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 10 月 25日 星期一

生活

為什麼陳泰銘該幫自己發個NFT(二、友誼遊戲與魷魚遊戲) – Knowing

上一篇文提到,陳泰銘在香港蘇富比拍賣出四億台幣的好酒,他如果同步幫這些酒發NFT會寫下那些歷史。同時也留了些伏筆,簡單提到我和幾位朋友合作WindoWine這NFT的源起。這篇文章發表之後,在網路上被到處被轉載分享,也收到不少回響。 WindoWine NFT預計十一月中上線發行,目前已開放VIP預售,很多朋友都來問我這NFT有什麼好處和價值? 我是這NFT的共同發行人,回答這問題有點像是球員兼裁判。 賣瓜的老吳當然說自己的瓜最甜,不過我還是列舉三個鐵一般的事實讓朋友們參考: 一、歷史價值:這是亞洲第一個為葡萄酒愛酒人量身訂製的NFT,就像是全世界郵票剛發明時的亞洲印出的第一張郵票,這個光環再也沒有其他的NFT可以取代。 二、學習價值:這張NFT也具有學員卡的意義,由研究葡萄酒二十多年的名師劉鉅堂監製,每個擁有人都可以直接向他請教,等於擁有一位私人的葡萄酒顧問和家教。 三、社群價值:目前已有不少菁英名人預購了這張NFT,從上市公司老闆到拍賣公司執行長,每個人都是對葡萄酒又愛又內行的人,一張五千元的NFT就能加入台灣最強大的葡萄酒同好俱樂部,又能得到一瓶全球限量一千多瓶的老藤好酒當入會禮。 聽我說完這三點之後,聽懂的朋友都馬上搶著要買,還問我有沒有管道搶先預購?預購有沒有優惠價? 我說當然有,而且只有282個名額,名額正在快速減少中。我們幾位合伙人手上都有些保留名額,並且已經開放給各自的親朋好友限量特價認購。  聽我這樣一說,很多人腦海裡馬上浮現「魷魚遊戲」的殘忍畫面。是的,限量永遠是殘酷的,這世界最缺的永遠是緣份和機會,就像您看到這篇文章也是緣份和機會,歡迎來加入我們。 另外,我們也正在為這282位會員規畫充滿好酒好菜好朋友的友誼遊戲(不是魷魚遊戲喔!)  如果您有興趣,可參考一下WindoWine的詳細資訊: 亞洲第一款紅酒NFT - WindoWine 即將於2021/11/9上架 Jcard !  期程 : 1. 11/9 上架『Jcard 這咖』,上架價格為NTD$5000 2. 特定早鳥VIP限量預購價格為NTD$4000 (即日起到10/31) 3. 11/9 正式上架之前購買的人,都可以先拿到NFT卡包 (但不能打開) 4. 預估11/12前即完售,移至二級交易市場  *** 數量分配 : 全球總量 : 282 份(瓶) 預購作業流程如下: 收現金NTD$4000➡️ 請預購VIP提供 『Jcard 這咖』 註冊帳號(如果不會申辦,請提供姓名及Email)➡️即會在『Jcard Life/我的收藏』 的未開卡包裡,成功看見WindoWine NFT 紅酒未開卡包(但11/9之前無法打開) WindoWine NFT產品頁面 https://www.jcard.io/life/tw/WindoWine  持有WindoWine NFT 領取 『紅酒教父劉鉅堂嚴選-收藏家專屬好禮_Tahbilk限量紅酒』 之地點 : 2021/12/10 之後 : CellWine 大安酒藏 (大安區新生南路二段二號B1) ** 領取 Tahbilk 限量紅酒時,需出具年滿18歲之身份證明。 ** 該瓶 『Tahbilk Old Block Vines Premium Cabernet BDX Blend 2019』 被提領出後此NFT即被註記並抽換,稀缺性與持有通縮性將導致WindoWine NFT價格產生浮動。  預熱報導 : https://today.line.me/tw/v2/article/oypmeq ** 「WindoWine NFT收藏家專屬好禮_來自1860年的澳洲國寶美酒」 劉鉅堂老師特別為WindoWine的收藏家挑選限量珍稀美酒,並特別介紹如下:Tahbilk Old Block Vines Premium Cabernet BDX Blend 2019 (Nagambie Lakes) 位於澳洲維多利亞省中部,墨爾本以北120公里處的Tahbilk酒莊成立於1860年,1925年被Pubrick家族買下後至今,成為澳洲歷史最悠久的家族擁有酒莊之一,現在是第四代在經營,第五代也已投入。  Tahbilk酒莊非常重視環境的永續經營,自2008年起投下大量資金與心力打造減碳設施,終於在2013年成為淨零碳排或碳中和(Carbon Neutral)酒莊,是目前全球僅有的8家淨零碳排酒莊之一。  2009年成立的「澳洲葡萄酒第一家族」(Australia’s First Families of Wine)組織包含了12家已傳承多代的家族擁有酒莊,Tahbilk是其中之一,莊主Alister Pubrick更是創會主席,目前剩下10家酒莊,加起來總共擁有超過1,300年的釀酒歷史。  澳洲葡萄酒權威James Halliday如評給某酒莊至少兩款產品95分以上,該酒莊在他的年度評鑑(Halliday Wine Companion)裡會被列為5顆星,如前兩年都是5顆星,第三年起就成為5棵紅星,如果有悠長表現歷史的酒莊,年鑑上的名字也是紅色的,Tahbilk正是5棵紅星的紅字酒莊,為不到4%的酒莊之一,也被2016年鑑評選為年度最佳酒莊(Winery of the Year),Halliday並且建議每一位喜愛葡萄酒的澳洲人一生中必須至少參訪Tahbilk酒莊一回。  成立於1860年的Tahbilk於2020年滿160周年,於是推出這款1.5公升的紀念酒,全球產量僅1600瓶,使用老藤(Old Block,最老為1949年栽種的)卡本內蘇維濃(Cabernet Sauvignon),梅洛(Merlot)以及卡本內弗朗(Cabernet Franc)等波爾多傳統葡萄品種(BDX Blend)釀造,帶有黑醋栗,李子,紫羅蘭與香料般風味,單寧細緻,可再陳年10年以上。 每瓶的酒標上有限量編號,目前全球約僅剩1200瓶。

德國世界自然基金會將發售 NFT 爲瀕危物種籌集資金

環境保護組織 WWF 以“不可替代動物”(NFA) 的名義出售十位藝術家的虛擬藝術作品,以便將所得收益用於資助瀕危物種的保護。然後通過 NFT(Non-Fungible Token)為原始藝術品提供區塊鏈中的數字所有權證書。NFA 的每件藝術品都僅限於其上描繪的當前活的動物的數量。 基於所使用的 NFT 技術,世界自然基金會將針對不可替代動物的活動稱為“不可替代動物”,從而引起人們對山地大猩猩和小頭鼠海豚等正在滅絕的動物物種的關注。包括 Eric Peters、Romulo Kuranyi、Gary Lockwood 別名 Freehand Profit、Lea Fricke 和 Anna Rupprecht 在內的十位藝術家為此目的製作了他們的藝術作品。據世界自然基金會稱,這些藝術家之所以被選中,是因為他們對動物福利表現出興趣,並且能夠認同這項運動。 數量有限的 NFT 藝術品 可供購買的作品原件數量取決於作品上描繪的物種的當前活體動物數量。例如,埃里克·彼得斯 (Eric...

梳理 NFT 騙局常見類型,該如何防範?

