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 C
Taipei
2022年 8 月 20日 星期六
首頁 部落格

專訪》導演馮德倫— 熱愛科技的影癡, 如何闖蕩NFT圈、”無間道”電影導入Web3.0和區塊鏈? – 動區動趨 BlockTempo – 最有影響力的區塊鏈媒體 (比特幣、加密貨幣)

0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專訪》導演馮德倫— 熱愛科技的影癡, 如何闖蕩NFT圈、”無間道”電影導入Web3.0和區塊鏈? – 動區動趨 BlockTempo – 最有影響力的區塊鏈媒體 (比特幣、加密貨幣)

新聞內容如下:

香港知名演員導演馮德倫,曾執導《太極》系列電影,和《荒原》、《五行刺客》等熱門美劇,在 Web2 影視產業深耕多年的馮導 6 月下旬現身在區塊鏈產業的年度盛事 “NFT.NYC” 大會,讓眾人驚覺低調的馮導原來已經作為 Founder 與一眾夥伴跨入 Web3 的世界。 在今日的專訪中,馮導將揭開他與電影、區塊鏈、加密貨幣、NFT 乃至於 Web 3 之間鮮為人知的幕後故事。

「你有沒有看過大衛·賴特曼 (David Letterman) 和比爾·蓋茲( Bill Gates) 在 Late Show 的那個訪問?主持人問 Internet 是什麼東西,蓋茲回答說你能隨時隨地都可以看比如說 Live 棒球賽,主持人就回那用一個錄影機錄下來不是就可以了嗎?那個時候底下的觀眾都在笑,就是這樣。

你過 10 年之後就沒人去笑你為什麼要弄一個這種東西,就是覺得自己投入的很慢而已,這個是我的 Opinion,因為我看好區塊鏈技術。」

—— 馮德倫

香港知名演員馮德倫(Stephen Fung)演而優則導,過去十多年持續深耕電影幕後製作,儼然已成為華語影壇中演員轉型導演的代表性人物。深愛電影的馮導近年更進軍國際影壇,執導與監製了數部熱門影集,包括 2019 年於 Netflix 上映的《五行刺客》。

這位作風低調,在 Web2 影視領域取得相當成就的「影癡」本次特別接受動區的專訪,與我們分享他對電影的執著與 IP 的重視,更令我們驚訝的看似文藝青年的馮導私底下竟然懷抱著一顆熱愛科技的心,馮導笑稱我們採訪時間超出 3 倍,儘管如此,只要談到對區塊鏈發展和 Web3 的想像,馮導像打開話夾子侃侃而談…….


影視巨擘馮德倫,對新科技保赤子之心



在影視產業已有 27 年經驗的馮導首先向我們講述了他與電影之間的故事。他表示當初是因爲喜歡看電影才入行,他中學看電影的時候正值香港電影最輝煌的 1980 年代,當時深受英雄本色(吳宇森版本)、成龍大哥 A 計劃和李連杰的動作片所吸引,但他也坦言那時對於很多片並沒有真的理解,看的多是畫面、角色外型、動作。

時光荏苒,現在身兼演員與導演的他對於電影也有一套自己的見解,簡而言之,「電影就是用畫面來表達你要講的故事,用不同的媒介來傳遞你想表達的東西」,只是這是一種非常貴的表達方式,裡面綜合的藝術層次是非常高的;馮導也坦言,拍電影不管在幕前或幕後其實都非常辛苦,他一路走來在影視產業保持動力的原因無非是他對電影的熱愛:「你要對這個東西非常有興趣、非常愛才能堅持下去。」

購買英雄本色原版 IP

在 Web2 影視產業擁有深厚經驗的馮導十分重視智慧財產權(IP),早在 2005 年他就購入由龍剛導演執導、謝賢主演的英雄本色(1967)原版 IP。

「我覺得英雄本色對我來說是一部非常重要的電影,我買的那個版本不是吳宇森導演翻拍的版本,因為那個版本賣給了 FOX ,所以也買不到了。

[英雄本色原版]也是香港電影經典的一部分,能夠擁有也不錯,這是一個資產(asset)、一個 IP 了。擁有一個好的 IP 是非常值得而且也有升值能力的。」

熱愛科技,區塊鏈技術將成未來的網際網路

一般人可能會認為馮導的文藝背景讓他很難與「科技」聯想在一起,但事實上他畢業於美國密西根大學電腦繪圖系。他說道,他從小就十分喜歡 “technology” 的東西,不管是手機、電玩等一路都有在玩(他推特簡介還稱因玩艾爾登法環弄壞了幾個控制器),因此近年來也對區塊鏈技術產生興趣。

「其實我最有興趣的是加密貨幣、Web 3 、NFT 這些東西背後的技術,其實它們的核心就是區塊鏈,所以 Blockchain 才是最讓我有興趣的。」

他認為,區塊鏈就像是就像是未來的 Internet 一樣具有革命性的作用,尤其是「去中心化」的這部分讓他想到他大學時第一次接觸到 email ,它幫助大眾省下要去郵局寄信的耗時過程,你很難想像 10 年後這個東西會讓生活變得多麽進步與方便。

「我覺得像加密貨幣這些東西都是科技的一部分,我是很相信科技的,只有科技才能推動全世界的經濟。」

延伸閱讀:區區小事 | 看電影《一級玩家》搞懂區塊鏈,兩者核心思想驚人相似


和你我一樣的馮德倫,入場也會犯錯


對於加密貨幣投資,謙虛的馮導表示他並沒有金融背景,因此沒有在投資觀點方面著墨太多,但他想向讀者強調的是,不管是加密貨幣,還是去年爆紅的 NFT 都是非常高風險的投機資產,自己要做好風險管理和研究再選擇要不要入場。對此,他向我們分享他剛入幣圈時的慘痛經驗,

「應該要讓大家知道加密貨幣的危險性,所以才用 Wild Wild West(狂野西部)來形容它。」

回想起他在 4 年前初次接觸 Crypto 的時候,他在亞馬遜上訂了一個冷錢包,那時買幣後就存到冷錢包中放著不管,直到一年後拿出來看時才發現裡面的幣都消失不見了。他猜測應該是賣家出貨時就在助記詞(seed phrase)上動了手腳,因此他告誡用戶們一定要從官方來源購買錢包。

另外,他還舉例稱,他在出價購買 NFT 時有過胖手指(Fat Finger)的失誤,也曾 FOMO 過 NFT 空投,然而這些經驗對他來說都是上了一堂課。他再三強調用戶要保持謹慎,因為被盜走或失誤的話就沒有辦法拿回來了,沒有人會還給你。

「這個是 Crypto 好的地方,也是不好的地方,你要去中心化就是要自己負責保管。」


因 The Sandbox 接觸 NFT

在被問到何時開始入局 NFT 時,馮導指出,在加密貨幣領域他不算是一個 OG,而他的第一個 NFT 是在去年與熱門元宇宙遊戲項目《The Sandbox》洽談合作時所購買的。

2021 年,馮導與妻子舒淇成為 Web3 地主,購入了《The Sandbox》的虛擬土地 LAND NFT,並於今年初宣布參與該項目的 Mega City 計劃,與香港電影、音樂、娛樂、表演、金融、地產和遊戲產業的多個單位攜手創建大型文化中心,正式踏入元宇宙。

馮導透露,當時是因為覺得虛擬土地是蠻過癮的東西所以才跟該項目談合作,地基本上是他買的,然後跟妻子一起去弄這個合作計劃。

「我覺得這個東西是她[舒淇]也喜歡的,因為她也會玩一些比如說動物森友會那些遊戲,[The Sandbox]就類似是 Roblox、 Minecraft 那種樂高類型的遊戲,我覺得那種 Building 蠻有意思的。」

透過與《The Sandbox》的合作,馮導開始在 Opensea 上研究不同的 NFT 項目,他認為 NFT 就是一種數位資產,在讓用戶可以在 Web3 上擁有、交易,還能夠應用在商業用途上。在探索各種 NFT 過程中, 創建一個 NFT 的想法也逐漸在馮導的腦海中形成。他提到:

「NFT 開箱讓我想到在聖誕節打開一個新玩具的那種感覺。在我們這個年紀總是在尋覓一些東西,讓我們能夠找回以前那種開心、舒服的感覺,那我也想做一個可以帶給買家有這種感覺的 NFT」

Welcome to our Metaverse! @thesandboxgame @borgetsebastien Mega City LAND sale on 13 January. Be our neighbour! @The Sandbox🎁, 👉 https://t.co/wNBEKz3ebV#TheSandbox #Metaverse #NFT #GameFi #PlaytoEarnpic.twitter.com/JXGfDkuvmR

— Stephen Fung 馮德倫 aka Freeman (@stephengfung) January 5, 2022


從 Web2 跨入 Web3

開始認真思考創建 NFT 項目的馮導在今年與知名 Web 3 創投工作室 Everest Ventures Group(EVG)、香港娛樂巨頭寰亞傳媒集團(Media Asia Group)共同創立了 Grid 6 工作室,並在 4 月公開了他們正著手打造的 NFT 項目《Departed Apes》,該項目的創作基於寰亞的香港經典警匪電影《無間道》 IP ,旨在融合電影敘事和 Web3 的所有權和區塊鏈技術。

當我們問到在影視產業十分成熟的馮導為何今年想要有新的突破和冒險,轉戰 Web3 領域、往 NFT 的方向來嘗試時,導演自信地回答道:

