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 10 月 25日 星期一

台灣現場

元宇宙、NFT是什麼?一起乘著5G航向浩瀚無垠的「Metaverse」- UDN 聯合新聞網

元宇宙是什麼? 元宇宙的英文是Metaverse,以meta為字根的詞都帶有再詮釋、再轉換、形而上、超越現狀之意,統稱「後設」。以元宇宙來說,就是跳脫虛實定義,將現實世界與虛擬的世界完全結合的新想像。喔不,我不該說是想像,因為2018年電影「一級玩家」已經將它的樣貌描繪出來,而現行科技中,XR已然是通往元宇宙的大道。 元宇宙裡面有什麼? 元宇宙內部的一切都還有待定義,但現在已漸漸有其輪廓。比如,可以透過VR頭盔開啟虛擬世界大門,戴上就進入、脫掉就回歸現實,如此簡單的切換方式,為我們定義「虛實的黏著點」(筆者已不說是界限,因為虛實交互編織的地方太多了)。 當我們、我們的親友、甚至地球上每個人都擁有VR虛擬世界的鑰匙(也許就是頭盔),虛擬人口暴增,自然需要如實體世界一般通用的規則條文來維持秩序,比如法律、貨幣;甚至也會組成各式組織,如政府、法人、社群、企業團體等。「那裡」儼然就是另一個完整的世界,而我們則用數位分身(也有人說是數位孿生的角色),讓自己的肉身與ID同時存活在兩個世界。 元宇宙的經濟秩序基礎—NFT 如果你查NFT,會得到「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這樣難懂的解釋,其實這是區塊鏈加密技術下,所產生的獨特數碼編號,就像身分證字號,絕不重複,也造就了NFT領域中獨一無二的特性。 許多人將NFT應用在影音藝術品上,比如網路藝術家繪製的專屬圖騰、棒球美女峮峮親自錄製的一段音檔,一旦鎖上NFT的標記,就成了帶有所有權證明的商品,任何少了標記的複製品都只是「贗品」,而不是「真跡」。真跡通常待價而沽,擁有者可以握在手上等價值水漲船高,或是尋個好買家脫手海撈一筆。當元宇宙真正成形,NFT可交易的「虛擬資產」將會越來越豐富,儼然形成另一個龐大而堅實的經濟體,與現行世界的金融秩序共存。 3D虛擬攤位,搶佔「元宇宙」的商業最小單位 在現實中,百貨商場、展覽中心等熙來攘往之地,都有「攤位」或「櫃檯」,以接待有購物、諮詢等需求的民眾。筆者認為,既然元宇宙是以現實世界為復刻基礎,加入數位、科技所打造的各種彈性,那麼「攤位」則仍然會是商業場域的最小單位。 虛擬攤位的打造、虛擬展場的發展,從疫情延燒後正式發酵,線上展期結束後留下的企業專屬攤位,現已轉化為虛擬世界的最小單位。讓各式商業組織、社團、學校或個人都能依想要的主題佈置,想要別人怎麼認識你,攤位就怎麼打造。 元宇宙日後會怎麼發展?是將攤位無限串連,變成超大型展場或購物中心?還是加入購物車、結帳功能,成為線上專賣店?參與的人多了,內容就會變得無限豐富、多元,就靠所有進入元宇宙的玩家們,一同玩轉!

為什麼陳泰銘該幫自己發個NFT(二、友誼遊戲與魷魚遊戲) – Knowing

上一篇文提到,陳泰銘在香港蘇富比拍賣出四億台幣的好酒,他如果同步幫這些酒發NFT會寫下那些歷史。同時也留了些伏筆,簡單提到我和幾位朋友合作WindoWine這NFT的源起。這篇文章發表之後,在網路上被到處被轉載分享,也收到不少回響。 WindoWine NFT預計十一月中上線發行,目前已開放VIP預售,很多朋友都來問我這NFT有什麼好處和價值? 我是這NFT的共同發行人,回答這問題有點像是球員兼裁判。 賣瓜的老吳當然說自己的瓜最甜,不過我還是列舉三個鐵一般的事實讓朋友們參考: 一、歷史價值:這是亞洲第一個為葡萄酒愛酒人量身訂製的NFT,就像是全世界郵票剛發明時的亞洲印出的第一張郵票,這個光環再也沒有其他的NFT可以取代。 二、學習價值:這張NFT也具有學員卡的意義,由研究葡萄酒二十多年的名師劉鉅堂監製,每個擁有人都可以直接向他請教,等於擁有一位私人的葡萄酒顧問和家教。 三、社群價值:目前已有不少菁英名人預購了這張NFT,從上市公司老闆到拍賣公司執行長,每個人都是對葡萄酒又愛又內行的人,一張五千元的NFT就能加入台灣最強大的葡萄酒同好俱樂部,又能得到一瓶全球限量一千多瓶的老藤好酒當入會禮。 聽我說完這三點之後,聽懂的朋友都馬上搶著要買,還問我有沒有管道搶先預購?預購有沒有優惠價? 我說當然有,而且只有282個名額,名額正在快速減少中。我們幾位合伙人手上都有些保留名額,並且已經開放給各自的親朋好友限量特價認購。  聽我這樣一說,很多人腦海裡馬上浮現「魷魚遊戲」的殘忍畫面。是的,限量永遠是殘酷的,這世界最缺的永遠是緣份和機會,就像您看到這篇文章也是緣份和機會,歡迎來加入我們。 另外,我們也正在為這282位會員規畫充滿好酒好菜好朋友的友誼遊戲(不是魷魚遊戲喔!)  如果您有興趣,可參考一下WindoWine的詳細資訊: 亞洲第一款紅酒NFT - WindoWine 即將於2021/11/9上架 Jcard !  期程 : 1. 11/9 上架『Jcard 這咖』,上架價格為NTD$5000 2. 特定早鳥VIP限量預購價格為NTD$4000 (即日起到10/31) 3. 11/9 正式上架之前購買的人,都可以先拿到NFT卡包 (但不能打開) 4. 預估11/12前即完售,移至二級交易市場  *** 數量分配 : 全球總量 : 282 份(瓶) 預購作業流程如下: 收現金NTD$4000➡️ 請預購VIP提供 『Jcard 這咖』 註冊帳號(如果不會申辦,請提供姓名及Email)➡️即會在『Jcard Life/我的收藏』 的未開卡包裡,成功看見WindoWine NFT 紅酒未開卡包(但11/9之前無法打開) WindoWine NFT產品頁面 https://www.jcard.io/life/tw/WindoWine  持有WindoWine NFT 領取 『紅酒教父劉鉅堂嚴選-收藏家專屬好禮_Tahbilk限量紅酒』 之地點 : 2021/12/10 之後 : CellWine 大安酒藏 (大安區新生南路二段二號B1) ** 領取 Tahbilk 限量紅酒時,需出具年滿18歲之身份證明。 ** 該瓶 『Tahbilk Old Block Vines Premium Cabernet BDX Blend 2019』 被提領出後此NFT即被註記並抽換,稀缺性與持有通縮性將導致WindoWine NFT價格產生浮動。  預熱報導 : https://today.line.me/tw/v2/article/oypmeq ** 「WindoWine NFT收藏家專屬好禮_來自1860年的澳洲國寶美酒」 劉鉅堂老師特別為WindoWine的收藏家挑選限量珍稀美酒,並特別介紹如下:Tahbilk Old Block Vines Premium Cabernet BDX Blend 2019 (Nagambie Lakes) 位於澳洲維多利亞省中部,墨爾本以北120公里處的Tahbilk酒莊成立於1860年,1925年被Pubrick家族買下後至今,成為澳洲歷史最悠久的家族擁有酒莊之一,現在是第四代在經營,第五代也已投入。  Tahbilk酒莊非常重視環境的永續經營,自2008年起投下大量資金與心力打造減碳設施,終於在2013年成為淨零碳排或碳中和(Carbon Neutral)酒莊,是目前全球僅有的8家淨零碳排酒莊之一。  2009年成立的「澳洲葡萄酒第一家族」(Australia’s First Families of Wine)組織包含了12家已傳承多代的家族擁有酒莊,Tahbilk是其中之一,莊主Alister Pubrick更是創會主席,目前剩下10家酒莊,加起來總共擁有超過1,300年的釀酒歷史。  澳洲葡萄酒權威James Halliday如評給某酒莊至少兩款產品95分以上,該酒莊在他的年度評鑑(Halliday Wine Companion)裡會被列為5顆星,如前兩年都是5顆星,第三年起就成為5棵紅星,如果有悠長表現歷史的酒莊,年鑑上的名字也是紅色的,Tahbilk正是5棵紅星的紅字酒莊,為不到4%的酒莊之一,也被2016年鑑評選為年度最佳酒莊(Winery of the Year),Halliday並且建議每一位喜愛葡萄酒的澳洲人一生中必須至少參訪Tahbilk酒莊一回。  成立於1860年的Tahbilk於2020年滿160周年,於是推出這款1.5公升的紀念酒,全球產量僅1600瓶,使用老藤(Old Block,最老為1949年栽種的)卡本內蘇維濃(Cabernet Sauvignon),梅洛(Merlot)以及卡本內弗朗(Cabernet Franc)等波爾多傳統葡萄品種(BDX Blend)釀造,帶有黑醋栗,李子,紫羅蘭與香料般風味,單寧細緻,可再陳年10年以上。 每瓶的酒標上有限量編號,目前全球約僅剩1200瓶。

集結15組台灣音樂人akaSwap策劃 一窺創作者的生活樣貌 – Yahoo奇摩新聞

生活就是一種創作,深入音樂人的內心世界 由NFT藝術平台「akaSwap」主辦,The Tic Tac 樂團主創作者徐元彥擔任策展人的《生活現場|音樂人NFT創作展》,於2021年10月12日至2021年10月25日線上展出。展覽集結老王樂隊、熱寫生、昏鴉樂團、RIIN(女孩與機器人)、DSPS、落日飛車等15組台灣音樂人,以生活為主題,探視音樂人的創作過程。 自 2019 年起疫情肆虐,不少音樂創作者面臨演出取消、被迫改變創作型態。同樣身為創作者的徐元彥體認到,創作本源於生活,掌握個人生活美學即是創作和演出的延伸。因此以「Live is Alive」為主題推出線上展覽《生活現場|音樂人NFT創作展》,邀請15組音樂人參與,音樂人提供 1 到 3 件與生活創作相關紀錄,透過作品民眾得以一窺音樂人們平常的創作生活,也可自由領取、並擁有音樂人釋出的無價 NFT 物件。 同時,這也是台灣首次將「概念」鑄造成 NFT 上到區塊鏈,而這些「概念」將會永久被紀錄。此外,也邀請所有人共襄盛舉,透過 akaSwap 鑄造一件與自己生活相關的物件。因此,包含北科大教授葛如鈞(寶博士)、台灣首位登上 NFT 藝術殿堂 Art Blocks 的藝術家王新仁及圖文創作網紅黃豆泥等各界名人都熱情響應。 數位藝術平台akaSwap,推動藝術創作者環境 akaSwap 今年2月於台灣成立,是亞洲第一個以「綠能區塊鏈 Tezos」 為基礎的多功能藝術品交易平台,由一群長期在科技藝術領域進行創作、研究的團隊所組成,期待以新型態的交易方式,為藝術創作者創造新收益來源。 akaSwap 表示平台最大的特點在於「智能合約分潤機制」,創作者能共同創作且設定分潤,在作品買賣後可自動獲取版稅,這些優勢讓 akaSwap 在眾多NFT平台中脫穎而出,吸引優秀藝術家相繼加入。此外,未來將持續舉辦 NFT展覽、論壇、全球作品徵選、教育訓練課程等,協助藝術家及大眾跨入NFT數位藝術領域,豐富市場的多元性。

EchoX攜手畫廊協會將NFT帶入藝術策展 – 經濟日報

NFT 策展管理平台 EchoX 宣布,將於10月22至11月5日為 ART TAIPEI 2021 呈獻線上專賣,本次線上販售將是 NFT 加密藝術首次登陸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為這一年一度的亞洲藝術盛會注入嶄新的商模及觀展體驗,與主辦方社團法人中華民國畫廊協會共同引領 NFT 藝術狂潮。 EchoX 為 ART TAIPEI 2021 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開創跨進 NFT 領域的先河,協助實體藝廊串連上 NFT 加密藝術,本次線上專賣將攜手國內3間頂級藝廊,包括采泥藝術、首都藝術中心及朝代畫廊,集結吳怡蒨、周慶輝、林餘慶及魏杏諭、徐畢華、董承濂、鄧卜君、霍剛等知名藝術家,推出總共近 35 件 NFT 作品,作品涵蓋攝影、油畫及複合媒材等。作為虛實整合的策展專家,EchoX 協助合作藝廊策劃並建構跨越時空的虛擬展廳,觀眾透過 EchoX 平台即可進入 Decentraland 及 Diorama 虛擬展間,沉浸於如臨其境的3D觀展旅程,一鍵點擊便可直達 NFT 交易平台 OpenSea 及 akaSwap 購買作品,逛展、收藏盡在一指之間。 這次ART TAIPEI 2021 的 NFT 線上專賣更強調虛實整合,發揮 NFT 加密、不可竄改的特性,藝廊透過 EchoX 發行 NFT 智能領據,藏家購買了 NFT等同擁有了此實體藝術品,透過 EchoX 平台即可連結藝廊領取實體藝術品。EchoX營運長劉冠廷表示:「NFT 作品引伸出的 NFT 智能領據更能協助藝術產業在去中心化的交易框架下,扮演著加速器的角色。」 EchoX亦以推動藝術文化為使命,EchoX策展總監温家瑋表示:「NFT 除了是藝術展售的工具,我們也看到它作為藝術推廣的可能性。這次與畫廊協會的合作,透過為相對傳統的藝術品發行 NFT,希望把臺灣豐富的藝術寶藏介紹給更多平時較少走入實體畫廊的年輕族群及海外藏家。」 ART TAIPEI 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自1992年由社團法人中華民國畫廊協會舉辦,至今已連續舉辦28屆。今屆更首度引進 NFT 交易技術,畫廊協會張逸羣理事長表示:「這是一次富高度實驗性的旅程,ART TAIPEI 2021 將實體結合數位,為藝術世界造就新的里程碑,邁向元宇宙。」更多販售資訊請密切關注 EchoX 最新動態。

為什麼陳泰銘該幫自己發行NFT – Yahoo奇摩新聞

蘇富比為台灣企業家陳泰銘的蔵酒在香港規畫了一場拍賣會,364瓶葡萄酒拍出4.1億台幣,平均每瓶酒的身價都超過百萬。 拍賣會上,蘇富比特別介紹陳泰銘是:「世界上最傑出的藝術收藏家之一」。可惜的是,如果陳泰銘利用這次機會,幫這三百多瓶酒都設計一個NFT,那他至少會寫下三個歷史: 一、 成為世界上第一個發行NFT的傑出收藏家(沒有之一)。 二、 因為發行了NFT,身份馬上從收藏家斜槓成了數位藝術家,也是史第一人。 三、 改寫了葡萄酒收藏市場的遊戲規則。 自五百年多前波斯時期開始,世界上最富貴風流的政商菁英們一直喝葡萄酒喝到今天,但是一直有三個問題沒有解決: 一、 沒有人知道自己喝的酒是不是假酒,特別是那些身價不凡的名酒。 二、 越老越貴的葡萄酒越搶手也越沒有人敢開來喝。(因為這些酒歷經數十年甚至上百年的轉手流浪,沒有人知道保存狀況如何) 三、 沒有人知道誰收藏過這些酒,也沒有收藏家能為自己收藏的酒背書。(就像乾隆在三希堂墨寶上蓋滿了他的古希天子大印那樣) 如果陳泰銘發行了NFT,每一枚NFT裡的智能合約就可以同時解決以上三個問題。除了證明這些酒的確是他收藏過,也能為全世界知名的酒莊解決千百年來的難題。 在釀酒人眼中,這些身價不凡的好酒都是極脆弱的生命,最好是一出生就好好的躺在酒莊的酒窖裡,一直到確定開瓶時才離開酒莊送到買家手上,這樣也能確保酒被妥善陳放。如果每一瓶酒都有自己的NFT,藏家交易時只要交易NFT就好,想開瓶時再請酒莊送過來。 聽我說了這麼多NFT的好處之後,很多愛喝葡萄酒的朋友都鼓勵我把這想法付諸行動。由於我長期一直被這些朋友視為思想的巨人和行動的侏儒,所以決定利用這次機會一雪前恥。 為葡萄酒發行NFT其實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必須集結葡萄酒、藝術品和數位科技等不同專業。很幸運的,這些專業領域的好友我都有。 所以邀請了葡萄酒大神劉鉅堂、新藝博會共同發起人洪馬克和NFT神人Sway一起打造了全世界第一個專為葡萄酒愛酒人發行的NFT__WindoWine。這張數位藝術品也是某種意義上的身份證明,說明擁有者和我們一樣追求「葡萄酒一開,天國自然來」的美好。 這個NFT馬上就要在十一月發行,我決定優先讓那些說我是思想巨人行動侏儒的朋友認購,除了一雪前恥也感謝這些人的鼓勵(或嘲笑)。

江旻峻觀點:如果數位資產不見了,NFT還會有價值嗎? – Meet創業小聚

NFT (Non-Fungible Token) 的熱潮持續不斷,身邊有越來越多朋友的例子,都希望可以透過 NFT 購買某些數位資產,像是買樂透一般,也希望自己的數位資產可以增值,不要錯過這個投資 (投機?) 的好機會。但也很多人說,NFT 可能也是有泡沫化的風險,在你買了一些好像沒特別有用的數位資產時,他突然價格可以翻倍,有些人也看不清楚其中的道理。我希望透過商業的角度,來看看你到底從 NFT 買到的是什麼東西? 什麼是 NFT? 因為已經有太多人寫過 NFT 的介紹了,請大家去這邊看,我就不再贅述。簡單的說它就是一種「非同質化的代幣」代表了獨一無二的不可替代性,而且不可被分割。而因為 NFT 透過區塊鏈的技術記錄在區塊鏈上,所以也具有區塊鏈可朔源、不可修改等特性。 後來就有人想要把 NFT 的特性,跟資產連結在一起,擁有這個 NFT 就可以證明你擁有這個獨一無二的資產。當然這個資產可以是實體的傳統資產,也可以是數位的資產。如果用個簡單的範例來說,這個 NFT 就有一點像是你的地契一樣,他證明你擁有這間房子,而房子就是那個實體的資產。只是地契還是個「實體」的證物,並非數位化的憑證,加上他是由政府 (中心化的組織) 在他的系統裡面紀錄你是這個房子的擁有者,並發送地契為證。但 NFT 則是一個「數位化」的憑證,證明你擁有某種資產,而透過區塊鏈的技術,你擁有這個資產這件事情基本上是在鏈上被所有人可以去驗證的。 如果你買了一個 NFT,你實際上是買了什麼? 以上述案例為例,你透過 NFT 證明你擁有一棟房子,就會像下圖的狀況,這也是大多數人對於 NFT 的理解,你透過 NFT 證明你擁有這個資產。 但如果實際的世界裡,你的房子燒掉了,如下圖所示,那基本上你也只能透過你持有的 NFT 說明你曾經擁有過這房子,但在實際世界裡這個房子已經不存在了,那請問你覺得你這個 NFT 代表了多少價值?如果你可以接受這個想法,那我們再往下推演。 如果你的 NFT 代表的是數位資產 (例如:數位暴暴,下圖的玩偶),我當然可以透過 NFT 的持有,宣稱我擁有這隻數位暴暴。 但數位化的資產也是很容易被複製的 (假設他就是個數位的影像,別人可能很容易複製到他的儲存空間裡)。如下圖所示。在這麼多隻數位暴暴之中,別人可以把它當成自己的大頭貼、也可以拿來當網站的 Logo,但只有擁有 NFT 的你,可以宣稱你是這個數位資產的擁有者。 也許換個方式想,越多人持有你的複製數位資產,代表世界上有很多人愛這個數位資產,但只有你能宣稱你有這個所有權,所以你的 NFT 也許算是有價值。但價值這件事情也是供需所創造出來的,就算是廢物,有人認為他值一百萬美金,而且也真的用一百萬美金去購買了,那這個廢物的市場價值就被創造出來了,只是後續有沒有流動性,有沒有更多人覺得他值一百萬美金或者是更多錢,那也得看之後的供需。 但如果我們以火燒房子的例子推演到數位資產上,如果有一天營運暴暴的這個數位平台倒了,暴暴這個數位資產本來是存在某個資料庫上,但隨著公司倒了之後,這個數位資產也就不見了,如下圖。那你也只能夠說透過 NFT 證明你曾經擁有過這隻暴暴,但這 NFT 如果是指向某個網址,那他只會顯示已不存在。如果是這樣,那你的 NFT 還有多少價值? 價值是由供需跟偏好決定的 回到上面講的供需與偏好,這才是決定價格的重要因素,所以說如果有人認為就算數位資產他消失了,但他當初存在的意義很大,你還是願意購買這個 NFT,來證明你曾經擁有過這東西,那他可能就還是有價值。例如:Twitter 的 Jack Dorsey 就把當初 Twitter 的第一則推文,以 NFT 的形式賣出約 USD 2.75M,假設有一天 Twitter 也倒了,不再營運了,你可能也找不到當初的那個 Tweet 了,但大家認為這個有意義,那也許這個 NFT 的價值就存在。 所以我認為現在 NFT 的價格就跟當初各式各樣的幣冒出來一樣,有些人認為他有價值他就會漲,大家認為沒有價值就會跌。但對我來說更重要的有下面兩個點: 實際的商業價值 區塊鏈只是一種技術,背後還是需要有穩定的商業模式支撐,這樣我們上面探討的價格、價值也才會比較永續的存在。例如:Axie Infinity 建構出一個大家都想玩的生態系,把其中的 Network Effect 建立起來後,透過 Play to earn 的機制,讓大家想待在這個生態圈,那裡面所發行的 NFT 就會有相對應的價值。例如快 15 年前的 Second Life 當時也是火紅,裡面的幣值也跟實際的美金有匯率可以換算,你可以說裡面的東西都是虛的,但只要有夠多的人在裡面「生活」那他對於這群人來說就是實際的,那就會有它的價值。但一個遊戲能火多久,從過去的經驗來看也許都還是有一定的生命週期,所以這類的資產能否長久,我認為會跟生命週期有關。不過最近 Facebook 在搞的 Metaverse,我也覺得是這個時代的 Second Life 的延伸,只是如果他能做到 FB、IG 這類 Social 的特性延伸,以 VR 的方式呈現,我相信未來也是很大的經濟體 or 創業題目。 我對於 NFT 的想像 我當初對於 NFT 的想像在於,我過去可能在某些遊戲上已經課金,有了很多厲害的角色跟裝備,一但這個遊戲 EOL (End of Life),我過去的金錢、時間就變成一場空了。如果有個數位資料的格式,可以在不同平台間互通,甚至可以把這數位的資產記錄下來不會消失,那就是我對於 NFT 的終極想像。但先前研究的時候,發現目前還是會有「隨著實體營運商的終止營運,你的數位資產也會不見」的風險。最終的原因,也是因為你的數位資料儲存,也是在某種「中心化」的儲存空間中,若是能存在「去中心化」的空間裡,也許 NFT 就會更接近我心目中的完全體。最近也看到像 IPFS、Arweave、Filecoin 這類的服務,就是想要做到這種去中心化的儲存數位資料,相信多給一些時間,區塊鏈的相關應用也會越來越成熟與完整。甚至我可以透過一定的協定,讓我的數位資產可以在未來的各種 Platform 上重生,我還是有點老派,喜歡這種擁有的感覺。 以上就是我針對 NFT 的一些看法,並把我對於未來的想像也跟你們分享。若覺得基石創投這類的文章有幫助,可以幫我們基石創投的粉絲頁按讚與關注,也順便幫我們分享給更多的創業者與投資人。

NFT如火如荼發展台灣跟上世界潮流? – 理財周刊

韓國影集「魷魚遊戲」火熱,NFT也跟上風潮。日前在全球最大NFT買賣平台OpenSea上,就有人創造出近二千個相關的NFT。 NFT(Non-Fungible Token),中文翻譯成非同質化代幣,具有不可分割、不可替代、獨一無二等特點,也稱為不可替代代幣。 今(2021)年八月時,NBA球星柯瑞把自己的推特頭像換成一個猴子的形象,他的球迷們也跟隨他的腳步更換頭像。當時在探討區塊鏈的ClubHouse裡的講者跟聽眾們也都換上了猿猴的頭像,我就覺得好奇,也覺得有趣,經查才知這個頭像是柯瑞用五十五個以太幣(當時約十八萬美元)買下的NFT數位頭像,來自於NFT社群「無聊猿俱樂部」(Bored Ape Kennel Club,簡稱BAYC)。BAYC的作品是以猿猴為主題,共出品一萬個不同的NFT猿猴作品,這些猿猴不管在服裝、頭飾、毛皮,還是面部表情,都有著不同的特徵,並且每一個都是獨一無二。 台灣NFT作品、交易平台興起 如果覺得這還跟你很遙遠,從電影來看,十月九日,亞洲電影第一個NFT作品─導演王家衛創作的NFT「花樣年華─一剎那」,在香港蘇富比現代藝術晚拍中,拍出台幣一五三○萬元的高價。 台灣歌手周興哲今年三月在IG宣告發行第一款NFT音樂作品《+E1》,四月就以13.32以太幣(當時約二.三萬美元)的價格賣出。 台灣職籃也發行亞洲首款NFT「攻城獅傳奇」數位球員卡牌,其中「高國豪經典拉竿限量卡」當天秒殺,一周內價值翻倍,甚至有粉絲喊價單張球員卡為0.38顆以太幣,約為新台幣二萬元。 看準NFT的發展,台灣奧丁丁集團日前推出B2B2C NFT交易平台,鎖定娛樂、創作IP(Intellectual Property,智慧財產權)領域,與台灣各界藝術家合作,推出獨家限量NFT產品。 像奧丁丁這樣的交易平台,在台灣還有由KKBOX集團創新實驗室成立的音樂數位收藏平台OURSONG,將區塊鏈與數位音樂收藏結合,標榜創作者可透過手機在三分鐘內製作與發行NFT,消費者能夠透過刷卡或加密貨幣在手機交易創作者的NFT。 另有Fansi透過NFT讓具有粉絲基礎的歌手或音樂人,能夠透過販售音樂NFT商品獲得營運資金,粉絲也能參與音樂創作者的成長。 虛擬環境趨勢已形成 發展至今,NFT的未來無可限量,它可以是跟比特幣一樣標準化的商品,可以跨國流通、屬於全球的新興虛擬代幣,成為金融商品。但跟加密貨幣相比,NFT又具收藏性,更個人化,可以想成是私募商品,為了特定人士,例如運動員、藝術家等等量身定做。 NFT在全球交易量增加,國外已經如火如荼,台灣也正在興起之中,NFT市集平台目前在台約有近十家,採競標性質交易,未來是否有機會在交易所流通,例如台灣較具知名度且有KYC跟接法幣的三家加密貨幣交易所,是否有機會也能交易NFT?或是讓NFT證券化?很多的可能性將讓市場更加活絡。 預期未來虛擬環境會有很多活動、商品、物品推出,由種種跡象看起來,趨勢已經形成,就看大家如何創新,把NFT在台灣建立起來。 從政策上來看,目前看到最有關連的是證券交易法下的STO(Security Token Offering,證券型代幣)管理規範,確認了STO是有價證券。這也代表著虛擬貨幣進入了資本市場,就可以從發行市場、交易市場的狀況來觀察分析未來發展。 過去我們探討過台灣證券業發行跟交易市場失衡的情況,希冀在NFT發展時得以更加健全,開啟台灣金融科技更多機會。

傳奇基金經理人:Coinbase市值有望超越特斯拉

據報導,傳奇基金經理人、Miller Value Partners 創辦人 Bill Miller 在近日表示,美國最大加密貨幣交易所 Coinbase(COIN-US) 的市值,有望在未來超越電動車巨頭特斯拉 (TSLA-US)。 Miller 表示,如今的汽車產業已經成熟,不會再有大幅度的成長空間。特斯拉之所以能夠在這個成熟產業中擁有高達 7500 億美元的市值,僅僅是因為該公司帶來了科技變革。 相反地,Coinbase 是一家破壞式創新公司,並且正在快速成長擴張,Miller 認為,Coinbase 公司的市值應該能輕鬆達到 5000 億美元,甚至達到 1 兆美元。 Miller 指出,對於成長型投資者來說,Coinbase 可以說是標準的投資組合內容,他也建議投資人以長期作為考量,在未來的一、兩季,甚至一、兩年內都不應過度擔憂。但是,他也表示,如果是屬於看向短期的投資人,可能會在持有 3 個月、6 個月後被震出的人,可能就不應該持有該股。 Miller 也表示,比特幣就像是數位黃金,為了保護自己不受金融災害的影響,人們需要相關類型的資產。他也斷言,如果投資者接受比特幣作為避險資產,比特幣的價值可能就會飆升 10 倍。 Ned Davis Research 的分析師 Pat Tschosik 表示,比特幣與黃金期貨一年相關係數幾乎轉為負相關,如果美元與實質利率上升,比特幣可能被視為對抗通膨的首選避險資產。不過他仍警告,要當心比特幣平均每 40 天會出現一次修正。 根據 CoinDesk 的數據顯示,比特幣價格約為 56,698.70 美元,過去 24 小時內漲 0.74%。

