應的作品 HASH (哈希值),但如果 NFT 所有者想要將藏品轉贈或出售,卻沒有可自行操作的渠道。有用戶在社交平臺表示,買來的藏品不能流通,收藏興趣也減少了很多。 阿里的 NFT 產品設置在了支付寶上,有線上拍賣場所,但也對 NFT 的流通做了限制。 幾天前,阿里巴巴拍賣平臺推出了 NFT 拍賣市場,需要注意的是,這也並非一個 C2C 的市場,普通用戶無法發起拍賣,而參與拍賣的投標人須繳納 500 元的保證金纔可參與競拍,無形中提高了 NFT 流通的門檻。根據其最新條款,用戶至少持有 NFT 數字作品 180 天后,在相關規則允許的情況下,可以將 NFT 轉贈給支付寶實名認證好友。而據之前的規則,NFT 作品僅可用於具體頁面展示,不能進行交易、轉贈等行爲。 從邏輯上看,無論是騰訊系 NFT 還是阿里系 NFT,用戶都在單向從平臺購買;藏品、藝術品、原創內容雖然上鍊了,確權了,但這些產品特別是藏品和藝術品的流通渠道單一、市場不透明、價格發現不足等問題,並沒有因區塊鏈的出現而得到本質上的解決,相較原生鏈圈,大廠 NFT 系列的優勢在於可直接用法定貨幣購買,省去了用加密資產兌換的複雜環節。 對比原生區塊鏈圈子的 NFT 市場,騰訊、阿里搭建的 NFT 市場還沒有形成市場邏輯的閉環,多由單一的中心化主體發行,停留在內容確權方面。再看原生區塊鏈的 OpenSea 等市場,NFT 板塊形成了自由創建、發行到上架交易再到後續流通的全閉環,任何人都可通過加密資產錢包自由創建並轉移其所持有的 NFT。 在業內人士看來,兩家大廠在 NFT 的流通方面做限制,主要還是爲了規避監管風險,並且這些 NFT 建立在私有鏈或聯盟鏈上,與公鏈 NFT 有所差別。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教授盤和林認爲,國內企業佈局 NFT 是在試探中前行,一方面需要試探市場反應,關注國內市場的偏好;另一方面需要注重合規性風險。 正如專家所言,規範 NFT 有一定難度,畢竟不是所有數字產品都可以無障礙流通。在幣之限制下,如何組建必要的監管機制,豐富發展規範是當前國內 NFT 市場面臨的考驗和難題。

藝術市場在疫情之下的悄悄變化除了NFT還有什麼? – 非池中藝術網

2020年我們陷入了嚴峻的疫情大流行,使得經濟重挫,對藝術產業造成衝擊。但是在這期間,藝術市場卻悄悄的變化著。根據Artprice.com資料的統整和分析顯示,2021的上半年,藝術拍賣市場逐漸復甦,許多藝術博覽會也將於9月份陸續恢復,疫情的大流行使得全球各產業的營運策略有了新的方針,藝術市場也不例外。 對 ! 又是NFT 今年上半年打開社群媒體即能看到的,那就是NFT的出現。不論它是否正面臨泡沫化,但它確確實實地像是個外星人突降地球般,造成一股巨大的轟動,大家對這個外來物摸不著邊際,卻又充滿好奇。因此專門交易NFT的平台有著亮眼的成績,拍賣行三大巨頭佳士得、蘇富比和富藝斯加入NFT的拍賣行列,許多知名藝術家、藝術博覽會和畫廊,也採用NFT的銷售機制。 藝術市場除了面對NFT的威脅外,還有年輕藝術家以及流行藝術家(Popular artists)作品價格的攀升和高價的成交紀錄。 這兩種現象顯示了藝術市場以往既定規律的發展和挑戰。收藏家被這種所謂的「藝術市場2.0」所吸引,藝術家方面則希望藉由藝術市場的數位轉型,可以免於與第三方的合作,嘗試透過線上數位平台自行銷售。 根據Artprice提供的數據分析,概述了2021年上半年所發生的轉變。在「新」和「舊」市場之間的區別,使我們能夠理解現在整個市場交易基礎的機制。在「新」市場中,Beeple應該是最為顯見的例子。一位從未在市場上受到關注、沒有畫廊代理、沒有展覽,也沒有拍賣結果,但是在Instagram上擁有數百萬的粉絲,竟能以6900萬美元的價格售出(相當於19億台幣),顯示了藏家對於這種新盛的操作模式感到新奇,便掀起一股NFT熱潮。 疫情之下,線上銷售成為拍賣公司行銷策略重要的一部份。今年年初,佳士得、蘇富比、富藝斯將一半以上的業務,均以線上取代實體。在258場拍賣會中,有133場全在網路上進行。然而這些交易卻只佔銷售營業總額的十分之一(9.3%),主要原因來自於這三家拍賣公司,將線上銷售作為入門以及中價位作品的管道,並未將高單價的作品納入線上銷售範圍。 但是拍賣公司自動化的在線平台,在本質上卻是非常適合具有強大潛力的NFT。在2021年上半年,NFT的銷售成績佔了線上銷售總額的三分之一。 