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 10 月 25日 星期一

娛樂

饒舌歌手 Snoop Dogg 的加密旅程:積極與鏈遊合作,持倉千萬美元 NFT

截至 10 月 11 日,NFT 市場 Opensea 的交易總額突破 85 億美元,不過數值屢創新高對於很多人而言已經快習以爲常了,畢竟今年以來 NFT 作爲藝術界和區塊鏈的「新寵」,早就吸引了各行各界的關注和參與。 比如世界首富馬斯克、加密藝術家 Beeple、Twitter 創始人 Jack Dorsey、波場 Tron 創始人孫宇晨等名人早就抓住了 NFT 這個「流量密碼」狠狠火了一把。 除此之外,不少內容創作者和明星藝人也紛紛加入 NFT 收藏品領域,其中說唱領域的動靜不容小覷。 就在不久前,美國說唱歌手 Snoop Dogg 聲稱自己就是知名度較高的「Cozomo de’ Medici」的匿名 Twitter 帳戶擁有者,這無疑是 NFT 圈裏的大事件。 畢竟 Cozomo 這個在線角色錢包裏擁有價值近 1700 萬美元的 NFT Token。 如此大的手筆,背後又有何故事,今天讓我們來了解具有「說唱界教父」之稱的 Snoop Dogg 究竟是何來歷? 年少成名的高產歌手,黑料纏身的不安分子 饒舌歌手 Snoop Dogg 的加密旅程:積極與鏈遊合作,持倉千萬美元 NFT 很多人稱 Snoop Dogg 爲「狗爺」,因爲小時候長得像卡通人物史努比,因此父親給取了這個小名。1971 年出生於美國加利福尼亞州長灘,是美國說唱歌手、演員、音樂製作人。 他在早年有很多「不同尋常」的經歷。 比如高中畢業後不久,因爲藏有毒品被逮捕,在監獄呆了三年。20 歲那年,他與 Warren G、奈特·道格組成說唱三人組 ,開始了自己的歌手生涯。 從 1991 年到現在,每年都有不少作品出現。不過在 1994 年,由於他的歌吹捧暴力,英國政府曾拒絕過他入境表演。 23 歲那年,Snoop Dogg 發佈首張個人專輯《Doggystyle》,第一週就成爲了美國公告牌專輯榜的冠軍。直到 2018 年,他已經推出了自己的第 16 張個人錄音室專輯《Bible of Love》,成爲 歷史上第 2651 位留名星光大道的好萊塢名人 。 在這期間,他也在陸續 出演一些電影, 如《寶貝男孩 》和《洗車行》等,還 創立了自己的服裝品牌 Snoop Dogg Clothing (SDC)。最近的一部就是 2019 年出演的喜劇電影《海灘流浪漢》。 在 2005 年,因 毆打歌迷 賠償了 2200 萬美元,2006 年又因爲在機場產生暴力衝突 被英國政府拉入黑名單 ,永遠禁止他踏上這個國家的領土。就在這一年,又 因 攜帶槍支,和再次涉嫌吸毒被瑞典警方羈押 過。 儘管生活中榮譽和爭議爭相上演,但他總是以最佳說唱歌手、導師等角色出現在大衆視野,也 因爲鮮明的生活態度和個性收穫了衆多粉絲,被奉爲是「教父級別」的說唱歌手 ,也成爲了「Keep it real」 的代名詞。 這次作爲 NFT 狂熱收藏者公之於衆,讓人心生好奇,究竟是怎麼回事? 公開 Twitter 賬戶,透露 NFT 佈局 今年 9 月份,Snoop Dogg 公開承認,自己就是匿名 NFT 收藏家「Cozomo de‘Medici」,這個賬戶是一個 8 月加入 Opensea.io 的在線角色,擁有價值近 1700 萬美元的 NFT Token。 饒舌歌手 Snoop Dogg 的加密旅程:積極與鏈遊合作,持倉千萬美元 NFT 這個消息一出,才讓大家知道他在 NFT 的大手筆投資。 同時他還透露說唱歌手是一個在 NFT 中擁有數百萬美元的加密鯨魚,並在兩週前將推特頭像更換爲 CryptoPunks NFT 作品。 其實早在今年 3 月份,Snoop Dogg 就推出了首個 NFT 限定藏品:與 Dogg 一起旅行。對於 NFT,他曾表示自己沒有想過會購買「無用的」jpeg 花費了近 200 萬美元,甚至 400 萬美元。 自從 9 月份宣佈了這件事之後,他曾坦言發生了大多數人不相信也不理解的事情,爲了感謝在 Twitter 上收到了大量的善意,贈送過一位粉絲 1 個 ETH。 9 月底,Snoop Dogg 與去中心化遊戲虛擬世界 Sandbox 合作,決定通過在沙盒中擁有自己的虛擬土地進入虛擬世界,建立自己的豪宅。 另外還將推出他的 NFT 系列,其中包括 3D 玩家頭像和「Snoop Dogg Private Party Pass」,讓用戶可以訪問音樂會、活動等。 饒舌歌手 Snoop Dogg 的加密旅程:積極與鏈遊合作,持倉千萬美元 NFT狗爺在 Sandbox 元宇宙遊戲中的虛擬地產 他表示自己一直在尋找與粉絲聯繫的新方式,這次在沙盒中創造的是虛擬環聊、NFT 掉落和獨家音樂會的未來,在未來將會擁有一套全新的 Dogg 風格 NFT,玩家可以將其整合到遊戲體驗中,並會將體驗提升到一個更高水平。 儘管他在 NFT 有所佈局的消息最近才浮現,但之前也曾多次出現作爲加密貨幣的支持者,比如之前曾與馬斯克一起發佈過多個狗狗幣的相關內容。甚至在 13 年就和瑞波有過一些關聯。 有望成爲元宇宙基礎設施,但安全性缺失保障 儘管不少社羣認爲元宇宙已經頂替 NFT 成爲下一熱點,但市場交易數據不會騙人。 NFT 在第三季度產生了 106.7 億美元的交易量,比上一季度增長了 704%,其中 Axie Infinity 第三季度的活躍用戶已超過 150 萬,產生了超過 7.76 億美元的收入。 饒舌歌手 Snoop Dogg 的加密旅程:積極與鏈遊合作,持倉千萬美元 NFT數據來源:Cryptoslam NFT 的關注度、參與度持續攀升,成爲後疫情時代資本圈追捧的「新寵」。即便是最近火熱的元宇宙也與 NFT 聯繫緊密,被賦予了重要角色。 比如利用不可分割、獨一無二的特徵,NFT 能夠把現實世界的物品在數字世界中通過通證化來達到映射,爲數字資產確權提供了可行路徑,達到對元宇宙的助力。 儘管像 Snoop Dogg、蔡國強等不少人,以及騰訊、網易、微博等互聯網巨頭在名氣、商機和技術佈道等衆多因素的推動下,急切地想要充當先知般的角色,推動亦或是攪動的 NFT 的發展, 但很多人忽略的一點就是 NFT 的安全性並沒有有力保障。 由於大多 NFT 建立在以太坊上,因此受限於可擴展性和高額 gas 費用, 目前 NFT 的元數據和媒體數據是在鏈下存儲的 ,並不受區塊鏈本身的保護, 導致丟失事件時有發生。 面對這種情況,有從業者表示,與海外 NFT 生態的爆炸式發展相比,國內的 NFT 市場纔剛剛開始。也有投資人認爲很多國內集中湧現的 NFT 項目,本質上還是互聯網的生意,並沒有新的範式和創新。 即便如此,新事物的出現總有人要衝鋒陷陣,像 Snoop Dogg 這樣說唱歌手的加入,或將帶來 NFT 在社交領域或別的方面的體驗。 小結 回到 Snoop Dogg,或許你不曾聽說過他,但在抖音上有不少 BGM 正是他的作品。因持槍、毒品幾經坐牢充滿爭議,但又通過出色作品也俘獲了衆多粉絲,成爲說唱界的知名巨星。 就像前幾天看到的一句話:有些概念就和有些人一樣,一出現就會捲起巨浪,不管愛慕還是討厭,它本身就有這天然蠱惑人心的魅力。NFT 的發展同理,儘管自帶光環,但卻又危機重重。

NFT火紅 酒井法子賣新曲 Perfume賣3D舞姿 – 中時新聞網 Chinatimes.com

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質化代幣)今年爆紅,日本眾藝人們也紛紛投入,歌手酒井法子自己重唱曾由翁虹中文翻唱〈變了模樣〉的代表作《碧綠色的兔子》,重編新曲《碧綠色的兔子2021》,音源與照片,以「NFT」拍賣網站中出品競標。 NFT是將視覺、音樂、真藏的數位資産以區塊鏈方式,上面記錄所有証明書,是最新型的非代替性的數位代幣。台灣歌手周興哲今年3月就在IG宣告發行第一款NFT音樂作品《+E1》,在今年4月以13.32以太幣、約為2.8萬美元的價格賣出。 同時酒井暌違8年演出日劇《PRODUCER K4》(暫譯)完成拍攝,將此作為宣傳的一環,將在24日於東京台場舉行上映會,並於11月7日結束。該劇神崎茂導演表示《PRODUCER K4》是一部優秀的作品・為了得知大眾評價,以NFT方式來試水溫。 美國Twitter創業者傑克多西(Jack Dorsey)CEO之前將「第一段推特」在NFT以3億日圓(約台幣7千4百萬元)賣出成為話題,日本最近有手繪畫家西野亮廣售出新作繪畫,而樂壇上有小室哲哉、吉他家MIYAVI、女團「BABYMETAL」、「Perfume」等都已使用NFT,其中Perfume今年6月將舞蹈動作3D資訊化的首個NFT以約300萬日圓(約台幣74萬元)成交售出。