1/ 現在 NFT 圈內騙局猖狂肆虐,我因此特地寫了一條帖子,簡要列出我見過的騙局類型,以及如何防範騙局。 2/ 如果覺得我列了錯誤的信息,或者有遺漏的地方,歡迎更正和補充。本貼僅由本人蒐集與整理,不夠全面請海涵。 3/ 先讓我們看看不同的騙局類型。首先是 discord 私信。無論是「知名」人士還是一些出名的項目方。一定要覈實其真實性。下面是一個冒充 Akira 項目賬號,試圖讓跟風的用戶點進一條鏈接。不要訪問這個鏈接,這是假的! 4/ 冒充項目方發送郵件。下面這封郵件看起來煞有其事,但郵件裏的鏈接是假的。騙子會誘導你訪問一個網址,隨後盜竊你的助記詞或者錢包的訪問權限。 5/ 還是在 discord,當一個你信任的朋友或者項目的管理員私信你「尋求幫助」。首先試着找到他們的真實賬戶,並直接發送私信,看看是否會彈出對話框。有人冒充我試圖騙我的朋友,但沒有騙成。 6/ 這條是給藝術家 / 創作者的警告。如果你收到了條件很好的私信,就要注意了。有人可能會說如果你做了某件事,ta 就會購買你的藝術品。不要相信他們,他們有時會讓你發一些代幣,或者讓你註冊某賬號等等。 7/ 冒充者 / 空投。下面的情況中,一些已驗證的賬戶被盜了,並重新命名以冒充其他出名的人物 / 項目。乍一看,好像是真的。然而其實有很多破綻:名字、空投廣告、拼寫錯誤、賬戶評論和參與度 8/ 付費廣告詐騙,(谷歌)。谷歌的廣告允許任何人繞過排名並直接在搜索結果中顯示在第一位。下面的舉例中,有很多 DeFi 項目購買了付費廣告,然後釣魚盜取用戶的私鑰。 9/ 虛假的 NFT 賣家。可能以後會看到很多這樣的詐騙方式,人們抄襲其他人的藝術或 NFT 項目,在區塊鏈上獲得驗證之後就出售它們。已經有假冒的 Metakey 和 Akira 等等的賣家了。大家要注意了,如果不是項目方、創作者、藝術家自己發售的作品,是沒有價值的。 10/ 加密貨幣交易所的賬號被盜。這個可憐的小夥子賬號被盜了…Sim 轉賬並且郵箱被黑了,因此黑客就有他的電話號碼來進行 2FA 驗證,然後通過電子郵件確認交易。通過手機號碼進行 2FA 驗證存在安全風險。 11/ YouTube 頻道被黑然後開始贈品直播,這種詐騙方式太常見了。黑客會盜竊一些出名的 YouTube 賬號,然後做一些與區塊鏈相關的贈品直播。似乎這種騙局很老套,但總有新的羊毛會中招。 12/ 「空投」。99% 都是騙局,或是企圖盜取你的密鑰。這種假消息在電報 (Telegram) 上尤其猖獗。下面這個例子中,一個冒充 Uniswap 的賬戶公佈另一場空投。它的帖子也有很多點贊,甚至推特搜索中排行第三。打假! 13/ 一些垃圾 NFT 項目 14/ Ledger 數據庫攻擊。Ledger 是爲數不多的硬件錢包之一,用戶無需在線輸入密碼即可訪問其錢包。Ledger 蠻安全的。但是,所有客戶的詳細信息都被丟在論壇上了。所以現在人們會收到「固件更新」的郵件 / 消息鏈接。 15/ 「給我發送一點代幣,我會投資你的 —— 這是一個好機會」。兩三年前我就因爲這句話丟失了一個 ETH,但是當時那個傢伙一直跟我反覆討論新的 ICO 信息,所以我相信了他。結果再也沒收到回覆了。得到教訓了。 16/ AJ 最近被黑了 —— 似乎有人通過 Opensea 發送了一些垃圾 NFTs 給他。(聽起來很可怕)。該事件仍在調查中。我建議跟進這條帖子的更新。 17/ 虛假鑄造。開發者讓它看起來像是 NFT 的影響者正在鑄造 NFT,但實際上並非如此。他們知道很多人會「觀察」錢包的活動情況。詳情請看 Victor 的 介紹。 18/ 以上只是其中一部分例子。事實是,騙子和這個行業的其他人一樣有創造力,他們不斷想出新的方法來欺騙別人。 19/ 一些避免踩坑的方法。杜絕任何看起來不符常規的東西;仔細檢查朋友的私信 (確保有信息歷史記錄);不在數字設備中存儲 / 暴露自己的錢包密鑰。 20/ -將自己長期持有和非常有價值的資產存儲在「冷錢包」中。這個錢包你不會經常訪問,並且安全措施很強。而你平時用來交互以及購買新 NFT 的錢包則不要存儲太多資產。這就是爲什麼有 NFT vault 這樣的東西。 21/ 再次強調,請隨時在這條貼添加你認爲有價值的內容。

