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 C
Taipei
2022年 12 月 3日 星期六

音樂

從葛萊美到NFT:每個人都可以參與的文化,只有音樂 – 娛樂重擊 Punchline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從葛萊美到NFT:每個人都可以參與的文化,只有音樂 - 娛樂重擊 Punchline 新聞內容如下: 訪問李永得部長,談談剛落幕的金曲獎頒獎典禮,我馬上想到的是知名占星師唐綺陽在節目訪談中對於獎的看法:「每一屆獎都有每一屆的個性,得獎人呈現的不只他自己,而是他身上揹負的符號」。這屆金曲獎不只得獎新人頗讓人心服,崔健得到金曲獎最佳華語男歌手也展現一種態度。 「什麼態度?」我問,「他敢來我們就敢給。」在文化部長李永得心目中,台北做為全球華語音樂創作的中心,在態度和決心上還是很明確。 李永得認為,音樂的影響力不只可跨越國界,還可跨越語言的障礙,且沒有階級藩籬,每個人、從每個角度,都有可能參與音樂從製作到分享的歷程。 今年由董事長樂團及蔣進興與第二代馬蘭吟唱隊跨界合作專輯《八歌浪Pakelang》,專輯裝幀設計由臺灣設計師李政瀚跟于薇操刀,奪下第64屆葛萊美獎「最佳專輯包裝設計獎」就是最好的例子。這是臺灣第一座葛萊美獎,背後是對台灣自身文化實力的再次肯定。 外人不知道的是,《八歌浪Pakelang》專輯曾得到文化部「本土語言流行音樂專輯製作補助」,因應國家語言發展法,文化部確實在加大對本土語言發展的經費挹注力道。總統接見得獎者時,也特別提到這件事。內外一心,才會有今天的成果。 李永得說,「未來台灣跟自由世界必須有更深的連結,這個連結就是文化,而最強大的文化力量就是音樂。」 未來在國際宣傳上也許需要借用更多網路科技,例如Twitter。在台灣,Twitter 可能不是最多人使用的消息平台,但從國際市場上來看,Twitter 是網路使用者拿來關注各種體育、科技、娛樂的媒介。 不只是傳播管道,連音樂的獲利模式也在劇烈地數位轉型中。今年入圍最佳國語男歌手馬念先及 4 度獲得最佳國語女歌手寶座的蔡健雅,都曾發行專屬 NFT。在金曲獎後不久,華語最大原創音樂平台街聲 StreetVoice,也以自身擁有的音樂社群為基礎,朝向結合 Web 2.0 與 Web 3.0 產品 的商業模式發展。 從葛萊美到NFT,音樂的變形創意源源不絕。這件事情李永得部長說得對,創意需要自由滋養,台灣作為華語地區最自由的地方,相信會持續領導音樂潮流轉型趨勢。 金曲獎的數位轉型小筆記 重視國家語言發展法讓台灣終於有一座葛萊美獎。 在國際宣傳上也許需要借用更多網路科技,例如Twitter。 音樂的獲利模式已領先其他文化產品率先走入Web 3.0。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街聲加持最強音樂賦能互動式NFT – PHHD 7/29進行白單預售 – HiNet 新聞社群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街聲加持最強音樂賦能互動式NFT – PHHD 7/29進行白單預售 - HiNet 新聞社群 新聞內容如下: NFT可以創作音樂?PHHD互動式音樂NFT將於7/29進行白單預售! Pluto Lab與街聲Street Voice和ACE交易所三方共同成立公司,以互動式音樂NFT為主題,旨在打造最大的web3音樂社群。街聲平台以原創音樂為主,平台涵括了4萬名創作者、數十萬首原創歌曲、超過百萬的會員數量,眾多知名歌手如張震嶽、瘦子,昨天金曲得獎的蔡健雅等皆發跡於街聲平台,時常舉辦專場的Legacy也是街聲的資源!PHHD將會是Pluto Lab的首發項目,作為第一個OG通行證,擁有一個Lil Pluto,就是您在Pluto宇宙的身份,將享有後續一切的服務。 購買此通行證PHHD NFT,能享有Pluto Lab後續所有服務! PHHD 作為 Pluto Lab 首款發售之項目,持有 PHHD 相當於持有 Pluto Lab 通行證! 除了能獲得Pluto Lab Web3音樂孵化器後續NFT項目白單及空投外,後續Pluto...