讓 NFT 為社會帶來「共同富裕」 – UNWIRE.PRO

上月看了黃秋生、陳淑儀、朱栢康演出的劇場《ART 呃》。本文並非劇評。不過說不定,算是另類藝評。 Art 呃 《ART 呃》原著出自法國名編劇 Yasmina Reza 手筆,獲獎無數,1994 年在巴黎香榭麗舍大街首映,其後再於倫敦、百老匯上演。香港也多番上演該劇,包括 2008 年黃子華主演的版本;今次因可能是黃秋生最後一次在香港的演出,較受藝術素人如我的關注。 《ART 呃》。神戲劇場提供 故事很簡單,只有 Serge、Marc、Yvan 三個角色,劇情全部在兩個場景由三位好友的連串對話帶出。話說 Serge 以百萬高價買得一幅白色底、上有白色斜紋的名畫(圖),鍾愛傳統藝術的 Marc 不認同,直言作品是垃圾,二人產生矛盾。性格隨和、正籌備婚禮的 Yvan 夾在兩人中間嘗試調停,引起連串何謂藝術的辯論,也爆出連串笑料。 黃秋生受訪時表示希望上演喜劇,令觀眾入場看得開心,「我會令你笑得出來,這就是做藝術的責任和專業」。的確,劇中主角 Serge 一秀出他那幅高價投得,全白的名畫,引起哄堂大笑,我前面那位女士更是人仰馬翻,儀態放兩邊。可惜我卻是「認真便輸了」,誤入思考模式,認真想著藝術收藏、現代藝術為何物,輸掉輕鬆笑一場的機會。 《Art 呃》的台前幕後成員請別怪我,畢竟比起現實,劇本只是小菜一碟。 瘋狂的石頭 是這樣的。劇場當天,碰巧就在進場前不久,我讀到孫宇晨的Twitter 訊息,曬出豪花 50 萬美元買的一塊石頭。石頭指的不是鑽石,而是一張漫畫石頭 png 圖,具體賣價是 187 ETH,按當時美元兌換價約為 60 萬。你說,如果劇中 Serge 高價買入一幅名家筆下白色的作品叫荒謬,那天價競拍 EtherRock 這種行為又該叫甚麼? 這就是 NFT「藝術」收藏。坊間關於 NFT 科普已經很多,這裡不贅,有興趣可以參考我的前文〈LF2 念念不忘 NFT 必有迴響〉,或者公視的短片〈7 分鐘帶你了解加密藝術投資熱〉。 EtherRock 的概念很簡單,如果以下你看不懂,恐怕是因為它太簡單,而不是太複雜。EtherRock 的創作者使用以太坊的智能合約,把 100 件顏色各有不同——如果你能看出的話——的石頭編上唯一的 ID,由 0 到 99,發行 100 個 NFT。基於區塊鏈的特性,每人都能查詢和證明這些石頭由誰持有,也能證明買家在何時,付出過多少錢去買入。 EtherRock 的官網如是說: These virtual rocks serve NO PURPOSE beyond being able to be brought and sold, and giving you a strong sense of pride in being an owner of 1 of the only 100 rocks in the game 🙂 NO PURPOSE,就是 purpose。 「我拿得出 50 萬美元來買一幅 NO PURPOSE,也不漂亮(correct me if i’m wrong)的石頭 png」——這是買家可以給出的,強烈的訊息。如果這張 png 有點甚麼實用價值,或者更漂亮一點,恐怕以上訊息只會減弱,而不是加強。 這也是為甚麼 NFT 可能比傳統藝術品更能賣錢的原因,畢竟就算你家裡掛了一幅白色的畫作,要證明它是真跡,要證明你真的高價投得,也是一件很困難的事。透過區塊鏈,NFT 卻可以輕鬆做到。 這還不只。買家投得 NFT 後要是持有,可以繼續保有「我付得起」這份社交資本;要是更高價賣出,賺一大筆之餘,又可再贏得「眼光獨到,懂得以錢賺錢」的聲譽。只要你付得起,又不在乎那點錢,買 NFT 可說是立於不敗之地。 甚至,懂得玩社交媒體的買家,還能再走上另一個境界,比如孫宇晨就正在進一步策展事件,表示響應以太坊創辦人 Vitalik 的呼籲,為石頭標價 799.99 ETH 尋找買家,將所得款項捐贈與 V 神指定的機構云云。事件持續發酵,產生的媒體報導和群眾關注,價值恐怕也不止 50 萬。 NFT 不,我不是在鞭撻有錢人炫富。 這樣說不是怕得罪誰,而是我真正相信 NFT 的價值。事實是,我自己 2018 年就在買 NFT,這陣子也在買更多去支持創作者和機構,比如老朋友小熊的 LF2 角色,和台灣事實查核中心的調查報告。 站在創作者的立場,我自己也為拙作《區塊鏈社會學:金錢、媒體與民主的再想像》發行過 NFT,得到金額高於版稅的支持;甚至承諾讀者完成全書工作坊後,可獲得 NFT 證書,而那是遠早於 NFT 風潮的事了。 有趣的是,雖然人人都說技術從業者不應該使用常人聽不懂火星術語,偏偏 NFT 這個差得很的名字,正是它成功的關鍵之一。我在《區》中並無明言證書是以 NFT 鑄造,少了「聽不懂」的潮流元素,就落得幾乎沒有讀者索取。 相對於鄙視炒作和炫富,我更願意深刻弄懂 NFT 的機制,包括正宗和「邪派」,以及當中包含的消費者心理和人性,從而把區塊鏈科技用得其所,讓 NFT 為社會帶來「共同富裕」。 如果《Art 呃》的 Serge 高價買入一幅名家筆下白色的作品叫荒謬,那天價競拍 EtherRock 這種行為又該叫甚麼? 理智。