「我沒有覺得這個是冒險,因為我很少會做一些很冒險的東西,我做一個東西我一定是會滿有信心和把握,或者是做了很多研究才會進行的,我不會隨意去做,而且我是真的知道自己在講什麼,所以我才出來做 AMA 、專訪去表達出來。」

對名人項目發出批判

對此他也呼籲有些名人參與的 NFT 項目,在推出之前還是需要認真作研究,不要項目發行鑄造完後,就失去持續做下去的誠意。

「我覺得這些對於 NFT 這個社群本身已經是一個很惡劣的行為,如果你是一個名人,那你應該不缺那個錢吧,為什麼要弄壞這整個圈子的名聲,這是很不好的,就是你基本上在 A 錢,A 錢之後你還出來講你很快地賺了多少錢。

如果你是真的會這個東西或是真的有貢獻那你就出來,要不然你就要出來講你的貢獻是什麼,至少你要解釋你並不是在 A 錢。」

熊市其實對 NFT 長期發展有利

在觀察許多的 NFT 項目後,馮導認為一個項目不代表你有好的藝術或是連結(connection)就一定會成功,但是沒有這些元素的話,項目也不會太紅。成功除了需要運氣和時機這些要素,更重要的是強健的社群,「關鍵就是你怎麼去建設你的社群,為什麼大家要付錢鑄造。」

同時,他也對現在 NFT 市場許多圈錢的項目批評道,「現在是熊市,你可以撐過這關就是非常好的,但這次很多項目不會存活,因爲他們大部分都是趁機出來撈錢,講的那些路線圖也大多都是騙人的。」

「但我覺得現在的熊市在長期來看絕對是一件好事,因為你其實會看很多垃圾項目走,那很多原創項目你必須要 out of the box(打破常規,發揮想像力和創造力去思考),才能夠有一個生存的空間。」


看好 IP 在 Web3 發展,人性就是喜歡擁有

此外,對於選擇在自身項目以無間道  IP 作為出發點的馮導表示, IP 在 Web3 中開創了另一種遊戲規則,像是無聊猿(BAYC)賦予 NFT 持有者商業權利,成功匯集社群力量、帶動項目起飛。

「你會願意去花很多力度在推這個東西,因為這個東西就是屬於我的,我是一萬分之一的老闆,這個參與度就不一樣了,我覺得這就是人性吧。」


說故事的馮導,到 Web3 持續說下去

最後,導演向我們訴說了他正與夥伴建設的 《Departed Apes》NFT 的幕後故事。馮導表示他們是先有做 NFT 的計劃,再選擇寰亞最有影響力的無間道 IP 去創作衍生宇宙,並請來漫威封面藝術家 Logan Lubera 引入充滿美漫風格的視覺藝術,目標是運用這個 NFT 項目,製作出一部動畫電影在 Web3 上映。

「無間道這個電影帶有強烈故事性,我們將用這個電影帶出我們的 NFT 和並讓我們的社群去參與整個製作電影的過程。這是其中一個里程碑,就是做一個動畫電影,我們也會參與到我們的社群裡面,一起討論劇本,溝通電影內容。

那當然也不代表說所有的東西就是由一個社群來決定,這當然是一個 Web3 的價值理念 ,但是因為我們畢竟在製作一部電影,這其實和導演的獨裁者角色是有一點對衝的。所以我覺得說我們可以讓社群來給意見,大家來回溝通,但還是有些事你要有人來做一個決定,那這部分就是大家一起邊走邊學的。」

一度不想揭露名人身份

事實上馮導轉戰成為 Web3 的項目方的過程中也遇到一些挑戰,他透露其實在項目啟動的前期,他並不希望公開有他的參與,「因為我不想我們的社群是我的 Fan Club,這個沒有意義,但是後來因為我要做 AMA 就需要把自己的身分揭露出來,我希望這個社群是吸引到很多喜歡電影的人,可能有一些是希望入行去做導演、演員,或是編劇,我希望給到他一些資源或東西,所以我會找我很多朋友,比如說上一次 AMA 就請到吳彥祖。」

「我認為我們的社群成功與否不應該是在於我,應該是在於我在後面去跟我的 partners 一起做的一個東西,如果我不在那個項目就不成功了,那個項目其實本質上就是失敗的。」

打造結合電影敘事和區塊鏈技術的 NFT

對於 NFT 的正式發佈時間,導演表示他們還暫未訂出一個鑄造日期,但坦言可能推出的時候仍是處在熊市,畢竟他認為這次熊市可能會是一段滿長的時間。「我不會要到牛市才推出這個項目,只是我覺得至少到我們有信心推出的時候它是有一點特別的。」

馮導也在訪談的最後闡述了對自我的期許和對該項目的願景:

「我希望就是可以將我在 Web2 上面很多年的影視經驗,帶進去 Web3 跟區塊鏈上面跟大家分享。

我覺得這條路不是一個人去走出來的,大家邊走邊學,社群一起進來幫我們去創造一個真正把 story telling 和區塊鏈技術融合在一起的 NFT。」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通膨時代買什麼? étoile XII Persona NFT最保值 – HiNet 新聞社群

0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通膨時代買什麼? étoile XII Persona NFT最保值 – HiNet 新聞社群

新聞內容如下:

通膨來到40年高點,美元指數創20年新高,兩大因素導致股債雙跌,投資人不禁懷疑現在還有什麼什麼地方可以投資,資深區塊鏈團隊推出具有投資潛力又有保值功能的NFT「étoile」,精品NFT概念,保有藍籌NFT高倍數獲利的投資優勢,同時結合競標、質押借貸功能兼具避險保值功能。

由多位資深區塊鏈專家籌組的精品NFT品牌Étoilé.近期推出旗下第一款精品NFT,命名為「XII Persona」。是團隊成員歷時一年,考察各地寶石與激烈討論,才推出的第一系列作品。寶石系列設計適逢七夕檔期,發行不到一個月,已經吸引很多精品NFT收藏者進駐搶購。

Étoilé- XII Persona系列NFT,是以十二星座概念為發想,買家可以選擇星座、性別、寶石、切割形狀等,鑄造出屬於自己的專屬NFT,並且選擇最近備受矚目的國際NFT交易平台CHAEBOL上架,結合CHAEBOL拍賣競標、質押借貸功能,確保NFT基礎價值不變。團隊發言人Kane表示,XII Persona以12個不同星座不同個性作為設計主軸,加上NFT的非同質化特性,每個人都能鑄造出屬於自己的專屬數位資產,結合項目的隱藏賦能,將可作為持有者未來社交通證、同時也可流通贈禮,象徵自己的品味。

目前NFT目前已經是精品拍賣的重要戰場,國際三大拍賣所已佈局完成,其中佳士得拍賣會去年5月曾售出一組NFT商品,內容是9顆Cryptopunk人頭,該批作品最終以1696萬美元成交,掀起市場一陣熱議。寶石是傳統精品中十分具有保值功能的一種商品,現在Étoilé就將這項一直以來備受保值投資者喜歡的精品NFT化,讓傳統保守投資人也能在數位資產中擁有這項商品,基於平台提供的質押借貸功能,確保基礎價值安定,在通膨時代中作爲另一種資產配置的選擇。

XII Persona作為第一個仿古擬真打造的潮賦能寶石,不僅讓擁有者方便收藏還可以對外展示,更能間接體現擁有者的格調與優雅。Kane指出,下週四為一年一度的七夕,銷售數字已經超乎預期,XII Persona寶石的精神給收藏者與被贈者擁有一個永不被時間、空間、現實所框限住的元宇宙系列寶石,同時傳達著愛人間永無盡頭的愛。迎接七夕來臨,在世界的哪一端,都能登入CHAEBOL鑄造出屬於專屬的NFT,是在這通膨時代,最保值的真愛贈禮。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一個頭像值3000 萬?這些千萬級的NFT 項目必須認識! – POPBEE

0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一個頭像值3000 萬?這些千萬級的NFT 項目必須認識! – POPBEE

新聞內容如下:

每天逾千萬款如 Monkey Kingdom 和 BunnyWarriors 的 NFT 項目,在形形式式的交易平台上架,到底哪個才是真正的「潛力股」?我們又能用甚麼「必殺絕技」來辨認出適合自己的投資項目?要學會投資 NFT,第一步就要跟隨 POPBEE 與 Preface 回顧你必須知道的經典 NFT 項目和了解火熱的市場消息吧﹗

虛擬頭像 NFT 熱炒

PFP NFT 頭像是一組獨特的數字收藏品,而 PFP 亦即 Profile Picture,中文譯作頭像圖片。直至 2022 年全球 NFT 市場主流仍以 PFP 的虛擬頭像類為主,如知名 NFT 項目 BAYCCryptopunks。PFP NFT 頭像擁有人可用於 Instagram、Facebook 社交媒體平台上代表自己,亦能最簡單直接地彰顯 NFT 的所有權(ownership)。2022 年 1 月,Twitter 就宣布推出新的六邊形頭像,專供用戶展示 NFT。最新類型的 NFT 頭像甚至融入了 Metaverse GameFi 的應用,讓 PFP NFT 頭像的內在價值不斷升高,發展潛力更大。在亞洲地區,不少 NFT 項目與名星掛勾,誘發 FOMO(Fear of misssing out)情緒。這種情況下,二級市場的購買氣氛往往也比一級市場更為火熱。

