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 10 月 25日 星期一

NFT NEWS

一場 NFT「陽謀」:價值 400 萬美元的音樂專輯與它的新主人 PleasrDAO

七年前,美國紐約的 Hip-Hop 樂隊 Wu-Tang Clan 創作了其 獨一無二 的專輯《 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 》, 以抗議數字時代音樂的貶值 。沒過多久,這張專輯在被 Martin Shkreli 以 200 萬美元的價格購買之後就陷入了資本主義罪惡的漩渦。當時的 Martin Shkreli 是一位年輕的製藥投機商,喜歡哄擡價格,後來他被判證券欺詐罪而處以 7 年牢獄。 Martin Shkreli 是在 2015 年的一次拍賣會上以 200 萬美元的價格首次拍得了這張專輯。2017 年,Shkreli 被判欺詐罪後, 美國聯邦當局沒收了這張專輯 ,並將該專輯保存在司法部的一個溫控保險庫裏。 現在,這張專輯又在數字藝術和加密貨幣領域重獲新生,以 400 萬美元的價格賣給了一個去中心化自治組織 PleasrDAO , 這個團體雖然成立不到一年時間,但已經因收購高知名度的數字作品而名聲大噪 。比如,2021 年 6 月,DogeCoin (狗狗幣) 原型柴犬的主人 Atsuko Sato 將下圖這張狗狗幣的原型圖片鑄造成了一個 NFT (非同質化代幣) ,並以創紀錄的 1696 ETH (當時約合 550 萬美元) 的價格賣給了 PleasrDAO,之後 PleasrDAO 將此 NFT 碎片化成數十億個部分。PleasrDAO 隨即將該 NFT 碎片化成數十億個部分進行拍賣,將這整張 NFT 圖片的價值推高到了 3.02 億美元。 今年 7 月,位於布魯克林的紐約東區聯邦檢察官辦公室宣佈在拍賣《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專輯時,沒有透露有關買家或價格的細節;檢察官當時表示,這些信息是保密的。 但是 PleasrDAO 在 9 月 10 日獲得了這張專輯的所有權 ,並將其保存在紐約某處的「保險庫」中。PleasrDAO 團隊決定公開慶祝獲得了該專輯,並 宣佈其最終目標是以某種方式使這張專輯能夠更廣泛地被歌迷聽到 ,儘管 前提是該團隊能夠說服 Wu-Tang Clan 樂隊的領袖人物 RZA 及其製片人 Cilvaringz 的同意 。 Wu-Tang Clan 樂隊《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專輯的唯一副本由 Martin Shkreli 在 2015 年以 200 萬美元的價格購買。這個嘻哈樂隊 對該專輯施加了極端的法律限制,以此抗議音樂產業的數字化。例如,唱片可能要到 2103 年纔會商業發行,且不能在大量觀衆面前播放 。 PleasrDAO 團隊成員 Jamis Johnson 將此次購買該專輯描述爲符合了 該團隊收購數字文化標誌性物品的興趣 ,也符合該團隊與許多加密貨幣擁護者的一個共同使命: 將藝術創作從一個剝削性的、過時的經濟體系中釋放出來,並提供一個更公平的經濟體系的承諾 。 Jamis Johnson 在接受視頻採訪時說道:「這張專輯最初是 對尋租中間商的一種抗議 ,這些中間商從藝術家那裏抽走一部分價值。加密貨幣在很大程度上也有着同樣的理念。」 Johnson 表示,通過購買這張專輯,「我們希望由我們把它帶回給人們。我們希望歌迷能在某種程度上參與到這張專輯中來。」 儘管《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早於最近的 NFTs 熱潮,但 PleasrDAO 組織的目標是在數字時代重新找回藝術稀缺的價值,因此 該專輯被視爲了 NFT 的某種先驅 。現年 34 歲、身穿一件印有 Wu-Tang 圖案 T 恤的 Jamis Johnson 說道,「 這張專輯本身就像是元老級的 NFT 。」NFTs 是通過使用區塊鏈計算機代碼來創作的數字物品,這使得 NFTs 無法被複制並能通過區塊鏈來追蹤其來源。 專門從事加密貨幣和 NFT 交易的律師 Peter Scoolidge 參與了此次交易,Peter 表示,爲了將《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這張實體專輯與數字領域聯繫起來, 一枚代表該專輯所有權的 NFT 已經被鑄造,PleasrDAO 組織的 74 名成員共同享有該 NFT 的所有權,因此共同擁有該專輯 。 作爲該專輯的所有者,他們可以聽這張專輯裏面兩張 CD 的 31 首歌曲,查看其刻有圖案的鎳銀盒子,翻看裏面用皮革包邊的羊皮紙書,這些都是整個專輯包裝的一部分。但是, 至少到目前爲止,PleasrDAO 的成員仍然受到 RZA 和 Cilvaringz 最初對 Martin Shkreli 施加的限制條件 ,包括在 2103 年之前 (從 2015 年首次出售算起的 88 年時間) 不能以任何形式向公衆公佈該專輯中的歌曲。 PleasrDAO 有着宏大但不太明確的目標,那就是 讓這張專輯更容易觸及普羅大衆,可能是通過舉辦聽歌聚會或者類似畫廊的展覽,甚至是將這張專輯的所有權擴大到粉絲手中,儘管這將如何實現仍未可知 。 PleasrDAO 的 Jamis Johnson 說道:「我們相信,我們可以對這件作品做點什麼事情, 使它能夠與粉絲和世界上的任何人共享, 理想情況下還可以讓人們擁有它的部分所有權 。」 Wu-Tang Clan 樂隊對於這筆交易的看法尚不完全清楚。《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的起源常常被描述爲主要涉及到該樂隊領袖 RZA (荷蘭饒舌歌手) 和 Cilvaringz (與 RZA 一起構思了該專輯)。RZA 拒絕置評,不過 Johnson 表示, PleasrDAO 一直與 RZA 有聯繫 。 Cilvaringz 的真名是 Tarik Azzougarh,他已經對此次交易表示祝福,並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我們尊重 NFT 的概念,同時希望不違反我們自己的規則。」 當年作爲 Wu-Tang Clan 樂隊顧問的 Cyrus Bozorgmehr 負責這張專輯的發行,併爲此寫了一本書。他最近在接受採訪時表示,PleasrDAO 的理想主義和對顛覆的渴望,可能是該樂隊認可的那種買家。 與此同時,這筆交易的複雜性也反映了一個事實,即加密貨幣仍處於金融主流之外,特別是涉及到與政府機構的交易時。 PleasrDAO 支付了相當於 400 萬美元的 與美元掛鉤的加密貨幣 ,但政府要求標準的美國貨幣。因此,PleasrDAO 通過律師 Peter Scoolidge 向一家 中間商 支付了這些加密貨幣,然後該中間商向美國政府進行付款。Scoolidge 補充說道:「促成交易的中間人方承擔了政府不願意承擔的風險。」 Scoolidge 表示,他的客戶,也就是該中間人,希望保持匿名,而且政府以保密協議爲由,沒有透露這張專輯是賣給誰的,也沒有透露價格。資產沒收方面的專家稱,即使被沒收的物品比政府經常查封的汽車或其他資產複雜得多,對一個公共機構來說,不披露相關拍賣信息也是不尋常的。 可能沒有真正與《 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 》類似的物品來衡量其價格 ,而且這筆出售合同意味着, 任何買家都必須遵守涉及其知識產權的複雜條款 。6 Agency 的 Georgio Constantinou 是爲該專輯尋找買家的專家,他說, 這些限制讓一些財力雄厚的潛在買家望而卻步 。 當被問及這張 Wu-Tang Clan 專輯出售背後的過程時,紐約東區聯邦檢察官辦公室發言人只是說,「美國已經依法處理了該專輯和其出售所得的收入。」 至於 PleasrDAO,Johnson 表示,他們正在花時間考慮如何處理這張專輯,但 他們希望尊重 Wu-Tang Clan 的意願,保護該專輯的價值和排他性,同時找到一種更廣泛地分享它的方式 。 「我們現在的方向,」他說道,「是將它開放給全世界。」

元宇宙、NFT是什麼?一起乘著5G航向浩瀚無垠的「Metaverse」- UDN 聯合新聞網

元宇宙是什麼? 元宇宙的英文是Metaverse,以meta為字根的詞都帶有再詮釋、再轉換、形而上、超越現狀之意,統稱「後設」。以元宇宙來說,就是跳脫虛實定義,將現實世界與虛擬的世界完全結合的新想像。喔不,我不該說是想像,因為2018年電影「一級玩家」已經將它的樣貌描繪出來,而現行科技中,XR已然是通往元宇宙的大道。 元宇宙裡面有什麼? 元宇宙內部的一切都還有待定義,但現在已漸漸有其輪廓。比如,可以透過VR頭盔開啟虛擬世界大門,戴上就進入、脫掉就回歸現實,如此簡單的切換方式,為我們定義「虛實的黏著點」(筆者已不說是界限,因為虛實交互編織的地方太多了)。 當我們、我們的親友、甚至地球上每個人都擁有VR虛擬世界的鑰匙(也許就是頭盔),虛擬人口暴增,自然需要如實體世界一般通用的規則條文來維持秩序,比如法律、貨幣;甚至也會組成各式組織,如政府、法人、社群、企業團體等。「那裡」儼然就是另一個完整的世界,而我們則用數位分身(也有人說是數位孿生的角色),讓自己的肉身與ID同時存活在兩個世界。 元宇宙的經濟秩序基礎—NFT 如果你查NFT,會得到「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這樣難懂的解釋,其實這是區塊鏈加密技術下,所產生的獨特數碼編號,就像身分證字號,絕不重複,也造就了NFT領域中獨一無二的特性。 許多人將NFT應用在影音藝術品上,比如網路藝術家繪製的專屬圖騰、棒球美女峮峮親自錄製的一段音檔,一旦鎖上NFT的標記,就成了帶有所有權證明的商品,任何少了標記的複製品都只是「贗品」,而不是「真跡」。真跡通常待價而沽,擁有者可以握在手上等價值水漲船高,或是尋個好買家脫手海撈一筆。當元宇宙真正成形,NFT可交易的「虛擬資產」將會越來越豐富,儼然形成另一個龐大而堅實的經濟體,與現行世界的金融秩序共存。 3D虛擬攤位,搶佔「元宇宙」的商業最小單位 在現實中,百貨商場、展覽中心等熙來攘往之地,都有「攤位」或「櫃檯」,以接待有購物、諮詢等需求的民眾。筆者認為,既然元宇宙是以現實世界為復刻基礎,加入數位、科技所打造的各種彈性,那麼「攤位」則仍然會是商業場域的最小單位。 虛擬攤位的打造、虛擬展場的發展,從疫情延燒後正式發酵,線上展期結束後留下的企業專屬攤位,現已轉化為虛擬世界的最小單位。讓各式商業組織、社團、學校或個人都能依想要的主題佈置,想要別人怎麼認識你,攤位就怎麼打造。 元宇宙日後會怎麼發展?是將攤位無限串連,變成超大型展場或購物中心?還是加入購物車、結帳功能,成為線上專賣店?參與的人多了,內容就會變得無限豐富、多元,就靠所有進入元宇宙的玩家們,一同玩轉!

為什麼陳泰銘該幫自己發個NFT(二、友誼遊戲與魷魚遊戲) – Knowing

上一篇文提到,陳泰銘在香港蘇富比拍賣出四億台幣的好酒,他如果同步幫這些酒發NFT會寫下那些歷史。同時也留了些伏筆,簡單提到我和幾位朋友合作WindoWine這NFT的源起。這篇文章發表之後,在網路上被到處被轉載分享,也收到不少回響。 WindoWine NFT預計十一月中上線發行,目前已開放VIP預售,很多朋友都來問我這NFT有什麼好處和價值? 我是這NFT的共同發行人,回答這問題有點像是球員兼裁判。 賣瓜的老吳當然說自己的瓜最甜,不過我還是列舉三個鐵一般的事實讓朋友們參考: 一、歷史價值:這是亞洲第一個為葡萄酒愛酒人量身訂製的NFT,就像是全世界郵票剛發明時的亞洲印出的第一張郵票,這個光環再也沒有其他的NFT可以取代。 二、學習價值:這張NFT也具有學員卡的意義,由研究葡萄酒二十多年的名師劉鉅堂監製,每個擁有人都可以直接向他請教,等於擁有一位私人的葡萄酒顧問和家教。 三、社群價值:目前已有不少菁英名人預購了這張NFT,從上市公司老闆到拍賣公司執行長,每個人都是對葡萄酒又愛又內行的人,一張五千元的NFT就能加入台灣最強大的葡萄酒同好俱樂部,又能得到一瓶全球限量一千多瓶的老藤好酒當入會禮。 聽我說完這三點之後,聽懂的朋友都馬上搶著要買,還問我有沒有管道搶先預購?預購有沒有優惠價? 我說當然有,而且只有282個名額,名額正在快速減少中。我們幾位合伙人手上都有些保留名額,並且已經開放給各自的親朋好友限量特價認購。  聽我這樣一說,很多人腦海裡馬上浮現「魷魚遊戲」的殘忍畫面。是的,限量永遠是殘酷的,這世界最缺的永遠是緣份和機會,就像您看到這篇文章也是緣份和機會,歡迎來加入我們。 另外,我們也正在為這282位會員規畫充滿好酒好菜好朋友的友誼遊戲(不是魷魚遊戲喔!)  如果您有興趣,可參考一下WindoWine的詳細資訊: 亞洲第一款紅酒NFT - WindoWine 即將於2021/11/9上架 Jcard !  期程 : 1. 11/9 上架『Jcard 這咖』,上架價格為NTD$5000 2. 特定早鳥VIP限量預購價格為NTD$4000 (即日起到10/31) 3. 11/9 正式上架之前購買的人,都可以先拿到NFT卡包 (但不能打開) 4. 預估11/12前即完售,移至二級交易市場  *** 數量分配 : 全球總量 : 282 份(瓶) 預購作業流程如下: 收現金NTD$4000➡️ 請預購VIP提供 『Jcard 這咖』 註冊帳號(如果不會申辦,請提供姓名及Email)➡️即會在『Jcard Life/我的收藏』 的未開卡包裡,成功看見WindoWine NFT 紅酒未開卡包(但11/9之前無法打開) WindoWine NFT產品頁面 https://www.jcard.io/life/tw/WindoWine  持有WindoWine NFT 領取 『紅酒教父劉鉅堂嚴選-收藏家專屬好禮_Tahbilk限量紅酒』 之地點 : 2021/12/10 之後 : CellWine 大安酒藏 (大安區新生南路二段二號B1) ** 領取 Tahbilk 限量紅酒時,需出具年滿18歲之身份證明。 ** 該瓶 『Tahbilk Old Block Vines Premium Cabernet BDX Blend 2019』 被提領出後此NFT即被註記並抽換,稀缺性與持有通縮性將導致WindoWine NFT價格產生浮動。  預熱報導 : https://today.line.me/tw/v2/article/oypmeq ** 「WindoWine NFT收藏家專屬好禮_來自1860年的澳洲國寶美酒」 劉鉅堂老師特別為WindoWine的收藏家挑選限量珍稀美酒,並特別介紹如下:Tahbilk Old Block Vines Premium Cabernet BDX Blend 2019 (Nagambie Lakes) 位於澳洲維多利亞省中部,墨爾本以北120公里處的Tahbilk酒莊成立於1860年,1925年被Pubrick家族買下後至今,成為澳洲歷史最悠久的家族擁有酒莊之一,現在是第四代在經營,第五代也已投入。  Tahbilk酒莊非常重視環境的永續經營,自2008年起投下大量資金與心力打造減碳設施,終於在2013年成為淨零碳排或碳中和(Carbon Neutral)酒莊,是目前全球僅有的8家淨零碳排酒莊之一。  2009年成立的「澳洲葡萄酒第一家族」(Australia’s First Families of Wine)組織包含了12家已傳承多代的家族擁有酒莊,Tahbilk是其中之一,莊主Alister Pubrick更是創會主席,目前剩下10家酒莊,加起來總共擁有超過1,300年的釀酒歷史。  澳洲葡萄酒權威James Halliday如評給某酒莊至少兩款產品95分以上,該酒莊在他的年度評鑑(Halliday Wine Companion)裡會被列為5顆星,如前兩年都是5顆星,第三年起就成為5棵紅星,如果有悠長表現歷史的酒莊,年鑑上的名字也是紅色的,Tahbilk正是5棵紅星的紅字酒莊,為不到4%的酒莊之一,也被2016年鑑評選為年度最佳酒莊(Winery of the Year),Halliday並且建議每一位喜愛葡萄酒的澳洲人一生中必須至少參訪Tahbilk酒莊一回。  成立於1860年的Tahbilk於2020年滿160周年,於是推出這款1.5公升的紀念酒,全球產量僅1600瓶,使用老藤(Old Block,最老為1949年栽種的)卡本內蘇維濃(Cabernet Sauvignon),梅洛(Merlot)以及卡本內弗朗(Cabernet Franc)等波爾多傳統葡萄品種(BDX Blend)釀造,帶有黑醋栗,李子,紫羅蘭與香料般風味,單寧細緻,可再陳年10年以上。 每瓶的酒標上有限量編號,目前全球約僅剩1200瓶。

在元宇宙建構與政府治理語境下,迪拜是否有望成爲加密經濟交易中心?

迪拜會成爲全球加密經濟交易的中心嗎?在一批優秀的區塊鏈技術開發者和加密經濟生態建設者齊聚迪拜、共謀未來之際,Dachale Research 試圖在元宇宙建構的語境下,從全球主要政(機)府(構)治理與阿聯酋 迪拜區塊鏈產業佈局的對比之中回答這個問題。 我們憧憬以加密技術爲基礎的一個更高維度的元宇宙時代的到來,我們可能在數字化世界裏重構組織關係、經濟系統甚至是文明形態,但不可迴避的是,元宇宙建構過程中一定會有一個階段是需要與物理世界 政(機)府(構)融合、共建的。 在中本聰打開區塊鏈大門之後,一批先行者砥礪前行已有十年,這十年間有技術進階和應用迭代,也有資產交易與流通的探索與進步,其中也充斥着政(機)府(構)試圖治理與灰黑邊界的慾望和欺詐;未來十年間,Crypto 技術、應用和資產的迭代和進階將會在元宇宙建構過程中發揮作用並催生更大的產業 市場 財富空間,而這也是物理世界 政(機)府(構)在下一個時代搶先自己身位最好的時機。大多數政(機)府(構)正在加大對加密經濟的抑制,包括曾經態度開明、監管嚴厲的美國、日本等國家。 巧合的是,包括 Binance、Bloqwork、Metahero 項目創始人在內的一批優秀的區塊鏈技術開發者和加密經濟生態建設者在迪拜政府發起的 2021 未來區塊鏈峯會共謀未來之時,著名風投公司 Andreessen Horowitz (a16z)的高管正在華盛頓與國會山和白宮的官員會面,試圖就加密貨幣和 Web3 監管問題遊說美國政策制定者。迪拜峯會的議題包括技術開發、項目應用,也包括加密資產流通與交易;a16z 將議題曲折的定位爲「闡述美國應該如何監管下一代互聯網 Web3 的願景」,而實際上,Web3 定義爲「一組包括區塊鏈、加密協議、數字資產、去中心化金融和社交平臺的技術」。 Zero one 創始人 Robin 對此分析認爲,區塊鏈在蓬勃發展,大勢不可阻擋,目前基於區塊鏈的多賽道已經形成,包含 DeFi、NFT、元宇宙、GameFi、Web3.0、衍生品等,由迪拜政府發起的區塊鏈峯會,是少數國(政)家(府)級對於區塊鏈的佈局先機,這是接受監管的加密經濟向着元宇宙過渡階段雙方互利的舉措。 在元宇宙建構與政(機)府(構)治理語境下分析和討論,會讓我們發現迪拜有可能會成爲全球加密經濟交易的中心,因爲它搶得了先機;但這又不是最重要的,因爲還有一個更大的戰場,序幕剛剛拉開。 先機 我們的故事從 Ripple 們的選擇開始講起。 2020 年 11 月 8 日,區塊鏈支付公司 Ripple (瑞波)宣佈已在迪拜國際金融中心(DIFC)設立了地區總部。本來,這只是 Ripple 開拓中東市場而設立地區總部的行爲,但結合一個多月後的聖誕時刻美國 SEC 幾乎要滅了 Ripple 的監管舉動,就可以知道這是 Ripple 的一次戰略轉移行動。 Ripple 也曾做出努力與美國監管進行隔空對話——在洛杉磯區塊鏈峯會上,Ripple 聯合創始人兼支付技術公司董事會主席克里斯·拉爾森(Chris Larsen)表示,美國正在扼殺比特幣和以太坊以外的加密資產。 Chris Larsen 特別指出,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未能在區塊鏈領域引燃創新的火焰。他說:「我不得不說,在美國,所有區塊鏈、數字貨幣的事情,從頭到尾都與 SEC 有關……他們沒有采取鼓勵美國創新的步伐,而是採取了相反的行動。我們必須在這裏做出改變,否則我們將失去我們的領導地位,失去對全球金融體系的管理。那將是一場悲劇。」 Chris Larsen 還表示,如果監管環境沒有改善,他的公司會離開美國。事實也是如此,Ripple 是對美國監管動向是有預感的,所以也就早有計劃將其總部遷至美國以外的地區。Ripple 首席執行官布拉德·加林豪斯(Brad Garlinghouse)也對在設立迪拜地區總部時公開表示,美國對 XRP 加密貨幣的不利監管制度意味着包括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在內的其他國家會被視爲潛在的替代基地。 2020 年 12 月 23 日,SEC 宣佈對 Ripple 提起訴訟,指控他們通過一項未註冊的、正在進行的數字資產證券發行籌集了超過 13 億美元。 在冗長的起訴書中,SEC 列出了瑞波的多項罪名。Ripple 與美國監管當局的這場法律戰打得十分艱難,Ripple 在美國 SEC 迅速而又嚴厲的監管之下錯失搬遷機會。 面臨着抑制性的監管,這不單單是 Ripple 和 Chris Larsen 自己的境遇;但因爲迪拜的存在,更多的企業有着選擇的機會。 迪拜正在成爲比特幣交易中心的路上,Binance、ALPEX 、Metahero 數百家家企業(包括 90 多家投資基金和 12 家企業孵化器)都選擇將迪拜作爲區塊鏈戰場大本營。據瞭解,已有多家發源於中國的區塊鏈和加密資產企業遷居迪拜,在當地謀求合規化運營,包括計劃於今年底完成中國大陸地區用戶清退工作的火幣交易所也在迪拜設有分站,在 5 月份中國監管加強虛擬貨幣管制時,火幣就向部分員工提出赴迪拜辦公要求。 他們的選擇,必有背後的因由。 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簡稱「阿聯酋」,是一個由阿布扎比、迪拜、沙迦、富查伊拉、烏姆蓋萬、阿治曼和哈伊馬角這 7 個酋長國家組成的聯邦國家。阿聯酋雖然是一個土地貧瘠,沙漠爲主的國家,但是由於這裏盛產石油,更被譽爲是沙漠中的花朵,一年的人均 GDP,更是達到了 6.8 萬美元。 但是,他們是有危機感的——石油資源不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沙漠中的花朵也會枯萎的。他們必須找到新的財富機會。 比特幣以來的加密世界,讓包括阿聯酋、迪拜、薩爾瓦多、安圭拉在內的一些小國,看到了新的生機。 這些國家都希冀通過開明的加密經濟監管態度,以在區塊鏈新世界中獲得更多的主動性。比如位於西半球熱帶大西洋海域加勒比海的安圭拉,意在打造全球第一個區塊鏈經濟特區,以圖藉此彎道超車同樣是英國海外屬地的開曼——全球離岸金融中心和「避稅天堂」。 我們看一下阿聯酋的野心——阿聯酋央行宣佈了 2023-2026 年的規劃路線圖,將最早於 2023 年實現本國 CBDC 的運行,旨在使阿聯酋成爲世界上金融部門數字化轉型的前 10 個國家之一。這意味着其將可以跳過美元霸權、跳過美元支付體系。 這背後的戰略意義重大,堪比對全球石油資源與定價權的爭奪、美元霸權體系格局;這背後是人類世界重塑經濟格局、爭奪在下一個時代話語權的「戰爭」。 今天距離人類史上最大的戰爭已過 70 多年,大範圍的武裝戰鬥也許已經落幕成爲歷史,但爭奪資源和話語權的矛盾永遠不會消失,只是這一次,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鬥。 過去,捍衛美元的最強悍武器是航母和石油。在軍隊加持之下,通過石油載體,讓美元得以在全世界流通。可是他們也遇到了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疫情的到來和遲遲不退,讓美國經濟繁榮遙遙無期,美國 9 月 CPI 同比上漲 5.4%,這已經是連續第 16 個月上漲,在此之下,美聯儲的「加息」也只能是狼來了般的傳言,而遲遲難以真正實現。 美國 80 年代末加息,讓西歐失去了 5 年,日本進入了沉寂的 15 年; 美國 90 年代末加息,讓韓國和東南亞國家爆發金融危機,經濟蕭條十餘載;不過這次對美國情況並不樂觀,2015 年美聯儲開啓這一輪加息消息帶來的是美股暴跌。 美元威力大減,貨幣政策功力不及當年——長債務週期的終結,央行可刺激的空間有限;巨大的貧富差距和政治極化,帶來內部的各種矛盾,美元主導的世界秩序正在面臨重塑。 經濟週期的變動加上數字貨幣的革新,一點點機會都會令人興奮。數字貨幣似乎給各國提供了一個機會。 而阿聯酋的野心昭然若揭,以小博大不是夢,但要實現僅靠自己的力量是不夠的,阿基米德撬動地球也需要一個支點,而迪拜需要用更加開明的政策來吸引一個強大的加密經濟生態建設。 2020 年底,阿聯酋證券和商品管理局 ( SCA ) 發佈了《管理局主席關於加密資產監管的 2020 年第 (21/RM) 號決定》。該法規旨在爲希望在阿聯酋境內提供加密資產服務的任何提供商建立一個明確的許可制度。這包括基於或利用加密資產的初始通證發行、交易所、市場、衆籌平臺、託管服務和相關金融服務。 《加密監管決定》指出,希望提供加密資產服務(或任何相關服務)的提供商必須在阿聯酋境內或在阿聯酋的金融自由區之一(即迪拜國際金融中心或阿布扎比全球市場)內註冊成立,同時必須獲得必須獲得 SCA 的許可。作爲流程的一部分,申請人必須證明他們將會嚴格遵守阿聯酋的反洗錢和反恐融資法律、網絡安全合規標準和數據保護法規。 在迪拜國際金融中心的基礎上,迪拜發起了「區塊鏈之都」的建設願景。這是當今時代最爲開明的政(機)府(構)治理舉措,這或許是一些區塊鏈項目選擇迪拜的理由。但迪拜爲何做此選擇?或者說爲什麼是迪拜有此契機做這樣的選擇? 契機 承接着阿聯酋的成爲世界上金融部門數字化轉型和迪拜「區塊鏈之都」的建設,迪拜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特殊,意義重大。 迪拜政府 2004 年 9 月決定設立迪拜國際金融中心 DIFC,目標是向紐約、倫敦、香港靠齊。這是迪拜國際金融中心網站上的一句標語。不同於離岸金融中心,迪拜完全是陸地金融中心,本質上與紐約、倫敦、香港無異。當初,DIFC 爲金融機構提供的條件及營造的環境似乎更具有吸引力,在金融機構及其他企業紛紛在 DIFC 掛牌營業的情況下,DIFC 的證券交易所和商品期貨交易所等市場也迅速建立起來。 福兮禍之所倚,當 2008 年金融危機爆發,國際資本便紛紛撤離,導致迪拜金融危機開始爆發。因此,很大程度上,迪拜金融危機爆發的根源可以說是在於它對外資的高度依賴性。此後的迪拜覆蘇之路頗爲艱辛。儘管阿聯酋中央政府和迪拜地方政府採取了一系列措施以幫助迪拜度過危機,不過,迪拜仍艱難地走在擺脫金融危機的道路上。 2012 年 12 月,穆迪對迪拜金融業復甦發出警告,出於對不良貸款累積的擔憂,該評級機構下調了阿聯酋最大的銀行 Emirates NBD 與另外兩家銀行的信用評級。另外,穆迪還將迪拜伊斯蘭銀行列入評級可能下調名單。 從那時候起,觀察家就在分析,經歷過大起大落之後的迪拜在走向國際金融中心的進程中是否將更加得「智慧」,經歷過從「天堂」到「地獄」的磨礪後,迪拜是否將在打造國際金融中心的過程中多一份「務實」? 時間進入到 2013 年,阿聯酋發起「智能迪拜計劃」(Smart Dubai initiative),該計劃的核心部分是通過使用區塊鏈技術提高政府效率,包括了以自身行動推進區塊鏈從 1.0 (支付工具)到 2.0 (金融行業應用),再到 3.0 階段(其他行業及政務管理應用)的發展,致力要使迪拜成爲該領域的全球領先者。 可見,此時開始,迪拜已經開始進入一個新的時代。在那個時代,這可以說是在國際金融大氣候之中無奈的選擇,但也可以說是他們敏銳的察覺到新的求生出路。 下面回顧一下此後迪拜的區塊鏈發展歷程: 2016 年,迪拜成立了全球區塊鏈委員會,目前擁有超過 30 個會員,包括政府實體、國際公司以及區塊鏈創業公司,其計劃在 2020 年之前全面啓動區塊鏈應用,使之成爲世界首個區塊鏈全面應用的國家;全球區塊鏈委員會舉行了 2016 年行業主題會議,公佈了 7 個新的區塊鏈概念驗證,包括:醫療記錄、保障珠寶交易、所有權轉讓、企業註冊、數字遺囑、旅遊業管理、改善貨運。可以說,迪拜目前是中東地區的區塊鏈研發中心。 2017 年,迪拜政府宣佈 Dubai Economy 的子公司 Emcredit 將與總部位於美國的初創公司 Object Tech Grp Ltd 合作,創建一種名爲 emCash 的加密數字貨幣。 2018 年,迪拜總理 Sheikh Mohammed 宣佈,迪拜政府將在 2021 年之前實現一半的政府業務採用區塊鏈技術;這一年還首次舉辦了未來區塊鏈峯會,邀請區塊鏈專家探討區塊鏈技術在智慧城市方面的應用,吸引了超過 8000 位與會者和 134 位演講嘉賓;7 月,迪拜國際金融中心 (Dubai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Center) 法院宣佈與「智能迪拜計劃」建立正式合作關係,成立「區塊鏈法庭」;9 月,智能迪拜辦公室宣佈將區塊鏈技術引入在線支付平臺 DubaiPay。 2020 年,根據「2020 年迪拜區塊鏈戰略(Dubai Block chain Strategy 2020)」的願景,智慧迪拜(Smart Dubai)實現了在迪拜建立繁榮區塊鏈生態系統的承諾,啓動了無數個使用案例、一個聯合區塊鏈平臺和迪拜區塊鏈政策。政府和私營部門機構正致力於實現 24 個區塊鏈使用案例。這些使用案例涵蓋八個部門,即金融、教育、房地產、旅遊、商業、衛生、交通和安全。 2021 年,全球金融中心指數(GFCI)將迪拜列爲全球第八大最重要的金融中心,這是迪拜在該指數有史以來的最高排名。就在今年 3 月,迪拜在該指數中還排在第 12 位,在 2007 年該指數首次推出時,該指數排名第 25 位。 以此進展和成績來看,迪拜的區塊鏈之都是成功的,領先很多國家,完成了後金融危機時代的求生使命,吸引了一大批優秀的加密經濟(金融與交易)項目前來駐紮,這也將助力其在這個以 BTC 資產交易爲核心的數字交易時代成爲中心的可能。 挑戰 但是,這一切似乎不足以實現阿聯酋和迪拜後來隨着區塊鏈技術與加密經濟發展而建立起來的雄偉宏大的目標。阿聯酋央行已經宣佈了 2023-2026 年的規劃路線圖,要實現 CBDC 的運行,使阿聯酋成爲世界上金融部門數字化轉型的前 10 個國家之一。 這一部分的戰略雄心我們已經在第二部分有過論述,這個戰略雄心再次放在元宇宙建構與政(機)府(構)治理語境下分析和討論會更有意義。 目前來看,除了迪拜自身的區塊鏈之都的發展與營造全球加密經濟交易中心的努力,他們面臨的挑戰將是如何實現在元宇宙建構過程中加密技術、應用和資產全方位的能力,這些對於下一個時代身位至關重要,遠比成爲現有的 BTC 資產爲主的加密經濟交易中心更爲重要,這也將助力其超越美元霸權地位的戰略雄心。 我們有必要在這兒分析一下元宇宙建構的進程。元宇宙概念最早緣起於 1992 年美國著名科幻作家尼爾·斯蒂芬森(Neal Stephenson)的小說《雪崩(Snow Crash)》,在書中,尼爾·斯蒂芬森描述了一個平行於現實世界的網絡世界,並將其命名爲元宇宙(Metaverse)。 必須承認的是,在元宇宙初期建構中技術能力者是主角,因此會有一些項目開發者嘗試對元宇宙給出定義,比較知名的是「元宇宙第一股」 Roblox 公司給出的八要素:身份、社交、沉浸感、低延遲、多元化、隨地、經濟系統、文明。 顯然,要完成這八大要素,實現元宇宙建構,需要全方位科技產業的共同進階,爲什麼我們認爲 Crypto 技術、應用、資產要比 AI、5G 等新基建的進步和大數據的發展,以及 AR\VR 和腦機接口的可能性更爲重要? 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朱民近日在 2021 BAAI 智源大會發表了題爲《數據資產時代》的主題演講,談到了數字資產的產權和數字資產的流通 交易,這是在我們 領(主) 導 (席)人 在世界互聯網大會面向全人類呼籲我們要一起迎接數字時代、構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後,傳統政商學界對此最爲核心的討論。 我們判斷,如果沒有 Crypto 技術、應用、資產的進階,元宇宙(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即使獲得 5G 與 AR\VR 的進步以及 AI、大數據的發展支持,也不過是一個更爲宏大的產業形態,無法形成一個與物理世界文明秩序相應的元宇宙世界。 因此,我們從兩點來分析爲什麼我們認爲 Crypto 技術、應用、資產在元宇宙建構(接近構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的概念)要比 AI、5G 等新基建的進步,大數據、加密經濟的發展,以及 AR\VR 和腦機接口的可能性更爲重要。 其一是私有制是人類社會進步的基礎,財產權確立了人類文明的進化方向。從史前的矇昧時代、野蠻時代向文明時代的階段發展轉化的一個前提條件是財產所有權意識的明確和秩序的建立。顯然這個時代的用戶數據、大數據掌握在中心化的大公司手裏,數字資產確權需要 Crypto 技術來實現。 二是資產流通 交易是人類社會發展的加速器。尤其是從大航海時代商業貿易繁榮、股份制逐漸確立,到資產證券化、資本金融化,高效流通加速了人類經濟社會的發展。數據資產的流通 交易如何實現?我們不排除鏈下交易、DEX 的資產衍生品設計在這個時代仍有很多優勢,但以在元宇宙建構過程中,大量部落、孤島、次級元宇宙之間的資產確權和流通比如要在 Crypto 技術和應用中實現。 以 DeFi、NFT 爲例,在迪拜的發展仍屬滯後,只是個別項目有所行動。但這對迪拜的野望顯然並不足夠。因爲如果想要實現迪拜和阿聯酋 CBDC 的運行,實現其數字化轉型,必然需要在成體系的加密經濟生態中運行,包括 DeFi、NFT 在內的 Crypto 技術、應用、資產的進階,將會最終決定加密世界與物理世界 政(機)府(構)融合、共建元宇宙過程中誰能在下一個時代搶先自己身位。 Zero one 團隊明至介紹,有着中(機)國(構)投資基因的 Zero one 團隊也開發了一款衍生品 Vigoss,使用 Vamm 機制,正在內測中。在元宇宙建構與當今政(機)府(構)治理語境下,Zero one 並不孤獨,Zenlink、DODO、X World Games 、Celer、Neo、Scaleswap、WePiggy、PlatON、MCDEX、Cook Protocol 等一大批區塊鏈項目在開發、運行。 或許迪拜尚未認識清楚。因此,這是迪拜的機會,也是我們的機會。