王家衛《花樣年華》NFT拍賣從未曝光的周慕雲與蘇麗珍| 拍賣新聞 – TheValue.com

兩個多月前,蘇富比宣佈邀得王家衛合作,成為藝術界熱話。很多人估計,行方這次會沿用周杰倫專場模式,即是以王導名氣作招徠,讓他宣傳別人的藝術品。 不過,大家都猜錯了。 是次拍賣首先帶來「澤東庫藏」專場,由王導親自挑選 30 件有關他的電影珍藏,以紀念旗下「澤東電影」成立三十周年。 與此同時,王導更投身NFT熱潮,創作1分鐘31秒影片,內容為從未曝光的《花樣年華》首日拍攝片段,將於10月9號的現代藝術晚間拍賣舉槌。 雖然預告版本僅長10秒,而且是靜音版本,但已足夠讓影迷看到不為所知的周慕雲與蘇麗珍。 影迷都聽說過,王家衛拍電影,要不根本沒有劇本,要不劇本只是一個起點,藉著臨場創作和演員碰撞的火花去發展,最後出來的完全是另一個故事。 《花樣年華》也是一樣。 電影院螢幕上,我們看到故作瀟灑的周慕雲,以及含蓄內斂的蘇麗珍。事實上拍攝首天、即1999年2月13日之時,蘇麗珍穿著的旗袍顏色不似後來的嬌艷,惟性格反而更前衛進取,對周慕雲說:「現在我知道什麼叫愛情了。今晚來我家吧。」 周慕雲雖然也抽著煙,但反應沒有那麼冷靜沉着,好像有點不知如何回應,裝扮也不似後來,而是穿著花俏的千鳥紋西裝外套、束著像《2046》般的小鬍子、還以墨鏡擋住眼睛。 是次創作《花樣年華》NFT,王家衛特別撰文回顧當年拍攝的心路歷程: 「創作往往來自一念。一個念頭有九十剎那,一剎那有九百生滅。《花樣年華》的一念何來?難說。可以確定的是,1999 年 2 月 13 日是我將這一念頭付諸行動的第一天。每部電影拍攝的首日,等同與夢中人的第一次約會;既驚且喜,如履薄冰。開弓沒有回頭箭。二十年過去了,這支箭還在飛著。 今天,借去中心化數字技術,我們將這意義非凡的一天,以一種嶄新的形式去保存,去展示。在區塊鏈的世界裡,歲月不老。願未來更多人去體會,去追尋,那靈光乍現的剎那。」 與《花樣年華》NFT一同亮相現代藝術晚間拍賣的,還有張國榮演何寶榮時穿著的皮衣。 《春光乍洩》眾多戲服之中,此件皮衣尤有意義。何寶榮為黎耀輝(梁朝偉)偷手錶時穿著它、在醫院說「不如我哋由頭嚟過」(不如我們從頭來過)時穿著它、的士上倚著黎耀輝時穿著它、兩人分手後小張(張震)到世界盡頭時也穿著它。 皮衣自1997年電影拍攝結束後,一直珍藏於「澤東庫藏」,歷經近四分一世紀,依然完好如初。是次拍賣,王導除了撰文回首當初,還特別剪輯短片,讓眾影迷一同回首電影經典場面,重溫「哥哥」風姿,並向這位巨星致敬。 短片尚在製作當中,預期不久內就會發佈。 「遠看過去,彷彿是一場單人探戈。他的舞伴,是他的黃皮衣」 「不如我哋由頭嚟過」 「每一件經典戲服都是一個符號:夢露的白裙子,小馬哥的黑風衣,李小龍的黃色運動衣……最終都會獨立於角色,成為時代記憶。中國傳統戲曲裡,角色的造型叫扮相,登場被稱為亮相。相,不單指穿什麼,更多是指精神狀態,是氣質。 張國榮第一次穿上這件皮衣,是在阿根廷。造型的時候他習慣站在鏡前,我剛好站在他背後。演員登場前都會照鏡子,因為要以最完美的扮相面向觀眾。張國榮也是一樣。觀眾看到的是他永遠迷人的正面,我更喜歡繞到他背後,偶爾會看到煙花後的落寞——這是我在和他合作多年後的發現。 幾個星期後,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火車站裡,出現了何寶榮的背影,獨自踟躕於夜深人靜的大堂角落。何寶榮一個人的時候,喜歡抱著那件皮衣,像在為自己取暖。那天晚上,有一刻,他把皮衣抱在懷裡。遠看過去,彷彿是一場單人探戈。他的舞伴,是他的黃皮衣。我一直留著這件黃皮衣。因為它象徵著曾經的存在;溫柔、叛逆,和煙花背後的落寞。」 皮衣最後由小張(張震)穿著到世界盡頭 如果說王家衛是收藏家,那麼他主要收藏的就是自己電影的一切東西。今年是王導旗下澤東電影成立30周年,他特別挑選出30件別具意義藏品,將於「念念不忘:王家衛 x 澤東電影三十周年」專場舉槌拍賣。 「30件藏品裡面,大部分來自我不同的電影:服裝、道具、造型、攝影、海報,以至我個人收藏。每一件都代表著電影從製作到面世的不同工序。此外,還有我們的長期合作夥伴張叔平、杜可風、夏永康的作品,以及幾位來自不同地區的藝術家,專門為這次30周年設計的作品。」 暫未知此30件藏品來自哪些電影。不過可以肯定的是,王家衛最早執導的兩部電影 -《旺角卡門》與《阿飛正傳》非澤東出品,故不在是次拍賣行列之中。專場稱作念念不忘,那麼《一代宗師》相信不會缺席。 另外,此獨立專場中的每件藏品,都會附有「澤東庫藏」開立及王家衛親簽的作品保證書。 最後,行方還邀請王導以策展人身份,詮釋及演繹本季晚拍的兩位東西方大師鉅作。蘇富比現代藝術拍賣陣容中,暫時只公佈了亞洲拍賣史的首幅梵高油畫《靜物:花瓶與菖蘭》,估價HK$7,000萬 - 1億。 究竟王家衛選擇和哪兩位已故大師跨時空聯乘?梵高、常玉、還是趙無極?方式又會如何?影片、文字、直播? 有進一步消息,The Value會再為大家報道。 王家衛 x 香港蘇富比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2021/10/9 念念不忘:王家衛 x 澤東電影三十周年專場|2021/10/10

跟歌手近距離「面對面」、演唱會周邊變NFT!HTC VIVE如何打造音樂版元宇宙?|數位時代BusinessNext – 數位時代

「這已經是二度延期(演唱會)了。」今年拿下金曲獎評審團獎的萬芳,在某次採訪中忍不住感嘆。不只萬芳包括,陶晶瑩、伍佰等歌手,原本都規劃在近期舉辦演唱會,都因為本土疫情升溫取消延期。 轉往線上也成了新選項,歌手林俊傑、瘦子,分別在今年和去年舉辦線上演場會。傳統的線上大多是透過電腦、手機等裝置觀看,型式較為單一,除了無法跟歌手互動,觀看的視角也是由導播決定好的,現在隨著新技術出現,可以打破這些限制。 HTC VIVE宏達國際電子旗下內容品牌VIVE ORIGINALS,推出全球第一個全息音樂平台「BEATDAY」,不只可以讓歌迷擁有身歷其境的演唱會體驗,還結合了NFT、加密貨幣等技術,要打造音樂版本的元宇宙(Metaverse)。 BEATDAY提供完全不同的表演呈現、觀賞模式,在音樂的元宇宙中,將發展出屬於自己的一套經濟系統。 三大特色,打造音樂元宇宙 「誰轉身迴避,未必沒有威逼,直到要圓寂,發現腳跟不著地。」這是樂團美秀集團的歌曲《殭屍王》中的某段歌詞,其中有許多誇張的想像,例如:「發現腳跟不著地。」,很難在現場演唱會中,呈現出歌曲中的意境,但在全息演唱會中,可以真實的描繪出來。 BEATDAY可以讓讓歌手,在量身打造的特殊虛擬場景中演出。 BEATDAY背後採用的是一種叫「容積攝影(Volumetric Capture)」的技術,這指的是在攝影棚中藉由8支立柱、32個攝影鏡頭,可以在一秒內擷取30-60個立體影像的技術,能夠快速建立具有體積維度的立體影像,能夠捕捉表演歌手身上的每一個細節。 第一個特色,就是可以讓歌手在量身打造的特殊虛擬場景中演出,這次BEATDAY的線上記者會,就設定在「廢棄的西門町」舉行,歌手也可以設定在月球、時代廣場、阿里山或任何地方唱歌。 第二個特色是,觀眾在入場前可以在平台上製作一個虛擬分身,表演開始後,可以自由地在虛擬空間中穿梭,到處探險,並且以自己的視角觀賞演出。靠近舞台歌手就會變大、遠離的話則會變小;假設歌迷想特別看歌手耳環的細節,就可以選擇停留在演出者的耳朵旁邊,近距離觀賞,甚至還可以透過手機和歌手合拍AR MV。 第三個特色是粉絲經濟,歌手可以把演唱會門票、周邊商品等做成NFT(non-fungible token),開放觀眾在演出虛擬空間中的店面購買。NFT是在以太坊區塊鏈上的數位憑證,有獨一無二、不可分割的特性。 這次美秀集團推出「BEATDAY x 美秀集團:全息演唱會賽博台客收藏組」NFT,接下來會在台灣本土的音樂NFT平台Fansi上架,開放觀眾透過信用卡或加密貨幣購買。收藏組內容包括「美秀虛擬音公仔」和「美秀自製樂器炫炮2.1版」NFT,還包含「全息演唱會三日通行證」及全息演唱會道具「虛擬炫炮」。 這次美秀集團推出「BEATDAY x 美秀集團:全息演唱會賽博台客收藏組」NFT,接下來會在台灣本土的音樂NFT平台Fansi上架。 VIVE ORIGINALS總經理劉思銘說,全息音樂平台「BEATDAY」籌備了將近兩年的時間,相較於一般演唱會,除了不需要實體場地外,其他的資源都跟一般演唱會相同,一場全息演唱會的成平均本約是三千萬台幣,但可能因為門票販售的數量、價格再壓低。 雖然現場演出的感受無法取代,全息演唱會卻可以做到完全不一樣的事情以及體驗。劉思銘說,BEATDAY可以做到萬人同時連線,以及跟朋友透過虛擬分身,一起在虛擬空間中看演場會,雖然身處異地,卻還是能有在一起的感受,概念宛如音樂版的「元宇宙」(虛擬世界)。 美秀集團分享,實體演唱會能換得衣服數量有限,全息演唱會可以做到每首歌都換不同衣服,還可以透過場景設定,帶觀眾進入歌曲意境。 這次BEATDAY結合容積攝影,推出「PC版全息演唱會」及「手機版全息MV」(含平板)系列作品,也跟歌手吳霏合作全息MV《戰》,觀眾可以用任何自己喜歡的視角,自由放大縮小,也能利用「AR互動模式」與藝人進行零距離的虛擬互動,不管是舞蹈教學或是一同拍照錄影,都能讓歌迷發揮。 BEATDAY這次也跟歌手吳霏合作全息MV《戰》。 瞄準三大商業模式 去年HTC特別購入亞洲第三座容積(Volumetric Capture)攝影棚,用容積攝影立體紀錄歌手的音樂演出,觀眾將能夠輕易透過電腦和手機的BEATDAY平台,體驗新型態的全息音樂作品。 未來的商業模式可以分成三大類,第一種是演出門票的銷售收入;第二種是NFT、數位周邊的銷售,例如歌迷可以夠買服裝來裝飾自己的數位分身;第三,是會員制度,讓粉絲可以透過付費下載喜歡的內容;最後,未來也打算把BEATDAY打造成公開的平台,開放觀眾製作自己的演出。 劉思銘表示,BEATDAY提供完全不同的表演呈現、觀賞模式,在音樂的元宇宙中,將發展出屬於自己的一套經濟系統。