要不要來我家聽黑膠?要不,看看NFT 也行 – 樂手巢 YSOLIFE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要不要來我家聽黑膠?要不,看看NFT 也行 - 樂手巢 YSOLIFE 新聞內容如下: 在目前所能容易接觸到音樂載體中,黑膠是最古老的一個。這種以聚氯乙烯(PVC)所製成的神奇大飛盤,自1930年以來歷經興衰,本以為它終究會消失在時代的演進中,卻在2000年後的世界唱片行日(Record Store Day)及其一連串的活動後被復興。有些有趣且令人驚訝的數字:黑膠的銷售近幾年每年都有超過30%的成長,目前在美國每三張實體唱片就有一張是黑膠,且自CD普及以來首次超過了CD的銷售數量。 接下來的數字可能更加有趣:購買黑膠的人近半數不曾將它放到唱機上播放過,根據這篇報導,甚至有20%是連唱機都沒有的。如今購買黑膠的意義顯然跟過去大不相同,作為歌迷對藝人的支持(周邊商品角色),或視為藝術作品的收藏(相對高昂的售價也證明了這點),拿來彰顯品味、家中擺飾…等等。獲得音樂太過容易,於是大家開始追求音樂背後的其它。 扯東扯西,怎麼又扯到 NFT 死硬派的實體音樂擁護者也許不願意承認,尚在發展中的音樂NFT在本質上可能是最接近黑膠的存在。 比起一路來音樂作品都是希望被「大量複製」,現在的黑膠走向了某種精品路線,音樂人也樂於在此發行特殊版本,精裝再精裝。而音樂 NFT 的目的並不僅是作為音樂的載體,更多是音樂人賦予它的意義,可能是某首歌的視覺藝術,某場活動的入場卷,易於收藏及炒作(可能得等加密貨幣的牛市再臨,不是現在)。初始發行就設定數量的特性,也容易在其後發生每個作品價格相異,而不是我跟天王巨星的歌在 Spotify 每被播放一次,都同樣只能獲得微薄的不到一毛錢。 然而擁抱類比也擁抱數位,我兩個都要。 這陣子有家叫做 Vinylkey 的公司引起我的興趣,他們在發行的實體黑膠上坎入一個 NFC 標籤,如同你使用 Apple Pay 之類的行動支付那樣,將手機靠近後便會直接讀取,對應到連同該黑膠一起發行的 NFT 上。 這家位於北加州的公司顯然察覺到黑膠與 NFT 的相似之處,試著讓樂迷擁有更進一步的體驗。購買者一次就能擁有虛擬以及實體兩種作品,即使是實體黑膠也可以對應到一個限量編號。音樂人一如其它NFT銷售,可以在每次的轉售中獲取版稅,另外透過一次發行,NFT 的持有者也更容易形成社群凝聚粉絲群體。 這讓我聯想到2021年知名當代藝術家...

三強聯手!台灣首個Web3音樂NFT孵化器誕生,為台灣音樂產業闢新路|數位時代BusinessNext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三強聯手!台灣首個Web3音樂NFT孵化器誕生,為台灣音樂產業闢新路|數位時代BusinessNext 新聞內容如下: NFT(非同質化代幣)話題不斷,然而,NFT不僅只有投資、炒作功能,另一項受到關注的用途,還可以協助音樂人、創作者,用不同的方式經營粉絲與社群。 華語最大原創音樂平台「StreetVoice 街聲」本周宣布,跟ACE虛擬貨幣交易所、開發出互動式音樂NFT技術的Pluto Lab團隊,三方一起打造「Web3音樂NFT孵化器」,目標是探索音樂產業Web 3發展,及合適的音樂人服務。 三強聯手,打造Web 3音樂NFT孵化器 許多主流歌手都有發行NFT的經驗,像是今年入圍金曲獎最佳男歌手的馬念先,以及4度獲得最佳國語女歌手寶座的蔡健雅,都曾發行專屬NFT。此外,最近要發新專輯的周杰倫,以及余文樂、陳零九等知名港台藝人,都率續發出具特色賦能的NFT。 根據全球最大NFT交易平台OpenSea數據,NFT初估值高在2022年達133億美金,在音樂產業更衍伸出多元的應用。舉例來說,馬念先發行的創作單曲《台北紐約》的NFT,持有者除了可以得到不同版本的DEMO、插畫,甚至夠幸運買到特別版,還能持NFT成為演唱會的VIP。 延伸閱讀:音樂NFT價值在哪?為何周興哲作品賣出2.8萬美元,Linkin Park、血肉果汁機都上鏈? StreetVoice 街聲攜手ACE虛擬貨幣交易所、開發出互動式音樂NFT技術的Pluto Lab團隊,三方一起打造「Web3音樂NFT孵化器」,要探索音樂產業在Web 3應用與發展的可能性。 三方各自扮演什麼角色? 三方各自扮演不同角色,Pluto Lab團隊主要推廣嘻哈相關的NFT創作,吸引「大嘻哈時代」參賽音樂人FRαNKIE阿法、蛋頭BG8LOCC、Black MIC、夏沐 ᴍᴇʟᴏ ᴍᴏᴏɴ、7LING等音樂人加入Pluto宇宙。 近期還開發出獨創的互動式音樂NFT技術,作品「Pluto HipHop Dept.」