知名啤酒百威佈局 NFT,試圖揭開“蓄謀已久”的上鍊面紗? – 鏈聞 ChainNews

近日,世界知名啤酒品牌百威用了 30 個 ETH (約 62 萬)購買了一個名爲 beer.eth ENS 域名 。 另外,擁有 22.5 萬+ 名粉絲的百威官方還將推特頭像換成了在 Opensea 上用 8 ETH (約 16 萬)的價格購入的 NFT 作品(Tom Sachs Rocket Factory),併發 Twitter 表示:我們準備好了。 知名啤酒百威佈局 NFT,試圖揭開“蓄謀已久”的上鍊面紗? 這似乎透露出百威將要在 NFT 領域有所行動,不過這並不是什麼新鮮事,畢竟 隨着 NFT 熱潮的興起,士力架、銀河、漢堡王等衆多家喻戶曉的品牌也早已紛紛加入,因此富豪配置大廠佈局也早已見慣不怪了。 但值得注意的是,百威在區塊鏈的佈局並不是初見端倪,而是一場蓄謀已久的行動。 01 “啤酒之王”百威,早有預謀的區塊鏈佈局 知名啤酒百威佈局 NFT,試圖揭開“蓄謀已久”的上鍊面紗? 誕生於 1876 年百威啤酒(Budweiser),鼎盛時期在美國市場佔有率高達 50%,如今也可以說是世界暢銷、銷量最多的啤酒,被譽爲“啤酒之王”。 2008 年比特幣誕生之際,已成立 132 歲之久的百威被英博集團收購,後被稱爲爲百威英博。 1995 年百威正式進入中國市場,在 6 年後就發展成中國年度銷售冠軍品牌。 百威在營銷投入了不少精力,這也使得它的知名度和影響力步步高昇,成爲一款街頭隨處可見的啤酒。 比如百威在體育方面的營銷就很有名。今年年初,爲了將錢投放到疫情科普方面, *百威 選擇放棄了贊助今年的超級碗賽事,獲得了口碑和流量的雙贏, *成爲了令業界震動的一則體育營銷新聞。 美國作家 Mark Dredge 說只要是百威能贊助的賽事,他們一個都不會放過,不管是大型還是小型,職業或者業餘,只要有能把自己 Logo 放在體育賽事上的機會,百威絕不會錯過。 因此,隨着區塊鏈這兩年風生水起,百威也早已參與了進來,每一年都有所行動。 在 2018 年百威就參與了一項區塊鏈試驗,在這次試驗中,該公司使用區塊鏈解決方案進行了多次運輸,結果顯示區塊鏈能夠降低運輸成本。同一年,百威英博的全球營銷副總裁 LucasHerscovivi 也表示, 在未來的兩到三年內,大部分的編程媒體將“以區塊鏈技術爲基礎” 。 2019 年百威還加入了 IBM 的新區塊鏈項目,目的是爲了提高供應鏈透明度。去年起,開始試驗區塊鏈在全球航運供給鏈中的應用,還打算藉助區塊鏈來重組數字告白供給鏈。 直至今年,百威啤酒與 NFT 媒體商店 VaynerNFT 也達成了長期合作關係,利用 NFT 將門票和商品轉化爲 NFT,提供在體育、娛樂和音樂的新體驗。 從 2018 年開始,百威就一直關注着區塊鏈,並試圖做出個各種嘗試,促進了區塊鏈和實體經濟的融合,不過其實除了“啤酒之王”百威,如五糧液、茅臺等白酒在區塊鏈的佈局也是愈演愈烈,早有苗頭。 02 五糧液、茅臺等白酒也有佈局 區塊鏈能爲酒解決哪些問題? 2018 年 10 月份,茅臺集團董事長李保芳曾表示,隨着區塊鏈技術迅速升溫,茅臺需要研究區塊鏈技術會對茅臺發展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去年 5 月 25 日,五糧液董事長李曙光也表示, 會 持續加大在區塊鏈方面的投入,進一步推動數字化轉型,創造高質量發展新動能。 啤酒、白酒齊齊上陣,那麼區塊鏈到底能爲酒解決哪些問題呢?其實目前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1、打假防僞,讓“天馬行空”的價格迴歸真實 隨着大家對於白酒的消費不斷升級,讓高端白酒成爲了很多酒商的佈局重點,在帶來高利潤的同時也讓造假、販假等問題迅速滋生。普通人想要買到一瓶貨真價實的茅臺,變得無從下手。 知名啤酒百威佈局 NFT,試圖揭開“蓄謀已久”的上鍊面紗? 五糧液相關負責人曾表示五糧液每年的打假經費達 1.5 億元,並且這個數字還在逐年上漲。茅臺的公開文件也多次提及,茅臺每年打假花費將近 2 億元。 當然,除了茅臺、五糧液等頭部玩家,二三線品牌也有一些別的問題,比如由於頭部品牌溢價過高,使得市場價格虛高,讓二三線酒的品牌無法觸達真正需要的人羣。 利用區塊鏈不可篡改、可追溯等特點使得這些問題得以解決。比如在生產一瓶酒開始就進行第三方權威認證,建立一個防僞、可追溯的系統平臺,形成一個身份認證標記伴隨該商品,可以從根本上保證每個環節的真實可靠,讓各級經銷商樹立防僞驗真的意識,也讓消費者放心購買。 2、利用區塊鏈技術幫助酒企高效管理貨源 酒類產品消費場景多、耐存儲等特質使得需求較大,但銷售渠道比較單一,要讓產品下沉到全國各地比較艱難。 區塊鏈的出現可以解決傳統的分銷平臺數據不共通、產品信息不全面等問題,幫助企業管理貨源,保護品牌建設。 同時,將區塊鏈應用到經銷商隊伍信用管理中,可以使用這種技術來減少供應鏈風險,提高流程效率。 3、擠掉廣告泡沫,讓品牌價值等值產品價值 長久以來,品牌嚴重影響銷量使得酒業市場在廣告費上投入較大,導致產品成本居高不下,同時也使得沒有太多資金在廣告投入的品牌失去一席之地。值得注意的是區塊鏈在這方面的作用,也有一些案例。 比如 2018 年百威英博推出第一個使用以太坊區塊鏈來記錄並追蹤數據的廣告。他們把印象、參與度和價格等不同的指標都被存儲在以太坊區塊鏈上, 不僅減少了在跟蹤指標上的花費的時間,還可以精準定位某個廣告的覆蓋範圍 ,從而依據消費者的購買趨勢來增強和保護品牌。 4、將酒與數字資產對應起來,提高酒的流動性 酒一直有放的時間越久越值錢的說法,因此很多人喜歡投資和收藏酒的愛好,不過酒在被存儲升值期間只能放在那裏,無法發揮其價值。 區塊鏈通過數字化通證將白酒與數字資產對應起來,讓酒窖內的酒流動起來,讓白酒在收藏期間也可以充分發揮市場價值。 除了以上此外,區塊鏈技術也可以使用在酒的運輸業務、供應商數據和採購數據的上鍊、以及通過區塊鏈技術開發出幫商戶賦能、爲用戶增值的電子數字憑證等方面。 03 技術尚未成熟,區塊鏈+酒落地難? 儘管區塊鏈可以給酒帶來很多便利,但落地過程中依舊有很多問題亟待解決。 1、技術尚未成熟,上鍊實際操作複雜 在落實的過程中,區塊鏈需要在各個環節保證數據真實,有原材料採集、釀造、儲存、物流、倉儲、經銷商等等, 相比於區塊鏈技術本身的成本,保證酒從原料到終端銷售每一個環節數據真實上鍊,耗費的成本要大得多。 雖然區塊鏈在整個解決方案中不佔什麼成本,更多的是在產品生產、流傳過程中保證數據不被篡改。但把信息從商品本身傳到區塊鏈上的複雜困難程度遠遠大於區塊鏈本身的技術。 2、酒廠更在意品牌,帶來的附加值空間小 成都國信安鏈信息技術有限公司聯合創始人朱濤在做過區塊鏈技術在酒業的溯源實踐後表示, 很多酒廠關心的是銷量增長和品牌知名度的提升,而不是溯源打假。 電子科技大學網絡空間安全研究中心副主任夏琦也曾說過,區塊鏈能給酒帶來的附加值空間特別小,只是用區塊鏈來溯源防僞的話,性價比會很低。 04 小結 總之,無論啤酒百威在 NFT 的行動,還是茅臺五糧液等白酒在區塊鏈不間斷的佈局,區塊鏈正在被用來解決這樣或那樣的問題,但由於技術還處於早期階段,落實過程中遇到的困難也在暴露出來。 不過,酒與區塊鏈的結合已經是大勢所趨。 百威近日在 NFT 的佈局,也意味着酒業一直在關注區塊鏈進展,試圖找到一種方式來解決目前的痛點,或找到新的發展機會來拓展現有市場。 隨着各種知名品牌加入加密貨幣領域和 NFT 生態系統,將不可避免地會加速推動着區塊鏈的發展車輪滾滾向前。