探索 NFT 邊界:市場現狀、發展週期及未來方向

2021 年 NFT 市場經過了風馳電掣般的發展,市值從 2 月份中旬的 7000 萬美金暴漲至 10 月份的 47 億美元,漲幅 67 倍,NFT 持有者人數也從最開始的幾百人暴漲至目前的 57 萬。如此這般的其漲幅與 DeFi 市場市值前 100 項目總市值漲幅一致——指數級上漲。 值得注意的是,NFT 對於加密行業的影響已經不僅僅是一兩個加密遊戲那麼簡單,加密藝術更不是天花板,他是更加高階的生成藝術,也將會與 Web3.0、元宇宙以及 SocialFi 等新生事物發生緊密聯繫。 那麼,對加密行業而言,NFT 正在經歷哪些微妙的變化?NFT 又能否承載得起類似「數字世界文藝復興」與「進入數字世界大門」這樣的美譽?如果 NFT 真的能讓我們身處的世界運行邏輯產生變革,那麼他的邊界又在哪裏? NFT 市場現狀 nftgo 最新數據顯示,目前市場上共流通 12,840,916 個 NFT,市值超過 48 億美元,30 天參與交易的人數爲 11.8 萬,有超過 58 萬人持有 NFT,巨鯨(持有 NFT 價值超過 100 萬美元的地址)數爲 560。 其中 30 天成交量數值最值得關注,目前該數值爲 16.6 億美元,較此前數據有較爲明顯的下降,減少幅度約爲 49%,最大的 NFT 交易網站 Opensea 成交量在 8 月份觸及 34 億美元,9 月份回落至 30 億美元。 目前,雖然 NFT 市場仍會出現 CrypToadz by GREMPLIN 近 7 天成交量漲幅爲 738% 的現象,但整體數據說明目前 NFT 市場正趨於恢復理性。 在 NFT 項目交易層面,ArtBlocks 單品錄得近期售價最高的 NFT 單品,ArtBlocks 系列的 Ringer #109 成交額高達 6,891,017.67 美元,由 0x55Fa 地址六天前購入,該買家錢包中共有 151 枚 NFT,ArtBlocks 佔比 9 成以上(144 枚)。 Art Blocks 是可在以太坊上按需編程生成並存儲作品的 NFT 平臺,作品內容可包括靜態圖像、3D 模型以及交互式體驗等多種類型。它是創意編碼的家園,在以太坊上按需編程生成作品,在區塊鏈上託管生成作品的後續迭代。 Ringer#109 能以如此高的價格成交,說明 NFT 市場正在歡迎「生成藝術」,所謂生成藝術就是指 Art Blocks 這樣的,可以通過用文本編輯器、C 語言編譯器和以太坊區塊鏈這些最簡單的工具,製作的一系列開創性視聽作品。 此外,近期 CryptoPunk#4220 成交額爲 1,536,775.11 美元,佔據排行第二位,排行第三位爲 CrypToadz#1519 成交額爲 1,506,468.57 美元。 另外兩組數據也反映出「生成藝術」正在受到 NFT 市場的極大關注。 首先,市值排名前十項目分別爲 CryptoPunks、Art Blocks、Bored Ape Yacht Club、Mutant Ape Yacht Club、Loot (for Adventurers)、My Curio Cards、Meebits、Cool Cats NFT、CrypToadz by GREMPLIN、0N1Force。 其中 Art Blocks 市值 7.7 億美金,位列 NFT 類別項目第二。Art Blocks 總市值從 7 月下旬的 4500 萬美金暴漲至 7.7 億美金,漲幅 1700%,用時不到三個月。 其次,觀察近 30 天內售價前十的 NFT 單品,他們分別是 Ringers #109 (2100 ETH)、Fidenza #77 (950 ETH)、Chromie Squiggle #4697 (945 ETH)、Chromie Squiggle #7583 (922.5 ETH)、Bored Ape Yacht Club #2087 (769 ETH)、Ringers #220 (750 ETH)、Ringers #621 (700 ETH)、Bored Ape Yacht Club #8135 (550 WETH)、Chromie Squiggle #6339 (485 ETH)、The Eternal Pump #11 (450 ETH)。 其中有 8 款與 Art Blocks 有關,也足以說明 Art Blocks 此類 NFT 作品的受歡迎程度。 在融資方面,近期大部分 NFT 相關的融資事件發生在 GameFi 領域,近日 GameFi 元宇宙項目 DeHorizon 完成 850 萬美元融資,史前題材 RPG 網遊 Cradles 完成 120 萬美元種子輪融資。NFT 編程藝術生成平臺 Art Blocks 獲 600 萬美元融資,True Ventures 領投。 此外,近期加密藝術家 Pak 走進國內投資者視野,值得關注。 Pak 是 Undream 工作室和 AI 策展人 Archillect 的創始人和首席設計師,從事數字藝術創作已經超過 25 年,近一年來不斷在 NFT 領域深耕,推出了諸如五件早期作品的藝術品系列 Terminus 等多個系列。今年 4 月份,Pak 還與蘇富比合作,進行了爲其三天的 NFT 數字藝術品系列「The Fungible」拍賣,成交額接近 1700 萬美元。根據 CryptoArt.Ai 數據統計,按個人數字藝術品銷售額來看,Pak 在 SuperRare、Foundation、Nifty Gateway、hic et nunc、MakersPlace、KnownOrigin 以及 Async Art 七個平臺的銷售額超過 5000 萬美元,僅次於僅次於超現實藝術家 Beeple (1.4 億美元)。 那麼在 NFT 逐漸迴歸理性背景下,又該如何評估當下 NFT 市場所處的發展階段? NFT 市場正經歷怎樣的發展週期? NFT 市場的迅猛發展建立在長時間積累的基礎上, Axie Infinity 之所以能夠從 2021 年 4 月每天 38,000 名活躍玩家增長到 2021 年 10 月的 200 萬,且 NFT 市場交易量高達 22 億美元,源自於團隊從 2019 年以來的潛心開發。 目前,NBA Top Shot 與 CryptoPunk 這樣的 NFT 收藏品的歷史銷售額已經達到了約 6.75 億美元和 6.57 億美元,遵循相似的發展路徑。 但就觀察而言,DeFi 與 NFT 的發展還遠未達到成熟的地步。 加密市場的細分領域,包括 DeFi/NFT,其發展過程很可能會像細胞的增殖過程,處於營養豐富環境中的細胞會經歷三個階段的發展,分別是潛伏期、指數增長期、停滯期。在細胞潛伏期,即便供給豐富營養,但促進細胞增殖的輔助因子量會很小,隨着細胞緩慢增加,這個過程是細胞增殖的潛伏期。 隨後,隨着細胞本身釋放的輔助因子量逐漸增加,開始促進細胞的指數級增長,越來越多細胞,彼此之間就會接觸併發生化學通信,這又會進一步促進細胞增殖,細胞功能進入最爲活躍的階段,這一階段就是細胞增殖的指數增長期。 此後隨着細胞數量達到某一個峯值,細胞之間的擁擠反過來又會抑制細胞高速增殖,隨着營養被大量消耗,生存空間遭到嚴重侵佔,細胞代謝產物會迅速增多,整個生存環境 PH 值降低,環境開始不利於細胞生長,大量細胞中毒死亡,整個細胞生態進入停滯與衰退期。 回顧 NFT 市場自 2017 年以來的發展歷程,其市值從 1300 萬美元到 4000 萬美元耗時將近三年(2018 年 1 月份到 2020 年 10 月份),這一過程,相當於細胞增殖的潛伏期。而從 4000 萬美金暴漲 47 億美元,120 倍的漲幅僅用時 1 年(2020 年 10 月份至 2021 年 10 月份),這一階段就像細胞增殖的指數增長期,雖然當下該階段有所放緩,但並不會影響 NFT 市場的持續性繁榮。 另一種猜測是,雖然當下 NFT 市場市值飆漲,但相較於元宇宙巨大的想象空間,NFT 市場很可能仍處於第一階段的潛伏期,未來將會經歷新的高速增長期。最有可能的是,未來我們將看到不止一次 NFT 熱潮,NFT 行業將變得更加強大。 就當下 NFT 市場發展來看,NFT 出圈跡象明顯,各行各業都在快速接受這個新物種。 NFT 出圈跡象明顯 目前,NFT 市場正在湧現更多新的玩法,向各行各業滲透。 5 月份,佛羅倫薩的烏菲茲美術館製作了博物館館長艾克·施密特 (Eike Schmidt) 簽名的米開朗基羅的多尼·通多 (Doni Tondo) 的數字副本,並以 170,000 美元的價格出售。畫廊還計劃爲其他作品製作類似的 NFT。 NFT 也正在滲透到時尚行業。6 月,時裝品牌 Gucci 通過佳士得爲慶祝其成立一百週年,以 25,000 美元的價格售出其首個 NFT。6 月,迪士尼旗下最火的 IP 之一,也是美國最成功的漫畫公司漫威宣佈計劃通過與數字收藏品平臺 VeVe 的合作,推出蜘蛛俠版本的 NFT。7 月,時尚品牌 Dolce & Gabbana 與數字市場 UNXD 合作,宣佈推出名爲 Collezione Genesis 的數字 NFT 設備系列。8 月份,法國奢侈品牌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在其創始人誕辰 200 週年紀念日上線一款手機遊戲《Louis:The Game》。 NFT 與元宇宙與 GameFi 的鏈接正在變得越來越緊密。在 NFT 市場中,5 月份,遊戲巨頭 Atari 在 Decentraland 建立了一個虛擬賭場和遊戲中心。在 7 月,《行屍走肉》系列的世界出現在沙盒中。 快消品版塊也在與 NFT 發生關係。6 月份,啤酒製造商 Stella Artois 在 ZED RUN 平臺上發佈了 50 匹獨特的 NFT 馬匹用於數字賽馬。出售馬匹的資金用於支持受封鎖影響的歐洲的酒吧和餐館。 7 月份,來自耶路撒冷的拉比(猶太人的特別階層,主要爲有學問的學者,是老師,也是智者的象徵)喬納森·卡拉斯和布魯克林啓動了 NFTorah 項目。用戶可以購買 Torah (猶太教聖書) NFT 之一——所有利潤將用於創建要發送給猶太社區的實體文本成交量軸。現在,作者將開始銷售與手寫托拉成交量軸中的單個字母相關的 NFT。這些成交量軸是手工製作的,售價高達 50,000 美元。 在圍繞 NFT 行業進行下一次炒作之前,我們需要爲不可替代的代幣找到更多經過驗證和可持續的用例。春季泡沫主要出現在收藏代幣和繪畫領域,但該行業擁有巨大的應用市場:數字房地產、遊戲、音樂、工作流等。 9 月份,Element 官方推出 More Loot Tools,可預先查看文本信息一鍵鑄造 Mloot,More Loot Tools 功能主要包括:可預先查看文本信息一鍵鑄造 Mloot,無需查看繁瑣教程;實時查看文本信息,稀缺撿漏必備;可領取編號查詢,避開已鑄造的編號。 你在哪裏可以交易 NFT? 目前有數十個平臺提供買賣 NFT,但就目前而言,最值得信任與最受歡迎的 NFT 交易平臺非 Opensea 與 Element 莫屬。其中 Opensea 是全球最大的 NFT 交易市場,Element 是數十家 NFT 交易品臺中成長較快,創新性較高的平臺。 那麼,如果 NFT 市場按照當下路徑發展下去,他會爲我們的行業帶來怎樣的改變? NFT 最終會爲加密產業帶來什麼? NFT 的邊際是什麼?或者說 NFT 最終會與哪些概念結合並推動加密產業發展? 探討 NFT 未來發展,Web3.0、元宇宙以及 SocialFi 是必須要提及的。 互聯網進化依照 Web 1.0——Web 2.0——Web 3.0 的路徑不斷進化,Web 3.0 是互聯網發展的終極形態,用戶可以參與投票、參與分紅,實現開發者與使用者的良性互動,用戶既是使用者,又是維護者。SocialFi 是在 Web 3.0 下的社交網絡, 在 Web2.0 環境下,創造了無數互聯網財富奇蹟,如騰訊、Facebook 市值數以萬億計,但用戶並未從這樣的增長中獲利,而基於 Web 3.0 的 SocialFi 或許會改變這些形態,也會對傳統社交產生深刻影響。 今年 7 月份,扎克伯格表示要將 Facebook 打造成元宇宙公司的原因,扎克波卡認爲希望在未來用 5 年左右的時間,將 Facebook 打造爲一家元宇宙公司,這是移動互聯網後的一次新變革。元宇宙將是一個實體互聯網,並且由許多參與者以去中心化的方式共同運營。 關於元宇宙,10 月 12 日,a16z 合夥人 Chris Dixon 在推特上表示,NFT 是能讓用戶真正擁有並通過互聯網隨身攜帶的虛擬商品,使用 Web 3 錢包和 NFT 被廣泛接受可能會要一段時間,這當然是顯而易見的,如果你個人不喜歡虛擬商品,其實沒關係,但很多人都喜歡,包括我在內。有社區用戶迴應稱,一旦解決了電力消耗問題,虛擬知識市場就將發揮作用,Chris Dixon 還回應指出,在權益證明(PoS)網絡中電力消耗是非常小的。 以上都說明元宇宙對未來互聯網的重要作用。 NFT 將會爲這些產業帶來巨大的用戶流量,進而推動當下互聯網產業發展。 當下,NFT 已經成爲非加密原生用戶進入 Crypto 領域最直接與最簡單的工具,諸如騰訊、阿里、網易發佈的 NFT 藝術品,嚴格意義上都屬於加密資產範疇,用戶在參與競拍搶購過程中,已經實質上已經接觸了加密資產,根本原因在於 NFT 收藏和交易要比金融活動直觀的多,人們不必像參與 DeFi 那樣,去理解複雜的流動性方案與 DeFi 產品之間的借貸關係,可以說 NFT 的簡單與可見,讓非加密圈用戶快速接觸加密資產。 類似 Opensea 與 Element 這樣的 NFT 交易市場將會爲 NFT 市場提供強大的流動性支持。 儘管 NFT 未來可期,且想象空間巨大,但當下 NFT 仍然要解決它面臨的困難。例如在法律層面,目前尚不清楚 NFT 持有人究竟擁有什麼以及在多大程度上擁有版權,在多大程度上遵守版權法,以及 NFT 是否不會引起監管機構不必要的關注。例如,一些藝術家和內容創作者抱怨他們的作品被盜並作爲 NFT 出售。不過這些問題不大可能成爲 NFT 發展道路上的絆腳石,至於 NFT 未來究竟會發展到哪種形態,我們拭目以待。

集結15組台灣音樂人akaSwap策劃 一窺創作者的生活樣貌 – Yahoo奇摩新聞

生活就是一種創作,深入音樂人的內心世界 由NFT藝術平台「akaSwap」主辦,The Tic Tac 樂團主創作者徐元彥擔任策展人的《生活現場|音樂人NFT創作展》,於2021年10月12日至2021年10月25日線上展出。展覽集結老王樂隊、熱寫生、昏鴉樂團、RIIN(女孩與機器人)、DSPS、落日飛車等15組台灣音樂人,以生活為主題,探視音樂人的創作過程。 自 2019 年起疫情肆虐,不少音樂創作者面臨演出取消、被迫改變創作型態。同樣身為創作者的徐元彥體認到,創作本源於生活,掌握個人生活美學即是創作和演出的延伸。因此以「Live is Alive」為主題推出線上展覽《生活現場|音樂人NFT創作展》,邀請15組音樂人參與,音樂人提供 1 到 3 件與生活創作相關紀錄,透過作品民眾得以一窺音樂人們平常的創作生活,也可自由領取、並擁有音樂人釋出的無價 NFT 物件。 同時,這也是台灣首次將「概念」鑄造成 NFT 上到區塊鏈,而這些「概念」將會永久被紀錄。此外,也邀請所有人共襄盛舉,透過 akaSwap 鑄造一件與自己生活相關的物件。因此,包含北科大教授葛如鈞(寶博士)、台灣首位登上 NFT 藝術殿堂 Art Blocks 的藝術家王新仁及圖文創作網紅黃豆泥等各界名人都熱情響應。 數位藝術平台akaSwap,推動藝術創作者環境 akaSwap 今年2月於台灣成立,是亞洲第一個以「綠能區塊鏈 Tezos」 為基礎的多功能藝術品交易平台,由一群長期在科技藝術領域進行創作、研究的團隊所組成,期待以新型態的交易方式,為藝術創作者創造新收益來源。 akaSwap 表示平台最大的特點在於「智能合約分潤機制」,創作者能共同創作且設定分潤,在作品買賣後可自動獲取版稅,這些優勢讓 akaSwap 在眾多NFT平台中脫穎而出,吸引優秀藝術家相繼加入。此外,未來將持續舉辦 NFT展覽、論壇、全球作品徵選、教育訓練課程等,協助藝術家及大眾跨入NFT數位藝術領域,豐富市場的多元性。

EchoX攜手畫廊協會將NFT帶入藝術策展 – 經濟日報

NFT 策展管理平台 EchoX 宣布,將於10月22至11月5日為 ART TAIPEI 2021 呈獻線上專賣,本次線上販售將是 NFT 加密藝術首次登陸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為這一年一度的亞洲藝術盛會注入嶄新的商模及觀展體驗,與主辦方社團法人中華民國畫廊協會共同引領 NFT 藝術狂潮。 EchoX 為 ART TAIPEI 2021 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開創跨進 NFT 領域的先河,協助實體藝廊串連上 NFT 加密藝術,本次線上專賣將攜手國內3間頂級藝廊,包括采泥藝術、首都藝術中心及朝代畫廊,集結吳怡蒨、周慶輝、林餘慶及魏杏諭、徐畢華、董承濂、鄧卜君、霍剛等知名藝術家,推出總共近 35 件 NFT 作品,作品涵蓋攝影、油畫及複合媒材等。作為虛實整合的策展專家,EchoX 協助合作藝廊策劃並建構跨越時空的虛擬展廳,觀眾透過 EchoX 平台即可進入 Decentraland 及 Diorama 虛擬展間,沉浸於如臨其境的3D觀展旅程,一鍵點擊便可直達 NFT 交易平台 OpenSea 及 akaSwap 購買作品,逛展、收藏盡在一指之間。 這次ART TAIPEI 2021 的 NFT 線上專賣更強調虛實整合,發揮 NFT 加密、不可竄改的特性,藝廊透過 EchoX 發行 NFT 智能領據,藏家購買了 NFT等同擁有了此實體藝術品,透過 EchoX 平台即可連結藝廊領取實體藝術品。EchoX營運長劉冠廷表示:「NFT 作品引伸出的 NFT 智能領據更能協助藝術產業在去中心化的交易框架下,扮演著加速器的角色。」 EchoX亦以推動藝術文化為使命,EchoX策展總監温家瑋表示:「NFT 除了是藝術展售的工具,我們也看到它作為藝術推廣的可能性。這次與畫廊協會的合作,透過為相對傳統的藝術品發行 NFT,希望把臺灣豐富的藝術寶藏介紹給更多平時較少走入實體畫廊的年輕族群及海外藏家。」 ART TAIPEI 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自1992年由社團法人中華民國畫廊協會舉辦,至今已連續舉辦28屆。今屆更首度引進 NFT 交易技術,畫廊協會張逸羣理事長表示:「這是一次富高度實驗性的旅程,ART TAIPEI 2021 將實體結合數位,為藝術世界造就新的里程碑,邁向元宇宙。」更多販售資訊請密切關注 EchoX 最新動態。

梳理 NFT Summer:未來 NFT 還有哪些方向值得期待?

NFT 經歷 2021 年夏天的牛市後,已經徹底從之前加密市場中的一個小衆市場變爲不可忽視的黃金賽道,截至目前 NFT 在 2021 年的銷售額也基本達到了 2020 年全年的 300 倍以上。我們認爲 NFT 從 2021 年初開始逐漸進入大衆視野到現在,其演變過程可大致分爲七個階段:明星卡牌 / 數字藝術—頭像 OG—生成藝術—GameFi—PFP 頭像派對—去中心化 NFT—元遊戲,並且每個階段又都有一個代表項目。通過梳理我們可以得出 NFT 發展的特點和趨勢: 被賦予更多功能性; 追求首創和稀缺; 逐漸走向主流; 自下而上、社區驅動; 社交屬性越來越強; 非公平鑄造; 趨於同質。 此外,我們也提出了未來 NFT 值得關注的五個方向: 可組合型 NFT; xFi; 定價機制和流動性解決方案; 去中心化身份; 其他創新形式。 NFT 的發展歷程 我們認爲 NFT 的發展歷程可被劃分爲七個階段: 明星卡牌 / 數字藝術 2021 年初 NFT 的初次爆紅主要是憑藉以 NBA Top Shot 爲代表的球星卡牌和以 Beeple 的畫作爲代表的數字藝術(Digital Art)。先說明星卡牌,NBA Top Shot 目前歷史銷售額排名第四,位於 Axie Infinity、Cryptopunk、Art Blocks 後,截至 10 月 14 日總銷量七億三千萬美金,近一個月銷量大約是三月峯值銷量的十分之一,其中最昂貴的一張是 LeBron James 的 7.14 萬美金的卡牌。另外 Beeple 的畫作《Everydays: The First 5000Days》在佳士得拍賣會上最終以近 7000 萬美金成交,也有很多其他數字藝術家的作品拍賣出不菲的價格。我們可以看出這一時期的 NFT 主要是憑藉超高售價的單品出圈,更多的是具有收藏價值,缺乏功能性、流動性、使用場景和社交屬性,它就像是更像是現實生活中的藝術品或潮玩,只是將實體藝術轉變成了數字藝術。但人們也從這時開始意識到 NFT 和數字藝術的優越性,例如明確版權、降低儲存維護成本、更豐富的表現形式,創作者角度來看 NFT 也爲長尾藝術家創造了收入流。 頭像 OG CryptoPunk 是頭像 NFT 的鼻祖,是 2017 年 6 月由 Larva Labs 發起的總量 10000 個的像素頭像,總銷售額約 14.8 億,常年佔據 NFT 收藏品第一位,地板價也來到了 108ETH,而地板價往往代表着社區對於項目的共識,由此可見 Crypto Punk 在社區中的地位。而由下圖 CryptoPunk 的平均售價可以看出,它不是在一經推出就有像現在的超高售價,而是在 2021 年 7 月中旬的一個週末開始了狂歡,並引領了長達數月的「頭像風暴」。我們認爲 CryptoPunk 的重要意義在於它代表了以太坊的除了金融價值之外的文化價值。Bankless 的聯合創始人 David Hoffman 也曾提出以太坊作爲「文化結算層」的觀點。隨着以太坊的價值開始被全世界認可,作爲以太坊文化的產物 CryptoPunk 便變成了有收藏價值的以太坊信仰,而也有人認爲 CryptoPunk 賽博朋克的設計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加密世界革命的「反叛精神」。無論 CryptoPunk 的意義是什麼,我們認爲從長遠來看 CryptoPunk 因爲其歷史地位、首創性和稀缺性都會被賦予越來越高的價值,短時間內它的地位不會被撼動,它在 NFT 中的地位就可以比作是 Crypto 中的 BTC,是頭號藍籌 NFT, 是一種身份和地位的象徵。 生成藝術(Generative art) 生成藝術(Generative Art)又被稱爲算法藝術(Coding Art),指由計算機算法自動生成的藝術品,藝術家通過編寫程序制定創作過程,再通過觸發代碼變化的 Seed 爲作品增加隨機性,生成藝術是人類和計算機共同產生的藝術成果。Art Blocks 是最大的生成藝術品交易平臺,歷史成交額已接近 10 億美金,僅次於 Axie Infinity 和 Crypto Punks,位於第三位,並且 今年年中開始 Art Blocks 的成交量已經遠超過了除 Opensea 之外所有 NFT 交易平臺的總和。與頭像 NFT 通常數量固定在 10000 個不同,Art Blocks 上的系列一般數量上限是一千或者幾百個,並且在 mint 前買家並不知道會得到什麼樣的作品,只可以根據該系列中其他作品的外形來做一個大致的推斷,這也就是生成藝術具有很強的稀缺性和隨機性,也是吸引大量玩家購買的主要原因之一。我們認爲除了 Curated 的高價稀缺藍籌作品外,一些在 Playground 和 Factory 層的富有潛力的系列比如 AlgoRhythms、Dreams、Scribbled Boundaries 也值得關注。未來我們認爲 Art Blocks 將會繼續佔據生成藝術的主導地位,無論是生成藝術家羣體,亦或是對生成藝術感興趣的用戶和社區羣體都會變得越來越龐大,生成藝術品的需求將會變大,也會繼續出現更多類似 Fidenza、Chromie Squiggles、Ringers 這樣廣受歡迎的系列。現在生成藝術的體量規模和傳統藝術相比仍然非常小,但是增速卻很快,我們仍然持續看好這一板塊。 GameFi Axie Infinity 帶動的 GameFi 可以說是 2021 年 NFT summer 最具話題性的賽道,Play to Earn 模式將傳統遊戲中用戶消費遊戲轉變爲用戶通過參與遊戲賺取收益,Axie Infinity 的雙幣抗通脹經濟模型設計巧妙,YGG 工會的集體致富理念也非常領先。根據 Coinmarketcap 數據,截至 2021 年 10 月 8 日,遊戲賽道市值已經達到 170 億美元,幾乎佔據整個 NFT 市值的 40%。這個賽道我們認爲迄今爲止最能吸引普通用戶參與的,此外,遊戲也是是最能夠爲 NFT 和元宇宙中提供場景的方向,是 Metaverse 的最重要落腳點。我們認爲一款優秀的 GameFi 項目具有如下特徵: 穩定的經濟系統 可玩性 清晰的故事線或強大的敘事背景(代表包括 Darkforest、Parallel) 可否在移動設備操作 畫面美觀程度 團隊對於遊戲的開發、運營經驗以及對於市場的理解 較佳用戶體驗的基礎設施(比如 Axie 的 Ronin、BSC、Solana 等) 我們認爲 Axie Infinity 的爆發很大一部分原因來自於其低成本的定製化公鏈 Ronin,所以 Layer 1 公鏈比如 BSC、Solana,定製化公鏈,以太坊側鏈都是遊戲佈局可以考慮的選擇。以 BSC 爲例,憑藉速度快,成本低,已經形成了較爲龐大的遊戲生態,並且每天數個新遊戲上線,目前遊戲生態概覽如下: PFP 頭像派對 NFT 頭像派對的火熱程度我們這裏不再贅述,是除了 GameFi 之外的今年 NFT summer 的另一重要組成部分。目前頭像 NFT 基本由 Crypto Punk 以及 Bored Ape Ychat Club 兩大藍籌 NFT 領導,並且短時間內這一現狀不會改變,此外每天仍持續有大量頭像項目誕生。我們可以看出頭像 NFT 的發展都有一個相似的路徑:概念打造、精妙敘事、名家設計——鑄造——買家更換社交媒體頭像、買家建立社區,建立身份——營銷宣傳(社交媒體發聲、邀請名人更換頭像)——(買賣交易)——社區福利(空投等)。可以說頭像 NFT 發展到現在處在了一個比較「內卷」的狀態:項目數量大,發展路徑類似,想要塑造一個成功的 NFT 頭像項目如果沒有名人的加持或者特別的概念基本上比較困難,我們認爲未來頭像 NFT 需要更多的賦能:買家購買 NFT 後需要得到後續的福利,福利應該並不僅限於其他 NFT 頭像或配件(比如 BAYC 的變異猴)這種一次性獎勵賦能,更好的賦能包括比如在元宇宙場景中的准入或引入代幣激勵系統,例如 CyberKongz 允許持有者在未來十年內每天收藏十個其原生代幣 $BANANA, 按照現在的價格,持有者可以每天獲得 600 美金的獎勵。我們認爲只有通過賦能才能讓持有者獲得頭像 NFT 超越 JPEG 的更多價值。 去中心化 NFT 去中心化 NFT 的代表毫無疑問是 Loot。Loot 能夠成爲新一代 NFT 的代表項目主要因爲以下四個特點:1. 直接在智能合約領取鑄造;2. 自下而上的社區驅動方式;3. 形式新穎、設計極簡;4. 有極大的後續想象空間。自 Loot 推出後,創始人 Dom 就在 Discord 社羣內提出了一些衍生品想法,包括可視化工具,稀有度查詢工具,Market tracker 等。除了 Dom 的想法,社區中也不斷有成員在提出新的創意,主要包括一系列仿盤(例如將原有 Loot 的裝備屬性變更爲土地、性格角色、任務等),以及其治理代幣 $AGLD。我們認爲遊戲和元宇宙是 Loot 生態最大的應用方向,Loot 概念相當於提供了一個原子,有着有強大的可組合性、交互性以及創作空間,未來可能基於 Loot 會誕生更多 RPG 遊戲、文字類、放置類、養成類遊戲,甚至是劇本殺,另外項目方本身也有將 Metaverse 納入 Loot 生態的打算。Loot 最重要的意義在於它提供了去中心化的 NFT 的範示,採用了社區驅動的自下而上的模式,把 NFT 的創作權從項目方轉移到了社區,真正激發了社區的巨大創造力,Loot 最令人期待的是它由玩家創造的後續生態以及一切可能性。Paradigm 的聯合創始人 Matt Huang 曾發推特提出這樣的疑問:Loot 是遊戲的元素(或一系列遊戲)還是創造 Loot 生態的過程本身就是遊戲?我們認爲這兩種說法都成立。 元遊戲 元遊戲的代表是 yearn 創始人 Andre Cronje (AC)在 Fantom 上創建的遊戲 Rarity。Rarity 嚴格意義來說可以被看作是 Loot 的仿盤,Loot 設定了 8 個裝備,Rarity 設定了 11 個冒險角色,後續的遊戲玩法由開發者決定,我們把 Rarity 的角色視爲一種遊戲原子,社區的成員共同編寫遊戲。Rarity 與 Loot 不同的三個特點在於:1. Rarity 基於 Fantom 而非以太坊;2.Rarity 角色可以無限 mint; 3. Rarity 在 AC 領導下更具有中心化色彩。 截至 10 月 14 日,已經有超過 400 萬個角色被鑄造,持有人超過 17 萬名,已經發展出多個可視化 UI 界面,交易市場,冒險升級,冒險地圖等,生態在不斷演進,儘管現在的玩法還很早期,但開發者相對較爲積極,也有開發者通過收取手續費賺取收入。我們認爲 Rarity 的優勢在於它背後是由 AC 個人和 Fantom 團隊積極推動的,AC 之前在社交媒體宣佈爲 Rarity 開發者設立 10 萬美金獎金,他個人也會在 Twitter 積極推進項目的方向以及親自篩選生態建設項目,使得 Rarity 的生態既發展了社區的自下而上積極性,又有統一的方向把控,未來以 Rarity 爲代表的元遊戲的發展還有很多可能性,讓我們拭目以待。 NFT 發展的特點及趨勢 在梳理了 NFT 發展演變的不同階段後,我們總結了以下七個特點和趨勢: NFT 被賦予更多功能性 我們通過上文 NFT 發展脈絡的梳理可以看出 NFT 由最開始的僅有收藏品屬性發展到後期有了更多的功能性,從藝術品轉移到了工具,而目前 NFT 最主要作爲工具的引用場景在於遊戲道具(例如 Loot、Rarity、Axies)。我們不否認 NFT 作爲收藏品的價值並堅信首批有影響力的 NFT 加密藝術品將會繼續保持很高的價值,但藝術品離普通人還是比較遙遠的,而且稀缺性帶來的溢價一定程度上來說是脆弱的,NFT 需要更多的場景以及被賦予更多的功能。雖然現在談 NFT 在元宇宙的應用還爲時過早,但 NFT 在遊戲、DeFi 中作爲工具的潛力值得被進一步挖掘,除此之外,NFT 在票據、身份等方向的功能也需要被開發。 追求首創和稀缺 人們參與 NFT 是追求其稀缺和首創性的。Loot 的增發 Mloot 的爲例,在 8 月 27 日 Loot 創始人 Dom 官宣 Loot 後,初始的 8000 個 Loot NFT 在短時間內就已經迅速認領完畢,這 8000 個初始 Loot 就代表了其「稀缺」和「首創」,後續的各種福利(例如空投)和衍生品的特權(例如衍生品 mint 的折扣和個數)都會掌握在這 8000 個 Loot 的用戶手中,這可能就會限制 Loot 後續的玩法和應用場景,包括遊戲和 Metaverse,也會降低後來者的積極性。因此 Dom 在宣佈 Loot 的後的一個星期又推出了 Mloot, 編號從 8001 開始,每年約 25 萬供應量。Mloot 開始鑄造後,Loot 的地板價經歷了一天時間左右的短暫下降又再次回升。所以我們可以看出,NFT 的增發非但不會稀釋原有 NFT 的價值,反而使社區認識到原版 NFT 的稀缺。包括其他 Loot 的仿盤和衍生品,雖然在 Loot 推出後出現了爆發式增長,但社區的共識也是在逐步遞減的,社區基本只承認 Loot 的首創性和價值。 逐漸走向主流 NFT 爆發以來我們可以看到不少傳統領域的大型企業開始擁抱 NFT,利用 NFT 進行營銷和宣傳,這必定是一個大的趨勢。Visa 購入 Cryptopunk 並計劃購買更多 NFT;支付寶上線兩款限量版敦煌主題 NFT 皮膚;《時代週刊》推出 NFT 系列;蘇富比、佳士得等拍賣行多次將 NFT 納入拍賣,LV 推出 NFT 尋寶遊戲 Louis the Game; Twitter 宣佈用戶可以設置 NFT 個人頭像;TikTok 與流媒體平臺 Audius 開發了 TikTok Sounds,允許 Audius 協議上的歌曲導入 Tik Tok…… 這些大型企業入場 NFT 的直接好處就是帶來了傳統領域的流量和資源。以 Twitter 宣佈設置 NFT 頭像爲例,目前雖然探討頭像在元宇宙的應用還爲時過早,但在社交媒體的應用完全可以落地。在大多數人還不會選擇花錢買一張社交媒體頭像的時候,Twitter 這樣攜帶着巨大用戶流量的社交巨頭做出了最好的宣傳作用,未來是否 Instagram、Facebook、Telegram 都會推出這一功能。再比如 TikTok,短視頻在全球範圍內病毒式的傳播也會進一步壯大 NFT 社區。未來我們期待更多的傳統領域企業擁抱 NFT,以及更多的 NFT 資產進入傳統領域,NFT 將不斷走向主流化。 自下而上、社區驅動 Cryptopunk、無聊猿猴這類頭像 NFT 的運作大多是項目方或藝術家直接將自己的創作成果傳遞給社區,又通過運營和壯大社區,爲原本的 NFT 藝術品增加價值。後續也會通過爲 NFT 持有人空投、增加功能和應用場景等方式爲原本的 NFT 賦能,這是自上而下的發展模式,用戶需要被動接受創作者的創作成果。而 Loot 和 Rarity 本質上是由社區推動的,採用了自下而上的運作方式。項目方只規定了一些基本規則(如 Loot 的 8 個裝備,Rarity 的 11 個角色),後續的創造和想象全部交給社區,每一個社區的成員都可以貢獻自己的創意,決定項目的走向,NFT 展現了去中心化的趨勢。 社交屬性越來越強 2021 年初狗狗幣的爆發讓人們開始認識到,加密資產的內涵不只是創始人或者其複雜的功能賦予的,文化基礎和強大的社區共識可以給予資產更多的生命力。今年盛行的「JPEG」的「頭像社交」可以說是 NFT 賽道中文化和社區的產物,有着強大的社交屬性,代表着 crypto 世界中 「Club 意識」的盛行,並且這種 club 是有排他性的,往往只有該俱樂部會員纔可以享受社區的空投或其他福利。並且在當你詢問一些無聊猿猴持有人爲什麼當初選擇購買時,他們會回答,擁有猴子頭像可以進入猴子持有者社區羣組,並可以與其他猴子頭像的用戶私信聯絡。所以在人們還在質疑「這些 JPEG 到底有什麼用?」的時候,我們不否認經濟效益的因素,但「炫耀」和「身份」可能是更好的答案。 非公平鑄造 NFT 目前的 mint 方式主要是「先到先得」,沒有數量上的限制,上不封頂,售完即止,後來玩家不可持續參與。這種模式下 whale 以及有技術背景的「科學家」相比較散戶而言有很大優勢,有技術背景的玩家可以通過閱讀智能合約專門鑄造一個系列中最爲稀有的 NFT,雖然大多數用戶的鑄造都是隨機的,但最爲稀有的 NFT 一旦被提前鑄造,其他散戶的同系列 NFT 在二級市場的銷售情況可能會比較慘淡,所以 NFT 的鑄造不是真正公平的。 趨於同質 生成藝術或算法藝術是此次 NFT 熱潮的重要組成部分,由計算機代碼主導的藝術創作雖然是由不同矢量隨機組合而成,但執行的指令程序是依靠人爲提前設定的,即生成藝術的隨機性中包含了確定性,其最終的藝術形態是可以估測的。因此有人詬病這種模式與藝術的主觀性相悖,缺乏價值、創造性、以及創造痕跡,並不是難以複製的,算法藝術的發展可能會趨於同質。但是,同質的算法藝術是否也是一種藝術?這都值得人們的思考。 NFT 的未來設想 下面我們歸納了 NFT 未來值得關注的幾個方向: 可組合型 NFT 我們認爲類似 Loot 這樣的 NFT 樂高是新一代 NFT 的範式,項目只提供基本的可組合最小單位(矢量),後續的想象由社區進行創建和跟進,這種去中心化模式仍然有巨大的衍生和想象空間。但 Loot 這類可組合型 NFT 現在的狀態還太過簡單,社區的腦洞也顯得比較雜亂,缺乏合力,沒有統一的發展方向,原版 Loot 後的衍生品也大多是稀有度查詢工具、可視化表現工具等,並沒有出現明確的發展道路和玩法,生態發展比較緩慢,因此我們認爲去中心化的 NFT 社區需要一個有效的開發者激勵模式。相比較下,Rarity 在 AC 的引導下采用了一個更加去中心化的形式前進,項目的路徑和進展都還比較可觀:可視化 UI、加點、自動冒險升級、批量升級,交易市場等。所以我們雖然看好去中心化 NFT,但我們認爲在初期需要有一箇中心化的「集權」來引導項目的發展,並且給予開發者足夠的激勵,此外可組合型 NFT 的落腳點始終在於遊戲。 xFi SocialFi SocialFi 指的是 Social+NFT+DeFi,與 GameFi「邊玩邊賺」的模式不同,SocialFi 用戶依靠社交和互動賺取收益。SocialFi 目前的市值還非常小,最大的 Social Money 項目 Rally 和 Whale 的市值在一億美金左右,因爲基礎設施和生態環境的限制,這一賽道雖然早年就有人在討論但現在還處於比較早期的階段。SocialFi 的創新之處在於打破了中心化平臺的壟斷,賦予了 Web2 社交應用所不具有的金融屬性,是一個蓄勢待發的賽道,值得長期關注。SocailFi 的分類整體包括個人代幣、社區代幣以及孵化器、發行平臺以及 Web3 管理工具,具體包括但不限於以下項目: CreateFi CreateFi 是 SocialFi 的一個子集,即創作者通過創作內容賺取收益,創作者擁有內容的話語權。但當前基於 Web 2 模式下的內容生產和發佈模式未能切實保護創作者利益,而去中心化創作者經濟的好處有兩點:1. 將內容所有權由傳統互聯網平臺轉移到創作者手中;2. 爲長尾創作者創造了收入流。我們亦可看到像 Twitter 這樣的社交媒體巨頭對去中心化社交表現出了濃厚的興趣:支持加密貨幣支付打賞以及驗證用戶的 NFT 頭像,CreateFi 的生態正在不斷完善。下表我們列出了部分有關內容、社區的創作者經濟項目: LearnFi 傳統教育平臺的模式都是用戶付費觀看視頻或獲得學習資源,而 LearnFi 則可以令到玩家在學習過程中賺錢,包括收看視頻課程,完成課程任務等,現在 LearnFi 的概念還非常早期。除了學習課程外,講師用戶亦可以創建教學視頻 NFT 進行售賣並在之後的流轉過程中獲得收益,這就比較貼近於上文的 CreateFi,現在部分加密貨幣平臺提供了 LearnFi 功能,比如 Coinmarketcap, Coinbase, 衍生品交易平臺 Phemex 等。此外也有一些平臺比如 RabbitHole 也會提供加密貨幣學習任務,玩家完成任務可以獲得經驗值(XP)、該項目的代幣或者 NFT 的獎勵。在 RabbitHole 上提供課程的項目包括 Aave、Opensea、Uniswap、Compound 等。 總而言之,xFi 的重要意義就在於將主動權從平臺轉移到了參與者手中,這是一個基本範式的轉移。但無論是以遊戲主導的 GameFi, 還是以社交爲主題的 SocialFi, 亦或是學習爲主的 LearnFi,最重要的都是「Fi」 。參考 Axie Infinity 爲代表的 GameFi 的爆發,Play to earn 是這一浪潮中的最大亮點,甚至爲可玩性和經濟效益相比,經濟效益在 Web 3 生態中顯得更爲重要,若只是 Game/Social/Learn,Web 2 應用已經積累了一定量級的用戶和市場,Web 3 應用若要進一步擴大用戶基礎,就必定要引入 DeFi 經濟模型,引入金融屬性,爲用戶帶來賺錢效益。就目前來看,區塊鏈和加密貨幣玩家的動機比較單一,希望在遊戲或社交中獲得收益是玩家的最主要動機,一旦這些收益降低或消失,項目便很難再留住玩家。 定價機制和流動性解決方案 目前 NFT 資產面臨的最主要問題仍然是低流動性,造成 NFT 流動性低的根本原因在於缺乏有效的價格發現機制,而缺乏定價機制也會使得 NFT 的應用場景比較狹小,比如有關 NFT 的抵押借貸等金融活動無法有效展開,資金利用效率低。目前 NFT 的估值方法主要停留在歷史銷售價格上,對於 Beeple 這類藝術作品人們的估價方法主要依靠主觀評判。歷史銷售價格估值法和 NFT 的低流動性本身就是矛盾的,因爲 NFT 較少的轉手次數和不足夠多的參與者,歷史價格數據一般比較匱乏,參考意義不大。另外後期的 NFT 碎片拆分協議也爲 NFT 的價格發現提供了新的思路,但拆分的碎片是否有價值,所有權和治理權的管理和分配都值得思考。 我們認爲 NFT 的價格發現未來可以有如下三種發展道路: 有明確的價值支撐 如果 NFT 的價格可以有 FT 作爲支撐,NFT 的定價將變得很清晰。具體例子包括代表用戶頭寸的 Uniswap V3 的 LP token,Dego Finance 的「鏟子」,亦或是下文詳細解釋的通過算力和難度體現價值的 POW NFT。有 FT 或算力的價值參考的 NFT 可能是未來定價的思路之一,但這種方法與項目本身的設計機制有很大關聯。 預言機 NFT 的預言機我們認爲可以分爲中心化和去中心化兩種模式。中心化模式即 NFT 的資產評估專家評估 NFT 價值,即由對藝術品本身和市場有了解的專業人士構成的諮詢團體對 NFT 的定價給出評估和見解,並收取費用,對此我們認爲未來非常有可能出現一系列 NFT 資產評估服務機構,但專家評估面臨的問題可能在於不夠去中心化,可能存在評估人想法主觀、惡意估價,或者有限的專家無法承載數量龐大的 NFT 產品評估,以及無法應對不同種類的 NFT 價值估算。另一種方案則是去中心化預言機,即參與者自願評估 NFT 資產的價值,並且在評估中獲得獎勵,以激勵更多人蔘與評估,但這種模式更多反映的是少數服從多數的共識,在需要一定鑑賞力的藝術作品中,共識未必可以反映其價值。 衍生品 NFT 指數,以 NFT 爲抵押的貸款,看漲看跌 NFT 地板價的期權,做多或做空 NFT 的碎片化代幣…這類 NFT 的金融衍生品都會爲 NFT 的定價提供參考以及創造流動性。Paradigm 研究得出了 NFT 衍生品觀點「地板價永續合約」,該方案提出 NFT 持有者可以通過鎖定 NFT 來鑄造跟蹤該 NFT 地板價的永續合約,並且引入了資金費率,地板價永續合約可以令 NFT 持有者通過交易合約獲得流動性並對沖 NFT 地板價波動的風險,也可以爲其他非 NFT 持有者提供地板價的風險敞口。但研究指出該解決方案面臨的問題在於 NFT 指數的波動性和現貨 NFT 地板價的流動性缺失,若未能解決這些問題,可能會造成抵押品清算價值被錯誤估計,清算風險增加。NFT 衍生品賽道現在還非常早期,未來的還有更多可能性。 去中心化身份 (DID) 當今 Web2.0 中用戶的身份是孤立的,用戶需要在不同平臺中進行身份管理,並且不同平臺間的信息是割裂的,無法共享。去中心化身份 DID 是 Web3.0 的重要基礎設施之一,可以代表個人的所有鏈上活動行爲和信譽,是一個「鏈上徽章」,用戶只需一個 DID 就可以使用所有平臺的應用,並且可以擁有更好的隱私權和完全掌控個人數據,而獨一無二的身份也和 NFT 的特質非常吻合。現階段人們的鏈上身份基本就是錢包的地址,但錢包地址所記載的信息量以及應用場景還遠遠不夠,而且不同鏈上的錢包地址無法聚合形成身份數據,尚不能夠完全呈現用戶的「portfolio」。 傳統互聯網巨頭比如微軟和 IBM 都已經佈局了去中心化身份網絡,但在區塊鏈領域,DID 雖然早期就有被討論,但缺乏一個項目龍頭。未來去中心化身份 DID 在 DeFi、NFT、DAO 中都會發揮巨大的作用,比如 DeFi 依靠信用的抵押借貸以及 DAO 的投票治理等。目前面臨的主要問題是應用場景比較侷限,缺乏生態環境,創造鏈上統一身份的 DID 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其他創新形式 POW NFT 如上文提到 NFT 的鑄造是非公平的,我們認爲需要一種更公平的方法去 mint NFT。而且,除了主觀的審美判斷之外,NFT 需要有價值的支撐。借鑑比特幣 POW 挖礦機制的 NFT 或許可以提供一種新的思路 : 沒有任何預挖和預留,單純通過算力和挖礦成本確定 NFT 的價值,項目可以通過預先設定的難度機制來解決通脹問題,參與人數增加,挖礦難度也會增加,對早期參與者比較友好,NFT 的分發也更加去中心化,此外,工作制證明 NFT 此前在 NFT 領域還從未出現過。具體項目包括:POW NFT 和 Hacash Diamond 等。 互通型 NFT 目前市場上出現的 NFT 大多是靜態的藝術品、道具或是 JPEG 頭像,而有性格、有動作、有對話、有思想、可交互的動態 NFT 則可以創造更豐滿的角色形象和敘事,可以在 GameFi 或未來的 Metaverse 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這個邏輯就類似於短視頻的影響力要大過圖像和文字。以 NFT+AI 項目 Mirror World 爲例, 每一隻 Mirror NFT 都會有通過 AI 打造的虛擬意識「Soul」, 11000 個 Mirror 有不同的外貌和性格,也會根據不同的性格有不同的對話反應和動作。除此之外,Mirror 可以從和持有者的對話和互動中學習並且升級,也就是說 Mirror 可以被用戶「培養」,前提是 Mirror 先接收人們提供的信息。並且 Mirror World 已經提供了 Metaverse 場景(Battle Game), 供 Mirror NFT 持有者參與。 生長型 NFT 生長型 NFT 指的是 NFT 的形態在交易的過程中會發生變化,每次售賣和流轉過程中都會生長。數次交易後纔會出現最終形態和稀有度,也就是說生長型 NFT 是和其交易歷史捆綁在一起的,是藝術家和持有者共同創造的結果。現階段成長型 NFT 還非常早期,有類似想法的項目還很少,我們以 Organic Growth: Crystal Reef 這個項目爲例。 OGCrystal 的成長總共有六個階段,第一階段是一級市場發售,買家只會得到種子;第二階段是在買入五天後,水晶開始根據買家錢包 ID、交易歷史自由生長;第三階段發生在第一次出售後,水晶會在原有的基礎上根據新買家的錢包的情況生長;第四階段是二次出售後水晶的二次成長;第五階段水晶在一級市場發售後兩個月或出售七次之後被「lock」,水晶的形態和稀有度固定;第六階段則是最後的水晶形態由所有藏家共同創造而來。 下圖展示了水晶的算法和其形態決定的要素,其中包括:藏家的錢包 ID、交易時間和區塊編號、歷史交易次數、錢包內 ETH 餘額、NFT 藝術品數量、ETH 變動情況 6 個要素。