參考自DJ取樣機,只要按下鍵盤,NFT便會發出相對應的Beat及特效畫面,科技感十足。 另外,NFT持有者還能擁有專屬線上錄音室,透過鍵盤敲奏出一段自創的音效樂曲。若對自己的創作實力有信心,可直接在OpenSea上跟全球NFT愛好者分享個人作品。   有了基礎後,Pluto Lab想要進一步擴大音樂NFT的影響力,找來街聲StreetVoice、ACE虛擬貨幣交易所三強聯手,打造Web 3音樂NFT孵化器。   成立於2006年的街聲StreetVoice,致力於協助原創音樂人發展,至今平台聚集超過4萬名創作者及累積超過20萬首原創歌曲,而會員數更突破150萬人,對於台灣音樂產業有著極大的影響力。 有了技術及音樂資源後,透過台灣首家合法合規的ACE交易所,提供新台幣與加密貨幣間的兌換或購買等交易服務,讓沒有買過NFT的粉絲,能在合法且有法幣信託的「ACE交易所」,用新台幣買以太幣(ETH)進而買NFT。 ACE近期積極參與國內外知名NFT創作及發行宣傳,曾協助發行亞洲第一款職籃「新竹攻城獅」、全台第一款電商「樂天女孩」、印花鬼才設計師Daniel Wong「Lochy」等,近期更投資新台幣上千萬支持台灣新創NFT項目,ACE集團旗下還有ABM亞鏈傳媒、ABA亞洲區塊鏈加速器等線上線下資源,能協助區塊鏈領域的創業家及企業更快上軌道。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華語最大原創音樂平台街聲StreetVoice,與ACE虛擬貨幣交易所,攜手Pluto Lab打造Web 3.0音樂NFT孵化器 – 新頭條-Thehubnews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華語最大原創音樂平台街聲StreetVoice,與ACE虛擬貨幣交易所,攜手Pluto Lab打造Web 3.0音樂NFT孵化器 - 新頭條-Thehubnews 新聞內容如下: NFT沸騰一時,全球最大的交易平台OpenSea,截至2022年初估值高達133億美金,在音樂產業更衍伸出多元的NFT應用。華語最大原創音樂平台「StreetVoice 街聲」攜手ACE虛擬貨幣交易所及開發出互動式音樂NFT技術的Pluto Lab團隊,共同打造Web 3.0音樂NFT孵化器,探索音樂產業Web 3.0發展及合適的音樂人服務。 「PHHD – Pluto Studio」作為首創的互動式音樂NFT,讓音樂創作充滿無限的可能性,在OpenSea上鑄造獨一無二的 Lil Pluto 並獲得您專屬的Pluto Studio。將於7/29-7/31限定預購白名單0.06顆以太幣ETH(約台幣2,040元),8/1正式發售0.08顆以太幣ETH (約台幣2,720元),總發行僅3,333枚NFT,邀您盡情遊玩 PHHD 互動式音樂NFT! Web 3.0音樂NFT孵化器,三強助攻讓創作者輕鬆參與元宇宙 金曲獎頒獎典禮甫圓滿落幕,今年入圍最佳國語男歌手馬念先及4度獲得最佳國語女歌手寶座的蔡健雅都曾發行專屬NFT,甚至將於7月15日推出新專輯的周杰倫,還有余文樂、陳零九等知名港台藝人都早已與今年初跨足並發行各具特色賦能的NFT,引發藝人粉絲及新科技數位收藏品迷收藏。 熱愛嘻哈音樂的Pluto Lab團隊成員,透過Web 3.0技術結合音樂,成功開發出獨創的互動式音樂NFT技術,為NFT提供富有互動性以及創意的賦能與玩法。首創作品「Pluto HipHop Dept.」參考自DJ取樣機,只要按下鍵盤,NFT便會發出相對應的Beat及特效畫面,科技感十足。另外,NFT持有者還能擁有專屬線上錄音室,透過鍵盤敲奏出一段自創的音效樂曲。若對自己的創作實力有信心,可直接在OpenSea上跟全球NFT愛好者分享個人作品。 專業能力備受肯定的Pluto...

前進元宇宙祈福金曲製造機陳星翰將推NFT? – 新頭條-Thehubnews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前進元宇宙祈福金曲製造機陳星翰將推NFT? - 新頭條-Thehubnews 新聞內容如下: 近期不只全球股市陷入低潮,幣圈也是一片哀鴻遍野,不少加密貨幣和 NFT 價格都已經腰斬。而MC Hotdog 新專輯中,一首名為「NFT」的新歌,歌詞正是嘲諷 NFT 亂象:「山也 NFT,海也 NFT,怎麼阿貓阿狗都在 NFT 」、「Nonstop Fucking Trouble,我的 Nonstop Fucking Trouble,為何謊話越來越荒謬,難道這就是你說的宇宙」。 但這段「我的 Nonstop Fucking Trouble」,這幾天卻意外在網路上發酵,瘋傳這是 MC Hotdog NFT...