當科技撞上藝術:聽業內人士解析Impact NFT的全球影響力-國際 – HiNet 新聞社群

非同質化貨幣(NFTs)從加密數字貨幣中脫穎而出,躋身主流市場,在拍賣和投放中創造了數十億美元的收入。許多媒體報道的重點往往是這些經濟收益,卻很少有人關注 ImpactNFTs 即將帶來前所未有的重大變革,它正在爲可持續發展解抉方案注入新的活力,也在拯救生命,拯救文化。Nahid Shadhimi,阿富汗裔加拿大活動家, 的創始人,是 的特邀發言人之一,曾分享—她在所有法幣和資産被銀行凍結的情況下,通過 ImpactNFT 籌集的資金幫助阿富汗婦女解決了溫飽問題。 策劃了香港首個線上和線下同步進行的 ImpactNFT 藝術展,將于10月15日至24日在香港 SOHO HOUSE 展出支持聯合國17個可持續發展目標的 NFTs。美通社與 ImpactNFT 聯盟將合作舉辦一場媒體之夜,以幫助記者們了解 NFT 是如何融匯藝術創造、代幣化技術以及助力推動積極社會及環境影響的明確使命,並被推向市場的內部故事。 特邀發言人宋鴻楷(Max Song),碳中寶 Carbonbase 的 CEO,ImpactNFT 聯盟創始人之一,將在晚上與在 Metaverse 線上以及 Soho House 現場的鑄幣者、投資人和藝術家們進行一場爐邊談話。此外,參加者將有機會搶先體驗現場的 NFT 鑄幣工具,它將讓參加者以可持續、近零排放的方式,親手鑄造屬於他們的獨一無二的數字資産,並將作品免費帶回家。 由於疫情防控及空間限制,只有確認受邀才能於10月17日星期日晚上6點至9點入場 Soho House 藝術展,而 Metaverse 線上展並沒有人數限制。請於10月13日之前在此回覆

暢談NFT的美麗與哀愁| 聯合新聞網:最懂你的新聞網站 – MISC

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使得人們宅在家,實體世界的互動明顯減少,虛擬世界的交流則大幅增加。值此之時,數位藝術品NFT的話題也正火熱延燒。 今年3月間一位藝名叫Beeple的美國藝術家所創作的NFT數位作品《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經佳士德拍賣行以將近美金7,000萬元的天價拍定成交,引發業界熱烈討論。各種NFT商品與交易平台也如雨後春筍般應運而生。不容否認,NFT熱潮亦具有病毒式行銷的威力。 NFT的全稱是:Non Fungible Token,翻譯成「非同質化代幣」。相對於NFT而言,比特幣與以太幣等虛擬貨幣則是同質化代幣。兩者都是屬於記錄在區塊鏈(Blockchain)的代幣。不同的是,同質化代幣具有可替換、可分割性,例如:100個比特幣與5份20個比特幣價值相同且可替換,而非同質化代幣則具有獨一無二的特性,例如:藝術家老王的每個NFT作品都具有獨特性,更與小林的NFT作品不同。簡言之,每個同質化代幣的價值相同而可替換,而每個非同質化代幣則各有不同且非等價。 所謂NFT其實就是在區塊鏈上對於特定資產是由誰發行、交易及取得的紀錄,比方說記載某數位藝術品是由張三所創作且由李四所取得,可以說是刻在區塊鏈上的名字(在虛擬世界多指特定主體的代號)。NFT的標的不限於數位藝術品,其它如電玩遊戲的虛擬寶物與道具、球員卡、演唱會門票、紀念品及各種數位資產等,而音樂歌曲也可以作為NFT,例如:數度摘下葛萊美獎的美國搖滾樂團Kings of Leon於今年3月間將其新專輯《When You See Yourself》一併以NFT發行。 依樣畫葫蘆,獲得金馬獎與金曲獎雙重肯定的電影主題曲《刻在我心底的名字》亦可如法炮製而以NFT發行。就像盧廣仲輕柔溫潤的歌聲讓人聽到後就在心裡浮現電影劇情的光影畫面,而將這首神曲刻在聽眾的心裡,NFT則是讓本來可無限複製的數位資產圈出特定數量而刻上所有人的名字,增加收藏價值。然而到底NFT有什麼用處?買到NFT的數位作品是否也可取得著作權?常讓人看得霧煞煞,有必要進一步釐清。 物以稀為貴 NFT加密藝術崛起 在探討NFT的用處之前,先讓我們回顧實體世界現況。知名藝術家的作品在藝廊或是拍賣場販售的價格對一般老百姓來說實在很高,除了因為藝術家的好名聲與作品的高價值有關之外,也是因為「稀少性」:只此一件或是限量發行。有錢購買的大爺們買到藝術品珍藏展示,滿足了收藏癖與虛榮心,也期待將來高價轉售的利益。 然而藝術品收藏家最大的夢魘就是買到膺品,儘管賣家會附上真品證明書、保證書或是其它憑證資料,但仍可能發生連證明書都是偽造的情形而引發紛爭。另一方面,也有很多藝術家雖然沒沒無聞,但作品深具潛力,因缺乏行銷能力與銷售管道而乏人問津。上述的困境包括如何證明是真品、如何促進市場交易,也會發生在數位藝術品上。特別是數位檔案容易複製,每個分身都長得一模一樣,容易透過網路傳輸。能夠輕易免費取得的為何還要付費? NFT的問世某程度提供上開痛點的解決方案。NFT在區塊鏈上建構智慧型合約(Smart Contract)並形成對於特定資產是由誰發行、交易及取得的紀錄,可以比擬成不動產登記、商標註冊、股東名冊、藝術品真正證明等樣態。由於區塊鏈採取分散式帳本登錄的技術,具有不可竄改、可信任的特性,這使得奠基於區塊鏈技術的NFT具有證明真實的保障,不像前述關於不動產登記等機制在現實運作上可能發生虛偽造假的情事。 此外,隨著NFT應運而生的網路交易平台如OpenSea、SuperRare、MakersPlace、Lootex等,能協助發行人將數位檔案在區塊鏈上鑄造(Mint)成NFT並進行拍賣或其他方式的販售,且大多須透過電子錢包以虛擬貨幣交易,若輔以多元行銷方案,將使得數位藝術品更容易冒出頭來見世面。尤其是NFT發行人還可在智慧型合約中寫入:其就NFT後續的每筆交易可享有一定比例(例如:10%等)的分潤,更能增加未來的現金流。 我們都知道「物以稀為貴,奇貨可居。」本來數位檔案具有無限量及完美複製的特性,使得人們傾向於免費取得。然而NFT讓藝術家可就數位藝術品圈定某些數量而產生稀少性。這就像書本發行10萬本,而作者就其中10本簽名,即讓那10本具有獨特性而增加收藏價值。 買到NFT的數位作品 著作權歸誰? 讓我們先回到著作權的基本原理:著作與著作物是不同的概念。著作權法保護的著作是指文學、科學、藝術或其他學術範圍之創作,如美術、音樂等著作。而著作所附著之物則為著作物,可能是首次附著之原件或是重製物,例如:原始之油畫或是翻印版。特定油畫的作者雖然將其原始之實體油畫賣出給某收藏家,但仍保有該畫作的著作權,而該收藏家僅是取得著作物的所有權。因此如果就該畫作要進行重製或利用其他著作權能,仍應取得著作權人的同意。同樣的,購買CD的消費者只取得CD硬體(著作物)的所有權,但並未取得CD內容(著作)的著作權。 就NFT數位藝術品而言,假設發行人為該藝術品的作者且享有著作權,並就其創作以NFT限量發行,這只是就本可無限複製的作品圈出特定數量,並在區塊鏈上刻上名字(可說是一種數位簽名)以提供交易。買家即便取得作品的數位檔案,但該檔案本來就可以被無限複製,並非核心價值所在。買家其實主要是得到一個在區塊鏈上顯示自己是該特定NFT作品買主的紀錄,不僅增加收藏價值,更彰顯粉絲忠誠及對外炫耀的社群名聲效果,但並未取得該作品的著作權。 NFT在區塊鏈上的真實證明是指確實是特定人以NFT發行,但不表示該特定人有權發行。例如:某個NFT數位藝術品確實為某B所繪製與發行,但其實是抄襲著作權人某A的作品,卻未取得某A的授權。若該發行人就別人享有著作權的創作以NFT來發行,則會涉嫌侵害著作權,例如:重製權、公開傳輸權或姓名表示權等,也可能對買主構成詐欺。特別是在NFT熱潮狂襲之際,可能有不肖份子擅自將別人辛苦創作的圖檔、音檔、影像檔等,拿來在NFT交易平台發行,即可能觸法。 NFT平台業者多會於服務使用條款明定其不就發行人對於NFT標的是否有著作權負擔保責任且訂有免責約款,因此買主只能向涉嫌詐騙侵權的發行人提告,卻可能因求償過程繁瑣與費用支出不小而不了了之。對於這類非法案型,除了藉由社群評價機制由社群成員舉發給予負評來杜絕邪惡賣家之外,亦可考慮就作品的著作權歸屬也進行NFT,亦即在區塊鏈上記錄特定作品的著作權人及授權資訊,此即屬著作權法所規定的權利管理電子資訊,乃指於著作原件或其重製物,或於著作向公眾傳達時,所表示足以確認著作、著作名稱、著作人、著作財產權人或其授權之人及利用期間或條件之相關電子資訊;以數字、符號表示此類資訊者,亦屬之。基此,NFT藝術品的發行人必須先提出著作權資訊相關證明的NFT,並經過交易平台驗證之後始得將作品以NFT發行,以維護交易安全及保障客戶權益。然而這種雙重NFT的驗證機制卻可能會增加平台的作業負擔與運作成本,未必會成為商業模式主流。 創造稀少性 NFT的美麗與哀愁 誠如《刻在我心底的名字》歌詞裡說的:「既然決定愛上一次就一輩子」,NFT可說是刻在區塊鏈上的名字,形成特定資產是由誰發行、交易及取得的紀錄,有如海誓山盟般,既然刻在區塊鏈上就不會被竄改。 好的作品可藉由NFT來創造稀少性並促進市場交易機會與收益。NFT也可能淪為炒作題材,將普通作品炒高價格,或是把冒牌作品拿來魚目混珠,看誰是最後那個接手賣不掉的冤大頭。優質產品的稀少性可造成價格上漲,但垃圾卻不會因為具有稀少性就變成黃金,眾聲喧嘩之後,終究會還原本來面目。話又說回來,任何新興商品與產業的發展,本來就可能會朝好的與壞的走向同步進行,野蠻生長之後,還是需要修剪規整,以免劣幣驅逐良幣,而能繼續成長茁壯!

幣圈新寵 寶貝豬NFT 非同值化代幣 – 經濟日報

2021年5月的某日深夜 一位來自新加坡管理學院的19歲大學生-陳柏旭 Wilson Chen,因為心中的二個疑問,而讓一個月後的幣圈,刮起了一波風潮: 1.與其花心力研究各個幣種做為投資標的,我何不新創一個幣,全神貫注將此幣發揚光大呢? 2.身為藝術支持者的我,是否能為藝術創作者們做點什麼有實質幫助的事呢? 在歷經一番冥想後,答案浮現,就是BabyPig(寶貝豬)。 BabyPig是建立在BSC鏈上的幣種,總發行量為7840億顆。 創辦人的願景是希望藉由BabyPig使藝術創作者們能透過NFT獲取理想的財富,那麼,該如何達成此目標呢?首先,就是運用寶貝豬項目方的先天優勢-人流資源。 BabyPig在發展過程中,因緣際會組建起了共同創辦人團隊,而此團隊成員們大多來自於組織行銷界最高領導階級以及加密貨幣界有影響力的KOL們。 上述優勢在BabyPig發展初期起到了頗大的作用,反映在幣價上就是短短二個月內從原始發行價增長驚人的漲幅,很快地就成為了幣圈爆紅項目。若將BabyPig的人流基本盤導入NFT藝術品的競標中,藝術創作者們也許就不用擔心作品是否會乏人問津的窘境了。 除此之外,BabyPig團隊也正在進行Game Fi、質押池、NFT平台、盲盒等週邊產品,預計半年內會完成以上所有產品的開發,期望可以藉由這些週邊產品讓BabyPig成為一個造血功能強大的項目。 BabyPig的完全體,敬請期待!

NFT交易額創新高!熱潮推手Dapper Labs收編300萬粉的虛擬網紅,背後打什麼算盤?- 數位時代

將球場上精彩時刻變為NFT商品的NBA Top Shot開發商Dapper Labs,宣佈收購虛擬網紅公司Brud,將在Instagram上擁有逾300萬粉絲的虛擬網紅米凱菈(Lil Miquela)納入麾下。 收編虛擬網紅公司,NBA Top Shot開發公司想拓展DAO業務 Dapper Labs沒有公佈以多少價碼收購Brud,但聲稱這是他們至今為止最重要的一筆交易。Brud的32人團隊將轉移至該公司旗下新成立的部門Dapper Collectives,負責去中心化自治公司(DAO)業務的擴展。 Dapper Labs執行長Roham Gharegozlou表示,他們認為DAO是繼NFT之後最有趣的一個項目,「且與我們正在進行的工作互補,無論是別的大品牌或我們自己的IP。」 DAO是一種以公開透明的程式碼來體現的組織,程式由股東(通常是代幣持有人)控制。這被認為是一種扁平化的組織架構,任何股東都可以提出議案、投票決策,可以改變未來公司的形式,可以用於創立事業、投資、社群互動等各種項目上。 根據《TechCrunch》報導,Brud的共同創辦人崔佛.麥克費德里斯(Trevor McFedries)一直對DAO很感興趣,不僅將這間新創公司轉型為DAO,同時也是DAO社群Friends With Benefits的創辦人。Friends With Benefits是最大的DAO社區,其代幣價值達到7,500萬美元。 先前Brud旗下虛擬網紅米凱菈也曾涉足區塊鏈領域,從去年11月起陸續發布NFT商品,其第一個NFT以159.5以太幣賣出,現在價值約相當於1,500萬新台幣。 「我們已經建立龐大的觀眾與粉絲,Dapper Labs非常期待與我們的合作。」麥克費德里斯指出,「傳統上,粉絲與創作者分屬不同的生態系,我希望聚集所有人,讓每個人都能共享組織內部創造的價值。」 Dapper Labs收購Brud的用意並不是想要經營社群網紅,而是希望運用麥克費德里斯在DAO領域的歷練、Brud在建立社群方面的經驗,展現DAO的可能性,最終為DAO業務打造工具與產品。 外媒《Decrypt》指出,Dapper Collectives的業務預計會朝兩種面向開發,一是提供在其Flow公鏈上建立DAO社區的工具,而是各品牌、企業合作,協助轉型去中心化的Web 3.0網路。 Gharegozlou指出,他們希望藉由Dapper Collectives讓世界知道,DAO不是一個精通區塊鏈的內行人士才有辦法做的事,一般人也能夠一起參與。 雖然Dapper Labs收購Brud意不在經營虛擬網紅,不過Brud承諾會繼續開發包括米凱菈在內的虛擬網紅。Brud成立於2014年,至今也從紅杉資本、Spark Capital為首的創投手中獲得2,700萬美元融資。 NFT交易額瘋漲,第三季破百億美元創歷史新高 Dapper Labs是當前NFT浪潮的重要推手,該公司前身曾在2017年推出區塊鏈遊戲謎戀貓(CryptoKitties),並在2018年從Axiom Zen拆分出來成為獨立公司。 該公司一直致力於NFT應用開發,去年10月攜手NBA推出的NBA Top Shot一炮而紅,這款販售球員場上精彩時刻的服務,上線不到半年便擁有超過100萬用戶,並一度在今年2月創造超過2億美元的銷售額。近期Dapper Labs獲得一筆超過3億美元的新融資,並宣佈與西班牙足球甲級聯賽成為合作夥伴。 雖然目前NBA Top Shot的熱潮似乎開始趨緩,月銷售漸漸下滑,但NFT的熱潮仍在延續,市場研究機構DappRadar的資料顯示,2021年第三季NFT銷售額飆升至107億美元,足足是第二季的8倍以上。 全球最大NFT銷售平台OpenSea在第二季銷售額達到67億美元,尤其8、9兩月就包辦64億美元的銷售額。區塊鏈遊戲也在這一季大放異彩,Axie Infinity在第三季創造7.76億美元營收,今年7月更一度超越《王者榮耀》,成為全球最賺錢的遊戲。

單月交易額上百億!台灣國寶級藝術家也賣NFT,大家在瘋什麼? – 天下雜誌

黑底白色光束為主視覺的巨大展場裡,懸掛著一幅幅巨大的視覺藝術與多媒體展品,作品旁有藏家寫下對作品的介紹與導覽指引,這是年輕收藏家黃新的收藏展,只不過這其實是一個3D虛擬展場,它存在於黃新的手機與電腦中,展示收藏品全都是NFT。 入口寫著策展理念,黃新定義自己是「新媒體圈的定居者,加密藝術界的新移民」。他本身就是AR互動藝術設計師,今年6月在其他藝術家的分享下認識了NFT的概念,就一頭栽入這個新領域,投入近20萬台幣,短時間內就收藏了約800件NFT作品,也將自己的數位創作發行成NFT販售。 「以前喜歡的數位藝術品都不知道怎麼買,很難看展喜歡、看它可愛就買到,」黃新解釋,還有收藏的是互動性的新媒體藝術作品。因為過去數位藝術沒有實際載體,很容易複製,難以辨別真偽,就沒辦法交易,而NFT的特性改變了這一切,數位創作有了證明擁有權的方式。 NFT是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ility token)的縮寫,不同於大家熟知的比特幣、以太幣,每顆幣都沒有差別,還可以只買0.001顆幣。每一顆NFT都擁有獨一無二的ID,不可以相互替代,且交易時不能被分割。 NFT像數位資產的身分證,帶有原創作者的專屬簽章,把數位資產發行成NFT的過程,稱為「鑄造」NFT。NFT買賣的是擁有權,而非著作所有權,這讓數位畫家、藝術家還是保有著作權。 可以被鑄造成NFT的東西五花八門,從虛擬遊戲裡的寶物、數位串流上的音樂、網路迷因的數位圖檔,到可以在實體世界兌換實物與權益的憑證、票券、會員卡等等,舉凡在虛擬世界需要被驗明正身的東西都可以利用NFT的特性來追蹤、驗證。 NFT上記錄著鑄造者、鑄造時間、交易歷史等數據,只要確認該件NFT出自創作者的手,他就可以確認為「數位真跡」,可以被交易,也有了收藏價值。 NFT被視為區塊鏈技術今年最引人注目的應用。2021年初單週累積交易額還只有2300萬美元(約6.44億台幣),到了8月單週就狂飆超過10億美元(約280億台幣),狂熱的市場被稱為NFT之夏(NFT Summer)。 經歷了一場激情的夏天,NFT目前的每日交易額回落至4億多美元(約112億美元),但依舊是年初的20倍。活躍的不重複錢包(帳戶)則從年初約8000個,攀升至7萬個。 NFT之夏,到底在瘋什麼? 過去難以被交易的數位藝術品新市場打開,拍出了驚天高價,Beeples的作品以NFT形式在佳士得拍賣會上拍出6934.6萬美元(約19.4億台幣),是在世藝術家作品中售價第三高,而普普藝術之父安迪沃荷、西班牙超現實藝術家達利的作品以NFT上拍,也驚動了傳統藝術圈。 「要做就要做第一個,」朱銘美術館館長賴素鈴眼看著疫情期間空無一人的美術館,她拍板下了這個新嘗試。她讓高齡83歲的國寶級藝術家朱銘,成為台灣NFT市場最知名的發行者。 賴素玲和東吳大學數位金融中心合作,將朱銘美術館兩部展品《太極拱門》與《三軍》之海軍軍艦「廣達號」在NFT發行平台Jcard上發行,兩週內銷售一空,以美術館方的角色發行NFT更是世界罕見的案例,另一例則是俄羅斯隱士廬博物館將達文西、梵谷、莫內的名畫鑄造成NFT拍賣。 「其實會碰到傳統藝術這塊是陰錯陽差,」Jcard平台營運長王韵婷笑道,Jcard平台一開始專注經營粉絲經濟,發行美女網紅的影音NFT吸引粉絲搶購一空。但今年4月,台北新藝術博覽會的展會上,許多傳統視覺藝術家、藏家都對NFT領域都非常感興趣,卻苦無發行與收藏的管道,主辦單位才找上Jcard合作。 「我們才發現傳統藝術有很多需求,」王韵婷說,Jcard的技術優勢,讓一般人不用自己買虛擬貨幣,只要刷卡就能買到NFT,也在前期提供為創作者規劃發行NFT的服務。 王韵婷也提醒,如果是已有實體作品的傳統藝術,在要跨入NFT時必須要思考虛實之間的關聯性,「以收藏品來說,NFT的稀缺性、獨特性都很重要。」藝術家發行NFT以後,能不能善用經營社群的特性,持續地與NFT的擁有者互動、為之創造更多價值,是成功NFT專案的重要關鍵。 蘇富比之外的新拍賣市場 流通量不小的NFT市場,也鬆綁了傳統藝術品次級交易只能在拍賣會、藏家圈進行的模式。 藝術圈頂級展會台北藝博會將於今年10月登場,主辦的畫廊協會為傳統畫廊與NFT發行商搭起了平台,有機會將實體作品發成NFT。「NFT完全改變的拍賣、畫廊交易的思維,」畫廊協會秘書長游玟玫自身也是拍賣官,她指出新生代藏家對於NFT很感興趣,而在疫情衝擊下,許多畫廊早有建置VR展廳,「線上就能一次完成購買對藏家和畫廊來說也很方便。」 研究機構Arts Economics與《瑞銀投資者觀察》共同執行的高淨值收藏家調查報告顯示,藏家透過數位通路購買收藏品的比例高達33%,還有多達16%的藏品屬於數位作品、膠卷作品、影像藝術作品,而千禧世代藏家的支出更是比年長同好高出3倍,也是成長主力,這一批網路原生居民與上一代勢必會有不同的收藏習慣。 NFT風行後的區塊鏈世界堪比文藝復興時期的威尼斯,充滿相信自己獨特的眼光的藏家或投機客,左手買、右手賣、推高價錢,在前幾波幣價起落中賺得盆滿缽滿的富裕中產,紛紛搶購數位收藏品以證明自己的獨到品味、累積社交資本,除了熱絡的市場以外,更帶有濃濃的社交意味,擁有某些NFT更像是重要的社交資本,未來虛擬世界行走的炫耀品可能就是一顆限量的NFT。 NFT玩家,新威尼斯裡的富裕中產 NFT不只在藝術領域打開新局面,也衝擊其他產業的既有模式。信用卡巨頭VISA在8月底最新公布的NFT白皮書裡,看好未來NFT未來的主要應用領域將在藝術品、收藏品和遊戲。 歷經4次創業、Fansi音樂NFT發行平台創辦人陳泰谷,看見NFT平台在音樂產業的機會。 過去,人們會收藏心愛的歌手發行的黑膠、卡帶、CD,但到MP3、串流平台時期,音樂的價值幾乎被打成0,數位轉型下創作者反而成了受害者。數位化的浪潮讓大眾習慣免費、低價的內容,音樂人沒有辦法再賣唱片、單曲以創作營生,粉絲也很難「收藏」喜愛的作品,音樂人只能靠辦演唱會、出周邊商品來帶動粉絲收益,中小型工作室、獨立音樂人的處境更顯艱困。 而NFT讓代幣(token)的價值回到作品、內容本身。 不像過去作品轉手賣出就和創作者毫無關係,或複雜的版稅、版權移轉常常造成糾紛,每一顆NFT被交易幾手、歷史成交價,都清楚載明,也因此多數NFT交易平台都設計了創作者分潤機制,不管後續轉手幾次、在哪些平台上被交易,創作者都能夠持續獲得5%~10%不等的分潤。 「你買的是創作者的東西,內容才是最重要的主體,就算到其他網站轉賣,創作者還是能獲益,」陳泰谷觀察,有平台上的創作者NFT專案一週的收益,就達串流平台上2年的分潤。 除此之外,NFT創造一個讓創作者可以直接與早期支持者互動的場域,NFT的持有者,就像音樂人的粉絲俱樂部憑證,可以享有專屬權益,例如:VIP演唱會門票、獨家互動內容、參與作品製作、兌換商品贈品等。歌手馬念先將珍貴的Demo帶發行成NFT扭蛋,還能獲得VIP區演唱會門票。 在NFT熱門應用領域中,有一塊數位原生產業的DNA更加適應於NFT的特性,就是遊戲。 Lootex創辦人呂季潔本來在遊戲產業服務,過去受限於數位資產難以驗證,在遊戲中的寶物都不能讓玩家自由交易,「NFT概念被提出之後,我覺得非常有趣,買家就可以自由交易、使用、裝飾自己的虛寶,不再是由中心化的遊戲公司說了算。」 她自信地表示,雖然現在現在NFT為人所知的是藝術品、收藏品的高額交易,「我覺得NFT下一個趨勢一定是遊戲,會愈來愈多投入來做,」熱門的NFT小精靈遊戲Axie Infinity吸金程度甚至超越手遊冠軍《王者榮耀》單日920萬美元(約2.6億台幣)的收入,成為全球單日收益最高的遊戲。許多東南亞玩家在疫情無法工作期間,靠Axie Infinity賺取足以溫飽的收益。 在諸多NFT專案裡,開始出現沒有任何規則,完全依靠玩家共識決定未來發展的遊戲,而且遊戲中有一套可循環的經濟系統,意即遊戲裡賺的錢、擁有的資產都是「真的」,這不免讓人們開始思考,電影《一級玩家》的情節逐漸走向真實,我們可以在虛擬世界裡過著另一種生活,這就是臉書、輝達(Nvidia)等科技大廠口中「元宇宙」的雛形。 未解的法律難題 目前,由於NFT太新,許多法律問題尚無定論。 最大的過去我們在畫廊買畫,藏家取得實體畫「物的所有權」,並沒有取得著作財產權,「你不能做任何改作、商業利用等,你只有那幅畫框、那張紙的所有權,」明日科技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AppWorks法務輔導長王琍瑩認為,傳統的所有權框架套用數位世界很難理解,因為NFT沒有實體,自然就沒有「物的所有權」,所以完全得靠契約寫明NFT持有者與創作者之間的權利關係,不同性質的NFT就需要不同契約來規範清楚遊戲規則,使用者要看清楚平台與專案的條款。 她舉例,NFT知名專案曾在蘇富比上拍出2440萬美元(約6.8億台幣)的無聊猿猴(BYAC),「他為何會這麼紅?因為他太大方了,他的合約條款就授權你商業使用,可以拿去印T恤、馬克杯、做襪子什麼都可以。」 對於NFT的信仰者們來說,還有更遠大的目標。 當人們在虛擬世界生活的時間愈來愈長,所有現實世界本來就有的機制,在虛擬世界需要有一套轉譯的法則,今年廣泛被討論的元宇宙(Metaverse)意謂人們未來可能生活在連線的另一個世界,「我覺得元宇宙其實是未來所有線上的互動與生活會很像遊戲,但他其實是真的,」呂季潔說,在那樣的世界,人們同樣需要消費、娛樂、社交,萬事萬物都將要使用NFT的格式存在。

