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 C
Taipei
2021年 12 月 6日 星期一

蜂巢財經News區塊鏈作者

以太坊域名服務 ENS 引熱議,其空投模式哪些值得借鑑?

近日,以太坊域名服務商 ENS 的空投成爲加密社羣討論的熱點。 自 11 月 2 日,域名 ENS 宣佈空投之後,近 7 日,僅僅 ENS 應用交互 GAS 費就燃燒了 2535 ETH,並在 11 月 9 日開放領取後,短時間內造成了以太坊鏈上擁堵,以太坊每筆交易 GAS 費用近幾天一直維持在 0.04 ETH 上下,約爲 150 美元,可見域名 ENS 在近幾日的受歡迎程度。 ENS 空投被領取後,最早上線於去中心化交易所 Uniswap,在二級市場迅速形成價格,一度衝至 30 美元。隨後,OKEx、幣安等各大中心化交易平臺跟進。11 月 10 日,ENS 價格創下新高 , 最高衝至 86 美元,後在 65 美元附近震盪。 ENS 的價格瘋狂讓人們對它的想象力不斷放大,甚至有不少人認爲 ENS 會衝至 100 美元,Fomo 情緒也就此產生。而空投和交易熱度過後,纔是真正檢驗 ENS 應用的最好時機。 ENS 爲何會讓用戶充滿遐想?以太坊域名到底解決了什麼問題?它在區塊鏈網絡領域中承擔什麼角色?本期 DeFi 蜂窩將會概述 ENS 應用的相關情況。 ENS 是什麼? ENS 全名「EthereumName Service」,是建立在以太坊上的去中心化域名服務商,ENS 可以將以太坊地址轉換便於人類易於記憶和識別的字符,形成以「.eth」結尾的以太坊域名。 ENS 創立於 2017 年 5 月,它是以太坊基金會孵化的一個生態項目,最初的創建者和開發人員是 NickJohnson,目前由一個名爲 True Names LTD 的非營利組織管理和開發。根據 ENS 官網顯示,目前,其註冊域名數量已達到 42 萬,用戶已超過 16 萬。 那麼 ENS 究竟解決了什麼問題? 爲了更好的瞭解 ENS 域名,我們可以先來看一下傳統互聯網域名的工作方式。 衆所周知,互聯網域名一般是以「.com」、「.org」、「.me」等後綴的網站名字,如 baidu.com 、taobao.com 等等,這些網站以域名這種表達形式被網民識別和使用,而計算機事實上只識別由十進制數字構成的 IP 地址,但由於這種數字組合的 IP 地址比較難記憶,也不方便用戶使用,於是,把數字 IP 地址轉化爲人類易讀的語言就是域名誕生的原因。 在現實世界中,最著名的域名服務器就是 DNS(DomainName Server),它是域名和與之相對應的 IP 地址的轉換服務器。我們在互聯網瀏覽器上輸入的「xx.com」、「xx.cn」等網址訪問網頁時,DNS 域名服務器像一個「翻譯官」一樣,自動把我們輸入的網站域名翻譯成了相應的 IP 地址,從而調出對應的網頁。 理解了傳統互聯網域名後再看 ENS 就不難理解了,它運行在區塊鏈網絡中,主要功能就是把以數字和字母隨機組成的以太坊地址翻譯成以「.eth」結尾的域名,每個以「.eth」結尾的域名也能解析對應的以太坊地址,可謂是鏈上地址的「翻譯官」。 以太坊地址是以 0X 開頭的、由大小寫字母及數字組成的一連串字符,一般的地址長度爲 42 位,不但難於記憶,可讀性差,在使用過程中還容易出錯。在轉賬、充值及提現區塊鏈產生的資產時,往往一個不小心會就出現漏掉字符或輸錯字符的情況,導致交易失敗,或打到錯誤的賬戶上,造成資產損失,且理論上無法找回。 傳統的互聯網產品允許用戶使用簡單的用戶名、手機號或郵箱註冊成賬戶,管理和使用產品。區塊鏈想要普及,鏈上地址也急需優化,變成易於用戶識別的語言形態,以提升使用體驗。 ENS 說白了就是在解決鏈上地址的可讀性問題,它將鏈上地址翻譯成普通人易於識別和使用的方式,把一連串無序的字符解析爲互聯網網民已經習慣的域名語言「xx.eth」。 以太坊創始人 Vitalik Buterin 的錢包地址就是一個 42 位的數字和字母表達,在 ENS 上,它可以直接轉化「vitalik.eth」。