音乐NFT,到底是割韭菜的利器,还是改变行业的钥匙? – Sina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音乐NFT,到底是割韭菜的利器,还是改变行业的钥匙? - Sina 新聞內容如下:   2022年6月3日,知名中文说唱歌手MC HotDog热狗发布了自己的最新单曲《NFT》,随即在音乐圈引起不小的热议。 这可能是华语乐坛第一次有歌手把NFT作为歌曲名字并展开探讨,整个歌曲也更像是一场NFT艺术的展现: 不仅歌里唱着元宇宙、去中心化等概念,在视觉上,热狗也进行了类似的结合,无论是歌曲封面还是MV都融入了目前NFT市场流行的像素风、拼贴主义等元素,俨然一个NFT领域的老玩家,还有人在评论区里调侃:“狗哥是不是亏麻了才写出这首歌的。” 事实上,音乐一直是NFT产业发展的重要领域,音乐NFT更是整个市场上最常见的品类,据统计,整个2021年就有近50个音乐NFT交易平台上线,这为整个音乐NFT产业的扩张与发展带来了机会。 但机遇与问题共生,伴随着一个个明星音乐NFT的水涨船高、秒速售罄,炒作、盗用、割韭菜等负面评价也层出不穷。 对于音乐行业来说,音乐NFT的发展到底意味着什么?它会像很多人说的那样革新行业吗?带着诸多疑问,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翻开属于音乐NFT的编年史,希望能找出一个答案。 音乐人,靠NFT发家 如果说在2021年以前NFT还是个“新鲜词”,那么经过一年多的飞速发酵,它已同“元宇宙”“虚拟偶像”等概念一样,成为了大众眼中的熟客。 不同于同质化代币在金融圈的风生水起,NFT在艺术领域大放光彩,而除了PFP等形式NFT的大流行外,作为重要的艺术表现形式之一,音乐行业在NFT这一新形式的冲击下掀起新的潮流,全球音乐人、唱片公司、音乐平台都将目光投向了这一新生产物。 如同不少新生科技企业在web3产业的前赴后继一样,最先投身NFT的也是音乐圈里最“新潮”的一帮音乐人,EDM(电子舞曲)、New Wave(新浪潮),他们玩的是当下年轻人最爱的音乐,也追着最新的潮流,“如果把音乐制成NFT,将会发生些什么?” 美国DJ、制作人3LAU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2021年2月,他的专辑《Ultraviolet Vinyl NFT Collection》在电商平台Dshop上正式发布并拍卖,随即引起轩然大波。这一次,他并不是因为自己的音乐而火遍全球——从某个角度来说也是因为音乐,而是因为那个崭新的名词:NFT。 《UVNC》共有33张,是3LAU与NFT平台Origin Protocol(起源协议)合作发行的NFT专辑,这也是全球首张代币化的音乐专辑,在整个NFT发展史上都具有历史性的意义。 专辑也并非将音乐简单的转化为了NFT,而是为购买者提供了全新的音乐体验:拍卖最高级别“白金级别”的竞拍者不仅可以获得一张实体黑胶以及专辑中的11首音乐NFT,还能收获3LAU根据其音乐品味打造的定制歌曲,除此之外,其他的级别的竞拍者还拥有自定义混音、获取未发行音乐的权益。 这场拍卖的总收益达到1168.41 万美元,光是白金级别的获胜者就出价366万美元。一场NFT竞拍让3LAU赚得盆满钵满,对于靠点击和播放取得分成的音乐人来说,这样的一次性巨额收益无疑令人震惊。 3LAU的“成功”吸引了更多人入局,如果之前这个领域还只是一些小众音乐人在“玩票”,接下来入场的可都是国际巨星。 2021年4月,著名说唱歌手“狗爷”Snoop Dogg就发布自己了的NFT艺术品《A Journey with The Dogg》,将自己的说唱作品制成独家音乐NFT进行出售,同时还搭配由西海岸文化、生活碎片组成的艺术NFT。 这次发行没过多久,他还与知名NFT彩虹猫的原作者展开合作,他们联手推出的NFT作品上线后即迎来飞涨,几个小时内就超过原价值的十倍。 除此之外,“潮爷”Steve Aoki、知名电子音乐制作人Deadmau5、Grimes等顶尖音乐人纷纷进军音乐NFT,发布NFT专辑。凭借自身全球级别的人气以及NFT藏品的特殊性,几位音乐人的NFT专辑成交价都十分惊人,这样的新鲜尝试为他们带来了几百万美元的收益,更是让全球音乐行业为之震动。 而在国内,也有人第一时间跟上了潮流。曾因歌曲《蹦迪治大病》而闻名的音乐人高嘉丰就是其中之一。 2021年3月底,高嘉丰在NFT交易平台Opensea上线了自己的音乐NFT《Emotional Dance Muisc》,这是一段仅有7秒的MP4文件,由其以往音乐片段以及3D波形动态化的“jiafeng”字样组成。高嘉丰在上传时将起拍价设置为0.ETH(约623美元),在竞拍开始13天后的4月10日,一位名为“Oxunnamed”的买家以0.01ETH(约1953美元)的价格将其拍走。 就这样,国内音乐NFT的“第一枪”,以约一万三千元人民币的价格“打响”了。 随后的5月,知名歌手阿朵发布国内首支NFT音乐作品《WATER KNOW》,并在阿里拍卖以30万元的价格成交,这也宣告着国内音乐人开始以更专业化的姿态入局音乐NFT。 伴随着平台的推动与NFT产业的日渐成熟,国内外大批音乐人入局音乐NFT市场,国际上,ASAP Rocky、Kings of leon、Jay z等歌手、组合都在制作NFT专辑,而在国内,胡彦斌、张楚、罗大佑等不少歌手、老牌唱将也在与平台的合作中发行了自己的NFT作品。 除了将音乐“代币化”这一条路外,更多的知名音乐人则选择成为NFT玩家,前面提到的Snoop Dogg就是圈里的知名巨鲸,2021年9月,他高调宣布自己以名为Cozomo...