網路熱議的NFT到底是什麼?這將如何改變創作者與粉絲、收藏家之間的關係 –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在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瘟疫蔓延,眾人吃喝拉撒都在網路上解決之際,不只比特幣大幅起落,自2017年以來就一直存在的NFT(非同質化代幣)數位藝術也突然水漲船高。 高潮時刻在今年3月11日的佳士得拍賣會上,數位(特效)藝術家Beeple以5000幅特效JPEG影像組成的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2007年至2021年間持續每天創作一張並發佈在自己的Instagram),以天文數字6900萬美元的價格出現。 連Beeple都坦言這絕對是一個泡沫,但這個使共享「所有權」成為可能,使創作者與受眾建立更直接關係的新「工具」,讓眾人期待財經趨勢退潮後,對創作大環境長期的正面影響。 我們在此篇文章全然不會討論到底該不該買?何時進場?該買什麼?而是仔細來看看這將可能會如何改變創作者,與支持他創作的群眾、粉絲、收藏家之間關係。 使創作可以得以越過傳統「中間人」而被我們「共同擁有」的非同質化代幣NFT,最令人期待興奮的或許不在於投資收藏的新可能性,而在於受人愛戴的創作者再也不可能「被」消失,或如史上的女藝術家被藝術史刻意遺忘。因為人人可為藏家,共同支持創作之際,我們就是藝術文化史。 NFT到底是啥? 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質化代幣)字面上就是「不可替代」的代幣之意,與比特幣一樣是種加密貨幣。儘管每個比特幣都有相同的價值,但NFT更像是棒球卡,每一個都有不同的價值,顯然不能直接用來買特斯拉電動車,但可以是以數位檔案形式存在的任何「東西」,例如藝術品、歌曲、影片等等,甚至是ㄧ條推文(Twitter的創始人將一條親筆簽名的推文作為NFT出售),也就是說NFT可以是任何虛擬「物」,或可以虛實穿越重新「再製」的東西。 是不是聽來就神似當代藝術? 曾經號稱無法販賣擁有的「觀念」或「行為」,或甚至是聲稱「觀眾經驗」才是真正的,無形無色無味卻可以高價賣出的「作品」? NFT就像一個簽名,於是藝術家、體育名人甚至任何網紅都有進入這個市場的天賜理由。正如只有一個人可以擁有莫奈或畢卡索的原版畫,NFT旨在給藏家無法複製的東西——作品的所有權(儘管藝術家仍然可以保留版權和複製權 )。數位文件可以無止境地複製和貼上,但通過數位證書進行買賣的NFT,表明對創作者生產的虛擬或實物「資產」的所有權。 無疑是泡沫那意義何在 佳士得舉行的拍賣會,無疑是將NFT推向主流,甚至前棒球運動員米卡強森(Micah Johnson)在一分鐘內也售出了100萬美元——號稱棒球卡中的蒙娜麗莎(Mona Lisa)的NFT「作品」。 Beeple在三月的高峰紀錄雖顯然一時地提振了NFT的市場信心,但是,這期間NFT市場的整體表現卻是持續下跌,使眾人質疑這泡沫能維持多久。雖然吸引金融、幣圈,收藏、數位藝術圈的注意力,不過傳統藝術藏家還是以觀望為主。 NFT的意義何在,真的取決於你是誰,如果你是創意無限卻不受主流青睞,或雖有千萬粉絲卻變現無門、沒有多少市場的任何一種「創作者」,那NFT就絕對是關鍵新技術可能 。 對專業藏家而言,NFT可以像任何其他投機資產一樣運作,購買投資標無非不希望它的價值上漲。而重點也更在於如同散戶的阿貓阿狗粉絲藏家,買它、擁有它,除了是使用它、消費它,更是在經濟上支持我們熱愛的創作者,正如Beeple在Instagram上13年來以一天一張圖所累積的龐大粉絲所為。 也就是說,一方面NFT熱潮因上述種種「活」在網絡上,吸引懂得加密貨幣和下一代網絡3.0的新世代觀眾和藏家,以前並不太收藏藝術品的新買家,這些會相信比特幣的投資人就會相信NFT的價值;另一方面,NFT的吸「睛」引力也反映介於創作者和受眾藏家之間的關係,或說關於藝術文化流通和價值,更深、更廣的大趨勢。 共享所有權的關鍵 NFT使可輕易複製的數位「東西」都具有獨一無二的特性,也可以處於稀缺的供應狀態。也就是說,NFT將虛擬「物」變成可以像任何其他具稀缺性的資產,創作鑄造後供市場買賣,即使在網上隨處「可見」卻因數位「所有權」而具有稀缺性的數位等同意義,價格則取決於社群或市場的共同看法。 NFT在線上「注意力經濟」的「有價化」挑戰了傳統市場的稀缺模式。NFT與傳統的稀缺性「難得一見」 正好相反,越被「看到」其價值反倒就越大。 如同區塊鏈使人們可以共購一塊地或一間房子,NFT使我們可以共同擁有一件藝術品,不僅僅是傳統的精通藝術的收藏家,而是任何人都可以分享擁有。NFT的共同所有權也反映了一種趨勢,一種對群體共享對話或其他集體活動,我們集體熱愛的東西,不論是偶像或實際存在於世上的一個花瓶,或一個民眾廣場、群眾藝術(品)提出一種參與性的所有權的趨勢。 改變傳統創作機制,共同支持作者 通過 NFT的「智能合約」功能,創作者可以要求獲得轉售價格的一定百分比,可使每次出售或易手時部分的分紅回流,這是決定性的新技術和可能性。在傳統藝術市場上,藝術家們在他們的作品被轉售時往往不會有任何收入,因此NFT也吸引了越來越多,甚至是那些習慣於更傳統技巧而非數位藝術的創作者。 創作工作終於可以更合理得到補償,一種新的相互依存模式於是成形,這使一個未來更為公平的藝術經濟模式成為可能,通過壟斷大型技術結構的注意力經濟,可以轉變為更動態的價值形式,技術很快會大眾化普及,NFT的百分比股份所有權可以被視為直接投資支持創作者的一種形式, 這讓我們看到了NFT的真正未來。 人人都是藏家,我們就是藝術史 於是一方面, 對一些過分爭議性,或沒有藝術界畫廊支持的藝術家而言,NFT使人氣創作者能夠直接兌現他的超高人氣和點擊率。另一方面,傳統畫廊、藝術機構選擇展示誰、展示什麼,它們就是藝術史的守門人。也就是說,當我們能夠直接越過這些「中間人」,NFT就有改變藝術界甚至是藝術史遊戲規則的潛在可能。 換句話說,這就是中心化的平台經濟轉變為分散式的合作經濟。在這種新共生共作的模式中,我們都對這件「作品」有參與意識。我們共同擁有的東西不單單是一個藝術「品」,而是共同擁有書寫藝術文化歷史的可能性,讓我們共同深愛的任何「東西」、任何創作者都不可能「被」消失。共享所有權、共同支持創作之際,我們就是藝術文化史。 超越只看得見趨勢的投機 在已知和未知的交界,投機是資本和藝術界的一種「傳統」機制, 可說只要有趨勢就一定有投機。但無論投機泡沫與否,NFT 技術將繼續存在。毫無疑問,NFT將掀起文化生產的巨大轉變,更象徵著我們思考文化流通和價值的一種新方式,以及我們與物質世界的新關係。 即使,它對氣候危機的影響依舊是個懸而未決的大問題。

TikTok推出Top Moments,踩進NFT市場 – iThome Online

抖音(TikTok)在10月1日發表Top Moments,它是一個「不可替代代幣」(Non-Fungible Token,NFT)的收藏區,目前陳列該平臺上最具文化影響力的6支影片,準備進行拍賣,同時也邀請相關作者打造限量版的NFT以進行銷售,踩進新興的NFT市場。 奠基於區塊鏈的NFT被視為數位資產的所有權憑證,它的內容可能是影片、藝術作品、遊戲裝備,或者只是入場券,在區塊鏈上的NFT既無法被竄改,也能用來追蹤它的所有權與交易過程。福斯娛樂在今年6月投入1億美元,設立了NFT區塊鏈部門,以建置、發行、管理及出售NFT內容。網路之父Tim Berners-Lee以NFT形式拍賣WWW原始碼,成交金額達540萬美元。Visa也在今年8月,花了15萬美元買下一個CryptoPunk角色的NFT,試探NFT市場的水溫。 至於TikTok則說,他們在探索讓NFT成為創作者賦權工具的機會,NFT不僅讓作者所創造的內容獲得認可及獎勵,也讓粉絲能夠擁有於TikTok平臺上具備重要文化意義的時刻。 例如饒舌歌手納斯小子(Lil Nas X)所演唱的Montero(Call Me By Your Name),在TikTok平臺上造成了風潮,全球總計有超過230萬支TikTok影片利用其音樂片段,更從TikTok紅回現實世界,因而成為Top Moments的收藏對象。 根據TikTok的規畫,6支對文化造成重大影響的影片NFT將以拍賣形式進行,而相關的作者每周則會推出限量版的影片NFT供使用者購買,這些限量版的NFT價格將相對平易近人。 TikTok是與以太坊Layer-2解決方案供應商Immutable X合作,強調銷售的金額將由作者、NFT專家及Immutable X共同分享,TikTok並不從中分潤。目前TikTok尚未公布Top Moments的拍賣時間,但納斯小子自10月6日起就會陸續發行限量版NFT,要參與NFT拍賣或購買的使用者必須先建立以太坊錢包,未來也可透過其它平臺出售所買下的NFT。

IMF:加密貨幣恐擾亂新興市場金融穩定

國際貨幣基金(IMF)周五(1 日)表示,新興市場發展數位貨幣可能引發當地經濟「加密化」(Cryptoization),破壞外匯與資本管制,擾亂金融穩定。 美國區塊鏈研究機構 Chainalysis 表示,隨著越南、印尼、巴基斯坦等新興市場與開發中國家採取快速發展加密貨幣措施,去年比特幣及其他加密貨幣價格飆升,受歡迎程度也更勝以往。 理論上來說,加密貨幣提供一種更便宜、更快速的跨境匯款方式。加密貨幣的擁戴者表示,數位貨幣還有助保護儲蓄免受高通膨以及當地貨幣波動影響。 今年 9 月薩爾瓦多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將比特幣作為法定貨幣的國家,贊成者認為,此舉將降低薩爾瓦多數十億美元的匯款成本,但反對者警告可能助長洗錢活動。 IMF 表示,不健全的宏觀經濟政策與低效率的支付系統,是促使新興經濟體採用加密貨幣的主要因素,此外,加密貨幣快速的收益也讓全球各地投資人深感興趣。 不過 IMF 說,目前很難準確衡量加密貨幣在新興經濟體採用的程度,央行可信度低與國內銀行系統薄弱等因素,可能會助長「美元化」(Dollarizatio)情形,也會促使加密貨幣使用成長。 IMF 表示,美元化會阻礙央行實施貨幣政策,擾亂金融穩定,此外,加密貨幣可能助長逃漏稅情形,恐怕將成為政府財政政策的一大隱憂。 因此 IMF 敦促開發中國家強化宏觀經濟政策,並評估發行央行數位貨幣(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的好處,以應對加密貨幣的崛起。

抖音推出 NFT 系列 TikTok Top Moments 作品,有意切入虛擬貨幣市場

抖音今日在官方部落格表示將推出首個 NFT 系列作品,除了鼓勵創作者提供更多優質的內容,也間接地表示未來抖音有望從媒體串流平台,切入虛擬貨幣市場。 這次抖音釋出的 NFT 作品一共有 6 個,這些創作者將同時與 COIN ARTIST、x0r、RTFKT、Grimes 推出限量的 NFT 作品。 抖音新推出 TikTok Top Moments 未來將鼓勵創作者推 NFT 作品 前陣子 Twitter 宣布將推出 NFT 身分驗驗證功能,從社群平台的角度來看若要經營虛擬貨幣市場,的確會遇到不少安全性問題,此時抖音以創作者的角度,鼓勵推出 NFT 的作品一方面是給予創作者更大的支持,另一方面讓人猜想未來抖音將如何透過創作者,以媒體串流平台的身分經營虛擬貨幣相關的服務。 抖音表示在這次 TikTok Top Moments 所獲得的收益 ,將給予這些 NFT 創作者,但並未具體公佈是分配多少利潤,不過剩餘的款項將撥發至動態影像博物館及處理 NFT 交易的 Immutable X。 現有釋出的創作者名單有 Lil Nas X、Rudy Willingham、Bella Poarch、Curtis Roach、Brittany Broski、FNMeka、Jess Marciante 和 Gary Vaynerchuk,另外這些創作者正與著名的 NFT 創作者合作,像是 COIN ARTIST、x0r、RTFKT、Grimes 一起推出限量的 NFT 作品。 這些 NFT 作品預計在今年 10/6 開始每週陸續上架出售,同時這些影片也會在 10 月 1 日至 11 月 5 日,在紐約皇后區的動態影像博物館舉辦的「無限二重奏」上放映,如果說把 NFT 從線上導流到線上同時雙邊進行交易,是不是也有機會把這股 NFT 交易的風起帶動起來?

專家傳真-次世代DR:代幣式的數位憑證NFT – 中時新聞網

近期頻頻因為溢價偏高讓證交所多次示警,而引起諸多關注的台灣存託憑證(TDR, Taiwan Depositary Receipts),相信大家一定不會陌生。 存託憑證(DR)是一種允許投資者持有外國上市公司股票的可轉讓憑證,也是企業到國外發行股票募資的一種形式。透過DR,投資人不需直接進入海外證券市場交易,便能買賣並持有外國企業發行的股票;擁有的權利義務,與持有該發行公司普通股的投資人並無二致。傳統上,DR以實物證書為代表,並在國家證券交易所掛牌交易。 世界首見的DR出現於1927年。當時美國投資人對投資英國股票躍躍欲試,但因為各國股票都不允許在其他國家流通,於是美國信用擔保公司(Guaranty Trust Company)想出了一個解套辦法,讓英國上市公司將想要跨國發行的股票,寄存在美國保管機構(存託銀行或信託公司),再轉以發行與股票等量的美國存託憑證(ADR),到市場掛牌交易。如此一來,既解決了法規問題,又滿足投資人跨國投資的需求。 時至今日,DR已成為市場上熱門的募資/投資工具,全球有超過900項海外憑證(GDR)計畫在交易所上市,由2,100多家發行機構、在80個國家的證券市場發行存託憑證。只不過,DR雖然突破了國與國之間的投資界線,卻仍局限於個別國家的交易市場,例如TDR只能在台灣市場交易、ADR只能在美國市場買賣,且是以當地幣值計價。即便是GDR號稱在全球發行,主要還是集中在倫敦與盧森堡上市,以美元計價。 尚未成為普世支付型代幣的「同質化代幣」(FT,Fungible Token),例如比特幣(BTC)、以太幣(ETH)等,因全球限量發行、價格波動明顯等特性,一夕間從「虛擬貨幣」搖身變成「虛擬商品」,成了部分投資人追逐的投資標的。雖然各國政府對加密貨幣的態度分歧,但FT反倒較DR先一步完成「全球無縫交易」的實踐:只要透過實名制上網進入正規平台,例如目前全球最大虛擬貨幣交易平台幣安(Binance)交易所,就能以當地貨幣買賣FT。這一演進,勢將成為次世代全球金融交易的新標準。 發行DR對外國發行企業與國內投資人來說,基本上是項雙贏的設計,且兩者間原本繁瑣複雜的程序作業、交易成本、控管風險等,都轉嫁給了居中的保管機構。台灣集中保管結算所(TDCC)自1989年成立以來,為提升證券市場效率,減少龐大的實物人工作業與負擔,除不斷擴充託管合格證券標的,並將數位化與智慧化列為創新的主軸。 然而從FT全球無縫交易的模式來看,為了與國際接軌,TDCC光靠有價證券百分百無實體化、數位化,是不夠的。傳統上,TDCC負責保管的有價證券主要仍是股票、債券與共同基金,或其相關的受益憑證、存託憑證等,但除此之外,恐怕就會超出TDCC慣於管轄的範疇。特別是現今,各式各樣的資產只需透過區塊鏈,便能直接轉換成一個一個的憑證,每天不斷推陳出新、種類非常多元,甚至直接就是以數位的型式登場,最具代表的像是「非同質化代幣」(NFT,Non-Fungible Token),這些就更非TDCC所擅長的標的,恐怕更適合交由「原生數位」的組織或機構來接棒。 DR託管數位化與近期幣圈中討論度很高的NFT,有著很深的契合。NFT是繼2009年問世的FT後,新一種代幣格式,內含連接所代表的資產及其相關資訊的連結。NFT的特性與FT完全相反,不可替代、不可分割、且每個代幣都獨一無二。正因如此,讓NFT恰恰與某些領域更加契合,像是藝術品、遊戲、電子存證、身分認證等等,有效解決去中心化金融(DeFi)中最棘手的信任與安全問題。

Facebook、Visa都投入,當紅炸子雞NFT還可以有什麼價值應用? | Meet創業小聚

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質化代幣)可說是今年夏天最夯的流行語,不只是Facebook表態要推出NFT數位錢包,就連傳統的信用卡大家長Visa都躍躍欲試,花了15萬美元買了CryptoPunk NFT的藝術頭像。究竟NFT在夯什麼?它如何打造數位化的「藝術收藏品」市場;又如何讓遊戲產業迎向「破壞式創新」?本文將一一為您解答,並於文末探討NFT的價值建構,透過「電子書平台」與「募資平台」的比擬,帶您掌握NFT未來可能的發展方向。 近期NFT大事記 Facebook進軍NFT 準備推出「Novi」數位錢包 Facebook原計畫於2020年發行加密貨幣Libra,而後卻因各國政府的監管疑慮,該計畫被迫暫緩執行,但我們不難看出Facebook近些年對區塊鏈加密貨幣興致勃勃的野心,以及未來朝金融科技發展的可能性。 主要是Facebook認為,全球現行的支付系統均以傳統銀行作為中介,沒有銀行帳戶的人往往被排擠於金融服務之外,且跨國交易手續費成本高昂,又存在耗時、低效率的問題。因此,Facebook金融部門負責人David Marcus於今年8月時表示,該公司將在線上交易越來越普及的後疫情時代,推出一款名為「Novi」的數位錢包,它不僅能發揮區塊鏈「即時到帳」的優點;在儲值、發送、接收或提取資金時,也不會再向用戶收取其它隱藏的費用;甚至,還可以支援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質化代幣)資產的交易與存放。倘若未來,Novi能持續獲得美國各州或全球其他地區的法規認可而成功發行的話,Facebook就真正超越了社群平台的定位,正式踏入金融領域,成為資產保存與金融服務的提供者;且對馬克思來說,他還希望能藉此讓美國再站上數位化貨幣支付的領導地位,不總是在數位支付方面落後於中國。 Visa以15萬美元買進NFT的創作 不單只是社群科技巨頭Facebook進軍NFT,跨國信用卡支付組織Visa也於今年8月18日,在加密貨幣託管業者Anchorage Digital的協助下,以49.5個以太幣(約為15萬美元)購入CryptoPunk創作編號7610的NFT。該消息一出,引發大量關注,並出現CryptoPunk一系列NFT作品被搶購的風潮,銷量、單價隨之水漲船高。 所謂「CryptoPunk」,是一系列由演算法生成,24×24、8位元像素的藝術圖像,總共包含1萬個外貌奇形的人物(如下圖),最初由開發團隊Larva Labs在2017年6月於以太坊區塊鏈上發表,堪稱是藝術界NFT的始祖。 而此次Visa之所以看上CryptoPunk作品,並決心投入NFT市場,其加密貨幣部門負責人Cuy Sheffield表示,他們對NFT發展持開放態度,一方面藉此表達對NFT市場及創作者的支持;另一方面,他們也想趁機瞭解NFT的運作,並發佈了一份關於NFT的17頁白皮書。報告當中Visa認為,NFT未來將在零售、社群媒體、娛樂和商業方面發揮至關重要的作用,有潛力成為「創作者經濟」的加速器,能大幅降低個人創作者獲利的門檻,營造出新形態的社交商務;因此,也呼籲企業及創作者不容小覷NFT市場的發展能量,值得密切關注! 趨勢圖看NFT狂潮 2021年初,美國網路藝術家Beeple,以歷時14年創作的NFT藝術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拍賣出新台幣19億元(6,900萬美元)的天價後,NFT市場逐漸出現像是Visa這樣大型的商業組織或名人關注。再加上疫情推動數位與虛擬風潮四起,NFT突然在2021年得到翻紅的契機,從去年一整年不到1億美元的交易規模開始成長,現在光是2021年8月,一個月內就有10億美元的總交易金額。我們可以說,區塊鏈應用儼然已從昔日的金錢遊戲邁向「破壞式創新」,許多創作者、藝術家、律師、科技業者們都對於NFT的話題樂此不疲。 從下面兩張圖的輔助,我們可以很明顯地看出NFT在近期的火紅程度,無論是交易量或者平均販賣的價格,從七月以後,便雙雙脫離低迷的常軌,迎向自2017年NFT誕生以來的巔峰。 而NFT數位資產多透過以太坊區塊鏈紀錄,因此,這股風潮也可以從以太幣的走勢看出端倪。根據Fox Business及MarketWatch的報導,2021年8月份至今,短短一個月時間,以太幣已高漲了36%,創今年4月以來最佳單月表現(42.47%),直至9月1日報價更突破3,700美元,有望於本(9)月上看4,000美元大關。 文章至此,你可能不禁想問,NFT有何能耐,為何能吸引這麼多大型公司的關注,甚至幫助藝術作品拍賣出天價的行情。究竟NFT是什麼?以下嘗試說明之,並提出關於NFT的生態系輪廓。 NFT究竟是什麼? 要瞭解NFT,必須先釐清「同質化」(fungible)與「非同質化」(non-fungible)的概念。所謂「同質化」就是兩個以上的資產或貨幣,只要重量、幣值相同,就擁有相同的外在價值,比如黃金、白銀、市面上流通的法幣,或者,區塊鏈上的加密貨幣-比特幣、以太幣等,對持有人而言,這一枚與另外一枚並沒有差別。 然而,相對於同質化,「非同質化」則是指件件不等值的資產,彼此無法直接互換。比如NFT就是建構在區塊鏈上的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其運用區塊鏈密碼學的概念,給予所有數位或實體資產一個專屬的「認證標記」,我們可以理解為「手寫簽名」;世界上不會有兩個一模一樣的手寫筆跡,因此,它們都是獨一無二的。再者,在那個標記的背後,還會幫忙紀錄該項目「唯一性」的識別訊息,包含創造日期、售出日期、價格、得標者等,有點像是「身份證」的概念,所以,就算是數位複製成一模一樣的檔案,也無法再將其視為與初始檔案相同的資產,因為他們具備不同的認證標記。 也就是因為,NFT讓每件資產都具備獨特的認證標記,使資產因滿足「稀有性」而衍伸出可被交易的價值,NFT的買賣交易市場也因此油然而生。 NFT交易場景 關於NFT交易,目前大多都以以太幣(ETH)作為交易媒介,因此不論是買方或者賣方,都必須先到交易所註冊、創建自己的數位錢包後,才能以法幣兌換以太幣進行交易。接著,創作者可以透過各大NFT交易平台,如OpenSea、Rarible、SuperRare等,將各種作品轉化成NFT,此時,無論是文字、圖片、音檔,甚至是一段影片、一則貼文,都會以「非同質化」的形式記錄到區塊鏈上,完成NFT資產的創建。當創作者擁有NFT資產後,可以選擇自己收藏,抑或上架平台販售,通常價格可以自定或公開拍賣,但成交價格多視市場反應為主。 值得一提的是,當作品被轉化成NFT時,同時會生成一個智能合約(contract),合約上方能載明該作品被二次轉賣時,創作者能持續獲得多少收益。這是NFT與實體創作相比最顯而易見的優勢,能保障創作者「著作權」的收益,有助形塑「創作者經濟」。 以下根據Visa公司的NFT白皮書,分述目前NFT主要的應用場景,包含收藏品、藝術品及遊戲等領域,同時,說明建構NFT生態系中最重要的角色——交易平台。 藝術/收藏品 在NFT的藝術世界裡,收藏品可以是一組球星卡牌、一幅數位畫作或是一段影片,甚至還可以是一則貼文、留言。比如當代藝術家Beeple拍賣一部10秒鐘的短片《Crossroads》,以660萬美元成交;Elon Musk的女友Grimes拍賣一套數位畫作《WarNymph》,共10件作品以將近600萬美元成交;Twitter創辦人Jack Dorsey拍賣了他的第一篇貼文「just setting up my twtr」,最高出價達250萬美元。 這些天價的交易結果,不單是因為它們都是「名人」的數位創作,更多的還是因為它們都被NFT「認證」成為限量或唯一的,彷若真實世界名畫真跡拍賣或珠寶鑑定那般,NFT雖然沒有辦法保證該數位作品為初始版本,也沒有辦法驗證是否為原創者,但在現在這樣分眾的世界裡,粉絲或收藏家會基於對追求對象的信任,展現在其願意負擔的價格上,不論外界的人如何看待他們高價競標的行為,但對他們來說,這件數位作品一但被NFT之後,它就不可再被任何複製品取代,成為有「價值」的數位產物。 經典電影《花樣年華》刪減片段也NFT 除了名人的NFT受到粉絲追捧外,21年前的香港經典電影《花樣年華》,於首日拍攝而後刪減的片段,日前也被名導演王家衛以《花樣年華──一剎那》NFT發行,總時長有1分31秒,將於10月9日在蘇富比拍賣,且僅發行一版。 目前該作品已釋出11秒的預告片段,充滿濃濃的王家衛影像風格,不同於正片中女主角的矜持內斂,我們看見演員張曼玉對著梁朝偉說:「現在我知道什麼叫愛情了,今晚來我家吧。」可以想見已有不少粉絲引頸期盼其完整版內容,甚至想要將這個片段據為己有的心情,我們期待這部曾經橫掃坎城影展、歐洲電影獎、德國電影獎、凱薩電影獎等多個獎項的電影,如今也能在加密貨幣的市場創出天價的成績。 世界級作品朱銘雕刻也NFT 臺灣甚或全世界熟知的朱銘雕刻,包含「太極拱門」和「廣達號」兩款作品,也於8月26日由朱銘美術館發行首次的NFT,走入加密貨幣的藝術世界。該內容找來學生團隊進行攝影和聲音的二次創作,每一項目各發行110版。雖然銷售熱度似乎遠不及任何一個實體的雕刻作品,恐怕團隊還須調整該項計畫的行銷思惟,但讓藝術博物館與加密世界結合,著實是臺灣相關藝文展演可以關注與思考的方向,期待朱銘NFT計畫能創造擴散效應,讓更多創作者關注NFT。 遊戲 NFT在遊戲領域的應用,比藝術/收藏品來得晚,但備受關注與火熱的程度,完全是有過之而不及,以下分別以目前最賺錢的遊戲《Axie Infinity》和線上足球遊戲公司Sorare為例。 Axie Infinity:最吸金網遊 《Axie Infinity》是2018年由越南團隊Sky Mavis開發的區塊鏈遊戲,竟在今年暑假打敗《王者榮耀》,成為全球收入最高的遊戲公司,說起它的爆紅之路,其實是天時、地利、人和的結果。 首先,這款遊戲緊抓NFT的特性,當玩家在遊戲中養出各種技能強大的角色精靈後,便可將該角色發行成NFT,賣給其他玩家獲利,不但可滿足收藏的欲望,更首創全球性「邊玩邊賺」(Play To Earn)的生態圈,短短幾個月就紅遍東南亞,最大市場在菲律賓,其次是越南、馬來西亞、印尼等。 另外,自疫情以來,東南亞經濟確實深受打擊,菲律賓、馬來西亞失業率均創歷來高峰,且失業族群遍及各領域,特別是大學應屆畢業生及海外移工,受困防疫舉措無法出國營生,此時,《Axie Infinity》便提供一個絕佳的賺錢管道。據了解,許多東南亞玩家願意花最低4~5美元打造精靈,再高價轉賣給歐美玩家,月入可望因此達1,300~1,700美元,折合台幣約3.6萬至4.7萬元,使手遊在當地幾乎成了全民運動,菲律賓政府近期更打算要對此課稅。 Sorare:夢幻球星卡牌 Sorare於2019年在法國創立,是一間以區塊鏈為主的足球遊戲平台,玩家可以在遊戲平台上購買已通過足球俱樂部或足球聯盟所認證的NFT虛擬足球球星卡牌,再自行組建球隊,參與平台上的各式足球比賽。此外,Sorare還設計「開包抽卡」的遊戲環節,其將NFT的球員卡牌分為「稀有」、「超級稀有」和「唯一」三個等級,在每個賽季以卡包的形式出售,當然,玩家也可以透過現金或以太幣購買。 與《Axie Infinity》的爆紅相同,Sorare的存在鼓舞了全球超過40億熱愛足球的球迷,能在疫情期間參與線上足球遊戲的全新體驗,不僅公司聲名大噪,光是2020年Sorare就獲得830萬美元的投資,今年初又有一筆5,000萬美元的獲投,估值早已突破10億美元大關,為區塊鏈遊戲領域的一隻大獨角獸。 目前,已有超過130家歐洲足球俱樂部在Sorare平台上推出自家的NFT,包括Bayern Munich、Juventus、Real Madrid和Liverpool等;且今年,日本甲組職業足球聯賽(J League)的18支球隊,以及南韓足球的職業聯賽(K League)也相繼與Sorare達成協議。未來,Sorare將持續擴大與世界各地足球俱樂部的合作數量,並專注改善遊戲體驗及開發更多遊戲功能,以期能創建一個全球夢幻型足球比賽遊戲。 交易平台 從加密藝術品天價售出,到NFT遊戲市場的風靡,NFT的生態逐漸從單一走向多元,市場規模正以驚人的速度擴張,截至目前未達頂峰,絲毫沒有平息的跡象。當然,這也直接帶動了各個交易平台的迅速發展,依據交易額排序前幾大分別是OpenSea、Rarible、SuperRare、Foundation和Makersplace。 OpenSea:最大NFT交易平台 在多元且各具特色的NFT交易平台中,OpenSea無疑是領先者,甚至可以說它已成為NFT生態系中的基礎設施。截至8月,其總交易額已達到34億美元,是7月份的10倍多,用戶數超過24萬名,若與排名第二的Rarible相比,其交易額是Rarible的10多倍,可說是遙遙領先。 作為成立於2018年的去中心化NFT交易平台,OpenSea可以供使用者購買、出售、拍賣NFT,且為提升用戶平台的忠誠度,OpenSea提供無需預付Gas(礦工費)的服務,用戶能免費創建自己的NFT,項目多元涵蓋了數位藝術品、加密收藏品、遊戲角色、音樂、虛擬土地等。 除此之外,OpenSea之所以穩居市場寶座,知名機構和名人的加入也擴大了OpenSea的名氣與關注度。成立至今,OpenSea吸引了不少世界級大咖,如姚明、錫安·威廉姆森、賈倫·薩格斯、村上隆等,還獲得了《美聯社》、《財星》雜誌、可口可樂和麥當勞等知名機構的青睞。在這些有著龐大粉絲基礎的明星及品牌的號召下,投資人也十分看好OpenSea的發展前景,2021年3月才剛獲2,300萬美元A輪投資,又在7月中宣布獲a16z領投1億美元B輪投資,整體估值突破15億美元大關。 奧丁丁搶進NFT交易平台 看好NFT未來的應用與發展,臺灣區塊鏈平台奧丁丁在8月底也宣布推出NFT交易平台,其執行長王俊凱表示,「奧丁丁雖然不是市場的先行者,但我們應嘗試找到屬於我們的平台定位,提供多元且貼心的平台服務,切入未被發覺的潛力市場。」因此,奧丁丁商務長王剛和表示,為讓所有民眾都能接觸到NFT,用戶不需要先買以太幣,只要刷卡就能在奧丁丁平台上買NFT,每筆交易都會收取10-15%的服務費,這當中就包含部分礦工費,買家不需要額外支付,且用戶皆不需要再額外綁定以太坊錢包,就可以在平台及以太坊鏈上查詢、驗證這筆NFT交易。 另外,奧丁丁的NFT平台還規劃了「創作者權利金」(Royalty fee)的機制,往後NFT賣出後的每一筆交易,創作者都可以從中獲得創作者權利金,且特別的是,權利金的比例可以自己設定,不用受限平台的遊戲規則,如此一來,能完整保護創作者的著作權利,實在保障其收益,落實「創作者經濟」。 NFT的價值建構與反思 Google Trends數據顯示,自年初以來,NFT的搜尋熱度增長了13.7倍;與此同時,Nonfungible 數據顯示,截至8月18日,NFT的月交易額較年初翻漲了19.3倍;若再從OpenSea交易額增長來看,僅今年8月10.6億美元的月交易額已是2020年全年2,100萬美元的52倍。 看似前景一片光明的NFT市場,實仍掩藏著區塊鏈技術的限制與潛在泡沫化的因子,我們該如何看待或反思,以下試著提出討論。 驗證的難題 有句話曾經這麼形容過區塊鏈技術「garbage in, garbage out」,意旨區塊鏈雖然可以提供不可竄改的認證機制,但卻沒有辦法驗證來源是否為真;也就是說,當一個「複製」的數位藝術品,被優先發行NFT之後,區塊鏈雖然能夠幫助紀錄該NFT生成與交易的過程,但卻無法指認出該項目是一個「複製」檔案,非為創作者的初始檔(真品),這是區塊鏈一直都存在的「驗證」(核實)難題。 令人擔憂的是,倘若未來越來越熱烈的NFT市場,屢屢出現非創作者以複製的數位藝術品發行NFT,那麼,NFT本身的價值將大打折扣、競價拍賣的粉絲經濟也將旋即瓦解,不僅不能創造創作者經濟,對買家信心的打擊更足以傷害整個NFT生態。 對此,筆者認為未來NFT交易平台應要設立初階的把關要件,發行者必須提具相關證明內容以驗證其為發行項目的創作者,特別是在藝術品或收藏品的NFT交易市場中,這個環節是整個生態系統信任的關鍵,有助於創建買賣雙方健康且良性的互動關係。 永恆的假象 我們常說區塊鏈可以完整地紀錄交易過程且無法被竄改,但卻忽略它不被竄改的前提是「必須永恆存在」;也就是說,當一個項目能夠永恆存在時,不被竄改的交易紀錄才會有意義,倘若該項目會突然在某一天消失,保有過去無法被竄改的交易紀錄,終將是沒有意義的。 以一條Twitter貼文的NFT為例,當創作者將這則貼文以NFT售出時,著作權仍舊在創作者身上,創作者可以隨時登入修改文辭,但相對於得到NFT的買方,除了無法取得著作權之外,事實上買方也並沒有獲得「所有權」,因為該則貼文還是在Twitter的伺服器中,倘若Twitter哪天不復存在了,買家所擁有的NFT將只會是一條通往「404」(找不到網頁)的捷徑,無跡可尋。 權利的爭辯 因此,我們要問,「當一個資產的永恆性很明顯被操控在他者的手上時,那麼,買家手裡的NFT所表徵的權利既不是著作權,又並非所有權,那該是甚麼?」 目前說法紛紜,根據長期關注區塊鏈的專欄作家-果殼Mr.Shell認為,最精確的描述應該是「冠名權」。他認為,當你擁有NFT數位資產時,就能獲得在該項資產的名稱前加上自己名號的權利,可算是粉絲經濟的一種表徵。確實,我們不能否認名人的NFT資產對於粉絲而言,具備很大程度的吸引力,但數位資產畢竟與實體資產不同,且當數位畫作、影片、文字、音檔都可以被無限複製、列印輸出時,數位資產真正值得天價的競標嗎? NFT將帶來新型態創作者經濟的商業模式 或許,這些討論的答案還待時間去洗鍊,就如同「哪些NFT數位資產在幾年後會消失?」、「NFT交易市場會否泡沫化?」的問題一樣,時間終究能給出一個最真摯的答案。而筆者認為,未來NFT市場會結合「電子書平台」和「募資平台」的概念,成就一個新型態創作者經濟的商業模式。 意思是說,買家在購買NFT時,就好像在書籍平台上購買電子書一樣,雖然不能實體擁有,但卻能在數位錢包上存有某項資產的權利,可能是一張圖畫或者一首歌曲;而擁有該項權利的人,不同於一般的閱聽大眾,會從NFT發行者身上攫取某些好處,就好比募資平台發行者對參與者給出的承諾那般,可以擁有被兌現的權利。目前這樣的模式已出現在音樂的NFT市場中,以臺灣音樂人馬念先發行的創作單曲《台北紐約》的NFT為例。 2021年,馬念先與臺灣區塊鏈音樂平台Fansi合作,發行《台北紐約》創作單曲限量的NFT,這是一首之前從未正式發行過的作品。而該款NFT還內涵不同成分內容的「扭蛋」,分別是四個不同版本的的DEMO與專屬的動態圖樣,特別的是,其中一款只有1%的幸運機率可以獲得,幸運的粉絲可以憑這個NFT成為2021/9/12馬念先個人演唱會的VIP,不只能看彩排也能參觀後台,讓虛擬的NFT不僅僅只與該首歌曲產生連結,更多的價值在於扭蛋的內容物與線下的活動,打造創作者、平台及買家三贏的局面,也讓我們看見區塊鏈加密貨幣真正的用例,從價格追捧到創造價值的路程。