資料來源:NFTskaTwitter

7個估計 PFP NFT 價值時不能忽視的準則

PFP NFT 頭像全球需求不斷增長,為項目開發人員和 NFT 交易者帶來很多好處。與此同時,亦連帶興起了新一輪的炒買現象,透過短線炒賣獲利。部分 NFT 項目甚至為了追求數量,而犧牲 NFT 頭像設計的質素和項目長源發展的考量。那到底如何區分 PFP NFT 是否詐騙項目,還有判斷其價值和表現?研究時可考慮以下 7 大審核標準:

1. 社區(Community)

PFP NFT 項目在社交媒體的活躍程度、在線回覆速度、人們有否積極討論等等,這些都時最直接反映問題的答案是否定的,那麼最好遠離。

2. 路線圖(Roadmap)

開發方應該主動公開項目的計劃目標和發展藍圖,並始終保持計劃和目標透明。假若整個項目長期不清晰甚至保持秘密,則應避之則吉。

3. 團隊(Team)

同樣地,若 PFP NFT 頭像背後的團隊或公司都是匿名,建議買入前對這些人進行背景調查,以了解他們的團隊歷史和公司運作。

4. 設計和質量(Design & Quality)

PFP NFT 頭像最重要的一環,這些虛擬頭像或NFT頭像最有別於一般投資產物,就是強調美學設計,當中涉及買賣雙方的藝術眼光,還有 PFP NFT 頭像中不同部件(compnents)的稀有度(rarity)。

5. 實用性(Utility)

除了購買、持有和拋售之外,現時很多 PFP NFT 還有後續發展,例如利用 NFT 頭像進入元宇宙(Metaverse)、成為 GameFi 遊戲中的玩家角色,或是會員制度(Membership)的虛擬入場卷。這種串聯虛實,讓持有者享有參加活動或購買限量商品等權利,能讓 PFP NFT 持續發展的內在實用元素,都會有效提升 NFT 本身的價值。

6. 關注白名單

透過 Instagram、Twitter 等社交平台,留意名人和加密貨幣權威人士正在投資的 PFP NFT 頭像。另外,項目方背後的投資方於哪些大型加密貨幣投資機購有關聯,例如 Snoop Dogg 和 JayZ 持有著名的 Crypto Punk。

資料來源:Crypto Daily

最廣為人知的 PFP NFT 系列

現時市場上很多 NFT 有價有市,而 PFP NFT 頭能夠成為加密貨幣投資世界甚至藝術界的主流,成為炙手可熱的頂級收藏,也歸功於部分元組級別的 NFT 頭像的早期開荒。以下詳細介紹在二手市場已是天價級數,上了神枱的 6 款經典 NFT 頭像:

1. CryptoPunks

CryptoPunks 是一組由 24×24 像素組成,共有 10,000 件,最早在以太坊區塊鏈上開發,也是首個隨機特徵組合的的 PFP NFT 頭像項目,每個角色都有不同特徵,分別為猿猴、外星人、喪屍、男性與女性 5 大種類。項目由兩人團隊 Larva Labs 推動,在 2017 年 6 月發佈,一直到 2020 年才被更多人認識。由單純幣圈內的買賣,到 Jay Z、Odell Beckham Jr.、Steve Aoki 著名藝術家和明星加入,引發 PFP NFT 用作社交頭像的潮流,並且席捲全球由被指是邊緣收藏品轉變主流藝術。2021 年 5 月,佳士得拍賣的 9 件 CryptoPunks 作品,以高達 1690 萬美元的價格售出余文樂收藏的 CryptoPunk #9997 也曾在佳士得拍賣會以 3,385 萬港元賣出。 同年 8 月,Visa 宣布購買 CryptoPunks 作為收藏

直至目前,最高售價的 CryptoPunks 是極罕見的 CryptoPunks #5822,在 2022 年 2 月 13 日以破紀錄的 8,000ETH 售出,根據當日匯率大約 $2,370 萬美元,是先前 CryptoPunks #4156 最高價紀錄的一倍以上,而這次買家是加密公司 Chain 執行長 Deepak Thapliyal 。有興趣的讀者不妨也一併關注團隊 Larva Labs 後來推出的 NFT 頭像 Meebits 和 CryptoPunks 的最新 V1 版本

  • 地板價:72.94 ETH
  • 官網總交易量:694360 ETH
  • 系列最高售價:8000 ETH
  • 擁有人數:3379
  • NFT頭像數量:10000
  • Discord會員人數:52735

2. Bored Ape Yacht Club(BAYC)

Bored Ape Yacht Club(無聊猿)由 Yuga Labs 在 2021年4月創立,每個 2D 圖像都是創建在以太坊區塊鏈上的 ERC-721 代幣。BAYC的擁有人同時會獲得遊艇俱樂部的會員資格,購買無聊猿變相成為進入幣圈上流社會的捷徑。NBA 籃球運動員 Stephen Curry、饒舌歌手Eminem、明嘴 Jimmy Fallon、網絡紅人 Logan Alexander Paul 等都買入過無聊猿NFT。

有說法表示,同為猿猴 PFP NFT 頭像,Bored Ape Yacht Club 已經在不同方面超越了前輩 CryptoPunks。格價方面,2021 年 12 月尾,Bored Ape Yacht Club 當時以 60ETH 的地板價在交易平台 OpenSea 上超越了 CryptoPunks。另外根據 Financial Times,項目創作團隊正與私人風險投資公司 Andreessen Horowitz 就資金注入進行討論,而這筆融資將使團隊估值在 $40 億至 $50 億美元之間。

社群方面,BAYC 也被認為更團結,這亦歸功於更能掌握整體營銷和戰略合作夥伴關係:BAYC 與 Adidas 合作,攜手開拓元宇宙市場,也正式踏進潮流服飾界別、與 Animoca Brands 建立合作夥伴關係,有利未來發展 P2E 區塊鏈遊戲;與權威雜誌《Rolling Stone》合作推出首個數位封面 NFT、知名配件品牌 CASETiFY 以超過 200 萬港元購入Bored Ape Yacht Club #3583 的NFT 頭像,用於旗下的手機殼和配件,是更落地的商業應用。有興趣的讀者可以留意同由 BAYC 衍生的 BAYC Bathroom wall 和異變 NFT 頭像 Mutant Ape Arcade Game 和 Mutant Ape Yacht Club(MAYC)

  • 地板價:103 ETH
  • 官網總交易量:298265 ETH
  • 系列最高售價:1080.69 ETH
  • 擁有人數:6313
  • NFT頭像數量:10000
  • Discord會員人數:140473

3. Cool Cats

Have you signed up yet?! 😸

Enter our Fall Guys tournament for a chance to win an unminted Cat! 🏆

Sign up here: https://t.co/7cL4YR3tpf pic.twitter.com/bD7oabdZGw

— Cool Cats (@coolcatsnft) July 23, 2022

Cool Cats 是在以太坊區塊鏈上 9,999 個隨機策劃,一共 9,999 個的 NFT 頭像,有超過 30 萬種不同的特徵組合,NFT 的設計靈感和購思來自 Colin (the catoonist) 創作的藍貓 (Blue Cat)。 自 2021 年 7 月推出以來,是已經強調社群互動和提倡長遠發展的 NFT 項目,例如 Cool Cats 持有人享有包括參加限定活動、参與空投 NFT 和 $MILK 代幣、優先鑄造後來發布的作品系列等等的各種優待,因此被視為 2021 年的藍籌 NFT 之一。雖然現時 Cool Cats 的交投量已回歸穩定,但銷售額也在 1 日內暴漲近 6 倍,超越 NBA Top Shot。 早前,團隊公佈了一個融合 GameFi 元素,名爲 Cool Pets 的作品。Cool Pets 總數由大約 2 萬個,當中一半預留給 Cool Cats 持有者。

  • 地板價:10.9 ETH
  • 官網總交易量:84549 ETH
  • 系列最高售價:320 ETH
  • 擁有人數:5176
  • NFT頭像數量:9933
  • Discord會員人數:105198

4. CryptoKitties

Mint (Founder) Kitty #24 just sold for 72eth… 😼 Congrats to proud new owner.#CryptoKittieshttps://t.co/jav2bP7bv9 pic.twitter.com/pkD32Vggl5

— Kitty.International (@KittyIntl) June 26, 2022

CryptoKitties 迷戀貓可謂 NFT 的始祖甚至是起源。CryptoKitties 於 2017 年 11 月 28 日正式上線營運,是一款基於以太坊(Ethereum)上的智能合約遊戲。由溫哥華 Axiom Zen 的工作室 Venture Studio 製作完成。簡單來說,謎戀貓就是一款類卡牌遊戲,每張卡牌上的貓花色、基因都不同,玩家可以用加密貨幣購買收藏,也可以轉賣。每個玩家買下之後,是可以完全擁有這隻加密貓的,你可以購買、出售甚至是馴養其後代。CryptoKitties 後來也不斷發展,在以太坊遊戲包括 DecentralandKotoWarsHeaven.cat 等平台上使用。 迷戀貓曾經迅速走紅,成爲市場主流,令 NFT 大行其道;也經歷過身價暴跌。無輪如何,CryptoKitties 也是經典 PFP NFT 頭像最重要的一員之一。

  • 地板價:10.84 ETH
  • 官網總交易量:69474 ETH
  • 系列最高售價:600 ETH
  • 擁有人數:113430
  • NFT頭像數量:2010854
  • Discord會員人數:43091