NFT點子農場。虛擬的真愛 – Yahoo奇摩新聞

在飯局裡認識了一位朋友,小平頭白襯衫身形精壯,看來像個事業有成的企業家。兩人把酒言歡聊得意猶未盡,相約找天到他公司聚聚。 我依約定的時間走進手機裡的那個地址,發現他的生意很特別,竟然能把情趣用品店經營成時尚產業。 走在一百多坪的店面裡,我常常不知道該把眼睛往什麼地方看。這裡是全亞洲最大的情趣用品店,每個角落都擺滿包裝精美的性玩具。 「買個女朋友回家吧!」他拍拍那個幾可亂真的矽膠辣妹屁股,我好心疼,真想幫她贖身救她出火坑。 「您真有眼光,這是全世界最高級的矽膠美女,日本原裝,三十萬」他終於不再拍她屁股,改拍我肩膀。 三十萬對我不是問題,問題是我沒有三十萬,只好謝謝他的好意。 我總算明白,為什麼有那麼多宅男不交女朋友了。買一個矽膠女朋友回家,不需要付薪水和勞健保,不用滿足她任何的要求,她卻可以滿足男人的任何要求。 那位朋友告訴我,情趣產業和食衣住行產業一樣,都是滿足人類最基本慾望的服務。而且一旦性慾這種需求在地球上消失了,人類就會滅亡。 聽他這樣一說,我立刻對AV女優這個行業充滿敬意,也明白原來她們都是悍衛國安的女英雄。這些美女們用肉身證道,增進男人的性趣,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 有了NFT之後,AV女優的服務也更多元而精彩,透過區塊鏈加密科技,把滿滿的性愛化為不可複製又不可分割的服務和商品,在網路的世界裡普渡眾生。像以下這些女神級的AV女優都走進了NFT的世界,讓NFT世界更有聲有色,像是: 三上悠亞: 日本國民AV女星三上悠亞出道6周年,在IG社群就擁有300多萬的粉絲,影響力遠超越不少一線藝人。今年在28歲生日(8月16日)當天,她在YouTube頻道上傳影片,以中、英、日文三種語言字幕宣布自己將發行NFT。在這之前的5月,她也宣佈了和TOKAU公司合作的NFT作品,TOKAU 是個 NFT 遊戲項目,但除了遊戲領域之外近期也大舉進攻偶像市場,在推特官方帳號介紹自己是「A NFT GAME FOR YOU AND IDOLS」,除了三上悠亞之外還有其他多名合作的AV 女優與美國藝術家。 上原亞衣: 「最近我收到很多NFT的請求,所以我和一個設計師朋友一起創作了一個原創作品,在這個作品中我投入了很多的愛。把這個作品刻在區塊鏈上,感覺很不可思議」2021年3月的時候,上原亞衣在網路上丟出這些話語,也成為日本AV女星在區塊鏈的先驅。 2021年三月,已經退役的日本 AV 女優上原亞衣在推特宣布和朋友一起發表了 NFT作品「Ai HODL Bitcoin」,在 Rarible 平台開賣。拍賣的NFT 共有三款,各 款都只有一枚,分別名為:Splash(飛濺)、Mosaic(鑲嵌)以及 Love(愛),並且都有作品說明:我相信比特幣的崛起和美好的未來,我在區塊鏈上刻下了我永恒的精神和愛,祝福這幅作品的主人好運。最後三件作品合共以170萬元台幣賣出,上原亞衣還能從往後每一筆轉賣交易中獲得 10% 的版稅收益。 蒼井空: 日本AV女神蒼井空是多才多藝的藝術家,從小就參與書法創作,她認為 NFT 是一個「超越國界的挑戰」,2021年7月,她在幣安 NFT 平台發售自己的第一枚 NFT 創作「空sola」,全球限量 1 枚。 蒼井空用她的整個身體在一塊大畫布上投射出並繪製成作品,蒼井空說,這些加密貨幣造成龐大電力消耗,而被認為是一種社會問題,所以她的 NFT 「採用了不消耗大量電力的區塊鏈,並努力關心環境問題」。她同時也聲明,這個作品也是希望能提醒大眾正視網路上長久以來的A片盗版問題。 在這些AV女優推出NFT之後,相信會有更多情趣市場的產品前促仆後繼的跟進,吹氣娃娃、按摩棒、飛機杯該也都會開始NFT了。 如果從產業的痛點和需求來思考,NFT將能發展出許多有趣的商業模式,比如往後AV女優的收入將可以來自二級轉手市場,把自己的影片當成藝術品來轉賣。甚至把母片燒成NFT送進拍賣市場,至於那些火山孝子級的鐵粉更會希望用NFT來強調自己的忠誠度,比如花大錢來擁有特權和AV女友見面喝咖啡甚至談心共度良宵。

邊社交邊賺,NFT 社交平臺 Only1 如何協調創作者與粉絲利益? – 鏈聞 ChainNews

我們在《三分鐘讀懂 Only1 :基於 Solana 的高性能 NFT 社交平臺》一文中概覽了基於 Solona 生態的 NFT 社交平臺 Only1 ,它將社交媒體、NFT 市場、可擴展的區塊鏈和原生代幣 LIKE 結合在一起,從而允許創作者輸出內容並與他們的粉絲直接分享。 今天我們從生態模型的角度,進一步深入分析一下 Only1 中關於創作者、粉絲的具體經濟設計,及其所能帶來給創作者和粉絲的收益可能。 「Genesis NFT」 與 「Content NFT」 作爲 Only1 的生態代幣,總供應量 5 億枚的 LIKE 幫助 Only1 融合打通了粉絲經濟和 NFT 社交,成爲連接創作者和粉絲之間的關鍵樞紐,也是 Only1 生態中主要流通的獎勵憑證。 其中 LIKE 的用途主要體現在四個方面: 競拍創作者的 NFT; 解鎖獨家內容; 質押 LIKE 給喜愛的創作者以獲得挖礦收益; 平臺投票治理(見下文路線圖,預計 2022 年 Q1 上線); 而創作者、粉絲的收入正是藉助 NFT 形式搭建的經濟機制,以 LIKE 的形式在「Genesis NFT」 與 「Content NFT」這兩種 NFT 玩法中得以實現。 Genesis NFT Genesis NFT 可以視爲是吸引創作者的主要激勵手段,因爲每一個進入平臺的創作者首先都需要先進行 KYC 認證,之後便可獲得一個自動鑄造的 Genesis NFT,而這枚 Genesis NFT 出售的收入也歸創作者所有(LIKE 形式獎勵), 而粉絲可以通過持有原生代幣 LIKE 競拍 Genesis NFT,且最終只有 1 位粉絲可以競拍成功,成爲該 NFT 的所有人,對應 NFT 的每次再次銷售創作者都會有分成。 Content NFT 此外創作者還可以通過 NFT 的形式發佈獨家內容,並以此進行出售,也即 Content NFT。 雖然 Content NFT 也採取競拍的形式,但除了競拍成功的所有者可以查閱,其他粉絲只要支付 LIKE 代幣也可解鎖(unlock)內容。 且 unlock 費用由創作者決定,收入將分配給 NFT 創作者和所有者,有點像目前「微博問答」之類的互聯網付費問答形式——除了回答者(對應 Only1 的創作者)獲得聽衆的付費收入外,提問者(對應 Only1 的所有者)也可瓜分此部分收入。 這樣就可以以 LIKE 從利益激勵的角度,促使創作者積極創作優質內容,同時也鼓勵粉絲篩選優質內容進行競拍,從而成爲對應 Content NFT 的所有者獲得長期 unlock 費用紅利。 簡言之,無論是「Genesis NFT」還是「Content NFT」,Only1 都旨在提供多樣化的收入手段,從而鼓勵創作者積極創作內容、粉絲積極分享內容,從而盤活整個社區的活力與氛圍。 創造者權益池「Creator Staking Pool」 今年 4 月份以來,異軍突起的 Axie Infinity 將「邊玩邊賺」(Play-to-Earn)的概念徹底帶入公衆的視野中,鏈遊彷彿接過了去年 DeFi 點燃整個市場行情的大棒,讓大家意識到了其背後的潛力。 而在 Only1 中也借鑑了類似的「邊玩邊賺」(Play-to-Earn)玩法——創造者權益池「Creator Staking Pool」。 什麼是創造者權益池「Creator Staking Pool」? 具體來講,每名創作者都有自己的 Staking Pool,粉絲可以對他們支持的創作者質押代幣 LIKE,而 NFT 的所有者和創造者會分攤其中一部分質押的收益,具體步驟分爲: 創作者加入,創建權益池並鑄造 Genesis NFT; Genesis NFT 在市場上競標; 創作者的 Staking Pool APY 隨着創作者和用戶變得更加活躍而不斷增加,從而吸引了更多的 TVL; 創作者和 Genesis NFT 所有者獲得 TVL 的一定比例獎勵; (可選) Genesis NFT 所有者可以在 Only1 市場上列出 NFT; 「邊社交邊賺」(Social-to-Earn) 需要特別注意的是,每個 Staking Pool 的收益率 APY 與粉絲和創作人的互動和親密程度等因素密切相關,且是動態調整,算法也不斷更新優化,以最大限度地提高社交參與度,併爲所有用戶提供公平獎勵: 每日登錄; 內容發佈; DM 交流; 粉絲的參與度; NFT 鑄造; 簡言之,創作者、粉絲越活躍,APY 越高;用戶質押代幣越多,獎勵越多。這算是將社交和賺錢一致性地融合起來,可以理解爲「邊社交邊賺」(Social-to-Earn)。 如何成爲創造者「Creator」? 按照官方文檔,要想成爲創造者「Creator」需要閱讀 Alpha Creator 計劃指南,完成對應註冊表:填寫 KYC 調查問卷,確定「入職會議」(Onboarding meeting)和 NFT 銷售日期,最後創作者入職——Creator Staking Pool 開放和發放 Genesis NFT 。 同時 Only1 計劃接下來在三季度將推出其社交 NFT 平臺 Alpha 版本,用戶可通過 Alpha Creator 計劃推薦創作者,成功推薦創作者的用戶將獲得獎勵以及該名創作者在 Only1 平臺上銷售創世 NFT 10% 的收入。 Alpha 版本與路線圖 此前 7 月份 Only1 已向早期支持者空投 100 個獨家 NFT,用戶需完成相關任務即可獲得空投機會,獲得該獨家 NFT 的用戶擁有測試 Only1 社交 NFT 平臺 Alpha 版的權限,並有機會獲得 500 LIKE 代幣。