Artprice認為這個新市場是如此顛覆性現象的核心,它顯示了拍賣市場創新的驅動力。在佳士得拍賣Beeple的作品一個月後,蘇富比隨後跟進,並邀請到神祕的數位藝術家Pak合作,策畫了一檔《The Fungible Collection》NFT專拍。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富藝斯推出數位藝術家Mad Dog Jones 的NFT作品,以「每28天會自動生成一個新的NFT」為創作基礎,成功造成話題。 當代藝術勝過戰後藝術 Artprice將1945年後出生的藝術家列為當代藝術家銷售成績之範疇,並將他們在拍賣市場上的表現成績做統整,其資料顯示在2021上半年則有了歷史性的表現,與2019年上半年相比增長了50%。而現代藝術和戰後藝術仍尚未恢復受疫情影響前的平均成績。這種情況提高了當代藝術的知名度,當代藝術現在佔全球藝術品拍賣成交額的23%,而20年前僅為3%。 Artprice也統整出了2021年上半年全球藝術拍賣市場前10位的藝術家: Artprice統整出2021上半年在藝術市場上十位高價成交的藝術家,分別歸類為大師級的藝術家、戰後藝術、19世紀藝術、現代藝術,而當代藝術家就佔了三名。圖 / 擷取自Artprice。©Artprice.com。 現年47歲的Banksy在當代藝術中成功締造了話題,不僅成功引起大家的關注,也可以說是最賺錢的在世藝術家。由他自創的害蟲控制系統(Pest Control),能夠驗證和控制數十萬件作品的流通,穩固了他在藝術市場上的發展。 這五年來,Banksy的拍賣成交總額不斷攀升,自2016年開始銷售總額為300萬美元,2017年為700萬美元,2019年來到了2900萬美元。而2021的上半年,光是短短的六個月,共售出了913件作品,便有著1.23億美元的總成交額(約台幣34億)。 在今年3月,Banksy向醫護人員致敬的一幅作品〈Game Changer〉,在倫敦佳士得拍賣創造了藝術家的新記錄,以2310萬美元的價格成交(約6億4千萬台幣)。 香港二級藝術市場的成長 香港的二級藝術市場(或稱二手市場)在這半年內有著明顯的成長,並且成為目前拍賣藝術品平均價格以來最高的城市。在今年上半年中僅售出3,200件作品,總成交價為9.62億美元,平均價格每件約為300,000美元。這一統計數據將香港與其他主要城市區隔開來,因為倫敦的平均價格僅為32,000美元,紐約的平均價格為41,000美元。 在這亮眼的成績中包含著尚-米歇爾·巴斯奇亞 (Jean-Michel Basquiat) 的三幅非凡畫作,每幅都以超過3,500萬美元的價格成交。這似乎也意味著這些美國當代藝術作品似乎在亞洲的藝術市場上較受歡迎。 若長期看下來,香港的二級藝術市場是有機會超越英國,成為全球第二大的藝術市場。英國在2021年上半年的總收入為12億美元(僅比香港的9.62億美元高出21%),在十年前,英國的二級藝術市場幾乎是香港的五倍。但是英國卻保留了更加多元化的藝術市場,在這半年以來共售出了36,000件作品,是香港售出總量的10倍。 現今,這個前英國殖民地在藝術市場上扮演著加速器的角色,香港買家願意出價的表現往往高於拍賣公司所預期的,這迫使倫敦和紐約的拍賣公司,必須盡可能地將他們的價格與香港結果保持一致,否則未來在拍賣場上熱門的明星作品容易僅出現在亞洲的拍賣市場。 40歲以下年輕藝術家的崛起 1980年後出生的藝術,近期在藝術市場當中發展的速度讓人難以置信,在短短幾個月內成為拍賣上不可或缺的藝術家。像是加拿大華裔藝術家王俊傑(Matthew Wong, 1984-2019)、巴基斯坦藝術家薩爾曼·圖爾(Salman Toor,1983-)、美國藝術家艾弗瑞·辛格(Avery Singer,1987-)和日本藝術家六角彩子(Rokkaku Ayako,1982-)。 根據Artprice的資料顯示,六角彩子的作品銷售在亞洲地區最受歡迎,尤其台北的藏家就貢獻了11%。他在2021年上半年共有44幅作品售出,平均每件為17萬美元的價格。雖然他最好的作品最初是由總部位於阿姆斯特丹的Delaive畫廊發行,但最終作品幾乎都流回亞洲藏家的手上。 Artprice的文章指出,在這六個月以來的交易數量中,與2019年上半年相比增長了5%,是一個好的開始。NFT的銷售和年輕藝術家不凡的價格紀錄,是在這幾個月以來最為明顯的感受。另外也提到,1,000至20,000美元的作品,在拍賣市場上的數量增加了13%,因疫情緣故,大家願意在家透過網路購買較容易入手的價格,那麼較昂貴的作品呢? 似乎也意味著實體空間它存在的必較性。而年輕藝術家的崛起、NFT的出現,當代藝術亮眼的成交紀錄,顯示了藝術市場的藏家族群正往年輕化的趨勢。