NFT 週報 | 交易總額降幅近五成,MekaVerse 周成交額位列榜首

NFT 市場 市場概覽 本週(10 月 9 日-10 月 15 日),NFT 市場市值及總持有地址數較上週雖有所上升,但較上週上升幅度減緩,市值環比上升 1.79%,總持有地址數環比上升 1.56%,交易總額、活躍地址及交易量等多項交易數據繼續持續走低,但較上週降幅有所回緩。 據 NFTGO 數據顯示,目前市場上共流通 12845786 個 NFT,較上週增加流通 17166 個 NFT,歸屬於 542428 個地址,過去 7 天裏共有 32207 個地址參與過 NFT 的交易,環比上週下降 23.98%。 本週市場變化較大,周前期賣方市場持續,後期逐漸轉變爲買方市場。此外,NFT 市場活躍地址數降幅減緩,環比下降 18.8%,活躍地址佔市場總持有地址的 17%,市場流動性較上週有所下降。 市場交易數據 本週 NFT 市場交易量及交易總額均有所下降,交易量環比下降 23.98%,交易總額降幅較大,環比下降 49.64%。10 月 15 日的交易總額更是創三十天以來新低。本週交易量和交易總額整體趨勢變化類似,即交易額的變化主要受交易量的驅動,而非交易額。 細分賽道流動性 而從流動性上看,本週 NFT 整體流動性繼續呈下降趨勢, 細分賽道中最爲活躍的是社交概念的 NFT,流動性爲 6.14%,其次數字藝術品,流動性爲 2.14 %,IP 概念的 NFT 作品本週流動性有所下降,位居第三,流動性爲 2.03%。 NFT 項目排行 一週成交額排行 過去一週成交額最高的 NFT 爲 MekaVerse,過去七天的成交總額爲 74,623,440.58 美元,約佔 NFT 市場總成交額的 36%,高出榜單第二名三倍多,平均成交價格 21,616.33 美元。當前最高成交價格爲 440,534.62 美元,最低爲 0.35 美元。交易額與交易量呈正向變化,交易額的主要變化來源於交易量,且流動性較好,爲 38.95%,流動性榜單中位居第四。 MekaVerse 於 10 月 8 日開始鑄造發售,且上線第二天交易總額約 56560179.09 美元,至今爲止仍爲交易總額最高點。據 Opensea 數據顯示,在最近七天銷售排行上 MekaVerse 均排列第一,目前其地板價已達 12775 美元。據 NFTGO 數據顯示,目前市場上賣方較多,且增幅高於買方。 一週流動性排行 過去一週流動性較好的 NFT 均爲新項目,CryptoPunks、ArtBlocks 及 Bored Ape Yacht Club 等知名項目流動性均低於 2%,Cryptopunks 周內流動性僅爲 0.44%,僅交易 71 筆。 過去一週流動性最高的項目爲 Rebel Seals Club,市值七天環比增長 1011.34%,平均成交價格爲 837.27 美元。當前最高成交價格爲 14,727.17 美元,過去七天共成交了 3130 筆,目前市場上供小於求,買方約爲賣方的兩倍,最新成交叫爲最高價,價格有上升趨勢。 一週成交量排行 根據 Nansen 數據,過去一週成交筆數最多的 NFT 仍爲 ArtBlocks,過去七天的成交筆數 3030 筆,雖然約爲上週成交筆數的一半,但仍高出第二名六倍,約佔 NFT 市場總成交筆數的 9%,且本週二(10 月 12 日)創近 30 日以來交易筆數新低,僅爲 310 筆。目前 ArtBlocks 賣方多於買方,呈現買方市場。 NFT 作品 過去一週成交額最高的 NFT 作品中,CryptoPunks 及 ArtBlocks 在前十中佔據 8 位。售價最高的 NFT 爲 ArtBlocks 系列的 The Eternal Pump #11 (1,610,955.22 美元),由 0xcc46eF...45F0 地址五天前購入,該買家錢包中共有 13 枚 NFT,ArtBlocks10 枚,CryptoPunk 兩枚。 Bored Ape Yacht Club 系列的#5199 (1,586,217.01 美元)佔據排行第二位,由 0x020cA6...5872 地址一天前購入,該買家錢包中共有 1399 枚 NFT,價值 6,715,574.51 美元,且賬戶內 NFT 種類繁多,除 Bored Ape Yacht Club 系列外,還有 ENS、Stoner cats、Bulls On The Block 等。排行第三位爲 ENS 的 paradigm.guardian.orbs.eth (1,508,883.58 美元)。

為什麼陳泰銘該幫自己發行NFT – Yahoo奇摩新聞

蘇富比為台灣企業家陳泰銘的蔵酒在香港規畫了一場拍賣會,364瓶葡萄酒拍出4.1億台幣,平均每瓶酒的身價都超過百萬。 拍賣會上,蘇富比特別介紹陳泰銘是:「世界上最傑出的藝術收藏家之一」。可惜的是,如果陳泰銘利用這次機會,幫這三百多瓶酒都設計一個NFT,那他至少會寫下三個歷史: 一、 成為世界上第一個發行NFT的傑出收藏家(沒有之一)。 二、 因為發行了NFT,身份馬上從收藏家斜槓成了數位藝術家,也是史第一人。 三、 改寫了葡萄酒收藏市場的遊戲規則。 自五百年多前波斯時期開始,世界上最富貴風流的政商菁英們一直喝葡萄酒喝到今天,但是一直有三個問題沒有解決: 一、 沒有人知道自己喝的酒是不是假酒,特別是那些身價不凡的名酒。 二、 越老越貴的葡萄酒越搶手也越沒有人敢開來喝。(因為這些酒歷經數十年甚至上百年的轉手流浪,沒有人知道保存狀況如何) 三、 沒有人知道誰收藏過這些酒,也沒有收藏家能為自己收藏的酒背書。(就像乾隆在三希堂墨寶上蓋滿了他的古希天子大印那樣) 如果陳泰銘發行了NFT,每一枚NFT裡的智能合約就可以同時解決以上三個問題。除了證明這些酒的確是他收藏過,也能為全世界知名的酒莊解決千百年來的難題。 在釀酒人眼中,這些身價不凡的好酒都是極脆弱的生命,最好是一出生就好好的躺在酒莊的酒窖裡,一直到確定開瓶時才離開酒莊送到買家手上,這樣也能確保酒被妥善陳放。如果每一瓶酒都有自己的NFT,藏家交易時只要交易NFT就好,想開瓶時再請酒莊送過來。 聽我說了這麼多NFT的好處之後,很多愛喝葡萄酒的朋友都鼓勵我把這想法付諸行動。由於我長期一直被這些朋友視為思想的巨人和行動的侏儒,所以決定利用這次機會一雪前恥。 為葡萄酒發行NFT其實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必須集結葡萄酒、藝術品和數位科技等不同專業。很幸運的,這些專業領域的好友我都有。 所以邀請了葡萄酒大神劉鉅堂、新藝博會共同發起人洪馬克和NFT神人Sway一起打造了全世界第一個專為葡萄酒愛酒人發行的NFT__WindoWine。這張數位藝術品也是某種意義上的身份證明,說明擁有者和我們一樣追求「葡萄酒一開,天國自然來」的美好。 這個NFT馬上就要在十一月發行,我決定優先讓那些說我是思想巨人行動侏儒的朋友認購,除了一雪前恥也感謝這些人的鼓勵(或嘲笑)。

CoinList 最新一期種子選手速覽,DeFi 和 NFT 仍占主導地位

本週,CoinList 從超 500 多個加密初創項目中選取了 8 個作爲最新一期的秋季種子項目,相比此前批次的一個重要趨勢是多鏈,如在 Solana、Terra 和 Polygon 等上,或爲 Filecoin 礦工提供軟件解決方案。此外,DeFi 和 NFT 仍然佔據主導地位,8 個項目中有 5 個屬於該類別,還有 3 個爲社交代幣平臺和數據基礎設施。 CoinList Seed 由 CoinList 在 2020 年推出,用來幫助早期加密初創公司進行首輪資金籌集並將項目和廣大投資者聯繫起來,因啓動相對公平、財富效應、項目質量以及部分項目在此亮相之後獲得了加密領域內知名風投青睞,獲得極大的關注度。本文將對本期 CoinList 種子項目進行介紹。 Talent Protocol:去中心化人才市場 Talent Protocol 是一個去中心化人才市場,允許用戶發佈與自身職業潛力緊密聯繫的個人代幣,支持者或投資者看好該用戶的職業發展潛力就可對其進行投資。Talent Protocol 創始人兼首席技術官也爲兒童編碼院校 SHARKCODERS 的創始人。 相比於傳統的職業僱傭網絡,Talent Protocol 相對較爲公平且更具包容性,允許代幣化和賦能用戶的未來職業生涯潛力,以及幫助用戶創建一個忠誠的支持者社區,不僅能夠更好的激勵人才,也能將人才和支持者緊密練習到一起,從而爲人才和支持者實現雙贏。 也因此,需要資金來加速其職業發展、希望構建支持者社區的用戶無需任何技術要求,就可以推出個人代幣來滿足當前的資金或社區需求,而看好某人職業發展的用戶購買相關的個人代幣進行投資,也可解鎖相關福利,比如加入個人 Discord 服務器,對該用戶職業決策進行投票等,想象一下,你是下一位 Vitalik Buterin 的早期投資者? Talent Protocol 的原生治理代幣是 TAL (ERC-20 標準),TAL 會在該協議運作模式中充當購買個人代幣的重要角色,除此之外,還有協議治理等作用。Talent Protocol 會將部分代幣獎勵給積極參與網絡的人才和支持者。 而關於個人代幣的價格確定計算方式,會按算法形成的如下聯合曲線 Token Bonding Curves (TBC)來決定。流通量越多,鑄造新代幣所需的 TAL 就越多,當然,Talent Protocol 激勵早期投資者的力度會更強。具體來說,TBC 是每種人才代幣的智能合約(相當於檔案袋),充當 AMM,支持者用法定貨幣或其他加密貨幣購買人才代幣時會自動轉換爲 TAL,並鎖定在該智能合約中換取人才代幣,同時提升了該人才代幣的價格,在銷售時,從智能合約解鎖其 TAL,同時銷燬人才代幣。另外,Talent Protocol 不會從人才代幣的銷售、購買以及交易中收取平臺費用。 Swash:數據即收入 Swash 於 2019 年作爲瀏覽器插件開始,吸引了不少用戶,使用戶能夠通過彙集、安全共享和貨幣化數據的價值來釋放數據的潛在價值。Swash 正在擴展爲一個數據民主化、去中心化和非壟斷化的數據生態系統。 Swash 核心團隊成員和顧問團隊包括 Reza Naeeni、DIA 協會的 CSO 首席問題官 CSO、Streamr 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 Henri Pihkala、Ocean Protocol 創始人 Bruce Pon 等。近期 Swash 還完成了 700 萬美元私募輪融資,投資方包括 Outlier Ventures、Streamr 和 KuCoin 等。 具體來說,當用戶使用 Swash 時,其在上網時的數據就會和其他用戶的數據彙集到數據聯盟,當有買家從該數據聯盟中購買數據時,聯盟內成員就可以共享收益,Swash 團隊也會收取一小部分。同時,Swash 還允許用戶控制並選擇分享其數據,由用戶來決定對外分享哪些數據。另一方,數據購買者就可根據這些數據制定業務決策和進行研究等目的。Swash 目前使用的支付方式爲 Streamr 的 DATA 代幣,之後將引入自己的治理代幣 SWASH 作爲支付和數據交易方式。 數據聯盟會過濾掉用戶敏感數據後,將其他數據一塊彙集起來,不過,用戶分享出去的數據並不會與用戶身份綁定到一起,也就是說,用戶的唯一標識是以太坊地址和隨機的唯一匿名標識符。 目前,Swash 適用於桌面版 Firefox、Chrome 和所有基於 Chromium 的網絡瀏覽器,如 Chromium、Microsoft Edge Insider、Brave、UC 瀏覽器和 Opera,目前正在嘗試擴展到 Android 和 iOS。 Creaticles:NFT 定製平臺 Creaticles 是一個可定製的 NFT 平臺,可將想要獲得特定藝術品的買家與才華橫溢的藝術家相匹配,在今年 8 月份上線了以太坊 Ropsten 測試網,將在本季度部署到主網,之後還計劃上線 Polygon。 在 Creaticles 上,買家提交 NFT 藝術品需求並設置獎勵金額、獎勵人數和時間截止日期,藝術家在探索請求列表後對感興趣的需求提交作品,Creaticles 會從中收取 10% 的佣金。在申請成爲 Creaticles 認證藝術家之後,可以參加該平臺上所有的 NFT 競賽。 Pawnfi:多鏈借貸平臺 Pawnfi 是一個針對非標資產的多鏈抵押借貸、租賃和交易市場,除主流資產外,支持包括 NFT、LP 代幣、流動性較小的山寨幣、代幣化的實物資產,以及代幣化的保險、債券、票據和衍生品等非標資產。資產持有者能夠在發起抵押借貸(Pawn)、租賃(Lease)以及轉售(Resale)等活動,來最大化資本效率。 相對於其他大多數交易協議和借貸協議而言,Pawnfi 將資產所有權、使用權以及收益權剝離開來,這意味着資產持有者可以在不失去資產所有權的情況下同時獲得貸款資金、租借收入、挖礦獎勵等收益。 Pawnfi 於 2020 年 12 月份推出首個內測版本,並在今年 9 月份完成 Pawnfi EVM 版本的最終測試,Pawnfi EVM 版本優先支持 ETH、BSC、Polygon、Arbitrum 和 Moonbeam。另外,Pawnfi 將在近期上線公測版。 Burnt Finance:Injective Protocol 孵化的去中心化拍賣協議 Burnt Finance 是基於 Solana 的去中心化拍賣協議,允許用戶鑄造、交易和拍賣各類資產,可拍賣的資產類型包括合成資產、NFT、數字資產等。用戶可以舉辦英式拍賣、荷蘭拍賣、聯合曲線拍賣等多種形式的拍賣活動,不僅藝術家可以出售自己的作品,新項目也可以利用 Burnt 的平臺進行籌款。 Burnt Finance 由此前燒燬著名街頭藝術家班克西 (Banksy) 的作品鑄造成 NFT 的 Burnt Banksy 發起,並由 Injective Protocol 孵化,還在今年五月份來完成了 300 萬美元融資,投資方爲 Injective Protocol、Multicoin Capital、Mechanism Capital、Alameda Research、DeFiance Capital、Spartan Group、HashKey Capital 等。 Burnt Finance 的治理代幣爲 BURNT,除治理外,還可以將 BURNT 作爲抵押品鑄造針對股票、商品以及指數等的合成資產 bAssets,另外,使用 BURNT 購買 NFT 時可享受手續費折扣等。 Tiiik:Terra 推出的一站式數字錢包 Tiiik 是穩定幣項目 Terra 推出的一站式數字錢包,有儲蓄、消費以及賺取收益等功能,會先提供給澳大利亞地區用戶使用。今年 8 月份,Tiiik 宣佈成爲澳大利亞金融業務許可證(AFSL)持有者的公司授權代表,並開放給澳大利亞批發投資者(wholesale investors),之後會提供給散戶。 關於 tiiik 的平臺運作模式,當用戶將資金存入 tiiik 時,tiiik 會與受監管金融合作夥伴合作,來將這些資金轉爲爲穩定幣,並轉至第三方託管合作伙伴。tiiik 會從用戶收益中收取一小部分資金。另外,今年四月份,Terraform Labs 聯合創始人 Do Kwon 在推特上表示,該服務將能提供 20% 可編程的收益率。 CID gravity:Filecoin 挖礦業務定價解決方案 CID gravity 主要爲 Filecoin 挖礦業務提供軟件解決方案,即,可供礦工量身定製定價以及客戶管理服務。礦工可以在幾十分鐘之內部署該解決方案,爲其客戶創建有針對性的定價模型,還可將特定的例外情況和定價模型鏈接到一個或一組客戶。 Masa:去中心化信用協議 Masa 是一個去中心化信用協議和無抵押貸款協議,已於 8 月份開始向部分用戶推出封閉測試版,此前表示會在 10 月份公開發布。V1 版本會啓用包括 CeF 和 DeFi 賬戶的個人財務資金管理儀表板、去中心化信用評分以及無抵押貸款功能。其中,信用評分系統會將用戶的財務數據與其傳統信用報告連接起來,並通過自動貸款池(ALP)實現無抵押 USDC 貸款。 另一方面,投資者或者機構可在自動貸款池(ALP)抵押用於無抵押借貸的 USDC 資產,來充當流動性提供者,並賺取 USDC 利息和獲得 CORN (Masa 協議代幣)代幣形式的挖礦獎勵。Mase 平臺中還有兩個角色爲 Backstop Liquidity Providers (BLP)和驗證節點運營者,其中 BLP 會從自動貸款池中購買拖欠或違約的債務,然後再通過 Masa 的 Collections API 來通過傳統的鏈下收款流程來向借款人催收債務;驗證節點運營者(需抵押 CORN 代幣)會向 ALP 提供實時金融數據輸送,來幫助實現無抵押貸款。 另外,Masa 還將在本季度正式推出時支持 NFT 抵押貸款,目前正在與一些創作者合作,將允許用戶將 NFT 作爲抵押品來借款。

賦予元宇宙資產流動性,讀懂 XCarnival 的 NFT 抵押借貸實驗

無論是 NFT (Loot 等)還是 GameFi (Axie Infinity 等),作爲目前爲數不多圈內圈外達成共識的方向,廣義上的元宇宙概念可謂方興未艾,被市場寄予厚望。 不過相比於傳統 DeFi 世界,無論從創新玩法還是配套服務上,當下的元宇宙仍只是一個早期「小衆賽道」,但伴隨着交易量和市場熱度的不斷攀升,元宇宙生態的基礎設施也在市場狂飆猛進中迅速補課,已經隱約看到較原生加密貨幣資產規模更大的流動性釋放可能。 「沉睡」元宇宙資產的想象空間 2021 年 9 月 3 日, NFT 項目「Loot:for adventures」用了 5 天時間就吸引了 4600 萬美元的銷售額和超過 1.8 億美元的總市值; NFT 遊戲 Axie Infinity 第三季度收入更是超 7.8 億美元,環比增長 4800%,其日活躍玩家也從今年 4 月份的 3.8 萬名增長至 200 多萬名; 同時 NonFungible 的數據顯示,截至 10 月 8 日,過往一月 NFT 的成交額達到了 17.5 億美元,總共交易的 NFT 數量達到了 794524 次。而日漸膨脹的增長數據背後,則是愈發突出的 NFT 等元宇宙資產作爲抵押品的剛性需求。 最直接的,目前的市場上,幾乎沒有像 AAVE、Compound 這樣的借貸平臺來爲 NFT 主流資產或其它元宇宙資產提供專業的借貸服務,這意味着絕大部分元宇宙資產從誕生之日起,便處於沉睡狀態,這對於持有者來說也是流動性近乎爲零的資產浪費 而基於 DeFi 的無邊界、無許可及可組合的特性,理論上當下近乎沉睡的元宇宙資產可以被賦予其極高的流動性,這是一個體量幾乎無窮大的想象空間。 且通過智能合約執行以及採用完全去中心化的模式也規避了傳統金融市場中一些潛在的中心化因素所可能造成的系統風險,這也成爲了元宇宙資產關鍵的流動性潛力釋放所在。 不過複雜合約邏輯下的操作成本及性能、以太坊生態的組合優勢發揮受限、可抵押資產較少且抵押率過高等問題也都是實實在在的賽道發展瓶頸。 因此元宇宙資產賽道還遠遠沒有到像 DeFi 那般格局鼎定的時候,尤其是在 BSC 等競爭公鏈蓬勃發展、Layer 2 方案愈發成熟的當下,元宇宙資產應用有望在此輪大潮中藉助流動性的釋放迎來新一輪的突破。 XCarnival:賦予 NFT 等元宇宙資產以流動性 XCarnival 的願景就正是藉助 DeFi 的創新玩法賦予元宇宙資產以流動性,將抵押借貸引入元宇宙世界,從而成爲元宇宙基礎設施。 按官網披露的規劃,XCanival 首發運行於 BSC 鏈上,基本上兼顧了以太坊生態的優質資產、DeFi 可組合性與高性能、低 Gas 費用之間的平衡,同時爲了減少公鏈生態的競爭淘汰風險,之後也有計劃在以太坊或更多 EVM 兼容及 L2 產品上提供服務。 具體來講,XCanival 支持用戶將自己持有的 NFT 等原有元宇宙資產在對應功能模塊進行抵押,這樣用戶作爲抵押方得到貸款,而提供貸款方放出貸款,到了還款日期,抵押方還清貸款和利息後,便可取回對應在抵押的元宇宙資產。 而如果交易結束後,到期元宇宙資產的抵押者沒有付清對應的貸款本息,那麼抵押的元宇宙資產將會被 XCarnival 平臺拍賣: 如果拍賣所得低於貸款金額,拍賣所得全部歸提供貸款方所有; 如果拍賣所得高於貸款金額,提供貸款方收回全部貸款金額,比貸款金額高出的那部分溢價由提供貸款方和平臺分成; 這可以幫助用戶解決實際問題:如何將手裏流動性不佳的元宇宙資產通過抵押獲得額外的流動性(穩定幣等),同時維持提供貸款方積極性及該機制正常運行的就是其間的套利空間——如果流拍抵押的 NFT 就歸資金出借方所有,那賣的錢如果超過出藉資金,出借方就賺了。 XCanival 如何「賦予 NFT 和元宇宙資產流動性」? 根據官方公佈的發展路線圖顯示,XCanival 以釋放 NFT 資產和元宇宙資產流動性的 XBroker 和 Megabox 爲主要功能模塊,且目前均已開放內測。 XBroker ——NFT 資產限時拍賣清算 XCanival 其實是爲了降低門檻限制而引入了 XBroker 做市商功能,因爲在 XBroker 做市商機制下,通過做市商協調出質人和出借人,藉助抵押借款的方式,可以使更多低流通性的代幣甚至無法直接定價的 NFT 被重新納入到 XCanival 的元宇宙資產生態當中。 而風險規避的措施也很像傳統的當鋪模式:如果到期歸還出借人金額本息則會歸還抵押物,如果無法歸還則會走拍賣流程。 也就是說只要借貸方在規定的時間內及時還清借款,抵押物會及時收回,反之平臺會自動把抵押的 NFT 進行拍賣,且在這個過程中,抵押者和貸款方是通過友好協商的,而非其他平臺智能合約自動成交的算法模式。 例如我們可以假設自己是提供資金賺取利息一方,來觀察下這個流程: 如果我們本身風險偏好高,就可以在給 NFT 抵押方提供較高的貸款金額,同時要求收取較高利息。這時的風險就是當抵押的 NFT 市價跌破貸款金額,NFT 抵押方處於利益考量很可能傾向選擇不還款; 如果我們本身較厭惡風險,則可以選擇提供較低貸款金額,同時只收取較低的利息。這樣做的好處是即使抵押 NFT 價格下跌,只要抵押 NFT 價格仍高出我們向 NFT 抵押方提供的貸款金額,那麼對方仍會積極還款,以贖回雖然已貶值的抵押 NFT; 雖然 XBroker 是作爲 XCarinval 元宇宙資產模型中的一個功能模塊來進行的定位,但實際上隨着 NFT 板塊的大爆發,XBroker 所提供的的 NFT 抵押借貸功能或許能發揮更大的作用: 一直以來,NFT 極度匱乏的流動性和定價難等問題困擾着 NFT 抵押借貸產品的實現,而藉助 XBroker 的做市商模式,可以賦予原先收藏價值明顯但流動性極低的 NFT 以等同其它數字貨幣一樣的高流動性,那麼在抵押、借貸等 DeFi 應用場景中,NFT 就可以開始扮演活躍的角色。 不過這個設計的流程無疑會很複雜且漫長,因爲目前還沒有相對公允的市場定價機制,作抵押物還要考慮風險控制等。 但至少這方面的嘗試很有創造性,NFT 與 DeFi 之間的界限會愈發地模糊,基於 NFT 和 DeFi 結合的「NFT 樂高」在 2021 年也可能會迎來突破性發展。 Megabox ——更廣泛元宇宙資產的抵押可能 Megabox 系統則是出於同樣的目的,通過它可以將非主流元宇宙資產(甚至包括 Altcoins 和 LPs)引入抵押池,最大限度釋放所有元宇宙資產以流動性。 某種意義上,這樣的機制設計可以類比傳統 DEX 許可型上幣向免許可上幣的轉變,將資產覆蓋種類從少數的主流 NFT 資產拓展到絕大部分的長尾元宇宙資產,降低市場準入門檻的同時也擴展了用戶參與度。 當然,引入大量長尾資產的風險無疑就在於資產質量的風險控制(Venus 殷鑑不遠),在這方面像 AAVE、COMP、Venus 等的設計正是核心風險因素——底層借貸池連通,這導致了系統的反脆弱性無法承擔長尾資產的風險,因爲任何單個資產的風險都會被系統共同消化。 而 Megabox 則寄希望通過隔離風險池、動態評估、單獨借貸率等創新風控措施,對此進行嚴格的風險對沖,並通過將不同資產的風險分割鎖定,以在理論上最大限度控制極端情況下的損失上限。 正因如此,Megabox 相對而言可以爲 XCarnival 提供更多資產的流動性解鎖,同時用戶完全可以將借出來的平臺穩定幣 USDxc 通過兌換池換成主流穩定幣並提走進行投資或其它用途,從而進一步地提高用戶個人的資金使用率和槓桿水平。 一言以蔽之,XCarinval 通過兩個功能模塊(XBroker、Megabox)賦予元宇宙資產以流動性,並覆蓋了主流 NFT 資產之外的長尾資產,從而爲更高的用戶資金利用率、更豐富的元宇宙使用場景打開了大門。 XCarnival 的發展路線圖 今年 5 月,XCarnival 完成了數百萬美元的種子輪融資,Fundamental Labs、Zonff Partners、SNZ、EVG、NGC 等機構領投,AU21、Incuba Alpha、DFG、WaterDrip、LD Capital、Gate、ChainCapital、Bitrise Capital 等機構參投。 目前 XCarnival 也同步開啓一系列的智能合約審計安排,包括已經通過的 Certik 安全審計,和即將在白帽社區推出的 Bounty Program 進行漏洞賞金計劃。 同時 XCarnival 在採用 Chainlink 作爲預言機喂價的基礎上,結合了自身開發的預言機,以保證穩定、多元的價格來源。 接下來四季度 XCarinval 計劃逐步推進多鏈開發和部署,尤其是涵蓋 ETH L2 解決方案以與以太坊上的主流資產和 DeFi 應用橋接,同時會建立 DAO 及 CEX 上市忠誠度 NFT 系統,並着手 Xbroker V2 的開發進程。 小結 DeFi 本身就是強自金融屬性,而 XCarinval 如今所做的「賦予元宇宙資產以流動性」,本質上就是打通 DeFi 與元宇宙資產,一方給玩法,一方給資產,通過 DeFi 的形式解鎖元宇宙資產的融資方式,爲其進入 DeFi 世界徹底打開大門。 理論上,這樣既從元宇宙中引入了更多樣化、更大體量的資產類別以滿足 DeFi 發展需求,同時也盤活了元宇宙世界內原本的「沉睡資產」,賦予了元宇宙資產全新的的應用可能。 不過目前面臨的挑戰主要也有兩方面:元宇宙世界資產的潛在流動性相比鏈上原生資產仍較差、元宇宙資產的公允價值尚需市場消化,這既是未知風險,也算是藍海機遇,因此曾獲得 BSC 黑客松大賽東南亞賽區冠軍的 XCarinval,在這個方向上也算是「喫螃蟹者」,頗值得肯定和持續關注。 而對元宇宙而言,這也確實是值得期待的「範式轉變」,畢竟如何找到一種將 DeFi 和元宇宙資產合法性地相結合的方法,通過賦予元宇宙資產流動性來探索元宇宙全新的創新玩法,在 NFT 和元宇宙迅速膨脹的當下,無疑極具想象空間。 XCarnival 的現在與未來 元宇宙資產抵押借貸平臺 XCarnival 宣佈將於 10 月 18 日 22:00 (GMT+8)開售 Galaxy 創世盲盒,23:00 (GMT+8)開售 XCarnival 官網創世盲盒,另外,10 月 18 日 23:59(GMT+8),XCarnival 主網上線並同步啓動挖礦。隨後將於 10 月 20 日在 TreasureLand 開啓第三輪申購創世盲盒活動。 創世盲盒申購必定備受衆多早期玩家關注,在遊戲開啓之後,搶到創世盲盒的玩家也將開啓 XCarnival 的挖礦探索之旅。根據 XCarnival 的規劃,一方面會對產品不斷迭代更新,增加盲盒形式和挖礦挖法,有效提高玩家手中盲盒的利用價值,據官方信息披露項目方正在緊鑼密鼓建設 XCarnival 的生態,如用戶成功申購到 NFT 創世盲盒還可通過質押借貸挖礦參與到 XCarnival 生態建設。 根據 XCarnival 的規劃,一方面會對產品不斷迭代更新,另一方面增加各種挖礦的形式和新元素,提高玩家手中盲盒的參與度,據官方信息披露項目方正在緊鑼密鼓建設 XCarnival 的生態,不斷增加創世盲盒的應用場景。

以太坊 Layer 2 來臨,如何在新時代把握 NFT 的早期機遇?

