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 C
Taipei
2021年 12 月 1日 星期三

鏈聞看天下區塊鏈作者

Olympus 分叉項目如何達成囚徒困境中的最優解

最近各種 Olympus fork 盛行,有的創造了很多暴富神話,有的爲很多項目方創造了暴富神話,無論是 CT、微博,還是 Discord, Telegram,都充斥着(3,3)的名字後輟,但除了 meme 外,有多少人瞭解(3,3)的本質呢? (3,3)是出自賽局理論其中一個經典示例 — 囚徒困境的損益表中的最優解,並不是單單指「你不賣,我不賣,幣價就螺旋上升」或者「晚進場的人只要拿得夠久,優勢不比早進場的人少」。 囚徒困境中假設兩個同一幫派的囚犯被分別逮捕進警署審問,他們有兩個選項,一是堅拒不認罪(合作),二是從實招來(背叛)。如果兩個人都堅拒不認罪,警署證據不足,只能扣留他們一個月(3,3),如果其中一個人認罪,他就可以成爲污點證人當庭釋放,而另一個不認罪的就要坐十年監(4,1),如果兩個都認罪,污點證人意思就不大,因爲證據非常確鑿,兩個都要坐八年監(2,2)。當然具體數字視乎情況不同常有改變,改變損益數字也會對結果做成頗大影響(浣熊就參與過很多次類似的實驗),但大概就是這樣。以上述損益表爲例,對兩個犯人的最優解無疑是兩個堅拒認罪,這樣可以最小化兩人的總刑期。然而,如果對方選擇合作時,自己合作也要坐一個月,背叛就能當庭釋放,利己的個體會選擇背叛。而對方選擇背叛時,自己仍然合作三緘其口就要坐十年監,背叛招供怎麼也能少坐兩年,利己的個體會選擇背叛。結果就是分別招供的兩位在不知道對方策略下,往往會選擇背叛,整體損益就會是(2,2),對兩人的總收益是四個情況下最差。 在賽局理論中,第一假設是所有人都是絕對利己的,所以單單相信人性是 Diamond Hands 的在囚徒困境這一示例下是無辦法達到納許均衡(意指在絕對利己假設下的均衡結果),必須要透過獨有機制去約束個體行爲,將本來屬於囚徒困境的損益表改變成其他賽局理論示例的損益表,或者加入外來因素,才能達致可持續的最優解,令兩個人都選擇合作,達致(3,3)。 在許多許多經濟學實驗中,試過不同的方法和組合,當中有幾個因素被認爲是對達成(3,3)最有效的。 1. 提供給兩人溝通途徑(策略達致合作) 能溝通,他們就能透過各種 OTC 的 py 交易,譬如合作的話大家出去再分贓,或者聊一下拿着對方什麼把柄,有沒有小時候偷過鄰桌同學鉛筆的證據等等,去促使二人合作。 2. 讓他們見到大家(情感達致合作) 就算不讓他們看到互相的對策或者偷偷溝通,單單是把兩個牢房中間的磚牆換成玻璃(實驗則是讓兩人放在隔音的同一間房而非兩間房),就能夠讓他們因爲心理上不忍心背叛親眼看到的對方(相較於磚牆後互相忌諱的雙方),留有一手,更大概率選擇合作。 3. 外部勢力介入(恐懼達致合作) 就是屬於同一個幫派的兩個囚犯如果得悉自己幫派老大對於背叛者會家法伺候(改變損益表),就算無罪釋放,也會受到折磨,就會依舊基於利己原則,但選擇去合作。 4. 相同的對手重複多次賽局(試探達致合作) 接受初期賽局中,基於大家互不相識,絕對利己的人會大概率選擇背叛。在重複的賽局中,如果雙方摸清賽局的本質和對手的特性,就會偶發性地選擇合作,如果對方也以合作響應,就能逐漸達致長期的合作。 需注意,不是所有博弈論的損益表都是囚徒困境模式,有些(如合約)也許是零和博弈,有些則是其他類型的損益模式,賽局理論不止囚徒困境,只是他最爲人所知,浣熊認爲能創造價值的 Olympus fork 確實和囚徒困境是挺相似的。 