NFT 盲盒事故頻發,它真的安全嗎? – 鏈聞 ChainNews

沉浸在 NFT 領域的玩家,已經習慣了「盲盒」這種 NFT 發行方式。 和泡泡瑪特的盲盒一樣,投資者事先並不知道自己獲得的 NFT 是什麼樣子。自 NBA Top Shot 風靡後,盲盒佔據了 NFT 的主要玩法。就像當年鏈上博彩遊戲出現導致大家對鏈上真隨機數追捧一樣,投資者對於鏈上盲盒有絕對信任,似乎在合約寫死下,鏈上盲盒不會出現任何意外。然而除去鏈上合約以外,開發團隊的上傳方式,創作團隊的內容把控都是決定 NFT 盲盒安全的重要因素。 最近幾款倍受關注的盲盒 NFT 出現了嚴重不隨機、內容提前泄露、內容侵權等重大事故,導致地板價破發,社區怨聲載道,有的甚至直接下架。 BoredMummyWakingUp——木乃伊跌下地板重新沉睡 「無聊的木乃伊」,因爲出色的設計,融合了各個國家的傳統元素而做成的木乃伊 NFT 系列,在盲盒開盒前有超過 2700 個擁有者。 不過,開盒當天出現了接近 3 個小時的推遲,在開盒之後又遇到重大問題,開發者在上傳到雲服務器時出現失誤,導致所有稀有的木乃伊 NFT 出現在了 6000-6444 號之間。這意味着,在 6000-6444 區間以外的投資者獲得稀有物品的概率爲百分之零。 隨後的幾個小時裏面,開發團隊將所有 8888 個 NFT 召回重新洗牌,讓獲得稀有 NFT 的投資者大爲不滿。事故的幾個小時後開發團隊在推特和 discord 社區進行迅速補救方案。 以收藏家的購買價格回收 NFT 繼續持有,直到事件結束也許會給每一個人發放空投 事後,根據開發者在 discord 的公告稱「這次事件的補救方案目前花費了整個團隊將近 100ETH。」而且支出還在不斷攀升。 另外因爲數據出錯和顯示錯誤,還導致有些珍稀度很高的木乃伊系列,在 rarity tools 等網站的排名很低,到目前爲止這個錯誤還沒有被更正。 雖然 BoredMummyWakingUp 整個開發團隊從事發到解決問題的反應都非常迅速,而卻在積極的解決每個收藏家的問題,但是即使如此還是避免不了部分收藏家們的熱情喪失,地板價也一路從 0.19ETH 跌到 0.03ETH (截止日期到 2021 年 8 月 18 日)。 The Wanderers——我在太空什麼都不知道,所以什麼都沒發生 「The Wanderers」,具有迷幻賽博風格的飛船駕駛艙,因爲簡約獨特的設計,在上線 27 分鐘就被搶購一空。開發團隊還承諾給每個擁有者發放製作高清圖片的工具,可以用來作爲社交頭像和背景。 The Wanderers 出現的問題和 BoredMummyWakingUp 相近,在盲盒揭示之前因爲提前上傳了超鏈接,導致很多人可以提前從底層的超鏈接中提取 NFT 數據,造成即使盲盒沒有開盒也能知道里面內容的事故。對於買家來說,擺在面前的就是透明包裝的「盲」盒。因此在開合過後 The Wanderers 系列在二級市場 OpenSea 上充斥了大量價格不等的未開盲盒。 截止到撰稿時間爲止,The Wanderers 的開發者團隊並沒有就此事發表歉意,並提出任何補救措施。相比於木乃伊項目,The Wanderers 不提不問的方式並沒有阻止二級市場崩盤。地板價跌到了在 0.05ETH 左右(截止到 2021 年 8 月 18 日)。 Sad Frogs District——比悲傷蛙更悲傷的是它的 Owners 悲傷蛙因爲以風靡社交網絡的悲傷蛙 Pepe 爲基礎進行再創作,短時間內在 raity tools 的 7 日價值榜單飆升。雖然同樣採取盲盒形式,但是悲傷蛙的開發團隊並沒有像上述兩個團隊一樣出現數據失誤。而問題出在了設計團隊,因爲涉嫌抄襲,悲傷蛙 NFT 被原作者警告並投遞律師函,OpenSea 在同一時間下架了所有 Sad Frogs District NFT 的商品。 對於悲傷蛙下架,開發團隊雖然在 dicord 社區內部道歉,同時也在聚集社區羣衆努力控評,反對負面消息。 而對於下架及解決辦法,開發團隊在社區中表示:「我們對 DMCA (美國頒佈的數字千年版權法)投訴的迴應已經提交到了 OpenSea。