第一屆線上加密狂歡節,這次來點「不一樣」 – 鏈聞 ChainNews

NFT無疑是加密圈現在最火的概念。僅僅幾個月的時間,NFT項目如雨後春筍般湧現,涵蓋了藝術、遊戲、潮玩、體育、音樂等眾多領域。據不完全統計,基於以太坊上的NFT項目就多達130個。據DappRadar數據,7月份NFT的總銷售額超過12億美元。NFT遊戲Axie Infinity單日收入超800萬美元,已經超過了王者榮耀的單日收入。 隨着NFT市場規模和交易量的增長,不少傳統企業、投資機構、藝術家也都參與進來,掀起了一場由“NFT”引發的「熱潮」。阿里和騰訊率先試水,先後發布了NFT聯名款皮膚和NFT收藏品「限量版十三邀黑膠唱片」,深受NFT收藏者的追捧。 傳統企業的入場,加速了NFT出圈的速度,也給NFT帶來更多的關注和熱度。由此,Odaily星球日報將在8月下旬舉辦「第一屆線上NFT加密藝術狂歡節」,我們發揮想象,為大家在線上建造了一座「不一樣生態城」。集結眾多NFT愛好者和投資者,用最好玩、最有趣、最潮流的方式呈現最新的NFT生態,打造行業內首屆線上NFT加密狂歡節。用新的形式訴說NFT帶來的行業變革,尋找新的出圈流量。 一出由價值驅動的NFT出圈好戲  「第一屆線上NFT加密藝術狂歡節」集“國內首個NFT生態城+最潮跨界IP合作+一線集結NFT線上峰會+空投狂歡節+NFT線下快閃展”為一體,打造為期1個月的NFT加密生態者的年度盛典,邀請跨界創造力代表,共同延續NFT出圈神話。 打造最「潮」藝術節  「潮項目」最有創造力和影響力的50+NFT齊聚; 「潮品牌」限量NFT新品首發,騰訊旗下幻核APP、網易等會玩的傳統品牌入駐生態城; 「潮技術」50+ NFT全生態項目,組成生態城主題展館 ; 「潮互動」海外NFT項目超強空投,一次行業內粉絲狂歡節。 8月,請接受來自未來生態城市的邀請,前來遊玩體驗。 一場最具乾貨與看點的NFT線上峰會  盛會來襲,燃值爆表:互聯網大廠網易、騰訊旗下幻核APP;「NFT」頭號玩家Axie Infinity、My Neighbor Alice;新公鏈生態FLOW 、Solana;元宇宙領頭羊The Sandbox;以OpenSea為代表的NFT交易平台;更有数字藝術平台CryptoArt.Ai傾情加入……眾多業界大咖分享未來布局、市場趨勢和生態展望。 峰會議題提前揭曉,鎖定精彩時刻 幾十位影響力大咖齊聚直播間,超級盛會為你開場!七大重磅圓桌議題提前揭曉: NFT的「頭號玩家」:鏈游正當時 NFT能否成為公鏈生態新的爆發點? NFT的想象力與投資趨勢 傳統機構紛紛「押注」,NFT對互聯網代表什麼? Metaverse正「潮」,會是區塊鏈的破局密碼嗎? 交易量屢創新高,NFT交易平台迎來百團大戰? 藝術、時尚、體育、音樂,NFT如何賦能大文娛? 七場圓桌,聚焦NFT出圈新姿勢,涵蓋NFT生態產業的方方面面。精彩的分享將打開你對NFT新的認知格局,站在頭部企業、創業者的角度,思考和看見NFT新的機遇。  一次超多亮點的雲端新體驗 在「不一樣生態城」內,我們通過改造和重新設計,設置了多個亮點,讓你體驗更多的「不一樣」。  1、五大主題館即將開放,寶藏內容等你挖掘 在「生態城」內,「潮玩館」、「音樂館」、「加密藝術展覽館」、「Odaily星球日報博物館」、「元宇宙館」等幾大城市中心逐一開放,讓你在科技的終極熔爐,看到和感知過去、現在、未來的NFT發展。 來看「不一樣的展」  加密藝術一直是NFT最有魅力、感染力和引人的話題。「生態城」里最大展館之一就是「加密藝術館」,幾天後這裏將迎來「詩人漫步——2021加密藝術線上市集」。本次2021加密藝術線上市集首席看展官、知名加密藝術家宋婷,也會在展館中展示出她來自巴西、土耳其、塞普路斯、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韓國、俄羅斯、泰國、印度、美國、德國、荷蘭12個國家的三十件加密藝術珍藏品。 首席看展官宋婷將引觀眾們進入「算法與青木瓜之味」,「地球萬花筒」、「新詩的韻腳」三個奇妙幻境,既領略圍繞「計算」展開的智性視覺美,也感受那些遙遠國度里不同風格創作者的真情。展品里既有包羅萬象的人文溫度,也藏着古典詩性一脈相承的「美」的線索。 自信地展現全球加密藝術當下時刻,也打破大眾對加密藝術往往只有科幻動效短視頻的小小「成見」,更將諸多發展中國家精彩作品引入進中國加密藝術愛好者視野,是這次展覽的立意之一。成為公認的觀念藝術以外,nft又能否賦能藝術資源相對弱勢的發展中國家先鋒當代藝術家、攝影師、舞者與素人創作者們?答案將由每一位觀眾給出。熱愛不設限,「不一樣的展」盛夏與你相見。 來集「不一樣的高光時刻」  作為一家權威的區塊鏈媒體,Odaily星球日報一直關注NFT賽道,持續報道和跟進。 「Odaily星球日報博物館」將展示NFT最完整的發展歷史,同時也將製作更多值得紀念性的區塊鏈高光時刻的NFT。配合「生態城」內互動抽獎的方式,完成抽獎和贈送。向更多的用戶普及NFT,讓大家提前鎖定,躺贏在NFT賽道里。 來玩「不一樣的潮消費」 除此之外,在生態城內還入駐了其他有趣的展館。「音樂館」將會聯合知名音樂品牌舉辦“線上音樂節”,神秘音樂大咖助陣互動,精彩片段鏈上呈現,一次聽不夠。  同時,CryptoArt.Ai、Flow等明星項目也將會有精彩的展館呈現。更有「潮玩館」和「元宇宙館」這些隱藏的寶藏內容。當 NFT 遇上新消費,穿梭在虛擬和現實之間,“創”和“潮”又會帶給大家帶來怎樣的體驗 ? 2、聯名限量NFT新品首發,抽獎領不停 作為首次面向大眾的第一屆加密狂歡節,將呈現前所未有的粉絲福利。「生態城」內隱藏了各種不同種類和不同品牌聯名的NFT,更有互聯網大廠新品首發NFT空投,拿到手軟。更多的領取攻略我們也將會陸續告知大家。 隨着 NFT 基礎設施不斷完善,NFT 或將成為一種塑造世界的趨勢,向社會各個方面的擴散。也許我們正在迎來NFT的高光時刻。 在通往未來的元宇宙空間之前,很多人都期望手握一張門票,或是擁有值得炫耀的標識,限量又富有奇幻色彩的Punks頭像。Odaily星球日報也希望帶領各位感受關於NFT更多的想象力,和更多具有創造性的品牌一起,共同探索NFT的奧秘。關於更多線上狂歡節的訊息,請關注Odaily星球日報接下來的活動預告!