登免費Wi-Fi網站被盜NFT – 星島日報-美國版

王家衞《花樣年華一剎那》NFT下月亮相蘇富比秋季拍賣會。   (星島日報報道)用作購買數碼藝術品的非同質化代幣(NFT)近期日益盛行,但亦成為匪徒目標,相信有黑客透過釣魚網站或食肆免費Wi-Fi的網絡安全漏洞,成功盜取兩名公司董事的NFT等虛擬資產,總值逾四百三十萬元。   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簡稱NFT)是近年新興的虛擬資產,以NFT將藝術品等代幣化,主要透過加密方式將物件特定資訊儲存在區塊鏈上,以代表該物件的擁有權,包括數碼圖像、短片及影音,甚至可以是實物,繼而生產獨一無二的NFT,相關交易透過加密貨幣進行,買家購買後,代表擁有該件作品,但版權仍然屬於賣家,由於每一枚NFT代表不同物件,不能互相代替,所以價值完全不同,加密貨幣情況則相反,每一枚都是價值相同。   網絡安全及科技罪案調查科總督察葉卓譽指出,一名三十多歲的公司董事今年六月經網上拍賣,花了九十三萬元購得九幅以NFT形式存在的藝術畫,兩個月後不慎登入聲稱進行抽獎活動的釣魚網站,網站稱中獎者可獲十件NFT藝術品,他於是點擊懷疑暗中安裝惡意程式的抽獎活動連結,數小時後發現黑客登入其虛擬資產平台,轉走其九幅NFT作品及價值二千元的加密貨幣,於是報警求助。   另一名事主是四十歲公司董事,於今年五月購買十二幅價值二百八十萬元的NFT藝術圖畫,及至本月初使用一咖啡室的免費Wi-Fi,其間曾登入自己的虛擬資產平台帳戶,翌日發現遭黑客入侵,偷走其全部NFT藝術圖畫及總值六十四萬元的加密貨幣,合共損失三百四十四萬元,於是報警,警方不排除涉案的Wi-Fi有網絡安全漏洞,讓黑客有機可乘。   葉卓譽提醒市民,需時刻留意網絡安全風險,並且提防釣魚攻擊,切勿使用公共Wi-Fi處理敏感資料。   NFT及相關數碼藝術品在本港日益流行,導演王家衞更將於下月和香港蘇富比拍賣行合作,拍賣他創作的首件NFT作品《花樣年華一剎那》,亦是首項在國際拍賣行隆重登場的亞洲電影NFT作品,呈獻電影鉅作《花樣年華》首天拍攝的絕密劇情,其餘拍賣品分別是演員張國榮在電影《春光乍洩》飾演主角「何寶榮」所穿的黃色皮衣戲服等。

愛種樹與MaiCoin聯合推出環保NFT,宣告認養樹林的科技新方式! – Yahoo奇摩新聞

全台最大數位資產交易暨區塊鏈技術服務集團MaiCoin Group,與長年投入造林事業的愛種樹股份有限公司聯合推出用區塊鏈技術發行的「環保NFT」。產品樹立嶄新概念「每購買一枚NFT等於認養一顆樹」,將虛擬與現實整合,期望透過此合作打造刷信用卡即可簡單認養樹林的新典範。 已深受國際認可的區塊鏈技術,近年風行於世界企業以及政府。各國無不投入更多資源探索這新科技的未來應用。今年爆紅的「NFT (Non-Fungible Token,非同質化代幣)」,是以區塊鏈技術打造的數位收藏品,其獨一無二的特性相當適合用來作為證書或是限量藝術品等。此技術已被眾多知名企業和藝術家採用,例如 NBA發行NFT球員卡;而近期王家衛導演更以未曝光的《花樣年華》片段創作NFT,並將作品登於蘇富比拍賣上。NFT的話題火熱由此可見,而NFT技術更可確保每個數位紀念品的獨特性以及流通性。 本活動所發行的「環保NFT」,售價新台幣1000元。每購買一個 NFT 等於認養一顆樹。 愛種樹會為購買者種下一棵樹,並提供照顧此樹服務三年。在購買網站(https://campaign.maicoin.com/itree/),消費者可簡單用 MaiCoin集團旗下、國發基金亦投資的AMIS所開發的Qubic錢包刷卡購買NFT,並可隨時透過Qubic錢包的展示介面觀看此「環保NFT」數位紀念品。 據主辦單位表示,「環保NFT」有三大創新:其一是希望將認養樹這服務「商品化」讓消費者可輕鬆透過信用卡購買,其二是讓消費者可以輕鬆以持有並展示NFT的方式表達自己對環保的認同,最後消費者也可輕鬆透過區塊鏈將NFT轉贈親朋好友,將認養樹的善意延續出去。 愛種樹股份有限公司林資雄董事長表示,種樹護地球不是一句口號,而是需要捲起袖子,立即進行的事。我們現在不做,不是將苦難留給下一代,而是我們這一代就要自嚐惡果。聯合國氣候變遷組織宣告,全球溫度上升已經無法控制在2°C內,我們面臨到的問題不是天氣炎熱,而是生存的危機。過去無法挽回,但現在馬上做,還來得及!我們每人種一棵樹,一起種樹護地球。 MaiCoin集團創辦人暨執行長劉世偉表示,集團已參與愛種樹公司活動多年,並達成2020年集團用電碳中和目標。期望MaiCoin集團不僅是全台最大數位資產交易集團,更可藉由擅長的區塊鏈技術服務社會,用科技來讓推行環保更簡單。 今年4月22日世界地球日,愛種樹與MaiCoin一同發起《愛護地球 用愛種樹》種樹活動,於林口嘉寶海岸,共同種下250棵樹。 本次活動延續種樹愛地球精神推出「環保NFT」,結合區塊鏈科技,邀請所有人一同將愛護地球的心刻畫在區塊鏈上,永久保存。「環保NFT」目標種下1000顆樹於台灣北海岸潮境公園,讓我們一同實現吧!

推特正式推出小費「抖內」功能!同步支援比特幣付款

推特在比特幣、虛擬貨幣的佈局又更進一步,昨日推特表示未來開放比特幣作為抖內他人的「小費」,除了比特幣外也有另外 9 種支付工具(如 Bandcamp、Cash App、Patreon、PayPal 和 Venmo 等),而推特本身不經手任何的付款過程,意即不會從中抽取手續費。 同時身兼推特、行動支付服務商 Square 執行長多西(Jack Dorsey),他是比特幣狂粉一事早已不是新聞,這次推特更將同步跟進 NFT 特殊徽章身份認證功能,似乎有意在推特發展更多的虛擬貨幣交易媒介及市場。 推特開放比特幣付款、NFT 身份認證是否代表推特將創造新的內容變現模式? 過往在推特上使用者互動多以純文字內容為主,不過隨著推特將推文內容與風格跟近「Instagram 」,推特整體介面與內容呈現已豐富許多,可見推特從純文字起家轉往多元內容發展。 而 NFT 身份驗證功能,從往前陣子英國知名塗鴉作家的 Banksy NFT 詐騙案來看,推特有意佈局未來新的內容變現模式,讓推特上內容不僅僅只是代表社群資訊流動,更有意延伸出在比特幣、虛擬貨幣市場的應用,讓更多尚未進入推特、或是沒有那麼熱衷使用推特的人們可以藉由虛擬貨幣使用推特的服務。 推特的比特幣抖內功能現由 Strike 加密錢包服務商負責,而 NFT 身份認證的功能未來若順利推出,將會以徽章的形式呈現,使用者將徽章附註於個人檔案上,除了讓推特上的推文內容未來有機會成為新的交易媒介,也能打擊部分的假消息傳播。 若有使用者透過 Strike 抖內比特幣給其他推特使用者, 被抖內的推特使用者會藉由 Strike 發送原先預設好的訊息給支持者,或許這樣的設計能成為虛擬貨幣一對一交易的管道?

為什麼 NFT 這麼有趣?使用NFT的數位藝術已經是價值數十億美元的產業 – T客邦

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建立,我們將看到在 NFT 領域掀起的巨大的創新和試驗浪潮。 1、什麼是 NFT? 非同質化代幣(NFT, Non-fungible token)指的是一類具有唯一性的數位資產,這些資產的所有權是在鏈上(比如以太坊區塊鏈上)流轉的。從數位商品(如存在於虛擬世界中的物品)到物理資產的債權(如服裝或房地產)都可以用 NFT 表示。在未來幾年,我們將看到 NFT 在一些全新的應用場景中使用,而它們都只有在區塊鏈上才能實現。 儘管目前大多數 NFT 專案都活躍在以太坊生態中,但是其他智慧合約平臺同樣可以支援 NFT。畢竟,歸根到底,NFT 只是表示獨一無二的資產的數位化抽象物。「非同質化代幣」,這個詞聽起來不太直觀,因為在真實世界裡,我們通常不會在意物體的同質性,但是當考慮如何在區塊鏈上表示資產時,同質與否會產生重要的技術區別。這篇文章並不打算詳細介紹 NFT 的方方面面,而是站在一個較高的視角概述 NFT 是什麼,為什麼它們很有趣,並介紹他們潛在的一些應用。 2、為什麼 NFT 這麼有趣? NFT 之所以強大,是因為結合以太坊上的其他金融工具,任何人都能發行、擁有和交易它們。因此,使用者與 NFT 的互動效率顯著高於傳統平臺。就像密碼學貨幣的支付效率高於傳統支付一樣,交易無邊界和轉帳方便使得 NFT 的流轉效率高於傳統途徑。例如,如果你是一個遊戲開發者,想要創建可交易的遊戲道具,那麼你可以借助去中心化 NFT 交易所的協定,立即賦予物品交易屬性。你不需要創造一個交易市場,也不需要透過中心化平臺的入駐流程,就可以讓物品能夠流轉。 NFT 不僅僅只是支援交易,它還可以用於借貸、支援部分所有權(如 NIFEX)或者作為貸款的擔保品(如 NFTfi)。NFT 和 DeFi 的組合可以創造無限的可能。例如,Aavegotchi 是一款結合了 DeFi 和 NFT 的遊戲,其中每個角色都代表使用者存放在貸款平臺 Aave 上的一筆存款,遊戲角色可以戰鬥、升級和配置裝備。 3、藝術品 NFT 讓部分所有權更容易實現,因此如果一件物品很貴,個人很難整個買下來,那麼現在他們至少可以買到一部分所有權。雖然,實物仍然需要可靠的人或機構保管,但是其能夠以密碼學資產的方式發行、持有和交易,這就可以解鎖更多的應用場景。人們甚至可以設計一種 NFT,使創作者可以從所有的二次銷售中獲得一定比例的分潤。而在傳統的藝術領域,藝術家通常無法從二次銷售中獲得分潤。 另一個有趣的概念是可程式化藝術品,它指的是藝術品可以根據鏈上資料動態調整作品的某些特徵。例如,人們可以創造這樣的可程式化藝術品,當以太幣的價格超過某個數值後,作品的背景就會發生變化。可程式化藝術品蘊藏著無限的可能。 通常人們會質疑這樣的數位藝術品並不具備稀缺性,因為可以很容易地透過螢幕擷圖或者拷貝數位檔案的方式大量複製這些作品。不過,即使對於實物也同樣存在類似的問題。任何人都可以拍下蒙娜麗莎的照片,或者製作其複製品,但是這些都不是藝術家的真品。人們願意為原創作品支付溢價。而數位藝術品或收藏品的另一個有趣的地方在於,你可以很容易地驗證其所有權(的流轉)歷史。一些數位物品可能會因為某個人曾經的持有而更加值錢。 有了 NFT,你還可以證明這個物品的真實性以及防止被篡改。這在實物收藏品領域可是一個大問題。例如,曾有一張 T206 Honus Wagner 棒球卡以 45.1 萬美元的價格賣給了 Wayne Gretzky,又以幾百萬美元的價格售出。然而,該卡的一位賣家後來在法庭上承認,為了讓這張卡的賣相更好,他修剪過卡片的邊緣。此外,NFT 的供應量不會發生變化,不存在假冒或者增發的問題。例如,在熱門遊戲《魔法風雲會》中就有很多假冒的黑蓮卡。常見的驗偽方法包括彎曲卡片看有沒有折痕,或者透過中心化的評等服務對卡片進行評等,評分會大大影響卡片的價值。 4、遊戲 Steam 是一個非常受歡迎的電子遊戲平臺,它有一個社群市場,在這裡可以買賣遊戲中的道具。Steam 的市場是中心化的,買家需要為每筆交易支付 5% 的交易費。像《絕地要塞 2》和《Dota 2》這樣的熱門遊戲,還會從交易中額外收取 10% 的費用。 Steam 還限制了使用者的錢包餘額不得超過 2,000 美元,單件道具的價格不得超過 1,800 美元。雖然這種情況不常見,但是不少遊戲道具的售價都可以賣到更高的價格,比如 Dota 2 的天火戰犬的售價是 38,000 美元。在區塊鏈遊戲領域,也有高價道具出售,如售價 170,000 美元的 CryptoKitty。同樣在《魔法風雲會》裡令人垂涎的黑蓮卡也曾以 166,100 美元的價格成交。可見,遊戲中的貴重道具當然存在需求。而去中心化市場不會對遊戲道具的出售和金額做限制。 去中心化市場由於提高了市場的啟動和營運效率,大大了降低交易費用。市場功能還可以從整體上改善使用者體驗,增加遊戲的趣味性。《爐石戰記》是暴雪娛樂打造的一款熱門的數位卡牌遊戲,2018 年其玩家人數超過 1 億。但是爐石沒有為他們的卡牌開放交易市場,這給其他允許開放市場的數位卡牌遊戲留下了機會。Gods Unchained 和 SkyWeaver 是兩款交易卡牌遊戲,他們的卡牌可以自由交易。你還可以在遊戲中隨著等級的提升獲得卡牌。沒有購買卡包的玩家仍然可以提升免費卡牌的品質。知道賺取的卡牌具有現實價值,可以出售或者換取其他卡牌,這種感覺很讓人興奮。Gods Unchained 還會給贏得比賽或者推薦朋友的玩家分發代幣。代幣可以解鎖遊戲中的稀有道具,也可以自由交易。 Axie Infinity 是最受歡迎的區塊鏈遊戲之一。玩家帶著一隊叫做 Axies 的寵物戰鬥,帶著它們升級。這個遊戲在玩法上一點都不像區塊鏈遊戲,除了一個額外的好處,就是可以在 OpenSea 等 NFT 市場上公開交易 Axies。這款遊戲在菲律賓很受歡迎,從遊戲中賺取代幣已經成為很多玩家的收入來源,玩家的遊戲收入甚至超過了很多國家的最低工資。還有一個叫做 Yiled Guild Games 的去中心化自治組織(DAO, decentralized automous organization)專門將 Axies 租給那些想入手遊戲卻沒有資金購買的玩家。一些稀有的 Axies 甚至以 159,000 美元的價格打包賣出。 因為很多玩家只會透過購買去獲得最好的戰利品,這讓遊戲失去了樂趣和激勵。在《暗黑破壞神 III》中,擁有最好的戰利品是遊戲的基本目標,所以有一個拍賣行嚴重影響了遊戲的玩法,但是其他遊戲則不是這樣設置的。對於遊戲開發者來說,考慮清楚什麼東西是可交易的(比如角色造型可以交易,但是武器不能;遊戲時間可不可以交易等),找到其中的平衡點是非常重要的。 5、社群代幣 2020 年,社群代幣這一新興領域增長顯著。社群代幣是由個人和社群發行的一大類代幣。這個類別包含了其他類似的類別,如個人代幣、社群代幣和創作者代幣。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一個規範的術語來指代這個含義廣泛的代幣類別,而我使用的術語是 「社群代幣」。社群代幣使創作者和社群能夠在他們正在構建的東西中擁有更多的所有權,這非常令人興奮。 社群代幣的早期試驗涉及人們將自己的時間代幣化。例如 Reuben Bramanathan,他之前在Coinbase 從事法律和產品工作,他將自己的時間代幣化,1 個 $CSNL 代幣相當於他 1 個小時的時間,可以自由交易。我們還看到有人試圖將自己未來的部分收入代幣化。像 Roll 和 Coinvise 這樣的平臺讓人們更容易發行自己的 token。 社群代幣的一個突出例子是 $RAC,這是獲得格萊美獎的錄音藝術家 RAC 透過 Zora 發行的社群代幣。代幣持有者可以進入一個私人 Discord 群組,並提前獲得商品投放的機會,未來還會有更多的福利。該代幣一開始分發給了他的支持者,包括 Bandcamp 和 Patreon 支持者、購買過商品的人,最終將發放給所有 Twitch 支持者。這使得創作者可以直接與他們的早期支持者進行互動,並用實際行動照顧自己的粉絲。 Collab.Land 是開啟新一輪社群代幣的工具之一,它創建了可以連接到以太坊錢包的 Telegram 和 Discord 機器人,以便在加入聊天組之前驗證申請加入者的代幣餘額。這使得我們得以創建基於代幣准入的聊天組,例如 $JAMM 和 $KARMA,這有助於確保加入該組的人利益綁定,休戚與共。Collab.Land 的另一個功能是作為一個積分排行榜,追蹤和記錄誰對聊天組的貢獻最大。想像一下,你可以向那些參與度最高的人發放代幣獎勵,以激勵大家積極參與。 Unite Community 是另外一個很有用的社群代幣工具,它允許創作者通過他們的社群媒體管道輕鬆地將他們的代幣分配給追隨者,並獎勵參與。 社群代幣有趣的地方在於,它可以代表任何東西,從一個人的時間到一個社群的集體所有權的專門入口。社群代幣有很大的潛力,我預計未來會有更多的創作者發行它們。 6、未來 以上只是眾多潛在應用場景的一部分,並且已經獲得了一些關注。在接下來的幾年裡,NFT 的使用率很可能會大幅增加。像股權這樣的傳統資產走向代幣化是未來的一個明顯趨勢,因為這將大大提高它們的交易效率。我們將會看到,代幣化給傳統世界增加了新的可能性,例如使用 NFT 代表廣告空間,你可以將廣告位使用權賣給一家網站,廣告版位使用權可以自由交易。這其實就是一種數位地產的形式。利用 NFT,我敢打賭網站將獲得大量的關注,廣告空間將變得更加有價值。接下來,我們將會看到更多種類的新概念代幣,而最讓我興奮的是,正是因為有了區塊鏈技術,這些代幣才得以提出和實現。

台灣首張NFT雜誌封面誕生!《Vogue》找聶永真打造島嶼意象,跟上《時代》前衛腳步|數位時代BusinessNext – 數位時代

你有多久沒買雜誌了?或者該問:你肯花多少錢收藏一本雜誌?美國《時代》(Time)雜誌的愛好者直接以行動表態,平均願意以19萬美元(新台幣500萬元)購買一期雜誌的封面。特別的是,這些被買下的封面卻不是「紙本」。 今年4月,《時代》宣布首次發行雜誌NFT(Non-Fungible Token, 非同質化代幣),拍賣1966年、2017年、2021年等3期以純文字設計的封面,最終以約44.3萬美元,由同一人買下包含「上帝死了嗎?(Is God Dead?)」、「真相死了嗎?(Is Truth Dead?)」等經典封面文案;5月,《時代》再次嘗試,找來美國數位藝術家Beeple特製NFT專屬封面,結標價仍衝出32萬美元。 短短兩個月後,台灣雜誌業也有人跟進趨勢,挑戰者是至今發行300期雜誌的《Vogue》。 《Vogue Taiwan》以「Formosa Love(福爾摩沙之愛)」和「一座島嶼的可能性」為題,邀請平面設計師聶永真打造2021年7月號的特別版封面,並以同樣的設計理念製作成NFT,起標3個,於9月24日放上數位交易平台Foundation拍賣。 科技化封面,為雜誌魅力「增值」 這個台灣首創的NFT雜誌封面,是透過短短8秒的循環影片,試圖讓讀者感受到夜晚寧靜海面的海浪波動。聶永真表示,為了呈現寧靜感受,海浪拍打速度不能太快,但是又要顧及網路文本讀者的快速閱讀習慣,所以需要反覆和動畫師討論。 「這是《Vogue》全球27個市場中的第一次嘗試,也是台灣雜誌圈的第一次。」《Vogue Taiwan》總編輯孫怡笑說,既然是台灣史上首個NFT雜誌封面,當然希望拍賣價愈高愈好,不過嘗試NFT的出發點其實和錢沒關係,而是回到內容產製面,希望能增加大家收藏雜誌的意願。 自2020年初接任總編輯以來,孫怡陸續嘗試以電腦生成圖像(CGI)、擴增實境(AR)等技術製作封面,不斷尋找替雜誌「增值」的可能性。她坦言自己對NFT了解有限,最初經朋友介紹大受歡迎的NFT藝術品《CryptoPunks》,加上自己喜愛的創作者發行NFT,才決定讓《Vogue》團隊放手嘗試。當然,議題是否適合與科技結合,也是發行NFT的關鍵考量。 相較之下,聶永真已經是NFT熟手。他自今年3月起,已發行過多種NFT創作,平時則很欣賞《災難女孩》(Disaster Girl)等迷因(meme)NFT,也買過NFT藝術創作《荒謬植物園》(Absurd Arboretum)。「我更喜歡新創造出來的東西,因為把經典的作品拿出來販售,在本質上比較接近拍賣公司蘇富比(Sotheby's)和佳士得(Christie's)。」 聶永真以自己經驗舉例,觀察會收藏NFT的玩家多半是為了獨特性,例如荒謬植物園以膠囊為概念,限量發行6,666個NFT,每個膠囊打開後會生長出獨一無二的植物,且創作團隊還會在實體世界裡同步種下一顆樹,賦予更多意義。 媒體做NFT,議題「契合度」是關鍵 至於媒體能靠發行NFT賺錢嗎?康泰納仕集團董事總經理劉震紳認為,NFT的應用發行,可以刺激雜誌產業重新思考,能否將說故事能力運用在不同平台上,「NFT有變現潛力,不過要說它已經是商業模式還有點太早。」 在台灣,康泰納仕集團旗下有《Vogue》與《GQ》兩本雜誌,近年來也發展出電商「GQ Shop」與文章導購等變現方式。劉震紳表示,相較於商業雜誌,時尚雜誌內容更容易在網路上「被複製」,因此得要努力創造價值。他初步觀察,NFT會適合用來配合特定議題,而不是定期發行。 對NFT有興趣的媒體不斷增加。被阿里巴巴收購的香港英文報紙《南華早報》,已於今年7月宣布啟動一項名為「ARTIFACT」的NFT計畫,目標是將既有歷史資料NFT化,如香港在1997年回歸中國大陸的報導,藉此讓「讀者參與歷史的一刻」。 「值得收藏才是關鍵!」無論是時尚雜誌或新聞議題報導,擅於捕捉時代精神與社會脈動的媒體,勇於跟進趨勢風口,但挑戰才剛剛開始。