我們對侵權的指控提出異議,我們認爲悲傷蛙只是互聯網 meme 文化的簡單延伸,絕對不會侵犯 Matt Furie (原作者)和他的 Pepe 作品的版權。我們只是在模仿青蛙這個物種,就像 Doge、Shiba 一樣。Matt 有 10 天的時間聘請法律顧問反駁我們的迴應,如果他這樣做了,他就是在破壞他創作 meme 的初衷,更重要的是破壞了 1900 名 Sad Frogs District NFT 持有者的經濟。1900 名普通人生活毀滅。選擇權在你的手裏 Matte,你選擇做惡魔還是救世主。 雖然開發團隊據理力爭否認侵權行爲,至於什麼時候能夠重新上架,官方給出消息,將在刪除與 Pepe 相關元素(主要是眼睛和嘴巴)之後重新上架。 上述所說的三個項目並不能讓愛好盲盒的收藏家們喪失熱情,但是一週之內事故頻發也不得不讓我們提高警覺。 NFT 雖然擁有着獨一無二性、可證明稀缺性、可流動性、可交易性並且能證明擁者是誰的極高價值,但是與此同時也帶來了市場的魚龍混雜。許多並不成熟的項目,並不成熟的團隊爲了能提早分一杯羹,而忽略了對項目最基本的打磨就衝入市場。出現了很多山寨「創意」、抄襲「創意」,他們粗糙的包一層「致敬」的口號,簡單做一個「誘人」的發展路線圖(Roadmap),就能在 Crypto 社區炒作營銷,妄圖獲得成功。 NFT 的本質歸根結底還是藝術家的創作,無論是單一的作品,還是批量生產的系列作品都是藝術家們本身的創意和表達訴求。 社區頭像模式的成功,無疑讓更多投資者看到機會。在盲盒 NFT 安全性無法保證的情況下,跟風炒作非常容易讓投資者虧損。CryptoPunks 只有一個,Bored Ape Yacht Club 只有一個,Pudgy Penguins 也只有一個。 對於開發者來說,現象級的作品是爲了讓更多的人關注到 NFT 領域,並不能成爲你跟風投機的參考目標。對於收藏家來說,不能太過專注於社交屬性和升值空間而忽略了藝術價值和審美導向。一個真正好的 NFT 項目永遠是基於大衆審美的需求,而非推特領袖的審美。

手把手教你如何使用 IPFS 創建 NFT 和部署智能合約

多年來,數字藝術並未被認爲是「真正的」藝術。繪畫、雕塑和裝置是「真正的」藝術,而數字藝術被視爲「二流」藝術。然而,數字藝術家也花費了大量時間來建立他們的藝術和完善他們的技能,就像更多的「古典」藝術家一樣。 多年來,數字藝術和數字藝術家的作品並沒有得到應有的報酬。數字藝術家更像是自由職業者,從一場演出到另一場演出,總是很難從他們的數字藝術中賺到更多的錢。 原因是很難讓數字藝術獨一無二。數字藝術一旦被創造出來,就很容易在互聯網上被複制數千次,而且很難追蹤這些副本並區分哪一個是原始的。 在古典繪畫中,我知道薩爾瓦多·達利(Salvador Dalli)的《記憶的永恆》上有成千上萬張照片,但原始實物繪畫是某人所有的(在這種情況下,它在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 儘管我可以多次複製 / 粘貼此圖像,但原始圖像始終具有價值,因爲很容易證明原始圖像的所有權。原件被物理鎖在博物館裏 我們如何將數字藝術變成獨一無二的東西? 那便是今天的主角——NFT。 NFT 是具有不可替代性的代幣,這意味着每個代幣都是獨一無二且不可替代的。他們通常使用以太坊 ERC-721 標準,該標準於 2018 年 1 月在以太坊網絡中引入並徹底改變了整個行業。 如果你想了解如何創建和鑄造數字 NFT,讓我們開始吧! 使用 IPFS 鑄造、存儲 NFT 資產 讓我們將 NFT 創建分解爲兩個部分。首先,有處理 NFT 的鑄造和存儲的區塊鏈。區塊鏈通過在全球數千臺計算機 / 節點上覆制它,來確保 NFT 的元數據是不可變的和安全的。然而,區塊鏈無法處理存儲大量數據,因爲在這數千個節點之間複製大量數據變得極其昂貴。這就是第二部分:存儲 NFT 數據。 在以太坊區塊鏈上存儲圖像可能會花費數萬美元。出於這個原因,大多數 NFT 數據需要存儲在鏈外,我們也需要保護這些數據。 我們可以通過 IPFS——星際文件系統,一種用於共享和存儲文件的點對點協議來解決這個問題。IPFS 使用內容尋址來唯一標識全局命名空間中的每個文件,這對於我們的 NFT 將 NFT 元數據鏈接到資產或藝術品的存儲位置很重要。與 Dropbox 或 Google Drive 等集中式服務相比,IPFS 可以被視爲具有數據固定的更持久性。 創建 NFT 時,我們需要使用引用資產的 URL 鏈接。此 URL 將包含在 NFT 的元數據中。