在今年下半年,我們看到三個主題主導了加密貨幣的炒作週期:NFT、ETH 殺手和 Layer 2。 這三個主題都是有用的提醒 ...... 人們想要廉價的區塊空間。 隨着 NFT 的蓬勃發展,很快就可以看出,在以太坊上鑄造 NFT 將使新一代的收藏家付出代價,因爲他們無法在 gas 費上支付高昂的美元。 然後就出現了 ETH 殺手的說法——以太坊是不可擴展的,讓我們在 Solana 上鑄造 NFTs!這種情緒可以理解,但有點短視。 上個月,我們看到了具有 NFT 潛力的通用 Layer 2 的第一縷曙光,因爲鎖定在 Arbitrum 上的價值超過了 35 億美元。 所以,我們繞了一圈又回到了 NFT。NFT 熱潮仍然主導着加密貨幣、Twitter 的大部分內容,新項目仍然看到數以萬計的 ETH 交易量。 每個人心中有個疑問? NFT 會留在以太坊上,遷移到 Layer 2,還是去 ETH 殺手那裏? Bankless 常駐 NFT 專家 William Peaster 認爲是 Layer 2。那麼你可以做什麼? 如何在 Layer 2 上收集 NFT 以太坊的第二層(Layer 2)擴展生態系統在最近幾個月已經開始蓬勃發展。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清楚,隨着時間的推移,大部分的 NFT 活動將遷移到 Layer 2 上。 這種策略將展示你如何抓住這一趨勢,並通過當前最重要的 Layer 2 機會收集 NFTs。 目標:瞭解如何在 Layer 2 上收集 NFT 投資回報率:各不相同,但對未來來說是寶貴的經驗 以太坊 Layer 2 的簡要介紹 以太坊是一個用於去中心化應用和去中心化支付的區塊鏈。爲此,以太坊進行了某些設計權衡,以優化可訪問性和中立性。 反過來說呢?由於對以太坊有限的區塊空間的巨大需求,以太坊區塊鏈無法同時提供低延遲(即快速交易)和高吞吐量(即每秒多筆交易)。 至少它本身還實現不了。 這就有了以太坊擴展解決方案的用武之地。雖然存在一系列擴展解決方案,但最突出的被稱爲「第 2 層」(Layer 2),因爲它們隱喻地工作在以太坊之上。這些 Layer 2 充當以太坊的外部執行層,因爲它們爲基於以太坊的交易提供高吞吐量和低延遲,儘管它們位於以太坊主網之外。 要點是什麼?Layer 2 通過擴大區塊空間來幫助減少對以太坊區塊空間的需求,並在此過程中提供良好的交易用戶體驗。 重要的是,一些 Layer 2 直接從以太坊繼承了它們的安全性(如 Optical Rollups 和 ZK Rollups),而其他的則依賴於以太坊,但不直接受其保護(如 Polygon 和 Ronin 側鏈)。 儘管它們存在區別,但它們的共同點是充當以太坊的外部執行層。 因此,你可以把 Layer 2 想成是以太坊的「擴展樂高積木」。它們可以以多種方式構建,從而支持具有一系列擴展可能性的應用程序。這就是爲什麼以太坊專家說我們正在進入模塊化區塊鏈時代:沒有單一的擴展路徑,而是有許多模塊化解決方案的可能組合。 第 2 層 NFT 因素 最近,對以太坊區塊空間需求的最大驅動力之一是蓬勃發展的 NFT 生態系統。 這個生態系統是早期的,就像整個 Layer 2 領域一樣,所以我們纔剛剛開始看到在 NFT 和擴展的交叉點上可能發生的魔力。也就是說,相信這一點:NFT 和 Layer 2 將繼續發展,並肩作戰,隨着時間的推移,大量的活動將從以太坊基礎層轉移到 Layer 2。 此外,圍繞 Layer 2 的笨拙的早期用戶體驗(UX)將繼續得到改善。在不久的將來,以太坊錢包將使使用 Layer 2s 成爲一種流暢的體驗,以至於許多用戶甚至不會意識到他們正在使用 Layer 2s。 然而,我們都是這裏的 先驅。我們希望儘早瞭解並嘗試未來。好吧,NFT 的未來是 Layer 2,而這個未來正在此時此地即將實現。 因此,讓我們來看看你今天可以收集 Layer 2 NFT 的一些主要早期方法。 在 Layer 2 上收集 NFTs 如前所述,已經有一系列不同的 Layer 2 可供選擇。下面,我將概述我目前正在利用的所有主要 Layer 2 NFT 收集途徑。 Immutable X Immutable X 是第一個明確迎合 NFTs 的 Layer 2。 目前,Immutable X 依賴於基於 StarkWare 的 ZK Rollup 技術,這是一項創新,通過 zk-SNARK 加密證明將許多鏈下交易「分批」到了以太坊上。後續,Immutable X 將採用「Volition (自願)」模式,用戶可以在「ZK Rollup」模式和「Validium」模式之間進行選擇。Validium Layer 2s 在處理鏈下交易和數據。 SoRare SoRare 是一款全球幻想足球遊戲。體育交易卡由 NFT 和基於 StarkWare 的 ZK Rollup 構建,而非不是紙張(或現在用於普通幻想體育應用程序的任何東西)。 Smol Puddle Smol Puddle 是一個基於 Arbitrum One 的實驗性和未經審計的 NFT 市場。由於它的實驗性質,應該謹慎對待它。但我想在這裏提出它以強調基於 Optimistic Rollup 技術的 NFT 市場的早期例子。 Axie Infinity 今年早些時候,熱門 NFT 遊戲 Axie Infinity 推出了其定製的 Ronin 側鏈,該側鏈是定製的,以促進特許經營中可愛的 Axie 怪物的繁殖和收集。從那時起,Axie Infinity 就開始了飛速發展。 要開始在 Ronin 上使用 Axie Infinity,你可以按照以下步驟操作: OpenSea OpenSea 是全球領先的 NFT 交易市場。與今年的許多 NFT 項目一樣,OpenSea 已經開始實施 多鏈策略, 從支持 Polygon PoS 側鏈開始。 在開始之前,你需要通過 Polygon Bridge v2存入 ETH 和 / 或 MATIC。完成後,你可以導航到 OpenSea 市場,並在左側邊欄中的「鏈」類別下選擇 Polygon。然後你可以購物,就像在主網上一樣。 結論 隨着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區塊鏈活動將「向上移動」到 Layer 2,即外部執行層。出於與其他人相同的原因,NFT 用戶將越來越多地湧向這些解決方案:非常快速且非常便宜的交易。 因此,實驗 Layer 2 NFT 的時機已經成熟,因爲 Layer 2 時代終於到來,新穎的早期機會開始大量湧現。

一文梳理國內外 NFT 平臺發行模式、代表作品與費用等

NFT 發行平臺是爲 NFT 提供發行、交易等服務的平臺。根據平臺的所在地,NFT 發行平臺能夠被分爲國內和國外兩個市場。下文對比了國內外主要的 NFT 發行平臺的情況,包括平臺簡介、發行模式、代表作品、相關費用、平臺交易數量和交易額。 國內 NFT 發行平臺 國內由於監管政策的差異,NFT 的發展路徑相較國外更加保守。國內的 NFT 發行平臺大致可分爲兩類,一類是基於互聯網大廠搭建的聯盟鏈,這類 NFT 以收藏功能爲主,缺乏代幣交易的功能。另一類 NFT 交易平臺功能更加全面,但普通用戶發行 NFT 的門檻較高。 騰訊「幻核」App 平臺 關鍵詞:App、收藏功能、藝術家參與、聯盟鏈 平臺簡介:幻核是國內首個 NFT 交易 App,於 2021 年 8 月 2 日上線。幻核數字商品是基於至信鏈 NFT 技術協議發行的數字商品。至信鏈是由騰訊公司、中國網安以及北明軟件發起建立的基於數字文化內容場景的司法應用生態服務平臺,爲數字商品的發行交易和平臺提供區塊鏈底層技術支持、可信存證技術、數字商品憑證技術服務。未來平臺或將開拓更豐富的 IP 和流通玩法。 發行模式:目前以私下渠道聯繫藝術家的形式發行,並未開放私人創作。發行產品以收藏爲主,不支持二次交易。 代表產品:首期限量的「有聲《十三邀》數字藝術收藏品 NFT 「螞蟻鏈粉絲粒」小程序 關鍵詞:付款碼 NFT、收藏功能、限制贈送 平臺簡介:打開支付寶,搜索「粉絲粒」、「NFT」關鍵詞就可以看到「螞蟻鏈粉絲粒」小程序。螞蟻鏈粉絲粒基於阿里巴巴旗下螞蟻集團開發的私有區塊鏈。目前主要有兩種產品,一種是付款碼 NFT 皮膚,購買後 NFT 皮膚會顯示在付款碼上方;另一種是數字藝術品。 發行模式:目前主要通過聯繫藝術家進行創作和發售,未開放私人創作平臺。平臺不支持以任何方式進行轉讓或交易,產品提供收藏欣賞、向好友展示、以及有限制的贈送功能。 代表產品:敦煌飛天、九色鹿、刺客伍六七、我不是胖虎、吾皇貓 NFT 中國(NFTcn) 關鍵詞:收藏家聚集、門檻較低、同步市場 平臺簡介:NFT 中國是一家 NFT 數字資產上鍊、推廣、交易綜合性平臺,創立於 2021 年 5 月。平臺專注藝術品類 NFT,包含線下渠道以及線上渠道,彙集較多收藏家。NFT 中國通過其旗下自有星鏈藝術家計劃和 NFTCN STUDIO 工作室積累大量藝術家資源。目前,NFT 中國已有數千名藝術家入駐,100 餘位藝術家同平臺展開了深度合作,使平臺彙集了許多具備投資價值的優質作品。 發行模式:對於擁有藝術家工作室的用戶,平臺沒有發行數量的限制。對於個人申請的藝術家,最多隻能上傳 20 份作品。平臺目前支持盲盒發行、拍賣、定價等多種發行模式。除了上架自有平臺的市場,NFT 中國還會將作品同步到 OpenSea、Rarible 等海外幾個最大的市場,以解決流動性問題。 代表作品:陶文元《又是一豐年》、泉《桎梏》系列 相關費用:NFT 中國只需要支付審覈認證的費用,爲 300 元人民幣。交易手續費固定爲 33 元人民幣。 DMall.im 關鍵詞:門檻低、中文界面 平臺簡介:創立於 2020 年 11 月,原名爲 btoto,DMall 地貓是亞洲規模領先的 NFT 商城,用戶能夠購買或出售任何符合 ERC721、ERC1155 標準的加密商品(NFT),包括但不限於加密遊戲中的角色和道具、虛擬沙盒世界中的土地、不動產或裝扮物、加密藝術收藏品、數字版權和數字門票等。 發行模式:平臺門檻低,玩家可以自由的創建、上架商品。平臺爲中文界面,操作流程簡潔,利於新手操作。平臺支持一口價和拍賣機制出售 NFT 產品。 代表產品:ArtBlocks Curated、Arabian Camels 系列 相關費用:平臺目前僅支持 MetaMask,又稱「小狐狸錢包」,這是一種數字貨幣錢包,能在平臺上進行登陸和支付。賣家首次上架商品時需要 GAS 費,後續再上架商品無需任何費用。DMall 上所有商品進行售出時都僅收 2.5% 的費用。據悉,後續平臺還將上線「返傭功能」,如果算上返傭的話,則用戶所需支付的手續費還會進一步減少。 Ibox 關鍵詞:高端發行、流動性方案、公鏈發行 平臺簡介:iBox 是火幣旗下的 NFT 交易平臺,定位高端 NFT 發行、流通。相較其他的 NFT 發行平臺,iBox 將重點縱深服務於亞太地區的 NFT 玩家。iBox 將部署在多條公鏈(首發 HECO),具備安全、交易費用低、速度快等特性,支持 ERC-721 和 ERC-1155 標準的數字資產買賣。 發行模式:iBox 主打高端 NFT,其大部分 NFT 產品均與大衆耳熟能詳的知名 IP、知名藝術家或公衆人物聯合發佈。用戶可以通過定價發行、盲盒發行、多形式拍賣等方式進行資產交易,同時配套多種流動性提升解決方案,如結合借貸、挖礦、價格預言機等多種方案以增加 NFT 的二次流動性。 代表產品:明星系列、張國榮公益數字餐品、盲盒、同道大叔、徐冰天書號、陳小春作品「ibox001」號 相關費用:價格由鑄造者設立,無需版稅,賣家收藏後可在線上掛售 優版權 關鍵詞:版權綁定、兼容多鏈 平臺簡介:優版權利用區塊鏈技術,將原創版權作品上鍊形成 NFT 資產,並通過漫聯盟 ipbank 版權運營等方式,爲原創者創造最大的價值激勵與肯定,爲 NFT 資產持有者帶來可觀的收益與增值。平臺包括藝術品、音樂、短視頻、明星 IP 等。 發行模式:目前的作品大多爲自帶流量的企業用戶,其他個人發行者需要提交作品進行申請,並可以選擇盲盒發行、限量發行等發行模式。此外,平臺上發行的 NFT 可以綁定實物權益、作品版權權益等,並通過這些權益進行商用獲利。此外,還支持一鍵上架至幣安、火幣、OpenSea 等交易平臺爲 NFT 提供流動性。 代表產品:《必由之徑》、孔子爺爺 相關費用:平臺支持通過人民幣和央行數字人民幣進行充值交易。不需要額外購買 token 做手續費,只收取 10% 交易手續費 Umx 關鍵詞:兩級市場、微信支付 平臺簡介:UMX 是中國首家多板塊 NFT 加密藝術品交易平臺。UMX 平臺包打造了視覺藝術,音樂,混合數字藝術等多個板塊,業務模式核心在兩級市場。平臺採用在微信端設置安全祕鑰的方式來獲得便捷的微信資產錢包,使用微信支付即可在 UMX 市場上交易藝術作品。買到的作品既可以收藏,也可以直接放到 UMX 二級市場進行轉賣交易。後續將允許將微信錢包與 UMX 的 NFT721 通用錢包進行互通。 發行模式: 商品擁有者通過 umx 平臺區塊鏈智能合約設定 NFT 作品價格、發行份數、發行時間、版稅等參數,在首發市場進行發售。發售方式支持定價直賣和競價等多種模式。消費者通過首發市場購買作品後,放在二級市場進行再流通和多次售賣,來達到作品增值和投資收益。 代表產品:蘇茂隆《六嬗》、薛繼業《毛椅子》、林泉《寂》 相關費用:版稅會根據不同的板塊發生變化,費率介於 7% 到 10% 不等。 國外 NFT 發行平臺 國外主流 NFT 大多基於公鏈發行,交易自由度非常高,二級市場的流動性非常顯著。部分老牌 NFT 發行平臺仍然以藝術家創作爲主,門檻較高;而在部分門檻較低的 NFT 發行平臺如 Opensea 上,普通用戶也能夠參與 NFT 的製作和發行。 OpenSea 平臺簡介:Opensea 是全球最大的 NFT 交易平臺,是去中心化交易所,提供點對點的以太坊同質化代幣(NFT)交易。平臺擁有種類最爲豐富的 NFT 商品,涵括加密藝術品、遊戲商品、虛擬土地、數字版權等。 發行模式:用戶進入門檻低,能夠在這裏自由創建、交易 NFT。平臺支持以固定價格、降價、最高出價等出售機制, 代表產品:CryptoPunk 、CryptoKitties 相關費用:平臺目前支持 241 種加密貨幣作爲支付方式,OpenSea 會抽取交易額(包括首次或二級銷售)的 2.5% 作爲服務費用。創作者能夠在 10% 以內自由設置版稅,OpenSea 會將這些 NFT 版稅收入每兩週轉至 NFT 創建者指定的收款地址。 一文梳理國內外 NFT 平臺發行模式、代表作品與費用等資料來源:DappRadar Rarible 關鍵詞:代幣治理、跨平臺管理 平臺簡介:Rarible 是建立在以太坊上的綜合 NFT 發行與交易平臺,創建和出售由區塊鏈保護的數字藏品。該平臺是一個供用戶鑄造、銷售和創造收藏品的開源的、非託管的平臺。Rarible 支持以太坊 ERC721、ERC155 標準的加密藝術品、遊戲道具、域名服務等多種類型的 NFT 交易。平臺與 Opensea 集成,支持跨平臺管理。 發行模式:任何用戶都可以進入 Rarible,創作和展示自己的藝術品。平臺支持一口價交易和拍賣交易。平臺在 2020 年發行了治理代幣 RARI,鼓勵用戶參與代幣治理及作品審覈。 代表產品:BoredApeYachtClub、ArtBlocks 相關費用:平臺收入來自於 2.5% 的交易手續費。NFT 的創作者能夠將版稅設置到最大 50%,目前,平臺正在研究跨平臺版稅計劃。 一文梳理國內外 NFT 平臺發行模式、代表作品與費用等資料來源:DappRadar Nifty Gateway 關鍵詞:美元兌換、門檻高、邀請制 平臺簡介:NiftyGateway 是一個受監管的 NFT 的貨幣市場,Nifty Gateway 與頂級藝術家和品牌合作,如世界知名藝術家 Michael Kagan,打造限量版、高品質的 Nifties 系列。除了加密藝術品外,平臺還包含加密貨幣遊戲和應用類產品,如 CryptoKitties、GodsUnchained 等項目。 發行模式:普通人發表作品門檻較高,需要進行申請。藝術家入駐,實行邀請制 代表作品:Michael Kagan CRENAN 系列 相關費用:NiftyGateway 是一個以美元爲基礎的中心化市場,允許美國用戶提取法定貨幣,並計劃面向國際用戶推出同樣功能。用戶可以用信用卡購買 NFT,出售時可直接兌現到銀行帳戶中。近期,Nifty Gateway 還更新了功能,Prepaid ETH。即將以太坊用戶與信用卡用戶處於同一個交互速度的環境,提高交易的速度。平臺會對每筆二級市場的交易收取銷售額的 5% 以及 0.3 美元的服務費,用於支付信用卡處理費併爲平臺運營提供資金。在 NiftyGateway 上,藝術家可以自行設置二級市場中的版稅,最大達 50%。 MakersPlace 關鍵詞:支持信用卡和 Palpal 付款 平臺簡介:發佈於 2016 年的 MakersPlace 是一個稀有藝術品鑄造平臺。該平臺通過市場和合作夥伴網絡,將藝術家與藝術愛好者、收藏家聯繫起來。平臺涵蓋各種數字創作,主推限量版的 NFT 發行模式:門檻高,以知名藝術家爲主,實行邀請制 代表作品:與佳士得合作拍賣數字藝術家 Beeple 的畫作 《Everydays:TheFirst 5000 Days》 相關費用:支持信用卡、Paypal 及 ETH 付款,MakersPlace 收取銷售額的 15% 作爲服務費,另外通過信用卡購買時收取 2.9% 的費用。當作品被多次轉售時,原創者可以獲得銷售額 10% 的版稅,MakersPlace 會收取 2.5% 的版稅,即出售方能夠拿到銷售額的 87.5%。 一文梳理國內外 NFT 平臺發行模式、代表作品與費用等資料來源:DappRadar SuperRare 關鍵詞:藏家版稅 平臺簡介:SuperRare 成立於 2018 年,是最早的 NFT 藝術品鑄造平臺之一,被譽爲擁有全球數字藝術家網絡的互聯網數字藝術市場,擁有近 700 位藝術家。平臺以藝術品爲主,包括靜止圖像、動圖、視頻等。 發行模式:SuperRare 對藝術家有着嚴格審覈的標準。藝術家要想入駐 SuperRare,需向平臺提出申請,只有通過審覈的原創作者才能發售 NFT,且不能在互聯網上的其他地方進行代幣化。 代表產品:Mr Doodle 的《TheLiving Doodle》 相關費用:平臺上所有交易都是使用以太幣進行的。SuperRare 聲稱是首個引入自動化藝術家版稅的平臺,平臺會在藝術家首次銷售時收取的銷售額的 15% 的服務費,還會在所有購買交易中向買方收取 3% 的市場交易費用。當藝術品繼續流轉銷售時,創作者會收到 10% 的版稅收入。此外,平臺還推出了藏家版稅,第一位藏家會獲得的藏家版稅依照流動次數從 1% 逐次遞減 50% 直至爲零。第二位藏家從 0.5% 依次類推。藏家版稅目前計劃爲期 12 個月計劃,版稅由官方的手續費中支出。 一文梳理國內外 NFT 平臺發行模式、代表作品與費用等資料來源:DappRadar Foundation 關鍵詞:社區驅動型、邀請制、高門檻鑄造交易平臺 平臺簡介:Foundation 是一個由社區建立的數字收藏品平臺,通過簡單的應用程序,用戶能夠在以太坊區塊鏈上競標數字藝術,完成購買、出售和瀏覽數字藝術。與其他平臺相較,該平臺是一個更專注於高質量創意和藝術的小衆社區,藝術品種多爲精心策展和生成專業化的藝術品 NFT。 發行模式:與其他「申請審覈制」的平臺不同,Foundation 是一個邀請制的 NFT 藝術平臺,採用了社區主導的策展模式。即先通過邀請 50 位藝術家到平臺上,然後向這些藝術家贈送 2 個邀請碼,而若當被邀請者同樣成功出售首件作品時,也可獲得 2 個邀請碼。除了點對點邀請,「Community Upvote」是一種新入駐方式,所有經過推特認證的社區成員在加入「CommunityUpvote」後可獲得 5 票用於支持 5 位可入駐的藝術家,排名前 50 的藝術家可創建 NFT。不過,未來 Foundation 不排除將「Community Upvote」作爲創作者主要入駐途徑。 代表作品:Chris Torres《 Nyan Cat》 相關費用:平臺作品以以太坊計價,除了特殊的邀請機制,Foundation 的銷售機制同樣特別,藝術家在將作品上傳時需先設定底價,在首個出價後,這件作品會自動開啓爲期 24 小時的拍賣。此外,Foundation 上生成的 NFT 將會自動在 OpenSea 上發行,其會在作品成功售出後收取 15% 的服務費,剩餘的 85% 則歸於創作者。而二次銷售時 Foundation 則收取 10% 的服務費,而創作者可永久獲得 10% 作爲版稅,OpenSea 每 1 至 2 週會支付一次。 一文梳理國內外 NFT 平臺發行模式、代表作品與費用等資料來源:DappRadar KnownOrigin 關鍵詞:高端藝術鑄造交易 平臺簡介:KnownOrigin 是個老牌加密藝術平臺,也是一個由藝術家驅動的平臺,旨在提供便捷平臺,讓數字創作者可以輕鬆地驗證、展示和銷售他們製作的藝術品和收藏品。平臺多以稀有的數字藝術品 NFT 爲主。 發行模式:由於其無限制的模式使得大量的藝術家申請,目前其已暫停申請。根據 KnownOrigin 的規定,創作者在申請成功後,可每 24 小時上傳 1 件作品。平臺支持要價和競價購買。 代表作品:Plume《PHORM001》 相關費用:當作品被首次銷售後,KnownOrigin 會收取 15% 的服務費,創作者獲得 85% 的收入;而在二次銷售中,平臺將收取 2.5% 的服務費,創作者可獲得 12.5% 的收入,賣家則獲得 85% 的收入。此外,如果創作者和其他藝術家進行合作,其可在 NFT 鑄造時預先設定每筆銷售的百分比,例如 10%、25%、50% 等。 一文梳理國內外 NFT 平臺發行模式、代表作品與費用等資料來源:DappRadar VIV3 關鍵詞:Flow 底層平臺、可組合性 平臺簡介:VIV3 是基於底層平臺 Flow 公鏈上的首個綜合 NFT 市場,其最顯著的特徵之一是可組合性。在 VIV3 上,每個創作者的所有作品都是由他們自己的區塊鏈智能合約鑄成的。這種機制下,Flow 生態系統中的任何應用都可以直接與各個藝術家的合約進行整合,而不必影響整個市場池。這使得無數新用戶可以建立在單個資產或集合之上。 代表作品:Anne Spalter《VacationSunset》 相關費用:支持貨幣爲 flow 公鏈上的錢包。創作者可無需 Gas 費在 VIV3 上創造 NFT,而 VIV3 的 NFT 鑄造成本和利潤來自於其在首次和二次銷售收取的 12.5% 的服務費。而創作者除了可收取 87.5% 的收益外,還可收取 10% 作爲版稅。 一文梳理國內外 NFT 平臺發行模式、代表作品與費用等資料來源:DappRadar Zora 關鍵詞:邀請制、代幣治理 平臺簡介:Zora 是一個加密貨幣項目,也是一個基於社區的 NFT 平臺。它允許用戶購買、出售和交易限量版的商品。該市場由 DeeGoens 和 Jacob Horne 於 2020 年創立,允許社區參與構建。平臺上包括音樂、視頻、圖片、動圖、文本等數字藝術品。 發行模式:是一個邀請制的加密藝術平臺 . 根據 Zora 的規則,每位新加入的藝術家有 3 個邀請名額,可邀請好友或者其他藝術家。今年 2 月,Zora 引入了驗證機制,支持藝術家申請加入 Zora。 代表產品:林肯公園主唱 Mike Shinoda《One HundredthStream.》 相關費用:Zora 使用基於以太坊的社區代幣,即 $SRAC 代幣。平臺不會就創建或收集 NFT 收取任何費用,用戶需要支付鑄造、銷售或競標的 Gas 費用。創作者可設置轉售版權,每次銷售時都會發送給您的永久固定百分比的銷售價值。 Async Art 關鍵詞:可編程藝術,音樂鑄造交易平臺 平臺簡介:於 2020 年 2 月推出,Async Art 是個建立在以太坊上的可編程加密藝術平臺。Async Art 的作品是由「Master」和「Layer」兩部分組成,Master 是作品的主體形式,一個 Master 可由多層 Layers 構成,藝術作品能夠根據「圖層變化」進行變化。例如,藝術家可以通過 layers 給一副畫的天空創造不同狀態,因此作品能夠展現下雨、晴天等不同狀態。平臺包括藝術類和音樂類 NFT。 發行模式:創作者在申請成爲 Async 藝術家後,無需任何編程知識,只需在作品上傳過程中,將作品切爲圖層即可。在作品出售中,創作者可設置「立即購買」或者「開放式拍賣」,拍賣結束時間由自己決定。 代表作品:與佳士得聯合拍賣 Robert Alice 的可編程 NFT 作品《Block21》 相關費用:AsyncArt 在作品銷售中的收益採取了「抽水」的模式,其在首次銷售中將收取 10% 的服務費,剩餘 90% 歸藝術家所有,二次銷售中則收取 1% 的服務費。當然,創作者還可獲得 10% 的版稅。不過,對於定製藝術品,Async Art 將收取 20-30% 的服務費,創作者則獲得 70%-80% 的收入。 一文梳理國內外 NFT 平臺發行模式、代表作品與費用等資料來源:DappRadar GoatNFT 關鍵詞:分售租賃、拆分交易 平臺簡介:GoatNFT 是一個涵蓋藝術、遊戲、音樂、電影、體育等內容板塊的 NFT 交易平臺,基於多種拍賣方式提供整售、分售和租賃。作爲 GoatNFT 的原生治理生態代幣,GOAT 持有者擁有社區治理權。GoatNFT 這一龐大體系的擴張與成長將由 GOAT 持有者來決策,如通過投票決定合約參數、產品迭代、行爲激勵參數等。 發行模式:平臺支持直接出售、碎片發行和租賃出售。直接交易下,用戶在 GoatNFT 可以根據自己的需求進入特定的板塊直接購買或出售相關 NFT 資產;拆分交易中,NFT 被託管在智能合約,然後基於此拆分發行 ERC20 標準的代幣,這些標準的碎片化代幣可在二級市場上進行交易;租賃交易中,GoatNFT 可以將 NFT 的所有權和使用權分離,在不損失所有權的前提下,讓所有者獲得更多的收益,增加了 NFT 的流動性。 代表作品:MagicGOAT Curio 面向粉絲、娛樂行業、支持信用卡支付 平臺簡介:於 2017 年 5 月 9 日推出,Curio 是以太坊上的第一個 Art NFT 項目,也是一個在線藝術展和永久畫廊,其目標是將粉絲與他們所認識和喜愛的角色、故事、場景聯繫起來。Curio 在娛樂界擁有大量資源 (如迪士尼,環球影業和環球音樂集團等),與各類知名人士合作創建官方授權的數字收藏品。 發行模式:Curio 與娛樂行業的龍頭企業合作,將爲動漫、視頻、音樂等作品創建可靠的、獨一無二的 NFT。平臺以拍賣爲主,也支持二級市場交易。 代表產品:American Gods (美國衆神) 、X 戰警 相關費用:支持以太坊、VISA 及萬事達卡等借記卡或信用卡支付,用戶出售交易費用時,需要繳納 5% 的交易費。該社區於 2021 年 3 月 31 日投票通過了 OpenSea 銷售的 1% 藝術家版稅。該版稅的 100% 在原始藝術家之間平均分配。 幣安 NFT 關鍵詞:去中心化交易所、區分市場 平臺簡介:2021 年 6 月,由中心化交易所幣安推出的 NFT 平臺正式上線。平臺由幣安智能鏈基礎設施和社區提供支持。幣安在 180 多個國家和地區擁有用戶,因此可以吸引全球數百萬潛在的 NFT 收藏家。幣安表示,該平臺將開放並運營兩個市場,包括頂級拍賣和展覽市場、以及任何人都可以參與交易的標準市場。 發行模式:鑄造功能目前僅對獲得授權的創作者開放,即選定的幣安藝術家和合作夥伴。平臺目前支持競價拍賣和盲盒銷售。 代表作品:Vogue 新加坡神祕禮盒 相關費用: 支持賣家以 BNB、BUSD 和 ETH 進行出售,也支持幣安支持 Visa 卡或萬事達卡付款。幣安 NFT 平臺區分市場收費,對高端市場的拍賣收益中抽取 10%的利潤,而其餘 90% 會成爲藝術家的收入。而標準交易市場將收取 1%的手續費,創作者也將獲得 1%的版權費。