網路夠混亂了,元宇宙別來搗蛋 | TechNews 科技新報

自從 Roblox 將「Metaverse」填滿招股書,Facebook 宣布要成為元宇宙公司,元宇宙已被寄予下一代網路厚望,大批科技公司爭相高舉「元宇宙」旗幟吶喊,生怕自己被定義成「古典網路公司」。 儘管沒多少人能說清楚元宇宙是什麼,但網路對這種瘋狂和興奮應該不陌生。只是我們無法區分,這是共享經濟、社群團購那種令人窒息的夢想,還是當年賈伯斯掏出第一代 iPhone 時遭遇的嘲笑。 既然如此,不如先放下科幻電影濾鏡,看看最近幾個和元宇宙似乎毫不相關的事件,筆者認為藏著元宇宙最重要的事。 同樣超紅卻有點讓人看不懂的 NFT ,NBA 球星柯瑞花 18 萬美元買了 NFT 頭像,王家衛也發表首個 NFT 電影作品。 騰訊宣布放棄獨家音樂版權,網易云音樂變灰的歌單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未成年人遇上最嚴防沉迷措施,開始組團打一星和租號買號,帳號是你的,但進入遊戲的權限不是你的。 南韓成為全球首個立法限制蘋果、Google 等科技巨頭應用商店抽成的國家,蘋果依然拒絕《要塞英雄》重新上架 App Store。 這些新聞背後都指向一件事──數位內容和服務所有權,儘管很多人根本不在乎,但如果相信《一級玩家》元宇宙藍圖,這就是不能忽略的問題,甚至比 AR、VR 等和元宇宙相關技術更重要。 (Source:維基百科) 不懷疑人類最終構建五感媲美現實世界的虛擬宇宙,涉及技術幾乎都有雛形,就像支撐今天網路的技術幾十年前就出現,我們已邁過從 0 到 1 的階段。然而是否構建夠逼真的虛擬世界,我們就擁有元宇宙了? 很快網路連接的將不是電腦而是大腦。接下來順理成章的是,人的記憶、意識和全部人格能上傳到電腦和網路,人類有可能生活在虛擬世界──虛擬世界,你想想,什麼都能做,想要什麼就有什麼,就像上帝。在那裡,一個人可以擁有一顆星球! 這元宇宙與其說是下一代網路,不如說是和現實平行的世界,全新的社會形態。元宇宙就從技術問題變成社會問題。 就這樣進入元宇宙,網路只會越來越糟糕 假設技術讓我們馬上進入《一級玩家》的綠洲,真能永享天堂的快樂嗎?賽博世界裡馬斯洛需求最底層的生理基礎不存在,我們可輕而易舉獲得物質快樂,可網路本質並沒有變,只是更大更立體,大到全方位涵蓋生活。 獲得倍增的多巴胺時,網路的負面效應也將以最大程度放大。歌單變灰、防沉迷限制、大數據殺熟、帳號被封這些網路問題儘管讓很多人不爽,但都不至於對真實生活有太大影響,因現實生活和虛擬世界還有清晰的界線。 但若虛擬世界變成全部,就完全不是這回事了。想像房地產商規定你每天只能出門 3 小時、零售商隨時沒收私人物品,更別擔心針孔攝影機了,因每吋肌膚的觸感都早上傳到伺服器。 當馬克祖克柏宣布 Facebook 要轉型為元宇宙公司, 就引發不少關於數據隱私的擔憂,西英格蘭大學 VR 專家 Verity McIntosh 表示: Facebook 在 VR / AR 方面投入如此大的部分原因是,當用戶在這些平台互動時,可用數據粒度比基於螢幕的媒體高一個數量級。這不僅是關於我點擊的位置和我選擇分享的數據,而是關於我選擇去哪裡、我如何站立、我關注哪裡的時間最長、我身體移動和對某些刺激有反應的微妙數據。這是通往一個人潛意識的直接途徑,這些數據對資本家來說是金子般的寶藏。 過去 Facebook 隱私保護問題,這擔憂並不過分。而這只是網路中心化的其中一個問題,正如全球資訊網發明者 Tim Berners-Lee 所說,現在網路已背離他當初「自由開放」的初衷。 網路服務讓我們享受前所未有的便捷,前提是我們放棄數據所有權。即便付費訂閱音樂和電子書,甚至聊天紀錄和朋友圈,我們並不真正擁有,一旦伺服器關閉,或網路公司調整業務,這些就不復存在。 據用戶協議,用戶創造的數據,其實屬於網路公司。 最近《脫稿玩家》電影,主角 Guy 是遊戲 NPC,當他意識覺醒影響到遊戲發行,遊戲擁有者像上帝透過各種方式要殺掉他,甚至不惜毀掉伺服器,最後 Guy 倖存只是因遊戲擁有者放過他。 《脫稿玩家》和《一級玩家》結局類似,最後綠洲成為數位烏托邦,都是因遊戲擁有者從唯利是圖的商人變成善良的主角。 (Source:維基百科) 然而「經濟學的基本公理就是人類唯利是圖」(《三體 Ⅱ》),元宇宙可能成為真正跨越地理界限的線上社會,當這個世界有個操縱一切的上帝,人類是否只能寄望上帝是個好人? 前幾年文章《網路完蛋了,已經。》講的是網路中心化的種種問題。當時這標題有點危言聳聽,不過當網路朝元宇宙發展,未來可能比作者想的更慘。 報告顯示約 42% 網站由 5 家公司托管,67% 雲端服務由 Google、亞馬遜、微軟 4 家公司控制,我們常用的網路服務也基本集中幾家巨頭,我們已將這些公司視為網路水電瓦斯公司,元宇宙就是一個個數位王國。 成為數位烏托邦,有比真實更重要的前提 雖然元宇宙概念層出不窮,但幸運的是,我們遷入元宇宙的時間或許不會比人類移民火星更早,還有機會邊發展構建逼真虛擬世界的技術,一邊修復各種網路問題。 目前大多冠名「元宇宙」的網路平台可能連 0.1 版都算不上,這不只受限硬體技術,仔細想想,我們無法虛擬世界真正當成真實生活的原因,真是它不夠逼真嗎? ▲ 元宇宙概念第一股 Roblox。(Source:Roblox) 原因可能是我們必須在現實世界謀生,線下匯聚各種社會關係,大多數人最重要的資產(如房子車子)都只在現實流通。而在網路,我們甚至連一首歌、一本書都不是真正擁有。 如果元宇宙是和現實世界平行的線上社會,這些東西必然可在虛擬世界有對應。我們至少需要通行一切虛擬世界的「網路身分證」,以及可在現實和虛擬世界流通的經濟體系。 同時元宇宙將重塑社會結構,現實世界很多產業在虛擬世界可能完全消失,並誕生更多新經濟活動。科幻作家陳楸帆認為元宇宙會帶來新價值體系,不能沿用原有貨幣。 陳楸帆科幻小說《AI2041》設想新貨幣單位,可與愛、歸屬感等需求相關。 這或許太遠了,回到現實,最起碼得讓我們擁有自己的數位資產吧。現在火熱的 NFT 就在做這件事,遺憾的是 NFT 像比特幣,逐漸演變成投機炒作標的,人們關心的是頭像圖能賣到多少天價。 但 NFT 本身技術對數位資產意義重大,NFT 是儲存在區塊鏈的數據單位,有唯一且不可取代性,每份 NFT 代表的數位資產都有獨特價值。 ▲ 猜猜這些頭像要多少錢。(Source:Larva Labs) 簡而言之, NFT 可證明某個數位內容屬於你,且讓數位資產像現實世界流通、交易、變現。除了 NFT ,另一個構建元宇宙經濟體系的關鍵應用可能是 DeFi,(Decentralized Finance,去中心化金融),也稱為「虛擬華爾街」。 顧名思義 DeFi 是為加密貨幣構建的金融體系,實現用戶間點對點交易,但這是利用區塊鏈的智慧合約通路銀行等第三方機構,實現用戶間點對點交易,所有流程都由代碼自動執行。 不過 DeFi 也有風險,前段時間有駭客利用智慧合約漏洞盜取價值 6.1 億美元加密貨幣,但也正因區塊鏈不可篡改性,駭客盜取後也難以隱密轉移資產,DeFi 依然可有望建設元宇宙金融系統的基礎設施。 無論 NFT 還是 DeFi ,都是以去中心化技術確定數位資產擁有權,並推動資產流通交易,基於這些技術的平台也看到另一種有別於 Roblox 的元宇宙雛形。 如單日收入一度超過《王者榮耀》的 NFT 遊戲 Axie Infinity,和傳統遊戲最大差別在用「邊玩邊賺」(Play-to-Earn)模式,遊戲寵物 Axie、虛擬地產、裝備道具都會成為玩家真正擁有的資產,可交易和提現。 這款遊戲在菲律賓尤其火爆,不少玩家經 Axie Infinity 收入超過當地收入。Axie Infinity 8 月交易量達 10 億美元,也成為以太坊有史以來最高成交量。遊戲內也採用去中心化治理,Axie Infinity 發行治理代幣,可投票決定社群資源庫分配方式,甚至遊戲未來走向。 YGG(Yield Guild Games)正為菲律賓玩家提供初始資產加入 Axie Infinity,照他們設想,透過這種方式創造有史以來最大的虛擬世界經濟體。一種觀點認為以太坊就是沒有酷炫入口的元宇宙,區塊鏈則像 HTTP 之於網路是基礎協議。 區塊鏈特點的確具備潛能,但也有不少風險。過去依賴值得信任的第三方機構當中介,如大型網路公司。區塊鏈能以去中心化形式繞過中間商,前提是區塊鏈本身公信力有保障,不會出錯。 這些問題並不能很快解決,區塊鏈的價值也並未得到廣泛認同,但的確是綠洲世界的重要前提。假設元宇宙遙不可及,起碼可讓網路更好,想想我們一開始期待元宇宙究竟是為什麼。 web 3.0 和元宇宙 ,誰才是網路的未來 如果真把元宇宙當成網路未來方向,而非提升股價和市值的裝飾,那與其不切實際畫餅,不如真的想想如何改善網路,否則就像前文提到,元宇宙只會成為網路負面影響的放大器。 NFT、DeFi 的去中心化應用、數位資產所有權、提升效率降低成本,元宇宙流行前人們曾以另一個詞概括──Web 3.0。這詞現在鮮少人提及,web 3.0 希望讓網路回到最初自由開放、去中心化,將用戶數據以分布式儲存記錄於不同伺服器,不再集中個別科技公司的中心化伺服器。 Tim Berners-Lee 還創立致力推動網路去中心化的公司 Inrupt,並推出中心化網路平台「Solid」,但平台商業化進展依舊緩慢。 ▲ Tim Berners-Lee。(Source:Flickr/Open Data Institute CC BY 2.0) 較大問題就是去中心化的 Web 3.0,用戶使用時不會感到不同。去中心化數據儲存是後端執行,對習慣以數據換取便利的用戶,很難有改變動力。由於去中心化應用並不普及,開發者往往需花費更多精力開發各種底層技術和工具,大大延長開發時間,在講究快速的網路時代顯得格格不入。 從這角度看,元宇宙出現或許能成為契機。樂觀一點的預期是,元宇宙沒有淪為過度炒作的又一個網路概念,而是一步步接近我們的生活,人們也將愈發意識到去中心化對於網路的意義。 元宇宙經歷重大演算法倫理問題後,「困於元宇宙」的人們為組織去中心化力量揭竿而起,虛擬人類文明翻開新的一頁。而我們還是不要對元宇宙抱有太多期望,更不要說和現實世界平行,甚至取而代之,一切為時尚早。

無敵鐵金剛也能變NFT!織田紀香聯手BiiLabs,打造ACG主題的「元宇宙」|數位時代BusinessNext – 數位時代

年最熱的區塊鏈應用就是NFT(非同質代幣)了,根據Statista統計,NFT 全球市值來到約 3.3 億美金,衍伸的應用更是百花齊放。不過,NFT除了改變數位創作交易、擴散的方式,背後究竟解決了那些實際的產業痛點呢? 區塊鏈公司BiiLabs跟行銷公司諾利嘉(Norikaoda International),一起成立的新合資公司「ACG.SPACE」,大方向是將區塊鏈技術與IP授權方案服務結合,打造日本動漫主題的元宇宙(Metaverse),解決過去跨國IP授權的痛點。 諾利嘉是前前KKBOX副總織田紀香的公司,旗下的電商平台「哆奇玩具電商」,本身就賣很多日本動漫玩具。她發現,商業IP(Intellectual Property,智慧財產權)授權非常不透明,有授權需求時,時常不知從何找起。 比如,若是想把無敵鐵金剛印在馬克杯上,或是做成手機殼販售,根據圖案是立體的或是平面印刷,都有很多不同規範,且如果IP所有權人在海外,溝通起來困難度也較高。 BiiLabs執行長朱宜振表示,如果把IP授權變成NFT的型式,所有資訊都能在公開的區塊鏈上執行,就能讓原創者跟IP使用者之間的溝通,變得更加透明、方便,以及去中心化。 階段一:跨國IP授權,無敵鐵金剛也變NFT 由於織田紀香本身有很多IP授權、行銷的經驗,合資公司ACG.SPACE一開始會瞄準「跨國ACG NFT」的生態系經營。 編按:ACG為動畫(Anime)、漫畫(Comics)與電子遊戲(Games)的合稱縮寫。 主要會有三大特色,首先是ACG 授權與發行單位的NFT授權媒合平台;第二是ACG 主題的國際跨鏈專門交易所;最後則是是打造ACG 區塊鏈遊戲,以及ACG NFT 生態系。 目前第一階段會先透過NFT做跨國IP授權,打造出不一樣的玩法。例如,實體的公仔或周邊商品,可以透過NFT的型式,創造一個在虛擬世界中的「分身」,同時也能藉由區塊鏈上的記錄,做到防偽、確保價收藏值。 ACG.SPACE近期也規畫,將日本知名超級機器人創作大師永井豪作品《無敵鐵金剛 Infinity Z》,做成實體收藏雕像結合NFT數位藝術作品,並將在NFT交易所上進行拍賣、販售,期盼能為國際知名IP在NFT交易市場上,找出有別於以往的銷售模式。 BiiLabs執行長朱宜振則認為,未來NFT也可以做到「虛實整合」,也就是透過NFT的方式空投至買方的帳戶中,收到的人就可以用數位憑證領取實體商品,隨後當初那張虛擬憑證就會被銷毀,確保買家權益。 朱宜振說,接下來陸續會有不同實驗,可能是透過AR(擴增實境)方式,把NFT公仔收藏做成元宇宙的玩法,透過虛實混搭,讓動漫公仔的愛好者,有全新的體驗跟感受。 階段二:打造區塊鏈遊戲、ACG NFT生態系 第二階段則打算朝「區塊鏈遊戲」發展。朱宜振說,現在市面上有各種主題與內容的NFT,如果可以結合遊戲,就能讓這些NFT有更多實際的用途與出海口。 事實上,遊戲是今年夏天在區塊鏈領域快速竄紅的新應用。跟傳統手機遊戲相比,玩家購買的寶物都只能儲存在遊戲開發商的伺服器內,不能移出或是自由交易,區塊鏈遊戲內的裝備、寶物則是以NFT的形式發行,記錄在公開的以太坊(Ethereum)區塊鏈上,持有的玩家可以自由交易,寶物也有增值空間,這就是魅力所在。 區塊鏈遊戲的代表是精靈戰鬥遊戲《Axie Infinity》,據統計,這款遊戲每個月寶物的交易額,最高可以達5億美元,許多東南亞民眾因為疫情生計受到影響,靠著玩遊戲,月收入甚至可以達到5萬新台幣。 ACG.SPACE目前規劃,當第一階段的跨國IP授權發展形成規模後,會投入區塊鏈遊戲領域,遊戲內的寶物、配件會以NFT的型式交易,達到一的定的規模後,就有機會朝生態系的規模進展。 ACG.SPACE的這套模式,不僅透過NFT的型式解決了過去跨國IP授權的痛點,更有機會進一步創造ACG的虛擬經濟。 ACG NFT生態系的操盤手,諾利嘉董事長織田紀香表示:「這次ACG NFT 專門生態系的推動,可幫助以ACG為主題的藝術創作者或IP,透過NFT在交易所中創造出更大的價值。未來會有愈來愈多ACG藝術收藏品,選擇使用虛擬交易成為新的銷售通路,也將顛覆傳統的IP變現熱潮。」

台灣第一人! 王新仁登NFT藝術最高殿堂 – Yahoo奇摩新聞

最近有個詞彙NFT相當的熱門,它翻成中文的意思是「非同質化代幣」,簡單來說就是一種「獨一無二」、「無法被分割取代」的代幣。而所謂的NFT藝術,就是任何利用NFT這種加密數位貨幣交易,並在區塊鏈上記錄、清算、儲存的藝術作品。其中這一個「Art Blocks」拍賣平台堪稱是NFT藝術最高殿堂之一,上頭聚集世界頂尖「演算法藝術家」的作品。 而台灣也出現第1位受邀拍賣作品的藝術家王新仁,他的1千多件作品一開賣,不到1小時就銷售一空。從事演算藝術10多年,王新仁表示,能有這樣的機會實在相當難得,這不但代表自己的創作受到肯定,更藉由這樣的機會讓大家看見台灣數位藝術的實力。 專注的敲打著鍵盤寫程式碼,很難想像在這樣一個小工作室中,正有一件件頂尖、且獨一無二的數位藝術品正在產生,藝術家王新仁說:「上面有兩個黃色,這些不同的參數,就讓這個作品產生不同的稀缺感。」仔細講解這件作品的獨特性,他是台灣數位藝術家王新仁,投身創作10多年,這一次收到堪稱是NFT藝術最高殿堂之一的「Art Blocks」拍賣平台邀請,1千多件作品一開賣,不到1小時就銷售一空。 藝術家王新仁說:「第一個想法就是天啊,這個機會怎麼會輪到我,因為我知道這件事情有多困難,而且我也知道,全世界有多少藝術家擠破頭,為了想要進入到這個市場,所以我真的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不管是對我或對台灣,都是展開很大的能見度。」這一個「Art Blocks」拍賣平台,上頭聚集世界頂尖「演算法藝術家」的作品,能夠被邀請真的非常不容易。 台北科技大學互動設計系專任助理教授葛如鈞說:「NFT的全名叫做非同質代幣,在區塊鏈上面,利用時間的紀錄跟公開的帳本,創造出了比特幣以太幣這樣的東西,而NFT是什麼呢,非同質代幣就叫做紀念幣,這是一個區塊鏈上面的數位紀念幣。」NFT藝術簡單來說就是任何利用NFT這種加密數位貨幣交易,並在區塊鏈上記錄、清算、儲存的藝術作品,那NFT又是什麼? 台北科技大學互動設計系專任助理教授葛如鈞說:「至於為什麼Art Blocks這個系列的NFT,會如此受歡迎,就有點像它是動態的紀念幣,而每張不同的紀念幣的圖形,都帶有一個不同的稀有度,這個稀有度,又會讓它的價格比一般的,可能不同編號或者不同顏色,還要再更稀有更高價。」將實體的藝術品透過加密技術,給予「數位身分」的驗證,未來握有最初創作的這件作品的人,都能有所證明。

想把藝術品變NFT但沒技術?這家新創推一站式平台,抓住NFT新商機|數位時代BusinessNext – 數位時代

區塊鏈最熱門的應用之一,就是NFT(非同質代幣)了,主要是NFT可以跟各種音樂藝術結合,一般人容易接觸,品牌、藝術家也好入門,因此市場持續成長中。 根據Statista 統計,NFT 全球市值約 3.3 億美金,與全球藝術、文創市場的市值 500 億美金相比,產值尚未達到 1%,市場發展仍很有空間。 NFT能讓藝術創作延伸到虛擬世界中,創造出新的互動、經濟價值,不過對許多藝術家來說,如何透過發行、管理,甚至把創作變成一個好的NFT型式,會是一道門檻,NFT 策展管理平台等服務,也成為新商機。 想發NFT但沒技術?這家新創幫你一次搞定 投入NFT的族群,大致可以分成三大類,首先是「實體藝術家」,具備深厚的藝術實力,但數位技能較不足;第二類是「數位藝術創作者」,對於數位工具都很熟悉,但缺乏完善的NFT管理與上架工具;第三類是「企業品牌」,通常作品的呈現比較模糊抽像,對於NFT技術也較為陌生。 一般常見的NFT 交易平台如OpenSea,僅針對數位藝術作品進行上架和發行,如果一個品牌或是藝術家,在沒有概念的情況下想發一個NFT,不僅摸索過程耗時,也很難一推出就成功。 區塊鏈新創EchoX就希望過本身在技術上的專業,協助創作者、畫廊、品牌,降低進入 NFT 的門檻,因此了提供一條龍服務,技術上除了協助 NFT 發行與管理,還有專門的策展顧問服務,替創作者與品牌、畫廊量身打造 NFT 發行、策展及執行。 假設今年A歌手有一首單曲想做成NFT,EchoX可以直接幫歌手發行,並上架到各大拍賣平台,甚至協助規劃NFT的內容;如果是實體藝術家,EchoX也有託管系統,讓作品由畫廊或是第三方託管,讓持有者可在不需要保管作品的情況下進行買賣。 EchoX 營運長劉冠廷表示:「更多實體藝術藏品將透過NFT創造價值,也呼應了EchoX的成立初衷,致力為畫廊業者和創作者提供NFT工具,及線上策展顧問服務。」 協助文創產業數位轉型 EchoX是由 NFT 投資基金 SG Asia Capital 出資,由區塊鏈顧問公司的 LeadBest 顧問集團,透過 Venture Studio 方式孵化,目前已經獲得超過百萬美金投資。 背後的團隊,包括國際策展人、康奈爾大學新媒體藝術檔案館國際顧問同時也為藝術投資管理公司執行長的楊心一博士、 LeadBest 創辦人李佳憲、「奇點大學」台灣第一人葛如鈞博士(寶博士),策展總監台藝大藝政所温家瑋博士(候選人)等等。 LeadBest執行長李佳憲說:「文創產業也需數位轉型,目前全球文創產業僅有不到 1% 利用區塊鏈科技,EchoX 的誕生希望讓另外 99% ,一起進到嶄新的市場。」

新北兒藝節數位化 羅嘉翎紀念品限量送

【新北市訊】2021新北市兒童藝術節今(110)年全面轉型線上舉辦,首度以科技藝術為主軸,推出多種線上體驗活動,還有許多兒藝節可愛怪獸的文創品更是造成收藏風潮。隨著區塊鏈技術成為全球趨勢熱潮,新北兒藝節也將領先嘗試,成為全臺第一使用NFT公部門,還力邀東奧銅牌得主及全運會選手羅嘉翎合作,發行更具收藏價值只送不賣的限量NFT數位藝術紀念品,只要參與線上「歡樂大遊行」及「怪獸奇幻草原」就有機會獲得,廣邀更多大小朋友一起沉浸在快樂的慶典裡。 今年「新北市兒童藝術節」全面轉型線上舉辦,利用線上互動體驗、實體加上虛擬回饋的方式,讓更多大小朋友在虛擬兒藝節世界中盡情體驗與探索。為了讓大小朋友體驗最新的數位藝術互動,也首開臺灣公部門先例,特別發行3款新北市兒藝節專屬怪獸NFT數位藝術紀念品,限量30枚,包含把兒藝節搶手的明星小怪獸與全運會跆拳道選手羅嘉翎配對推出NFT,還有與圖文作家BLUE流合作繪製的主題插畫NFT,只要參與新北兒藝節線上「歡樂大遊行」及「怪獸奇幻草原」活動,就有機會收藏獨一無二的NFT數位藝術。 NFT是透過區塊鏈技術,將藝術作品儲存在區塊鏈中,並標註獨一無二、不可竄改的數位辨識碼,保證作品的獨特性,使作品更具收藏價值,因此NFT對數位藝術市場產生極大的變革,不僅國際拍賣龍頭之一的佳士得開設NFT加密藝術的拍賣專場,全球許多知名的藝術創作者、企業家或是歌手等紛紛發行專屬NFT作品,近期如蔡國強、王家衛等皆開始發行NFT作品。新北兒藝節也藉此趨勢更勝追擊推出NFT數位藝術紀念品,希望以兒藝節品牌當領頭,擴散更多藝文活動使用,突破藝術表現的限制,為未來新藝術創造更多可能。 只要進入兒藝節官網「歡樂大遊行」及「怪獸奇幻草原」,在中秋節(9/18-9/26)、萬聖節(10/15-10/31)活動期間內,與限定隱藏版角色或圖案合影,並上傳至「新北市文化局」官方臉書指定貼文,就有機會獲得限量發行的數位藝術紀念品。更多活動訊息歡迎民眾至兒藝節官網(https://www.newtaipei-summer.tw/)以及新北市文化局臉書(https://zh-tw.facebook.com/e7summer/)查詢。 資料詳洽: 藝術展演科科長 張啟文2950-9750分機105、0932-046-407 新聞聯絡人 蔣為燕 2960-3456分機4574、0919-777-969

伍德:NFT令人振奮,比特幣5年內有望飆至50萬美元- 新聞 – MoneyDJ理財網

明星基金經理人凱薩琳伍德(Cathie Wood、素有女股神之稱)透露,她正在關注數位藝術品NFT (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的爆炸性成長,另外並預測比特幣將在5年內飆升至50萬美元。 MarketWatch、CNBC報導,伍德13日在替代性資產管理機構SkyBridge舉辦的SALT會議上表示,她對於NFT一站式交易平台Async Art相當感興趣。Async Art可讓用戶購買數位藝術品所需像素,並在上面創造圖層(layers)。 伍德說,她聽到Async Art執行長的故事時感到非常開心,認為這有爆炸性成長。她對CNBC主持人Andrew Ross Sorkin表示,「網路剛出現時,我也有同樣感覺。」不過,伍德坦承目前她並未持有任何NFT。 與此同時,伍德預測比特幣將在未來5年上探50萬美元。「若我們預測正確,企業持續分散現金、投入加密貨幣,機構投資者也開始把5%資金配置到加密貨幣,相信比特幣報價將達目前10倍之譜。」伍德對以太幣的信心也大增,主因以太坊已開始從工作量證明(proof-of-work)版,升級到基於權益證明(proof-of-stake)的版本。 CoinDesk報價顯示,截至台北時間14日上午10時17分為止,比特幣報45,087.05美元,較24小時前下跌0.24%。 Makara共同創辦人兼執行長Jesse Proudman先前曾表示,許多原本對比特幣感興趣的機構,如今將焦點轉移至以太幣、認為這是「下一個熱門標的」。不只如此,機構投資者都知道,許多NFT是基於以太幣,若要對以太幣這個成長最快的市場增加曝險,購買NFT是種間接方式。 Fairlead Strategies技術分析師Katie Stockton直指,若以斐波那契回調(Fibonacci retracement)計算,51,000美元對比特幣而言是強大反壓。他認為,若比特幣能連續兩天明確站上51,000美元,那麼接下來有機會上探65,000美元、等於較當前水位上漲約3成。然而,若比特幣無法順利站上51,000美元,Stockton警告報價恐回測41,500美元,潛在跌幅約18%。這個支撐點剛好略低於50日移動平均線。

山寨幣ADA、SOL熱炒狂漲 小摩警告:隨時可能崩盤 – 工商時報

近期DeFi(去中心化金融)及不可替代代幣(NFT)議題正發酵,多檔山寨幣(Altcoin)受到熱炒,價格大幅飆高。但知名投行摩根大通(JPMorgan)加密貨幣專家警告,山寨幣走勢岌岌可危,恐重演今年5月加密貨幣全線崩盤的情況。 Business Insider報導,由於投資人樂觀預期,艾達幣(ADA)、幣安幣(...詳全文(本文由 MoneyDJ新聞 授權轉載)