NFT掀熱潮4個產業勢變天 – on.cc東網

港澳版>產經 上一則 下一則 返回 NFT掀熱潮 4個產業勢變天 09月08日(三) 08:58更新 00:29建立 NFT屬虛擬資產,獨一無二。 1/3 虛擬貨幣風潮愈捲愈熱,其中,非同質化代幣(NFT)雖在香港鮮有討論,但其實外國早已有一群潮流達人精於此範疇,除了被當成藝術品收藏外,各行各業亦瞄準商機,很多國際巨企已採用NFT作為創意營銷手段,並大大提高產品的市場競爭力及提價能力。NFT已悄悄地改變了各行各業的生態,若想要與時並進,就必須了解NFT的龐大商機! 【NFT屬虛擬資產 獨一無二】 NFT的全名是Non-fungible token,中文譯為非同質化代幣,是來自區塊鏈技術的虛擬資產之一,能夠以加密形式把特定資訊存放於區塊鏈,藉此代表該物的擁有權,再透過NFT網上交易平台進行買賣。NFT的種類繁多,可以是數碼畫作、圖像、影音、短片、動畫、遊戲的虛擬角色及裝備、虛擬時裝及手袋等,甚至可以是實物。 要數NFT與比特幣和以太幣所屬的同質化代幣(Fungible token)的不同之處,在於前者是不可替代、不可分割,而且具有獨特性。相反,後者卻可以任意交換,比如每一枚比特幣的價值都是一樣的,交易者之間能按當日的市價進行買賣,不需另外訂明價格;除此之外,比特幣可分割交易,若買不起一枚比特幣亦可只買0.1枚,甚至更少。 具體來說,就是每一個NFT都是獨一無二的,不能取代其他的NFT,亦不能像比特幣般以少於一枚的數量來進行交易,而是必須以一個整體的NFT進行交易,如NFT畫作不能以半幅出售。同時,由於NFT的獨特性,使其難以偽造。 【藝術:拍賣行相關銷售佔1/3】 數碼藝術漸趨流行,但網絡作品非常容易被複製和廣泛流傳,NFT就能解決這個問題,因為每一個NFT也是獨一無二的,全部都能在底層區塊鏈上被溯源,證明版權的唯一性;加上儲存和交易都十分方便,於是就成為證明數碼藝術所有權的最佳方式,更慢慢發展出數碼加密藝術的市場。 NFT專門交易平台可謂成績亮麗,拍賣行巨頭佳士得和富藝斯等紛紛加入NFT的拍賣行列,另外很多知名藝術家、藝術博覽會和畫廊也陸續採用NFT作為銷售模式。 疫情期間,網上銷售成為拍賣公司行銷策略重要的一部分,而且拍賣公司自動化的網上平台在本質上非常適合採用NFT,今年上半年,NFT的銷售成績佔網上銷售總額的三分之一。 第一件以NFT出售的作品是由藝術家Ben Gentilli創作的《Block 21》,是《Portraits of a Mind》系列的其中一幅作品。該系列一共有40幅數碼藝術品,每件實體作品均刻有比特幣最初程式碼,每個代碼都由手工雕刻,並用金色點綴象徵比特幣,作品最後以13.1萬美元(約102萬港元)成交,創下NFT作品拍賣的高價。 今年3月,炙手可熱的網絡藝術家Beeple的NFT作品於拍賣行以超過6,900萬美元(約5.3億港元)賣出,成為至目前為止拍賣價最高的NFT作品,也是在世藝術家賣出的全球第3貴藝術品。此前,Beeple的非NFT作品每件大約只能賣出100美元,可見NFT作品價值之高。 【體育:NBA球員卡交易額54億】 運動卡可謂最受歡迎的NFT收藏品,美國國家籃球協會(NBA)利用NFT創建了數碼交易卡市場NBA Top Shot,可將它想像為出售虛擬NBA球員收集卡的平台,但其收集的不是傳統的球員卡,而是某位明星球員在比賽中的精華片段,並以等級分為「常見」、「罕見」及「傳奇」3種,價格由9至999美元不等。 以NFT發行的球員卡應用等於把「發行、拍賣、鑑定」3大需求集於一身,並且將買賣過程記錄在案,因此才獲得籃球最高殿堂NBA授權。經NBA授權後,加拿大初創公司Dapper Labs便會將短影片數碼化,打造出限量版影音,繼而成為NFT。NBA Top Shot上線以來,已吸引成千上萬的球迷排隊搶購,目前交易額已近7億美元(約54.6億港元)。據報,Dapper Labs正籌集新一輪融資,估值將達75億美元(約585億港元)。 此外,法國初創公司Sorare同為體育界代表,但其NFT用途與NBA Top Shot卻有很大分別,前者主要用來玩遊戲,後者則用作收藏及欣賞。公司讓用戶在虛擬足球遊戲中,透過購買球會官方授權的NFT球星卡,為專屬球隊加分。Sorare的新用戶數目不僅逐年攀升,公司盈利也呈現爆炸性增長,不到兩年時間,估值就突破10億美元(約78億港元)大關,晉升新創獨角獸。除了在足球和籃球領域,相信未來其他運動項目也很有可能倣效這些公司的NFT交易。 【服飾:時尚品牌狂吸金】 市場對虛擬產品的需求殷切,NFT就能有效解決這個問題,同時亦消除了假冒的可能性。因此,有愈來愈多服裝及時尚品牌看中此優勢,並能從中受惠。你可能會質疑,誰會花幾千英鎊去買一件在現實生活中不能穿的衣服?事實上,人數比想像中的還多,而且在時裝界的NFT市場內,只以數碼文件形式存在的鞋和裙很多都能以訂製高級時裝的價錢出售。 SpaceX創始人馬斯克曾經在社交平台上載一張他穿着虛擬球鞋的照片,一度在網絡上引起熱烈討論。該照片由NFT虛擬時尚品牌RTFKT Studios後期製作而成,雖然他在現實生活中沒有真正穿上,但已足夠令粉絲陷入瘋狂,該虛擬球鞋當時以1.5萬美元(約11.7萬港元)售出。球鞋經由馬斯克「加持」後,價格持續飆升,今年官網上的售價更曾炒高至超過10萬美元(約78萬港元)。 RTFKT Studios今年3月和藝術家Fewocious推出的聯名鞋款,開賣短短7分鐘便售出超過600對,總金額超過310萬美元(約2,418萬港元)。據悉,公司於5月初由硅谷知名風險投資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領投,完成800萬美元(約6,240萬港元)融資。RTFKT Studios的營運模式與奢侈品牌沒有區別,而且比起奢侈品牌更稀有。其推出的每款虛擬鞋款都與國際知名時尚品牌和藝術家推出的聯名產品一樣,都是單價高、數量稀少,而且會隨着時間增值。 另一方面,一些高級時裝界的佼佼者與遊戲公司發展合作夥伴關係,譬如在去年底,巴黎世家(Balenciaga)透過遊戲《Afterworld: The Age of Tomorrow》(明日世界)發表2021年秋季時裝系列。法國巴黎銀行旗下研究公司L'Atelier預期,遊戲中數碼服飾和角色升級的支出,將在今年增長至1,290億美元(約一萬億港元),高於2019年的1,090億美元。 【婚禮:婚戒數碼化 商機大】 NFT的應用無奇不有,其中有人喜歡用NFT紀念結婚的時刻,譬如在今年4月,兩名美國虛擬貨幣交易所的員工將NFT融入到他們的婚禮中,他們互相發送了密碼,在網絡區塊鏈上交換了一枚NFT虛擬婚戒。他們的喜帖透過Twitter傳送,並通知所有人他們的NFT虛擬戒指將永遠存在於區塊鏈上。 除此之外,早前在台灣,為了紀念台灣同性婚姻合法化兩周年,有一位女同志網紅推出亞洲第一款以同志為主題的NFT「Eternal Love」,產品首次發行限量100組,並且將部分收入捐給「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號召粉絲共同支持同性戀者成立家庭,產品一推出就被粉絲瘋狂搶購。 從以上事件可見,未來NFT或為婚禮帶來前所未有的商業模式,如喜帖收藏經濟,皆因過去鮮有人收藏喜帖,反而大多都是用完即棄,但若喜帖可以永久收藏在區塊鏈,就方便得多,更可讓親友在上面留言簽名。再者,如未來有名人結婚並發出NFT喜帖,勢必令一眾粉絲爭相競投,並掀起炒風。

婚前ALL IN狗狗幣慘賠!男拿NFT「取代鑽戒」 下場GG了 – NOWnews 今日新聞

近年來比特幣(bitcoin)、以太幣(Ethereum)等加密貨幣爆紅,除了有著讓人致富的機會外,在特斯拉創辦人兼執行長馬斯克(Elon Musk)的推廣下,狗狗幣(doge)價格也一飛衝天,尤其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簡稱NFT)這個夏天掀起熱潮,自八月以來上漲約36%,本月有望上看4000美元大關。有網友就提到自己將積蓄全壓在狗狗幣上,最後買不了鑽戒,只能拿「藝術品NFT」向老婆求婚,下場卻是讓老婆氣得鬧分手。 日前一名外國男網友在《Reddit》論壇的感情版上提到,自己前陣子因為看好狗狗幣的未來趨勢,因此將財產「All in」全壓在狗狗幣,卻因買在最高點暴跌一夕之間把畢生積蓄賠光,只能用剩下的錢買「藝術品NFT」取代鑽戒向女友求婚。 該名網友還原事發經過,他提到當自己單膝跪地求婚時,拿出來的不是戒指,而是兩人將共同擁有的NFT時,對方竟崩潰大哭,指責他怎麼可以把錢亂花在這上面,儘管原PO努力解釋未來10年可能就靠著NFT換到一棟豪宅,這遠比一枚鑽戒來得有意義也有價值,不過對方卻無法認同也不接受他這樣的求婚,「我不想賣掉NFT放棄千載難逢的機會,但也不想跟她分手,到底該怎麼辦呢?」。 不少網友看完了他的經歷後紛紛搖頭表示,他的行為根本不是投資而更像個賭徒,同時也認為他應該好好跟女友溝通才對,「對沒有投資經驗的女友來說,會這麼突然就接受才有鬼吧!」、「老兄,用10年後可以換到豪宅的說法根本就是在哄小孩,不如好好跟女友解釋NFT的價值吧」、「如果對方本來期待的是鑽戒,當然會錯愕到不行啊」。 由於NFT將在未來的零售業、社群媒體、娛樂圈扮演重要角色,不論是推文、梗圖或數位藝術創作都具備不可複製的特性,可說是標示了作者、價格、得標者、得標日期的虛擬契約,也成為不少新銳藝術家發行作品的新寵,例如推特執行長2006年發布的首篇推文,就將透過NFT的形式出售,得標價飆破290萬美元(約新台幣8230萬元),因此也有網友替原PO緩頰,解釋這就像是拿出地契來向對方求婚。 不過,最後也要提醒投資人,投資一定有風險,基金投資有賺有賠,申購前應詳閱公開說明書(投資人須知),學習正確的投資觀念才能將損失的風險降至最低。(編輯:楊智傑)