江旻峻觀點:如果數位資產不見了,NFT還會有價值嗎? – Meet創業小聚

NFT (Non-Fungible Token) 的熱潮持續不斷,身邊有越來越多朋友的例子,都希望可以透過 NFT 購買某些數位資產,像是買樂透一般,也希望自己的數位資產可以增值,不要錯過這個投資 (投機?) 的好機會。但也很多人說,NFT 可能也是有泡沫化的風險,在你買了一些好像沒特別有用的數位資產時,他突然價格可以翻倍,有些人也看不清楚其中的道理。我希望透過商業的角度,來看看你到底從 NFT 買到的是什麼東西? 什麼是 NFT? 因為已經有太多人寫過 NFT 的介紹了,請大家去這邊看,我就不再贅述。簡單的說它就是一種「非同質化的代幣」代表了獨一無二的不可替代性,而且不可被分割。而因為 NFT 透過區塊鏈的技術記錄在區塊鏈上,所以也具有區塊鏈可朔源、不可修改等特性。 後來就有人想要把 NFT 的特性,跟資產連結在一起,擁有這個 NFT 就可以證明你擁有這個獨一無二的資產。當然這個資產可以是實體的傳統資產,也可以是數位的資產。如果用個簡單的範例來說,這個 NFT 就有一點像是你的地契一樣,他證明你擁有這間房子,而房子就是那個實體的資產。只是地契還是個「實體」的證物,並非數位化的憑證,加上他是由政府 (中心化的組織) 在他的系統裡面紀錄你是這個房子的擁有者,並發送地契為證。但 NFT 則是一個「數位化」的憑證,證明你擁有某種資產,而透過區塊鏈的技術,你擁有這個資產這件事情基本上是在鏈上被所有人可以去驗證的。 如果你買了一個 NFT,你實際上是買了什麼? 以上述案例為例,你透過 NFT 證明你擁有一棟房子,就會像下圖的狀況,這也是大多數人對於 NFT 的理解,你透過 NFT 證明你擁有這個資產。 但如果實際的世界裡,你的房子燒掉了,如下圖所示,那基本上你也只能透過你持有的 NFT 說明你曾經擁有過這房子,但在實際世界裡這個房子已經不存在了,那請問你覺得你這個 NFT 代表了多少價值?如果你可以接受這個想法,那我們再往下推演。 如果你的 NFT 代表的是數位資產 (例如:數位暴暴,下圖的玩偶),我當然可以透過 NFT 的持有,宣稱我擁有這隻數位暴暴。 但數位化的資產也是很容易被複製的 (假設他就是個數位的影像,別人可能很容易複製到他的儲存空間裡)。如下圖所示。在這麼多隻數位暴暴之中,別人可以把它當成自己的大頭貼、也可以拿來當網站的 Logo,但只有擁有 NFT 的你,可以宣稱你是這個數位資產的擁有者。 也許換個方式想,越多人持有你的複製數位資產,代表世界上有很多人愛這個數位資產,但只有你能宣稱你有這個所有權,所以你的 NFT 也許算是有價值。但價值這件事情也是供需所創造出來的,就算是廢物,有人認為他值一百萬美金,而且也真的用一百萬美金去購買了,那這個廢物的市場價值就被創造出來了,只是後續有沒有流動性,有沒有更多人覺得他值一百萬美金或者是更多錢,那也得看之後的供需。 但如果我們以火燒房子的例子推演到數位資產上,如果有一天營運暴暴的這個數位平台倒了,暴暴這個數位資產本來是存在某個資料庫上,但隨著公司倒了之後,這個數位資產也就不見了,如下圖。那你也只能夠說透過 NFT 證明你曾經擁有過這隻暴暴,但這 NFT 如果是指向某個網址,那他只會顯示已不存在。如果是這樣,那你的 NFT 還有多少價值? 價值是由供需跟偏好決定的 回到上面講的供需與偏好,這才是決定價格的重要因素,所以說如果有人認為就算數位資產他消失了,但他當初存在的意義很大,你還是願意購買這個 NFT,來證明你曾經擁有過這東西,那他可能就還是有價值。例如:Twitter 的 Jack Dorsey 就把當初 Twitter 的第一則推文,以 NFT 的形式賣出約 USD 2.75M,假設有一天 Twitter 也倒了,不再營運了,你可能也找不到當初的那個 Tweet 了,但大家認為這個有意義,那也許這個 NFT 的價值就存在。 所以我認為現在 NFT 的價格就跟當初各式各樣的幣冒出來一樣,有些人認為他有價值他就會漲,大家認為沒有價值就會跌。但對我來說更重要的有下面兩個點: 實際的商業價值 區塊鏈只是一種技術,背後還是需要有穩定的商業模式支撐,這樣我們上面探討的價格、價值也才會比較永續的存在。例如:Axie Infinity 建構出一個大家都想玩的生態系,把其中的 Network Effect 建立起來後,透過 Play to earn 的機制,讓大家想待在這個生態圈,那裡面所發行的 NFT 就會有相對應的價值。例如快 15 年前的 Second Life 當時也是火紅,裡面的幣值也跟實際的美金有匯率可以換算,你可以說裡面的東西都是虛的,但只要有夠多的人在裡面「生活」那他對於這群人來說就是實際的,那就會有它的價值。但一個遊戲能火多久,從過去的經驗來看也許都還是有一定的生命週期,所以這類的資產能否長久,我認為會跟生命週期有關。不過最近 Facebook 在搞的 Metaverse,我也覺得是這個時代的 Second Life 的延伸,只是如果他能做到 FB、IG 這類 Social 的特性延伸,以 VR 的方式呈現,我相信未來也是很大的經濟體 or 創業題目。 我對於 NFT 的想像 我當初對於 NFT 的想像在於,我過去可能在某些遊戲上已經課金,有了很多厲害的角色跟裝備,一但這個遊戲 EOL (End of Life),我過去的金錢、時間就變成一場空了。如果有個數位資料的格式,可以在不同平台間互通,甚至可以把這數位的資產記錄下來不會消失,那就是我對於 NFT 的終極想像。但先前研究的時候,發現目前還是會有「隨著實體營運商的終止營運,你的數位資產也會不見」的風險。最終的原因,也是因為你的數位資料儲存,也是在某種「中心化」的儲存空間中,若是能存在「去中心化」的空間裡,也許 NFT 就會更接近我心目中的完全體。最近也看到像 IPFS、Arweave、Filecoin 這類的服務,就是想要做到這種去中心化的儲存數位資料,相信多給一些時間,區塊鏈的相關應用也會越來越成熟與完整。甚至我可以透過一定的協定,讓我的數位資產可以在未來的各種 Platform 上重生,我還是有點老派,喜歡這種擁有的感覺。 以上就是我針對 NFT 的一些看法,並把我對於未來的想像也跟你們分享。若覺得基石創投這類的文章有幫助,可以幫我們基石創投的粉絲頁按讚與關注,也順便幫我們分享給更多的創業者與投資人。

NFT如火如荼發展台灣跟上世界潮流? – 理財周刊

韓國影集「魷魚遊戲」火熱,NFT也跟上風潮。日前在全球最大NFT買賣平台OpenSea上,就有人創造出近二千個相關的NFT。 NFT(Non-Fungible Token),中文翻譯成非同質化代幣,具有不可分割、不可替代、獨一無二等特點,也稱為不可替代代幣。 今(2021)年八月時,NBA球星柯瑞把自己的推特頭像換成一個猴子的形象,他的球迷們也跟隨他的腳步更換頭像。當時在探討區塊鏈的ClubHouse裡的講者跟聽眾們也都換上了猿猴的頭像,我就覺得好奇,也覺得有趣,經查才知這個頭像是柯瑞用五十五個以太幣(當時約十八萬美元)買下的NFT數位頭像,來自於NFT社群「無聊猿俱樂部」(Bored Ape Kennel Club,簡稱BAYC)。BAYC的作品是以猿猴為主題,共出品一萬個不同的NFT猿猴作品,這些猿猴不管在服裝、頭飾、毛皮,還是面部表情,都有著不同的特徵,並且每一個都是獨一無二。 台灣NFT作品、交易平台興起 如果覺得這還跟你很遙遠,從電影來看,十月九日,亞洲電影第一個NFT作品─導演王家衛創作的NFT「花樣年華─一剎那」,在香港蘇富比現代藝術晚拍中,拍出台幣一五三○萬元的高價。 台灣歌手周興哲今年三月在IG宣告發行第一款NFT音樂作品《+E1》,四月就以13.32以太幣(當時約二.三萬美元)的價格賣出。 台灣職籃也發行亞洲首款NFT「攻城獅傳奇」數位球員卡牌,其中「高國豪經典拉竿限量卡」當天秒殺,一周內價值翻倍,甚至有粉絲喊價單張球員卡為0.38顆以太幣,約為新台幣二萬元。 看準NFT的發展,台灣奧丁丁集團日前推出B2B2C NFT交易平台,鎖定娛樂、創作IP(Intellectual Property,智慧財產權)領域,與台灣各界藝術家合作,推出獨家限量NFT產品。 像奧丁丁這樣的交易平台,在台灣還有由KKBOX集團創新實驗室成立的音樂數位收藏平台OURSONG,將區塊鏈與數位音樂收藏結合,標榜創作者可透過手機在三分鐘內製作與發行NFT,消費者能夠透過刷卡或加密貨幣在手機交易創作者的NFT。 另有Fansi透過NFT讓具有粉絲基礎的歌手或音樂人,能夠透過販售音樂NFT商品獲得營運資金,粉絲也能參與音樂創作者的成長。 虛擬環境趨勢已形成 發展至今,NFT的未來無可限量,它可以是跟比特幣一樣標準化的商品,可以跨國流通、屬於全球的新興虛擬代幣,成為金融商品。但跟加密貨幣相比,NFT又具收藏性,更個人化,可以想成是私募商品,為了特定人士,例如運動員、藝術家等等量身定做。 NFT在全球交易量增加,國外已經如火如荼,台灣也正在興起之中,NFT市集平台目前在台約有近十家,採競標性質交易,未來是否有機會在交易所流通,例如台灣較具知名度且有KYC跟接法幣的三家加密貨幣交易所,是否有機會也能交易NFT?或是讓NFT證券化?很多的可能性將讓市場更加活絡。 預期未來虛擬環境會有很多活動、商品、物品推出,由種種跡象看起來,趨勢已經形成,就看大家如何創新,把NFT在台灣建立起來。 從政策上來看,目前看到最有關連的是證券交易法下的STO(Security Token Offering,證券型代幣)管理規範,確認了STO是有價證券。這也代表著虛擬貨幣進入了資本市場,就可以從發行市場、交易市場的狀況來觀察分析未來發展。 過去我們探討過台灣證券業發行跟交易市場失衡的情況,希冀在NFT發展時得以更加健全,開啟台灣金融科技更多機會。

深度解析 OpenSea 的 NFT 革命:起源、產品、風險與發展前景

NBA Top Shot 在今年年初取得的現象級的增長正式拉開了過去大半年間 NFT 熱潮的大幕,而夏天 Axie Infinity 爲代表的鏈遊的爆發,則讓整個 NFT 市場的熱度達到了一個前所未見的「新領域」。NFT 成爲了區塊鏈技術發展過程中最容易被「圈外人」理解並認同的載體,在因疫情而走到聚光燈下的元宇宙概念中,NFT 已經成爲了資產確權的重要手段,並以此爲人們的生活帶來了很多全新的可能性。 從數字收藏品到遊戲物品,再到以頭像系列 NFT 爲代表的的「社交貨幣」,乃至一些重要時刻甚至奇思妙想,都可以被具象成爲一個永久存在於鏈上的 NFT 資產。而除了癡迷於這種新理念的羣體以外,鏈遊「邊玩邊賺」的財富效應又在遊戲愛好者以及投資者人羣中掀起了更大的波瀾。 不過正如 DeFi 成功道路上最關鍵的可組合性一樣,是否有可能讓 NFT 最具特色的屬性同樣變得可組合,並從中取得 1+1>2 的效果?Kollect 沿着這個思路已經做出了一些嘗試,通過對「收藏」和「邊玩邊賺」的組合,試着去證明「NFT 樂高」同樣有可能打開更大的想象空間。 Kollect 是什麼? Kollect 是一個遊戲化的 NFT 卡牌收藏平臺,而在傳統的卡牌收藏以外,還附加了當下鏈遊的核心「邊玩邊賺」的特性。 Kollect 可以將任何動畫或者品牌 IP「包裝」成爲 NFT 卡牌,並給予卡牌特定的遊戲玩法,用戶可以通過有策略地將持有的卡牌放在不同的收藏薄中來最大化地獲取獎勵,此外每個品牌 IP 的 NFT 卡牌都可以推出對應的遊戲和遊戲內貨幣。Kollect 生態內的首款遊戲就是一個以 PvP 和 PvE 戰鬥爲主要玩法的「即玩即取」的卡牌對戰遊戲。 而對於 IP 的發行方來說,在 Kollect 上推出 NFT 卡牌的收藏和遊戲具有相當高的靈活性,發行商可以在 NFT 卡牌推出之後進行稀有度的調整,並能夠進行遊戲難度的再平衡,以及上線一些新的遊戲任務以及隱藏配方等等。這種可以持續優化的設計讓 Kollect 生態上的遊戲可以有效縮小與目前中心化網遊的體驗落差。而用戶通過遊戲和卡牌收藏獲取到的主動及被動收入將成爲吸引更多用戶參與其中的關鍵。 換句話說,Kollect 生態中的 NFT 卡牌並不是簡單的數字收藏品,而是生態系統內所構建的宇宙中的角色或物品。Kollect 不是像前文提到的 NBA Top Shot 或 Axie Infinity 那樣單一 IP 的平臺,也不是一個簡單的遊戲,而是一個新的鏈遊宇宙的框架。而這個框架可以容納各類 IP,並讓這些 IP 衍生出的卡牌可以成爲遊戲的一部分。 Kollect 生態簡介 Kollect 協議設計了一套從初級分銷、收集、遊戲化和二級市場交易到生態系統治理的完整體系,旨在爲生態內的所有參與者創造價值,而這被分爲六個組件,分別是:Kollect.market、Kollect.cards、Kollect.book、Kollect.game、Kollect.trade 和 Kollect.DAO。 其中用戶收藏 NFT 卡牌並從中獲取收益這一生態內最基礎也最重要的功能由 Kollect.book 實現,而這也被稱作是 Kollect 生態的「經濟支柱」。用戶獲得的 NFT 卡牌還以存放在 Kollect.book 中獲取收益,並能夠進行卡牌的合成和強化。Kollect.book 整合了完整的激勵設計,以此吸引用戶購買更多 NFT 卡牌並進行質押。 而用戶如果想要獲得 NFT 卡牌,需要在綜合市場 Kollect.market 上購買,主要的形式是以卡包的形式(Kollect.pack)購買未開封的卡牌,每包卡包含 10 張卡牌,低稀有度的卡牌更爲常見。此外用戶還能通過 Kollect.trade 進行卡牌的二級市場買賣,該平臺既能進行單個 NFT 的交易,也可以直接交易已經完成的收藏薄(卡牌組)。 Kollect.game 是圍繞通過 Kollect.market 發佈的各種 IP 構建的遊戲的啓動器。Kollect 已經提供了一個卡牌戰鬥遊戲的案例,未來在 Kollect.game 中發佈的遊戲將成爲生態的重要組件,大多數 NFT 卡牌的主要功能都需要通過遊戲體現,卡牌未來可能會用於兌換遊戲內的角色和道具。 Kollect.DAO 是實現去中心化治理的關鍵,原生代幣的持有者可以對合作 IP、收藏薄主題以及將上線項目的衆籌事項等決策進行投票。 團隊 Kollect 的 CEO Vincenzo Lee 在區塊鏈領域、遊戲行業和 IP 行業擁有 20 多年的經驗。曾在頂級遊戲公司任職並帶領團隊。其過往的工作經驗爲 Kollect 提供了必要的資源和網絡。 CSO Ethan Chae 負責項目的整體戰略制定、品牌推廣和業務發展。Ethan 是一位連續創業者,曾創立 Soul City Cultures。 CTO 兼產品負責人 Harry Lim 在開發領域擁有超過十年的經驗,並主導過很多成功項目的開發,曾擔任 Innospark 的項目總監、SmileGateRPG 的高級項目經理、Rock Ho 的創始人以及與 Cartoon Network Asia 合作的 ToonixGalaxy 的開發者。 CMO Joy Choi 曾在傳統藝術領域的認證機構擔任藝術總監。她在以視覺方式向社區傳達 Kollect 的信息方面發揮着關鍵作用。 原生代幣 KOL 經濟模型 Kollect 發行的原生代幣 KOL 總量爲 10 億枚,KOL 是整個 Kollect 生態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用戶可以用 KOL 購買 NFT 卡包並在 Kollect 上進行合成,此外質押 NFT 得到的獎勵也會用 KOL 發放。KOL 代幣持有者擁有治理權並且擁有優先獲得新發行 NFT 作品的權利。 KOL 代幣分配計劃如下: 種子輪銷售 4%,代幣發行時解鎖 5%,剩餘部分 18 個月按季度解鎖; 戰略輪銷售 2.5%,代幣發行時解鎖 15%,剩餘部分 18 個月按季度解鎖; 私募輪銷售 3%,代幣發行時解鎖 15%,剩餘部分 18 個月按季度解鎖; 團隊預留 15%,代幣發行半年後開始解鎖,2 年內完全釋放; 顧問預留 5%,代幣發行半年後開始解鎖,2 年內完全釋放; 流動性提供預留 10%,代幣發行時解鎖 5%,3 年內完全釋放; 合作伙伴預留 15%,代幣發行時解鎖 5%,3 年內完全釋放; 市場營銷預留 15.5%,代幣發行時解鎖 5%,3 年內完全釋放; 生態系統建設預留 30%,代幣發行時解鎖 2%,3 年內完全釋放。 三分鐘讀懂 Kollect:結合邊玩邊賺的 NFT 卡牌收藏平臺 小結 主流投資者、收藏家和遊戲玩家都已經逐漸認識到了 NFT 的潛力,而這也是 NFT 概念能夠在過去大半年的時間裏能夠一直保持高熱度的動力來源。Kollect 搭建的生態系統可以讓各類市場參與者尋找到自己的興趣點,無論是收藏還是收益,都能在這個新的鏈遊形式中得到滿足。而 Kollect 在「NFT 樂高」的組合上做出的嘗試,還可能會爲 NFT 市場的進一步發展,提供一個新的可供選擇的方向。

Twitter和TikTok皆擁抱NFT!離主流受眾又更近了一步了 – Knowing

去年,Twitter的用戶數量穩步成長,超過1.85億。它正在嘗試使用NFT,允許用戶將他們的收藏品,作為他們的個人資料圖片顯示。 據Twitter的高階軟體工程師Mada Aflak稱,該平台正在開發新功能,讓用戶從區塊鏈上的錢包導入他們的NFT收藏品,該功能將根據NFT在區塊鏈上鑄造的情況,顯示一個經過驗證的藍色標記。 「按照承諾,這裡是第一個實驗。歡迎提出反饋和想法」- Mada Aflak(@af_mada)2021年9月29日 Twitter的驗證NFT,可能是對一直困擾加密Twitter問題的一個答案。在今年早些時候NFT爆發後,像CryptoPunks這樣的收藏品開始以數十萬甚至數百萬美元的價格交易,它們開始被用作個人資料圖片。 雖然在區塊鏈上,所有權很容易被驗證,但在社群媒體上,任何人都可以複製和貼上別人的個人資料圖片,並在自己的個人資料上使用它。當這種情況開始發生在極其昂貴的NFT上時,收藏家們並不高興。 例如,數位藝術家Mike Winkelmann,被稱為Beeple,他的一件NFT藝術品賣了6900萬美元,領先的NFT市場OpenSea每月的銷售額已超過40億美元。 這涉及到大量的資金,雖然有些人認為複製和貼上NFT,只會讓它更有價值,因為它得到了關注,但其他人想要獨家使用和擁有他們的數位財產。 在沒有任何驗證過程的情況下,在社群媒體上其他人的NFT,可以很容易地被重用。例如,為了驗證NFT的所有權,用戶可以將他們的錢包連結起來,儘管這樣做可能會危及他們的匿名性。在網路上展示NFT和驗證所有權,現在可以成為新的信譽系統的一部分。 一個數位世界的新信譽系統 早期的加密貨幣採用者被尊稱為有遠見的人,他們在當時流動性差、風險大的市場中看到了其他人沒有看到的東西,而這個市場現在價值為數兆元。擁有昂貴和稀有的NFT,現在可以被看作是一種炫耀瞭解加密貨幣,並確定自己是社群中一名驕傲成員的方式。 在接受《Cointelegraph》採訪時,NFT市場Rarible的聯合創辦人兼產品負責人Alex Salnikov指出,NFT開始在Twitter上推出「只是時間問題」。 他補充說,該功能可能是日益數位化的世界的新信譽系統的一部分,並說道,Twitter新功能的意義,不在於能夠證明某個NFT只屬於個人資料所有者,在他看來,這恰恰相反:「在這裡,這個功能最重要的是對數據的訪問,NFT的來源是什麼?以前的所有者是誰?它花了多少錢買的?這是數位世界的一種新信譽系統。」 DeFi和NFT項目Aavegotchi的聯合創辦人Jesse Johnson告訴《Cointelegraph》,他對Twitter驗證NFT可能給展示我們的數位身份帶來的可能性感到興奮,並補充說,隨著我們現實生活中的自我與數位化身交織在一起,「作為一種社會身份的來源,『你錢包裡有什麼』和『你是誰』一樣有效,這才有意義。」 Twitter的執行長Jack Dorsey是知名的比特幣支持者,今年3月,他以290萬美元的價格,出售了該平台上發表的第一條推文。 而Twitter並不是唯一一家,嘗試使用NFT的社群媒體巨頭。 在9月28日發表的一份聲明中,TikTok透露,它將推出一個NFT系列,靈感來自其頂級創作者,包括Lil Nas X、Bella Poarch、Curtis Roach和其他人。這些NFT將在以太坊網路上推出,並由Immutable X提供支持,這是第二層NFT協議Immutable的新擴展方案。 這一系列影片被稱為TikTok Top Moments,精選了TikTok最具影響力的創辦人六段影片,以慶祝他們在幫助TikTok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社群媒體平台之一,所產生的影響,而銷售收入則將直接流向內容創作者和NFT藝術家。 Salnikov對TikTok的舉措發表評論說,該平台上的名人現在希望通過NFT貨幣化,NFT是元宇宙的主要媒介,這對整個市場來說都是好消息,因為加密產業已經等待了10多年的大規模採用。 TikTok擁有超過10億用戶,是世界上最大的社群媒體平台之一。它對區塊鏈技術的使用,使它離主流受眾更近了一步,有一天,他們甚至沒有意識到,可能會持有區塊鏈上的資產。 知識產權貨幣化 DigitalBits董事總經理Daniele Mensi評論說,NFT正在改變我們對所有權的估值方式,並補充說,TikTok的舉措為全球消費者開啓了另一個價值創造時代。 Mensi補充說,任何東西都可以成為NFT,包括TikTok影片。因此,TikTok的明星們現在將他們的內容作為NFT出售,並讓粉絲有機會擁有他們的作品。他補充說:「這為任何東西成為NFT鋪平了道路,並使其更容易被接受,隨著NFT越來越被大眾認可,人們會意識到NFT是多麼有價值,甚至是必要的。」 Waves區塊鏈創辦人Sasha Ivanov說,TikTok創造流行時刻和文化趨勢,以及超連接全球社群的能力,將在整個生態系統的成長中發揮關鍵作用。 值得一提的是,TikTok一直在將區塊鏈技術集成到其業務中。今年8月,它與區塊鏈串流媒體平台Audius合作,推出了一項名為TikTok Sounds的新功能。這一合作協議允許Audius用戶,將協議上創建的歌曲輸出到TikTok。 創作者社交市場Calaxy聯合創辦人Solo Ceesay告訴《Cointelegraph》,TikTok的公告使人們認識到NFT作為「社群建設和知識產權(IP)貨幣化工具」的更廣泛應用。 Per Ceesay表示,多年來,知識產權貨幣化一直是一個熱門話題,而NFT「體現了驗證的稀缺性」,這種組合可能會迎來「消費者採用加密貨幣的下一波浪潮」。 TikTok和Twitter現在正在積極擁抱NFT,但讓我們走到這一步的旅程是一個瘋狂的過程。2013年,新生的加密貨幣社群,討論了有可能將現實世界的資產引入區塊鏈的彩色代幣。 8年過去了,現在討論的是基於區塊鏈的獨特資產如何進入他們最喜歡的、被數十億人使用的社群媒體平台。

淺談 NFT 流動性:如何找到流動性高的 NFT 項目?

資產的流動性 流動性是指一項資產在不影響其市場價格的情況下可以轉化爲現成現金的效率。最具流動性的資產是現金本身。換句話說,流動性描述了一項資產可以在市場上以反映其內在價值的價格快速購買或出售的程度。 什麼決定了一項資產的流動性? 一項資產的流動性是其轉化爲現金的難易程度。在公司財務中,流動性資產是指那些可以在短時間內用來償還債務的資產,現金是你能擁有的最具流動性的資產。在某種程度上,資產的交易量越大,其流動性就越強。這是因爲較高的交易量表明,該資產可以以市場公允價格進行交易。 NFT 的流動性 經歷過 png summer 後,不少人手上積攢了一堆 NFTs。有些人很喜歡,想長久持有,但也有一些人面臨着 NFTs 無法賣出的情況。 NFT 收藏品,如頭像和藝術品,普遍被認爲流動性較低。如果這些物品的所有者遇到合適的買家,便可以按市場價值進行交易。然而,如果想盡快得到現金,有可能不得不以折扣價出售,顯然降低了此類資產的流動性。然而,當對某一物品的需求突然增加時(例如,市場對某一 Collection 的熱情高漲),流動性將被重新評估。 衡量一個 NFT 的價值,有這麼幾種方法。一是過去的成交數據,但一個周全的買家會考慮到許多其他因素,例如,與其他同類型的產品相比的流動性,簡稱,相對流動性。道理很簡單,較高的交易數量某種程度上代表較高的流動性。這個數字不是從貨幣的角度,而是從生產力的角度來證明產品的市場規模。然而,一些交易量小的市場(比如知名藝術家推出的作品集)也可以被認爲一個非常獨特和有吸引力的流動性市場,因此要分別討論。 優勢與問題並存 與傳統市場相比,NFT 具有許多優勢,如防止複製和延長版權。每個 NFT 都與證明數字藝術的真實性和所有權的區塊鏈聯繫在一起。另外,當數字藝術被轉售時,原作者會收到每個 NFT 銷售的百分比。因此,創作者和藝術家從原始銷售下游發生的所有經濟活動中獲益。這樣一來,創作者就能得到更多的應得利益。 對於那些將 NFT 作爲投資資產的購買者來說,相對較低的流動性是 NFT 市場中一個很自然的問題。當前,NFT 的交易並不是一個即時的過程,通常需要經過錢包註冊等程序,購買者還要面對高昂的 gas 交易成本。 當前,NFT 市場正在蓬勃發展,而作爲一個嶄新而獨特的投資領域,儘管有很多投資特質,但如果只是簡單的收藏,而不進行金融化,NFT 作爲一種資產的流動性就會降低,成爲進一步發展面臨的挑戰。與股票、黃金和其他傳統資產相比,全球藝術品和收藏品市場的流動性匱乏得多。這個問題在新生的 NFT 市場中更加明顯。買賣雙方或貸款人與借款人可能需要相當長的時間才能快速進行最佳和互惠互利的交易。 當涉及到收藏品時,轉售是一個重大挑戰。這又可以歸結爲缺乏流動性的問題。例如,投資者很難通過交易一種非金融資產來購買另一種。由於缺乏流動性,投資者不能輕易地將 NFT 換成資金。這就引出了一個問題:NFT 熱潮能否持續?畢竟,相比之下,高流動性的資產會導致投資者更快地做出購買決定。 爲何缺乏流動性? 現在 NFT 市場面臨的最大障礙之一,至少在數字資產的世界裏,就是缺乏流動性和在不出售 NFT 的情況下獲得投資回報的能力。正如 DeFi 所證明的那樣,投資者重視流動性,渴望收益。那麼,爲什麼 NFT 缺乏流動性呢? NFT 中的「無擔保」 知名藝術家的作品天價拍賣之後,NFT 見證了數字創作者的大量湧入,大家都希望在聚光燈下一夜成名,但不那麼容易。新的藝術家們在真正售出他們的 NFT 之前,必須跳過幾個絆腳石。首先是瞭解 NFT 和其運作體系。另一個問題是,在不知道藝術品是否會賣出去的情況下,創作者必須通過在社交媒體上宣傳他們的作品,並積極參與社區活動,來進行推廣工作。但即使如此,也不能保證藝術品能成功出售。 非透明數據 在 NFT 市場上,一些銷售數據是不可知的,而且指數中包含的另一半數據,即拍賣市場的數據,也有選擇偏差。同時,網上拍賣產生的許多銷售價格沒有公佈,再加上越來越多的私人贈予,比較價格可能會變得更不容易,而不是更容易。可見,NFT 市場因爲無法做到透明和全面,導致判斷流動性的困難,在遇到相似困境的 NFT 市場,想要提高判斷流動性的能力,底層的數據支撐可以助一臂之力。 爲什麼流動性對 NFT 投資很重要? 考慮 NFT 資產的投資者來說,自然會關注到 NFT 相對於其他大多數傳統資產的低流動性。目前,NFT 的交易不是一個即時的過程。它通常需要一個複雜的過程和高交易成本。 如果您投資了某一種 NFT,現在在市場上受到歡迎。然而,如果一個市場的流動性低,這意味着沒有足夠的買家來支付這個價格。當這種情況發生時,可能要以較低的價格出售,或等待更多的人加入市場,然後再出售。如果選擇在這時出售,記錄顯示有人以較低的價格進行了出售,這可能會影響您的 NFT 在市場上的價值。 如何判斷 NFT 的流動性 用戶可以在一些數據平臺上查看價格和尋找機會。 尋找當前交易最頻繁的項目 流動性指標 一些人購入 NFT 後,總是希望能夠儘快的轉手出去,流動性指標可以幫助購買者快速瞭解 NFT 的項目的交易頻繁情況。 由於每個 NFT 資產的獨特性,一般來說,無法通過連續的交易模式來量化 NFT 資產的流動性。 在股票市場上,成交率通常被用來衡量股票的流動性。換手率越高,股票的交易就越活躍。計算公式如下: 股票週轉率 = 特定時間段內的成交量 / 發行股票總數的 100%。 在此基礎上,NFT 流動性指標可以是:特定類別的 NFT 資產流動性 = 該類別的 NFT 交易數量 / 該類別的 NFT 總流動性 100%。 判斷特定項目的流動性數據 對於那些不打算長期持有 NFT,並想要通過 NFT 買賣獲得收益的朋友,流動性指標確實是必須要關注的數據之一。舉個例子,30 天內 The Sandbox 比 Decentraland 的流動性略高,但整體而言都是偏低的,並且呈下降趨勢。 當然,隨着行業的成熟,還會有更多流動性指標出現,比如類比於藝術品的領域的 BI Rate (Bought-In),衡量 NFT 藝術品類未售出的平均份額,表示在出售藝術品的難度和風險水平。非常低的 BI 表明需求很高,證明行業流動性更強。 所有這些指標都是有用的資源,人們可能會關注前 25、50 或 1000 項目的結果。但最終也避免不了長尾效應,所看到的熱潮,往往集中於拍賣市場中表現最好的部分。 未來,隨着知識產權作爲 NFT 轉移到區塊鏈上,數以萬億計的數字內容將轉移到二級市場。這將釋放出巨大的非流動價值,併成爲區塊鏈中最大的資產類別,並賦予 NFT 流動性更深的意義。藉助標準和智能合約,NFT 或許可以被多個用戶或社區分割、共同擁有和管理,並進行碎片化交易、衆籌,並釋放出更多價值。

NFT火紅 酒井法子賣新曲 Perfume賣3D舞姿 – 中時新聞網 Chinatimes.com

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質化代幣)今年爆紅,日本眾藝人們也紛紛投入,歌手酒井法子自己重唱曾由翁虹中文翻唱〈變了模樣〉的代表作《碧綠色的兔子》,重編新曲《碧綠色的兔子2021》,音源與照片,以「NFT」拍賣網站中出品競標。 NFT是將視覺、音樂、真藏的數位資産以區塊鏈方式,上面記錄所有証明書,是最新型的非代替性的數位代幣。台灣歌手周興哲今年3月就在IG宣告發行第一款NFT音樂作品《+E1》,在今年4月以13.32以太幣、約為2.8萬美元的價格賣出。 同時酒井暌違8年演出日劇《PRODUCER K4》(暫譯)完成拍攝,將此作為宣傳的一環,將在24日於東京台場舉行上映會,並於11月7日結束。該劇神崎茂導演表示《PRODUCER K4》是一部優秀的作品・為了得知大眾評價,以NFT方式來試水溫。 美國Twitter創業者傑克多西(Jack Dorsey)CEO之前將「第一段推特」在NFT以3億日圓(約台幣7千4百萬元)賣出成為話題,日本最近有手繪畫家西野亮廣售出新作繪畫,而樂壇上有小室哲哉、吉他家MIYAVI、女團「BABYMETAL」、「Perfume」等都已使用NFT,其中Perfume今年6月將舞蹈動作3D資訊化的首個NFT以約300萬日圓(約台幣74萬元)成交售出。

a16z 合夥人:我們爲何領投 NFT 遊戲 Axie Infinity?