正如您現在所知,NFT 數據是不可變的,它將永遠存在於區塊鏈中,因此爲與 NFT 相關的資產或圖像找到一個合適的家也很重要。 Pinata 是著名的 IPFS 服務之一:pinata.cloud IPFS 使用稱爲 CID 的內容標識符,它將內容作爲哈希引用。這些 CID 是 URL 的一部分,如果內容沒有改變,URL 也不會改變。某個 CID 和相應 URL 後面的圖像將始終是相同的圖像,這使我們對鏈下存儲的 NFT 數據具有一定程度的不變性。 在「逐步鑄造」部分中,我們將看到如何使用 Pinata 創建 IFPS CID/URL 並將其與我們將要鑄造的 NFT 相關聯。 鑄造 NFT 步驟 0 — 資產的所有權 在創建 NFT 之前,您需要確保您是要代幣化的資產 / 藝術品的創建者或所有者。你必須有辦法證明你是所有者或創造者。 步驟 1 — 準備資產 確保您擁有該圖像的文件。您可以簡單地對 JPEG/PNG 進行標記,但最好也有源文件或高質量的文件。如果您處理的是數字藝術,TIFF、AI/EPS 也可以在銷售過程中共享。 步驟 2 — 選擇市場並進行身份驗證 現在我們需要鑄造 NFT 代幣。當您想出售代幣時,可以直接在 OpenSea 市場上鑄造它,或者您可以先在 Rarible 上鑄造它,因爲在 Rarible 上,您可以鑄造代幣而無需實際出售它。由你來決定。 在這一步一步中,我假設你已經安裝了 MetaMask 瀏覽器插件,並且有一些 ETH 用於手續費。 在 OpenSea 上,單擊創建並連接您的 MetaMask 錢包(檢查錢包部分)。單擊 MetaMask 圖標登錄到您的 MetaMask 錢包,然後單擊連接。之後你還需要 Ether 在鑄造過程中向網絡支付交易費用,但現在你不需要花錢。 連接您的錢包後,您將使用您的公鑰在網站上進行身份驗證和識別。這類似於您使用 Google 或 Facebook 身份登錄(也稱爲 SAML/SSO — 單點登錄)。 步驟 3 — 通過上傳文件開始創建 NFT 要創建新項目,請繼續並單擊創建。您必須創建一個集合,並且您的 NFT 可以成爲集合的一部分。以後可以製作更多的收藏品——例如,2D 收藏品、3D 收藏品等。 創建集合後,您可以向集合中「添加新項目」。點擊「添加新項目」。您將能夠上傳文件,並且您會發現多種可用格式:PNG、GIF、WEBP、MP4、MP3 等等。您可以在此處選擇並上傳您的文件。 步驟 4 — 創建 IPFS 鏈接 重要的是要強調圖像本身並沒有存儲在區塊鏈上。存儲在區塊鏈上的只是關於圖像的元數據,即文件的哈希值、名稱、時間戳和指向文件存儲位置的鏈接。區塊鏈不適合存儲大文件,而且文件總是需要存儲在其他地方。對於 OpenSea,他們將負責存儲圖像。 如果您希望買家收到高分辨率文件或源文件,您也可以將此文件存儲在存儲服務(IPFS、Google Drive、S3 或 Dropbox)中,並在「可解鎖內容」字段中共享文件鏈接 . 購買完成後,此文件將與買家共享。 爲了讓事情更加去中心化並保持區塊鏈精神,我們不要使用像 Google Drive 或 Dropbox 這樣的集中式存儲服務,而是使用 IPFS——星際文件系統。IPFS 不是區塊鏈,而是一個分佈式點對點文件系統(類似於 BitTorrent),允許我們存儲和共享文件。 使用 UPFS 的最簡單方法是 Pinata。如果您尚未註冊,請轉到 Pinata.cloud 並註冊。擁有 Pinata 帳戶後,轉到儀表板,然後單擊上傳。選擇文件並上傳。 文件上傳後,您將找到一個 CID 哈希(內容標識符),類似於 Qma4Jse7V6tZ7k3756iPv39tsMG6DhxUQrc42cKoAVVsbR。 這是將鏈接到圖像的哈希值。同時複製圖像的鏈接,返回 OpenSea 網站,並將其粘貼到「可解鎖內容」字段中。該鏈接 應如下所示。 步驟 5 — NFT 屬性 完成附加屬性和標籤。 最後點擊創建。 您現在已經在 OpenSea 網站上創建了資產,但它仍未上市出售。 步驟 6 — 出售 NFT 轉到您的商品頁面,然後單擊「出售」。 您還可以設置「設置價格」。這類似於 Ebay 的「立即購買」,它是您願意立即出售您的商品的價格。價格可以用不同的加密貨幣列出,但最常見的是以太幣(ETH,以太坊的原生貨幣)。 您也可以選擇「最高出價」。這是拍賣選項,在此選項中,您可以選擇最低出價、底價和拍賣截止日期。 最後,點擊「發佈您的列表」。 單擊後,按照步驟鑄造令牌。