NFT的商業模式。名酒菁英黑卡會 – Knowing

劉鉅堂是許多葡萄酒老師的老師,也是許多葡萄家玩家的啟蒙人。我們在1990年左右認識,一起喝葡萄酒吃喝玩樂到今天。 大約六年前,我和他開始合作「開瓶天國」,在每次的聚會裡,兩人都以「葡萄酒一開,天國自然來」的口號開場,追求「上半身向上提升,下半身享受人生」的理想,這也是開瓶天國的建國方針,和參與的朋友分享好書好酒和好菜,建構共同的理想國度。 「開瓶天國」這個國名是我取的,創辦的時候也有一些未來想像。我們在台灣還沒有什麼人知道什麼是葡萄酒的年代開始推廣,三十多年來所參加過的餐酒會都長得差不多。無非就是一群人聚在一起喝酒吃飯聊天然後解散,而這樣的餐酒會也大部份都由酒商主導,說穿了就是為了賣酒,為了賣酒,當然會老王賣酒自賣自誇說自己的酒有多好。 但是對消費者來說,重要的是買到物超所值的好酒,而什麼是好酒也不該是酒商說了算。於是就有Robert Parker這樣的酒評家出現,他本來是位只喝可口可樂的美國律師,後來愛上葡萄酒並成為全世界最知名也最有影響力的酒評家。媒體甚至稱他為「葡萄酒教皇」,說只要被他說讚的酒一定不夠賣,只要他說爛的酒就賣不掉。 我是個迷信集體智慧的人,總認為臭皮匠集合起來的智慧往往能勝過一個諸葛亮,酒好不好,應該由消費者來說,不該由一個人的主觀來決定。所以開瓶天國就是想建構一個由消費者來共同建構的酒評機制,如果一瓶酒在台灣被一萬個人喝過,讓每個人為這評酒打分數,這件事看來是公益也是好生意。 如今,六年過去,我和劉鉅堂還是繼續合作,期待早日實現開瓶天國的建國理想。而NFT出現了之後,我對開瓶天國有了更多的靈感,全世界葡萄酒產業也在這時候開始興奮起來,不斷用NFT發展出有趣的商業模式。 由NFT玩家創辦的「無聊葡萄酒公司(The Bored Wine Company)」把可以喝的葡萄酒與虛擬的NFT葡萄酒結合在一起,讓NFT收藏家能在平臺上設計自己的NFT葡萄酒(一次六瓶)。這些葡萄酒在放上網路拍賣之前,設計人有48個小時優先認購,並且享有根據這些NFT來生產真實葡萄酒的權利,這些真實葡萄酒和NFT虛擬葡萄酒都會被放進酒窖裡被妥善保管,等待被拍賣後轉手。如果想把真實的酒領出來喝,無聊葡萄酒公司也可以馬上出貨,不管您在地球上的任何角落。 另外,法國知名的金鐘酒莊(Chateau Angelus)合作推出NFT來拍賣,把酒莊的教堂屋頂吊鐘為原型做成20秒的3D數位藝術品,同時收錄酒莊教堂的實際報時鐘聲,讓收藏家在品酒時同時享受視覺和聽覺。有趣的是,這個拍賣的說明是,拍得NFT的買家同時可以獲贈一桶2020年的金鐘酒莊葡萄酒,2020年是波爾多連續第三年收穫優質葡萄酒的好年份,同時獲得多位知名酒評家和專業媒體評定幾乎滿分的高評價。 長久以來,在華人世界,葡萄酒一直被定位成菁英在餐桌上的共同語言,如果能運用美國運通卡發行「黑卡(American Express Centurion Card)」的經驗,再運用NFT技術來建構高端社群,這樣社群的含金量和影響力將會非常可觀。 地球上有七十億人,只有十萬人擁有黑卡,你必須要非常非常非常有錢,銀行才會挑中你,並發送專屬的邀請函,有邀請函的客戶才能註冊申辦黑卡。持有黑卡的人基本上都有5億台幣以上的身家,而且每年還必須維持25萬元美金以上的消費才能繼續擁有黑卡,換算下來,等於必須每年至少買100台蘋果電腦或是250雙的LV高跟鞋。黑卡的年費也不低,十六萬元台幣。 如果能結合葡萄酒的高端人口和NFT科技,打造「名酒菁英黑卡會」社群,這樣的社群同時有強大的消費力和影響力,自然能在葡萄酒產業建立不容忽視的話語權。從這些人出發來同步收藏名酒和NFT,就能為二級市場之後的轉手打下基礎,並且向全世界展現台灣的葡萄酒能量。 如同六年前創辦開瓶天國的理想,以連結菁英的方式來建構台灣面向世界的發言權,從某個角度看來,也像是為台灣宣揚國家品牌的生活風格外交。

點子農場 /NFT改變婚禮的三個模式 – 經濟日報

喝喜酒的時候,人們總喜歡把「百年好合」、「白頭偕老」、「永浴愛河」這些罐頭好彩掛在嘴上,甚至寫在喜宴禮金的紅包袋上。 在離婚率愈來愈高的今天,這些祝福的話愈來愈像疑問句,明知道這世界上有愈來愈多人離婚,大家還是喜歡祝福新人從一而終。 所以,還是有很多人前仆後繼的結婚,甚至用NFT來紀念和保存這樣特別的人生時刻,也昭告親友和天下,以下就有兩個NFT和婚姻的相關故事: 【故事一】 2021年4月2日,兩名Coinbase(美國交易量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員工把NFT融入他們的婚禮中,Rebecca Rose和Peter Kacherginsky除了進行傳統的猶太婚禮儀式,也互相發送了密碼,並且在網路區塊鏈上交換了一枚NFT虛擬婚戒。這場婚禮的喜帖用Twitter發送,並且通知所有人說,他們的NFT虛擬戒指永遠存在於區塊鏈上,所有人都可以看到這對新人相愛一生的承諾。 【故事二】 2021年5月24日,為了紀念台灣同志婚姻法通過兩周年,女同志網紅「阿卡貝拉CACA&BELLA」推出亞洲第一款同志為主題的NFT「Eternal Love」。這套NFT產品首發限量100組,和實體海報同時發售並追加限量20張隱藏版NFT,並且把部分收入捐給「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號召粉絲共同支持同志成立家庭,這些產品也在一推出就秒殺。 以上故事,至少給了我們以下三個啟發,透過NFT,可以為婚禮這件事帶來前所未有的商業模式: 一、喜帖收藏經濟:過去的喜帖都只是消耗品,大都是看完就丟,少有人收藏。但是有了NFT之後,喜帖除了可以讓大家永生收藏在數位世界裡,還可以讓眾親友在上面留言簽名或放上影音來祝福,更如果是那些名人的喜帖,一定會引起鐵粉的競相收藏而增值。 試著想想,如果周杰倫當時婚禮發了NFT喜帖,那這張喜帖現在該可以換多少台勞斯萊斯啊? 二、數位禮金流通:從過去到今天一直有這樣的慘事發生,婚禮現場的收禮檯常常被賊人早早盯上,等在現場伺機而動。等收完所有禮金之後,趁大家上桌吃喜酒兵荒馬亂之際,神不知鬼不覺的摸走了上百萬的禮金。這種事其實幾乎天天在發生,只是受害者為了面子或不想觸楣頭,有時隱忍不說而已。 現在,透過NFT就可以完全解決這些問題了,這種禮金包可以做得很豐富精彩,吸金也吸睛,把新娘新郎從小到大和相戀的照片全部放進來,讓大家看到感動得痛哭流涕之際,馬上(或不慎)按下禮金匯出的按鈕,搞不好會在最後多按一個零。 三、婚姻智能合約:這更厲害,連律師費都省了,NFT可以寫入智能合約(不需要律師和法官就能自動執行的合約)。比如可以把婚姻設計成一年一簽或十年一簽(別問我誰會這樣幹,我也不知道,苦笑),然後時間一到,就自動解除婚姻關係並且分割財產同時召告天下,這樣大家都很輕鬆。 從經濟學的角度來看,結婚其實就是某種意義的「下市」,把兩個本來可以有很多選擇的人變得沒選擇,一起從愛情的股市場下市,從公開發行變成私有化。千百年來,愛情和婚姻市場一直沒有改變這樣的本質,但是現在NFT看來將可以為這個市場帶來一些改變。 這些改變是好是壞?唉,你問我,我問誰?(歡迎電郵交流:[email protected]