點子農場/NFT的名人收藏效應 – UDN 聯合新聞網

她是台灣集體記憶的一部分,即使退出影視圈許多年了,走到台灣各個角落仍然有人搶著跟她合照。 在那個還沒有網路和手機的年代,她主演過收視率最高的節目,好幾代的台灣人都是看她的戲長大。偶爾在飯局見面,我總會好奇的問她,淡出演藝圈之後,那些曾經名利雙收的明星,都是如何把自己所累積的知名度轉化成收入? 知名藝術家安迪沃荷說,每個人的一生至少會成名15分鐘,這句話用來形容網路時代更是貼切。今天處處是網紅的網路世界,在影視圈能出人頭地更是不容易,而能把握機會並且轉換成更多資源的人更少! 最近,情況有些不同了,在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質貨幣)風潮襲捲全球之後,也為影劇娛樂圈帶來前所未有的機會。透過投資和收藏NFT,明星藝人同步拉抬了市場行情和增加自己的財富,獲利愈來愈可觀。 NFT是以區塊鍵科技發展出來的加密藝術品,不可複製也不可篡改,為數位資產帶能巨大的加值機會,讓各種數位世界裡的藝術品可以被收藏並且流通和增值。 黃立成、吳建豪、柯震東、陳柏霖甚至NBA籃球明星Stephen Curry、LaMelo Ball,這些名人都陸續把自己社交媒體的頭像換成猴子的畫像。這些猴子看來每隻都長得不一樣,有的穿西裝有的穿迷彩,有的戴墨鏡有的抽雪茄。 仔細一看,猴子的畫風又有某種風格的一致性。它們都出自BAYC(Bored Ape Yacht Club,無聊猿猴遊艇俱樂部)這個平台,今年5月1日BAYC橫空出世,在網路上發售1萬枚的各種無聊猴NFT頭像,不到兩小時就全部被搶光並創造了280萬美元的收入,但這只是劇情的開始。 之後,這些無聊猴不斷被轉手交易,平均每隻在兩個月身價就漲了21倍,到目前已創造超過3億美元的交易金額。之所以能創造這麼驚人的價值,完全是因為名人收藏效應。當愈來愈多名人宣稱自己也加入BAYC之後,也同步加值了BAYC並帶動更多人加入。像Stephen Curry在9月才出手,花了18萬美元(約540萬台幣)才搶到一隻。 NFT顯然在網路世界開啟了新的創業模式,讓影視娛樂圈的名人快速的把自己的知名度轉換成可觀的獲利,這背後其實是透過三種融合才能造就: 一、科技與名聲的融合:NFT的技術發展正在風口浪尖,吸引許多科技創業團隊的投入,也催生出許多相關的新創事業項目。要創造差異化和競爭力,尋找名人合作是非常殺手級的選擇。除了能炒熱話題,這些名人也都各自擁有一定的粉絲人數和眼球。 二、藝術與資本的融合:說到底,NFT是買空賣空的生意,買賣之間並沒有任何的實體資產,不像實體藝術品可以看得到又摸得著,NFT收藏家其實只是擁有一堆密碼和數據。這樣看來難以理解的買賣,如果沒有資本市場的強力支持,是不可能創造出驚人的交易成績。 三、貪婪與恐懼的融合:名人爭相收藏的NFT會帶來兩種市場反應,一種是貪婪,一種是恐懼,這兩者其實一體兩面;認為有名人的加持,這些數位藝術品必然「錢」途光明,同時,如果和名人收藏同樣的NFT,也表示自己很潮很跟得上流行。 名人和NFT的故事看來剛開始,更值得注意的是,目前這些由名人鼓動的收藏和市場風潮,也都是跨國和全球性的。 過去名人要炒作商品多半受限於通路,只能在自己所處的社會運作。但是網路無國界,只要流行的風向一造成,就能捲動全球市場。 如同一隻NFT猴子竟然能引起台灣的藝人和NBA球星的爭相收藏。

元宇宙時代,所有藝術都會成為 NFT | TechNews 科技新報

元宇宙(Metaverse)常稱為網路「次世代」,元宇宙中,物理世界和數位世界融合為一虛擬空間;元宇宙技術不僅像手機,更是包羅萬象的現實。 《要塞英雄》這類遊戲就有元宇宙的影子。玩家擁有數位化形象,從一個世界無縫漫遊到另一世界,購買虛擬商品,並參與虛擬經濟系統。 最近 Facebook 7 月財報電話會議後,元宇宙躍上各大主流頭條新聞。Facebook CEO 馬克祖克柏長達一小時演講說了 20 次「元宇宙」一詞。祖克柏告訴員工、投資者和分析師,Facebook 目標不僅是社群媒體應用程式,而是「元宇宙公司」。 祖克柏表示,未來幾年將繼續以較低價格銷售虛擬實境產品,如 Oculus VR 頭顯。未來收入將透過元宇宙廣告和數位商務。進入虛擬空間的過程,Facebook 財務主管大衛·馬庫斯表示,即將推出的數位錢包 Novi 有朝一日可儲存 NFT(區塊鏈代幣)。 元宇宙內容 NFT 化 祖克柏描述的可望不可即概念貨幣化,目光可再次轉向《要塞英雄》。向玩家出售遊戲配件和非功能性外表,《要塞英雄》母公司 Epic Games 在 2018 年創造 30 億美元收入,Epic 現在股權估值為 287 億美元。有 Facebook 和 Epic 站台,非同質代幣(NFT)廣泛受採用。同時 Visa 等其他傳統金融機構也開始試水虛擬世界。 BitMEX 聯合創始人亞瑟·海耶斯說,購買 NFT 看似稀鬆平常,但人們購買時其實很關注個人身分和自我意識。今日人們社交多在線上進行,對社交的需求導致數位收藏品(或 NFT)需求增加。亞瑟說:「你豪擲 1 千美元,無論是買《要塞英雄》的角色服裝還是 Balenciaga 鞋子,或乾脆在以太坊買 3 隻卡通猩猩,目的都大同小異。」 「從能源角度看,NFT 許可的藝術完全沒有價值,但代表純數位世界靈活社交的最終方式。雖然對認為巴塞爾藝術展和威尼斯雙年展是文化圈盛會的人來說,這很愚蠢,但在區塊鏈交易可無限複製的 JPEG 檔(電子圖片)沒有比畫布上的線條蠢到哪去。」 新創企業涉足元宇宙 某年夏天 NFT 泡沫破滅,大牌公司丟盔棄甲,急於將資產吸進未來商業計畫。然而新創公司 Atomic Form 的目標一開始就是成為「元宇宙窗口」。聯合創始人加雷特·大衛表示,為客戶提供軟硬體解決方案,正透過加密藝術展示畫框進入元宇宙。 「你花錢買莫内真跡,但不能在香港、倫敦和新加坡的房子同時掛著它。它只能存在一個地方。但想看到它就是你買它的原因,因為它獨一無二。我們設計這種產品是為了迎合這種需求,即這些藝術品必須獨一無二;如果藝術品不是唯一,我們也會提供獨特序號供你查詢。」 Atomic Form 的 27 吋數位顯示器使用硬體直接連到區塊鏈,確保所有 NFT 都經過驗證。NFT 有唯一位址,可直接連回擁有者。消費者並不能隨意下載內容並投射到畫框。用戶將加密錢包附加到 Atomic Form 硬體,也允許 NFT 借給其他顯示擁有者,價格可用以太坊區塊鏈設定。 大衛是哥倫比亞大學醫學中心的前比特幣礦工和神經科學研究員。十年來他一直對探索區塊鏈的經濟學和設計機制很感興趣。 創建元宇宙數據節點 大衛表示,Atomic Forms 的使命不僅是將加密藝術貨幣化,為產生回報或降低銷售成本的手段,就像一般使用 NFT 的目的。Atomic Form 模組只朝「最終目標邁出一步:即創建每人都可參與的元宇宙節點,無論你使用什麼區塊鏈、產品或營運商。」 「更特別的例子是,如果你從錢包轉移 NFT,會影響這件作品的展示方式。這很破壞人們看展體驗,所以我們創立公司,就是為了改變現狀。」 聯合創始人伊莎貝爾·基茲曾是記者,關注加密和區塊鏈領域,2017 年擔任「加密發燒友新聞」主編。之前她在紐約大學學習美術行銷,並於喬納森·阿德勒從事產品開發工作。 「我認為人們只是在尋找解決方案展示自己的 NFT。光可以炫耀作品就讓不少人開心好久」,基茲說。

錯過了比特幣 是否能進場NFT?分析台灣三大NFT平台 – Yahoo奇摩新聞

區塊鏈產生了多項應用,也衍生了加密貨幣,本月加密貨幣價格紛紛來到高點,比特幣又回到5萬美金,以太幣四千美金。除此之外,一張一張稱作NFT的圖像檔以美金數十萬甚至數百萬的價格被買來買去,這讓到現在還在觀望加密貨幣的人炸了鍋,紛紛納悶到底區塊鏈的世界在玩什麼?一般人什麼時候才能參與呢? NFT跟比特幣很像 但不是比特幣 目前大眾已經逐漸知道比特幣是一種「摸不到」的資產,也開始朗琅琅上口區塊鏈的「公開、透明、去中心化」特性,但是對於如何使用比特幣,還是有很多的問號。而對於「NFT」這三個字更不用說了,彷彿與我們的距離更遙遠。 事實上,NFT是更親近一般人的產品,舉凡球員卡、藝術品、歌曲、影片甚至是某展覽的入場券,某團體的會員卡,逐漸都在轉化為NFT。比特幣目前的收藏性高,應用性小。而NFT兩者兼具。相同的是,兩者都是區塊鏈技術打造出來的產品,沒有實體樣貌。 「數位的平行世界」正靠NFT串起來!元宇宙題材,連Facebook也要進入 如上一段所說,很多日常產品都在轉化為NFT,我們每天所上的社交平台Facebook當然也注意到這一件事。除了宣布要建立數位平行世界Metaverse (元宇宙),上個月臉書金融部門更宣布在臉書上開發全新的電子錢包程序「Novi」,準備讓臉書使用者儲存所有的NFT資產及日常用品在元宇宙中。 現在包含騰訊、NVIDIA均表態進入元宇宙的開發,這些科技巨頭動輒改變現代人的生活方式,以後不只是年輕的手遊電玩族群,只要有使用手機與網路,也許我們都會習慣有另一個平行世界。 國內NFT交易平台悄然而生 國內區塊鏈發展最早期從便利商店購買虛擬貨幣、到交易所生態成型,當然也吸引業者關注到這個風口,開始建立NFT平台。從歷史最悠久的Lootex把遊戲虛擬寶物轉化為NFT、Oursong把音樂創作轉化為NFT、到Jcard把藝人轉化為NFT,我們都可以瞧見每個不同產業,把自身產品尋求數位商品變現的軌跡。 相較於國內三大交易平台目前都採取需要官方審核的上架模式,國外最大平台「OpenSea」雖然主打全自由上架,但從Eth Boy的藝術創作者 Trevor Jones,Coin Center的Neeraj Agrawal,到佩佩蛙出面告Sad Frog等,太多的侵權與仿冒作品都上OpenSea去轉檔NFT銷售已經為該平台引來了麻煩。尤其完全去中心化的架構,讓IP方找不到仿冒者只能對平台求償,全自由上架的平台在未來肯定要面對無止盡的侵權仿冒糾紛。相比之下,國內的三大平台目前採取審核上架,可以確保NFT的發行品質,維護原創,正牌數位商品也才有二手交易市場的漲價空間。 NFT如此發展下去,文化創作產業肯定是樂的直接受惠。我們不禁聯想到台灣的知名藝人周杰倫,藝術最高殿堂的故宮博物院到底會不會也跟上數位化的潮流發行NFT商品?大家都很期待。

王家衛把電影變成了 NFT,但只播出一剎那 | TechNews 科技新報

《花樣年華》上映前,先出現一句話。 這部經典電影,蘇麗珍矜持內斂,周慕雲含蓄隱忍,但他們 1999 年 2 月 3 日見面那天,周慕雲紈絝瀟灑,蘇麗珍意外熱情。 她直接對他說: 現在我知道什麼叫愛情了。今晚來我家吧。 但這段電影沒有,也從未曝光。這是《花樣年華》首日拍攝的片段,也是王家衛創作這部電影最初的靈感。現在這段刪減片段要以另一種形式面世──NFT。這是王家衛首個 NFT 電影作品,名為《花樣年華──一剎那》,時長 1 分 31 秒,將於 10 月 9 日在蘇富比拍賣,且僅發行一版。 (Source:維基百科) 此片段作品已釋出 11 秒預告,雖然預告沒有聲音,但能讓人窺見完全不同於正片性格的蘇麗珍和周慕雲。這也是王家衛喜歡的拍攝風格:從不循規蹈矩,也不按劇本走,故事如何發展,要看演員如何碰撞、迸發靈感,最後呈現的,可能是另一個故事。 ▲《花樣年華──一剎那》11 秒預告。 就像《春光乍洩》,主角黎耀輝最初定位是另一主角何寶榮情人的兒子,但電影裡他們成為一對。其實黎耀輝和何寶榮的名字,都是臨時「借」現場攝影師的名字。巧的是,此次拍賣作品不只《花樣年華–一剎那》,還有《春光乍洩》另一件物品:何寶榮的皮衣。 (Source:春光乍洩) 對於如何留住電影記憶,無論電影內還是外,王家衛都有獨特的方式。拍完《春光乍洩》後,皮衣就一直留在「澤東庫藏」。背後是計程車上兩人黯然感傷的情緒,是廚房昏黃燈光下一曲忘情的探戈,是何寶榮一遍又一遍說「不如我們從頭來過」。 王家衛撰文:「每件經典戲服都是一個符號:夢露的白裙子、小馬哥的黑風衣、李小龍的黃色運動衣……最終都會獨立於角色,成為時代記憶。中國傳統戲曲裡,角色的造型叫扮相,登場稱為亮相。相不單指穿什麼,更多是指精神狀態,是氣質。」 (Source:春光乍洩) 張國榮第一次穿上這件皮衣,是在阿根廷。造型的時候他習慣站在鏡前,我剛好站在他背後。演員登場前都會照鏡子,因為要以最完美的扮相面對觀眾。張國榮也一樣。觀眾看到是他永遠迷人的正面,我更喜歡繞到他背後,偶爾會看到煙花後的落寞──這是我和他合作多年後的發現。 幾個星期後,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火車站,出現何寶榮的背影,獨自踟躕於夜深人靜的大堂角落。何寶榮一個人的時候,喜歡抱著那件皮衣,像為自己取暖。那天晚上,有一刻,他把皮衣抱在懷裡。遠看過去,彷彿一場單人探戈。他的舞伴,是他的黃皮衣。我一直留著這件黃皮衣。因為它象徵曾經的存在;溫柔、叛逆,和煙花背後的落寞。 此次王家衛拍賣的皮衣和 NFT 作品,就像留存在藝術作品裡的兩個「頂端」。一是實體物件,是歷史保留記憶、情感、故事最穩固的方式。另一是虛擬作品,當下最具潛力的數位保存方式,NFT 更稱為「不朽的藝術」。 現在人們幾乎習慣「數位儲存」,比如把生活一切片段和回憶存在手機、電腦、硬碟裡……但實際上,網路數據儲存並不樂觀。首先手機和電腦很容易損壞和報廢,當各類硬體裝置出問題、資料遺失、被駭客入侵,神也救不回來。 一般硬碟的壽命約不超過 10 年,目前可用儲存介質最長壽命最多才約 60 年,也就是說,每過一段時間,你就要搬家資料。目前最保險的儲存介質,其實是磁帶。 磁帶成本比硬碟低十倍,壽命也比大部分硬碟高幾倍,且磁帶在離線狀態也不會被駭客和網路攻擊,就算磁帶斷裂也只損壞部分數據,比起動輒遺失全部資料的硬碟安全多了。 但真正能讓資訊安全穩固儲存 1 億年的方法,其實還是回到人類記事的最初──把字刻在石頭上。就像《春光乍洩》何寶榮的皮衣,可能幾百幾千年前過去,這物品都不會自然分解。 但數位時代發展越來越快,我們無法避免數位儲存浪潮襲來。全世界每天產生的郵件、照片、推文、影像等數位文件超過 250 萬 GB,全世界總數字文件高達 10 兆 GB,隨著數據爆炸式增長,世界人口持續增長,全球網路到下世紀甚至會「儲存空間不足」。 數位世界一切都在複製黏貼、混亂交雜、飛速更換。當我們堅持購買實體書、黑膠唱片、藍光時,其實我們也在追求實體物品的安心感、擁有感、獨一性。 (Source:維基百科) 數位儲存技術仍不斷發展,而 NFT 作品對數位儲存表現出新可能。NFT 基於區塊鏈技術,區塊鏈有匿名性、去中心化、不可篡改特點,當 NFT 作品在區塊鏈流通,每個區塊都包含前一區塊的加密散列、時間戳記、交易資料,所以每個 NFT 作品都可溯源,不可篡改。 人們用加密貨幣收付款,買了 NFT 作品,就像幫數位物品加上鎖,這把鎖只有你能打開。比起實體資產,為數位資產還不可轉賣(部分限制二次交易),不可取代,因擁有所有權,完全只屬於你。 這讓數位儲存有獨占性,也更安全和可靠。 ▲ CryptoPunks 的 NFT 頭像。(Source:Larva Labs) 這新特質對藝術作品收藏顯然有更大優勢。我們可看到 NFT 業最紅的「先行者」都來自文創和藝術產業,掀起 NFT 消費熱潮。如數位視覺藝術家 Beeple 賣出一幅 6,935 萬美元的 NFT 畫作。 ▲ Beeple 和他的 NFT 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 NBA 巨星柯瑞用 18 萬美元買了 NFT 猴子頭像。 (Source:Twitter) 騰訊限量發售「有聲《十三邀》數位藝術收藏品 NFT」。網易旗下遊戲《永劫無間》IP 也授權發行 NFT。 這次王家衛讓電影刪減片段轉成 NFT 拍賣,讓 NFT 受到更多關注了解,也促成 NFT 再拓展。除了王家衛本身影響力,《花樣年華》也久負盛名,在坎城影展、歐洲電影獎、德國電影獎、凱薩電影獎等都獲得多個獎項和提名。王家衛也特別撰文,回顧當年拍攝《花樣年華》的心路歷程: 創作往往來自一念。一個念頭有九十剎那,一剎那有九百生滅。《花樣年華》的一念何來?難說。可以確定的是,1999 年 2 月 13 日是我將這念頭付諸行動的第一天。每部電影拍攝的首日,等同與夢中人的第一次約會;既驚且喜,如履薄冰。開弓沒有回頭箭。二十年過去了,這支箭還在飛。 今天,借去中心化數位技術,我們將這意義非凡的一天,以一種嶄新形式保存,展示。願未來更多人體會,追尋,靈光乍現的剎那。 比起電影膠片、錄影帶、DVD,NFT 才是真正讓電影更接近「永存」的方式。儘管 NFT 還未成熟,但想必接下來會有更多 NFT 創作者和 NFT 作品面世,不遠的將來,我們也能用 NFT 保存更多珍貴的記憶。 正如王家衛所說: 在區塊鏈的世界,歲月不老。

亞太NFT&DeFi國際峰會圓滿落幕

9月10日,由加資寰宇 CC Global和The Blockchainer主辦,頂級NFT IP打造平台Epik總冠名,美國區塊鏈與加密貨幣協會(ABCA)、新加坡區塊鏈協會(BAS)、印度區塊鏈聯盟(IBA)、香港區塊鏈協會(HKBA)、Ambuli International支持的亞太NFT&DeFi國際峰會圓滿落幕。 两天的線上峰會,聚集了Epik、波場、Animoca Brands、IoV Labs、spaceHD ventures(高宇資本)、Novum Alpha、Bancor、PlatON、Dash NEXT、SushiSwap、CoinFund、MakerDao、Chia 、tZero、Bholdus、Maccarone West、Eventus Systems、雪崩協議、Verso Finance、Element、SubGame、OneOf、Metapurse、 Outlier Ventures、SuperWorld、MakersPlace、Reality Gaming Group、Herofi等150多家全球NFT+DeFi獨角獸企業、頂級投資機構以及專業媒體,50多位演講嘉賓給大家帶來精彩的乾貨內容分享。 波場, 創始人, 孫宇晨 在落幕式上,作為本次峰會總冠名,Epik首席運營官Gary Ma給大家帶來了“NFT牌照的未來市場機會”的主題分享,Epik首席執行官Victor David Uy與Metapurse合伙人Twobadour為大家帶來了“NFT的現在及未來”的爐邊談話;作為早期公鏈代表波場創始人孫宇晨也為大家帶來“Metaverse潮起,NFT會如何航行?”的精彩分享;科技獨角獸Animoca Brands聯合創始人兼總裁Yat Siu為大家帶來“NFT與元宇宙”的主題分享;IoV Labs亞太區負責人Eddy Travia為大家帶來“比特幣上的 NFT:下一波 NFT 採用浪潮”的主題分享;Element資產運營總監大白為大家帶來“NFT爆款頻出,交易市場的機遇與前景”的主題分享;SubGame發起人兼CEO王慶進為大家帶來“NFTs未來價值發現”的主題分享;SpaceHD Ventures執行總裁Fred Dai與OneOf CEO Lin Dai帶來了以“NFT引領数字音樂時代革命”為主題的爐邊談話。 NFTs未來價值發現 落幕式下午,Outlier Ventures創始人Jamie Burke帶來了“開放元宇宙的原理”的主題分享; SuperWorld聯合創始人& CEO Hrish Lotlikar帶來了“SuperWorld-幫助構建更美好世界的虛擬世界”的主題分享;MakersPlace社區負責人Aisha Arif帶來了“MakersPlace:賦予数字創意能力”的主題分享。全球加密資產和虛擬貨幣協會副會長David Carman,tZero臨時首席執行官Alan Konevsky,Bholdus創始人/CEO Ronald Le,Maccarone West 創始人Michele Maccarone以及Eventus Systems亞太商務總監Vince Turcotte為大家帶來“DeFi的熱點和我們的發展方向”為主題的圓桌分享 最後,峰會在Epik產品副總裁Darrenr Smith,Reality Gaming Group的CEO兼聯合創始人Morten Rongaard,Herofi業務部負責人Anita Nguyen,印度區塊鏈協會會長Raj A. Kapoor ,SuperWorld聯合創始人& CEO Hrish Lotlikar以“NFT+Games+Metaverse”為主題的精彩圓桌分享下落下了帷幕。 此次亞太NFT&DeFi國際峰會的圓滿落幕,將繼續推動NFT&DeFi行業的穩步發展,DEFI&NFT的時代已經到來,新市場開始蓄勢待發。

亞太NFT&DeFi國際峰會於9月9日開幕

9月9日,由加資寰宇和The Blockchainer主辦,頂級NFT IP打造平台Epik總冠名,美國區塊鏈與加密貨幣協會(ABCA)、新加坡區塊鏈協會(BAS)、印度區塊鏈聯盟(IBA)、香港區塊鏈協會(HKBA)、Ambuli International支持的亞太NFT&DeFi國際峰會正式開幕。 本次峰會匯聚Epik、Animoca Brands、Bancor、SushiSwap、IoV Labs、MakerDao、Chia、 Novum Alpha、 Infiom、MakersPlace、OneOf、Metapurse、SuperWorld、Outlier Ventures、Element、SubGame、Coinspeaker、Avalanche、Cointelegraph等全球NFT+DeFi獨角獸企業、頂級投資機構,主流媒體共同探NFT&DeFi發展前沿話題。 加資寰宇創始人黃義輝代表主辦方開幕致辭 開幕式上,加資寰宇創始人黃義輝代表主辦方致辭,他表示NFT和元宇宙是数字化時代的必然產物,代表人類開始從物質層面追求到精神層面追求,符合馬斯洛需求理論的現象,而龐大且擁有較好互聯網基礎的90后新生代人群,奠定了巨大的市場空間,催生IP原創熱潮。 圓桌分享: 全球視角下加密資產的現狀與未來發展之路 美國数字資產&加密貨幣協會主席Howard Greenberg代表協會致辭,對美國的監管狀況進行了簡單的介紹。新加坡經濟協會副主席&新加坡新躍社科大學教授李國權帶來“元宇宙:超越AI+Blockchain+Crypto+DeFi”的主題分享;Novum Alpha首席執行官兼首席法律顧問Patrick Tan與Bancor 業務增長負責人Nate Hindman進行了以“自動化DeFi流動性時代即將到來”為主題的爐邊對話,對DeFi未來發展進行了深度解析;PlatON CTO曲俊傑帶來了“PlatON Trustless technology for Trading”的主題分享;Dash NEXT聯合創始人Felix Mago帶來了“2021 年塑造加密貨幣的大規模採用”的主題分享SushiSwap 社區負責人Riely Chen帶來了“未來之王:去中心化交易所(Dex)”的主題分享;CoinFund投資組合增長負責人,Vanessa Grellet 帶來了“DeFi: 金融的新時代的主題分享”; 中國香港區塊鏈協會聯席會長Tony Tong,美國區塊鏈加密貨幣協會會長Gene Hoffman,新加坡區塊鏈協會副會長Chia Hock Lai,斯里蘭卡金融科技協會主席Rajkumar等主流協會帶來了精彩的圓桌分享: 全球視角下加密資產的現狀與未來發展之路 。 開幕式下午,MakerDao亞太增長負責人Jocelyn Chang 帶來了“DAI 穩定幣系統:一個開放的金融生態系統”的主題分享;Chia 總裁Gene Hoffman 帶來了“Web3.0 新基礎設施:分佈式存儲-綠色比特幣綜合解析”的主題分享;Beam CTO Alex Romanov 帶來了“隱私 DeFi 平台”的主題分享;雪崩協議中國區負責人Wilson Wu帶來了“共識協議3.0,底層技術的革新”的主題分享;Infiom常務董事Mariana Danilovic 帶來了“DeFi 和 NFT 將如何重塑娛樂業”的主題分享;Verso Finance CEO Gregor Arn帶來了“在新興市場上擴大DeFi規模所面臨的挑戰和機遇”的主題分享。 以上是亞太NFT&DeFi線上國際峰會開幕第一天的全部內容,9月10日的NFT主題討論精彩繼續!