去中心化音樂平台Melos Studio上線NFT Game Staking – 鉅亨新聞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去中心化音樂平台Melos Studio上線NFT Game Staking - 鉅亨新聞 新聞內容如下: 6月9日消息,去中心化音樂平台Melos Studio通過其DeFi子平台Melos Finance發布新的NFT遊戲,門票NFT的鑄造價格為512 MELOS,每鑄造10個NFT,階梯式遞增5% ,當最後一個人鑄造NFT後12小時如無人鑄造則遊戲自然結束。NFT門票的50%將注入獎金池,另外50%將會被銷毀。遊戲結束後,用戶可以將NFT門票質押2個月賺取超過360% APY的MELOS代幣收益。 據悉,Melos的NFT Staking彩票遊戲是一項融合了GameFi、Mint、NFT、質押挖礦、彩票等元素的遊戲。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結合音樂與畫作,Ringo Starr 推出動感NFT 首度跨足元宇宙 – 樂手巢 YSOLIFE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結合音樂與畫作,Ringo Starr 推出動感NFT 首度跨足元宇宙 - 樂手巢 YSOLIFE 新聞內容如下: Ringo Starr 宣布首度進軍 NFT 界!系列 NFT 以五件原創畫作為主軸,並配上以畫作為靈感的原創鼓組配樂,帶來視聽上的獨特體驗,此次發行也讓 Ringo Starr 成為首位推出 NFT 項目的披頭四成員。 現年已逾80歲的 Ringo Starr,歲月彷彿沒有在他身上留下痕跡,持續用各種方式傳遞「愛與和平」的信念。他在近年疫情期間發布了兩張 EP《Zoom In》、《Change the World》,而因疫情推遲兩年的個人樂團...

Spotify準備進軍NFT市場!與藝術家合作測試NFT推廣服務 – 新頭殼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Spotify準備進軍NFT市場!與藝術家合作測試NFT推廣服務 - 新頭殼 新聞內容如下: 音樂串流平台Spotify將要進軍NFT市場。日前Spotify與一些藝術家、藝人合作,正在測試平台中的NFT推廣服務。藝術家、藝人與歌手可以在Spotify的NFT推廣服務中宣傳自己的數位商品或具有紀念價值的票根。 根據外媒《Music Ally》報導,Spotify目前與美國DJ兼音樂製作人Steve Aoki、英國獨立樂團The Wombats合作測試平台中的NFT推廣服務。Spotify會挑選幾位在安卓系統使用Spotify的用戶,利用用戶們在平台中瀏覽藝術家、藝人或歌手的NFT商品的使用經驗及數據作NFT服務細節上的調整。 與其他NFT平台或服務不同的是,藝術家、藝人或歌手可以在Spotify的個人資料頁面中直接推廣自家的NFT商品,不需要另外在開設粉絲專頁或第三方平台中幫自家數位藝術品或商品做宣傳。Spotify用戶或藝人粉絲可以在Spotify看完歌手或藝術家的NFT後,透過平台中給的NFT平台連結,在正式的NFT市場中做購買。 越來越多串流服務平台、社群媒體加入到NFT的行列。大型社群平台Instgram(IG)也在上週宣佈已經開始與NFT創作者合作,在IG平台中測試NFT功能。Spotify的NFT推廣服務還在初期測試階段,正式推出的時間Spotify還沒有確定。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歡迎港澳音樂人參賽「 NFT 流行曲創作大賽」推動潮流 – 力報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歡迎港澳音樂人參賽「 NFT 流行曲創作大賽」推動潮流 - 力報 新聞內容如下: 由 香港 iMusic 主辦的「 第一屆 NFT 流行曲創作大賽 2022」既推動 NFT音樂潮流,創造全新營運平台和模式,也希望能發掘新一代流行音樂創作人,為樂壇帶來新氣象。 比賽評審團主席是曾打造出張國榮和王菲等巨星的製作人梁榮駿(Alvin);評審團成員包括陳奕迅〈富士山下〉的作曲者澤日生、 Joey Tang、王梓軒及樂隊Kolor 主音 Sammy。王梓軒和 Sammy 也表示,日後會嘗試以NFT 這種新型式發展音樂事業。 大會歡迎港澳及來自其他地區的參賽者用個人或組隊名義參賽,而冠、亞、季軍得獎者將分別獲得冠軍港幣30,000元、亞軍15,000千元和季軍5,000元獎金以作鼓勵外,其得獎作品更會得到 iMusic 出資,由主席評審 Alvin Leong...