Burberry進軍NFT精品世界!聯手《Blankos:街區派對》,推出限量軟萌TB印花鯊魚NFT角色Sharky B –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近一兩年來, NFT的興起,讓精品紛紛踏入科技精品的領域,像是Gucci將Aria時尚形象片轉變成品牌首個加密藝術品、LV也在這一陣子推出紀念手遊結合NFT紀念幣⋯⋯。而Burberry如今也宣布要加入NFT領域,與遊戲公司Mythical Games所發表的遊戲《Blankos:街區派對》(Blankos Block Party)合作,並發表品牌的第一尊NFT遊戲角色「Sharky B」。 《Blankos:街區派對》是什麼? 遊戲公司Mythical Games去年開發出一款多人線上遊戲《Blankos:街區派對》,遊戲中的角色們統稱為「Blanko」,玩家可以收集各種配件、依據喜好裝飾自己的Blanko,並在遊戲中彼此展開射擊、競速等各式各樣的對戰。除此之外,Blanko也可以透過對戰,來訓練遊戲技能、提升戰鬥力。 《Blankos:街區派對》裡面所出現的角色、配件和寶物,全部都是以NFT的形式呈現,玩家可以在Mythical Marketplace上用真實的貨幣進行交易。 Burberry從過去發表過的《動物王國》(Animal Kingdom)當中擷取靈感,搭配品牌2021最新的夏季TB印花配色作為Sharky B的基本裸身設計。特別的是,Sharky B是《Blankos:街區派對》當中限量的NFT角色,可以透過訓練來提升Sharky B的戰鬥力與稀有性,當然也可以在這個遊戲的市場中做買賣! Burberry早在2019年便踏足進入電子遊戲世界,當年首次推出的遊戲叫做《B Bounce》;隔年再推出新款《B Surf》遊戲。致力於與時俱進,並不斷跟進潮流的Burberry,在《Blankos:街區派對》當中推出的最新Sharky B則將會在8/11(三)正式上架,有興趣收藏的玩家們屆時可以多加注意!

LV和Burberry行銷跨進NFT 跟數位世代玩遊戲搏感情 – 經濟日報

精品業品牌行銷戰打進數位時代的新領域,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和Burberry都投入最近很夯的「非同質化代幣」(NFT),結合遊戲,加強與數位世代的互動。 Burberry周三(4日)宣布將推出取名「Sharky B」的NFT遊戲角色。Burberry 表示,「Sharky B」是為Mythical Games遊戲公司線上多角色電玩「Blankos Block Party」所創的限量版NFT遊戲角色,全身包覆著Burberry的「TB」商標字母。11日起可在遊戲內購買。 Burberry行銷長Rob Manley說:「以實驗手法推開界限,向來深植於Burberry內心。我們持續在Burberry社區人士喜愛的空間裡,尋求與他們建立連結。」 路易威登也在4日發表一個電腦遊戲,玩家可在遊戲中跟隨品牌吉祥物Vivienne到巴黎,收集到30個免費的NFT。名為「Louis: The Game」的遊戲裡包含由Beeple創作的10個NFT,這位數位藝術家的一件作品3月拍賣時,成交價超過6,900萬美元。 精品業爭相投入NFT熱潮,為自己的品牌鍍金。Gucci和其他品牌4月間向時尚資訊平台Vogue Business表示,他們有意發表自己的NFT。

深度|| 成功出圈的NFT,為何有了變成區塊鏈犯罪新寵的危險? | 比特幣折扣網

最近一段時間,比特幣的價格嚴重縮水,使得整個加密貨幣市場都處於風雨飄搖的狀態。可就在同時,NFT卻迎來了大漲。 NFT在成功出圈后,不僅率先成為了藝術品領域的新寵,更火速解決了傳統互聯網時代遺留下來的“複製粘貼”問題。要知道,那些年你信手拈來的“複製粘貼”,會為日後帶來嚴重的知識產權問題。 一時之間,NFT進入主流視野,更成為了大眾爭先追逐的熱點。不過,正所謂“成也蕭何,敗也蕭何”,NFT這種新型技術產物會為市場帶來新風向新機遇,也同樣會造成監管的盲區。更有專家預言,一旦控制不力,NFT將變成下一個“法律重災區”。 能與現實世界的商品綁定,是NFT當下擁有的最大優勢。 請各位小夥伴注意,接下來是理論知識普及時間。 究竟什麼是NFT? 簡單來說,NFT就是非同質化代幣,具有不可分割,不可替代和獨一無二的特點。 要知道,在區塊鏈領域,加密貨幣分為原生幣和代幣兩大類。大家所熟知的比特幣,以太幣等都屬於原生幣。代幣則是依附於現有的區塊鏈,使用智能合約來進行賬本的記錄。譬如依附於以太坊系統而發布的token,就是名副其實的代幣。 說到代幣,又可以分為同質化和非同質化兩種。 同質化代幣,叫做FT,是互相可以替代、可接近無限拆分的Token。而非同質化代幣也就是我們常說的NFT,是唯一的、不可拆分的Token。我們可以把NFT理解成是帶有編號的人民幣。 哲學上提到的“人不能兩次踏入同一條河流”的理念,在NFT上體現的淋漓盡致,在這個世界上,不會有兩個一模一樣的NFT。 NFT的關鍵創新之處在於提供了一種標記原生数字資產所有權,它會捕捉信息然後發現該信息與鏈上所有其它信息的關係和價值。 也正因為NFT具有非同質化,不可拆分的特性,我們可以將它與現實世界中的一些商品綁定。從這個角度來看,NFT具有其它區塊鏈技術不曾具備的核心優勢,它能將區塊鏈上的数字資產落地化,實實在在的與現實世界發生關聯。 遊戲道具,数字藝術品,門票…諸如此類種種具有唯一性和不可複製性的資產,都可以成為NFT。 NFT盛行,数字藝術品的價格水漲船高。 NFT的火爆和潛力,立刻在交易市場上有所體現。 2021年開始,NFT先在海外迎來了快速升溫:Uniswap交易平台上一雙襪子被拍出15萬美元,推特創始人最早發出的5個英文單詞被拍出250萬美元,其價格的攀升程度着實讓人驚訝。 3月11日,佳士得拍賣的NFT数字繪畫作品《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以超過6934萬美元的含稅費總成本成交,在世界範圍內產生了巨大衝擊。在這之後,NFT正式成為了區塊鏈重要的應用場景,“萬物皆可NFT”儼然成為了指日可待的事情。 值得一提的是,NFT熱潮也迅速傳到了中國,很多創作人,交易平台,投資人都對這個新鮮事物展現出了高度熱情。 6月23日,支付寶與敦煌美術研究所共同在螞蟻區塊鏈上推出2款NFT数字繪畫作品《伍六七付款碼皮膚NFT》,每款NFT限量8000枚,售價為“10支付寶積分+9.9元”。這個NFT数字繪畫作品一經發售,很快被搶光。隨後,很多平台上都出現了相關交易。誇張的是,在閑魚二手交易平台上,一枚被足足炒高到150萬元。 無獨有偶,6月24日,幣安宣布將推出專門的幣安NFT交易平台,從香港時間當天下午6點開始拍賣安迪·沃霍爾的《三幅自畫像》NFT作品。開拍不到5分鐘,競拍價已高252萬美元。 這讓我們驚嘆NFT創造的巨大經濟價值時,也不由得產生一絲警惕:在NFT的異軍突起之路上,是否潛藏着炒作的噱頭和違規的危機? 必須審慎對待,不可盲目跟風 数字藝術類的NFT之中,包括了創作人信息,發行數量,權益規則等重要因素,同時還涉及到了作品屬性,等級屬性,稀缺性等重要信息。投資市場上向來是物以稀為貴,我們自然能夠理解NFT作品的溢價空間和溢價行為。 但是,一雙襪子拍出15萬美元,推特上最早的5個英文單詞拍出250萬美元,一幅將5000天每天發布的數碼繪畫作品彙集在一起的作品拍出6900多萬美元,這些產品的溢價,怎麼看,都不算是合理的。 一些簡單的物品和所謂的作品僅僅是加上NFT作為加密的權益證明,價格就直接翻了幾十倍,幾百倍,乃至幾千倍。而這一切上漲,都不存在合理的支撐基礎。 隨着NFT的持續走紅,除了以上這些“不合理的溢價”外,與NFT有關的詐騙數量和範圍也呈現出了現爆炸性增長。大致分為仿冒NFT平台,虛假NFT空投,NFT社交媒體騙局三大類。 仿冒NFT 平台是常見的網絡詐騙手段,用戶打眼一看,會覺得該網站與官方平台網站一樣,詐騙者會試圖獲取用戶的登陸信息或信用卡信息。 虛假NFT,說得直白點,就是仿造一個冒牌貨,假限量真增發。由於NFT的內容載體是公開的,偽造基本沒有成本的,如此一來導致造假者不斷。所以大家務必仔細確認好發行方賬號和NFT記錄。 NFT社交媒體騙局,則是利用人性貪婪和佔小便宜點的弱點,在Tiwtter,微信群,QQ群,貼吧等主要社交媒體聚集和散步信息。這些所謂的“項目成員”還會借分享渠道,表達觀點、答疑等形式進行虛假宣傳,並時不時的強調自己的“官方”“權威”身份。 NFT如今是區塊鏈領域最受關注,最有話題度的新型技術。面對NFT的迅猛漲勢,很多投資者再次燃起了投資的激情。但是,無論何時都要切記理性投資,保持冷靜。 因為,NFT或許會開天闢地,成為改變藝術,音樂,遊戲和收藏品的交易方式,但在那之前,它勢必先經歷瘋狂的繁榮與蕭條周期。