與客戶建立親密而獨特的關係!NFT將如何改變時尚? –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

NFT加密藝術是2021年創作領域討論度最高的話題之一,在數位藝術家Beeple以6,900萬美元的價格,售出集錦作品《每天:最初的5000天》(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後,人們除了對NFT的市場潛力表示認同外,對於這種隨著數位化風潮而起的新藝術形式,將如何改變現有的創作界更是議論紛紛。目前,時尚界對於NFT的應用並不多,多數品牌與企業仍然處於觀望狀態,而造型師媒合平台LookStyler創辦人Mirjana Perkovic則認為,NFT的出現將大幅度地改變時尚產業現有的商品形態、廣告,以及推動轉變的消費者心態。 什麼是NFT? 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質化貨幣),可以理解為一張「數位世界的所有權證書」,它與比特幣一樣是基於區塊鏈科技發行的虛擬貨幣,但與比特幣不同的是,NFT不但擁有無法被竄改的特性,而且理論上任何品牌或個人,都擁有「鑄造」它的能力,因此,它就像大師名畫的真跡一樣,是獨一無二的。 而在創作市場上,這種無法被竄改、獨一無二的特性,令數位內容創作者得以擺脫過去數位作品極易被複製、散布的處境,讓數位內容也開始具「稀有性」,讓收藏者願意花錢購買、收藏。 無法取代的稀有性,令品牌、藝術家更願意去推出NFT作品,例如結合時尚、科技與遊戲的跨界虛擬品牌平台RTFKT Studios,在2021年初就曾以超過12.5萬美元的價格,而平台推出的數位球鞋,售價則在數千甚至上萬美元;而造型師媒合平台LookStyler創辦人Mirjana Perkovic則認為,NFT有顛覆時尚界現有體制的潛力。 NFT有改變時尚產業現有形態的潛力 Mirjana Perkovic認為,NFT能讓數位產品產生「稀有性」(Scarcity)的特質,使它擁有顛覆時尚產業的潛力。不論是時尚還是藝術,「稀有性」都是價值來源的關鍵,而NFT進一步將這種特質延伸到數位領域,令消費者即使在數位平台上,還是可以藉由這些設計品來表達自我,雖然對多數人而言,購買數位服飾的概念仍然有些難以理解,但對於Z世代(2000年前後出生者),以及Alpha世代(2010年後出生者)而言,為數位設計花大錢,並不是什麼難以想像的事。 「所有精品品牌都知道,顧客不會因為需要而多買一雙昂貴的鞋,人們買貴重物品是因為他們希望能成為特定品牌建立的奢華文化、傳承、故事的一部份。」Mirjana Perkovic說,「同理,NFT也是可以提供消費者特定地位與資產的社會資本,它們為商人與投資者提供了新的市場。」 虛實合一的未來 年輕消費者對虛擬服飾的喜愛,反映出一個難以忽視的趨勢,那就是未來人們的自我表達,不會只限於現實生活,且數位世界的潮流對現實世界有難以忽視的外溢效應。Mirjana Perkovic認為,未來NFT最有可能流行的形式,是結合虛擬實境(VR)與擴增實境(AR),讓人們可以在自己家裡,藉穿戴裝置,身如其境地欣賞自己的數位收藏品。 蒙娜麗莎終於能從防彈玻璃後走出:與HTC VIVE Arts聯手打造,羅浮宮將首次展出VR體驗計畫 NFT加密藝術作品的優勢 與過去下載後創作者就無法過問作品去向不同,每一次NFT作品被下載、轉手,創作者都可以得到版稅,這讓NFT加密藝術與傳統時尚、藝術品多了「不會折舊」的優勢;一直以來,二手精品市場都苦於無法吸引到最頂尖的消費者與收藏家,但NFT時尚單品的出現,或許可以打破這道無形的分野。 Mirjana Perkovic指出,NFT的出現,還有可能永遠改變廣告與數位行銷的模式。 近年來,時尚界普遍都留意到,消費者對品牌背後的故事愈發感興趣,加上年輕消費者對於時尚數位內容、數位產品的的接受度普遍極高,例如,新銳品牌可以藉由發行NFT產品,來測試市場對單品改為數位版本的接受程度。 而對於已有市場基礎的品牌而言,透過良好的設計與妥善的行銷,許多不同形式的創作,諸如相冊、活動票券、服裝、原創藝術品,甚至是獨特的沉浸式體驗,都能被轉化為可被收藏的數位作品,而令人難以忘懷的作品,就是建立顧客品牌忠誠度最好的催化劑。過去,一次性的美好體驗稍縱即逝,但現在透過科技,就連體驗,也可以被補捉、交易、珍藏,透過這種方式,品牌得以與顧客建立獨特且親密關係。

讓 NFT 為社會帶來「共同富裕」 – UNWIRE.PRO

上月看了黃秋生、陳淑儀、朱栢康演出的劇場《ART 呃》。本文並非劇評。不過說不定,算是另類藝評。 Art 呃 《ART 呃》原著出自法國名編劇 Yasmina Reza 手筆,獲獎無數,1994 年在巴黎香榭麗舍大街首映,其後再於倫敦、百老匯上演。香港也多番上演該劇,包括 2008 年黃子華主演的版本;今次因可能是黃秋生最後一次在香港的演出,較受藝術素人如我的關注。 《ART 呃》。神戲劇場提供 故事很簡單,只有 Serge、Marc、Yvan 三個角色,劇情全部在兩個場景由三位好友的連串對話帶出。話說 Serge 以百萬高價買得一幅白色底、上有白色斜紋的名畫(圖),鍾愛傳統藝術的 Marc 不認同,直言作品是垃圾,二人產生矛盾。性格隨和、正籌備婚禮的 Yvan 夾在兩人中間嘗試調停,引起連串何謂藝術的辯論,也爆出連串笑料。 黃秋生受訪時表示希望上演喜劇,令觀眾入場看得開心,「我會令你笑得出來,這就是做藝術的責任和專業」。的確,劇中主角 Serge 一秀出他那幅高價投得,全白的名畫,引起哄堂大笑,我前面那位女士更是人仰馬翻,儀態放兩邊。可惜我卻是「認真便輸了」,誤入思考模式,認真想著藝術收藏、現代藝術為何物,輸掉輕鬆笑一場的機會。 《Art 呃》的台前幕後成員請別怪我,畢竟比起現實,劇本只是小菜一碟。 瘋狂的石頭 是這樣的。劇場當天,碰巧就在進場前不久,我讀到孫宇晨的Twitter 訊息,曬出豪花 50 萬美元買的一塊石頭。石頭指的不是鑽石,而是一張漫畫石頭 png 圖,具體賣價是 187 ETH,按當時美元兌換價約為 60 萬。你說,如果劇中 Serge 高價買入一幅名家筆下白色的作品叫荒謬,那天價競拍 EtherRock 這種行為又該叫甚麼? 這就是 NFT「藝術」收藏。坊間關於 NFT 科普已經很多,這裡不贅,有興趣可以參考我的前文〈LF2 念念不忘 NFT 必有迴響〉,或者公視的短片〈7 分鐘帶你了解加密藝術投資熱〉。 EtherRock 的概念很簡單,如果以下你看不懂,恐怕是因為它太簡單,而不是太複雜。EtherRock 的創作者使用以太坊的智能合約,把 100 件顏色各有不同——如果你能看出的話——的石頭編上唯一的 ID,由 0 到 99,發行 100 個 NFT。基於區塊鏈的特性,每人都能查詢和證明這些石頭由誰持有,也能證明買家在何時,付出過多少錢去買入。 EtherRock 的官網如是說: These virtual rocks serve NO PURPOSE beyond being able to be brought and sold, and giving you a strong sense of pride in being an owner of 1 of the only 100 rocks in the game 🙂 NO PURPOSE,就是 purpose。 「我拿得出 50 萬美元來買一幅 NO PURPOSE,也不漂亮(correct me if i’m wrong)的石頭 png」——這是買家可以給出的,強烈的訊息。如果這張 png 有點甚麼實用價值,或者更漂亮一點,恐怕以上訊息只會減弱,而不是加強。 這也是為甚麼 NFT 可能比傳統藝術品更能賣錢的原因,畢竟就算你家裡掛了一幅白色的畫作,要證明它是真跡,要證明你真的高價投得,也是一件很困難的事。透過區塊鏈,NFT 卻可以輕鬆做到。 這還不只。買家投得 NFT 後要是持有,可以繼續保有「我付得起」這份社交資本;要是更高價賣出,賺一大筆之餘,又可再贏得「眼光獨到,懂得以錢賺錢」的聲譽。只要你付得起,又不在乎那點錢,買 NFT 可說是立於不敗之地。 甚至,懂得玩社交媒體的買家,還能再走上另一個境界,比如孫宇晨就正在進一步策展事件,表示響應以太坊創辦人 Vitalik 的呼籲,為石頭標價 799.99 ETH 尋找買家,將所得款項捐贈與 V 神指定的機構云云。事件持續發酵,產生的媒體報導和群眾關注,價值恐怕也不止 50 萬。 NFT 不,我不是在鞭撻有錢人炫富。 這樣說不是怕得罪誰,而是我真正相信 NFT 的價值。事實是,我自己 2018 年就在買 NFT,這陣子也在買更多去支持創作者和機構,比如老朋友小熊的 LF2 角色,和台灣事實查核中心的調查報告。 站在創作者的立場,我自己也為拙作《區塊鏈社會學:金錢、媒體與民主的再想像》發行過 NFT,得到金額高於版稅的支持;甚至承諾讀者完成全書工作坊後,可獲得 NFT 證書,而那是遠早於 NFT 風潮的事了。 有趣的是,雖然人人都說技術從業者不應該使用常人聽不懂火星術語,偏偏 NFT 這個差得很的名字,正是它成功的關鍵之一。我在《區》中並無明言證書是以 NFT 鑄造,少了「聽不懂」的潮流元素,就落得幾乎沒有讀者索取。 相對於鄙視炒作和炫富,我更願意深刻弄懂 NFT 的機制,包括正宗和「邪派」,以及當中包含的消費者心理和人性,從而把區塊鏈科技用得其所,讓 NFT 為社會帶來「共同富裕」。 如果《Art 呃》的 Serge 高價買入一幅名家筆下白色的作品叫荒謬,那天價競拍 EtherRock 這種行為又該叫甚麼? 理智。

詹皇封王戰灌籃NFT寫紀錄 23萬美元成交登首位 – NBA 台灣 | 聯合新聞網

NFT(註:不可替代代幣,Non-Fungible Token)風潮席捲各大收藏投資圈,應運而生的新產品NBA Top Shot更是價值飆漲,近期詹姆斯(LeBron James)在2020年總冠軍賽封王戰1記灌籃的NFT更是寫下交易紀錄。 詹姆斯這記灌籃的NFT交易金額為23萬美元,一舉登上龍頭寶座,事實上根據NBA Top Shot官網資料顯示,交易金額排行前10中光詹姆斯1人就站7個位置,其他3球則分別來自范弗利特(Fred VanVleet)、威廉森(Zion Williamson)與莫蘭特(Ja Morant)。 當然對比NBA Top Shot先前狂潮,目前交易金額已經不再像以往動輒幾倍翻,且也有網友反應遇到轉換現金過程遭延遲問題,但像獨行俠老闆庫班(Mark Cuban)仍強調,該NFT新產品能夠長期經營,且有望成為聯盟主要收入來源之一。

余文樂X 佳士得經典Daytona腕錶、Condo修女畫、CryptoPunk NFT網上拍賣| 拍賣新聞 – TheValue.com

拍賣業界在疫情下急速轉營,數碼化、跨門類拍賣,乃至與潮流巨星合作籌辦拍賣,成為大型拍賣行搶佔媒體報道,吸納新客戶的方式。今年6月,我們看到蘇富比與地表最強周杰倫合作策劃專場晚拍,拿下100%成交佳績,斬獲HK$8.45億(NT$29.8億)成交總額,可謂叫好又叫座。 另一業界龍頭佳士得,這回與周杰倫好友、同樣熱愛收藏的余文樂合作,在即將舉行的「No Time Like Present」網上專場,帶來這位亞洲潮流icon精選的藝術品、腕錶以及今年炙手可熱的NFT收藏。 此次拍賣適逢余文樂四十歲生日,他因而決定聯同好友們的藏品一同上拍,並將拍品部份拍賣收益撥捐「願望成真基金」。該基金旨在為居於中國香港及澳門、三至十七歲並患有重病的兒童實現改寫生命的願望,透過願望成真的體驗令他們的人生充滿希望、力量及快樂。 目前已知拍品包括: 康多(George Condo)大尺幅畫作《修女與神父》,估價HK$1,000萬 - 1,500萬(NT$3,550萬 - 5,330萬) 勞力士(Rolex)Ref.6263 Daytona腕錶配Paul Newman ”RCO” 錶盤,估價HK$850萬 - 1,250萬(NT$3,020萬 - 4,440萬) NFT方面則包括一枚CryptoPunk #9997號 8-bit頭像,估價HK$480萬 - 680萬(NT$1,700萬 - 2,410萬) 余文樂社交帳戶的頭像,已換上CryptoPunk #2886號頭像 今年掀起NFT熱潮,單計最值錢的頭十位收藏系列,累積成交額已達US$55億(約HK$425億;NT$1,500億)之高,數字驚人。向來走在潮流尖端的余文樂,早在5月已在社交媒體把頭像換成CryptoPunk的8-bit圖像。 如今他使用的頭像為CryptoPunk #2886號,此頭像於7月底曾以120枚以太幣(ETH)易手,價錢約為US$29.3萬。由於交易記錄只得戶口號碼,未能確定買家是否余文樂本人。 CryptoPunk被譽為NFT祖師,備受NFT藏家追捧,累積交投金額至今達US$12.3億。今年5月,9個CryptoPunk以綑綁形式登陸紐約佳士得,和一眾大師名畫於晚間拍賣同場獻技,終以近US$1,700萬高價易手。其後,單個CryptoPunk #7523號在蘇富比網拍上陣,結果又寫下US$1,175萬成交紀錄。 這些8-bit頭像的起源始於2017年,紐約軟件公司Larva Labs設計出一個軟件程式,合共生成了1萬個24 x 24像素的8-bit頭像,各有隨機生成的膚色、髮型、鬍子、帽子等特徵,各個都獨一無二。公司最初希望這些頭像能成為手機app或遊戲的角色,惟最終未有成事。 Larva Labs於是改變策略,首先自留其中1,000個頭像,再把餘下9,000個免費發放給擁有以太坊錢包的用戶。大家獲得頭像後,可以自由轉賣。每個頭像都有自己的專頁,仔細列明長相特徵和完整交易記錄。每件作品的擁有權記錄均可追溯,會記錄於區塊鏈之中,為現今NFT市場奠下基礎。 今次拍賣的CryptoPunk #9997 8-bit頭像屬喪屍版本,數量只得88個。此頭像對上一次成交可追溯至今年2月,價錢為99.99枚以太幣(ETH),價錢大約是US$17萬。同樣地,礙於交易記錄並沒列出帳戶擁有人身分,未能確定賣家是否余文樂本人。 除此CryptoPunk外,首批公布的NFT拍品還包括同屬Larva Labs創作的Meebits及最近在NFT交易平台相當火熱的Bored Ape Yacht Club(BAYC)。行方稱,今次乃Meebits和BAYC首次在NFT交易平台以外公開拍賣。 比Cryptopunk遲了四年誕生的Meebits,無論是外貌或功能都有所進化。首先是從8-bit頭像換成3D立體全身角色,NFT鑄造總數從10,000翻倍至20,000個,種族和身體特徵也有所增加。 此外,每個Meetbit也附帶3D模型OBJ檔案。只要你擁有Meetbit,就可以把此OBJ檔案匯入電玩遊戲,成為真正能夠操控的虛擬角色造型。目前,Meebits坐佔NFT成交排行榜第8位,累積成交總額逾US$2億。 今次拍賣的Meebits #6337號,行方暫未公布估價。翻查記錄,此骷髏頭圖像曾於2個月前以44.18枚以太幣(ETH)成交,價錢約為US$10.8萬。 至於Bored Ape Yacht Club(簡稱BAYC),基本上可視為CryptoPunk的猿猴高清版本,同樣藉由電腦演算法賦予不同的身體特徵與衣飾,生成獨一無二頭像,總數亦是1萬。 BAYC由今年4月底誕生至今,短短4個月多累積成交額已達US$4.4億,坐佔最值錢NFT排行榜第5位,可見市況相當熾熱。 BAYC意思為「無聊猿猴遊艇俱樂部」,由官方文本、圖片建構出「隱於沼澤的悠閒聚首處」背景,賦予了整個NFT系列一個故事情節,也令擁有者更易代入。為了吸引更多買家和維繫收藏家社群,官方也賦予猿猴頭像一些福利,例如擁有者可到官網數碼白板隨意留言塗鴉,以及參加其他官方舉辦的活動。 今次佳士得帶來BAYC #8746號,行方同樣未公布估價。翻查記錄,此NFT於4個月前以14.99枚以太幣(ETH)成交,價錢約為US$5.9萬。 介紹過連串虛擬拍品,現在把焦點移到實體拍品。相信大家都知道,余文樂與周杰倫同樣愛收藏名錶、名車。這次拍賣便帶一枚市場熱捧的經典勞力士(Rolex)Paul Newman Daytona腕錶,估價HK$850萬 - 1,250萬(NT$),乃佳士得網上拍賣歷來估價最貴的腕錶。 在余文樂的社交帳戶裡,不時看到他大秀腕上的經典勞力士腕錶,Paul Newman Daytona當然在列。這次拍賣的Ref. 6263 Paul Newman Daytona,製於1969年。此錶特別珍貴之處,在於錶盤上的字型細節,以下逐一為大家拆解。 先簡介一下何謂Paul Newman Daytona,此經典Daytona腕錶配備稱作「exotic dial」的特別錶盤,錶面計時盤的刻度末端設計成小方塊,俗稱「骰仔面」。錶盤配色主要是「熊貓面」白面黑圈或黑面白圈,黑白分明。 腕錶採用勞力士以Valjoux 72機芯改製的727機芯。錶殼採用蠔式(Oyster)防水式設計,將速度計刻印在錶圈外圍,並配以旋鎖式計時按鈕,增加防水功效。 字體細節成為此錶估價高昂的關鍵 此錶有別於一般Paul Newman Daytona,分別在於錶盤上字體細節。一般Paul Newman Daytona,錶盤上「ROLEX、COSMOGRAPH、OYSTER」三行細字,代表蠔式錶殼的「OYSTER」字樣,置於「COSMOGRAPH」之上。 但像今次拍賣這枚腕錶,「OYSTER」字樣置於「COSMOGRAPH」之下,則屬更為罕見的「RCO」變奏版本,據統計只得20枚左右。有學者分析,這種變化可能源於早期勞力士廠方製作錶盤時,Daytona腕錶尚未採用蠔式錶殼。後來廠方引入這具備防水功能的錶殼,才在錶盤加上「OYSTER」字樣。 此外,從錶盤「RCO」三行字的字體可見,ROLEX的「R」字字體較闊,COSMOGRAPH的「G」字較短身及往內向,「H」字則較為不對稱,屬較早期的Mk1版本。Mk1版本的字型,只在初期製作的Ref. 6263 及Ref. 6265 出現,所以較為罕見。Mk1版本的Paul Newman則罕上加罕,所以更值錢。 研究經典勞力士其中一個有趣之處,就是些微的差別也足以影響價錢,大原則當然是物以罕為貴。翻查紀錄,2018年曾有一枚RCO Mk1字型的Paul Newman Daytona腕錶,在日內瓦以CHF 166萬(約HK$1,300萬)。 從行方公布的圖片,其中一幀正是余文樂與這幅康多畫作合照。《修女與神父》繪於2007年,尺幅達233 x 198.1 cm。 看康多的肖像畫,幾乎都會想起畢加索。碎裂、解析、組合,演釋,重構的面容與描象的肢體。學術上是抽象構圖、立體主義、心理立體主義、甚至是人造寫實主義等。康多曾多次明言畢加索是他的靈感來源。 畢加索說過,「傑出的藝術家模仿,偉大的藝術家竊取」。康多的創作,雖愛以畢加索、林布蘭、卡拉瓦喬等藝術巨匠的作品為靈感,卻充滿個人味道。場景、姿勢突破傳統,身體部位的誇張描繪,讓人一眼便看出這是康多的作品。

王家衛《花樣年華》NFT拍賣從未曝光的周慕雲與蘇麗珍| 拍賣新聞 – TheValue.com

兩個多月前,蘇富比宣佈邀得王家衛合作,成為藝術界熱話。很多人估計,行方這次會沿用周杰倫專場模式,即是以王導名氣作招徠,讓他宣傳別人的藝術品。 不過,大家都猜錯了。 是次拍賣首先帶來「澤東庫藏」專場,由王導親自挑選 30 件有關他的電影珍藏,以紀念旗下「澤東電影」成立三十周年。 與此同時,王導更投身NFT熱潮,創作1分鐘31秒影片,內容為從未曝光的《花樣年華》首日拍攝片段,將於10月9號的現代藝術晚間拍賣舉槌。 雖然預告版本僅長10秒,而且是靜音版本,但已足夠讓影迷看到不為所知的周慕雲與蘇麗珍。 影迷都聽說過,王家衛拍電影,要不根本沒有劇本,要不劇本只是一個起點,藉著臨場創作和演員碰撞的火花去發展,最後出來的完全是另一個故事。 《花樣年華》也是一樣。 電影院螢幕上,我們看到故作瀟灑的周慕雲,以及含蓄內斂的蘇麗珍。事實上拍攝首天、即1999年2月13日之時,蘇麗珍穿著的旗袍顏色不似後來的嬌艷,惟性格反而更前衛進取,對周慕雲說:「現在我知道什麼叫愛情了。今晚來我家吧。」 周慕雲雖然也抽著煙,但反應沒有那麼冷靜沉着,好像有點不知如何回應,裝扮也不似後來,而是穿著花俏的千鳥紋西裝外套、束著像《2046》般的小鬍子、還以墨鏡擋住眼睛。 是次創作《花樣年華》NFT,王家衛特別撰文回顧當年拍攝的心路歷程: 「創作往往來自一念。一個念頭有九十剎那,一剎那有九百生滅。《花樣年華》的一念何來?難說。可以確定的是,1999 年 2 月 13 日是我將這一念頭付諸行動的第一天。每部電影拍攝的首日,等同與夢中人的第一次約會;既驚且喜,如履薄冰。開弓沒有回頭箭。二十年過去了,這支箭還在飛著。 今天,借去中心化數字技術,我們將這意義非凡的一天,以一種嶄新的形式去保存,去展示。在區塊鏈的世界裡,歲月不老。願未來更多人去體會,去追尋,那靈光乍現的剎那。」 與《花樣年華》NFT一同亮相現代藝術晚間拍賣的,還有張國榮演何寶榮時穿著的皮衣。 《春光乍洩》眾多戲服之中,此件皮衣尤有意義。何寶榮為黎耀輝(梁朝偉)偷手錶時穿著它、在醫院說「不如我哋由頭嚟過」(不如我們從頭來過)時穿著它、的士上倚著黎耀輝時穿著它、兩人分手後小張(張震)到世界盡頭時也穿著它。 皮衣自1997年電影拍攝結束後,一直珍藏於「澤東庫藏」,歷經近四分一世紀,依然完好如初。是次拍賣,王導除了撰文回首當初,還特別剪輯短片,讓眾影迷一同回首電影經典場面,重溫「哥哥」風姿,並向這位巨星致敬。 短片尚在製作當中,預期不久內就會發佈。 「遠看過去,彷彿是一場單人探戈。他的舞伴,是他的黃皮衣」 「不如我哋由頭嚟過」 「每一件經典戲服都是一個符號:夢露的白裙子,小馬哥的黑風衣,李小龍的黃色運動衣……最終都會獨立於角色,成為時代記憶。中國傳統戲曲裡,角色的造型叫扮相,登場被稱為亮相。相,不單指穿什麼,更多是指精神狀態,是氣質。 張國榮第一次穿上這件皮衣,是在阿根廷。造型的時候他習慣站在鏡前,我剛好站在他背後。演員登場前都會照鏡子,因為要以最完美的扮相面向觀眾。張國榮也是一樣。觀眾看到的是他永遠迷人的正面,我更喜歡繞到他背後,偶爾會看到煙花後的落寞——這是我在和他合作多年後的發現。 幾個星期後,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火車站裡,出現了何寶榮的背影,獨自踟躕於夜深人靜的大堂角落。何寶榮一個人的時候,喜歡抱著那件皮衣,像在為自己取暖。那天晚上,有一刻,他把皮衣抱在懷裡。遠看過去,彷彿是一場單人探戈。他的舞伴,是他的黃皮衣。我一直留著這件黃皮衣。因為它象徵著曾經的存在;溫柔、叛逆,和煙花背後的落寞。」 皮衣最後由小張(張震)穿著到世界盡頭 如果說王家衛是收藏家,那麼他主要收藏的就是自己電影的一切東西。今年是王導旗下澤東電影成立30周年,他特別挑選出30件別具意義藏品,將於「念念不忘:王家衛 x 澤東電影三十周年」專場舉槌拍賣。 「30件藏品裡面,大部分來自我不同的電影:服裝、道具、造型、攝影、海報,以至我個人收藏。每一件都代表著電影從製作到面世的不同工序。此外,還有我們的長期合作夥伴張叔平、杜可風、夏永康的作品,以及幾位來自不同地區的藝術家,專門為這次30周年設計的作品。」 暫未知此30件藏品來自哪些電影。不過可以肯定的是,王家衛最早執導的兩部電影 -《旺角卡門》與《阿飛正傳》非澤東出品,故不在是次拍賣行列之中。專場稱作念念不忘,那麼《一代宗師》相信不會缺席。 另外,此獨立專場中的每件藏品,都會附有「澤東庫藏」開立及王家衛親簽的作品保證書。 最後,行方還邀請王導以策展人身份,詮釋及演繹本季晚拍的兩位東西方大師鉅作。蘇富比現代藝術拍賣陣容中,暫時只公佈了亞洲拍賣史的首幅梵高油畫《靜物:花瓶與菖蘭》,估價HK$7,000萬 - 1億。 究竟王家衛選擇和哪兩位已故大師跨時空聯乘?梵高、常玉、還是趙無極?方式又會如何?影片、文字、直播? 有進一步消息,The Value會再為大家報道。 王家衛 x 香港蘇富比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2021/10/9 念念不忘:王家衛 x 澤東電影三十周年專場|2021/10/10

4個月狂漲500倍,NBA球星庫裏出手,NFT概念股要火? 作者智通財經 – Investing.com

NFT近期站上風口,NBA明星球員、金州勇士隊的史蒂芬.庫裏,用55個以太坊(約18萬美元,合人民幣116萬元)買下了一個猿猴頭像,引發網友熱議,還登上了微博熱搜。 此次庫裏入手的虛擬頭像,來自于目前NFT市場上最火的收藏品社群之一——Bored Ape Kennel Club(無聊猿猴遊艇俱樂部,簡稱BAYC)。 該項目由10000個全球限量的NFT猿猴作品組成,是在以太坊區塊鏈上的獨特數字收藏品。這些猿猴在服裝、背景、毛皮、面部表情等方面存在着不同的特征,並且每一個都是獨一無二的。 無聊猿猴遊艇俱樂部項目于今年5月正式發售,10000個猿猴作品全部定價爲0.08ETH以太坊。發售時格外火爆,10000只“猿猴”不到兩小時便銷售一空。 據opensea最新數據,該項目銷售額已突破4億美元,交易人數達5400人,最低價達16萬美元。這意味着,僅僅4個月時間,該産品的價格暴漲超500倍。 NFT概念股近期持續火熱。8月28日,NFT交易平台OpenSea交易額達2.35億美元,創下曆史新高。其中Crypto Punks交易額排名第一,交易額超4.45萬枚ETH(約1.43 億美元)。 國盛證券宋嘉吉研報指出,NFT在藝術創作領域的應用需要在用戶體驗、合規性、資産性上取得平衡,穩健合規發展。今年以來,NFT人氣爆棚,NFT藝術品售價高達數百萬美元。NFT技術在藝術創作領域有着巨大潛力,NFT的發展爲IP文化産業帶來了新的商業模式和利潤空間,爲內容平台帶了新的工具,文化創作經濟將迎來外部推動。 中信證券8月30日發布的研報指出,未來NFT市場規模尚有較大發展空間,同時未來資産種類會更加豐富,更多藝術品、卡牌、NFT遊戲、以及其他新的應用或將面世。技術層面預計也有較大提升空間,包括算力平台、雲計算等。此外,未來數字人民幣的發展以及法律制度的完善有望共同驅動NFT行業持續發展。建議關注目前已有布局的互聯網大廠如騰訊控股(00700)、阿裏巴巴-SW(09988)、騰訊音樂(TME.US)、網易(NTES.US)、Roblox(RBLX.US)等。同時也建議關注有潛力開展數字IP運營和衍生的平台如閱文集團(00772)、哔哩哔哩(BILI.US)、快手(01024)、芒果超媒(300413.SZ)等;探索潮流藝術價值的如泡泡瑪特(09992)等;有潛力進行遊戲相關NFT探索的如心動公司(02400)等。 經財聯社梳理,A股概念股方面,弘業股份參與江蘇文交所25%股份,江蘇文交所爲文化物權、股權、版權等各類文化産權提供交易流轉平台,采用“互聯網+金融+文化”模式。 安妮股份旗下“版權家”版權服務平台已成爲DCI版權保護體系首批示範應用平台;公司致力研究並推進區塊鏈技術在版權領域的應用,參與編寫《信息技術區塊鏈和分布式賬本技術參考架構》國家標准等相關文件。 博瑞傳播已與中國數字圖書館有限責任公司通過西南聯合産權交易所以公開摘牌方式參與成都文交所增資擴股項目。 東方電子子公司海頤軟件是一家提供行業信息化解決方案、行業數據管理和運營服務的高新技術企業,公司參與過區塊鏈藝術品交易等應用方面的研發。