您的 MetaMask 窗口將提示(如果沒有,您需要單擊 MetaMask 圖標)並單擊符號。OpenSea 不收取任何費用,但是每當您創建新的 NFT 時,您都會將數據寫入區塊鏈,並且您將產生 gas 費用(即以太坊網絡的費用)。 單擊「批准」後,它會提示您的 MetaMask 錢包,以便您支付費用。在您的 MetaMask 錢包上,您可以單擊「編輯」來編輯費用並選擇慢速或快速。慢意味着您將支付更少的 gas 費用,但交易可能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在區塊鏈中結算(通常不到 1 小時)。 考慮到以太坊可能會擁堵,鑄造新 NFT 的成本有時可能會很高,但未來可能會降低。 這樣你的 NFT 現已上市,人們將能夠競標或購買。 使用 IPFS 創建 NFT 的智能合約 如果你對代碼非常感興趣並想部署自己的 ERC-721 智能合約,那麼你需要完成以下幾個重要步驟: 獲取一些測試 ETH (教學將在 Ropsten 測試網) 下載 IPFS 將你的作品上傳到 IPFS 打開 Ethereum Remix 並創建智能合約 部署智能合約 鑄造 NTF 獲取 ETH 測試幣 首先,使用 MetaMask (小狐狸錢包),將你的錢包網絡切換到 Ropsten 測試網。 然後打開 Ropsten 水龍頭網站 ,將你的錢包地址複製到水龍頭並獲取一些測試以太坊。我們將需要它來支付智能合約的 gas 費用。 下載 IPFS 並上傳您的藝術作品文件 大多數 NFT 數據需要存儲在鏈外,我們需要保護這些數據。 我們可以通過 IPFS——星際文件系統,一種用於共享和存儲文件的點對點協議來解決這個問題。IPFS 使用內容尋址來唯一標識全局命名空間中的每個文件,這對於我們的 NFT 將 NFT 元數據鏈接到資產或藝術品的存儲位置很重要。因此,與 Dropbox 或 Google Drive 等集中式服務相比,IPFS 可以被視爲具有數據固定的更持久性。 我們將使用 IPFS 來存儲我們的 NFT 文件。前往 IPFS 網站並在您的臺式機 / 筆記本電腦上安裝 IPFS。安裝後,運行它。恭喜,您現在是一個 IPFS 節點! 點擊 此處 進入 IPFS 官網 單擊文件並上傳您的藝術品! 上傳後,您將可以訪問可共享的鏈接,將鏈接複製保存下來。 打開 Ethereum Remix 並創建智能合約 現在,我們轉到 Ethereum Remix IDE 並創建一個新的 Solidity 文件,例如「erc721.sol」。我們將使用 Ethereum Remix 並使用 0xcert/ethereum-erc721 合約來創建我們的 NFT 智能合約。 (Ethereum Remix 是一個開源 Web 應用程序,允許您開發、編譯和部署智能合約。) 將以下腳本複製 / 粘貼到新創建的 .sol 文件中: 然後你需要去編譯它,以下圖所示: 一旦智能合約編譯完成,就可以部署它了! 使用 Inject Web3 部署智能合約並確保它已連接到您的 MetaMask 的 Ropsten 測試網。 單擊部署後,它會提示您的 MetaMask 確認合約部署。 單擊確認繼續並部署合同。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在測試 Ether 中支付我們的 gas 費用,但如果你使用的是以太坊網絡,您將不得不向礦工支付實際費用。 恭喜!您的智能合約現已部署!你甚至可以去以太坊瀏覽器檢查你的新智能合約! 鑄造 NFT 現在轉到 Deployed Contracts 部分並展開你的智能合約。 此外,擴展 mint 函數並添加以下詳細信息: 在_to 字段中添加您的 Ropsten 地址 在_tokenid 字段中輸入任何數字值(最好是幾位數字) 將您的 IPFS URL 添加到我們在 IPFS 部分獲得的_uri 字段 最後,點擊交易並在 Metamask 上確認您的交易! 好極了!!!你的 NFT 是鑄造的!您可以使用新的智能合約鑄造任意數量的 NFT! 要檢查您是否真的鑄造了 NFT,您可以在 Remix 上查看它,或者通過單擊 Metamask 來檢查交易,或者打開 以太坊瀏覽器(Etherscan)查看。 恭喜!你已經從頭開始創建了自己的 NFT 智能合約和 NFT !您現在可以將其發送給朋友或者去以太坊主網實戰,並以一百萬美元的價格出售它!