什麼是NFT?NFT與當代藝術創作收藏的新風貌 – VOGUE 時尚網

打從Beeple的作品在佳士得拍出石破天驚的6934萬多美元以來,NFT藝術猶如春雷乍響、萬物昭蘇,各方媒體與網路的討論百家爭鳴。不少藝術愛好者慕名前往拍賣公司網站與OpenSea等主要NFT發表交易平台預覽,卻被眼花撩亂的動漫、電玩、謎因(Meme) 、電腦圖檔、挪用再製的音像作品轟炸得不知所措,不禁納悶:「難道NFT藝術就是賽博龐克(Cyperpunk)的同溫層嗎?」 讓我們先正本清源溫習一下NFT藝術的定義:所謂NFT藝術,就是任何利用NFT這種加密數位貨幣交易,並在區塊鏈上記錄、清算、儲存的藝術作品。任何能夠數位化展現的藝術作品,不管是一手還是再製的,只要遵循NFT的工具與平台規則上鏈,都可以算是NFT藝術。不限於視覺藝術,現在已經有了3D雕塑藝術上鏈,而周興哲將他的新曲上鏈,則是樹立了華人歌手第一位將音樂作品NFT化的里程碑。 數位化既然是NFT藝術的先決條件,交易平台作品大宗是數位藝術、網路藝術、軟體設計、動畫、電音等等就不足為奇了-這些作品的創作者本來就最熟稔NFT製作的工具與環境。但是不代表NFT藝術就只是數位創意人的率性遊戲,優秀的藝術家更絕不僅是加密貨幣圈的網紅,在意「流量」勝過「理念」。就以Beeple創紀錄的這件作品來說,就是原創人麥可.溫克曼(Mike Winkelmann)自2007年5月1日起的5000天的創作,包含了他的藝術體驗,感時撫事,生活點滴,以及價值與人生觀。想想溫克曼在沒有王公鉅賈贊助,主流市場嗤之以鼻之下堅持了長達13年8個多月!能不肅然起敬嗎?NFT藝術世界匯聚了各種類別藝術家殫精竭智的作品,包羅萬象,雅俗共賞,絕對有涵蓋超越潮藝術、塗鴉、二次元的潛力。 也有部分鑒賞家看不慣NFT藝術盛行挪用、改造一手作品,直斥其缺乏原創性,進而否定其在藝術史發展的可能地位。這裡就舉一位今年在台中國立美術館展覽的世界級大師湯瑪斯.魯夫(Thomas Ruff)作為鮮明的反證。魯夫在1980年代以前就在發揚杜賽道夫學院恩師貝歇夫婦的理念下已經在歐美攝影藝術界頭角崢嶸了。但80年代中期起,傳統攝影遭受數位攝影莫大的挑戰,魯夫乃從技術與理論兩方面勇敢回應。 這次在國美館的展覽「影像之後」就是1989年起到今日的創作精華。事實上,魯夫已經超過20年不摸相機,而是遍尋各種典藏資料庫、報刊、印刷品、網路的影像素材,利用電腦軟體創作。例如本次展覽的「天文學」系列使用了美國太空總署(NASA)及全球多處天文台的照片;「圖像格式」JPEG系列作品粗粗看去是一張張傳統大片幅相機拍攝放大的風景照,實際上則是精心擷取圖檔以JPEG格式化後變焦、調光、補綴重組的作品;鉅幅的「基質」系列,絢麗迷濛的氣息,光影景深的切換,幾乎讓人聯想到朱德群的抒情抽象畫。 其實這都是魯夫自網路上取材日本色情漫畫的影像,加以柔焦、放大、變形、層疊的成果。不僅是對所謂原創性、文本脈絡的最大解構,也蘊含了魯夫利用數位科技對「攝影」與「繪畫」兩大傳統的辯證。從詩情畫意的直觀表象,解構與重構的知性布局,再反省到藝術與社會議題的互動,後現代意義非凡,值得品味。將數位化與後後現代精神再往前推送一步的NFT藝術,自然也就是書寫當代藝術時不能忽略的一頁。 NFT藝術炙手可熱,連功成名就的大師如村上隆、達米安.赫斯特(Damien Hirst)也不甘示弱發表作品,絕對不只是心血來潮。畢竟他們早就被公認是鼓動風潮的藝術家,我相信他們是觀察到NFT藝術對創作的活性以及藝術市場產銷機制的革命性曙光。其一是NFT藝術本身就可以作為創作的材料與工具。諸如3D創作、VR AR的作品已經開始在NFT平台上鏈;有作者則是把作品分割成不同的合約,允許持有者再製,再利用AI 與程式將再製的過程反饋成新的作品,周而復始。如此,藝術創作就有了生命,能不斷再生轉化,收藏者好比觀眾看網劇可以自行決定劇情,完全不受編劇設定框架限制。這樣靈活的創作情境,完全打破了羅蘭.巴特對「作者已死」的哀嘆-NFT作品移交收藏後,作者仍然可以再創作,再詮釋,與收藏者一起延續作品的活性,生生不息。 NFT藝術透露了創作與市場變革的曙光 NFT在網際網路去中心化的架構下誕生,在去中心化下的區塊鏈運作,其成立則仰賴於去中心化網路規則下的智能合約。所有創作從生成後的發表,購藏,利用紀錄斑斑可考,永不磨滅。購藏通常只是所有權的移轉,而不絕對需要實體交割,同時交易後作品依然可以在網路上傳播,不必從此藏諸名山。這就解決了德國哲學家班雅明在「機械複製時代的藝術」裡提出的兩難困境-NFT藝術從此可以大量複製傳播發揮更深廣的影響力,突破階級與政治的藩籬,同時又能保留原作的唯一性的「靈光」(aura)而對藝術家來說:更現實的利益,則是藉由網路平台與區塊鏈,藝術家擁有了定價權,不必受制於現存的市場中介機制。 此外,過去藝術家在初級市場交付作品後,哪怕第二、三手售價飆漲,藝術家也無法插花;現在則可以藉智能合約追蹤區塊鏈紀錄讓藝術家能分享到次級市場交易的果實,這也是目前大部分NFT平台的作法。定價權與智能合約,不啻應許了在貧窮線邊緣孜孜矻矻創作的絕大多數藝術家公平可觀的願景。 正因為NFT藝術在創作面、鑒藏面、產業面、市場面都揭示了無限的可能,洞燭機先的國際時尚集團已經不落人後,躍躍欲試了。就在今年五月底,Gucci才以Aria系列發想延伸製作出NFT藝術上架到佳士得拍賣,順利成交了25000美元呢!關注當今潮流與美感體驗的朋友們:滿心期待狂嗑NFT藝術前,不妨先多親近照片、錄像、裝置、數位、新媒體藝術的線上與實體展覽,熱好機再開車,來趟奇幻的藝術之旅吧!

6934 萬美元天價成交的虛擬藝術!NFT 非同質化代幣到底是甚麽,原來AV 都能成為非同質化代幣? – Harper’s BAZAAR HK

NFT 非同質化代幣是甚麽? 近年數碼貨幣越來越盛行,由比特幣(Bitcoin)、以太幣(ETH )、到狗狗幣(Dogecoin)都成為投機炒賣的新寵兒。這股風潮還席捲藝術界,以 NFT 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s,NFTs)將藝術品代幣化,於佳士得、蘇富比等國際拍賣行中拍賣,一幅 NFT 作品更以天價 6934 萬美元售出呢!為何 NFT 非同質化代幣這麽大受歡迎呢? NFT 非同質化代幣是甚麽? NFT 全寫是 Non-fungible token,即非同質化代幣。NFT 是來自區塊鏈技術的虛擬資產之一,能夠以加密形式把特定資訊存放於區塊鏈,藉此代表該物的擁有權,再透過網上交易平台進行買賣。NFT 的種類繁多,可以是數碼畫作、圖像、影音、短片、動畫、遊戲的虛擬角色及裝備、虛擬時裝、手袋等,甚至是實物。 NFT 非同質化代幣與虛擬貨幣有甚麽分別? NFT 非同質化代幣與比特幣這些「同質化代幣」不同,每個NFT代表的物件不同,所以並不能互換替代或分割。當創作者在區塊鏈上「鑄造」一件NFT作品,就會產生一定的代幣數量證明其稀缺性。NFT一經發行後便不可更改,作品的創作者與創作日期會永遠紀錄在該枚NFT中,就算之後有複製品,大眾依然可以追溯該NFT是原版還是後製版本。 NFT 與藝術有甚麽關係? 數位藝術近年非常盛行,但網絡作品都能夠被無限複製,也能有不同的社交平台上分享,即使有水印也不能夠證明甚麼。而每一個 NTF 都是獨一無二,因為全部都能在底層區塊鏈上被追踪和溯源,證明版權的唯一。這種不可替代的特性,加上其方便儲存及交易,於是就成為證明數位藝術所有權的最好方式,更慢慢發展出數位加密藝術的市場。 第一個以 NFT 出售的藝術作品是甚麽? 在 2020 年 10 月,於紐約佳士得拍賣出的第一件 NFT 作品,是由藝術家班.根蒂利(Ben Gentilli)的創作《Portrait of A Mind: Block 21》。《Portraits of a Mind》系列共有 40 幅數字藝術品,每件實體作品都都刻有比特幣最初程式碼,每個代碼都由手工雕刻上去,並以金色點綴象徵比特幣挖礦的特性。這件作品當時以 13萬1,250 美元成交,創下 NFT 作品拍賣的高價。 目前拍賣最高價格的 NTF 藝術作品是甚麽? NFT 市場上最受到矚目的藝術家莫過於來自美國的 Beeple。他曾為音樂巨星 Justin Bieber、Ariana Grande、Nicki Minaj 等的演唱會負責視覺效果設計;又與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Apple、Nike、三星、電動車特斯拉創辦人馬斯克的航太公司 Space X 等大企業合作。他還會創作短片、VJ 影片、AR 等,2020 美式足球超級盃上「拉丁天后」Shakira 走過數碼火焰的效果就是 Beeple 的作品。 Beeple 於 2007 年起,每天都會創作一幅數位藝術作品。最後將 13 年來創作的 5000 幅作品組成的一幅大型方形拼貼作品,並命名為《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這幅作品於佳士得拍賣行以超過 6934 萬美元天價成交,不但成為暫時最高拍賣價格的 NTF 作品,也令他成為當今在世最有價值 3大 畫家之一,從此成為炙手可熱的藝術家。 時尚品牌 Gucci 也加入 NFT 行列? NFT 的風潮也吹進時尚界!奢侈品牌 Gucci 以紀念品牌百年大秀 Gucci Aria 系列為靈感,由品牌創意總監 Alessandro Michele 與著名攝影師 Floria Sigismondi 攜手合作,創作出虛實交織、猶如走進夢幻之境的 4 分鐘短片,象徵冬天後萬象更新的氣象。這個 Gucci 首部 NFT 作品於佳士得拍賣網上以 2 萬美元起標拍賣,並將所有收益捐贈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幫助對抗疫情,別具意義。 NBA 也推出 NFT作品? NFT 有價有市,美國 NBA 也不放過這個賺錢機會。NBA 透過 Top Shot 平台,以動畫記錄明星球員在比賽時的精華片段或涯經典時刻,並以等級分為「常見」、「罕見」、「傳奇」等 3 種,由最低 9 美元到最高 999 美元不等。這些虛擬球員 NFT 作品引起球迷搶購,為 NBA 進賬至少3 億美元。 AV 都能是 NFT? 除了藝術家、時尚品牌,想不到連 AV 界也想於NFT市場分一杯羹呢!「天后級」AV 女優波多野結衣今在今年啟動NFT寫真計劃,以「盲盒」方式發售 3 千張 NFT 專屬卡牌,在開賣短短幾分鐘即搶購一空;前 AV 女優上原亞衣也同樣發行三幅「 NFT 藝術照」以及 15 款「男友視角」短片,價格更高至超過 1 千美元。