實踐(參照囚徒困境結果如何達致(3,3)) 嚴格採用去中心化治理(策略達致合作) 普通投資者在鏈上的操作和囚徒困境中很不同,本來就很透明,但我認爲項目方不是囚徒困境中的警官,而同時是其中一個囚徒,所以爲免他們選擇背叛,需要以 DAO 的形式積極參與實際決策、庫房多籤管理、合約開源等方法去讓大家討論策略,以免出現任何一方(項目方 /Dev/Partners/Strategic Investors/VC/Retails)背叛,這種參與感亦能增強社區共識,提高損益表中(3,3)的效益(能創造出如 Olympus Pro 般的產品,可能變成(4,4)呢)。 多多舉行社區活動(情感達致合作) Olympus fork 不像普通 DeFi 協議,對社區的凝聚力很高。這裏指的社區凝聚力不是指「拉盤即正義」那種,而是於利益無關的社區活動。例如自主、沒有 Incentives 的社區教學影片製造、不是 meme competition 出來的原生 meme、特定族羣的社區會議(Designers weekly meeting、Developers weekly meeting、NFT collectors weekly meeting…)等,這種活動可以情緒綁架參與者,令他們看見對方,在 dump 的時候留幾分情面(和 NFT 社區有點像,但和其他博弈類算穩挺相反的思維模式)。 設立外部懲罰機制(恐懼達致合作) 以太坊本身的奇高 Gas 費已經是很有效的懲罰機制,很多(3,3)的人看見幣價升了不 Unstake 就是因爲 Gas 費過高,另外有些(3,3) fork 也許對過早 Unstake 的人徵收懲罰性稅金,但是由於 Olympus 模式和囚徒困境始終不完全一樣,Olympus 模式是選擇性參與,囚徒困境是你已經被捕強制參與,不能一概而論,Olympus 模式懲罰過重會讓人不想玩,所以懲罰機制是一把雙刃劍,暫時浣熊未見到 OlympusDAO 或者任何 Olympus fork 有設立適度有效的懲罰機制。 前期項目方或巨鯨護盤,並拖慢 Ponzinomics 流程(試探達致合作) 在瞭解囚徒困境下,沒有互相瞭解的雙方往往會在初期合作中選擇背叛後,意味着理性的市場初期會出現不少賣壓(因爲新盤很多人都是陌生人,that’s why 出自 Olympus OG 的仿盤往往特別受歡迎,因爲開盤會比較好),這樣很難積累原始社區。基於 OlympusDAO 和各種 fork 本質是重複性的囚徒困境,可以預期的是盤子活得越久,會有更大比例的人面對利益誘惑下選擇理性的合作。所以爲免初期信心崩塌,如果項目方或部分巨鯨能運用某種手段去護盤(可以是真金白銀,也可以是說故事打嘴炮),就能令這個重複性的囚徒困境捱到後期的正向循環,同時通脹率也得好好控制,不要在早期提供過高利息,以捱到後期的正向循環,總之 Olympus 模式中活得久,比起賺得多更重要。 最後總結是,在沒有外力影響下,這個損益表中,背叛是常態,所以 Profit is profit,除非機制恆久證明有效,不然適量提取利潤。另外,如果是單純的 fork,沒有以上各種改善機制,活不下去的。還有,如果項目方聊下去時,發覺他們有很重的零和思維(合約玩家和職業賭徒性格很多也是這樣),及早離場,他們做其他類型的 DeFi 協議可行,但 Olympus fork 的話死硬的。

電動車、元宇宙、NFT…投資人不再只愛成熟公司!台灣的機會在哪? – 商業周刊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電動車、元宇宙、NFT…投資人不再只愛成熟公司!台灣的機會在哪? - 商業周刊 新聞內容如下: 最近參加一個創新創業大展,現場人山人海,說明台灣開始對於科技創新及創業有很高的興趣,這是好現象。直到現在為止,台灣還是由大企業如台積電、鴻海等主導創新發展,新創企業較難以快速成長。