Jeff Bezos 這句名言指的是 Amazon 公司通過降低價格和蠶食競爭對手利潤來增加市場份額,而在在從 Web2 到 Web3 的過渡階段中,類似的趨勢正在形成,但這次,企業家的機會則是:Web2 平臺過高的使用率。在 Web3 中,得益於 NFT 等創新,所有權和控制權是去中心化的,這意味着 Web3 中構建的新一代互聯網服務和產品所創造的價值可以由服務和產品的構建者、創造者和用戶直接相互共享,不再需要平臺(也就是所謂的「中間人」)。正如我們所知,這種趨勢正在迅速改變網絡,尤其是遊戲行業最爲明顯、也最令人興奮。 多年來,加密遊戲並不被大衆玩家所接受,其利基性質的使用體驗也一直被認爲是僅爲極少數早期採用者而設計。從理論上講,應用 Web3 的價值觀和精神——從一些「汲取用戶價值」的平臺中回收權力和財富,並將其重新分配給真正參與這些生態系統的人們——對遊戲行業來說很有意義。然而在實踐中,區塊鏈可擴展性問題卻帶來了一定挑戰,畢竟作爲一種新興技術,區塊鏈速度和成本問題似乎還無法滿足遊戲應用的發展,更不用說具有高度波動性的加密週期,因此在過去相當長一段時間裏,我們很難構建一款讓更多人蔘與的去中心化遊戲。 Sky Mavis 團隊(Axie Infinity 的開發公司)的非凡之處在於,他們能夠構建有趣、引人入勝的消費者體驗,同時還具有支持非凡增長的方式擴展基礎設施的能力。Axie Infinity 這款遊戲是該團隊嘔心瀝血的結晶,今年經歷了驚人的增長,與許多正在構建加密貨幣的人一樣,即使在這一新興事物非常不受歡迎的時期,Sky Mavis 團隊仍然致力於通過有趣、易於訪問併爲普通人賦權等方式爲世界各地的人們帶來經濟自由的願景。他們還意識到,爲了能把區塊鏈遊戲推薦給數百萬人,還需要開發更可用的技術解決方案來支持大規模增長,因此 Sky Mavis 團隊成功開發了 Ronin 側鏈。從傳統角度來看,加密行業一般比較偏愛略懂一些技術的用戶,如果你對這一領域不太熟悉,那麼參與體驗可能會令人感到「非常恐懼」。相比於其他區塊鏈服務和產品,Axie Infinity 引入了一種全新的體驗方式,讓任何人都可以通過 Play To Earn (P2E) (「邊玩邊賺」)將時間轉化爲金錢,這種機制允許遊戲玩家將他們的技能和時間轉化爲通證化的遊戲內置物品收入和分配權。 Axie Infinity 是一個數字寵物世界和玩家擁有的經濟體,包括繁殖遊戲、戰鬥遊戲和部落衝突風格的陸上游戲這款遊戲一致、統一的主線是其 NFT 角色 Axie,這些 NFT 不僅可以在遊戲中使用,還能在二級市場上交易。玩家通過在 Axie Infinity 遊戲中贏得戰鬥來獲得 SLP 代幣,他們使用 SLP 和 AXS 治理代幣組合來培育新的 Axies NFT。由於 Sky Mavis 團隊的堅持、努力、創新以及對使命的堅定承諾,Axie Infinity 現在成爲了世界上發展速度最快的遊戲之一。毫不誇張地說,Sky Mavis 和 Axie Infinity 將 Play To Earn (P2E) 遊戲模式推向了主流,在此過程中,遊戲——這個傳統行業類別也已經被徹底重新定義。 Axie 的增長故事,讓我們看到 P2E 遊戲革命的力量,也引起了全世界許多人的共鳴,更超越了加密貨幣原生環境。坦率而言,如今 Axie 已經發展成爲最大的 NFT 遊戲生態系統,並在全球範圍內聚集了超過 180 萬日均活躍玩家用戶,此外 Axie Infinity 的日均交易額也已達到 3300 萬美元,交易總額超過 20 億美元。鑑於 Axie 尚未在 Apple App Store 或 Google 應用商店中上架,這些數字更加令人印象深刻。 在互聯網的 Web2 時代,遊戲經濟收益並沒有流向遊戲玩家,儘管玩家花費了大量時間來建立自己的遊戲角色、獲取資產、創造遊戲世界——但在遊戲結束時那天,除了你感覺自己玩得很開心之外,沒有什麼可以獲得的。Axie Infinity 解決了這個問題,不僅讓玩家用戶體驗自己喜歡的遊戲、玩得開心,又能參與社區並獲得經濟收入。「邊玩邊賺」是一個非常給力的想法:意味着遊戲不再是純粹的娛樂,而是跨入「創收」領域,Axie Infinity 正在改變世界各地的遊戲社區,甚至有可能取代傳統就業形式,隨着遊戲玩家互相幫助,人們的生活也將隨之改變。 Axie Infinity 充分體現了新一代遊戲的潛力,遊戲創作者不必擔心自己被壟斷機構打壓,作爲一個開放、自由的市場經濟,他們開發的遊戲可以允許玩家自由進出。隨着區塊鏈遊戲變得更加成功和流行,「邊玩邊賺」這種全新模式能讓遊戲玩家真正擁有遊戲的各個方面並從他們的貢獻中受益。正如 Axie Infinity 所證明的那樣——只要在遊戲體驗中給予玩家自由和所有權,玩家就會帶來巨大的忠誠度,這對整個遊戲行業未來發展意味重大,對於我們所知道的互聯網來說,更打開了無限的想象空間。

典亞藝博︱NFT不單只將圖像放上網團隊合作讓藝術家夢想成真 – 香港01

近年因多宗天價拍賣成交新聞,讓NFT藝術品成大眾焦點,紛紛認為這新興市場奇貨可居;可是細心觀察,卻會發現每個月同時有十萬計NFT作品登線上交易平台後卻乏人問津。很多人以為NFT只是將一件數碼圖像放上網賣,殊不知這市場背後已拓展多種收藏玩法,單單買一個「圖像」已滿足不了收藏家要求。 是怎麼原因導致這種南轅北轍的市場現象?NFT這新潮物又如何與傳統文物結合吸納不同年齡收藏客群?典亞藝博董事鄭維揚和項目策劃公關經理Jeff,以今屆舉辦典亞藝博(Fine Art Asia)首次NFT展覽經驗,分享他們看法。 今屆典亞藝博首次引入NFT展區,推出融入古董元素NFT作品,分別由馮盈盈設計「晶.凝」水晶手鍊、本港著名漫畫家曹志豪(Jerry)和國際級動畫師張小踏 (StepC)創作的 NFT ,先後用上宋代繩結形金吊飾、戰國晚期至西漢早期的青銅三龍鏡、明代紫檀流雲手枕融入他們作品,更結合線下實物發售,成為今屆焦點。 「我們顧客大多是七八十歲一群,其實古董有很豐富文化底蘊,很可惜很少年青人會去認識。」典亞藝博董事鄭維揚(Warren)本身經營家族古董生意,自小已對文物感興趣,感慨古董市場缺乏青年人參與,適逢近年興起的NFT藝術市場,參與者多是年青一群,遂以此作切入點讓古董結合NFT元素,冀擴闊市場參與群體,典亞藝博率先於今年五月推出「虛實兵譜」古董系列,是全球首個古董區塊鏈領域 NFT 發展項目。 「我們第一炮古董系列以兵器為題材,當初構想是兵器給人聯想到遊戲中道具,當虛擬遊戲道具都可賣真錢時,真實的古董兵器不是也一樣值錢嗎?」

當科技撞上藝術:聽業內人士解析Impact NFT的全球影響力-國際 – HiNet 新聞社群

非同質化貨幣(NFTs)從加密數字貨幣中脫穎而出,躋身主流市場,在拍賣和投放中創造了數十億美元的收入。許多媒體報道的重點往往是這些經濟收益,卻很少有人關注 ImpactNFTs 即將帶來前所未有的重大變革,它正在爲可持續發展解抉方案注入新的活力,也在拯救生命,拯救文化。Nahid Shadhimi,阿富汗裔加拿大活動家, 的創始人,是 的特邀發言人之一,曾分享—她在所有法幣和資産被銀行凍結的情況下,通過 ImpactNFT 籌集的資金幫助阿富汗婦女解決了溫飽問題。 策劃了香港首個線上和線下同步進行的 ImpactNFT 藝術展,將于10月15日至24日在香港 SOHO HOUSE 展出支持聯合國17個可持續發展目標的 NFTs。美通社與 ImpactNFT 聯盟將合作舉辦一場媒體之夜,以幫助記者們了解 NFT 是如何融匯藝術創造、代幣化技術以及助力推動積極社會及環境影響的明確使命,並被推向市場的內部故事。 特邀發言人宋鴻楷(Max Song),碳中寶 Carbonbase 的 CEO,ImpactNFT 聯盟創始人之一,將在晚上與在 Metaverse 線上以及 Soho House 現場的鑄幣者、投資人和藝術家們進行一場爐邊談話。此外,參加者將有機會搶先體驗現場的 NFT 鑄幣工具,它將讓參加者以可持續、近零排放的方式,親手鑄造屬於他們的獨一無二的數字資産,並將作品免費帶回家。 由於疫情防控及空間限制,只有確認受邀才能於10月17日星期日晚上6點至9點入場 Soho House 藝術展,而 Metaverse 線上展並沒有人數限制。請於10月13日之前在此回覆

已打開亞洲市場的潛力加密藝術Smoochies領銜保利香港NFT拍賣| 拍賣新聞 – TheValue.com

許多朋友想要參與其中,但遇到了入手難題:炙手可熱的加密藝術,作品往往已達天價,入場門檻高得嚇人;寂寂無聞的新創NFT俯拾皆是,價錢極為相宜,卻難知哪些才真正有收藏價值。 那麼尚未為西方全力追捧,卻已悄悄打開了亞洲大門的藝術家如何? 保利香港與The Authority合作,首次舉辦NFT專場展覽及網絡拍賣。12位列陣的數碼藝術家之中,以新星Andreas Ivan領銜。這位混血兒為中國內地最受歡迎的數碼藝術家之一,承諾主要NFT系列「Smoochies」畢生只創作100個。今次不但有其中16個拍賣,更「虛實兼備」,首度帶來實體版畫,消息甫公佈已引起不少藏家關注。 Andreas為俄羅斯和毛里裘斯混血兒 打開Andreas Ivan的社交網絡,Instagram僅5千多人關注,Twitter追隨者更只得3千多,感覺上沒有NFT新星的氣勢。但這正是他作為潛質新星的重點之一。Andreas今年才30出頭,雖然是俄羅斯和毛里裘斯混血兒,但卻長居中國內地且在神州發展。他身為兩項Red Dot設計獎得主,在北京開辦了創意公司ION CREATIVE DESIGN。正因此故,不少人直接視他為中國藝術家。與此同時,由於IG和Twitter在內地不流行,故Andreas也沒有太積極經營這兩個平台。至於在資深NFT圈子,Andreas自然並非寂寂無名之輩。今年5至6月,上海舉辦首屆全球NFT加密藝術展,邀請行內有實力的藝術家參加,出席的除了Beeple、Pak等大腕以外,也包括了Andreas。 談到有潛力的NFT新星,自然還得看實際成交紀錄。 Andreas生長於藝術世家,創作上一直倍感壓力。然而,這位混血兒在數碼世界找到出路,Smoochies自此誕生。Smooch意思是溫馨地親吻和擁抱,他憶起兒時遇到困難時,母親總會過來Smooch他、安慰他,令他今日得以獨當一面,所以創作出這個NFT系列。 Smoochies系列都是嘟著嘴(噘嘴)、瞇著眼的可愛小孩模樣。Andreas承諾一生只會推出100個,首波36個以動漫角色和現實名人為主題,甫鑄造成NFT就極速售罄,合共賣出62個以太幣(ETH)、即約US$26.7萬。 本年6月,新加坡《商業時報》選出5位亞洲的千禧世代NFT新星,Andreas正是其中一員,當時估計他售出了67個以太幣的NFT。 可是就在剛剛9月一場Rarible舉辦的NFT銷售中,他和另一位藝術家合作的NFT頭像Love#boi(上圖),單單一個就以28.665個以太幣、即約US$89,000賣出。 若果要和CryptoPunk、Bored Ape Yacht Club這些系列比較,20多個以太幣自然不算是天價。可是以正在冒起的新星來說,一方面印證了他的受歡迎程度,另一方面則表示入場門檻仍然未算太過離地而起。 Smoochies和CryptoPunk、Bored Ape Yacht Club等大熱NFT系列看上去甚有相同之處:大家本體都是一樣的。Smoochies是嘟嘴瞇眼小孩,後兩者則分別是種族角色及猿猴。 可是Smoochies有一個與別不同的突出之處。CryptoPunk、Bored Ape Yacht Club等系列的NFT頭像,面部特徵、裝扮、服飾等都是由電腦隨機生成,是百份比、機率的結果。個別頭像也沒有名字、沒有故事,只得數字編號。 Smoochies則每個頭像都由Andreas用心創作,有名字、有故事、有背景,區別上更加獨一無二,也令作品在演算法以外更添藝術家對世界的感受、反思和宣言。 例如為是次拍賣創作的16個Smoochies,合稱「MÆTHERIAL」系列,設定上來自NFT世界特定區域,代表著屬於自己的元素屬性和起源,名字和背景充滿玩味,似是闖蕩無疆虛擬宇宙的一眾奇幻角色,但又充滿人間寓意。 以下就與大家一起走進它們的奇異世界: ASTRO|屬於太空,卻又不僅代表太空。ASTRO描繪了人類在探索未知世界的好奇心與艱辛。頭盔上的倒影是2019年ASTRO探索月球時月球黑暗面反射出來的最後一縷陽光。 CERAMICA|來自古代,經歷了時間和生命的考驗,講述了陶瓷的故事。CERAMICA在精美瓷器上採用了白色和藍色顏料,並被賦予了屬於帝王的寶貴黃金色彩,代表著傳統和傳承。 DOTIE|一位自然界的探險家,在探險過程中,她與周圍的環境和生物融為一體。此後,她被甲蟲世界接納為其中一員。無論她走到哪裏,都有甲蟲的陪伴。DOTIE代表了我們對探索與生俱來的好奇心。 FUNKIE|僅有五個伴隨著生物的Smoochies的一員。表面上看,FUNKIE色彩斑斕,富有吸引力。然而,就像昆蟲世界一樣,有時候最鮮艷的也是最危險的或最具毒性的。FUNKIE的存在是為了提醒我們不要以貌取人。 FUSION|FUSION深入研究了經典電影《2001:太空漫遊》,反映出電影中的標誌性場景、即所有星星以外的顏色都被融合成一個眼花繚亂的蟲洞。Fusion描繪了此一轉變時刻,象徵著科幻片改變了電影時代。 FUTURO|向1970年代科幻小說黃金時期致敬,隨著Woody Allen的《傻瓜大鬧科學城》(Sleeper)和 George Lucas《星球大戰》(Star Wars)的 C-3PO走進人們的生活,FUTURO喚起了我們對電影時代反烏托邦和烏托邦科幻電影的懷念之情。 JADEN|迄今為止最多產的Smoochies之一。出生於公元前3,000年,JADEN講述了一個豐富多彩的人生故事,包括她一生中發生的歷史變化的全貌。JADEN代表著高尚和對生者和逝者的保護。 KAMIA|KAMIA源自俄語單詞「камень」的音譯,意思是岩石。KAMIA的靜止象徵耐心、堅實、穩定。KAMIA的平靜吸引了兩隻綠色蜥蜴,牠們在一個充滿噪音的世界裏尋求獨處。 LETHAL|生活在未來加密宇宙裡的Smoochie。它是一個形狀轉換者,透過以太坊區塊鏈鑄造了自己的眼睛,並利用它們對 NFT藝術科技的演變進行激光聚焦,這是NFT革命中前線開拓者使用的眾多超能力之一。 LIGNUM|LIGNUM源於拉丁語的木頭,是一個描繪大自然靜謐與安寧的Smoochie。雖然圍繞著LIGNUM的大自然是平靜的,但事實上它正在為生命而奮鬥。棲息在其頭上的鳥準備築巢,可是地平線上卻沒有樹木。 MARIKO|MARIKO是一封寫給Andreas母親的情書。MARIKO的設計紋理源自1997年一幅名為《Cache Cache》的畫作,這是MARIKO長期職業生涯中的一個標誌性作品。收藏家們將這幅作品視為她最知名的作品。 PUNKIE|PUNKIE 是席捲 NFT 元宇宙「龐克」運動的象徵。加密龐克熱潮是NFT收藏品中最具代表性的時期,而PUNKIE是NFT成為藝術收藏品的歷史印記。PUNKIE的莫霍克髮型(雞冠髮型),代表了1970 年代初英國的龐克文化運動。 SIDDHART|靈感來自1922年的同名小說。這個Smoochie和小說一樣,探討了佛教的奧義,進行一場自我發現的精神之旅。SIDDHART被侵略和劃傷的表面,說明了尋找真正自我道路的複雜性。 TERRA|Smoochies中最年老一員,名字來自拉丁語的地球,它起源於我們任何一個人出現之前的時代。在這個遠古之世,地球有它自己的居民,其中最勤勞的是螞蟻,直到現在也是如此。這些螞蟻在TERRA身上找到了自己的生活方式。TERRA象徵著大自然中殘酷而又無聲的本質。 VELVETH|Etherea的女王,而Etherea是由以太坊區塊鏈眾多礦工建造的宮殿。VELVETH象徵著一種體現藝術和美學的新科技力量,天鵝絨皮膚不僅預示著權力和財富,更包含了溫暖和英勇的熱情。 WAVY|WAVY的對比鮮明但交織在一起的色彩波浪反映了我們如何看待自己的生活。杯子是半滿還是半空?WAVY是半黑還是半白?它顯示的不是答案,而是我們理解自己信念的思考過程。 Smoochies首波售出的有36個,今次拍賣有16個,意味成員已經增至52位。Andreas承諾一生只推出100個,隨著可以「出生」的數目愈來愈少,Smoochies亦愈趨罕有。100個的限額,亦遠少於現在最火熱的CryptoPunk、Bored Ape Yacht Club等系列的10,000個。 雖然我們活在數碼時代,但喜歡藝術的朋友,往往也希望同時有實體作品可以收藏。以最受歡迎的NFT系列CryptoPunk(累積成交額逾US$13億)為例,早前就有5個頭像的數碼與實體印刷版一同在倫敦拍賣,合共斬獲約HK$910萬。 為了是次拍賣,Andreas也首次為Smoochies推出版畫。上陣的16個Smoochies,每個都會有8版實體版畫。其中,第1版會免費贈送予投得NFT版本的買家,其餘7版則於今日起至15號在保利香港藝術空間的展覽中出售。 保利香港業務拓展總監兼保利香港藝術空間總監 駱菁雯 NFT進軍傳統拍賣行業,是大概今年3月才發生的事情。不過這股潮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冒起,瞬間已席捲整個收藏界。 然而,大部份拍行的做法,基本上都是銷售別人的NFT,較少真正參與其中。至於保利今次加入戰團,則從挑選藝術家起步,再與之商討策展事宜,NFT也是度身訂造,且同時帶來實體版畫,投入程度著實很高。 至於保利的合作伙伴 - The Authority,則為新興的藝術及文化科技孵化平台,以亞洲為發展腹地,積極推廣新媒體及加密藝術,旨在令區塊鏈藝術成為可以與實體藝術媲美的資產類別。兩者相輔相成,且看將為亞洲NFT藝術市場帶來怎樣的衝擊。 展覽率先讓大家一覷眾藝術家的NFT作品是何模樣 看到現場照片,大家發現除了Andreas之外,好像還有其他藝術家的身影? 沒錯,Andreas以外,是次還有另外11位國際知名藝術家參與是次特展和拍賣,創作出別出心裁的NFT與版畫,包括香港漫畫名家江記、屢獲殊榮的華裔插畫家Jonathan Jay Lee、Brand New School副創意總監Andrés Rivera、POW! WOW!藝術節創辦人Jasper Wong、常駐香港的本地和外籍年輕插畫家Viki Chan、Hoy、JUM、Gaby Teresa等等,陣容星光熠熠。 如此鼎盛陣容,The Value當然會再度親身採訪報道,敬請留意。

一文縱覽元宇宙關鍵基礎設施:NFT 數據存儲的現狀、機遇與挑戰

區塊鏈技術在數字世界中實現了對貨幣的映射,產生了一系列同質化加密數字貨幣,造就了近幾年加密貨幣的投資浪潮。而非同質化通證 NFT 的出現,讓我們看到了映射整個現實世界的可能。 除了貨幣以外,現實世界中的大多數物體都是獨一無二的,它們的性狀和價值都不盡相同,NFT 的特徵可以完美適配這種情況,爲不同的物體實現在數字世界中的通證化,利用區塊鏈不可篡改、公開透明、可追溯等特性,完成現實世界向數字世界的映射,進而構造那個我們期待已久的烏托邦之城——元宇宙。 而受限於目前的技術瓶頸,NFT 還未能完美達成上述這個設想,因鏈上擁堵的通信狀況、有限的可擴展性和高額的 gas 費用等原因,NFT 的元數據和媒體數據並沒有完全存儲在鏈上,而是選擇了在鏈下存儲,失去了區塊鏈技術的保護,這部分數據並不是完全安全可靠的,也就是說現在的 NFT 還未能做到像比特幣等加密貨幣一樣的可靠性,而這一點卻淹沒在了對 NFT 的狂熱情緒之中,很少受到關注。 根據 coingecko 的數據,截至發稿前,NFT 市場總市值爲 229.7 億美元,佔全球加密貨幣市值的 1.2%,24 小時交易量 32.5 億,仍在保持強勁的增長勢頭。NFT 龐大市值背後的安全性卻十分脆弱,因鏈下存儲的不確定性,NFT 丟失事件時有發生,一旦其相對應的元數據和媒體數據失效,在鏈上所保存的 NFT 所有權憑證,只是一張沒有承兌方的無價值支票。目前應用範圍最廣的 NFT 標準 ERC721 作者 William Entriken 曾說:「只有在你信任實際管理你資產的保管人的前提下,你那個被記錄在賬本上的資產所有權纔有效。」 NFT 現在並不安全,比特幣等加密貨幣涉及交易的信息是完全存儲在鏈上的,而 NFT 則不同,雖然它的交易流程也是在鏈上完成,但由於其特殊性,往往會涉及複雜的元數據和所需存儲空間較大的媒體數據,通常會存儲在鏈下的項目自有中心化服務器、第三方雲服務器、IPFS 或者是 MEFS(MEmo File System) 等 NFT 存儲項目中,這些錯綜複雜的「保管人」相較於鏈上存儲都存在不同的風險因素。 鑑於 NFT 存儲已成爲目前 NFT 這個木桶中的最短一塊木板,且其作爲元宇宙的關鍵基礎設施,在未來新社會生態中將發揮重要作用。本文將從 NFT 的底層架構出發,總結 NFT 存儲現狀,深入探究 NFT 存儲方面面臨的機遇和挑戰。 NFT 的基本內涵 NFT 的基礎概念 NFT 全稱爲 Non-FungibleToken, 中文名是非同質化通證。 是一種源於以太坊智能合約的非同質化通證,其作爲獨特的數字資產,具有不可分割、不可篡改、不可替代、獨一無二等特性。 相對而言, FT(FungibleToken) 也就是同質化通證,以以太坊爲例,每個以太坊都是同質化的,相互之間沒有任何區別,且可以拆分成更小的單位。而每個 NFT 都擁有獨特且唯一的標識,無法兩兩互換,也無法拆分。 NFT 以其獨有的特性賦能各領域創作者,提供了一種更方便可靠的數字資產確權方式。創作者們可以很容易的通過 NFT 證明數字作品的存在性和所有權,包括但不僅限於圖片、視頻、藝術品、門票等形式。此外,創作者們還可以在每次 NFT 的交易流通過程中賺取版權稅。 NFT 的技術構成 區塊鏈:區塊鏈最早是作爲比特幣的分佈式賬本而被人們所熟知。區塊鏈是一種分佈式的且不可篡改的數據庫,它實質上一個記錄數據信息的列表,並使用加密協議對其中的信息進行保護。區塊鏈爲長期存在的拜占庭問題提供了可行的解決方案。 智能合約:智能合約加速了數字協議的執行和驗證過程。基於區塊鏈的智能合約使用圖靈完備的腳本語言來實現複雜功能的兼容,並通過依靠共識算法來進行執行,以保證一致性。智能合約讓不依賴第三方信用中介的公平交易成爲可能,可以實現跨行業、跨領域、跨生態的價值交互。 鏈上交易:鏈上交易需要通過區塊鏈地址和交易指令來實現。區塊鏈地址由固定數量的字母、數字和字符組成,它是一個類似於銀行賬戶的獨特標識符,供用戶來發送和接收資產。並且有一對相互對應的公鑰和私鑰,以驗證交易的真實可靠性。 數據編碼:通過數據編碼,可以將文件壓縮成有效格式來節省存儲空間。在進行 NFT 的資產確權時,其實是對 NFT 創造者所簽署的哈希值進行確權,其他人可以複製這些元數據,但他們不能證明對其的所有權。 NFT 的基本模型 協議標準 NFT 建立的底層邏輯是以分佈式賬本爲基礎,同時其交易依賴於點對點的網絡,如果將區塊鏈這個分佈式賬本看做一種特殊類型的數據庫的話,那麼 NFT 就將存儲於這個數據庫之中實際 NFT 的存儲現狀要更復雜一些。假如這個數據庫具有基本的安全性、一致性、完整性和可用性等特徵,那麼整個 NFT 生態閉環主要包括以下幾個場景。 NFT 數字化:NFT 創作者將檢查文件、標題、描述語句是否完全準確,然後將 NFT 的元數據轉化爲適當的格式。 NFT 存儲:NFT 創作者可以選擇鏈上和鏈下兩種方式來存儲元數據,鏈上存儲費用較高、交通擁堵但元數據會與通證一起永久存在,鏈下存儲限制較小但理論上存在元數據丟失的風險。目前鏈下存儲可選擇的解決方案有集中式數據存儲、IPFS 和分散式雲存儲等。 NFT 簽名:NFT 創作者對包含 NFT 數據哈希值在內的信息進行簽名,然後發送給智能合約。 NFT 鑄造和交易:智能合約在收到 NFT 的完整信息後,便可以開始鑄造同時啓動交易流程,其主要機制是由通證標準來制定的。 NFT 確認:一旦交易信息在鏈上得到確認,NFT 的鑄造流程就完成了,被鑄造的 NFT 將永久性地鏈接到一個獨一無二的區塊鏈地址以證明它的存在。但 NFT 的實際內容通常存儲在鏈下,與 NFT 的所有權分屬兩個存儲系統。 NFT 的關鍵屬性 NFT 本質上是一種 dApp,即去中心化的應用,因此它擁有來自底層公共賬本所賦予的各種特性,大致可以總結爲以下幾點: 可驗證性:NFT 的通證元數據和所有權可以公開驗證。這個前提是元數據在鏈上存儲,如果存儲在鏈下,則由鏈下存儲系統決定是否可以公開驗證。集中式存儲是無法公開驗證的,設備所有者可以隨意更改數據;IPFS 可以通過 CID 驗證數據是否被篡改,而無法驗證存儲狀態;MEFS 等分散式雲存儲系統不僅可以驗證數據是否被篡改,同時可以驗證數據的存儲和冗餘狀態。 交易透明:NFT 從鑄造到出售再到購買,整個流程都是公開透明的。但 NFT 元數據和媒體數據的存儲並不是完全公開透明的,NFT 創作者會自行選擇存儲方式,但大部分存儲方式的安全性並無法清晰地評估。 可用性:NFT 所依賴鏈上系統永遠不會癱瘓,只要是已發行的 NFT,不存在無法出售和購買的可能性。而 NFT 鏈下存儲的數據會存在不可用的風險,目前除了 MEFS 等分散式雲存儲系統有完善的風險控制措施以外,中心化存儲和 IPFS 並未有可控措施。 防篡改性:NFT 的元數據和完整的交易記錄,一旦被確認以後,永久存儲,且只能添加新信息,不能修改過往信息。如果元數據存儲在中心化服務器中,服務運營商可以隨意篡改數據,IPFS 和 MEFS 等文件系統具有不可篡改的特性。 易於流通:每個 NFT 用戶所看到的信息都是即時更新的,消除了傳統生產者-信用中介-購買者之間的信息壁壘,信息清晰,易於流通。 原子性:NFT 的交易可以在一個原子性、一致性、隔離性和持久性(ACID)的系統中完成。 可交易性:NFT 及其相應的產品能夠任意的進行交易和交換。而 NFT 的存儲標準是其價值的主要支撐,所交易 NFT 的價值構成有待考量。 NFT 的風險評估 NFT 系統是由區塊鏈、存儲和網絡應用集合而成的技術,其安全保障具有一定的挑戰性,每一個組成部分都有可能成爲安全的短板,致使整個系統受到攻擊。本文采用 STRIDE 方法進行威脅建模,從仿冒(Spooling)、篡改(Tampering)、抵賴(Repudiation)、信息泄露(Information Disclosure)、拒絕服務(Dos)和權限提升(Elevation of privilege)等方面,全方位評估 NFT 系統所存在的風險可能。 仿冒:仿冒與真實性相對應,是一種在系統中冒充另一個人或物的能力。當用戶鑄造或者交易 NFT 時,惡意攻擊者可能利用認證漏洞或者竊取用戶私鑰來非法獲得 NFT 的所有權。建議對 NFT 智能合約進行正式驗證,並使用冷錢包與線上數據隔離,防止私鑰泄露。 篡改:篡改與完整性相對應,是指對 NFT 數據進行惡意修改。區塊鏈是一個強大的分佈式賬本,其使用的哈希加密算法是具有原像抗性和次原像抗性,如果 NFT 的元數據存儲在鏈上,那麼交易一旦確認,NFT 的元數據和所有權是不能被惡意篡改的。但如果是存儲在鏈下的 NFT 元數據,以及存儲在鏈下的媒體數據,這些數據是有可能被操縱的。建議使用去中心化的分散式雲存儲系統,以保障數據的安全可靠性。 抵賴:抵賴與不可拒絕性相對應,是指 NFT 創作者或者所有者在交易信息通過鏈上確認後,無法拒絕或者撤回。這一流程的安全性由區塊鏈分佈式賬本的特性和簽名的不可僞造性進行保證,但其中涉及到的哈希值有可能被惡意攻擊者竊取或者替換。建議使用多簽名驗證的智能合約,可以規避掉部分風險。 信息泄露:信息泄露與保密性相對應,是指 NFT 的相關信息泄露給未經授權的用戶。由於在 NFT 系統中,智能合約的狀態信息和交易指令代碼都是完全透明的,任何人都可以公開訪問,這種情況下存在多種信息泄露風險。即使只獲取到 NFT 的哈希值,惡意攻擊者就可以利用哈希值與交易信息的關聯性作惡。建議 NFT 創作者使用保護隱私的智能合約來替代普通的智能合約,以保護隱私。 拒絕服務:拒絕服務與可用性相對應,是指惡意攻擊者攻擊 dApp 或者鏈下存儲的原始數據,導致其對 NFT 系統拒絕服務。得益於區塊鏈的高可用性,用戶可以隨時調用自己所需要的信息,不用擔心鏈上系統拒絕服務的情況。但由於鏈上有限的空間和通訊壓力,部分 NFT 的功能需要依賴鏈下系統來實現,比如元數據和媒體數據的存儲,中心化的網絡應用和存儲系統仍有遭受傳統 DoS 攻擊的風險,進而拒絕對 NFT 系統進行服務。建議使用新的混合區塊鏈架構,或者去中心化的分散式雲存儲系統。 權限提升:權限提升與授權性相對應,是指攻擊者通過利用智能合約的漏洞獲取 NFT 相關權限,或者通過攻擊 NFT 鏈下相關係統獲取非法權限。NFT 的授權完全由智能合約進行管理,設計不良的智能合約會存在授權方面的風險,同時存儲在鏈下的 NFT 元數據或者媒體數據,也有可能對權限造成影響的風險。比如,篡改或者刪除存儲在鏈下的元數據或者媒體數據,將使 NFT 的所有權失去意義。建議創作者在鑄造 NFT 時使用成熟完備的智能合約,在不考慮成本的情況下將數據全部存在鏈上,或者使用更可靠的去中心化分散式雲存儲系統降低成本。 NFT 存儲的現狀 NFT 產品類型 NFT 憑藉其獨特的屬性,對包括元宇宙、數字藝術品、收藏品、遊戲、DeFi、公共事業和體育等多個領域都帶來了一定程度上的改變,本文對各類別市值第一梯隊的 NFT 產品進行總結,作爲研究 NFT 存儲現狀的標的羣體。 元宇宙 Decentraland Decentraland 是一個基於以太坊的虛擬現實平臺,用戶可以創造內容和 dApp 並將他們貨幣化,創作內容可以供其他用戶交互體驗。Decentraland 中土地使用笛卡爾座標系進行標記,社區擁有永久所有權,他們可以完全掌控自己的作品。 Decentraland 將數字資產所有權和其他可交易的信息存儲在以太坊區塊鏈上,而其他類似場景狀態和用戶位置等需要實時交互的信息,則存儲在用戶電腦或者場景所有者的私有服務器上,場景開發者們需要自行選擇什麼信息值得存儲在鏈上,因爲這需要較高的成本。 The Sandbox The Sandbox 是一個社區驅動的 UGC 平臺,用戶可以獲取自己的數字土地以及創作內容的所有權。他們的作品都可以自由進行交易,從而真正成爲這個完全由用戶創造的元宇宙中的一部分,元宇宙中的所有元素都是社區自驅的。 The Sandbox 的通證 SAND 使用 ERC-20 標準,數字資產的確權和交易使用 ERC-1155 和 ERC-721 標準,這些信息都存儲在以太坊區塊鏈上。而數字資產的實際媒體數據存儲在 IPFS 上,同時使用亞馬遜的 S3 雲服務對網頁前端進行支持,創作者尚未鑄造的數字資產將存儲在 S3 雲服務器上,而數據隱私風險需要進一步使用去中心化存儲方案進行保護。 CryptoVoxels CryptoVoxels 是一個基於以太坊的元宇宙世界,用戶可以在街道上建造、開發和銷售數字資產,其所有權將永久地記錄在區塊鏈上。風格比較類似於 Minecraft,用戶可以使用自定義的像素單色塊建造自己的土地,同時也爲用戶提供系統原生的 COLR 通證爲土地添加顏色。目前 CryptoVoxels 將用戶在土地創造數字作品對應的媒體信息存儲在公司運營的服務器中,其曾在社交媒體表示,將會考慮將數據轉移到去中心化的存儲系統中。 數字收藏品 CryptoPunks 是一系列擁有不同特徵的像素風格頭像,總數共 10000 個,最初可以通過以太坊錢包免費認領,目前需要通過二手交易平臺購買。最初爲了節省 Gas 費用,CryptoPunks 將 10000 個角色聚合在一張圖片之中,並將這張圖片的哈希值存在鏈上的智能合約裏,但並未透露其原始媒體數據的存儲位置。隨着 NFT 存儲風險得到了更多重視,CryptoPunks 花費了 75M 的 gas 費用將全部頭像存儲在了以太坊區塊鏈之上。 Bored Ape Yacht Club 是一系列擁有不同特徵的猿猴頭像,總數共 10000 個,目前已全部鑄造完成,可通過二手交易平臺購買。BAYC 在其官網公佈了每個頭像所對應的 TokenID、SHA-256 哈希值和 IPFS 哈希值,同時還使用去中心化存儲系統將每個頭像的媒體數據進行了備份,且將備份信息也進行了公示。 NBA Top Shot 是一個供 NBA 球迷們收集和交易 NBA 歷史上各個高光瞬間的收藏平臺,這些高光瞬間通過同樣由其開發團隊 Dapper Labs 開發的公鏈 Flow 鑄造成 NFT,並可以自由進行交易。NFT 的一些描述性的數據信息存儲在鏈上,而每個 NFT 相對應的視頻流數據存儲在鏈下的集中數據中心裏, 遊戲 Gods Unchained 是一款基於以太坊的類似於《爐石傳說》的 NFT 卡牌遊戲,玩家可以通過組建自己的卡組參加競標賽、大逃殺等遊戲模式,卡牌可以在市場上自由交易,玩家擁有所有權。目前遊戲中 NFT 的所有權存儲在鏈上,而 NFT 卡牌的元數據和媒體數據存儲在公司服務器上,提供 API 接口在智能合約中使用。 Axie Infinity 是一款基於以太坊側鏈 Ronin 的類似於《精靈寶可夢》的寵物養成遊戲,玩家可以收集、訓練和養育 NFT 形式的 Axie 幻想寵物,並擁有寵物的所有權。該項目將每個 Axie 的所有權 信息和其所獨有的遺傳數據存儲在鏈上,而爲了滿足遊戲的低延遲需求,將媒體數據存儲在鏈下的中心服務器中。 MyCryptoHeroes 是一款基於以太坊的架空世界 RPG 遊戲,玩家可以收集 NFT 形式的英雄,組建自己的英雄團隊進行戰鬥。該項目所涉及 NFT 的元數據存儲在鏈上,而媒體數據存儲在公司管理的服務器中。 NFT 交易平臺 Opensea 是最早也是目前最大的 NFT 交易平臺,佔有交易市場 90% 以上的份額。最初 Opensea 也是使用中心化的服務器存儲 NFT 的元數據和媒體數據,但隨着單個 NFT 的價值不斷升高,中心化存儲所引發的數據丟失情況也時有發生,Opensea 現在也爲 NFT 創作者們提供去中心化存儲方案以供選擇。創作者們現在可以選擇使用 IPFS 實現 NFT 元數據和媒體數據的去中心化,但他們需要爲這一選擇自行付費。 Rarible 是目前第二大 NFT 交易平臺,支持 ERC-721 和 ERC1155 協議,該項目將創作者鑄造的 NFT 的元數據和媒體數據存在網站後端,也就是中心化的服務器之中,新的買家根據需要可以在鏈上進行調用。 SuperRare 是一個線上藝術畫廊,同時也具有交易功能,並且發行了自己的交易通證 RARE。SuperRare 所競拍的 NFT 沒有向用戶展示很詳細的技術信息,比如智能合約、tokenID、元數據等,這或許是該平臺市場份額佔比一直較低的原因。通過查詢,SuperRare 使用 IPFS 進行元數據和媒體數據的存儲。 鏈上存儲 目前 NFT 使用的區塊鏈主要包括以太坊、Flow、BSC 等公鏈,Polygon、Ronin 等側鏈。 受限於鏈上高昂的 gas 費用和擁堵的通訊狀況,大部分 NFT 項目選擇只將 NFT 的所有權數據存儲在鏈上,以確保所有權的不可篡改、可追溯、不可抵賴等特性。交易不需要通過中心化的信任機構做中介,可以直接通過鏈上的智能合約完成,給予了 NFT 良好的流通性,使用不受任何第三方控制的技術作爲信用中介。 而代表 NFT 實際形態的媒體數據被存在鏈下,在某些情況下還包括一些比較複雜的元數據信息也存在鏈下,與所有權存儲系統分離,這使得被區塊鏈技術嚴密保護的所有權蒙上了一層陰影。 鏈下存儲 目前 NFT 鏈下存儲的方式主要包括中心化、中心化可驗證、去中心化和去中心化可修復等四種方式。 中心化 大多數 NFT 項目沒有 Opensea 這樣的市場體量,很多也都在起步階段,並沒有很重視鏈下數據存儲的安全性問題。智能合約中的特定標識符可以用來返回相關元數據和媒體數據,他們通常會使用運行在 Web 服務器上的 URL 來作爲標識,這個服務器是由公司運行或者由亞馬遜等雲服務商提供,這種中心化的存儲會帶來篡改、拒絕服務等風險。 中心化可驗證 以 CryptoPunks 爲例,其最初將產品集成圖像存儲在中心化服務器中,然後將這張圖片的加密哈希值存儲在智能合約中用於驗證。這樣做的好處是,可以通過哈希值對圖片進行驗證,以確保沒有進行過任何修改,賦予了 NFT 媒體數據不可篡改的特性。但媒體數據本身存儲在中心服務器中,而不是像鏈上 NFT 所有權存儲一樣進行全網節點備份,存在數據遺失,拒絕服務等多方面風險。 中心化可驗證的鏈下存儲方式是對中心化方式的優化,但仍存在多方面風險,不能很好的解決 NFT 乃至元宇宙對確權數據本體的高可靠性存儲需求。 去中心化 IPFS 作爲目前去中心化存儲的代表項目,已逐漸被 NFT 產業所接受。IPFS 旨在爲傳統中心化的 HTTP 提供去中心化的尋址方式補充。以 Bored Ape Yacht Club 爲例,其元數據和媒體數據都存儲在 IPFS 中,IPFS 提供冗餘備份和穩定的內容尋址,其作爲一個運行在多節點的尋址網絡,解決了之前中心化存儲 URL 地址失效的痛點,規避了對中心化服務商的依靠。 IPFS 這種去中心化的尋址方式進一步改善了 NFT 元數據與媒體數據的存儲方式,但其做爲一個尋址系統,並不能提供足夠安全可靠的存儲服務,即使 CID 地址會在系統中一直存在,但其對應的具體數據並沒有相匹配的穩定性。原因是 IPFS 中的網絡節點對內容的備份是自驅動的,如果只有單個節點或者少數一部分節點備份了相應內容,這些節點損壞或者下線,存儲數據將會消失,CID 只能指向一片空白。 去中心化可修復 去中心化可修復的存儲系統作爲 NFT 解決鏈下存儲新的可能,正在得到行業內外的廣泛關注,Filecoin、Memo、Arweave 等去中心化的分佈式雲存儲項目也在積極探索爲 NFT 愛好者們提供更好的存儲優化方案,其中 Filecoin 和 Memo 分別推出了基於各自存儲生態的 NFT 存儲項目。 NFT.Storage 是由 Protocol Labs 推出的基於 Filecoin 生態的 NFT 存儲項目,通過該項目存儲的 NFT 將被存儲在 IPFS 或者 Filecoin 中,目前單個存儲數據容量限制在 100MB 以內。其修復功能基於 Filecoin 的激勵機制,通過對存儲節點的評分驗證系統,及時發現和修復損壞或者遺失的數據。但 IPFS 中的存儲由 Protocol Labs 提供,需要更多網絡節點參與,進一步去中心化。Filecoin 中的存儲還未能與主網鏈接,由測試網節點提供,存在因網絡重置造成丟失的風險。 Metastorage.org 是基於 MEFS 存儲文件系統開發的,Memo 生態的 NFT 存儲項目,通過該項目存儲的 NFT 將在 IPFS 和 MEFS 中進行雙份存儲,其中 MEFS 是 Memo Labs 開發的存儲系統,目前對存儲數據量沒有限制。其修復功能基於 MEFS 存儲系統,採用多副本和糾刪碼的冗餘機制,同時提供公開的驗證手段,系統中的 KEEPER 角色負責爲用戶匹配通過驗證和挑戰的節點,並持續評估維護。雖然 MEFS 整體修復機制與區塊鏈解耦,但仍需要 Memo 系統有更大範圍的節點參與,以爲 MEFS 系統提供支持,形成穩定生態。 去中心化可修復的存儲系統有望成爲 NFT 存儲的未來解決方案,讓 NFT 元數據和媒體數據的存儲與所有權的存儲更加匹配。目前產品技術和規模仍處在起步階段,落地實施程度有待進一步觀察。 NFT 存儲的機遇 元宇宙價值支撐 一般來說,元宇宙是指使用包括互聯網和 VR 在內的一系列技術而建立的虛擬世界。在幾十年前,這個概念就已經誕生但遲遲沒有落地實現。隨着區塊鏈的快速發展,元宇宙迎來了成爲現實的可能,區塊鏈爲元宇宙世界提供了一個理想的去中心化的環境,而 NFT 的出現也爲數字資產確權提供了可行路徑。受制於目前的區塊鏈技術,NFT 的實際內容需要與之所有權存儲相匹配的存儲方式,需求倒逼技術發展,致力於解決 NFT 存儲問題的分散式雲存儲行業將隨之迎來廣闊的市場空間,以突破目前 NFT 中心化存儲的安全瓶頸。 在這個由區塊鏈推動的虛擬現實中,參與者可以有非常廣闊而豐富的想象空間,如享受遊戲、展示自制的藝術,擁有和交易虛擬財產等。此外,用戶還有機會從獨特的虛擬經濟體系中獲得利潤。他們可以購置無中心化機構掌控的土地,在上面以 NFT 的形式進行自由建造,將建築物出租給他人以獲得報酬,或者飼養繁殖稀有寵物並出售以獲取收益。 元宇宙生態系統涵蓋了上部分討論過的元宇宙的所有項目,這些項目大部分都還處於早期階段,通常都會使用區塊鏈來記錄和確保用戶數字資產的所有權,而與所有權相對應的媒體數據大多仍然存在中心化的服務器或者 IPFS 中,並沒有得到與所有權相匹配的保護,也使得數字資產的完整性存在一定風險。如果沒有一個完整可靠的存儲閉環,對使用區塊鏈技術對所有權進行的保護也將失去意義。 P2E 遊戲產業的基礎設施 近期 P2E 遊戲迎來爆發期,得到了玩家和資本市場的廣泛關注,尤其 Axie Infinity 一舉反超 NBA Top Shot 成爲市值最高的 NFT 項目,可以看出 NFT 在遊戲行業有很大的潛力。已經存在的一些加密遊戲有 CrytpoKitties、Cryptocats、CryptoPunks、Meebits、Axie Infinity、Gods Unchanged 和 TradeStars。這類遊戲的一個很吸引人的特點是「繁殖」機制。用戶可以親自飼養寵物,並花很多時間繁殖新的後代。他們還可以購買限量版 / 稀有版虛擬寵物,然後以高價出售它們。由於 P2E 遊戲的價值流通特性,目前的存儲方式不能很好的契合其對高安全性的需求,Memo 等分散式雲存儲系統是更適應 NFT 高價值存儲的基礎設施。 額外的獎勵吸引了許多投資者加入遊戲,這使 NFT 變得更加重要。NFT 的另一個令人興奮的功能是,它提供了遊戲中物品的所有權記錄,玩家可以擁有個人專屬的遊戲道具,促進了生態系統中的經濟標識,使開發商和玩家雙方同時受益。玩家和作爲 NFT 發佈者的遊戲開發者可以在每次 NFT 在公開市場被出售時賺取版稅,完成了反哺生態的良性循環。 而 NFT 存儲的可靠性將決定了 P2E 遊戲產業增長的天花板,產業發展到一定程度,NFT 存儲環節中存在的種種隱患終將會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各個遊戲項目終將投入一定程度對 NFT 存儲進行改善,降低風險。 龐大的資本市場 NFT 的存在創造了一個互利的商業模式,玩家和開發商從二手 NFT 市場中獲利的同時,區塊鏈社區也在很大程度上擴展了 NFT,包括各種類型的數字資產和繁榮的虛擬經濟活動。傳統的在線經濟活動依賴於提供信任和技術的中心化公司。儘管區塊鏈已經開發出了數種融資途徑,如 ICO、IFO 和 IEO 等,但其試用場景仍非常有限。NFT 極大地擴展了區塊鏈的額外屬性,如唯一性、所有權和流動性等,在 NFT 的幫助下,區塊鏈迅速擴展了其應用範圍。這使得每個人都能鏈接到一個特定的事件,就像我們現實生活中的模式一樣。要達成這一願景,NFT 的存儲方式是重要一環,FT 即同質化通證所對應數據量較小,直接存儲在鏈上,而 NFT 同樣需要更可靠的存儲方式。 比如購票這一常見的經濟活動。在傳統的事件票務市場上買票時,消費者必須信任提供業務的第三方。因此,消費者存在着被欺詐或者所購門票無效的風險,這些門票是可能是假的、僞造的或者是可以被取消的。在極端情況下,同一張票可能會被多次出售,或者一些不支持轉讓的門票在市場內流通。 而由區塊鏈發行基於 NFT 的門票,以證明有權進入任何體育或者文化活動。NFT 受益於區塊鏈已經在 FT 階段已經解決的雙花、篡改和僞造等問題,分佈式賬本的獨有特性賦予 NFT 門票相對於傳統門票的明顯優勢,一張基於 NFT 的門票是唯一且不可篡改的,這意味着持票人在售出門票後不能再次轉售。NFT 這種基於區塊鏈的智能合約爲消費者、活動組織者等利益相關者提供了一個透明的門票交易平臺。消費者可以從智能合約中購買和出售 NFT 票,而不需要依賴任何第三方。 這些 NFT 所對應媒體數據的存儲方式同樣重要,高價值的交易需要高安全基礎設施來作爲支撐,隨着 NFT 形式的多樣化和複雜化,NFT 存儲產業也會隨着 NFT 生態項目的發展而成長。 保護數字產權 數字收藏品包含各種類型,從交易卡、葡萄酒、數字圖像、視頻、虛擬房地產、域名、鑽石、加密貨幣郵票和知識產權等其他實物。我們以藝術領域爲例,首先,傳統方式的藝術家只有很少的渠道來展示他們的作品,傳統渠道的獲取需要資金和人脈資源,同時也需要耗費大量精力。由於缺乏關注,價格無法反映其作品的真正價值。甚至他們在社交網絡上發表的作品也會被平臺和廣告商收取中介費平臺和廣告費。 NFTs 將他們的作品轉化爲具有綜合權益的數字格式,藝術家不必將所有權和內容交給代理人,這爲他們提供了獲取高額收益的可能。典型的例子包括 Mad Dog Jones 的 REPLICATOR 以 410 萬美金成交,Grimes 的作品總共賣出了約 600 萬美元和其他來自和其他偉大的加密藝術家的作品,如大家所熟知的 Beeple 和 Trevor Jones。NFT 對藝術品產權做了很好的保護,而其對應的實際內容,如元數據和媒體數據等,並未有安全可靠的行業存儲標準,Memo 等分散式存儲系統有望解決這一問題。 此外,藝術家在傳統情況下不能從其作品的未來銷售中獲得版稅。相比之下,NFTs 可以被編程,使藝術家在其數字作品的每次銷售中獲得預定的他的數字作品每次在市場上交換時,都會收到一筆預設的版稅費用,這是一種管理和保護數字傑作的有效方式。此外,一些平臺,例如 Mintbase 和 Mintable,甚至已經建立了一些工具來支持普通人輕鬆創建自己的 NFT 作品。 這些數字收藏品的媒體數據其實就是其鑄造的 NFT 的本體,失去了作品本身的所有權和版稅權將毫無意義,NFT 本身也將失去價值。傳統收藏行爲通常伴隨着較高的貯存成本,數字時代的收藏顯然需要更好的存儲解決方案。 NFT 存儲的挑戰 爲了實現上述 NFT 存儲應用的發展,就像任何新生技術一樣,必須克服一系列障礙。本文從可用性、安全性、監管和可擴展性的角度討論了一些典型的挑戰,包括基於區塊鏈的平臺所造成的系統層面的問題和人類因素,如監管者、法規和社會因素。 可用性挑戰 可用性是指在測試特定產品時,衡量用戶的有效性、效率和滿意度來評判一個特定的產品。大多數的 NFT 項目都是建立在以太坊之上。因此,很明顯,以太坊的主要缺點被繼承了。我們討論了對用戶體驗有直接影響的三個主要挑戰。 匱乏的冗餘機制 通過前文分析,NFTs 目前多使用集中式數據中心和 IPFS 進行存儲,這兩種方式的冗餘機制並不是很可靠。集中式數據中心通常使用多副本的冗餘方式,將文件複製多份進行冗餘,成本較高。IPFS 沒有自運行的冗餘方式,雖然文件所對應的 CID 是全網廣播的,而文件本身的數據存儲在節點本地,需要其他節點自發來進行備份。Filecoin 作爲 IPFS 的激勵層,也沒有很好的完成激勵節點進行備份的使命,網絡節點中存儲的大多數是爲了獲取激勵而存的無效數據。Memo 所研發的 MEFS 系統,使用多副本與糾刪碼相結合的存儲方式,利用數據分片存儲和風險感知修復技術,以低成本實現高耐久的冗餘方式。 緩慢的確認速度 NFTs 通常將交易發送到智能合約,以實現透明可靠的管理,如鑄造,賣出和交換。然而,目前的 NFT 系統是與它們的底層區塊鏈平臺緊密耦合,這使得它們的性能很低。比特幣僅達到 7 TPS,而以太坊只有 30 TPS,這導致 NFTs 的確認速度極慢。解決這個問題需要重新設計區塊鏈拓撲結構,優化其結構或改進共識機制。現有的區塊鏈系統無法滿足這些要求。這也決定了將複雜的元數據和「龐大」的媒體數據存儲在鏈下系統的現狀。 高昂的 gas 費 高昂的 gas 費已經成爲 NFT 市場的一個主要問題,特別是在大規模鑄造 NFT 的時候,需要將元數據上傳到區塊鏈網絡,每個與 NFT 相關的交易都比簡單的轉賬交易更昂貴,因爲智能合約涉及到要處理的計算資源和存儲。複雜的操作、高擁堵的通信壓力和昂貴的費用大大限制了 NFTs 的廣泛採用。鑄造 NFT 所產生的交易費用大多數情況下都遠遠高於 NFT 的現有價值,儘可能的將 NFT 相關數據存儲在鏈下是目前調整這個嚴重失衡情況的主流方案,而其又帶來了各種各樣的風險。 存儲安全和隱私問題 來自用戶的數據是任何系統的首要任務。然而,這些數據,儲存在鏈外但與鏈上標籤相關聯,面臨着失去聯繫的風險或被惡意方濫用的風險。 NFT 數據的不可訪問性 在主流的 NFT 項目中,大多使用加密的哈希值作爲標識符,而不是真正的媒體數據,然後記錄在區塊鏈上,以節省 gas 消耗。這使得用戶對 NFT 失去信心,因爲原始的文件可能會丟失或損壞。一些 NFT 項目已經開始與專門的文件存儲系統進行合作,如 IPFS,它允許用戶通過哈希值進行內容尋址,只要 IPFS 網絡上的某個地方有人在託管它,用戶就可以成功獲取這個哈希值相對應的內容。儘管如此,這樣的系統還是有不可避免的缺陷。當用戶上傳 NFT 元數據和媒體數據到 IPFS 節點時,不能保證他們的數據會在所有的節點中被複制。該數據存在 IPFS 上,有可能只有一個節點對該內容進行託管,而沒有其他節點對它進行備份,如果存儲它的唯一節點從網絡上斷開,數據可能會變得不可用。DECRYPT.IO 和 CHECKMYNFT.COM 已經報告了這個問題。Memo 項目在嘗試使用開發的 MEFS 系統來彌補 IPFS 這一缺陷。 此外,一個 NFT 還有可能指向一個錯誤的文件地址。如果是這種情況,用戶無法證明他實際擁有該 NFT。總而言之,依靠一個外部系統作爲 NFT 系統的核心組件是脆弱的。 匿名性和隱私性 大多數 NFT 交易都依賴於他們的底層以太坊平臺,它只提供僞匿名性,而不是嚴格的匿名性或隱私。用戶可以部分地隱藏他們的身份,如果他們的真實身份和相應的地址之間的聯繫被公衆所知,那麼用戶在暴露的地址下的所有活動的所有活動都可以被觀察到。現有的隱私保護解決方案,如同態加密、零知識證明、環形簽名、多方計算,由於其複雜的加密基元和安全假設,尚未大規模應用於 NFT 相關方案。 與其他類型的基於區塊鏈的系統類似,降低昂貴的計算成本成爲保護 NFT 數據安全和隱私的關鍵。 監管政策 與大多數加密貨幣的情況類似,NFTs 也面臨着來自監管部門的嚴格管理等障礙,同時如何在相應的市場中適當地監管這種新生的技術也是一個挑戰。本文從兩個典型方面進行討論。 法律方面 NFTs 面臨的法律和政策問題涉及廣泛的領域,潛在的相關領域包括商品、跨境交易、KYC (瞭解你的客戶)數據等等。在進入 NFT 領域之前,瞭解相關的監管審查和訴訟是非常重要的。在一些國家,針對加密貨幣的法律規定很嚴格,對 NFT 銷售也是如此。鑄造、交易、出售或購買 NFT 必須克服治理方面的困難。在法律上,用戶只能在獲得授權的交易所交易如股票和 NFT 等衍生品。其他一些國家,如馬耳他和法國,正在試圖實施適當的法律,目的是規範數字資產的服務,它們要求買家遵循複雜甚至矛盾的條款。因此,進行盡職調查是一個在向 NFTs 資產投資之前,必須進行的步驟。 應稅財產方面 與知識產權相關的產品,包括藝術、書籍、域名等,在目前的法律框架下被視爲應稅財產。然而, NFT 的銷售還並不在這個範圍內。雖然少數國家,如美國將加密貨幣作爲財產徵稅,但全球大多數地區尚未考慮對加密資產徵稅的情況。這可能會大大增加以 NFT 交易爲掩護的金融犯罪,以逃避相應地區政府的徵稅。個人參與者根據任何與 NFT 財產有關的資本收益進行繳稅。另外,NFT-for-NFT、NFT-for-IP、以及 Eth-for-NFT 等交易都應該被徵稅。此外,對於高利潤的財產或收藏品,應適用較高的稅率。因此,建議與 NFT 相關的行業在經歷了深刻的變革之後,向專業的稅務部門尋求更多的建議。 可擴展性問題 NFT 方案的可擴展性包括兩個方面。首先是強調一個系統是否能與其他生態系統互動。第二個重點是 NFT 系統能否在當前版本被遺棄時獲得更新。 NFT 互操作性 現有的 NFT 生態系統是相互隔離的,用戶一旦選擇了一種類型的產品,就只能在同一生態系統內交易它們,這是由於其底層區塊鏈平臺的原因。目前如果想跨生態進行交易,就需要通過類似 opensea 的第三方交易平臺來完成,脫離原屬區塊鏈平臺的信任機構,將增加信任成本。互操作性和跨鏈溝通始終是廣泛推廣 dApps 的障礙,跨鏈通信只有在外部可信方的幫助下才能實現。這樣一來,去中心化的特性就不可避免地在某種程度上喪失了。 但是幸運的是,大多數與 NFT 相關的項目都採用 Ethereum 作爲其底層平臺。這代表着,他們共享一個類似的數據結構並可以在相同的規則下進行交換。而 NFT 項目的存儲方式各不相同,如何保持去中心化和統一風險結構是未來的重要課題。 可更新的 NFTs 過渡性區塊鏈一般通過軟分叉和硬分叉兩種方式更新其協議,說明了對現有區塊鏈進行更新時的困難和權衡。儘管是通用模型,新的區塊鏈仍然有嚴格的要求,如容忍特定的對抗行爲和在更新過程中保持在線。NFT 方案密切依賴其基礎平臺,並與之保持與它們保持一致。雖然數據通常存儲在獨立的組件中(如 IPFS 和 MEFS 文件系統),但最重要的邏輯和 tokeId 仍然被記錄在鏈上,適當地更新系統的改進將是必要的。