5. Doodles

canon pic.twitter.com/urBpe0R5j3

— doodles (@doodles) July 24, 2022

Doodles 這一系列 NFT 的 Doodles 由 Burnt Toast - Scott Martin 繪製,正式推出之前,Scott Martin 早就曾為 Google、WhatsApp、Snapchat 等大企業繪圖。Scott Martin 喜歡以色彩昇華作品,這也是 Doodles 呈現出粉彩世界的原因之一。《Doodles》10,000 個 NFT 由 265 種不同的髮型、衣著、五官、配件等隨機組成,當中有 62 個 Doodles 是由 Burnt Toast 親自繪製而成,繽紛的風格令人聯想起兒時收看的卡通小品。

DappRadar 網站統計,Doodles NFT 總交易量超過港幣 4 億。2022 年 1 月 5 日,著名 NFT 收藏家 Pranksy 以 296.69 ETH(約94萬美元)購買了金猴  Doodle #6914,創下系列的最高交易紀錄;同月12日,在 Twitter 發文表示持有 99 個 Doodles NFT。Doodles 這 NFT 頭像的極高交易量可歸究於項目以社區為本、營銷團隊角色分明。據 Nansen 網站數據,103 名擁有 Doodles NFT 的資深收藏家之中,只有 20 人在公開發售後曾轉售,可見 Doodles NFT 收藏價值非凡。有興趣的讀者亦可留意由同一團隊所推出的全新 NFT 系列 Space Doodles

  • 地板價:13 ETH
  • 系列最高售價:296.69 ETH
  • 擁有人數:5996
  • NFT頭像數量:10000
  • Discord會員人數:40047

6. Hashmasks

Hashmasks camouflage pic.twitter.com/MfXRABzOEz

— Hashmasks (@TheHashmasks) July 24, 2022

Hashmasks 這 NFT 頭像最初由全球 70 多位藝術家共同創作,發行了 16,384 個獨一無二的數位頭像,一樣的人像卻由眼睛、面具、膚色、手持物品、風格五大元素組成,是更偏向數位藝術品的 NFT 項目。

Hashmasks 最引人入勝的地方,是同時發行了另一種應用型代幣「Name Change Token」(NCT) ,NFT 持有人每次可以使用大約 1,830 個 NCT 代幣,為自己的 NFT 命名或更改名字。最後每個 NFT 將會有一個由收藏家命名的專屬名稱,這等同於與藝術家共同完成這個 NFT。要取得 NCT 代幣,買家在購買 NFT 當下,就會先透過空投獲得 3,660 顆,然後每持有 Hashmasks 這  NFT 頭像多一天,就可以賺取 10 顆 NCT 代幣。重點是,這個 NCT 代幣的總數固定在 27,327,298 顆,而且十年後將不再生產新代幣。因此,這些 NCT 只會不斷被銷毀耗掉,直至市場上不再流通。

  • 地板價:0.84 ETH
  • 官網總交易量:224000 ETH
  • 系列最高售價:420 ETH
  • 擁有人數:5141
  • NFT頭像數量:16384
  • Discord會員人數:5015

亞洲區的 NFT 頭像熱潮

PFP NFT 頭像捲席全球,在香港、台灣等亞洲市場也有部分發展迅速的知名 NFT 項目,卻更講求明星加持或明星策劃。NFT 頭像由純粹的 PFP 圖片頭像,演變成與歌手藝人掛勾,講求情感聯結、帶貨實力、實際權益的虛擬藝術。以下是 7 個在亞洲爆紅的 PFP NFT 頭像系列:

1. Phanta Bear

周杰倫加持的 NFT 頭像 Phanta Bear 是他旗下品牌「PHANTACi」與區塊鏈娛樂平台 Ezek 聯乘推出的首個小熊造型 NFT 項目,限量 10,000 隻,每枚 NFT 售價 0.26 枚以太幣。2022 年 1 月 1 日開售當日僅 40 分鐘便售罄,按照開售每枚以太幣美元兌換價約 US$3,800 計算,全部 NFT 總成交額達一千萬美元。二手市場價格方面,一度由 mint price 飆升至近 8 個以太幣,以市價每個 ETH 2500 美金計算,即每個 Phanta Bear 的最近消費就接近有 15 萬港幣。雖然早陣子地板價跌至 2.1 ETH,2022 年 1 月 27 號資料顯示,交易量一度跌至 37 位,跌幅為 62.42%,但整個系列總交易量已有 2.8 萬 ETH,即近 5.4 億港幣。Phanta Bear 的交易總量更一度超越 Bored Ape Yacht Club 登上 24 小時藝術品區榜首。

Phanta Bear 同樣不只是單純 PFP NFT 頭像,更是買家進入 Ezek 元宇宙娛樂平台的通行證。官網介紹,Ezek 現正著力在 Metaverse 元宇宙世界打造虛擬演唱會,以及開設專屬俱樂部,Phanta Bear NFT 亦將成為演唱會門票。Phanta Bear NFT 持有人包括:陳冠希、林俊傑、五月天阿信等。2022 年 2 月,Ezek 平台宣佈 PhantaBear 將與知名 DJ Steve Aoki 合作推出全新 NFT 企劃 Got Bear Got WL。官方表示,PhantaBear 擁有者可以直接獲得全新 NFT 項目的白名單,未知會否再次創出亞洲甚至全球創最高交易記錄?

  • 地板價:1.44 ETH
  • 系列最高售價:148 ETH
  • 擁有人數:5418
  • NFT頭像數量:10000
  • Discord會員人數:41163

2. Alpacadabraz

Alpacadabraz,又稱羊駝,是討論度極高的台灣團隊 NFT 頭像項目。繼 2D 像素的羊駝 NFT,來到 2022 年月正式推出 3D 版本,一共 19,969 隻,鑄造價是 0.96 枚 ETH。當中 9,669 隻是免費鑄造給 2D 羊駝的持有人。相較一些台灣以至亞洲的 NFT 頭像項目,主力靠著明星效應,Alpacadabraz 羊駝 NFT 選擇走穩紮穩打路線。羊駝項目大使發言人 William Tsai 接受台灣 YouTuber 訪問時指出,除了遊戲開發,NFT 關鍵在於「社群共識要做得很好」,讓持有人不管如何都會守住 NFT 不會賣。羊駝一星期會舉行最多三次 AMA (Ask Me Anything) 直播,溝通頻繁且透明,項目方 Cryptopunks 跟藝人也會有頻繁互動,台灣社群管理方面也即時提供中英翻譯。

Alpacadabraz 亦極度注重長遠發展,早在 NFT 頭像地板價還在 0.069ETH 時,團隊就在 Sandbox 大量投資地產,決定在未來元宇宙打造羊駝的世界,朝 P2E 方向前進。直到現時,Alpacadabraz 擁有 36 塊土地。Alpacadabraz 也已取得知名元宇宙遊戲與美術開發商 LandVault 的長期合作,又雇用了三位全職體素 (Voxel) 設計師來開發 The Sandbox 的土地規劃與活動,當中還有曾為 Final Fantasy 工作的團隊設計遊戲。Alpacadabraz 這羊駝NFT的持有人包括有:知名 NFT 收藏家 Pranksy、NBA 球星 Frank Ntilikina、Snoop Dogg;台灣演藝界則有王陽明、任容萱、陳零九等等。

  • 地板價:1.48 ETH
  • 官網總交易量:8448 ETH
  • 系列最高售價:135 ETH
  • 擁有人數:4331
  • NFT頭像數量:96669
  • Discord會員人數:209995

3. Monkey Kingdom

Monkey Kingdom 是香港的 PFP NFT 頭像項目。2021 年 11 月 27 日,利用 Solana 區塊鏈,推出首批 2,222 個 Wukong 像素 NFT。這齊天大聖孫悟空的 NFT 頭像是受《西遊記》故事所啟發,而動物頭像風潮的歷史背景、團隊宣傳和名人效應、資產流動性高和定價合理,是 Monkey Kingdom 成功的三大原因。根據 NFT 平台 Magic Eden 資料顯示,截至 2022 年 2 月 17 日,目前有 217 個 Monkey Kingdom 待價而沽,地板價是 28 SOL,一款平均盛惠 59 SOL,總交易量為 78042.35 SOL。

  • 地板價:28 SOL
  • 官網總交易量:26400 SOL
  • 系列最高售價:50 SOL
  • 擁有人數:998
  • NFT頭像數量:2222
  • Discord會員人數:26727

4. Bunny Warriors

Bunny Warriors 這 Pixel 繪製的兔子 PFP NFT 頭像,團隊同樣來自香港。NFT 項目使用 Solana 區塊鏈,在 2022 年 1 月 2 日推出首批 NFT 後,在香港引起極大迴響。除了動物頭像和團隊宣傳,Bunny Warriors 被認為是最能靠可愛兔子造型打入女性市場的 NFT 頭像之一。根據 NFT 平台 Magic Eden 資料顯示,截至 2022 年 2 月 13 日,目前有 1,281 個 Bunny Warriors 待價而沽,地板價是 1.05 SOL,一款平均盛惠 1.4 SOL,總交易量為 16163.85 SOL。

  • 地板價:1 SOL
  • 官網總交易量:16163.85 SOL
  • 擁有人數:2800
  • NFT頭像數量:6666
  • Discord會員人數:8093

