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 C
Taipei
2021年 12 月 4日 星期六

DAOSquare區塊鏈作者

Web3 批判啓示錄:它可能只是一種炒作投機遊戲

最近幾個月,您可能看到人們懷着興奮 (或者好奇,或者驚愕) 的心情在描述着「Web3」。這個術語意味着了許多互聯網服務未來可能轉變爲圍繞虛擬資產的形。這些服務的所有權以及控制權令它們可以在持有者之間進行劃分,包括不同的用戶和不同的分組。虛擬資產還具有交換價值,因此,作爲用戶,您可以理解爲:兌現 Kvindedansen i Megara, 1888-1889, Niels Skovgaard 以太坊是大部分工作的中心——嘿,誰把客戶端庫命名爲 web3.js 的 ? 所以把「ao」解讀爲「以太坊驅動的互聯網」是合理的。 這條信息通過電子郵件發給了媒體實驗室 MEDIA LAB 委員會。目標受衆是那些大致知道 WEB3 應該是什麼樣子,但不確定該如何看待它的訂閱者。(這裏有更多關於目標受衆的內容。) 如果你已經確信 Web3 是世界互聯網計算機系統的未來:那麼這篇文章不適合你。看看別的 ! 相反,這是爲那些仍然有些謹慎好奇的人準備的。 坦率地說:我本人不僅是一個懷疑論者,而且是 Web3 的全面敵人。我希望我的敵意不會立刻消失:「他是個討厭別人的人;他腦子舊;他不懂技術。」事實上,我已經 41 歲了 ! 但是,作爲減輕罪狀的證據:我寫科幻小說;我對互聯網的未來深感好奇;甚至做了一個廣受歡迎的 NFT 項目。 我不打算用下面的文章來達到任何華麗的修辭效果;我只是想給他們提供一個微薄的砝碼來抗衡日益增長的炒作。我認爲 Web3 很能打動那些對互聯網未來感興趣或擔憂的人……所以,從某種意義上說,我是爲了其他版本的自己(感覺有點人格分裂 ^_^)而發佈這篇文章。大家好! 以下是我對 Web3 的理解 : 這是爲了孩子。我說的是好的方面!我認爲 Web3 在年輕人中引起了強烈的共鳴,因爲它給人的感覺是一種全新的東西,而且它可能真的屬於他們。誰對這種感覺有爭議呢?反正不是我。 我認爲 Web3 的動力既來自興奮,也來自疲憊。這在表面上並不明顯,但我相信它就在那裏,只是潛伏在下面。如果你現在 22 歲,從你學會閱讀開始,Twitter 就已經存在了。YouTube 就像繁星一樣亙古不變。我很難想象如此年輕就和這些新事物一起成長是什麼感覺,但我猜有點像幽閉恐懼症? 我清楚地記得 2000 年代末的激盪,每個星期都有一個新的社交網絡爆發!我住在舊金山,那些人在這個城市的 South Park 搞事情。這個有趣的泡沫變成了一系列走上歷史舞臺的戲劇人物,多年來基本沒有改變。所以,Web3 來了——NEW OPTIONS 的吸引力怎麼強調都不爲過。 許多 Web3 的支持者認爲自己是顛覆者,但是「將所有東西代幣化」如果不是「將所有東西市場化」的順勢延續,那就啥也不是。「將所有東西市場化」始於上世紀 70 年代,取得了巨大成功,並一直在進行。在某種程度上,互聯網是一個突破口——「錢……在哪裏 ?」web2.0 一直在敷衍,Web3 則試圖將其完全封印。 Web3 的吸引力很大一部分來自於基礎加密貨幣的價值。因此,一個很好的問題可能是:如果這些資產以美元計算毫無價值,你還會對 Web3 感到好奇嗎 ? 對於一些人來說,答案是「是的,當然」,因爲他們仍然會發現謎題具有吸引力。對於另一些人來說,如果他們誠實作答,答案是「不太可能」。 我的 NFT 項目不是在 2019 年或 2020 年完成的;我在 2021 年初製作了它,因爲當時一波炒作,讓我覺得我的屏幕上炸開了鍋。我想要飛來橫財!這就是我的誠實 ! 「我是沒有腦子的,但是錢是萬物真正的腦子。但是,錢的擁有者怎麼會是沒有腦子的呢 ?」而且,有錢了他可以爲自己僱傭聰明人,難道控制聰明人的人不比聰明人更聰明嗎?我,由於有了金錢,能夠做到人類所渴望的一切,難道不也具備了人類所有的能力嗎 ? 因此,我的錢不就能把我所有的無能都反轉嗎?」 金錢混淆了評價體系;這就像觀察太陽旁邊的一顆恆星。當然,2000 年的互聯網也是如此;如果這是一個巡迴,我們應該怎麼做呢? Web3 這個詞是在「web2.0」的基礎上衍生而來的,「Web2.0」在 21 世紀開始流行,用來形容新一代的網站和網絡平臺。