如果你想給 Vitalik 進行鏈上轉帳,無需再輸入那個 42 位的地址,只需輸入「vitalik.eth」即可,ENS 會自動幫你找到他的地址錢包。 ENS 域名將成爲鏈上身份 鏈上地址「翻譯官」ENS 爲以太坊用戶提供了一個很好的地址管理工具,讓我們可以根據自己喜歡的字符命名專屬域名。那麼,如何才能獲得一個「.eth」呢? 非常簡單,在 ENS 官網連接以太坊錢包,輸入字符註冊即可。首次註冊需要支付註冊年費,字符數不同,年費也不同,越少的字符,費用越貴,所有費用以 ETH 支付。如果域名到期,還想繼續擁有,和互聯網域名一樣,也需要續費。需要注意的是,由於 ENS 建立在以太坊鏈上,目前註冊 ENS 域名需要支付的鏈上 GAS 費十分昂貴,近幾日,每筆交易的 GAS 費均在 150 美元左右。 此外,ENS 域名是基於以太坊的 ERC-721 標準構建,因此也可以將每一個 ENS 域名視作一個 NFT。這意味着,你可以像持有和使用 NFT 一樣管理 ENS 域名,它同樣允許交易和轉移。因此,很多人在註冊完 ENS 域名後,就將之在 NFT 交易市場 OpenSea 上掛售,期待有需要的買家。 註冊「.eth」域名成功後,用戶可以設置反向解析,將以太坊地址轉換爲域名,方便今後記錄和轉賬。反向解析成功後,你在鏈上的 DApp 應用界面上連接錢包後,顯示的就是域名「xxx.eth」的表達了,而不再是以「0x」開頭的冗長地址。 「簡化鏈上的轉賬支付」是 ENS 域名更重要的用途之一,它不但適用於 ETH 地址,目前也支持 LTC、DOGE、BTC 等地址,如果你想轉賬這些資產給另一方,不需要輸入任何地址,只需輸入對方的「.eth」域名即可。 此外,你還可以把你的域名與你的社交賬號和郵箱等互聯網賬戶相綁定,你購買的 NFT 作品地址也可記錄在域名上,或設置爲你的 ENS 域名頭像。這個 ENS 域名使用權歸你所有,你控制你的個人資料和數據,並可將其帶到你使用的每個以太坊的 DApp 應用和服務中。 除此之外,ENS 域名還可以是一個去中心化網絡或去中心化應用的名字。目前很多鏈上應用雖號稱是去中心化應用,但網站域名依舊是中心化域名。隨着去中心化應用的發展和基礎設施的普及,去中心化應用的名字和網站可能都會以去中心化域名錶達,供用戶識別和檢索。 10 月 9 日,一個未知錢包以 420ETH (約合 200 萬美元)的價格購買 ENS 域名 paradigm.eth,而 Paradigm 剛好是知名的加密領域風投機構。再比如交易量和知名度最大的去中心化交易所 Uniswap 網站「Uniswap.org」目前還是一箇中心化的域名,未來網站可能是「Uniswap.eth」。 可以預測,ENS 這種區塊鏈域名將會成爲鏈上參與者的身份表達方式。 ENS 嚴格空投管理爲業內稱道 儘管 ENS 域名是 2017 年創建的元老項目,但從 2020 年下半年就開啓的加密市場牛市中,並沒有那麼早冒頭,直到它開始了原生通證 ENS 的空投。 11 月 2 日,以太坊域名服務商 ENS 宣佈創建去中心化自治組織(DAO)和發佈治理通證 ENS,計劃將 ENS 的治理權轉交給社區。DAO 治理的範圍包括投票任命或罷免 ENS 團隊成員、決策 ENS 社區金庫的控制權、未來收入資金的控制權以及「.eth」域名註冊機制及定價權等等。 此外,用戶可以申請成爲 ENS 的 DAO 治理代表。據悉,11 月 6 日,全球流量最大的交易平臺 Coinbase 申請成爲 ENS 去中心化自治 DAO 的治理代表。 治理通證 ENS 發行總量爲 1 億個,其中的 25% 將會空投給註冊過 ENS 域名的地址;另外 25% 將空投給過去 5 年爲 ENS 做出貢獻的社區人員,包括 Discard 社羣的管理人員;剩餘的 50% 歸屬於 ENS 的 DAO 組織。此次空投的範疇是所有於 11 月 1 日前註冊過 ENS 域名的地址,11 月 9 日,持有這些地址的用戶可正式申請領取。 11 月 9 日,空投開始領取後,ENS 迅速在去中心化交易所 Uniswap 形成價格,最高衝至 30 美元,隨後 OKEx、幣安等各大中心化交易平臺也上線了 ENS,廣泛的交易市場讓這個通證的價值最高衝至 86 美元。 