花 18 塊買了騰訊的幻核 NFT,裏面到底有什麼? – 鏈聞 ChainNews

作者:小野Savage出品:陀螺財經 近日,騰訊發布國內首個 NF T 交易 APP 「幻核」,並推出NFT產 品「限量版十三邀黑膠唱片NFT」,首期 NFT 產品定價 18 元,限量300個。 出於好奇,小編參與了此次產品搶購,成功搶到一枚 NFT。現在來看看18元到底買到了啥?下文多圖預警。 打開「幻核」app,在「我的」頁面,找到買到的藏品。 點開藏品,可以看到NFT的基本介紹,如官方早前的介紹,這是一個十三邀的黑膠唱片NFT,裏面有李安、陳嘉映、李誕、唐諾、陳沖、項彪、許倬雲、羅翔、五條人、郝蕾、吳國勝、傅高義、許知遠的語錄。 目前 NFT 的作用是可以跟這個藏品做小互動,發發海報啥的,主要還是展示功能。 點擊「開始體驗」,可以生成一個NFT的收藏證書海報。 跟藏品的互動,可以在上文提到的嘉賓語錄里選一條來「刻錄」。 有點類似歌詞分享,下面看看,這十三張海報分別是啥。 唐諾:雖然才華有限,可是在「不閃躲」和「說實話」上,我覺得我還OK 吳國盛:問題解決不了不要緊,道理要講清楚 傅高義:機會會晚一些,但終將到來 陳沖:我喜歡那些沒有實用性的激情,那是對人性本身的一種拓展 許倬雲:往裡走,安頓自己 五條人:生活需要改變,哪怕是破壞性的 郝蕾:你會發現,你逐漸通過一些困難,增長了自己的生命力 項颯:附近的消失,即刻的裹挾,把社會變得非常極端化、情緒化 李安:通過假裝,你才有膽量去觸摸真實的東西 陳嘉映:靈魂是我們生存的目的 李誕:我的自信來自於隨時準備煙消雲散 許知遠: 看起 來再大的力量,都不能完全束縛住你的自由意志 選擇后,刻錄完,會生成一張語錄海報。這就是騰訊「幻核」APP 首個NFT的全部體驗。 總結 總體來看,這個18元錢買到的 NFT 形式上接近一個唱片,在選擇每個嘉賓語錄時,會配有對應說話場景的錄音,語錄是經過修改后的文案,嘉賓本身的表達會更接地氣一些。 NFT 显示使用了騰訊的至信鏈,會有唯一標識,不同於公有鏈,標識暫時無法公開查詢,只能從編號上自己知道自己大概是「唯一」的。 該 NFT 並不能在公開市場交易,用戶暫時只有「分享展示」的權利,未來是否開放交易,且走且看吧。 雲鸚小程序:一款老闆都在用的語音行程日曆

騰訊NFT交易平台登場《十三邀》數碼藝術收藏品僅售RMB 18 | 時下焦點 – TheValue.com

NFT數碼藝術今年起大行其道,市場成交價急速上升,令不少有興趣入市的朋友都因而卻步。 騰訊的NFT交易平台「幻核」近日正式上架,首波商品為內地著名訪談節目《十三邀》的數碼藝術收藏品,限量300件,售價低至驚人的RMB 18。入場門檻如此相宜,此波NFT自然很快就被搶購一空。 《十三邀》,騰訊新聞與單向空間聯合出品,作家許知遠主持,2016年首播,每季13集,每集訪問不同的電影人、音樂人、傳媒人、藝術家、作家、藝人、商人、學者等等。其中不少訪談在內地引起熱話,例如是姜文、木村拓哉、牟其中(前內地首富、因詐騙罪入獄十六載)、李誕(《吐槽大會》等名綜藝節目聯合製作人)的集數。 節目名稱源自麻將餬牌「十三不靠」(近似廣東麻將的十三么),意思是受訪者來自五湖四海,各具特色。 是次「幻核」出售的NFT,內含《十三邀》其中十三人的語錄,包括李安、李誕、陳嘉映、唐諾、陳沖、項飆、許倬雲、羅翔、五條人、郝蕾、吳國盛、傅高義、以及許知遠本人。 官方稱今次的數碼商品為「黑膠唱片NFT」,限量300件,指「可能是國內首個由視頻談話節目開發的數字音頻NFT收藏品」。官方會把買家名字數碼鐫刻在NFT之上,同時《十三邀》第五季收官海報亦將由買家頭像組成。 以RMB 18的價格來說,如此內容組合相當超值。 NFT市場雖然才剛剛起步,但觀乎現況,東、西方的發展路向相當不同。 在歐美世界,NFT可說是由數碼藝術家與小眾支持者發起,與虛擬貨幣相輔相成,逐步受到主流拍賣界、大品牌、實體創作的著名藝術家關注,進而走向主流,價錢亦同時飛快上升。 在內地,NFT則似乎更傾向由大企業、大集團主導,故起步就以大眾市場為目標,作品數量亦以量產為主。例如今屆歐洲國家盃,螞蟻集團旗下的支付寶Alipay身為官方合作夥伴,就乘著此項足球盛事推出NFT。 首先,支付寶向本屆轟入五球的C朗拿度(台稱C‧羅納度)頒發了神射手獎。此獎除了實體獎座外,還有NFT數碼版本。與此同時,支付寶舉辦競猜活動,排名前1,600位的球迷獲得同款的NFT數碼版神射手獎盃,於螞蟻集團旗下的「螞蟻鏈粉絲粒」小程序發放,供擁有者保存收藏。 以敦煌藝術為創作主題的付款碼NFT「皮膚」 同一時期,「螞蟻鏈粉絲粒」小程序還推出了兩款付款碼NFT「皮膚」*,以敦煌藝術為創作主題,每款限量8,000個,定價RMB 9.9加上10點螞蟻積分換購。 此兩款皮膚推出之時,立時就掀起了炒賣風潮。特定編號,例如是0001、6666等,在交易APP閒魚的二手價格一度達至RMB 10萬,一般編號也索價數百元。 據內地媒體報道,閒魚APP得悉情況後,很快就把相關皮膚下架,以免炒風在平台蔓延。 相對於量產NFT,獨一無二的NFT數碼藝術在內地市場卻未見同樣火熱反應。 例如今年北京春季拍賣,年輕藝術家宋婷的NFT作品《牡丹亭Rêve之標目蝶戀花-信息科技穿透了「我」》估價RMB 50萬 - 80萬,結果連佣僅以RMB 66.7萬易手,結果與外界預期有所距離。 上文談到,西方NFT市場的發展與虛擬貨幣是相輔相成。至於內地市場,中央政府對虛擬貨幣的管制、法規、方針尚未明朗,NFT交易以人民幣為主。有意見認為,由於虛擬貨幣缺席,內地NFT拍賣成績暫不似海外般熱烈。 無論騰訊還是螞蟻,NFT發展方面仍然是測試水溫階段。不過兩大互聯網集團如今皆已加入了戰團,NFT在內地相信將如雨後春筍般生長發展。

Decentraland 與 Coca Cola 為國際友誼日乾杯 – NFT Plazas

Decentraland 本周有大量退出的冒險活動正在進行中。首先,是慶祝國際友誼日。 為慶祝國際友誼日,碳酸飲料供應商可口可樂與 Decentraland 合作舉辦了一場以友誼為主題的活動。活動將於 7 月 30日世界標準時間晚上 8 點開始,並將在明顯的巨型紅色可樂罐中舉行。 活動將持續一小時,將探討友誼的主題。神秘 DJ 將提供娛樂節目,可口可樂將展示他們即將推出的戰利品盒的內容。承諾裝滿NFT 好東西,1 選 1 戰利品盒將在同一天拍賣。此外,傳聞中的盒子裡還包括一件專屬的 Decentraland 可穿戴泡泡夾克。 可口可樂將在 OpenSea 市場上拍賣這個盒子。訴訟於 7 月 30 日上午 12:01...