從哲學層面來講,Web 2.0 的成功是不完整的,至少可以說:圍繞着在平臺之間以模塊化的、許可制的方式交換數據,雖有雄心壯志,但實際上已經死亡——或者被扼殺了。考慮到這一點,我認爲 Web3 是描述一系列新想法的一個很好的術語,因爲它肯定會以同樣的方式發揮作用:影響互聯網的方向,但不完全且不可預知的。 即使在它們各自的發展階段,互聯網和 Web 2.0 也不過如此……依靠自我參照 ? 它們是它們本身以外的其他東西的比如科學、咖啡壺、鏈接和相機鏡頭。而 Web3,大致來說,是關於 Web3 自身的。 Web3 最好被理解爲一款遊戲,或者是遊戲中的遊戲。我並不是在挖苦:這確實是一款很棒的遊戲 ! 廣闊而開放,具有很強的社交性,有許多積分可以用來計數,你可以贏得真錢?我是說,這太棒了。 Web3 承諾爲「用戶」提供獎勵——甚至可能只是一種公正,但以太坊對用戶對此一無所知,只知道錢包。一個用戶可以控制多個錢包;一個科學家可以控制多個錢包;以太坊無法區分,也不特別在意。因此,Web3 的治理工具適合於接近有限責任公司的決策過程,但不適合真正的民主。真正的民主應該是雨露均沾,尊重非勞動貢獻——人的價值! 帶有視網膜掃描球體的加密貨幣世界幣 (Worldcoin) 就是解決這一問題的一種嘗試。世界上有一羣人。他們把自己纏成一團,試圖在錢包的宇宙中找到自己的人格。 一個全是錢包的世界。 我有一種預感,在 Web3 治理中存在着一些類似於 Gödel (哥德爾)的不完備定理的東西。記住:The DAO——它是第一個此類 DAO,所有現有 DAO 的名字都來自它——它是如此的失敗,以至於需要以太坊分叉。活躍的 Friends With Benefits「社交代幣」被黑客攻擊,其重組不是通過 Web3 治理機制進行的,而是通過 Twitter、Medium 和 Discord 進行的「外部」管理。這種情況還會繼續發生 ! 一個依賴於 Twitter 的營銷和協調渠道的「Web3」真的名副其實嗎 ? 你可能會說,「哦,等一下;Web3 將打造自己的 Twitter。」不 , 它不會。這樣的平臺對 Web3 來說毫無用處,因爲沒有人會去招募 我覺得有個簡單的基本問題卻經常在迷霧中消失:以太坊虛擬機,Web3 的核心,是一種電腦,收你很多美元,執行一個非常小的程序還非常慢。它是在具有特殊屬性的環境中實現的,在某些情況下,這些屬性是值得花錢的。在其他情況下,這就像在 TRS-80 (世界上第一臺筆記本)上運行你的網站。 TRS-80 電腦 大多數或者說所有區塊鏈的一個關鍵特徵實際上是一種美學——不可變性。畢竟,它們實際是賬本。但是,這些天來,就互聯網而言,我發現自己更感興趣的是相反的東西;遊走於易變性和短暫性。我喜歡可以改變和成長,然後消失的東西。 我是一個超級喜歡刪除東西的人,這是一種與 Web3 相對立的操作。 當我們失去刪除技能後,我們還有什麼可失去的? 在這一點上,以太坊將繼續存在 (至少 10 年),這意味着 Web3 可能也是如此。我希望看到它通過各種壁壘進入金融領域和與金融相關的領域:炒作投機遊戲。 在這裏,我將以適當的讚揚結束:以太坊應該激勵所有對互聯網未來感興趣的人,因爲它有力地證明了新規則實施的可能性。我不認爲 Web3 是一個理想的甚至是可接收的 web 發展道路,但我會很好地吸取它的教訓。「廢話少說,放碼過來!」,俱樂部和邪教也是如此;讓我們拭目以待。

50,000 美元 BOSON 在 Boson Portal Qube 錦標賽中爭奪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本集的新聞標題為: 47, 000 $BOSON在 Boson Portal Qube 錦標賽中獲勝 新聞內容如下: 係好安全帶,Boson Protocol 已經在 Decentraland 安排了一些 metaverse 玩來賺錢的輕浮。 邀請所有來者到 Boson Portal 參加 Qube 挑戰賽,以贏取大獎...
- Advertisement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