【鄭博仁專欄】音樂NFT為創作者帶來全新曙光|數位時代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鄭博仁專欄】音樂NFT為創作者帶來全新曙光|數位時代 新聞內容如下: 創作者受制於串流平台規則,然而NFT的獨特性本質,讓傳統音樂產業逐漸有了新轉變,並延伸更多的價值可能。 隨著科技技術的演進,音樂產業也隨之而改變,而這些轉變,也大幅影響著音樂人透過創作賺取收益的方式。例如西元2000年前後,音樂存儲載體從硬體(黑膠唱片、錄音帶或CD)轉為軟體(數位檔案mp3),看似讓音樂的取用與播放都變得十分容易,卻也造成盜版猖獗、使用者不再付費收藏音樂,使得音樂人更難以針對「音樂創作本身」進行價值捕捉。這個衝擊,一度讓全球音樂銷售額如雪崩般下滑。 直到音樂串流平台的普及,才稍微拯救了音樂產業市值低迷的困境。然而,串流音樂的收益分配一直為人所詬病。以串流平台Spotify為例,據統計平均每次音樂收聽,Spotify僅會支付0.3~0.5美分給版權公司,該公司再根據版權、合約等按比例分配給音樂人。即使歌手在平台累積的音樂收聽次數規模龐大,但在此模式下,就連大咖音樂人最後能獲取的分潤都是相對微薄的,遑論剛剛起步的獨立音樂人,幾乎無法賴以為生。 不過最近的NFT(非同質化代幣)熱潮對於價值捕捉方式的顛覆,似乎讓許多創作者看見了一線曙光。而我也認為NFT作為新興的技術,將有機會逐漸改善當前音樂人在音樂產業的利潤困境。在可見的未來,音樂產業可透過NFT技術作為媒介,產生出諸多新型態的應用,像是收藏品兼會員機制、版權分潤,以及達到去中間人的效果等,每一個類型在細節上也會衍生出許多不同的玩法,而這些應用將能大幅改善音樂人的收益模式,讓創作有價。 粉絲經濟、版權分潤,音樂產業如何結合NFT? 首先,將音樂NFT視為數位收藏品是最直觀的應用案例。事實上,即使過去音樂銷售量因數位化而不斷下滑,黑膠唱片的銷售量卻不降反升,可見「收藏性」在樂迷心中仍具有一定的價值。想像音樂NFT與數位視覺藝術結合,搭配NFT不可取代、獨一無二的本質時,將能成為數位版的「黑膠唱片」, 每個NFT都擁有獨特的收藏價值,讓樂迷更願意付費購買、擁有 。 除了收藏價值外,NFT帶給音樂產業的另一個可能性,是將音樂收藏結合粉絲經濟。透過區塊鏈技術,NFT發行方可以賦予NFT持有者特別的「賦能」,比如 NFT持有者可以享有演唱會VIP通道、參與粉絲見面會、獲得空投禮物等專屬福利,來建立類似CRM(客戶關係管理)的粉絲會員機制,讓發行方與持有者之間擁有獨特的互動方式之外,持有NFT的粉絲也能因為尊榮感、親近感而感到滿足。 值得一提的是,受惠於NFT可被交易的數位資產特性 ,這些具備收藏價值及會員賦能的NFT,可以自然形成二級市場,也有增值的空間 。對粉絲來說,收藏更具有了明確的投資價值,而對發行方而言,在NFT發行後,也能持續透過智慧型合約來收取NFT於二級市場交易的分潤,大大增加了收益的可能性。 再者,版權與音樂NFT的結合也讓其未來發展極具潛力。透過將音樂版權以NFT形式進行販售,購買的持有者不僅僅是粉絲,也成為該創作者某種意義上的投資人。 目前已有許多新創團隊在此塊領域耕耘。例如來自英國的Opulous正致力透過NFT的方式,協助音樂人直接將其音樂版權銷售給支持自己的粉絲,合作藝人包含Lil Pump、Tyga及 Kyle。透過此方式,音樂人不但可獲得新的前期(Upfront)收入管道,持有NFT的粉絲也可獲得該音樂的未來版稅收入,透過此類方式, NFT讓歌手和粉絲可以「共同」享有成功的獲利 ,而當粉絲能因為創作者的成功而獲益,粉絲將更有動力支持其喜歡的創作者。若版權結合NFT機制運作得宜,音樂NFT將成為較能被衡量內在價值的數位資產,此時將會有更多DeFi(去中心化金融)應用圍繞在音樂NFT,兩者相輔相成,甚至會造就更大的音樂NFT市場。 最後, 以NFT作為媒介,還可以協助音樂產業進行去中間人化 。未來,音樂人將能在元宇宙中建立全新的音樂廠牌,並透過DAO(去中心化自治組織)來替代經紀公司的運作模式。