如果按照此次人均空投數 100 ENS 計算,每個獲得空投的用戶收益在 5 萬元左右。一時間,通過 ENS 空投獲利的各種消息、截屏傳遍了加密社區。廣爲流傳的是一位名叫鴨鴨的 ENS 志願者的「暴富故事」,該志願者是 ENS 社區的 Discard 成員,據說收到了 49296 ENS 空投,若每 ENS 以 80 美元計算,鴨鴨的這波空投收益在 394 萬美元。這條鉅額空投的暴富傳奇在社交平臺上流傳,也快速增加了 ENS 域名服務商的知名度。 除了 ENS 的造富效應外,該項目對空投的嚴格管理也被業內稱道。11 月 4 日,有用戶在推特上稱,他發現在域名 ENS 發佈空投消息之前,約有 700 個獨立地址以每個地址存入 0.1 ETH 的方式註冊了數量龐大的 ENS 域名,以此博取空投。顯然,這是想刷量薅羊毛。 然而,項目方並沒有放任這種行文。ENS 的核心開發者 Nick Johnson 在推特上回應,已經將這些地址加入了黑名單。這意味着這些地址將無法收到 ENS 空投。 那麼,ENS 空投發放及管理有哪些值得項目方借鑑和學習的呢? ENS 空投權重主要按賬戶而非域名數量計算 , 空投的 ENS 數量 =0.27持有 ENS 域名的天數+0.067距離域名到期的天數(最多 8 年)。如果賬戶額外設置了反向解析,則會將上述空投的數量*2。 這樣的空投規則致使空投賬戶權重以賬戶地址爲準,而非以註冊的域名數量爲主,從而避免了域名炒作的投機者;另外,持有 ENS 域名的天數則識別了爲薅空投的羊毛黨,因爲羊毛黨們往往具有短時刷多個域名的行爲特徵,「天數」規則讓空投權重傾向了早期就註冊了 ENS 域名的真實用戶;「設置反向解析空則投數量翻倍」的規則,進一步減少了投機者的權重,也是識別真實用戶的方式,同時讓空投數量更加公平而科學,因爲,反向解析對應地址到域名的轉化過程,不但需要 GAS 費支出,更重要的是 1 個 ENS 域名賬戶只能對應 1 個地址,往往那些使用域名的真實用戶纔會設置反向解析,即使註冊多個域名,也往往只會有一個域名設置反向解析。 從這樣的空投計算方式上推測,ENS 域名服務商似乎更想將通證 ENS 分發給域名的真實使用者和社區的貢獻者,而非炒域名的投機者和薅空投刷量的羊毛黨。 大規模的空投、公平的空投機制、代幣的價格狂歡讓 ENS 域名服務瞬間走紅,品牌效應隨關注度的提升而提升,當然也必然出現市場 Fomo 情緒。 作爲一個帶有價值通證的區塊鏈應用,熱度隨着時間逐漸降溫後,市場對 ENS 考驗纔會開始。畢竟,因爲空投帶來的財富效應而獲得的熱度往往也消失的很快,紅極一時的 NFT 項目 Loot 就曾因空投和治理通證 AGLD 的發行躥紅於市場,但熱度過後,Loot 的生態發展並沒有續火。 ENS 目前是以太坊鏈上域名應用板塊的「花魁」,而鏈上域名賽道會不會像 DEX、機槍池、借貸一樣出現百花齊放的狀態,依舊需要時間檢驗。可以預見,在多鏈格局下,各種仿 ENS 域名服務的項目將會出現,那時,每個鏈都將建立各自的域名服務體系,跨鏈的存在也讓域名的彼此識別成爲技術挑戰,對於用戶來說,管理各種域名又會變成一件麻煩事。

Particle 提供真正 Banksy 藝術品的部分銷售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本集的新聞標題為: Particle 提供真正 Banksy 藝術品的部分銷售 新聞內容如下: 最近,出現了許多重要的項目,它們使用 NFT 來提供現實世界對象的有形所有權。 一個值得注意的新增功能是 Particle,這是一家 NFT 公司,專門為日常收藏家帶來價值數百萬美元的傑作。 整個夏天,Particle 籌集了 05 萬美元在種子輪融資中,隨後將大部分資金用於 購買臭名昭著的街頭藝術家 Banksy 的藝術品。 有問題的作品,“愛在空氣中”,讓他們重回$08.900 萬。...
- Advertisement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