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C
Taipei
2024年 3 月 3日 星期日

發行NFT、賣T恤!師園鹹酥雞二代:不為了賺錢,而是告訴大家「我們還活著」 – 經理人

今日新聞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發行NFT、賣T恤!師園鹹酥雞二代:不為了賺錢,而是告訴大家「我們還活著」 – 經理人

新聞內容如下:

師園鹽酥雞創立於 1984 年,從師大夜市攤販起家,夜市小吃的汰換率高,師園不僅 38 年屹立不搖,攤車還變成 30 坪店面。最近師園有點不一樣,開業 30 幾年後,2019 年第一次展店,選在年輕人、觀光客聚集的西門町;2021 年又推出素食鹽酥雞餅乾,並與點點心、三星手機合作限時限量新口味,還與唱片公司奇清發行紀念 T 恤。近期更因為發行了全球第一個鹽酥雞 NFT 再度炒熱話題。

記者接洽時,謝富順立刻表示,不會針對 NFT 深入回應,怕有炒作嫌疑。所以造成轟動是始料未及嗎?他說,「我相信會有人買,只是沒想到後面話題會變這麼有趣。」人潮有因此多嗎?謝富順想了一下,應該多少有一點,因為客人會覺得買鹽酥雞又更有趣了一點。

72 年次的二代老闆謝富順,擁有國立大學企業管理雙碩士學歷,講起話來,條理分明,還不時穿插著企管理論,是讓老店「變潮」的關鍵人物。2011 年,謝富順離開上櫃電商公司,從父母手中接下比他只小一歲的店面。

讓知名餐飲業、3C 廠商、唱片行願意合作,謝富順卻謙虛說只是為了好玩。大多數合作的廠商都是認識的朋友,閒聊時覺得某個點子很有趣,而且對雙方商譽都不會扣分,就決定嘗試。

他指出,這 2 年餐飲業比較辛苦,加上現在分眾行銷,市場劃分得非常細緻,從單一店面行銷已經沒用了,必須要好玩。所以「不用擔心適合不適合(嘗試)」,因為每個管道接觸到的受眾都不一樣。

「做這些事情不是為了賺錢,而是告訴大家『我們還活著』。」 謝富順表示,「其實做鹽酥雞很無聊,每天都在做一樣的事情,我們是老店,味道不能改。不過從另一個角度,除了鞏固核心,所有事情都是開放的。」

舉例來說,師園師大店與西門町店的外觀設計截然不同,師大店是木頭裝潢、磨石地板;西門町店面則用巨型紅綠霓虹吊燈、紅色高腳椅、大片菱形鏡面,營造復古風情。

他表示,疫情前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定位,這樣不行、那樣不行 ,疫情後大家反而打破框架、更開了,

「我們可以大膽嘗試。因為不嘗試打破框架,就沒辦法生存。」

成功關鍵不在於美味,坦言「炸物怎麼會難吃呢?」

起初,師園的名號還不響亮,東西好吃,但是大家只知道是「師大路巷口第一間鹽酥雞」,不知道它叫做師園。謝富順接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師園」字體放大,底下寫 SHI YUN,換上白底紅字、中英文的招牌,提升品牌識別,「有名字,人家才會知道你。」

謝富順回憶,剛開始做夜市時,曾有人在攤位旁說他們都用回鍋油,他反駁,卻被說是在騙人,「當下真的自尊心受到創傷。」謝富順表示,很多人會開玩笑,說買滷肉飯阿姨手插在飯裡、油炸鍋裡有蟑螂,就是夜市「好吃的秘訣」,反映消費者對夜市攤販的不信任。這件事讓他體認到,要做的不是好不好吃,而是信任。 他反問記者,「油炸物怎麼會難吃呢?」

「不是在怪他,他只是把每個人心中的話說出來。」不只是外界不信任夜市小吃,謝富順坦言,做夜市的人,其實也缺乏自我認同,有點自卑;就像他小時候,不希望喜歡的女生,知道他家裡在賣鹽酥雞、回來接班也跟別人說,自己不是找不到工作,而是家人需要幫忙,「我都這樣了(缺乏認同),別人一定也是。」他舉例,為什麼有些上班族下班後立刻把制服換掉?因為不想給朋友知道自己在那邊上班,很丟臉。

「我們店是賣鹽酥雞的,大家來這裡工作,可能都有很瞎的理由。這 10 年,我要做的就是建立品牌價值,還有所有同事對工作的認同感。」

提高待遇、競賽發獎金,讓員工做得開心

在餐飲方面,師園堅持每天換油、降低油炸油煙、用好食材,加快出餐速度。「以前東西好了,才問甜不辣哪位?雞皮哪位?所有人都擠在門口等,有排擠效果,影響下一個客人進來。」現在,結帳時就先問好口味、發號碼牌,讓客人可以先離開再回來取餐。

謝富順坦言,鹽酥雞店技術含量很低,假設一天 100 個客人,員工在一天內就重複了 100 次同樣工作。與其訂一堆規則,要求員工遵守,不如讓人員做得開心、願意去做。

「餐飲業核心其實就人,員工要心情好,才有辦法做出好吃炸雞,不然原料、機器都一樣。要讓他願意做出品質穩定的東西,跟認同感有關。」

為此,他們提高待遇、也讓員工可以自由排班。在尖峰與深夜(晚間 10 點後)時段,比法定時薪再多給至少一成薪水,提升員工輪班意願。疫情前,做滿 100 小時,之後每小時多給 10 元,鼓勵員工輪班;疫情後,因為生意受到影響,變成前 160 小時多給 10 元,讓員工自動減少超時加班。

師園還定期舉辦競賽,評估出餐品質、清潔與速度。比賽誰的 Google 評論一顆星數量少,「五顆星很容易作假,但一顆星通常是真的,會把所有問題寫出來,有的自己都看不到。」謝富順說,只要有負面評論,第一時間就會擷取畫面,放到全店所有人群組。不是為了懲罰,「而是一件事情做久容易彈性疲乏,需要別人幫我拉回來,這是維持品質方法。 」哪間店勝出,當月該店人員的時薪加 5 元。

「用動機理論來說,遲到扣錢,員工只會遵守你的規定,只有 60 分;但如果創造想把事情做好的動機,就是 60 分起跳 。」

賣吃的沒有錢,至少要有趣、快樂、自由

近期師園與各大品牌合作,無意間也增加員工對工作的認同感。像鹽酥雞餅乾,過年過節員工都會帶餅乾給親戚朋友,說是「我們店」的產品,還會吐槽「難吃死了」。謝富順說,但是那句「難吃死了」,其實也充滿驕傲。

「以前店員會說我們會在鹽酥雞店上班,現在會說我們在師園上班。」

他笑說,餐飲業是「乞丐行業」,從他接手第一天,就知道賣吃的不會餓死,但會累死,很難賺大錢。台灣有很多隱形冠軍,非常厲害,鹽酥雞攤比起來就是小巫見大巫。因此,沒有錢,至少要有趣、要快樂,這是就是他想創造的。

「以前,我不喜歡被人家講第二代。因為感覺像搭便車。現在師園比較有自己的影子了,才會跟人家說『我是第二代』,不用一直想證明自己。」

下一步師園還想做什麼?謝富順開玩笑說,也許跟布袋戲合作,出個霹靂雞排也說不定,誰知道呢?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