未來已來!廣告、訂閱模式後,不要錯過 NFT 的媒體浪潮 – INSIDE 硬塞的網路趨勢觀察

未來已來!廣告、訂閱模式後,不要錯過 NFT 的媒體浪潮  INSIDE 硬塞的網路趨勢觀察

台灣事實查核中心兩篇文章入圍FACTS-NFT首波拍賣藏品 – 台灣事實查核中心

記者何蕙安/報導 查核組織嘗試切入加密貨幣領域,探索新的募資可能性。《台灣事實查核中心》的兩篇作品被交易平台FACTS-NFT選為第一波推出的查核報告藏品之列,歡迎全球民眾使用加密貨幣下單收藏,支持查核組織運作。 FACTS-NFT由前國際事實查核聯盟副總監、巴西查核組織《Agência Lupa》創辦人克里斯汀娜.塔達戈勒(Cristina Tardáguila)共同創立,在2021年4月2日全球事實查核日上線,為全球有意支持事實查核運動的民眾提供一個管道。 目前全球有超過300家事實查核組織,這些組織投注資源對抗不實訊息,但為了保持編採的獨立性,其營運拒絕商業或政黨資金,往往面臨財務壓力;也因此有不少組織仰賴社群平台或科技公司的資金或獎助金運作。 在此背景下,FACTS-NFT試圖為獨立事實查核組織探索新的經濟模式,其運作方式如同一個虛擬拍賣市場,由該平台收集具有歷史性、或涉及重大議題的事實查核報告拍賣,購得的買家可以選擇保留收藏,或是轉手交易,過程中查核組織也可以獲得利潤。 在首波推出的20篇藏品,FACTS-NFT收錄來自巴西查核組織《Agência Lupa》、美國《Lead Stories》,西班牙《Newtral》和《台灣事實查核中心》(Taiwan FactCheck Center,簡稱TFC)的查核作品或文章。 FACTS-NFT指出,包括台灣事實查核中心在內的四家組織發布的查核報告嚴謹而詳實,關注議題多元,成為其首要合作對象。FACTS-NFT目前也積極邀請全球查核組織加入。 台灣事實查核中心總編審陳慧敏表示,希望透過兩則入選藏品的查核報告與文章,凸顯台灣事實查核組織對國際社會的重要貢獻,以及事實查核的重要性。 NFT:用於藝術拍賣的新興加密貨幣 NFT(Non-Fungible Token)的中文為「非同質化代幣」(又稱「不可替代代幣」),每個代幣都是獨一無二的,用以認證數位化作品的擁有權。NFT目前主要用於數位藝術拍賣市場,交易影像、動畫檔案、歌曲等創作。這個貨幣的目的是支持過去價值被低估的數位創作。 紐約時報日前銷售出第一篇NFT文章,市場售價達53.6萬美元;新加坡投資家日前也6930萬美元(約新台幣19億元)買入藝術家Mike Winkelmann(Beeple)的數位拼貼照作品;美國職籃聯盟NBA也以NFT來交易球員的最佳射籃影片。如今NFT的使用也延伸至事實查核作品。 根據FACTS-NFT規劃,首波參與交易的20則作品的定價為以太幣(ETH)0.05元(約100美元),交易後,買家將獲得一個代表該查核作品的NFT代幣與相關獨家材料(幕後故事、更多資訊與評論),而事實查核組織族獲得86%的交易價值,另外14%則為平台服務費用。 買家日後若再將該NFT轉手,查核組織可以在每筆新的轉手交易中獲取最多10%的交易費用。 FACTS-NFT也強調,此交易模式的目的是支持查核組織營運,購買者不能干預其編務或是組織政策。 台灣事實查核中心兩篇作品入圍首波「藏品」 在FACTS-NFT上,台灣事實查核中心有兩則作品入選:一則是紀錄史上最大事實查核合作專案「新冠事實查核聯盟」發起過程的獨家文章,附上當時負責串連各國查核組織的前國際事實查核聯盟副總監塔達戈勒的手寫筆記,紀錄下2020年1月24日到25日回報加入新冠事實聯盟的成員名單。 當時,塔達戈勒接到台灣事實查核中心對於不明肺炎疫情的警報,發動全球查核組織社群共同協力查核疫情不實訊息。台灣事實查核中心為此計畫的促成者,也是第一個報名參與此協力計畫的組織。新冠事實查核聯盟在疫情假訊息大流行之中打擊不實訊息,迄今發布超過上萬篇查核報告,讓這則手稿具有歷史意義。 第二則入圍作品在2019年香港反送中抗爭最激烈之際發布。該篇報告仔細檢視了一則宣稱「反送中示威者打劫、逼人交過路費」的影片和香港媒體報導,證實該影片內容並非反送中示威者打劫,香港多家親中媒體的新聞為捏造之不實報導。香港民主運動在反送中示威、新《國安法》施行後接連受到打擊,該則事實查核報告提供還原歷史真相的一個證據。 2020年底,香港終審法院在一則港府針對《禁蒙面法》提出的上訴案判決中,以反送中示威者「威脅司機停車,勒索手機或金錢」為由而將之入罪,判決發布後,具有批判立場的香港媒體以台灣事實查核中心的查核報告為線索,質疑此判決內容的合理性。 以加密貨幣支持獨立事實查核機構 截至4月9日,共有四篇事實查核售出。買家包括一個事實查核界人士、一個NFT收藏家;另外兩名匿名買家的公開資料顯示兩人也是重度的加密貨幣使用者。 有意購買NFT事實查核報告與文章的民眾,只需要按照FACTS-NFT網站說明來操作,也可以洽詢台灣事實查核中心等參與此計畫的查核組織。