V神意外客串Ashton Kutcher和Mila Kunis的客廳對話視頻-Cointelegraph中文

V神意外客串Ashton Kutcher和Mila Kunis的客厅对话视频 Cointelegraph中文

去中心化衍生品交易所 dFuture 正式推出 NFT – 鉅亨網

去中心化衍生品交易所 dFuture 正式推出 NFT  鉅亨網

一場 NFT「陽謀」:價值 400 萬美元的音樂專輯與它的新主人 PleasrDAO

七年前,美國紐約的 Hip-Hop 樂隊 Wu-Tang Clan 創作了其 獨一無二 的專輯《 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 》, 以抗議數字時代音樂的貶值 。沒過多久,這張專輯在被 Martin Shkreli 以 200 萬美元的價格購買之後就陷入了資本主義罪惡的漩渦。當時的 Martin Shkreli 是一位年輕的製藥投機商,喜歡哄擡價格,後來他被判證券欺詐罪而處以 7 年牢獄。 Martin Shkreli 是在 2015 年的一次拍賣會上以 200 萬美元的價格首次拍得了這張專輯。2017 年,Shkreli 被判欺詐罪後, 美國聯邦當局沒收了這張專輯 ,並將該專輯保存在司法部的一個溫控保險庫裏。 現在,這張專輯又在數字藝術和加密貨幣領域重獲新生,以 400 萬美元的價格賣給了一個去中心化自治組織 PleasrDAO , 這個團體雖然成立不到一年時間,但已經因收購高知名度的數字作品而名聲大噪 。比如,2021 年 6 月,DogeCoin (狗狗幣) 原型柴犬的主人 Atsuko Sato 將下圖這張狗狗幣的原型圖片鑄造成了一個 NFT (非同質化代幣) ,並以創紀錄的 1696 ETH (當時約合 550 萬美元) 的價格賣給了 PleasrDAO,之後 PleasrDAO 將此 NFT 碎片化成數十億個部分。PleasrDAO 隨即將該 NFT 碎片化成數十億個部分進行拍賣,將這整張 NFT 圖片的價值推高到了 3.02 億美元。 今年 7 月,位於布魯克林的紐約東區聯邦檢察官辦公室宣佈在拍賣《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專輯時,沒有透露有關買家或價格的細節;檢察官當時表示,這些信息是保密的。 但是 PleasrDAO 在 9 月 10 日獲得了這張專輯的所有權 ,並將其保存在紐約某處的「保險庫」中。PleasrDAO 團隊決定公開慶祝獲得了該專輯,並 宣佈其最終目標是以某種方式使這張專輯能夠更廣泛地被歌迷聽到 ,儘管 前提是該團隊能夠說服 Wu-Tang Clan 樂隊的領袖人物 RZA 及其製片人 Cilvaringz 的同意 。 Wu-Tang Clan 樂隊《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專輯的唯一副本由 Martin Shkreli 在 2015 年以 200 萬美元的價格購買。這個嘻哈樂隊 對該專輯施加了極端的法律限制,以此抗議音樂產業的數字化。例如,唱片可能要到 2103 年纔會商業發行,且不能在大量觀衆面前播放 。 PleasrDAO 團隊成員 Jamis Johnson 將此次購買該專輯描述爲符合了 該團隊收購數字文化標誌性物品的興趣 ,也符合該團隊與許多加密貨幣擁護者的一個共同使命: 將藝術創作從一個剝削性的、過時的經濟體系中釋放出來,並提供一個更公平的經濟體系的承諾 。 Jamis Johnson 在接受視頻採訪時說道:「這張專輯最初是 對尋租中間商的一種抗議 ,這些中間商從藝術家那裏抽走一部分價值。加密貨幣在很大程度上也有着同樣的理念。」 Johnson 表示,通過購買這張專輯,「我們希望由我們把它帶回給人們。我們希望歌迷能在某種程度上參與到這張專輯中來。」 儘管《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早於最近的 NFTs 熱潮,但 PleasrDAO 組織的目標是在數字時代重新找回藝術稀缺的價值,因此 該專輯被視爲了 NFT 的某種先驅 。現年 34 歲、身穿一件印有 Wu-Tang 圖案 T 恤的 Jamis Johnson 說道,「 這張專輯本身就像是元老級的 NFT 。」NFTs 是通過使用區塊鏈計算機代碼來創作的數字物品,這使得 NFTs 無法被複制並能通過區塊鏈來追蹤其來源。 專門從事加密貨幣和 NFT 交易的律師 Peter Scoolidge 參與了此次交易,Peter 表示,爲了將《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這張實體專輯與數字領域聯繫起來, 一枚代表該專輯所有權的 NFT 已經被鑄造,PleasrDAO 組織的 74 名成員共同享有該 NFT 的所有權,因此共同擁有該專輯 。 作爲該專輯的所有者,他們可以聽這張專輯裏面兩張 CD 的 31 首歌曲,查看其刻有圖案的鎳銀盒子,翻看裏面用皮革包邊的羊皮紙書,這些都是整個專輯包裝的一部分。但是, 至少到目前爲止,PleasrDAO 的成員仍然受到 RZA 和 Cilvaringz 最初對 Martin Shkreli 施加的限制條件 ,包括在 2103 年之前 (從 2015 年首次出售算起的 88 年時間) 不能以任何形式向公衆公佈該專輯中的歌曲。 PleasrDAO 有着宏大但不太明確的目標,那就是 讓這張專輯更容易觸及普羅大衆,可能是通過舉辦聽歌聚會或者類似畫廊的展覽,甚至是將這張專輯的所有權擴大到粉絲手中,儘管這將如何實現仍未可知 。 PleasrDAO 的 Jamis Johnson 說道:「我們相信,我們可以對這件作品做點什麼事情, 使它能夠與粉絲和世界上的任何人共享, 理想情況下還可以讓人們擁有它的部分所有權 。」 Wu-Tang Clan 樂隊對於這筆交易的看法尚不完全清楚。《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的起源常常被描述爲主要涉及到該樂隊領袖 RZA (荷蘭饒舌歌手) 和 Cilvaringz (與 RZA 一起構思了該專輯)。RZA 拒絕置評,不過 Johnson 表示, PleasrDAO 一直與 RZA 有聯繫 。 Cilvaringz 的真名是 Tarik Azzougarh,他已經對此次交易表示祝福,並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我們尊重 NFT 的概念,同時希望不違反我們自己的規則。」 當年作爲 Wu-Tang Clan 樂隊顧問的 Cyrus Bozorgmehr 負責這張專輯的發行,併爲此寫了一本書。他最近在接受採訪時表示,PleasrDAO 的理想主義和對顛覆的渴望,可能是該樂隊認可的那種買家。 與此同時,這筆交易的複雜性也反映了一個事實,即加密貨幣仍處於金融主流之外,特別是涉及到與政府機構的交易時。 PleasrDAO 支付了相當於 400 萬美元的 與美元掛鉤的加密貨幣 ,但政府要求標準的美國貨幣。因此,PleasrDAO 通過律師 Peter Scoolidge 向一家 中間商 支付了這些加密貨幣,然後該中間商向美國政府進行付款。Scoolidge 補充說道:「促成交易的中間人方承擔了政府不願意承擔的風險。」 Scoolidge 表示,他的客戶,也就是該中間人,希望保持匿名,而且政府以保密協議爲由,沒有透露這張專輯是賣給誰的,也沒有透露價格。資產沒收方面的專家稱,即使被沒收的物品比政府經常查封的汽車或其他資產複雜得多,對一個公共機構來說,不披露相關拍賣信息也是不尋常的。 可能沒有真正與《 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 》類似的物品來衡量其價格 ,而且這筆出售合同意味着, 任何買家都必須遵守涉及其知識產權的複雜條款 。6 Agency 的 Georgio Constantinou 是爲該專輯尋找買家的專家,他說, 這些限制讓一些財力雄厚的潛在買家望而卻步 。 當被問及這張 Wu-Tang Clan 專輯出售背後的過程時,紐約東區聯邦檢察官辦公室發言人只是說,「美國已經依法處理了該專輯和其出售所得的收入。」 至於 PleasrDAO,Johnson 表示,他們正在花時間考慮如何處理這張專輯,但 他們希望尊重 Wu-Tang Clan 的意願,保護該專輯的價值和排他性,同時找到一種更廣泛地分享它的方式 。 「我們現在的方向,」他說道,「是將它開放給全世界。」
- Advertisement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