5. YOLO Cat

歌手陳零九攜手 Fomo Dog Club,於 2022 年 1 月 9 日公開發售名為 YOLO Cat 系列的 NFT。首波販售的 268 隻卻在開賣前一分鐘完售,社群廣泛討論,當下主理人和 YOLO Cat NFT 官方卻沒有即時對事件作出回應,惹來爭議。團隊最後補償合共約 7 萬美元的 gas fee 給未鑄造成功的用戶,以及補償免費抽 3 個 YOLO Cat NFT。現時的第二輪拍賣,官方將原本白名單先 mint 的方案更改為「先公售,後白名單」,從而比較容易通過觀察變化,找出合約真偽。

  • 地板價:1.25 ETH
  • 官網總交易量:981 ETH
  • 擁有人數:394
  • NFT頭像數量:999
  • Discord會員人數:11275

最後兩個亞洲 PFP NFT 頭像,分別是由香港明星陳冠希和余文樂親自領軍策劃。兩位歌手藝人的身份、各自在潮流界的影響力不時被外界比較,如今短時間內先後踏進 NFT 市場,推出 PFP NFT 頭像,相信也會讓各自粉絲和 NFT 迷引頸以待。

6. Zombie Club

余文樂(Shawn Yue)一向是 NFT 資深玩家,如今由收藏家變創作者,與團隊研究一整年後,正式推出 「Zombie Club」NFT 系列。官方表示 NFT 項目旨在成為去中心化智庫組織(think tank),打造區塊鏈與元宇宙的未來。

早前,余文樂也在個人 Instagram 發佈了 6 個 Zombie Club 角色,包含了殭屍、科學怪人、狼人、忍者、獨眼怪人、魔人等 NFT 造型,設計細節用心。Zombie Club 的 mint price 也呼應著他的 Instagram 帳戶,定價為 0.666 ETH。若果整個系列 6,000 個 NFT 如全數售出,將會帶來帳面近 9,800 萬港元。Zombie Club 官網尚未正式發佈 Roadmap,但余文樂早已涉獵遊戲、潮流等不同範疇的經演,也有背後團隊運作和支持,一切條件都有利於長遠發展。另外,長居台灣的余文樂也與當地的區塊鏈媒體 Block Tempo 達成合作,送出 66 個白名單份額供社群抽獎

6. 2426C

NVLPE Series Collection 01》是陳冠希(Edison Chen)策劃的 NFT 項目 2426C,一共 8,888 件作品的首個 NFT 系列。NFT 項目由八組不同領域的藝術家和創作單位組成,例如:Heart NFT x Emotionally Unavailable、Dr.Woo 、James FauntleroyXIN YU、CLOT、EDC x EGRA、Sandra Jockus 以及 Objective Collectibles。其中要數 ALIENEGRA NFT 最讓人留意,作品靈感來自陳冠希經典的白眼頭像,配合不同荊棘迷彩,是非常 Clot 的自家元素。《NVLPE Series Collection 01》這 NFT 系列在 2022 年 2 月 14 日預售,2 月 15 日正式公開發售。

全球十大身價最高的作品

PFP NFT 頭像外,市場上還有由不同 NFT 藝術家創作,各種形形式式的 NFT 作品,包括 Beeple 的 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CROSSROAD、HUMAN ONE 等等。而在 Pak 的 Clock 於 2022 年 2 月 19 日以 4,242 ETH(約 5 千 270 萬美元)由 AssangeDAO 投得,升上最貴 NFT 排行榜第 3 位後,Larva Labs 的 CryptoPunk #5217 跌出第 10 位。但 CryptoPunks 這 NFT 頭像,依然在最貴最十強中佔有 3 個席位,足見其 PFP NFT 始祖的地位。截至 2022 年 2 月 17 日,以下是全球 10 大最高售價的 NFT作品:

排名 作品 藝術家 售價(百萬美元) 成交日期
1 The Merge Pak $91.8 2021年12月2日
2 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 Beeple $69.3 2021年3月11日
3 Clock Pak $52.7 2022年2月9日
4 HUMAN ONE Beeple $29 2021年11月9日
5 CryptoPunk #7523 Larva Labs $11.8 2021年6月10日
6 CryptoPunk #3100 Larva Labs 7.7 2021年3月11日
7 CryptoPunk #7804 Larva Labs 7.6 2021年3月10日
8 CROSSROAD Beeple 6.6 2021年3月11日
9 A Coin for the Ferryman XCOPY 6 2021年11月4日
10 OCEAN FRONT Beeple 6 2021年3月22日

資料來源:Wikipedia、The Crypto Times

以上評論為擇文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網站立場,且亦不會承擔因任何不準確或遺漏而引起的任何損失或損害的責任(不管是否侵權法下的責任或合約責任又或其他責任)。股票價格可升可跌甚至變成毫無價值,投資者須注意投資涉及風險。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怎麼去擁有一道彩虹?與五月天聊 NFT – UNWIRE.PRO

0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怎麼去擁有一道彩虹?與五月天聊 NFT – UNWIRE.PRO

新聞內容如下:

怎麼去擁有一道彩虹?

五月天阿信的《知足》,透過悅耳的旋律,優美的歌詞,訴說世上很多東西留不住,沒法擁有,我們應該知足,從而獲得快樂。

本文既非樂評,也不是心靈雞湯,而是想認真地斟酌,人類有沒有可能「擁有」彩虹。

怎麼去擁有雨水

如果問題說的不是彩虹,而是雨水,答案就變得很簡單。三歲小朋友都懂,拿個瓶子盛著不就好了。

想深一層,遠古的人類沒有瓶子和其他容器,曾經沒法盛載液體。沒有瓶子這項發明,人類就沒法擁有、儲存、運送、轉手液體。1965 年,太古透過購入荔枝角的裝瓶廠,進軍可口可樂裝瓶業務;1983 年,又增設鰂魚涌裝瓶廠。至於 1991 年開設的沙田裝瓶廠,雖然樓高 18 層在港人眼中普通得很,卻是全世界最高的裝瓶廠。[1]

營運一家飲料公司,飲料當然是主角,但沒有瓶子,就沒法「擁有」飲料以及一系列衍生的商貿,太古清楚這個道理,切入飲料市場不走飲料研發路線,反而集中裝瓶和物流服務,從專營可樂開始,把太古可口可樂發展成龐大的業務。

瓶子的歷史太久遠,早就變成理所當然。但如果要擁有的是「創意」呢?就只能是在近代發明了商標、專利和著作權等概念,再透過國際法落實,才讓擁有它變得可能。看到金拱門就想起漢堡包,看到打勾就知道球鞋有品質保證,看到蘋果就認定是最高端的手機,原因當然是這些公司管理完善、研發尖端,但要是沒有商標法,經營得再好,都沒法做到以上效果。商標,是品牌的瓶子。

瓶子的發明讓擁有液體變成可能;知識產權的發明和落實,讓擁有創意變成可能。只要我們願意退後一步去看人類歷史,就有理由相信,今天看似絕不可能被擁有的事物,隨著科技發展和國際共識的演進,有可能成為事實。擁有彩虹並非不可能,至少不是空談。

契機就在於,NFT。

NFT 是五糧液瓶子

NFT 的原理常常顯得艱澀難懂,但歸根結柢,它就是個容器。只不過,相對於盛載液體,NFT 更加海納百川,可以盛載任何東西;從內容到域名,從門票到房子,從歷史到文化,純粹視乎使用者如何演繹,社會是否認可並圍繞它形成共識。

經常有討論說 NFT 為甚麼那麼值錢,有人堅持那是貨真價實,有人直指那是炒作甚至騙局。我卻認為,問題打從一開始就捉錯用神,就如問瓶子為甚麼那麼值錢,卻不去搞清楚瓶子盛的到底是蒸餾水,還是五糧液。

慢著,真的只是這樣麼?又不完全是,正如以上提到,瓶子有價。說起五糧液,上週我到財科暗戰章濤的辦公室作客打邊爐,席間有位賓客嗜酒,好客的章老闆拿出珍藏的五糧液招待,我因而享用了一小杯,和獲得一個冷知識——原來單是那個五糧液的瓶子,在國內也能賣個五百元;原因不贅,你懂的。

雖然理論上得知道瓶子盛著甚麼才知道價值,但畢竟那只是理論,大部分人其實並沒有那麼會品酒,但辨別五糧液、1982 年 Lafite 的瓶子,卻簡單得多。

NFT,正是那個五糧液瓶子。而且這個瓶子才剛剛發明,它的新鮮感又提供了另一層溢價。

擁有的八種功能

擁有是為了使用,已經成為古早的概念。對於數位內容和無形概念,是否擁有和能否使用不一定掛勾;甚至應該說,兩者脫勾才是常態。即使是有形資產,隨著共享經濟越益發達,按次按量使用也越來越簡便,擁有再不是使用的前提;比如說,幾下點擊,就有司機專車接送,往往比去停車場取車自駕還要方便。

更多時候,醉翁之意不在酒,擁有的重點並不在使用。隨便一個布袋,都比 LV 手袋好用。書櫃滿滿是書,很多還沒看過。Mirror 的演唱會已經過去,還存著門票。已經住在一個單位,另外又再買了十個。日常生活中,擁有非為使用的例子,數之不盡。