OurSong共同創辦人吳柏蒼新創立的元宇宙音樂廠牌0x0就是正在探索其可能性的例子之一。0x0以知名NFT角色如無聊猿(Bored Ape Yacht Club)作為虛擬偶像,並將其每次製作的單曲發行成NFT。粉絲持有0x0所發行的音樂NFT,不只擁有該首音樂及其商業使用權,更將同時獲得該廠牌的一部分所有權,可以享有收益的部分分潤,還可以「共同決定」廠牌未來的項目資金分配、創意方向、合作藝人等,可說完全顛覆現有音樂產業的營運方式。 NFT近年的大爆發讓許多人開始質疑NFT是否只是一種泡沫及炒作,但我深信區塊鏈技術及NFT就像是當年的網路,即使有人在炒作,也會有建設家可以實際將技術應用在人類社會,並有效率改變傳統產業運作方式,而我認為NFT在音樂產業可以帶來的改變就是其中之一。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音樂NFT平台OurSong 完成2.2億元種子輪募資,要讓NFT大眾化|數位時代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音樂NFT平台OurSong 完成2.2億元種子輪募資,要讓NFT大眾化|數位時代 新聞內容如下: 讓NFT更加普及化仍是個熱門的創業題目,OurSong母公司獲得的種子輪資金金額,也宣告其「國際化平台」的地位。 NFT交易平台OurSong母公司Our Happy Company宣佈完成750萬美元(約為新台幣2.2億元)的種子輪募資,由IVC與Animoca Brands領投,其他投資人包含心元資本、HTC等。 本輪資金將應用於發展OurSong,其也在今年初正式面向國際開站。 Our Happy Company由KKOBX創辦人林冠羣、知名歌手John Legend與吳柏蒼、Twitch創辦人Kevin Lin等人共同創立,旗艦產品OurSong,是設計給包含歌手、藝術家等創作者的行動NFT交易平台。 「我們專注在為大眾普及NFT,本輪資金更加驗證了我們的想法,以及證實了OurSong在短時間內獲得的成功。」林冠羣表示,「自從OurSong推出以來,我們看到了社群快速地成長,創作者利用NFT與粉絲互動。」 除了IVC與Animoca Brands之外,投資人還包含心元資本、Circle Ventures、FBG Capital、Highstreet、HTC、Jump Trading以及North Island Ventures。 IVC共同創辦人田中章雄表示:「過去20年裡,林冠羣改變了娛樂業務的方式,從串流音樂、活動票務平台到音樂廠牌。他與團隊改變了北亞的娛樂生態,我們相信他在NFT的民主化上,也處於一個完美的位置。」 現階段雖然存在許多購買、上架NFT的平台,但是在操作流程上仍十分複雜,OurSong便是主打易於使用的體驗——不管對消費者或創作者來說都是。在OurSong上,創作者可以簡便地位每個NFT附加更多功能,包含音樂、獨特的社群、AR體驗等。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NFT顛覆音樂產業智財權議題無法迴避| 聯合新聞網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NFT顛覆音樂產業智財權議題無法迴避| 聯合新聞網 新聞內容如下: 歌手黃明志在NFT平台上賣歌,一覺醒來變富翁、3小時賺進新台幣2,500萬元,NFT不僅是音樂界的熱門話題,更成為創作者的獲利新管道。雖然NFT象徵著音樂產業的未來趨勢,所有的權利義務仍要回歸創作者與利用人間的智能合約規範。身為音樂創作者,必須思考NFT內容、提供給購買者的權益,以及創作者的獲利來源與期待。購買NFT的利用人,則須衡量購買目的與用途、欲享有的權益,以及評估成本效益報酬。非同質化代幣(NFT)可以代表任何不可分割的物品,加上區塊鏈不可篡改的特性,特別適合用來代表藝術品、音樂創作等限量、甚至唯一的存在。其中,最廣為人知、也最多人在上面發行 NFT的當數以太坊(Etherum,簡稱ETH)。