有幾個原因:一是缺乏本地市場,二是資本市場不夠力,三是創新多以硬體為主,較少軟體和市場應用。 傳統的投資領域,大部分焦點擺在上市公司股票,但這幾年興起「另類投資」(alternative investment),包括私募股權基金 (PE)和房地產。過去另類投資並非主流,但近年越來越多人重視,創投(VC)是PE的一種,主要投資早期項目,以科技新創公司為主,至於PE類型則包括投資準上市公司的基金和收購基金。 但去年和今年情形開始有了很大改變,許多資金流向新創公司,造成前所未有的狂潮。以往新創企業沒有很多家,而且多半處於初期階段,所以不需很多資金,但現在由於科技熱情況完全改觀。也因為這個理由,現在國外創投基金變成投資人追捧標的,過去不會有那麼多資金投在創投,且每家創投基金回報均很可觀,有的高達30至50%。 投資人的風險偏好不同以往 由於新科技不斷出冒出來,而且很短時間就獲得可觀成果,或者是被外界炒作起來,如元宇宙,因此近期新創公司募集資金越來越多。這形成一個正循環,資金投入新創公司,企業快速成長,然後繼續以更高估值募集次一輪資金,通常在幾年內企業便可上市,現在華爾街有一種「空白支票公司」(SPAC)方便企業用借殼方式快速上市,更助長這個趨勢。 簡而言之,在對回報率追求下,投資人「風險偏好」變了。以前偏好投資成熟公司,但現在改到新創公司的池塘尋寶,唯有如此才可能賺取倍數獲利;過去投資人已從蘋果、台積電等績優股賺到大錢,所以有信心拿一部分資金出來賭一把。 根據KPMG安侯建業發布的《創投脈動:全球創業投資分析》報告,全球創投投資金融第三季持續創新高,總共有8682筆交易,共募集1717億美元,其中有11筆超過10億美元,這些案件集中在美國、印度、中國和巴西4個國家。投資者最有興趣的領域是ESG和清潔技術,如電動車和電池,Gogoro應該也算這個領域。 帶動新創投資的3股力量 帶動新創投資最主要的力量首推「電動車」,領頭羊是特斯拉,目前市值已達1.1兆美元,目前市值為全球第5,超越臉書。最近上市的兩家電動車概念股,Rivian和Lucid,其中Rivian有亞馬遜20%策略入股,市值高達1千億美元,至今賣的車子很少,被馬斯克酸了一陣,提醒投資人要注意。 第二個投資炒作熱潮是「元宇宙」。許多人連元宇宙是什麼都搞不清楚,就跳下去炒作;有些股票沾了一點邊,股票便翻了一倍。佐伯格為了元宇宙,連公司名字都可以改成「Meta」,可見有多瘋狂。 第三個近期投資熱點NFT(非同質化代幣)。NFT和元宇宙息息相關,未來在虛擬世界,每個數位藝術品都可以變成有價商品,轉手交易,將價值變現。大馬歌手黃明志因為1首歌曲「玻璃心」爆紅,睡一覺醒來,其限量NFT商品已銷售了2千5百萬元。 新創投資,台灣的挑戰 由電動車、元宇宙和NFT便可理解,為何全球資金都在追逐早期新創投資項目,台灣應該很高興嗎?不見得,因為我們有幾方面的問題: 第一、台灣缺乏本地市場 最大市場在美國、中國大陸和東南亞,沒有市場便沒有顧客,無法創造很高價值。 第二、台灣新創主要以硬體技術為導向 以電動車為例,想的是未來如何為特斯拉和蘋果代工,或打進其供應鏈。再來看元宇宙,也都是做頭戴裝置或幫別人製作VR內容。 第三、太偏重半導體 整個台灣已經半導體化,股價、房價、物價、薪資不斷高漲,擠壓其它新創生存空間。 第四、來自東南亞的競爭 全世界資金不再投中國大陸,許多轉向東南亞。當地新創估值大幅提高,有些已超過台灣許多。 台灣不應只靠台積電和少數大型科技公司撐場面,唯有讓年輕新創公司實現價值並快速成長壯大,台灣才有真正的未來!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RSS音頻式網站
- Advertisement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