擁有的功能,至少能拆分成八種。

一、隨時隨地,無限使用;比如私家車。這是傳統智慧,但佔比被高估,在物質充裕,貧富懸殊的世界,佔著茅廁不拉屎的情況多的是。

二、個人化、制定方向;如公寓。擁有者可以決定物品的命運,比如房東才能盡情裝修改建;當房東決定收回單位自住,租客只能離開。

三、賺取回報;例如的士牌照、房地產。利用稀缺,向真正的使用者收取費用。

四、投資、投機;如地產、股票、「猴子」[2] 等資產。相對於細水長流的恆常收入,資產本身的價格提升,在通脹年代,動輒數以倍計。

五、炫耀、身分象徵;如名貴手袋等奢侈品。不一定是《叮噹》裡頭的富家子阿福那種霸氣外露,也包括很多廉宜的物品、含蓄的展現,比如作為科幻迷,除了《衛斯理》,也得擁有一套《三體》。

六、轉贈;如飾物。典型的畫面是老太太從首飾箱取出項鍊,珍而重之傳給後人。

七、收集;如球衣。對於營營役役的城市人,球衣用來存,多於用來穿。

八、抖內、應援;如偶像周邊商品。另一個「sad but true」的例子,是電影《樹大招風》裏的花瓶。[3]

物品不同,擁有的功能也不盡相同,而且往往不只一種,比如擁有房地產,就涵蓋以上七種功能——不,應該說全部才對,我忘了現在流行捐地示忠。反過來,擁有權也往往有著邊界,比如擁有一片土地,用途許可的話,可按地積比率建房,但不是想到甚麼就做甚麼,為所欲為。

有時,擁有權可以被拆分,最為人熟悉的是股份制,目的是促進流通。另外又有一些情況,擁有權可以按功能拆分,比如你可以保有資產的法定擁有權(legal ownership),但捐出對應的實益擁有權(beneficial ownership)。

以上太悶蛋,不贅。總之,擁有是社會共識,法律概念,怎樣演繹,如何執行,有百萬種可能,關鍵是要能取得共識。

落實彩虹的擁有權

回到本文的主題,斟酌擁有彩虹是否可能。

當然,彩虹沒法被握在手中,放進口袋,但那不代表就不能被擁有,畢竟知識產權也是無形的,更別說即使傳統如黃金,擁有者往往也不會真的拿著實體金條。我們要問的其實是,彩虹的擁有權假如存在,想要達到哪些具體功能。

且讓我們假設,社會對「擁有彩虹」的共識是第一個發現這道彩虹,拍下清晰的照片,連同位置、日期、時間、拍攝裝備、解析度等各種元資料,註冊到「彩虹帳本」,同時像「星之子」 [4] 般為彩虹命名。

對比以上可以發現,彩虹的擁有權在八種功能裡面佔了五種,包括投資、炫耀、轉贈、收集、應援。你或許會說即使五種功能加起來你都沒興趣,說實話,我也沒有。然而,一兩個人怎樣看並不重要,世界上很多事情都不是我的菜,包括名錶與紅酒,卻都是極龐大的產業。

顯然,「彩虹帳本」最好是跨國的,免除國際公約,如果它還能供開放讀取,甚至不能竄改,就更理想。這些概念似曾相識,是的,正是區塊鏈的幾項特性,也是為甚麼建基於區塊鏈的 NFT,特別適合用作數位內容以及無形概念的載體。

說穿了很兒戲,NFT 只不過是一張憑證,但這種憑證的特別之處在於開放讀取、不可竄改,而且無大台管理,不從屬於特定國家政府。彩虹 NFT 就像土地註冊處 [5],不過處理的不是土地不是房屋,而是彩虹;管理的不是政府,而是區塊鏈;見證交易的不是律師,而是礦工與驗證人。

當然,彩虹也好星星也好,都不過是例子,想帶出的是,當一種事物或概念的擁有權對世界有裨益,或有足夠大的利益瓜葛,人類和市場自然會找方法去實踐它;而 NFT 這個萬用瓶子,有助實現數位內容與抽象概念的擁有權。

不是有了 NFT 就能擁有,而是當人類有意落實一種概念的擁有權,可以透過區塊鏈形成共識,以 NFT 作為載體去實踐。

p.s. 如果我愛上你的笑容,要怎麼收藏要怎麼擁有?

NFT?傻的嗎,牢牢壓在心底就好,你早就擁有了,誰都沒法奪走。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掌握ESG趨勢,中華電信攜手Jcard推出無塑NFT,趣味設計鼓勵大眾落實環保! – Knowing

0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掌握ESG趨勢,中華電信攜手Jcard推出無塑NFT,趣味設計鼓勵大眾落實環保! – Knowing

新聞內容如下:

近幾年隨著ESG(環保、社會責任與公司治理)概念的崛起,企業們紛紛開始投入環保愛地球的行列,台灣電信龍頭中華電信日前特宣與亞洲首選 NFT 平台「 Jcard 這咖」合作,發行「5G 無塑日 NFT」,期望能集結整個企業的力量,鼓勵社會大眾能與中華電信團隊一同落實環保概念與實際行動。

中華電信發行的「5G 無塑日 NFT」 是 Jcard 繼 FORESTABLE 後,第二個 ESG 類型的 NFT。FORESTABLE 是台灣新創服飾品牌,在購買服飾時可獲得一張相當於 25KG 碳排放量的碳權 NFT,是把碳權結合實體衣著消費的創舉。而此次「5G 無塑日 NFT」共推出六種虛擬角色頭像 NFT,並結合無塑指數測驗,讓買家可以根據測驗結果,獲得相應的虛擬角色頭像 NFT 收藏品。

中華電信郭水義總經理表示,發行中華電信5G無塑日系列 NFT,是希望在Web3.0的科技潮流下,以線上強大的5G科技連結、創造廣傳口碑,搭配線下實體應用宣導,以虛實結合方式打造更多元且全方位的無塑新生活,提升大眾的環保認同。讓環保無塑的概念深植大家心中,且可積極落實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DGs)的第13項氣候行動、第14項保育及維護海洋資源、第15項保育與維設陸地生態,以及第17項促進目標實現的全球夥伴關係等。

此次企業透過 NFT 發起環境永續發展的社會責任,除了再次證明 NFT 是很好的數位載體外,也改善市場對於區塊鏈產業耗能的印象。思偉達創新科技暨 Jcard 這咖營運長王韵婷表示,此次「5G 無塑日 NFT」讓藏家能為環保、環境維護盡一份心力的同時,也能透過小測驗獲得互動趣味性。收藏品共分為「你有塑嗎」、「瓶凡人」、「袋言人」、「管長」、「膜特兒」、「盒事佬」、「塑人」等七個系列,透過取名的意義,讓一般人與企業開始接觸數位無實體化紀念品的第一步。您有多瞭解環境保護對我們未來的重要性呢?就從「5G 無塑日」開始吧!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同場故宮珍寶展出 Chaebol交易所旗下NFT精品化里程碑 – Yahoo奇摩新聞

0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同場故宮珍寶展出 Chaebol交易所旗下NFT精品化里程碑 – Yahoo奇摩新聞

新聞內容如下:

國際NFT交易平台CHAEBOL旗下NFT登上元宇宙平台『GOXR』3D展間,與故宮國寶、阿聯酋電信、朱銘美術館同場展出。Chaebol團隊發言人Loris表示,元宇宙展間的沈浸式體驗,深深考驗作品的精緻度,此次能與故宮國寶一同登上『GOXR』3D 展間,是對旗下NFT價值的最大肯定。

宏達電前執行長周永明創辦的『GOXR』元宇宙3D展間,目前展出作品都是高級水準的頂級藝術品,包括曾在國際拍賣創下單件8224萬台幣天價的國際雕刻大師朱銘作品及無價的世界珍寶故宮國寶,現在與兩大珍品同時登場展出的NFT就是來自新竄起的國際NFT交易所CHAEBOL旗下NFT。

過去NFT界有一句嘲諷的話『賣得掉叫NFT,賣不掉叫JPG』,用以形容創作水準不高的NFT充斥市場。Chaebol團隊發言人Loris表示,作為一個國際NFT交易平台,CHAEBOL致力於推動NFT精品化,這次登上『GOXR』3D 展間與無價的故宮精品及朱銘大師作品同場,是NFT世界的一個里程碑,使CHAEBOL團隊非常興奮。

CHAEBOL是一建構於區塊鏈上的跨世代高效NFT新平台,透過區塊鏈技術打造一個數位藝術品與蒐藏品的自由市場。這次登上『GOXR』元宇宙3D 展間的NFT是CHAEBOL平台上的頂級精品NFT「Étoilé 」、亞洲第一藍籌項目「BIBOVERSE 」及全台第一個元宇宙社群「LIONDAO NFT 」。藝術無價,在金融利益掛帥的商業時代裡,NFT將成為重啟文藝大復興新時代先行者。

Loris強調,在CHAEBOL平台上用戶可自由瀏覽、購買以及拍賣交流市場熱門 NFT,並且結合實體藝術品競價拍賣,達到線上與線下的無縫連結,藉由簡單直覺的流程設計,打造最適合區塊鏈新手參與的NFT交易平台,同時支援ETH、BSC主鏈之NFT,未來也將串接其他高效能主鏈,降低手續費、提升運行效率,帶給用戶最佳的交易體驗。除拍賣外,還多藝術品鑑價、第三方認證、還可以將藝術品NFT質押借貸、活化資產、還有平台幣的分潤共享機制。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NFT急速退燒,騰訊的數位收藏平台不到一年收攤!放棄Web 3夢想了?|數位時代BusinessNext