Coinbase:解析 NFT 市場指數級增長原因及未來發展方向

2020 年,超過 2 億美元的 NFT 易手。今年 2 月的銷量超過了去年全年,銷售額爲 3.4 億美元。然後 8 月打破了所有記錄,頂級市場 Opensea 的 NFT 總交易量超過 40 億美元。當您將以太坊以外的平臺考慮在內時,僅第三季度的二級銷售額可能就超過 了 100 億美元。 簡而言之,NFT 市場的指數級增長代表了加密領域多年來最大的轉變。 在這一點上,大多數人都熟悉不可替代的代幣(「NFT」):這是一種獨特的數字資產,可以代表不同的形式,可在跨越藝術、遊戲、體育紀念品、音樂等的互聯網市場上進行交易。 下面我們將廣泛概述似乎正在推動 NFT 領域增長的因素以及該技術的未來發展方向。 NFT 藝術 儘管 NFT 遠遠超出了藝術世界,但藝術仍然是定義類別的 NFT 市場,占上圖所示的大部分交易量。在許多方面,加密藝術市場反映了傳統藝術的市場。在需求方面,有小型和大型收藏家。在供應方面,有像 Beeple 這樣的著名藝術家,他們的作品售價數百萬美元,還有成千上萬的新興藝術家,如 Metsa (Maxwell Prendergast),他們的作品(如下圖)售價在 100 到 10,000 美元之間。 數以千計的像 Maxwell 這樣的藝術家被 NFT 藝術所吸引,因爲事實證明,它對創作者來說比傳統市場更公平。多虧了互聯網和社交媒體的普及,數字藝術家只需點擊幾下,他們的作品價值就可以達到數百萬。現在,由於基於 NFT 的智能合約更加完善,藝術家每次轉售他們的作品時都可以自動獲得補償。與傳統藝術市場相比,藝術家往往要在其去世後很久才被欣賞,而且大部分價值通過二手交易歸於富有的收藏家,相比之下,數字藝術市場對創作者的吸引力是顯而易見的。 但是爲什麼要花錢買一件數字藝術,尤其是它基於數字的本質允許它被無限複製時?事實上,我們通過簡單地剪切和粘貼文件來展示上面 Maxwell 的作品,甚至沒有付錢給他。答案歸結爲實際所有權。當有人購買 NFT 藝術品時,他們不是爲數字圖像付費,而是爲在以太坊等區塊鏈上註冊的社會認可的圖像所有權記錄付費。因此,雖然我們可以在本文中粘貼 Maxwell 的工作,但我們不擁有與工作相關的 NFT,因此沒有什麼可出售的。 事實證明,許多人重視擁有稀缺的作品,就像其他人重視擁有實體作品一樣。雖然數字所有權沒有任何獨特的法律保護,但它可以通過程序驗證,允許平臺執行規則,只有所有者才能將圖像用於某些目的(例如在 Twitter 的個人資料中)。這種對所有權的程序化識別是 NFT 背後的基準效用和價值的關鍵。 生成藝術 NFT 藝術的流行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一個被稱爲生成藝術的部門推動的,對它的需求主要來自加密投資者。生成藝術被定義爲通過使用自治系統創造的藝術。生成藝術的一個主要例子是 CryptoPunks,它也可以說是第一個重要的 NFT 藝術收藏。 CryptoPunk 是通過一個名爲 Larva Labs 的工作室創建的計算機代碼算法生成的 10,000 個唯一的字符。他們構建了自己的程序,隨機生成每個具有不同特徵的像素化角色——不同的頭髮、帽子等。該程序還生成了三種特殊類型:88 個殭屍、24 個猿和 9 個外星人。運行該算法後,這種隨機生成的各種字符與以太坊智能合約相關聯,並在一定程度上根據其稀有性進行交易和估價。9 位擁有獨特面具和無檐小便帽的外星人朋克之一,被稱爲「Covid Alien」,最近在拍賣會上以 1175 萬美元的價格成交。 Art Blocks 是一個流行的生成藝術平臺。Art Blocks 不是創建和銷售單個作品,而是允許藝術家在允許收藏家「鑄造」有限數量的作品之前創建產生藝術作品的算法。這是一種創作和分發藝術品的新穎過程,買家和藝術家甚至都不知道在作品被鑄造之前算法會產生什麼。 在 ArtBlocks 上,藝術家泰勒·霍布斯 (Tyler Hobbs) 的名爲「Fidenza」的作品是目前最有價值的收藏之一。霍布斯使用流場算法生成隨機着色的不可預測的非重疊曲線。這種方法產生的數字藝術作品售價高達 350 萬美元。 加密文化和 NFT 藝術 但爲什麼一些像素化的字符或彩色的非重疊波浪售價數百萬美元,而其他類似的 NFT 藝術作品售價要低得多?答案與圍繞加密貨幣和 NFT 市場發展起來的獨特文化有關。 例如,CryptoPunks 和 Fidenzas 對加密社區都具有歷史意義。CryptoPunks 因幫助創建 ERC-721 令牌標準而受到讚譽,該標準是整個 NFT 市場的基礎。Fidenzas 是第一個執行良好且具有視覺吸引力的鏈上生成 NFT 集合。 有鑑於此,考慮到這些作品對加密貨幣投資者的文化意義,這些作品的要價更有意義,加密資產一直是過去十年表現最好的資產類別之一。對於越來越多的加密原生用戶文化來說,這些稀有的 NFT 是身份的象徵,類似於擁有畢加索或倫勃朗的傳統收藏家。它們不是在家裏展示,而是在在線社區和 Twitter、Discord 等社交媒體平臺上顯眼地展示。 隨着加密文化進一步融入主流,加密藝術也是如此,Jay-Z 和 Odell Beckham Jr. 等名人現在在社交媒體上突出展示他們的 CryptoPunk。Snoop Dogg 最近還聲稱自己是一位名叫 @CozomoMedici 的前匿名 NFT 收藏家,擁有價值 1700 萬美元的 NFT 藝術收藏。 回顧一下,NFT 藝術的興起是通過可證明的所有權,通過以太坊等區塊鏈上的代幣記錄的。NFT 藝術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家,導致藝術作品種類激增。在加密社區中具有文化意義的作品往往會獲得更高的價格標籤,但我們已經看到加密和主流文化在各種影響者的帶領下融合。 NFT 遊戲 然而,儘管 NFT 藝術市場有所增長,但 NFT 最高的收藏完全來自不同的類別:遊戲。正如 NFT 讓人們擁有獨特的數字藝術作品一樣,它們也讓遊戲玩家真正擁有遊戲內的物品。這讓玩家在他們玩的遊戲中擁有真正的經濟利益。 當您購買典型的遊戲物品時,您真正獲得的只是使用它的體驗。當您購買的是基於 NFT 的遊戲內物品時,您將獲得具有轉售價值的資產,可以將其帶到其他遊戲和體驗中。添加接收加密貨幣以獲勝的能力,您將獲得一種全新的遊戲模式,稱爲「Play2Earn」(邊玩邊賺)。 Axie Infinity 及其 180 萬用戶目前是 NFT 遊戲世界的皇冠上的明珠。在 Axie Infinity 中,玩遊戲所需的類似口袋妖怪的角色本身就是 NFT。玩家在贏得戰鬥時會收到加密貨幣,這導致新興市場的許多人將玩遊戲變成了一份全職工作。Axie NFTs 的早期收藏家已經看到他們的角色從最初的 5 美元漲到了 8 月份的近 500 美元。這些遊戲內 NFT 的總銷售額最近超過了 $2B,使其成爲有史以來銷量最高的 NFT 系列。 然而,基於 NFT 的遊戲的真正承諾來自所有權和可組合性的結合。可組合性是一個重要的加密概念,指的是一個協議如何與另一個協議本地互操作——即從 MakerDAO 生成的代幣可以在像 Uniswap 這樣的去中心化交易所進行交易。應用於遊戲,這個概念意味着在一個遊戲中創建的遊戲內物品可以在由不同開發者創建的遊戲中使用——例如,您可以將您的 Axie 角色帶到完全不同的遊戲中。 像 Decentraland,Sandbox,Somnium,CryptoVoxels 和 TCG World 都在創建虛擬世界裏不同的遊戲體驗,可以發生碰撞。這些虛擬世界具有 NFT「情節」,任何人都可以在其上購買和開發遊戲。由於組合性,例如,我們可能會看到有人在 Decentraland 中建立了一個競技場,在那裏你可以用 Axie NFT 與其他人進行對抗,以獲得裝備戰利品。 DeFi 和 NFT 的交集 由於可組合性,NFT 也已經可以與某些現有的加密基礎設施進行互操作。這爲 NFT 與現有 DeFi 之間的碰撞奠定了基礎,這可以爲該領域帶來更大的實用性和流動性。 正如富有的收藏家將他們的藝術品作爲抵押品以換取貸款是司空見慣的事情一樣,NFT 藝術和遊戲資產也正在成爲可能。NFTFi 是一個項目示例,該項目允許用戶發佈他們的 NFT 作爲貸款的抵押品,或者向其他人提供貸款以使用他們的 NFT。這意味着 NFT 收集者可以支付少量費用,將 NFT 暫時轉化爲流動資金,可用於產量農業。另一方面,有人可以發佈一些資金來借入 Axie NFT,然後可以將其用於遊戲中的收益收益。 NFT 抵押貸款只是將 NFT 和 DeFi 結合起來可能實現的一個例子。隨着 NFT 的成熟,這個領域將快速增長。 加密的社交層 除了藝術和遊戲之外,NFT 還可以形成新型在線社區和加密驅動的消費者應用程序。例如,在無聊猿俱樂部(Bored Ape),擁有 10,000 個 Ape 角色中的 1 個,就可以訪問專屬社區,其中包括進入 Discord 頻道以及獲得新 NFT 空投和商品的權利。這意味着購買 Bored Ape 可以解鎖一個特殊的俱樂部——一個甚至吸引了 NBA 全明星斯蒂芬庫裏的俱樂部。Bored Apes 幫助開創了這種模式,但現在有許多 NFT 項目正在使用它。 NFT 也有望在藝人和粉絲之間建立新型關係,尤其是在音樂領域。例如,Catalog 允許藝術家以 Wav NFT 的形式直接向粉絲出售獨特的曲目。這讓粉絲可以通過直接從來源購買他們的音樂來直接支持他們最喜歡的藝術家。想象一下在泰勒·斯威夫特成名之前購買限量版的歌曲。 NFT 還可以通過傳達獨家體驗的權利,在粉絲和創作者之間建立更深層次的關係。例如,購買 The Disclosure Face 的粉絲會自動獲得 4 張全球任何 Disclosure 節目的門票。最重要的是,購買者與這位藝術家成爲了朋友,Disclosure 現在定期在他們的活動中演出。 就像音樂一樣,體育和 NFT 的世界也在發生交匯。NBA TopShots 將 NBA 時刻(即勒布朗詹姆斯的扣籃)變成了數字交易卡,它已經是 NFT 最暢銷的收藏之一。TopShots 背後的公司也剛剛宣佈了擴展到 NFL (職業橄欖球大聯盟)的計劃。Sorare 剛剛籌集了 6.8 億美元的 B 輪融資,同樣與國際足球俱樂部合作,生成代表球員的 NFT。這些 NFT 構成了夢幻體育比賽的基礎,當玩家表現出色時,用戶就會得到獎勵。 社交通證 社交通證可以被視爲 NFT 的表親。類似於某些音樂家鑄造的 Bored Apes 或 NFT 傳達對某些社區或體驗的訪問權限,社交通證也有同樣的作用。 社交通證正受到尋求圍繞其個人品牌創建社區的創作者和影響者的追捧。最近一個有趣的例子是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籃球運動員杰倫克拉克使用 Rally 平臺發行通證 $JROCK。這些通證的持有者將獲得籃球比賽的門票以及杰倫克拉克的獨特內容。 社交通證的採用曲線甚至比 NFT 更早,但與 NFT 一起,正在幫助形成加密社交層的支柱。 條條大路通 Web3 加密世界向世界介紹了幾項新穎的創新:首先是比特幣和數字現金;然後是以太坊、智能合約形成革命;最近是 DeFi 和對金融體系的重新構想。現在,加密社區成員認爲 NFT 將是數字所有權和社會協調的革命。將所有這些技術放在一起,您就擁有了 Web3 的基礎——一個由用戶擁有的互聯網。 鑑於最近 NFT 價值的快速上漲,這個市場很可能會經歷繁榮和蕭條的週期,類似於以前的加密創新。無論如何,隨着數字世界和物理世界之間的界限不斷模糊,我們很可能會看到這些創新泡沫的持續爆炸,從輝煌到荒謬。

Paradigm 介紹 NFT 碎片化原語 RICKS:如何解決 NFT 碎片化重組問題?