跟歌手近距離「面對面」、演唱會周邊變NFT!HTC VIVE如何打造音樂版元宇宙?|數位時代BusinessNext – 數位時代

「這已經是二度延期(演唱會)了。」今年拿下金曲獎評審團獎的萬芳,在某次採訪中忍不住感嘆。不只萬芳包括,陶晶瑩、伍佰等歌手,原本都規劃在近期舉辦演唱會,都因為本土疫情升溫取消延期。 轉往線上也成了新選項,歌手林俊傑、瘦子,分別在今年和去年舉辦線上演場會。傳統的線上大多是透過電腦、手機等裝置觀看,型式較為單一,除了無法跟歌手互動,觀看的視角也是由導播決定好的,現在隨著新技術出現,可以打破這些限制。 HTC VIVE宏達國際電子旗下內容品牌VIVE ORIGINALS,推出全球第一個全息音樂平台「BEATDAY」,不只可以讓歌迷擁有身歷其境的演唱會體驗,還結合了NFT、加密貨幣等技術,要打造音樂版本的元宇宙(Metaverse)。 BEATDAY提供完全不同的表演呈現、觀賞模式,在音樂的元宇宙中,將發展出屬於自己的一套經濟系統。 三大特色,打造音樂元宇宙 「誰轉身迴避,未必沒有威逼,直到要圓寂,發現腳跟不著地。」這是樂團美秀集團的歌曲《殭屍王》中的某段歌詞,其中有許多誇張的想像,例如:「發現腳跟不著地。」,很難在現場演唱會中,呈現出歌曲中的意境,但在全息演唱會中,可以真實的描繪出來。 BEATDAY可以讓讓歌手,在量身打造的特殊虛擬場景中演出。 BEATDAY背後採用的是一種叫「容積攝影(Volumetric Capture)」的技術,這指的是在攝影棚中藉由8支立柱、32個攝影鏡頭,可以在一秒內擷取30-60個立體影像的技術,能夠快速建立具有體積維度的立體影像,能夠捕捉表演歌手身上的每一個細節。 第一個特色,就是可以讓歌手在量身打造的特殊虛擬場景中演出,這次BEATDAY的線上記者會,就設定在「廢棄的西門町」舉行,歌手也可以設定在月球、時代廣場、阿里山或任何地方唱歌。 第二個特色是,觀眾在入場前可以在平台上製作一個虛擬分身,表演開始後,可以自由地在虛擬空間中穿梭,到處探險,並且以自己的視角觀賞演出。靠近舞台歌手就會變大、遠離的話則會變小;假設歌迷想特別看歌手耳環的細節,就可以選擇停留在演出者的耳朵旁邊,近距離觀賞,甚至還可以透過手機和歌手合拍AR MV。 第三個特色是粉絲經濟,歌手可以把演唱會門票、周邊商品等做成NFT(non-fungible token),開放觀眾在演出虛擬空間中的店面購買。NFT是在以太坊區塊鏈上的數位憑證,有獨一無二、不可分割的特性。 這次美秀集團推出「BEATDAY x 美秀集團:全息演唱會賽博台客收藏組」NFT,接下來會在台灣本土的音樂NFT平台Fansi上架,開放觀眾透過信用卡或加密貨幣購買。收藏組內容包括「美秀虛擬音公仔」和「美秀自製樂器炫炮2.1版」NFT,還包含「全息演唱會三日通行證」及全息演唱會道具「虛擬炫炮」。 這次美秀集團推出「BEATDAY x 美秀集團:全息演唱會賽博台客收藏組」NFT,接下來會在台灣本土的音樂NFT平台Fansi上架。 VIVE ORIGINALS總經理劉思銘說,全息音樂平台「BEATDAY」籌備了將近兩年的時間,相較於一般演唱會,除了不需要實體場地外,其他的資源都跟一般演唱會相同,一場全息演唱會的成平均本約是三千萬台幣,但可能因為門票販售的數量、價格再壓低。 雖然現場演出的感受無法取代,全息演唱會卻可以做到完全不一樣的事情以及體驗。劉思銘說,BEATDAY可以做到萬人同時連線,以及跟朋友透過虛擬分身,一起在虛擬空間中看演場會,雖然身處異地,卻還是能有在一起的感受,概念宛如音樂版的「元宇宙」(虛擬世界)。 美秀集團分享,實體演唱會能換得衣服數量有限,全息演唱會可以做到每首歌都換不同衣服,還可以透過場景設定,帶觀眾進入歌曲意境。 這次BEATDAY結合容積攝影,推出「PC版全息演唱會」及「手機版全息MV」(含平板)系列作品,也跟歌手吳霏合作全息MV《戰》,觀眾可以用任何自己喜歡的視角,自由放大縮小,也能利用「AR互動模式」與藝人進行零距離的虛擬互動,不管是舞蹈教學或是一同拍照錄影,都能讓歌迷發揮。 BEATDAY這次也跟歌手吳霏合作全息MV《戰》。 瞄準三大商業模式 去年HTC特別購入亞洲第三座容積(Volumetric Capture)攝影棚,用容積攝影立體紀錄歌手的音樂演出,觀眾將能夠輕易透過電腦和手機的BEATDAY平台,體驗新型態的全息音樂作品。 未來的商業模式可以分成三大類,第一種是演出門票的銷售收入;第二種是NFT、數位周邊的銷售,例如歌迷可以夠買服裝來裝飾自己的數位分身;第三,是會員制度,讓粉絲可以透過付費下載喜歡的內容;最後,未來也打算把BEATDAY打造成公開的平台,開放觀眾製作自己的演出。 劉思銘表示,BEATDAY提供完全不同的表演呈現、觀賞模式,在音樂的元宇宙中,將發展出屬於自己的一套經濟系統。

婚前ALL IN狗狗幣慘賠!男拿NFT「取代鑽戒」 下場GG了 – NOWnews 今日新聞

近年來比特幣(bitcoin)、以太幣(Ethereum)等加密貨幣爆紅,除了有著讓人致富的機會外,在特斯拉創辦人兼執行長馬斯克(Elon Musk)的推廣下,狗狗幣(doge)價格也一飛衝天,尤其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簡稱NFT)這個夏天掀起熱潮,自八月以來上漲約36%,本月有望上看4000美元大關。有網友就提到自己將積蓄全壓在狗狗幣上,最後買不了鑽戒,只能拿「藝術品NFT」向老婆求婚,下場卻是讓老婆氣得鬧分手。 日前一名外國男網友在《Reddit》論壇的感情版上提到,自己前陣子因為看好狗狗幣的未來趨勢,因此將財產「All in」全壓在狗狗幣,卻因買在最高點暴跌一夕之間把畢生積蓄賠光,只能用剩下的錢買「藝術品NFT」取代鑽戒向女友求婚。 該名網友還原事發經過,他提到當自己單膝跪地求婚時,拿出來的不是戒指,而是兩人將共同擁有的NFT時,對方竟崩潰大哭,指責他怎麼可以把錢亂花在這上面,儘管原PO努力解釋未來10年可能就靠著NFT換到一棟豪宅,這遠比一枚鑽戒來得有意義也有價值,不過對方卻無法認同也不接受他這樣的求婚,「我不想賣掉NFT放棄千載難逢的機會,但也不想跟她分手,到底該怎麼辦呢?」。 不少網友看完了他的經歷後紛紛搖頭表示,他的行為根本不是投資而更像個賭徒,同時也認為他應該好好跟女友溝通才對,「對沒有投資經驗的女友來說,會這麼突然就接受才有鬼吧!」、「老兄,用10年後可以換到豪宅的說法根本就是在哄小孩,不如好好跟女友解釋NFT的價值吧」、「如果對方本來期待的是鑽戒,當然會錯愕到不行啊」。 由於NFT將在未來的零售業、社群媒體、娛樂圈扮演重要角色,不論是推文、梗圖或數位藝術創作都具備不可複製的特性,可說是標示了作者、價格、得標者、得標日期的虛擬契約,也成為不少新銳藝術家發行作品的新寵,例如推特執行長2006年發布的首篇推文,就將透過NFT的形式出售,得標價飆破290萬美元(約新台幣8230萬元),因此也有網友替原PO緩頰,解釋這就像是拿出地契來向對方求婚。 不過,最後也要提醒投資人,投資一定有風險,基金投資有賺有賠,申購前應詳閱公開說明書(投資人須知),學習正確的投資觀念才能將損失的風險降至最低。(編輯:楊智傑)

跟上熱潮,奧丁丁宣布推出 B2B2C NFT 交易平台 – INSIDE 硬塞的網路趨勢觀察

奧丁丁 NFT 平台特別規劃了創作者權利金(Royalty fee)機制,每一次交易 NFT創作者將從中獲得創作者權利金,且可自行設定權利金比例。 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質化代幣)躍升 2021 年度最火熱的區塊鏈產業應用,全球百家爭鳴,各國企業、名人相繼投入,引爆 NFT 浪潮。看好 NFT 市場龐大潛力,奧丁丁集團宣布推出 B2B2C NFT 交易平台,鎖定娛樂、創作 IP(Intellectual Property,智慧財產權)領域,首批與當代藝術家辜琪鈞、農藝師魏瑞廷、陶藝家曾子嘉、插畫家吳豐君跨界合作,推出獨家限量 NFT 產品,並預告第四季將攜手格鬥家推行獨家 NFT 產品。 進軍 B2B2C 雙市場 鎖定娛樂、創作 IP 龐大商機 奧丁丁 NFT 平台同時提供 B2B2C(Business to Business to Consumer)雙市場交易服務,除開放粉絲、收藏家、區塊鏈愛好者購買,也開放出版商、代理發行、通路商等商業授權與採購,此外也鎖定娛樂、創作 IP 領域龐大商機。IP(Intellectual Property,智慧財產權)大抵分為專利權、著作權、商標權三大類,奧丁丁鎖定娛樂、創作、藝術產業中的著作權與商標權,以 NFT 創造全新展示空間,讓創作者得以被更多潛在買家看見,進而跨境銷售。 奧丁丁創辦人暨執行長王俊凱表示:「娛樂、藝術產業一直以來都是相對封閉的產業,是極具潛力的 NFT 應用場域,透過 NFT 新型態交易模式,可協助解決管理許多無形資產的問題,有效簡化流程並增加透明度。此外,B2B NFT 是目前市場無人做出的服務,過往商業授權多為不透明,尋求授權多半不知從何找起,將 IP 相關業務以 NFT 形式推廣,可望大幅促進市場交易與透明化。」 奧丁丁商務長王剛和表示,奧丁丁 NFT 平台提供一站式服務,使用者可輕鬆創建、銷售與收集限量版代幣商品,「消費者透過刷卡即可購買 NFT 產品,交易完成後,平台即時移轉數位資產至買家帳號,過程往往僅需幾分鐘,買家便能於平台及以太坊(Ethereum)鏈上查詢驗證,即時且方便。」若後續轉售,其他買家可透過智能合約完整追溯 NFT 產品源頭、原創作者、歷代收藏者、過程交易價等資訊,過程透明且可供驗證作品價值與真實性。 此外,奧丁丁 NFT 平台更提供競標(Bidding)功能,採用大眾熟悉的競標模式-英式拍賣(English Auction),由賣方訂定底價,各路買家出價向上競標,價高者得標,「平台將英式拍賣競標流程自動化,提供買賣方最佳互動體驗,增加 NFT 收藏品銷售樂趣,同時提升NFT持有者-無論是創作者或收藏家的潛在獲利空間。最重要的是,競標結果將同步上鏈,維持區塊鏈公開、透明、可追溯一貫原則。」 藝術家 X 農藝師跨界創作 獨家 NFT 產品 限時限量競標 奧丁丁 NFT 平台首波與當代藝術家辜琪鈞、農藝師魏瑞廷、陶藝家曾子嘉、插畫家吳豐君跨界合作,推出一系列奧丁丁 NFT 平台獨家限量產品-數位藝術創作《エンセイキ 厭世姬》系列、插畫《神之米之晨與夜》、陶藝燭盤《區塊鏈走進農田》與《區塊鏈與農田結合》,採競標制、限量販售,即日起開賣。奧丁丁更預告第四季將與格鬥家攜手推出獨家NFT 產品。 奧丁丁全球業務開發經理陶佩君說明,奧丁丁 NFT 平台特別規劃了創作者權利金(Royalty fee)機制,每一次交易 NFT 創作者將從中獲得創作者權利金,且可自行設定權利金比例,創作者權利金為終身數位 IP 智慧財產分潤,從開賣到後續次級市場轉售,每一筆 NFT 產品交易資訊都將同步記錄於區塊鏈,以區塊鏈不可竄改、可溯源之特性,提供創作者詳實的終身分潤。

8月虛幣漲幅大勝美股指數!NFT太夯 以太幣價格狂 – MoneyDJ理財網

8月份標普500指數、那斯達克指數齊創空前高,但是加密貨幣才是真正贏家,漲幅遠勝傳統指數。不只如此,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簡稱NFT)夯翻天,更讓以太幣漲幅傲視群雄,本月份有望上看4,000美元大關。 Fox Business、MarketWatch報導,8月份至今,比特幣上漲13%,狗狗幣上漲33%;以太幣更噴高36%、創今年4月以來的最佳單月表現(42.47%)。作為對照,美股三大指數的漲幅遠遜虛幣。同一時期,道瓊工業指數走高1.2%、標普500指數走高2.9%、那斯達克指數走高4%。 各種虛幣中,以太幣漲勢尤為火熱,週三(1日)報價突破3,7000美元,為5月份以來首見。以太幣在5月締造空前高、達4,379.11美元。以太幣狂飆,AXIA Coin創辦人兼執行長Nick Agar的電郵表示,如果當前漲勢持續,以太幣有望突破4,000美元的壓力線。 以太幣近來為何大受歡迎?首先,8月5日以太幣進行了EIP 1559的升級,代幣供給減少,推升價格。Agar表示,最近以太幣的銷毀率(burn rate),導致價值5.61億美元的流通以太幣消失,投資人更想囤積此種虛幣。 另外,NFT爆紅,此種數位資產多用以太坊區塊鏈紀錄,也是以太幣利多。舉例而言,Visa砸下巨資購買NFT,花費了價值15萬美元的以太幣。Visa購買的藝術品名為「CryptoPunk 7610」(見下圖),是CryptoPunk創作集之一,透過演算法生成了1萬個頭像。CryptoPunk 7610是其中一個頭像,描繪留有龐克頭的女子。 Visa虛幣主管Cuy Sheffield解釋,NFT將在零售、社群媒體、娛樂、商務的未來,扮演重要角色。為了協助客戶和夥伴參與此一市場,該公司需要第一手了解全球性品牌購買、儲存、利用NFT時的基礎建設要求。 推文/梗徒都能賣、NFT是蝦米? NFT到底是什麼?NFT是使用區塊鏈技術創造的數位資產,NFT類似虛擬合約,能認證數位資產的所有權。每個NFT皆會上傳至數位分散式帳本,裡頭包含NFT的創造日期、售出日期、價格、得標者。區塊鏈能確認每個NFT都是獨一無二的,不像傳統的網路物品能夠無限複製。 藝品收藏家Pablo Rodriguez-Fraile說:「你可以走進羅浮宮,拍下蒙娜麗莎的照片,並擁有這張照片,但是這張照片沒有出處或歷史,沒有任何價值」,NFT不同,NFT具有認證,因此價值非凡。 NFT每個都不同,無法相互交換,不像其他資產如美元可以替換,金條也可以,但是NFT不行。有了NFT之後,民眾可以購買推文、梗圖、數位藝術、運動影片等的最初版本,而且只有一個人有擁有NFT背後的數位資產。

英12歲男孩銷售NFT賺進40萬美元 –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12歲的男孩都在忙些什麼? 讀書、交友、玩耍…? 英國12歲男孩Benyamin Ahmed所做的恐怕不止如此。他在放學後喜歡游泳、練習跆拳道,以及學習程式編碼,Ahmed日前甚至因為靠著銷售NFT而賺進至少40萬美元(約台幣1,108萬元)。這一切是怎麼開始的呢? 來自英國倫敦的Ahmed在年僅5歲時就隨著擔任Web開發人員的父親Imran開始學習程式設計; 他先從HTML和CSS入門,後來進階學習了JavaScript和其他程序。最近,NFT(非同質化代幣)的整體相關技能(包括智慧型合約)吸引了這位12歲男孩的注意力,Ahmed說:「今年早些時候我第一次了解到NFT,並且開始為之著迷,因為你可以透過區塊鏈輕鬆轉移NFT的所有權。」 NFT是一種獨特的數位資產,它就像實物資產一樣可以買賣,但區塊鏈允許跟踪每個NFT的所有權和有效性。Ahmed對這項技術感到十分興奮,並決定創建自己的NFT系列。他在今年初夏時所推出的第一個NFT系列名為 “Minecraft Yee Haa”,是由40個彩色像素化頭像所組成,全部都是他自己創作的藝術品並自己編碼。雖然這套系列作品並沒有立即售出,但Ahmed並不因此而灰心,甚至將它當做一種學習體驗並繼續創作。 JOYG1367 今年6月Ahmed開始編寫他的第二個NFT系列 “Weird Whales”,靠著知名像素化鯨魚Meme的靈感以及一位名為Boring Bananas的NFT開發人員發給他的腳本,過程中還與Discord社區編碼老師們學習,最後Ahmed共創作出3,350條像素化的鯨魚,每條都有不同的特色。創作這個系列成本共300美元的成本,其中主要包括認證每一個NFT所要支付的礦工費(Gas Fee)。完成後,Ahmed的爸爸和哥哥協助在網站和智慧型合約上做了些努力,並Twitter上發布了一個帖子。 Weird Whales系列在7月推出時,整個系列在短短的9小時內就銷售一空,Ahmed共賺了80多個以太幣,按照近日的定價,這筆錢價值超過255,000美元。然後,Ahmed在每筆二次銷售中可獲得2.5%的特許權使用費,因此在轉售市場上又賺了30個以太幣,價值超過95,000美元。至8月底止,Ahmed的總收入已超過400,000美元。不過,Ahmed並沒有開設傳統的銀行帳戶,而是只有一個加密貨幣錢包,因為他並不打算將乙太幣轉換為法定貨幣,「畢竟也許將來虛擬貨幣會成為主要通行貨幣」。 目前Ahmed正積極創作另一個NFT項目,並期許自己未來能成為像伊隆馬斯克及傑夫貝佐斯等成功的科技企業家。

加密藝術夯 NFT大師賽作品買氣旺 – 中時新聞網

全球藝術市場自去年便因疫情影響而萎縮,台北新藝術博覽會期望在疫情時代,仍能推動零接觸的賞畫、收藏方式,與亞洲首個NFT平台「Jcard 這咖」合作,並推動台灣國際當代藝術家協會評選的「2021 NFT世界大師賽」入圍作品上線交易。 主辦「國際藝術家大獎賽」的社團法人台灣國際當代藝術家協會,在4月份宣布舉辦首屆「2021 NFT世界大師賽」,並與台北新藝術博覽會、區塊鏈科技團隊—STAR BIT思偉達創新科技共同合作,此次「2021 NFT世界大師賽」入圍作品來自全球13國。 目前在線上已有不少作品售出,如杜姿樺的〈愛麗絲夢遊仙境〉,以變大的腳為主角,踩踏兔子的屋子為主要構圖,流動的迴轉和動態光暈照射下,呈現懷舊奇幻風格。 也有藝術創作者將疫情作為創作主題,陳怡安的〈台灣的疫情進行式〉便以科幻風的保護船、遠方的都市為構圖,期望天佑台灣;黃雅筠的〈疫起在家〉則訴說著女孩的疫情生活,平凡的臥室因為想像而充滿生活細節與故事;又如彌順塵的〈希望之花〉,以彩色線條勾勒出花草樹木,希望喚起人們與萬物生命共存之心。 台北新藝術博覽會藝術總監李善單教授表示,購入NFT作品買的是時間、歷史,這項全新的概念,吸引了40歲以下的年輕世代、科技新貴,手機是他們的瀏覽器、私人收藏庫。NFT加密藝術讓數位藝術家有被收藏的管道,亦減輕藏家對數位藝術收藏的顧慮。

英國知名塗鴉藝術家Banksy 傳出NFT 詐騙案,騙子還把錢給還了? – INSIDE 硬塞的網路趨勢觀察

英國知名塗鴉藝術家 Banksy 傳出 NFT 詐騙案!一位名叫 Pranksy 的買家在 Discord 上得知有人在 OpenSea 兜售 Banksy NFT 畫作,便在 OpenSea 確認並驗證完身分,點選了詐騙賣家架設很像是 Banksy 官方網站連結,並以價值 33 萬 6 千美元的以太坊得標,隨後一個小時才驚覺該拍賣都是假的,另外有趣的是最後騙子居然還把錢退給了買家。 Banksy 的 NFT 詐騙案讓 NFT 交易的安全性浮上檯面 該騙子駭入 Banksy 的官方網站並植入那部假的拍賣作品(雖刪除已被網友備份),搭配一個來源不明的資訊就讓買家進入圈套,似乎並不是一個很新鮮的詐騙手法。 現今在 NFT 的生態圈已有不少人會把其他藝術家的作品充當成自己的商品販售,而這位遭騙的 Pranksy 苦主表示,有另一位騙子用了與 Banksy 相似的帳號名稱,複製了同一款 NFT 作品贈送給他,顯現出 NFT 上的安全與隱私性嚴重不足。 在區塊鏈的世界遇到詐騙並不稀奇,而最奇怪的點是騙子居然還把錢給退了? Pranksy 表示可能因為是著名作家,且他本人又致信給外媒報導,在推特公開此消息的關係,才有機會把款項拿回來,並表示未來不敢在踏入與 Banksy 有關的 NFT 世界 。 Banksy 官方表示作者本人從未在 NFT 上發布任何作品,這款「CryptoPunks 風格的作品」也並非 Banksy 著作,推測可能是網友模仿了作者本人的作畫風格,並宣稱 Banksy 本人的作品來販售,官方對於 Banksy 網站遭駭一事則未做說明。 Banksy 的狂人事蹟造就在他現實與網路世界歷久不衰的影響力 說起這位英國塗鴉作家 Banksy ,就必須提到他 2018 年拍賣會的驚人事蹟,在當時 Banksy 蘇富比藝術拍賣會中,Banksy 本人現場「自毀」以高價售出的作品,那部被毀知名作品《Girl with a Balloon (2006)》 瞬間成為廢紙,讓現場觀眾瞠目結舌,而拍賣公司自娛:我們被「Banksy」了。 在更早遠的 2013 年的英國,當時就有人在街頭大膽的擺起「我們賣的是假 Banksy 作品」地攤,一副 2000 台幣的仿作結果在短短一個小時內,全被搶購一空。這實驗是由三位團隊成員:藝術家 Dave Cicirelli、活動行銷 Lance Pilgrim、攝影 George Gross 共同執行,他們準備了 40 幅仿真的 Banksy 畫作販售,最後甚至連銷售廣告牌都被民眾買走,就可知道 Banksy 在英國多具有影響力。 來自加密貨幣分析公司 Elliptic 的 Tom Robinson 表示,一旦買家 OpenSea 上出價並購買任何東西,他將無能為力。OpenSea 可以說是 NFT 的 eBay,它允許任何人出售他們擁有或自己創作的數字藝術作品。不過一旦出價後,賣家就必須接受,而這些加密貨幣將不可逆轉地轉移。

一場 NFT「陽謀」:價值 400 萬美元的音樂專輯與它的新主人 PleasrDAO

七年前,美國紐約的 Hip-Hop 樂隊 Wu-Tang Clan 創作了其 獨一無二 的專輯《 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 》, 以抗議數字時代音樂的貶值 。沒過多久,這張專輯在被 Martin Shkreli 以 200 萬美元的價格購買之後就陷入了資本主義罪惡的漩渦。當時的 Martin Shkreli 是一位年輕的製藥投機商,喜歡哄擡價格,後來他被判證券欺詐罪而處以 7 年牢獄。 Martin Shkreli 是在 2015 年的一次拍賣會上以 200 萬美元的價格首次拍得了這張專輯。2017 年,Shkreli 被判欺詐罪後, 美國聯邦當局沒收了這張專輯 ,並將該專輯保存在司法部的一個溫控保險庫裏。 現在,這張專輯又在數字藝術和加密貨幣領域重獲新生,以 400 萬美元的價格賣給了一個去中心化自治組織 PleasrDAO , 這個團體雖然成立不到一年時間,但已經因收購高知名度的數字作品而名聲大噪 。比如,2021 年 6 月,DogeCoin (狗狗幣) 原型柴犬的主人 Atsuko Sato 將下圖這張狗狗幣的原型圖片鑄造成了一個 NFT (非同質化代幣) ,並以創紀錄的 1696 ETH (當時約合 550 萬美元) 的價格賣給了 PleasrDAO,之後 PleasrDAO 將此 NFT 碎片化成數十億個部分。PleasrDAO 隨即將該 NFT 碎片化成數十億個部分進行拍賣,將這整張 NFT 圖片的價值推高到了 3.02 億美元。 今年 7 月,位於布魯克林的紐約東區聯邦檢察官辦公室宣佈在拍賣《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專輯時,沒有透露有關買家或價格的細節;檢察官當時表示,這些信息是保密的。 但是 PleasrDAO 在 9 月 10 日獲得了這張專輯的所有權 ,並將其保存在紐約某處的「保險庫」中。PleasrDAO 團隊決定公開慶祝獲得了該專輯,並 宣佈其最終目標是以某種方式使這張專輯能夠更廣泛地被歌迷聽到 ,儘管 前提是該團隊能夠說服 Wu-Tang Clan 樂隊的領袖人物 RZA 及其製片人 Cilvaringz 的同意 。 Wu-Tang Clan 樂隊《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專輯的唯一副本由 Martin Shkreli 在 2015 年以 200 萬美元的價格購買。這個嘻哈樂隊 對該專輯施加了極端的法律限制,以此抗議音樂產業的數字化。例如,唱片可能要到 2103 年纔會商業發行,且不能在大量觀衆面前播放 。 PleasrDAO 團隊成員 Jamis Johnson 將此次購買該專輯描述爲符合了 該團隊收購數字文化標誌性物品的興趣 ,也符合該團隊與許多加密貨幣擁護者的一個共同使命: 將藝術創作從一個剝削性的、過時的經濟體系中釋放出來,並提供一個更公平的經濟體系的承諾 。 Jamis Johnson 在接受視頻採訪時說道:「這張專輯最初是 對尋租中間商的一種抗議 ,這些中間商從藝術家那裏抽走一部分價值。加密貨幣在很大程度上也有着同樣的理念。」 Johnson 表示,通過購買這張專輯,「我們希望由我們把它帶回給人們。我們希望歌迷能在某種程度上參與到這張專輯中來。」 儘管《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早於最近的 NFTs 熱潮,但 PleasrDAO 組織的目標是在數字時代重新找回藝術稀缺的價值,因此 該專輯被視爲了 NFT 的某種先驅 。現年 34 歲、身穿一件印有 Wu-Tang 圖案 T 恤的 Jamis Johnson 說道,「 這張專輯本身就像是元老級的 NFT 。」NFTs 是通過使用區塊鏈計算機代碼來創作的數字物品,這使得 NFTs 無法被複制並能通過區塊鏈來追蹤其來源。 專門從事加密貨幣和 NFT 交易的律師 Peter Scoolidge 參與了此次交易,Peter 表示,爲了將《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這張實體專輯與數字領域聯繫起來, 一枚代表該專輯所有權的 NFT 已經被鑄造,PleasrDAO 組織的 74 名成員共同享有該 NFT 的所有權,因此共同擁有該專輯 。 作爲該專輯的所有者,他們可以聽這張專輯裏面兩張 CD 的 31 首歌曲,查看其刻有圖案的鎳銀盒子,翻看裏面用皮革包邊的羊皮紙書,這些都是整個專輯包裝的一部分。但是, 至少到目前爲止,PleasrDAO 的成員仍然受到 RZA 和 Cilvaringz 最初對 Martin Shkreli 施加的限制條件 ,包括在 2103 年之前 (從 2015 年首次出售算起的 88 年時間) 不能以任何形式向公衆公佈該專輯中的歌曲。 PleasrDAO 有着宏大但不太明確的目標,那就是 讓這張專輯更容易觸及普羅大衆,可能是通過舉辦聽歌聚會或者類似畫廊的展覽,甚至是將這張專輯的所有權擴大到粉絲手中,儘管這將如何實現仍未可知 。 PleasrDAO 的 Jamis Johnson 說道:「我們相信,我們可以對這件作品做點什麼事情, 使它能夠與粉絲和世界上的任何人共享, 理想情況下還可以讓人們擁有它的部分所有權 。」 Wu-Tang Clan 樂隊對於這筆交易的看法尚不完全清楚。《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的起源常常被描述爲主要涉及到該樂隊領袖 RZA (荷蘭饒舌歌手) 和 Cilvaringz (與 RZA 一起構思了該專輯)。RZA 拒絕置評,不過 Johnson 表示, PleasrDAO 一直與 RZA 有聯繫 。 Cilvaringz 的真名是 Tarik Azzougarh,他已經對此次交易表示祝福,並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我們尊重 NFT 的概念,同時希望不違反我們自己的規則。」 當年作爲 Wu-Tang Clan 樂隊顧問的 Cyrus Bozorgmehr 負責這張專輯的發行,併爲此寫了一本書。他最近在接受採訪時表示,PleasrDAO 的理想主義和對顛覆的渴望,可能是該樂隊認可的那種買家。 與此同時,這筆交易的複雜性也反映了一個事實,即加密貨幣仍處於金融主流之外,特別是涉及到與政府機構的交易時。 PleasrDAO 支付了相當於 400 萬美元的 與美元掛鉤的加密貨幣 ,但政府要求標準的美國貨幣。因此,PleasrDAO 通過律師 Peter Scoolidge 向一家 中間商 支付了這些加密貨幣,然後該中間商向美國政府進行付款。Scoolidge 補充說道:「促成交易的中間人方承擔了政府不願意承擔的風險。」 Scoolidge 表示,他的客戶,也就是該中間人,希望保持匿名,而且政府以保密協議爲由,沒有透露這張專輯是賣給誰的,也沒有透露價格。資產沒收方面的專家稱,即使被沒收的物品比政府經常查封的汽車或其他資產複雜得多,對一個公共機構來說,不披露相關拍賣信息也是不尋常的。 可能沒有真正與《 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 》類似的物品來衡量其價格 ,而且這筆出售合同意味着, 任何買家都必須遵守涉及其知識產權的複雜條款 。6 Agency 的 Georgio Constantinou 是爲該專輯尋找買家的專家,他說, 這些限制讓一些財力雄厚的潛在買家望而卻步 。 當被問及這張 Wu-Tang Clan 專輯出售背後的過程時,紐約東區聯邦檢察官辦公室發言人只是說,「美國已經依法處理了該專輯和其出售所得的收入。」 至於 PleasrDAO,Johnson 表示,他們正在花時間考慮如何處理這張專輯,但 他們希望尊重 Wu-Tang Clan 的意願,保護該專輯的價值和排他性,同時找到一種更廣泛地分享它的方式 。 「我們現在的方向,」他說道,「是將它開放給全世界。」
- Advertisement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