一場 NFT「陽謀」:價值 400 萬美元的音樂專輯與它的新主人 PleasrDAO

七年前,美國紐約的 Hip-Hop 樂隊 Wu-Tang Clan 創作了其 獨一無二 的專輯《 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 》, 以抗議數字時代音樂的貶值 。沒過多久,這張專輯在被 Martin Shkreli 以 200 萬美元的價格購買之後就陷入了資本主義罪惡的漩渦。當時的 Martin Shkreli 是一位年輕的製藥投機商,喜歡哄擡價格,後來他被判證券欺詐罪而處以 7 年牢獄。 Martin Shkreli 是在 2015 年的一次拍賣會上以 200 萬美元的價格首次拍得了這張專輯。2017 年,Shkreli 被判欺詐罪後, 美國聯邦當局沒收了這張專輯 ,並將該專輯保存在司法部的一個溫控保險庫裏。 現在,這張專輯又在數字藝術和加密貨幣領域重獲新生,以 400 萬美元的價格賣給了一個去中心化自治組織 PleasrDAO , 這個團體雖然成立不到一年時間,但已經因收購高知名度的數字作品而名聲大噪 。比如,2021 年 6 月,DogeCoin (狗狗幣) 原型柴犬的主人 Atsuko Sato 將下圖這張狗狗幣的原型圖片鑄造成了一個 NFT (非同質化代幣) ,並以創紀錄的 1696 ETH (當時約合 550 萬美元) 的價格賣給了 PleasrDAO,之後 PleasrDAO 將此 NFT 碎片化成數十億個部分。PleasrDAO 隨即將該 NFT 碎片化成數十億個部分進行拍賣,將這整張 NFT 圖片的價值推高到了 3.02 億美元。 今年 7 月,位於布魯克林的紐約東區聯邦檢察官辦公室宣佈在拍賣《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專輯時,沒有透露有關買家或價格的細節;檢察官當時表示,這些信息是保密的。 但是 PleasrDAO 在 9 月 10 日獲得了這張專輯的所有權 ,並將其保存在紐約某處的「保險庫」中。PleasrDAO 團隊決定公開慶祝獲得了該專輯,並 宣佈其最終目標是以某種方式使這張專輯能夠更廣泛地被歌迷聽到 ,儘管 前提是該團隊能夠說服 Wu-Tang Clan 樂隊的領袖人物 RZA 及其製片人 Cilvaringz 的同意 。 Wu-Tang Clan 樂隊《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專輯的唯一副本由 Martin Shkreli 在 2015 年以 200 萬美元的價格購買。這個嘻哈樂隊 對該專輯施加了極端的法律限制,以此抗議音樂產業的數字化。例如,唱片可能要到 2103 年纔會商業發行,且不能在大量觀衆面前播放 。 PleasrDAO 團隊成員 Jamis Johnson 將此次購買該專輯描述爲符合了 該團隊收購數字文化標誌性物品的興趣 ,也符合該團隊與許多加密貨幣擁護者的一個共同使命: 將藝術創作從一個剝削性的、過時的經濟體系中釋放出來,並提供一個更公平的經濟體系的承諾 。 Jamis Johnson 在接受視頻採訪時說道:「這張專輯最初是 對尋租中間商的一種抗議 ,這些中間商從藝術家那裏抽走一部分價值。加密貨幣在很大程度上也有着同樣的理念。」 Johnson 表示,通過購買這張專輯,「我們希望由我們把它帶回給人們。我們希望歌迷能在某種程度上參與到這張專輯中來。」 儘管《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早於最近的 NFTs 熱潮,但 PleasrDAO 組織的目標是在數字時代重新找回藝術稀缺的價值,因此 該專輯被視爲了 NFT 的某種先驅 。現年 34 歲、身穿一件印有 Wu-Tang 圖案 T 恤的 Jamis Johnson 說道,「 這張專輯本身就像是元老級的 NFT 。」NFTs 是通過使用區塊鏈計算機代碼來創作的數字物品,這使得 NFTs 無法被複制並能通過區塊鏈來追蹤其來源。 專門從事加密貨幣和 NFT 交易的律師 Peter Scoolidge 參與了此次交易,Peter 表示,爲了將《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這張實體專輯與數字領域聯繫起來, 一枚代表該專輯所有權的 NFT 已經被鑄造,PleasrDAO 組織的 74 名成員共同享有該 NFT 的所有權,因此共同擁有該專輯 。 作爲該專輯的所有者,他們可以聽這張專輯裏面兩張 CD 的 31 首歌曲,查看其刻有圖案的鎳銀盒子,翻看裏面用皮革包邊的羊皮紙書,這些都是整個專輯包裝的一部分。但是, 至少到目前爲止,PleasrDAO 的成員仍然受到 RZA 和 Cilvaringz 最初對 Martin Shkreli 施加的限制條件 ,包括在 2103 年之前 (從 2015 年首次出售算起的 88 年時間) 不能以任何形式向公衆公佈該專輯中的歌曲。 PleasrDAO 有着宏大但不太明確的目標,那就是 讓這張專輯更容易觸及普羅大衆,可能是通過舉辦聽歌聚會或者類似畫廊的展覽,甚至是將這張專輯的所有權擴大到粉絲手中,儘管這將如何實現仍未可知 。 PleasrDAO 的 Jamis Johnson 說道:「我們相信,我們可以對這件作品做點什麼事情, 使它能夠與粉絲和世界上的任何人共享, 理想情況下還可以讓人們擁有它的部分所有權 。」 Wu-Tang Clan 樂隊對於這筆交易的看法尚不完全清楚。《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的起源常常被描述爲主要涉及到該樂隊領袖 RZA (荷蘭饒舌歌手) 和 Cilvaringz (與 RZA 一起構思了該專輯)。RZA 拒絕置評,不過 Johnson 表示, PleasrDAO 一直與 RZA 有聯繫 。 Cilvaringz 的真名是 Tarik Azzougarh,他已經對此次交易表示祝福,並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我們尊重 NFT 的概念,同時希望不違反我們自己的規則。」 當年作爲 Wu-Tang Clan 樂隊顧問的 Cyrus Bozorgmehr 負責這張專輯的發行,併爲此寫了一本書。他最近在接受採訪時表示,PleasrDAO 的理想主義和對顛覆的渴望,可能是該樂隊認可的那種買家。 與此同時,這筆交易的複雜性也反映了一個事實,即加密貨幣仍處於金融主流之外,特別是涉及到與政府機構的交易時。 PleasrDAO 支付了相當於 400 萬美元的 與美元掛鉤的加密貨幣 ,但政府要求標準的美國貨幣。因此,PleasrDAO 通過律師 Peter Scoolidge 向一家 中間商 支付了這些加密貨幣,然後該中間商向美國政府進行付款。Scoolidge 補充說道:「促成交易的中間人方承擔了政府不願意承擔的風險。」 Scoolidge 表示,他的客戶,也就是該中間人,希望保持匿名,而且政府以保密協議爲由,沒有透露這張專輯是賣給誰的,也沒有透露價格。資產沒收方面的專家稱,即使被沒收的物品比政府經常查封的汽車或其他資產複雜得多,對一個公共機構來說,不披露相關拍賣信息也是不尋常的。 可能沒有真正與《 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 》類似的物品來衡量其價格 ,而且這筆出售合同意味着, 任何買家都必須遵守涉及其知識產權的複雜條款 。6 Agency 的 Georgio Constantinou 是爲該專輯尋找買家的專家,他說, 這些限制讓一些財力雄厚的潛在買家望而卻步 。 當被問及這張 Wu-Tang Clan 專輯出售背後的過程時,紐約東區聯邦檢察官辦公室發言人只是說,「美國已經依法處理了該專輯和其出售所得的收入。」 至於 PleasrDAO,Johnson 表示,他們正在花時間考慮如何處理這張專輯,但 他們希望尊重 Wu-Tang Clan 的意願,保護該專輯的價值和排他性,同時找到一種更廣泛地分享它的方式 。 「我們現在的方向,」他說道,「是將它開放給全世界。」
- Advertisement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