0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NFT急速退燒,騰訊的數位收藏平台不到一年收攤!放棄Web 3夢想了?|數位時代BusinessNext

新聞內容如下:

數位資產在中國剛火不到半年,就迎來了第一次洗牌。

據《界面》報導,騰訊正計劃在本週裁撤「幻核」業務。騰訊幻核是騰訊旗下的數位藏品平台,上線於2021年8月,至今尚不滿一年。幻核隸屬於騰訊PCG,是該部門的創新業務。

根據《華夏時報》,幻核方面向記者表示:我們並未收到相關通知,目前運營一切照舊。目前在籌備App全新版本,和升級舊藏品體驗,新藏品的發售會延後。不過,幻核方面也並未否認,幻核是否會被裁撤,也並未向記者表示該消息為「謠言」。

即使騰訊真的裁撤「幻核」業務,也並不代表騰訊完全放棄區塊鏈。 業內推測,至少「幻核」所依託的至信鏈仍將正常運營。至信鏈基於騰訊雲而生,是由騰訊、中國網安、楓調理順聯合建設的區塊鏈平台,目前已經為新華社、人民文創、北京市文物局和中央廣播電視總台等多家單位提供區塊鏈服務。

東西賣不出去,泡沫破了

中國的NFT熱潮起源於2021年6月,當時支付寶聯合敦煌美術研究所發布了兩款NFT皮膚,價格一度被炒到了100多萬。

兩個月後,騰訊上線了NFT發售平台「幻核」App,後來出於合規考慮,將NFT的叫法更名為「數位藏品」。

幻核很快成為了國內最大的數位藏品平台之一。自從去年12月底新華社發布首套數位藏品,NFT被官方承認,數位藏品熱度便在春節後開始攀升。一個數據顯示,今年2月,國內數字藏品平台不超過100家。截止7月,國內上線的數位藏品平台已達681家。

 

然而,從四五月份開始,市場情緒從非常亢奮的狀態開始轉向悲觀。「從大家的聊天可以看出來,沒人買了,因為目前無利可圖了。」「數藏艦」主理人黃凱告訴極客公園,「新用戶進來的數量正在下滑,平台的數量又在不斷增加的時候,我們就已經明顯的看到一個趨勢,很多平台賣不動了,連大廠也賣不動了。」

根據《界面》報導,在幻核上線之初,首批限量300個的「十三邀黑膠唱片NFT」在1秒內售罄,但近一個月來,幻核的多個數字藏品已經出現了滯銷情況。幻核於6月21日發行的《弘一法師書法格言屏數字臻品》滯銷共計20245件,於6月17日發行的木板水印《十竹齋畫譜》系列共計滯銷8206件。

此前幻核保持著一周一次,甚至一周兩三次的數位藏品上新頻率,而過去兩週幻核App再未發售新的數位藏品。

在二三月份的時候,幻核的銷售情況極好,幾乎推出便立刻售罄。很多購買者覺得,連不知名小平台的產品都能賺很多,那麼大廠旗下的幻核應該能賺更多。如果未來幻核能夠開通二級流轉市場,那麼購買的幻核產品會增值更多。

然而,對大廠的幻想越大,風險越高。「數位藏品能賺的這點錢對於騰訊來說不算什麼。因為監管政策並不明確,騰訊沒有必要冒風險去開通二級市場。」從去年開始做數位藏品解決方案平台的Lucy表示。

隨著海外NFT市場熊市的到來,也影響到了國內市場,「大家覺得有泡沫破裂的風險,而幻核是很堅定地不開設流轉平台。幻核的產品也成了最先賣不動的。」她分析道。

對於騰訊來說,當數位藏品賣不出去,又無法冒著政策的風險開通二級市場提振行情,新業務「走投無路」之時,這個賺快錢的生意,也基本要告一段落了。

「收智商稅」的套路失效,下半場開始了

數位藏品為何會異常火爆?某數位藏品平台主理人阿澤觀察到,早期購買數位藏品的人中,80%的人來自於炒鞋圈、炒茅台圈、炒門票圈的黃牛,「這幫人意識到這是有利可圖的,而且他們手中有很大的用戶群。」這些用戶群以95後為主,男性佔絕大多數,「屬於涉世未深的那一類」。

很快,這引來了黑產的注意,一位網絡安全團隊的成員告訴我們,因數位藏品起初被炒作起來的升值空間,他們監測到,今年3月前後,黑產情報數量也開始爆發。

黑產會實時監控NFT發售平台各大活動的情況,整理成表格,在群里共享,每天更新。進而編寫程序進行搶購,然後再進行倒賣,整個過程暴利且違法。黑產的助推,進一步讓這個領域的炒作更加瘋狂。

很多數位藏品本身沒什麼價值,在審美上也缺乏競爭力。「當下的數位藏品很不健康,很少有人關注它本身是否有藝術價值,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歡或者有收藏價值。只考慮能不能賺錢。」

在某互聯網大廠做數位藏品的一位內部員工孫權看來,大廠做數字藏品也相當於「割韭菜」,「看別人家都做了,自己也琢磨著怎麼從中賺一筆。並沒有想清楚這件事的意義。」

孫權發現,有一些機構會去找數位藏品平台,或者平台會找到他們,彼此商量設計怎樣的玩法,提前透露要怎麼炒作。

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投資者是懷著僥倖心理,以為轉手就可以賺差價。一個並不獨家的徐悲鴻數位墨馬藏品可以賣到單價128元,且發售便秒空。「其實你買的就是一個圖片,很少有版權產品,說白了就是智商稅。沒什麼意義。」

「靠不健康的炒作運作的行業肯定是無法持久。」黃凱覺得,「行業裡的人也希望或者呼籲國家盡可能地保留數位產品的轉贈,同時避免它的金融化,避免它的炒作。這個就要看國家的政策了。就怕這個市場現在被一些小平台玩壞了,國家出來一個一刀切的政策,直接封掉了流轉。那對行業來說將是毀滅性的打擊。」

從官媒的發聲來看,政府機構更希望藉數位藏品弘揚傳統文化,挖掘數位文創的價值,以及回到區塊鏈本身的確權價值等等。幻核的裁撤其實也是對數字藏品過去半年的小結。經歷過此次洗牌,行業或許會回歸數位藏品藝術價值、內涵的討論,「還是要去思考數位藏品到底能給我們帶來什麼。」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非洲藝術家進軍NFT市場重拾話語權:現在由非洲人來向世界說說非洲事 –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0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非洲藝術家進軍NFT市場重拾話語權:現在由非洲人來向世界說說非洲事 –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新聞內容如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NFT數位藝術帶來的諸多好處,也讓世界看見令人驚豔的非洲藝術創作,但是對非洲藝術家而言其實好處不容易拿。個人經濟條件和所在國家等因素,決定了非洲藝術家將作品上鏈時面臨的挑戰種類。

文:何佩佳、盧韋辰

2021年10月,30歲的奈及利亞藝術家奧西納奇(Jacon Osinachi)創造了歷史性高光時刻。他是第一位在佳士得歐洲出售NFT數位藝術品的非洲藝術家,他用Microsoft Word軟體製作的NFT數位創作品,在當時的佳士得拍賣會上賣出了6萬8000美元。

奈及利亞新銳攝影師奧拉希爾(Adisa Olashile)在OpenSea上以0.3 ETH價格出售自己的攝影作品——當地老鼓手Baba Onilu的照片,他同時也在推特上撰文推廣,結果得到熱烈迴響,這組照片替奧拉希爾賺進超過100萬奈拉。奧拉希爾為了表示感謝與履行承諾,他將一半的銷售收入送給老鼓手。這段故事也被奧拉希爾拍成影片並上傳到網路,再次成為社交媒體上的熱門話題。

隨著越來越多類似上述兩段真實又傳奇故事的出現,將NFT販售作品能賺取可觀收入的魅力持續擴大,吸引許多非洲藝術家/創作者紛紛開始進行數位藝術創作。除了賺錢目的,也有非洲藝術家或團體將NFT數位藝術品當作宣傳手段,宣揚自身文化中的卓越成就。

NFT風潮不僅為非洲藝術交易市場帶來變化,也讓非洲藝術家/創作者看到了機會與挑戰。(以下以「非洲藝術家」一詞為代表,泛稱非洲藝術家/創作者兩種身份。)

NFT帶給非洲藝術家的機會

藝術品市場由一級市場和二級市場組成,其中的差別大略定義為:一級市場是產品第一次進入市場的渠道,例如畫廊、藝文中心,產品在這裡被初次定價;產品再次流通的渠道是二級市場,例如拍賣行,拍賣價格取決於作品的經濟價值。

傳統藝術品市場沒辦法給非洲藝術家的,NFT交易平台可以。譬如每當作品被出售或易手時,原創者能獲得一定比例的收入。即使作品越來越受歡迎又價值激增,原創者也不會被排除在外。另外,如果非洲藝術家有專業團隊協助經營與行銷NFT數位藝術品,他的影響力也會持續擴大,有助於建立國際社群,吸引更多人對其作品產生共鳴。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留下NFT 就燒掉實體畫!英國藝術家在1 萬幅裡將物理焚毀4851 幅畫作 – 動區動趨 BlockTempo

0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留下NFT 就燒掉實體畫!英國藝術家在1 萬幅裡將物理焚毀4851 幅畫作 – 動區動趨 BlockTempo