智能合約可以賦予NFT更多特性,以太坊上的智能合約功能完善,加上龐大的節點數目保障了鏈的安全性跟穩定性,讓以太坊上發行的NFT,得以成為這世上不可抹滅的存在。 音樂結合NFT已成趨勢 美國搖滾樂團Kings of Leon和區塊鏈技術公司Yellow Heart合作,在2021年3月5日成為第一個以NFT形式發行專輯的樂團,該唱片系列名為“NFT Yourself”,是Kings of Leon新專輯《When You See Yourself》的代幣化版本,一推出銷售金額超過200萬美元。 購買NFT專輯後,將在區塊鏈上擁有一個無法複製的代幣,其中包括限量版黑膠唱片和獨家數字藝術作品,這使得NFT本身成為一種具有收藏價值的數字限量版,就像稀有的黑膠唱片一樣。Kings of Leon的NFT專輯只限定發行兩周,未售出的版本在銷售結束時被銷毀,以增加每個NFT的稀缺性,不僅滿足粉絲想要獨佔收藏的心理,也提高創作人對自己作品的控制權,讓獲利最大程度進入創作者的口袋。 NFT與音樂的結合已成為目前新興趨勢,台灣樂壇首個NFT作品,是知名男歌手周興哲推出個人第一款音樂NFT《+E1》,在2021年4月以13.32以太幣、大約2.8萬美元的價格賣出。2021年11月7日,馬來西亞歌手黃明志在自己的YouTube頻道宣布要「用NFT對抗世界」,強調創作者的音樂、作品若在平台販售,都會遭平台、中間人抽一筆,當他發現有去中心化技術的虛擬貨幣及NFT機制後,彷彿有對抗世界體制的熱血。黃明志在平台放上20張圖片與一首歌“GO NFT”,結果歌曲3小時就賣光並賺進新台幣2,500萬元,「一覺醒來變成大富翁」,黃明志承諾不會將這筆錢轉換成現金,未來的世界都是用虛擬貨幣交易的,無論賺了多少,它將會永遠在虛擬世界裡面流通,用來對抗世界銀行。 台灣資訊智慧財產權協會與政大傳播學院日前舉辦「元宇宙時代與NFT對音樂產業相關之法律問題初探」研討會,台灣資訊智慧財產權協會理事長、安侯法律事務所資深顧問陳家駿指出,近年來加密貨幣(Cryptocurrency)在虛擬世界中大肆流行,成為元宇宙中的重要經濟工具,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非同質化代幣」NFT,不論是任何文字、音樂、畫作、2D/3D圖形、影片、遊戲虛擬寶物、藝術作品、球卡、動畫、珠寶、名牌、時尚,甚至虛擬房地產、網域名稱DN等數位格式檔,特別是在全球各大藝術市場,經名人加持後不斷創出高價搶購紀錄,其熱潮可見一斑。 既然音樂作品可以製作成NFT,同樣也會衍生著作權爭議。陳家駿舉例,美國饒舌歌手Lil Yachty 最近指控新加坡NFT新創音樂公司Opulous、線上音樂發行商Ditto Music侵犯其商標權,Opulous以音樂版權NFT的形式為創作者提供了豐厚的收入來源,是第一個推出音樂版權NFT的平台,在成立時將自己定位為「為音樂產業帶來DeFi去中心化金融,並改藝術家獲取所需資金的方式」,透過加密貨幣的支持下,使用區塊鍊和智能合約技術連接藝術家和投資者。Opulous與其他NFT平台不同,購買NFT的買家可交換音樂家數位串流版稅的一小部分,這些開創性的NFT每月將產生版稅收入,並隨著藝術家職業的發展而增值。Lil Yachty聲稱被告未經授權使用他的名字和肖像來進行宣傳,因此在2022年1月底向加州聯邦法院起訴,指控被告構成商標侵權不正當競爭,以及在他們出售以音樂為中心的NFT的計劃中,侵犯其個人公開權(right of publicity)。 NFT音樂作品與智能合約規範 KKCompany法務處長王翊至指出,著作權法裡的音樂著作,包括音樂著作、視聽著作、錄音著作等,而NFT所有的疑問與爭議,都要回到創作者、利用人之間的智能合約規範。 身為音樂產業的創作者,在NFT世界裡可以決定NFT的作品及使用的素材,幾乎任何創作者想的到、創作完成的作品,都能包裝標造成NFT。創作者必須決定NFT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