一場 NFT「陽謀」:價值 400 萬美元的音樂專輯與它的新主人 PleasrDAO

七年前,美國紐約的 Hip-Hop 樂隊 Wu-Tang Clan 創作了其 獨一無二 的專輯《 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 》, 以抗議數字時代音樂的貶值 。沒過多久,這張專輯在被 Martin Shkreli 以 200 萬美元的價格購買之後就陷入了資本主義罪惡的漩渦。當時的 Martin Shkreli 是一位年輕的製藥投機商,喜歡哄擡價格,後來他被判證券欺詐罪而處以 7 年牢獄。 Martin Shkreli 是在 2015 年的一次拍賣會上以 200 萬美元的價格首次拍得了這張專輯。2017 年,Shkreli 被判欺詐罪後, 美國聯邦當局沒收了這張專輯 ,並將該專輯保存在司法部的一個溫控保險庫裏。 現在,這張專輯又在數字藝術和加密貨幣領域重獲新生,以 400 萬美元的價格賣給了一個去中心化自治組織 PleasrDAO , 這個團體雖然成立不到一年時間,但已經因收購高知名度的數字作品而名聲大噪 。比如,2021 年 6 月,DogeCoin (狗狗幣) 原型柴犬的主人 Atsuko Sato 將下圖這張狗狗幣的原型圖片鑄造成了一個 NFT (非同質化代幣) ,並以創紀錄的 1696 ETH (當時約合 550 萬美元) 的價格賣給了 PleasrDAO,之後 PleasrDAO 將此 NFT 碎片化成數十億個部分。PleasrDAO 隨即將該 NFT 碎片化成數十億個部分進行拍賣,將這整張 NFT 圖片的價值推高到了 3.02 億美元。 今年 7 月,位於布魯克林的紐約東區聯邦檢察官辦公室宣佈在拍賣《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專輯時,沒有透露有關買家或價格的細節;檢察官當時表示,這些信息是保密的。 但是 PleasrDAO 在 9 月 10 日獲得了這張專輯的所有權 ,並將其保存在紐約某處的「保險庫」中。PleasrDAO 團隊決定公開慶祝獲得了該專輯,並 宣佈其最終目標是以某種方式使這張專輯能夠更廣泛地被歌迷聽到 ,儘管 前提是該團隊能夠說服 Wu-Tang Clan 樂隊的領袖人物 RZA 及其製片人 Cilvaringz 的同意 。 Wu-Tang Clan 樂隊《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專輯的唯一副本由 Martin Shkreli 在 2015 年以 200 萬美元的價格購買。這個嘻哈樂隊 對該專輯施加了極端的法律限制,以此抗議音樂產業的數字化。例如,唱片可能要到 2103 年纔會商業發行,且不能在大量觀衆面前播放 。 PleasrDAO 團隊成員 Jamis Johnson 將此次購買該專輯描述爲符合了 該團隊收購數字文化標誌性物品的興趣 ,也符合該團隊與許多加密貨幣擁護者的一個共同使命: 將藝術創作從一個剝削性的、過時的經濟體系中釋放出來,並提供一個更公平的經濟體系的承諾 。 Jamis Johnson 在接受視頻採訪時說道:「這張專輯最初是 對尋租中間商的一種抗議 ,這些中間商從藝術家那裏抽走一部分價值。加密貨幣在很大程度上也有着同樣的理念。」 Johnson 表示,通過購買這張專輯,「我們希望由我們把它帶回給人們。我們希望歌迷能在某種程度上參與到這張專輯中來。」 儘管《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早於最近的 NFTs 熱潮,但 PleasrDAO 組織的目標是在數字時代重新找回藝術稀缺的價值,因此 該專輯被視爲了 NFT 的某種先驅 。現年 34 歲、身穿一件印有 Wu-Tang 圖案 T 恤的 Jamis Johnson 說道,「 這張專輯本身就像是元老級的 NFT 。」NFTs 是通過使用區塊鏈計算機代碼來創作的數字物品,這使得 NFTs 無法被複制並能通過區塊鏈來追蹤其來源。 