新聞內容如下:

淨資產達 3.8 億美元的英國最有錢藝術家之一 Damien Hirst 在 2016 年創作 1 萬幅油畫,並在去年創立 NFT 項目「The Currency」,將 NFT 與實體畫作掛鉤,要求買家必須選擇留下 NFT 還是實體畫作。Damien Hirst 在 27 日宣布結果,有 5,149 幅實體畫作將留下, 4,851 幅實體畫作將被燒毀。
(前情提要:Game Space宣布向「Steam 10億用戶」空投NFT!能吸引傳統玩家玩GameFi嗎?
(背景補充:藍籌NFT復甦領頭羊?CryptoPunks地板價2個月來首突破10萬美元

據《Cointelegraph》報導,從今年 9 月起,前往參觀英國藝術家 Damien Hirst 在倫敦私人博物館的訪客,將可看到他創作的 1 萬幅油畫中的一部分,這些油畫是他在 2016 年創作,並在去年與他創立的 NFT 項目「The Currency」掛鉤。

買下這些地板價達 2,000 美元 NFT 的買家,必須選擇保留 NFT ,或用 NFT 換取實體畫作,選擇保留 NFT 版本數位畫作的話,原始實體畫作將被燒毀,做出決定的截止日期是 7 月 27 日。

而在截止日過後, Damien Hirst 在推特上宣布的結果是:

The Currency

這一年是過度繁榮!成長得太快了,而我們必須做出決定:選擇留下 NFT 還是實體畫作?最終數字是:5,149 個實體畫作和 4,851 個 NFT(這意味著我將不得不銷毀 4,851 個相應的實物畫作)。

The Currency

The year is over boom 💥 that was quick! and we have all had to decide: NFT or physical? The final numbers are: 5,149 physicals and 4,851 NFTs (meaning I will have to burn 4,851 corresponding physical Tenders). pic.twitter.com/xCUJ0gviZ0

— Damien Hirst (@hirst_official) July 27, 2022

這些實體畫作,將在 9 月 9 日開始被燒毀,最終在 10 月中旬的倫敦 Frieze 周活動期間實現全部燒毀。針對此結果,Damien Hirst 表示「這個領域太令人興奮了,而且是我最不了解的領域,我喜歡這個 NFT 社群,它讓我大吃一驚」。

Damien Hirst 在推特上表示:

我不知道未來會怎樣,NFT 或實體畫作會更有價值還是更沒價值,但這是藝術!樂趣是這旅程的一部分,也許是整個項目的重點,即使過了一年,我覺得旅程才剛剛開始。

我已經學到了很多東西,而這才一年,我很自豪能夠創造出一些充滿活力、瘋狂和啟發性的事務,並成為一名旅客(與 The Currency 的所有其他參與者一起),並幫助建立一個夢幻般的社群。

I have already learnt so much and it’s only been a year and I am so proud to have created something alive, something mad and provocative and been a passenger (along with all the other participants in the currency) and to help build a fantastic community on @HENI.

— Damien Hirst (@hirst_official) July 27, 2022

The Currency 銷售狀況

The Currency 的最初發售在 NFT 交易平台 Heni 上進行。據 Heni 數據顯示,2021 年 8 月和 9 月,在該項目正式啟動後,銷售額一度大幅飆升,甚至還曾在去年 8 月 15 日成為 OpenSea 的最熱銷 NFT;然而,隨著加密貨幣市場整體崩盤,最近幾個月該項目交易額大幅下滑。

The Currency 藝術品的最高售價為 176,779 美元,平均售價為 21,078 美元,最近的一次拍賣是發生在 7 月 28 日,售價為 8,708 美元,該系列的總成交額為 8,933 萬美元。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籌備10年卻拍不成的電影,靠NFT起死回生!好萊塢如何吸引新世代?|數位時代BusinessNext

0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籌備10年卻拍不成的電影,靠NFT起死回生!好萊塢如何吸引新世代?|數位時代BusinessNext

新聞內容如下:

好萊塢擁有完整電影產業鏈,但在一片劇本海中,難免有遺珠之憾,然而現在這些被埋沒的作品,將有機會靠 NFT 重新翻身。

《MIB 星際戰警》(Men in Black)導演 Barry Sonnenfeld 的另一部作品《Dinosaurs vs. Aliens》(暫譯:恐龍大戰外星人),相關劇情構想已完成 10 年之久,卻遲遲無法被拍成電影,近期竟有機會靠著 NFT,重燃躍上大螢幕的希望。

講述完整故事,讓投資者對 NFT 更有感

《恐龍大戰外星人》劇情講述史前時代外星人入侵地球後,與恐龍發生的戰爭。它具備所有商業電影可能成功的元素,包含吸睛的題材、由漫畫改編的既有觀眾群,加上有大咖導演、攝影師執導,卻一直無法進入下一步。 Barry Sonnenfeld 遺憾表示:「我真的很喜歡這個劇本。」

去年,《恐龍大戰外星人》漫畫出版商 Liquid Comics 創辦人Sharad Devarajan 找上 Barry Sonnenfeld。他希望與製作公司 Orange Comet 合作,將此劇本透過 NFT 拍成電影。

Orange Comet 是一間 NFT 娛樂公司,它做的 NFT 作品並非只是靜態圖像或 GIF,而是有一套完整的故事。目前它在體育、電影和電視、甚至房地產類別約有 55 個 NFT 項目正在進行中,也與好萊塢和許多串流媒體合作,圍繞許多 IP 做 NFT。

然而,Orange Comet 不滿足於此,執行長 Dave Broome 有更大的願景,他希望有自己原生的 IP,並進而拍成電視節目或電影,而《恐龍大戰外星人》是該公司近期製作的測試案,預計於 11 月上架 NFT。Broome 補充:「因為我們在 NFT 中真的講了個故事,能夠為粉絲們提供真正像定制的收藏品,而不是像有些只是讓收藏者看著無聊、飢餓、疲倦或憤怒的猴子。」Orange Comet 希望透過完整故事,佔領整個娛樂市場並試著將其融入 Web 3,也成為好萊塢未來在 NFT 領域構建 IP 的首選。

透過參與故事走向,一圓觀眾導演夢

Dave Broome 早期為電視製作人,在投入 NFT 領域前,也是經過一番拉扯。他曾在美國製作過真人秀《減肥達人》(The Biggest Loser)、《終極馴獸師》(Ultimate Beastmaster)等人氣節目,因此他掙扎著「為何要犧牲培養數十年的專業,去做陌生的 NFT 領域?」隨著 NFT 慢慢主宰了流行娛樂文化後,Broome 轉念一想,好萊塢明明擁有最好的創意,「那我們怎麼可以缺席這場戰局?」

從 Orange Comet 曾負責製作的影集《陰屍路》(The Walking Dead)NFT 領域的製作,則可一窺該公司的操作。其透過《陰屍路》角色和受該劇場景啟發的原創動畫,賣出了 1 萬件相關作品,販售價格從 50 美元到 250 美元不等,進帳約 1,500 萬美元(約新台幣 4.48 億元)收入;4 月中上市的主角群之一 Daryl Dixon 的機車相關作品,在 7 分鐘內就售罄,共進帳 130 萬美元(約新台幣 3,380 萬元);Orange Comet 另還販售「Walker Access Passes」,持有者將獲得一系列獨家福利,包括未來購入 NFT 的優先權、搶先看結局及進入《陰屍路》虛擬世界的資格。

目前《恐龍大戰外星人》電影的前導漫畫只有 96 頁,令許多讀者大喊「吃不飽」,不過也讓這故事有無限想像空間。整個故事未來宇宙觀的走向將是創作者和 NFT 社群間的共識,此舉有望加強觀眾的黏著度,因為所有消費者都將參與製作,而非只是一般觀眾,甚至本來在各大領域的老闆,都可以跨界在同一部劇裡大顯身手,也圓了很多人小時候都有的「導演夢」。

培養觀眾、籌前期資金,NFT 幫電影開新路

恐龍大戰外星人會有長達 10 年的籌備期,主因還是卡在預算。即使故事、導演都很好,但金主最怕還是「賣不好」,導致進度卡關,但若電影可先在 NFT 社群累積大量追隨者,在片商前就能提高話語權。電影先進入 NFT,不只可以提高知名度、觀眾黏著度,甚至可以幫助電影籌措前期資金;另一個好處是透過賦予觀眾權力,導演和片商也就不用再猜讀者到底喜歡什麼口味。

電影在 NFT 上市,也能透過把愛看劇的觀眾和愛買 NFT 的消費者互相串聯,吸引更多新客群。根據 Orange Comet 統計,在《陰屍路》 NFT 的購買者中,75% 的買家從未看過任何一集,但也有 25% 的買家是以前從未購買過 NFT。Broome 說:「透過參與讓消費者真正獲得開心的內容,未來繼續參與我們其他 NFT 上市的機率也就大大提升。」

近期 NFT 在交易市場 OpenSea 銷量暴跌 75%,上月 NFT 社群更首次出現單月交易量低於 10 億美元的情況,不免讓消費者有所顧慮。不過 Broome 認為:「這應該不是壞事。」透過價格下跌,能夠讓更多一般消費者進入社群,也能洗掉不是自家目標受眾的「投資客」,同時還能向電影公司傳遞出 NFT 並非「穩賺不賠」的訊號,在規劃相關商品上要更為嚴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