專門從事加密貨幣和 NFT 交易的律師 Peter Scoolidge 參與了此次交易,Peter 表示,爲了將《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這張實體專輯與數字領域聯繫起來, 一枚代表該專輯所有權的 NFT 已經被鑄造,PleasrDAO 組織的 74 名成員共同享有該 NFT 的所有權,因此共同擁有該專輯 。 作爲該專輯的所有者,他們可以聽這張專輯裏面兩張 CD 的 31 首歌曲,查看其刻有圖案的鎳銀盒子,翻看裏面用皮革包邊的羊皮紙書,這些都是整個專輯包裝的一部分。但是, 至少到目前爲止,PleasrDAO 的成員仍然受到 RZA 和 Cilvaringz 最初對 Martin Shkreli 施加的限制條件 ,包括在 2103 年之前 (從 2015 年首次出售算起的 88 年時間) 不能以任何形式向公衆公佈該專輯中的歌曲。 PleasrDAO 有着宏大但不太明確的目標,那就是 讓這張專輯更容易觸及普羅大衆,可能是通過舉辦聽歌聚會或者類似畫廊的展覽,甚至是將這張專輯的所有權擴大到粉絲手中,儘管這將如何實現仍未可知 。 PleasrDAO 的 Jamis Johnson 說道:「我們相信,我們可以對這件作品做點什麼事情, 使它能夠與粉絲和世界上的任何人共享, 理想情況下還可以讓人們擁有它的部分所有權 。」 Wu-Tang Clan 樂隊對於這筆交易的看法尚不完全清楚。《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的起源常常被描述爲主要涉及到該樂隊領袖 RZA (荷蘭饒舌歌手) 和 Cilvaringz (與 RZA 一起構思了該專輯)。RZA 拒絕置評,不過 Johnson 表示, PleasrDAO 一直與 RZA 有聯繫 。 Cilvaringz 的真名是 Tarik Azzougarh,他已經對此次交易表示祝福,並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我們尊重 NFT 的概念,同時希望不違反我們自己的規則。」 當年作爲 Wu-Tang Clan 樂隊顧問的 Cyrus Bozorgmehr 負責這張專輯的發行,併爲此寫了一本書。他最近在接受採訪時表示,PleasrDAO 的理想主義和對顛覆的渴望,可能是該樂隊認可的那種買家。 與此同時,這筆交易的複雜性也反映了一個事實,即加密貨幣仍處於金融主流之外,特別是涉及到與政府機構的交易時。 PleasrDAO 支付了相當於 400 萬美元的 與美元掛鉤的加密貨幣 ,但政府要求標準的美國貨幣。因此,PleasrDAO 通過律師 Peter Scoolidge 向一家 中間商 支付了這些加密貨幣,然後該中間商向美國政府進行付款。Scoolidge 補充說道:「促成交易的中間人方承擔了政府不願意承擔的風險。」 Scoolidge 表示,他的客戶,也就是該中間人,希望保持匿名,而且政府以保密協議爲由,沒有透露這張專輯是賣給誰的,也沒有透露價格。資產沒收方面的專家稱,即使被沒收的物品比政府經常查封的汽車或其他資產複雜得多,對一個公共機構來說,不披露相關拍賣信息也是不尋常的。 可能沒有真正與《 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 》類似的物品來衡量其價格 ,而且這筆出售合同意味着, 任何買家都必須遵守涉及其知識產權的複雜條款 。6 Agency 的 Georgio Constantinou 是爲該專輯尋找買家的專家,他說, 這些限制讓一些財力雄厚的潛在買家望而卻步 。 當被問及這張 Wu-Tang Clan 專輯出售背後的過程時,紐約東區聯邦檢察官辦公室發言人只是說,「美國已經依法處理了該專輯和其出售所得的收入。」 至於 PleasrDAO,Johnson 表示,他們正在花時間考慮如何處理這張專輯,但 他們希望尊重 Wu-Tang Clan 的意願,保護該專輯的價值和排他性,同時找到一種更廣泛地分享它的方式 。 「我們現在的方向,」他說道,「是將它開放給全世界。」
- Advertisement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