介紹 本位介紹了一種新的 NFT 碎片化原語: RICKS (全稱爲 Recurrently Issued Collectively Kept Shards)。 當你將 NFT 拆分爲 RICKS 時,該協議會以恆定速率(例如每天 1% 或每月 5%)鑄造新的碎片並出售它們。收益將作爲 Staking 獎勵分配給現有的 RICKS 持有者。 這種設計解決了重組問題,確保 RICKS 始終可轉換回其底層 NFT,同時避免 all-or-nothing 買斷拍賣的流動性和協調問題。 今天的 NFT 碎片化 重組問題 對 NFT 進行拆分是很困難的事,因爲這會面臨一個 all-or-nothing 的問題。 如果你想賣 8 塊餅乾的 25%,你可以賣其中的兩塊餅乾,如果你想出售一家企業 25% 的股份,你可以出售其未來現金流的 25% 的權利。無論哪種情況,剩下的 75% 對你來說仍然是有用的。 另一方面,擁有 75% 的遊戲內資產可能無法讓你在給定的遊戲中使用該資產的一部分。如果你將此類資產的 25% 出售給買方,而他們拒絕將其賣回,甚至他們丟失了自己的私鑰,那麼你就有麻煩了。由於無法重組 NFT,即使你名義上擁有 99.99% 的所有權,該所有權也可能會變得一文不值。 因此,碎片化協議必須提供某種方法來將 NFT 碎片重組回原始 NFT,我們將這種設計約束稱爲重組問題。 買斷問題 迄今爲止最流行的解決方案是由 fractional.art 開創的,即買斷拍賣(Buyout auction)。 情況:Alice 使用帶有買斷拍賣機制的碎片化協議將其 NFT 的 25% 出售給 Bob。 買斷拍賣:第三方 Clara 可以隨時觸發碎片化 NFT 的買斷拍賣:出價最高 ETH (可能是 Clara)的人將獲得整個 NFT,並將銷售收益以 75/25 的比例分配給 Alice 和 Bob。 買斷拍賣的目的 買斷拍賣的存在是爲了通過解決重組問題來確保 Alice 和 Bob 的碎片保持其公平的市場價值。 要了解原因,假設 Alice 使用不提供買斷拍賣的協議將她的 NFT (代表遊戲內資產)分成 100 個碎片,在這種情況下,只有擁有所有 100 個碎片的人才能夠重建 NFT。 如果有人不小心銷燬或弄丟了這 100 個碎片中的一個,那麼任何人都無法重建這個 NFT,剩餘的碎片將失去所有價值。由於這種風險,即使在碎片化時,100 個碎片中的每一個的價值都遠低於原 NFT 價值的 1/100。 而通過買斷拍賣,失去其中一個碎片不再會破壞其它碎片的價值。例如,如果 Alice 在鑄造後立即丟失了她的一個碎片,她可以發起買斷拍賣並提交中標以取回 NFT,其中 99% 的收益歸她所有。 從這個意義上說,買斷拍賣與其說是一種功能,不如說是一種必要的邪惡。它們當然不是爲了像 Clara 這樣的潛在感興趣的買家的利益,它們一開始就不是碎片化 NFT 的利益相關者,因此不值得協議特別考慮。 意外買斷 不幸的是,由於資金限制,買斷可能會遇到問題:如果 NFT 足夠有價值,一旦拍賣開始,可能沒有人能夠籌集到足夠的錢來支付一個公平的價格。 例如以下情況: Alice 有一個價值 1,000 ETH 的 NFT,她使用帶有買斷拍賣機制的碎片化協議將其拆分,並將 50% 的碎片出售給 Bob。隨後,市場狀況突然發生了變化,這個 NFT 的公允價值躍升到了 100,000 ETH,這是該 NFT 在最佳條件下出售時可能獲得的價值(例如在佳士得拍賣活動)。 資本限制:找到願意在短時間內以全額估值購買該 NFT 的買家可能是不現實的。也許這個 NFT 在一週內的鏈上拍賣中最多隻能獲得 10,000 ETH。 碎片持有者分歧:由於 10,000 ETH 遠低於這個 NFT 的公允價值,Alice 會強烈反對以這個價格出售。另一方面,Bob 對公允價值沒有強烈的感覺,並願意以較低的價格出售這個 NFT,因爲這仍然是其最初購買價格的 10 倍,這樣,他就可以購買他更喜歡的其他 NFT。 收藏家機會:一位精明的收藏家 Clara 發現了這個機會,併發起了 10,000 ETH 的買斷競拍。而包括 Alice 在內的任何人都無法在短時間內擊敗 Clara 的出價,因此她贏得了這個 NFT 的所有權,然後幾個月後她在佳士得拍賣會上以 100,000 ETH 的價格賣掉了這個 NFT。 保留價格 爲了避免這種情況,fractional.art 在其買斷拍賣機制中包含了一個底價,它指定了可以發起買斷競拍的最低價格。在上面的例子中,如果底價設置爲 100,000 ETH,Clara 將無法以 10,000 ETH 發起拍賣。 而當用戶試圖設定底價時,問題就來了。在上面的例子中,Alice 不想以遠低於 100,000 ETH 的公允價值出售 NFT,但 Bob 並不介意。在這裏達成協議可能非常困難並且存有爭議,特別是當涉及的各方可能會隨着碎片易手而改變時。 在實踐中,設置底價需要碎片所有者的積極參與。因此,由於參與者的注意力需求,它們不會經常更新。目前還沒有人找到一種底價機制來解決意外買斷的問題。 真實案例研究:殭屍 Punk 買斷 活死人派對(The Party of the Living Dead )是一羣 NFT 愛好者,他們聯合起來競標一個稀有的殭屍 CryptoPunk,然後他們以 1200 ETH 的價格買到了一個殭屍 CryptoPunk,隨後,他們在 fractional.art 上對其進行碎片化,並按照貢獻者的貢獻比例將碎片分配給貢獻者。 在最初的碎片化過程中,有 5 個鯨魚地址共同擁有了這個 NFT 56% 的碎片份額,而其餘部分碎片則分散在其他 451 名參與者手中。 買斷 這個殭屍 Punk 的碎片隨後在 Uniswap 上進行交易,一位匿名收藏家意識到這些碎片的價格相對於其他殭屍 Punk 的價值來說是被低估了。這位收藏家購買了足夠的碎片來增加其個人的底價投票權,然後降低買斷底價,併發起了買斷拍賣。 這個買斷拍賣以 1,100 ETH 的價格開始(低於活死人派對的收購價),並最終以 1,900 ETH 的價格收盤。 注意:如果你爲此 PartyBid 做出了貢獻,請確保你在此處收集了你的 dead token,以便你可以在此處‌領取你的最終買斷價格部分。 不開心的碎片持有者 很多非鯨魚碎片持有者對這次買斷競拍並不滿意,他們認爲這次收購的價格太低。 不幸的是,他們發現自己基本上無能爲力。單獨來看,他們中沒有人能夠獲得足夠的流動性來擊敗出價並直接購買 NFT。即使他們想聯合起來以單一投標人的身份購買 NFT,協調開銷以及有限的可用時間也使這條路徑變得不可行。 RICKS 概述 RICKS 解決了重組問題,同時避免了完全買斷的流動性和協調問題。 該協議不是一個 all-or-nothing 的買斷拍賣機制,而是以恆定速率爲給定的 NFT 發行新的 RICKS (例如,每天 1%,或每月 5%),這些新的 RICKS 在拍賣中以 ETH 出售,收益將作爲 Staking 獎勵提供給現有的 RICKS 持有者。 正如我們將在下面解釋的,希望增加其所有權且流動性受限的買家,總是可觸發少於一整天新增 RICKS 數量的拍賣。 這意味着 NFT 的所有權總是逐漸流向願意爲其支付最多費用的人,而現有所有者則從中受益。 RICKS 允許有動力的買家隨着時間的推移獲得 NFT 的絕大多數所有權。我們通過添加極端多數所有者完成其所有權並重組 NFT 的機制來解決重組問題。 舉個例子: 當 Alice 的 NFT 價值 1000 ETH 時,她使用 RICKS 機制將其 NFT50% 的碎片賣給了 Bob。現在,市場條件發生了變化,NFT 在最佳執行銷售時的公允價值爲 100,000 ETH。但是,沒人能在短時間內爲其提供那麼多流動性。 碎片持有者分歧:第三方 Clara 想以 10,000 ETH 的價格購買整個 NFT,Bob 對這個提議很滿意,但 Alice 並不同意,她不希望以低於公允價值的價格出售這個 NFT。此時,Alice 和 Bob 各有 50 個 RICKS (總共 100 個),而發行率爲 1%。 收藏家機會:Clara 參加每日拍賣並以 10,000 ETH 的估價出價,對於這個 NFT 的 1%,一個 RICKS 的總價值爲 100 ETH。 保護公平價格:Alice 意識到這個出價太低,以 90,000 ETH 估值出價,或 900 ETH 購買一個 RICKS。由於她擁有現有 RICKS 的一半,並將獲得拍賣收益的一半,因此她只需要提供 450 ETH 來資助她的出價。 潛在結果 之後就可能會發生以下兩種結果: 如果 Clara 的出價不超過 Alice,則 Alice 將贏得拍賣。她將向 Bob 支付 450 ETH,並將獲得一個額外的 RICKS,因此她現在擁有 51/101 RICKS,或 50.5% 的供應量。Alice 和 Bob 以他們都認爲有利的價格相互交易。 如果 Clara 的出價比 Alice 高,比如說支付 1,000 ETH 的公允價格,那麼 Alice 和 Bob 將各自獲得 500 ETH,而 Clara 將獲得一個 RICKS,因此她現在擁有 1/101 的碎片,或略低於 1%。同樣,Alice、Bob 和 Clara 都以他們滿意的價格進行了交易。 無論哪種方式,如果這種活動隨着時間的推移而持續存在,它將引起注意和買方流動性,從而提高所有相關方以公允價格進行交易的可能性。 完成買斷 假設 Clara 的目標就是擁有這個 NFT,並以 100,000 ETH 的估值反覆競標 RICKS,這是其他人都無法匹敵的價格。最終,她擁有了 99% 的 RICKS (也許是在贏得拍賣 458 天之後),現在,她想申領這個 NFT,爲此,協議中將需要一個額外的機制。 一種方法是承認 RICKS 有一些內在的缺陷,並使用一種彩票機制。例如,如果一個持有者控制了 NFT 99% 的碎片,他們可能會觸發一個拋硬幣程序,如果這個幣正面朝上,他們得到整個 NFT (因此他們額外獲得 1%),如果是背面朝上,則其他所有者的頭寸將翻倍(因此,這個持有者將損失 1%)。從預期價值的角度來看,這一程序是完全公平的。 爲了避免 99% 邊界附近出現奇怪的情況,我們可以允許 NFT 碎片的大股東持有者在 98%、90% 甚至 75% 時觸發拋硬幣程序,但需要注意的是,離 99% 閾值越遠,其贏得其餘碎片的概率就越低。 拍賣詳情 如果碎片化 NFT 變得足夠昂貴,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即使出價 1% 也可能會貴得讓人望而卻步。此外,在某些日子裏,可能沒有人對拍賣感興趣,因此舉行拍賣將是一種浪費。 因此,RICKS 協議可以實現一個按需拍賣系統,而不是每天舉行拍賣:如果距離上次拍賣已經有 t 天了,並且發行率是 r/ 天,那麼協議將拍賣 個碎片。我們取經過的時間和 1 天中的最小值,以避免一次發出太多 RICKS。 例如,如果發行率爲每天 1%,因此 r=1.01,並且在觸發新的拍賣時距離上次拍賣已經過去了半天,那麼協議將發行和出售 個新的 RICKS 供應量。 附帶功能 套利 就像現在的碎片化 NFT 一樣,我們希望 RICK 可以在 Uniswap 等 AMM DEX 上進行交易。這提供了一種方便的套利機制,以確保 RICKS 拍賣不會以過低的價格完成:如果拍賣的收盤價明顯低於 Uniswap 上的 RICKS 價格,套利者可以通過在拍賣中購買 RICKS,然後立即在 Uniswap 上出售來獲利。 拍賣底價 我們可以考慮將這一邏輯進一步推進,並指定 RICKS 拍賣出價必須至少比 Uniswap TWAP 價格高出 5% 或 10%。 因爲一個足夠積極的買家仍然能夠在足夠長的時間範圍內積累 NFT 的所有權,重組問題仍然會得到解決。而且,由於拍賣會以高於 Uniswap 的價格進行交易,因此它們可能會造成最小的拋售壓力。 另一方面,這種修改會降低 RICKS 持有者 staking 獎勵的一致性。它還使重組變得更加困難,而且很難先驗地判斷其對市場的影響。 碎片化發佈 RICKS 提供了一種自然機制來啓動 NFT 的新部分碎片,NFT 所有者不必在 Uniswap 上提供碎片並選擇價格,而是可以簡單地使用 RICKS 進行拆分,自己以 100% 所有者的身份開始,讓自動拍賣來處理其餘部分。 申領拍賣收益 RICKS 持有者需要質押他們的 RICKS 才能獲得拍賣收益。 然而,這對可組合性提出了挑戰。 特別是,始終無法確定 Uniswap V3 上每個集中流動性頭寸持有多少 RICKS,這意味着拍賣收益不能直接提供給 Uniswap V3 流動性提供者。 相反,RICKS 協議將跟蹤所有 Uniswap V3 LP 擁有的總 RICKS,並將所有這些的拍賣收益用於 Uniswap V3 池子的流動性挖礦獎勵,如本文所述。通過這種方式,激勵市場參與者儘可能有效地向資金池提供流動性。 這個問題還有其他潛在的解決方案,包括(1)創建一個包含 RICKS 和 ETH 拍賣收益的封裝 RICKS 代幣;(2)將拍賣收益重定向到 RICKS 的回購,但兩者都有明顯的缺點。 下一步 我們希望 RICKS 能讓 NFT 碎片化變得更加有趣和有用。 它們還開闢了一個全新的設計空間,例如,我們可以讓 RICKS 質押者在未來的拍賣中自動使用他們的獎勵進行競價。RICKS 也可以彙集在一起形成鏈上的「委員會」,由具有類似屬性的 RICKS 組成,如例如 Zombie Punks 或 Wizard Hat 和 Scarf Ocelots。

三分鐘瞭解 NFTStore:NFT 生成基礎設施和協作衆籌平臺

從頭像到潮玩收藏,再從域名到遊戲和元宇宙,NFT 在並不長的發展過程中迅速拓展了相當多的玩法,而隨着 DeFi+NFT 概念的出現,NFT 的價值得到了進一步的「釋放」,尤其是最近火遍全球的 GameFi。 NFT 在 2021 年經歷了迅猛的發展,新的領域和賽道層出不窮,從單純的藝術畫作,實物資產,到遊戲和元宇宙,每一次革新和升級都進一步賦予了 NFT 更實際的價值。而在其發展的歷史進程中,雖然伴隨着不斷的快速變化,但是永恆不變的是創新和優秀產品的打磨。 而本文將介紹的 NFTStore,正是首個爲創新和優秀新產品提供賦能價值的 NFT 創作基礎設施和衆籌協作平臺。 什麼是 NFTStore NFTStore 是一個 NFT 生成基礎設施和協作衆籌平臺。 NFTStore 支持多種數據源包括遊戲、圖像、視頻、音頻等多個類別。NFTStore 開發完善了超過 3 年的人工智能輔助工具,是世界上首個將人工智能應用於作品輔助生成的 NFT 工具。 NFTStore 支持多種主流公鏈,並且支持 NFT 資產的跨鏈轉移。同時,NFTStore 發行基於 VR,PC 與手機端的 NFT 和 Gamefi 遊戲。部分遊戲已經開發完成,並且會在近期上線。用戶可以通過 NFTStore 上的生成工具打造 NFT 資產應用到遊戲當中,同時可以通過玩遊戲賺取 NFT 收益。 NFTStore 已經在以太坊、Polygon 以及 BSC 網絡上實現了包括 NFT 創建、轉入、C2C 交易、競價拍賣以及盲盒等一系列功能。並且獲得了 Polygon 官方的 Grant 支持。人工智能輔助工具也將馬上上線。屆時,用戶可以通過人工智能工具生成包括,畫作,基於 2D 到 3D 維度轉換的視頻製作工具,風格轉換,音樂作曲,meme 梗表情包等 NFT 作品。此外,NFTStore 提供包括但不限於瀏覽器,Unity、Unreal、Maya、3D Max 等插件,用於生成 NFT 作品。生成的內容可以直接在平臺上轉移甚至交易。同時,符合標準的生成內容可以導入到 NFTStore 發行的遊戲和元宇宙產品當中去。 此外 NFTStore.Top 還計劃推出名爲 NFTStarter 的 NFT DAO 方案協作平臺,以支持利用 DAO 方案更大範圍的讓不同創作者共同協作製作複雜的 NFT 產品,比如電影,遊戲等等。並且,優秀的作品可以通過 NFTStarter 融資和發行。 項目特點 基於 AI 技術的 NFT 「再次創作」 NFTStore 提供支持多數據源的 NFT 生成基礎設施,其中包括互聯網內容、數字藝術、視頻、音樂、遊戲資產、NFT 卡牌等。由 NFTStore 聯合創始人,獲得美國白宮總統獎的方嘉偉研發的 AI 輔助生成工具是歷經超過 3 年時間開發完善的深度學習生成式對抗網絡(GAN,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s),可創造出獨一無二的 NFT 作品,用戶可 DIY 選擇 AI 資源庫中的作品,加上自己的個性化設置,生成新的音樂、表情包、歌詞等,用戶自主藝術創作的過程,爲 NFT 作品提供價值支撐。 另一方面,AI 資源庫中提供由 NFTStore 的簽約藝術家提供創作的原創素材,藝術家可加權分享用戶 NFT 作品的交易版權費,可以提供給用戶用以生成效果更震撼的 NFT 作品。AI 資源庫中優秀的藝術作品可以更高頻次地獲得版權收益,而用戶 DIY 創作和個性化需求可以保障 AI 資源庫中更大範圍的的作品被使用,這有利於不斷完善 AI 資源庫的質量和數量,可以不斷的向 GAN 網絡有選擇的提供優秀訓練數據,用以完善 GAN 網絡的作品生成效果。從而形成在作品層面不斷自我學習和完善的閉環。 NFTStarter - 基於 DAO 方案的衆籌與協作平臺 在提供優質的創作工具之後,NFTStore 致力於提供更優秀的創作和發行環境。於是便有了 NFTStarter。NFTStarter 是世界上第一個專門針對 NFT 項目的 DAO 方案協作平臺,用以支持更復雜的 NFT 項目協作,比如電影,遊戲等需要大量人才協作的 NFT 作品。該方案通過合約的方式讓項目發起方發佈項目和任務,成功完成任務的參與者會獲得項目所有權碎片化之後的相應權益,在獲得獎勵的同時可以獲得項目後期的分紅。優秀的和完成度高的 NFT 作品可以通過 NFTStarter 平臺進行發行。NFTStarter 的發行部分會在近期首先上線,NFTStore 創作的元宇宙遊戲會作爲第一個項目在 NFTStarter 上發行。 元宇宙 NFT 項目—— 遊戲 (手機,PC,VR 終端) 基於平臺的 NFT 創作工具和 NFTStarter,NFTStore 隆重推出基於手機,PC 和 VR 終端的元宇宙遊戲。 元宇宙遊戲是一個開放式的平臺,允許第三方創作遊戲裏的 NFT 資產,用於遊戲的 NFT 資產必須通過 NFTStore 進行導入和導出,創作者通過 NFTStore 平臺的 NFT 生成輔助工具進行 NFT 資產創作和生成,生成的資產可以直接在 NFTStore 被轉移和銷售。 NFTStore 代幣 NFTS 將用於獲取元宇宙平行世界當中的土地,資產,工具裝備等等。部分遊戲中的 NFT 資產還會通過 NFTStore 平臺的盲盒進行發售。屆時基於 VR 終端的遊戲將會 NFTStarter 和世界著名遊戲平臺 Steam 上同步發行。 基於手機終端的 Aztec 迷宮闖關遊戲會在近期發行,玩家可以通過 NFTStore 製作和上傳 NFT 作品,通過 NFTS 代幣購買比賽門票和土地等等。 團隊 NFTStore 的核心團隊來自人工智能領域、金融行業、藝術行業。市場負責人 Alex Binesh 畢業於加拿大多倫多計算機專業,擁有超過 20 年工作經驗, 曾經在 Verizon、 Bell、Uber 、Hitachi、Bank of Montreal 以及 IBM 等世界 500 強公司管理和實施大型項目。同時也積極參與 Cosmos,TheGraph 等開源區塊鏈項目。曾經 Shyft Network 項目的產品開發和市場推廣。 技術負責人 Eiji Fukuzawa 博士是日本早稻田大學和日本東京證券交易所上市公司 KDDI Research 的研究員,是區塊鏈、大數據及人工智領域的專家,擁有超過 10 年的學術以及行業經驗,曾發表 50 餘篇學術論文,持有 5 項日本技術專利。 創作創新負責人方嘉偉是美國白宮總統獎獲得者,曾是全球最年輕的 Kaggle Master, 13 歲開始編程,是人工智能專家。曾在新冠疫情期間開發了最終病毒擴散的可視化軟件,並授權美國的醫療機構使用。方嘉偉開發的人工智能工具創作出的藝術作品具有世界頂級創作質量。 全球藝術家領導人 Matt Vegn 是著名藝術家,在油畫,數字藝術和動畫領域頗有建樹。多次獲得世界上頂級藝術獎項。他的 Middle Kingdom Studio 曾被福布斯雜誌重點推薦。NFTStore 發佈的元宇宙遊戲便是基於 Matt 先生的原畫 IP 製作。 NFTStore 項目顧問 Redouane Elkamhi 博士是加拿大多倫多大學金融系終身教授,是 Bitvalue Capital 聯合創始人。擅長於風控,數學建模,資產定價等,是世界上最早進行區塊鏈技術與去中心化金融研究的學者。 Dr. Redouane Elkamhi 協助對 NFT 資產定價和 Defi 模型的建立。 小結 NFT 爲資產數字化帶來了新的想象,區塊鏈資產交易的便捷性和全球性也爲其帶來了更廣泛的購買力。在全球區塊鏈、科技、金融乃至藝等媒體的大量報道下,非金融消費和交易方式開始被更多人接受。加密行業也就此尋找到了一個弱金融屬性的發展方向,並且已經展現出了相當可觀的市場規模和發展潛力,NFTStore 作爲該領域的早期探索者, 不斷探索和完善加密技術的創新創作可能性,爲整個 NFT 市場乃至加密行業持續輸送新鮮血液。

梳理 NFT 騙局常見類型,該如何防範?

1/ 現在 NFT 圈內騙局猖狂肆虐,我因此特地寫了一條帖子,簡要列出我見過的騙局類型,以及如何防範騙局。 2/ 如果覺得我列了錯誤的信息,或者有遺漏的地方,歡迎更正和補充。本貼僅由本人蒐集與整理,不夠全面請海涵。 3/ 先讓我們看看不同的騙局類型。首先是 discord 私信。無論是「知名」人士還是一些出名的項目方。一定要覈實其真實性。下面是一個冒充 Akira 項目賬號,試圖讓跟風的用戶點進一條鏈接。不要訪問這個鏈接,這是假的! 4/ 冒充項目方發送郵件。下面這封郵件看起來煞有其事,但郵件裏的鏈接是假的。騙子會誘導你訪問一個網址,隨後盜竊你的助記詞或者錢包的訪問權限。 5/ 還是在 discord,當一個你信任的朋友或者項目的管理員私信你「尋求幫助」。首先試着找到他們的真實賬戶,並直接發送私信,看看是否會彈出對話框。有人冒充我試圖騙我的朋友,但沒有騙成。 6/ 這條是給藝術家 / 創作者的警告。如果你收到了條件很好的私信,就要注意了。有人可能會說如果你做了某件事,ta 就會購買你的藝術品。不要相信他們,他們有時會讓你發一些代幣,或者讓你註冊某賬號等等。 7/ 冒充者 / 空投。下面的情況中,一些已驗證的賬戶被盜了,並重新命名以冒充其他出名的人物 / 項目。乍一看,好像是真的。然而其實有很多破綻:名字、空投廣告、拼寫錯誤、賬戶評論和參與度 8/ 付費廣告詐騙,(谷歌)。谷歌的廣告允許任何人繞過排名並直接在搜索結果中顯示在第一位。下面的舉例中,有很多 DeFi 項目購買了付費廣告,然後釣魚盜取用戶的私鑰。 9/ 虛假的 NFT 賣家。可能以後會看到很多這樣的詐騙方式,人們抄襲其他人的藝術或 NFT 項目,在區塊鏈上獲得驗證之後就出售它們。已經有假冒的 Metakey 和 Akira 等等的賣家了。大家要注意了,如果不是項目方、創作者、藝術家自己發售的作品,是沒有價值的。 10/ 加密貨幣交易所的賬號被盜。這個可憐的小夥子賬號被盜了…Sim 轉賬並且郵箱被黑了,因此黑客就有他的電話號碼來進行 2FA 驗證,然後通過電子郵件確認交易。通過手機號碼進行 2FA 驗證存在安全風險。 11/ YouTube 頻道被黑然後開始贈品直播,這種詐騙方式太常見了。黑客會盜竊一些出名的 YouTube 賬號,然後做一些與區塊鏈相關的贈品直播。似乎這種騙局很老套,但總有新的羊毛會中招。 12/ 「空投」。99% 都是騙局,或是企圖盜取你的密鑰。這種假消息在電報 (Telegram) 上尤其猖獗。下面這個例子中,一個冒充 Uniswap 的賬戶公佈另一場空投。它的帖子也有很多點贊,甚至推特搜索中排行第三。打假! 13/ 一些垃圾 NFT 項目 14/ Ledger 數據庫攻擊。Ledger 是爲數不多的硬件錢包之一,用戶無需在線輸入密碼即可訪問其錢包。Ledger 蠻安全的。但是,所有客戶的詳細信息都被丟在論壇上了。所以現在人們會收到「固件更新」的郵件 / 消息鏈接。 15/ 「給我發送一點代幣,我會投資你的 —— 這是一個好機會」。兩三年前我就因爲這句話丟失了一個 ETH,但是當時那個傢伙一直跟我反覆討論新的 ICO 信息,所以我相信了他。結果再也沒收到回覆了。得到教訓了。 16/ AJ 最近被黑了 —— 似乎有人通過 Opensea 發送了一些垃圾 NFTs 給他。(聽起來很可怕)。該事件仍在調查中。我建議跟進這條帖子的更新。 17/ 虛假鑄造。開發者讓它看起來像是 NFT 的影響者正在鑄造 NFT,但實際上並非如此。他們知道很多人會「觀察」錢包的活動情況。詳情請看 Victor 的 介紹。 18/ 以上只是其中一部分例子。事實是,騙子和這個行業的其他人一樣有創造力,他們不斷想出新的方法來欺騙別人。 19/ 一些避免踩坑的方法。杜絕任何看起來不符常規的東西;仔細檢查朋友的私信 (確保有信息歷史記錄);不在數字設備中存儲 / 暴露自己的錢包密鑰。 20/ -將自己長期持有和非常有價值的資產存儲在「冷錢包」中。這個錢包你不會經常訪問,並且安全措施很強。而你平時用來交互以及購買新 NFT 的錢包則不要存儲太多資產。這就是爲什麼有 NFT vault 這樣的東西。 21/ 再次強調,請隨時在這條貼添加你認爲有價值的內容。

典亞藝博|張家朗親筆簽名大型照片香港運動員NFT慈善拍賣 – 香港01

「香港01眾樂基金」亦伙拍了「01體育」與「藝文格物」參與這次藝博,展出多張照片,包括奧運港隊代表運動員江旻憓、何詩蓓、李慧詩、張家朗、劉慕裳等,合共十一名國際級運動員,並以NFT形式慈善拍賣。除了NFT,贏得拍賣的競投者更能獲得運動員的大型實物照片,其中奧運金牌得主張家朗的照片更有他的親筆簽名,非常珍貴。 這次拍賣的方式,與傳統的拍賣不同。拍賣並非單獨競投單一照片,而是「價高先選」。拍賣參加者於拍賣申請表格中寫下投標金額(底價港幣$10,000),每天展覽都會公佈收到的投標數量及目前最高金額。到10月10日下午一時,拍賣就會結束,當天下午會最後一次開箱,按投標金額排名,通知成功競投的買家,安排付款交收 ETC。最高投標金額的贏家會先選擇哪個NFT,然後第二高者再選,如此類推順序選擇。所以想買到心中想要的運動員NFT,記得投標時留意金額了。 拍賣的收入,將用於支持港協暨奧委會旗下的「香港奧林匹克之友」及「奧夢成真」計劃。

幣圈新寵 寶貝豬NFT 非同值化代幣 – 經濟日報

2021年5月的某日深夜 一位來自新加坡管理學院的19歲大學生-陳柏旭 Wilson Chen,因為心中的二個疑問,而讓一個月後的幣圈,刮起了一波風潮: 1.與其花心力研究各個幣種做為投資標的,我何不新創一個幣,全神貫注將此幣發揚光大呢? 2.身為藝術支持者的我,是否能為藝術創作者們做點什麼有實質幫助的事呢? 在歷經一番冥想後,答案浮現,就是BabyPig(寶貝豬)。 BabyPig是建立在BSC鏈上的幣種,總發行量為7840億顆。 創辦人的願景是希望藉由BabyPig使藝術創作者們能透過NFT獲取理想的財富,那麼,該如何達成此目標呢?首先,就是運用寶貝豬項目方的先天優勢-人流資源。 BabyPig在發展過程中,因緣際會組建起了共同創辦人團隊,而此團隊成員們大多來自於組織行銷界最高領導階級以及加密貨幣界有影響力的KOL們。 上述優勢在BabyPig發展初期起到了頗大的作用,反映在幣價上就是短短二個月內從原始發行價增長驚人的漲幅,很快地就成為了幣圈爆紅項目。若將BabyPig的人流基本盤導入NFT藝術品的競標中,藝術創作者們也許就不用擔心作品是否會乏人問津的窘境了。 除此之外,BabyPig團隊也正在進行Game Fi、質押池、NFT平台、盲盒等週邊產品,預計半年內會完成以上所有產品的開發,期望可以藉由這些週邊產品讓BabyPig成為一個造血功能強大的項目。 BabyPig的完全體,敬請期待!

NFT第三季度交易量亮瞎眼球!增長逾700% 高達超百億美元NFT項目發展趨于品牌化作者FX168 – Investing.com

FX168財經報社(北美)訊 分析平臺DappRadar的一份報告顯示,NFT交易量在2021年第三季度飆升至106.7億美元。這比上一季度增長了704%。特別是8月,推動了這一增長。據DappRadar數據顯示,2021年8月,NFT交易量超過52億美元。盡管9月份情況略有降溫,但其交易量仍超過40億美元。 DappRadar發現,這種大規模飆升,人們愿意在NFT上花費數百甚至數百萬美元是多種因素的結果,但與兩個主要原因密不可分。 技術值得信賴 首先,NFT投資者看到了它們的長期價值,并相信它們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升值。 NFT是數字資產,可以在網上是任何東西,如藝術,收藏品和甚至記因。某些項目被認為是罕見的,例如CryptoPunks,它是NFT項目之一。CryptoPunks在社區內備受推崇,通常每只售價六到七位數。 許多投資者也看好圍繞NFT的技術,并看到了許多實際案例。 NFT由稱為區塊鏈的去中心化數字分類賬上的代碼表示。每個NFT都可以買賣,就像實物資產一樣,但區塊鏈允許跟蹤每個NFT的所有權和有效性。該技術用途廣泛,創新正在迅速發生,這讓該領域的投資者感到興奮。NFT具有存儲、認證和記錄藝術之外的許多不同資產和數據的潛力。 NFT編碼員和開發人員本雅明·艾哈邁德(Benyamin Ahmed)此前表示:“NFT始于人們用作個人資料圖片的藝術品,但它可以擴展到一系列其他項目,如護照、音樂、機票,甚至房屋和汽車。” 目前NFT的一個非常有價值的用途是游戲內物品,用戶可以在其中購買用于基于區塊鏈的視頻游戲的皮膚或配件等物品。DappRadar發現,僅在2021年第三季度,游戲內物品的交易量就達到了23億美元。這占NFT總交易量的22%。 資本體現“地位” 擁有NFT還提供了一種在加密社區中的社會地位,就像一些品牌,如勞力士或蘭博基尼在“現實生活”中所做到的那樣,著名的NFT收藏家Gmoney此前告訴CNBC,像加密社區中的大多數人一樣,他只知道玩家的在線別名,并且大多數人更愿意保持匿名。 Gmoney說:“當有人在現實世界中購買勞力士手表時,他們不會因為手表的實用價值而花費數千甚至上萬美元或者更貴。一塊簡單的幾美元的手表可以完成相同的使用功能。但是,這種購買是為了‘展示’他們的地位。有了NFT,通過在Twitter和Discord上將其作為頭像發布,也是展示地位的另一種體現。” 加密貨幣和NFT投資者庫珀·特利(Cooper Turley)此前曾表示:“NFT最有價值的一個方面就是具有靈活性,可以讓投資者接觸和接受加密貨幣社區。沒有社區,NFT就沒有價值。我的NFT投資論點完全基于現有社區的實力,或者一個社區出現的潛力。” DappRadar指出,隨著圍繞NFT的社區不斷壯大,NFT項目變得越來越像品牌。

掀本港NFT藝術序幕探索21世紀達芬奇數碼宇宙- 明報OL網

【明報專訊】近日城中正舉行一場盛事,那就是號稱「亞洲首個大型ART TECH 體驗藝術展」的Digital Art Fair Asia(DAFA)。近半年來數碼藝術受到前所未有的關注:今年3月佳士得首次拍賣NFT藝術品,以6900萬美元(約5.4億港元)的天文數字售出美國數碼藝術家Beeple 的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令NFT藝術崛地而起,掀開數碼藝術新篇章。香港也乘勢而上,透過DAFA聚集國際級加密及沉浸式藝術。藝術展醞釀一年,背後舵手是加密藝術購藏平台Apre Artnet的創辦人Gillian Howard(歐凱怡),趁展覽開幕之際,她分享對數碼藝術的看法。 隨着頂級藝術家村上隆、Jeff Koons 、Damien Hirst 等人也參與NFT,這股熱潮或逐漸成為新常態,甚至連大英博物館也與NFT平台合作發行日本浮世繪大師葛飾北齋的作品。DAFA幕後搞手Gillian Howard和團隊,亦為展覽蒐羅了逾200件數碼NFT作品,攝影、錄像、插畫、裝置等類型包羅萬有。 首件數碼藝術品賣給Carrie Fisher 兒時夢想當攝影師的Gillian,在8、9歲的時候,用存了多年的利市錢買了人生第一部Kodak相機,結果卻被媽媽勒令退貨。憶起往事,她笑道:「以前爸爸總叫我不要當artist,說『搵唔到食』,總是那句『你看看梵高,死後才出名的!』」儘管如此,20出頭時她被美國濃厚又具探險精神的文藝氣氛吸引,在紐約和西雅圖闖蕩了兩年,最終選擇回港當畫廊經理兼策展人。「其實策展人亦需要創意和藝術觸覺,才能夠幫藝術家呈現他們想説的故事。」 2014年,Gillian正經營一家俄羅斯畫廊,當時的畫廊總監希望以較新穎的模式推廣俄羅斯藝術,因此破格與動畫家合製了一件影像藝術品。同年她偶然遇上荷李活明星Carrie Fisher來港,「當時我完全不認識她,遇見她之前也從未看過《星球大戰》,我就像平時那樣向她介紹藝術品,包括那件影像作品,沒想到她爽快地買下。」雖然當時數碼藝術仍未起步,但就這樣機緣巧合,Gillian首次接觸數碼藝術,或許就是在那時萌生了對這個領域的好奇心。 Refik Anadol不容錯過 本次博覽的重頭戲之一必然是多媒體藝術家Refik Anadol,這位土耳其裔的美國藝術家被譽為「21世紀的達芬奇」,曾為悉尼歌劇院、迪士尼音樂廳等著名建築物打造過光影藝術。他專為DAFA創作了8件作品,於場館1樓IMMERSE ZONE展出,並與蘇富比聯手在網上拍賣。作為數碼藝壇的翹楚,他致力運用量子物理數據和機器學習技術,把科學轉化為色彩斑斕的沉浸式體驗,成品往往令人歎為觀止。談到Refik Anadol,Gillian不禁兩眼發光:「他真的非常聰明,居然想到用這種方式探索一些難懂的科學概念和超前的理論,刺激我們對物理世界的反思。」博覽會中獨一無二的Refik Anadol 360度沉浸式藝術室為觀衆帶來震撼感官的視覺衝擊。「他的作品檔案全都是幾百個TB,我花了好幾天都下載不了,只好拜托他把硬盤寄過來香港!」若親臨DAFA,便會明白箇中原因。「我希望大家除了來打卡之外,亦能夠明白作品背後的構思和意義,Refik的想法真的很extraordinary。」 數碼藝術值得親身感受 NFT數碼藝術冒起,Beeple功不可沒,他的最新NFT系列《B.20》亦在DAFA中展出。她當初萌生要做DAFA的想法,其實是受Beeple啟發。Gillian稱自己最初對Beeple的創作感到一頭霧水,不明白為何值這麽多錢,直至親身站在他的作品面前,品味畫作裏的每一個象徵、每一處細節,才體會到作品的價值,感受到其中豐富的隱喻。「一般人若只透過網上觀看數碼藝術,根本不會知道它們在幹什麽,所以我希望以實體的形式把數碼藝術帶到觀衆眼前,這樣會讓普羅大衆或剛入門的收藏家覺得比較易明。」 另一位讓Gillian讚歎不已的藝術家是Krista Kim,「我認為她將會是新時代當代藝術家的代表。你知道嗎?她覺得未來不會像現在這樣,而是會真正實現metaverse(元宇宙)。」 「元宇宙」一詞最早出現於美國科幻作家尼爾.斯蒂芬森的小說《雪崩》,用來形容一個建基於虛擬實境而超越現實的網絡世界,認為人類未來可以在沉浸式的數碼世界中,以虛擬替身或場景作日常交流。自7月份facebook創辦人朱克伯格宣布facebook將銳意成為一家元宇宙公司後,此概念便再次成為業界焦點。來自加拿大的國際知名NFT藝術家Krista Kim,亦曾於2014年發表Techism的概念,探索科技與藝術的結合,擅長把智能軟件和數碼媒體融入人文藝術。今次她與德國錄像藝術家Efren Mur及音樂團體Ligovskoï合作,創作出大型影像Superblue v.2,以數碼科技重新審視人性,為觀衆在中環鬧市中構建一片靜謐的「精神海洋」。 除了享譽國際的藝術家,博覽會亦匯聚了多名出色的本地藝術家,包括超現實攝影家SurrealHK、「九龍皇帝」曾灶財、「香港嘻哈教父」MC仁、人工智能藝術家及兩次金像獎最佳特效得獎者黃宏達等。當中新媒體藝術家朱力行(Henry Chu)的「區塊鏈鋼琴」屬最有趣,會根據虛擬貨幣市場實時變動而運行,觀衆能與其互動,奏出一曲獨一無二的「虛擬貨幣」瞬間。 虛實交融的藝術體驗 在會場2樓的VIRTUAL ZONE,觀衆可以佩戴VR虛擬現實頭盔進入「DAFA平行時空展會」,觀賞著名dslcollection 虛擬實境美術館中多達300件作品。「疫情的時候,我自己在家試了很多VR藝術平台,嘗試尋找清晰度最好的,最終選擇了VR-All-Art,試了半年呢。」博覽會用到的器材和展示技術,無一不經過Gillian精心挑選。「我們團隊希望未來透過這個技術,讓老人家、殘疾人士或一些不宜外出的人也能觀賞到數碼藝術,甚至有更好的觀賞體驗。」 籌備如此大型的藝術博覽,一點也不容易。「整個過程中最困難的,是所有人都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麽,因為這個領域是在太新了!大家唯有一路摸索,包括我自己。」如果對數碼藝術有興趣,想認識這個空間,可以從哪裏開始?「來Digital Art Fair吧。」

NFT交易額創新高!熱潮推手Dapper Labs收編300萬粉的虛擬網紅,背後打什麼算盤?- 數位時代

將球場上精彩時刻變為NFT商品的NBA Top Shot開發商Dapper Labs,宣佈收購虛擬網紅公司Brud,將在Instagram上擁有逾300萬粉絲的虛擬網紅米凱菈(Lil Miquela)納入麾下。 收編虛擬網紅公司,NBA Top Shot開發公司想拓展DAO業務 Dapper Labs沒有公佈以多少價碼收購Brud,但聲稱這是他們至今為止最重要的一筆交易。Brud的32人團隊將轉移至該公司旗下新成立的部門Dapper Collectives,負責去中心化自治公司(DAO)業務的擴展。 Dapper Labs執行長Roham Gharegozlou表示,他們認為DAO是繼NFT之後最有趣的一個項目,「且與我們正在進行的工作互補,無論是別的大品牌或我們自己的IP。」 DAO是一種以公開透明的程式碼來體現的組織,程式由股東(通常是代幣持有人)控制。這被認為是一種扁平化的組織架構,任何股東都可以提出議案、投票決策,可以改變未來公司的形式,可以用於創立事業、投資、社群互動等各種項目上。 根據《TechCrunch》報導,Brud的共同創辦人崔佛.麥克費德里斯(Trevor McFedries)一直對DAO很感興趣,不僅將這間新創公司轉型為DAO,同時也是DAO社群Friends With Benefits的創辦人。Friends With Benefits是最大的DAO社區,其代幣價值達到7,500萬美元。 先前Brud旗下虛擬網紅米凱菈也曾涉足區塊鏈領域,從去年11月起陸續發布NFT商品,其第一個NFT以159.5以太幣賣出,現在價值約相當於1,500萬新台幣。 「我們已經建立龐大的觀眾與粉絲,Dapper Labs非常期待與我們的合作。」麥克費德里斯指出,「傳統上,粉絲與創作者分屬不同的生態系,我希望聚集所有人,讓每個人都能共享組織內部創造的價值。」 Dapper Labs收購Brud的用意並不是想要經營社群網紅,而是希望運用麥克費德里斯在DAO領域的歷練、Brud在建立社群方面的經驗,展現DAO的可能性,最終為DAO業務打造工具與產品。 外媒《Decrypt》指出,Dapper Collectives的業務預計會朝兩種面向開發,一是提供在其Flow公鏈上建立DAO社區的工具,而是各品牌、企業合作,協助轉型去中心化的Web 3.0網路。 Gharegozlou指出,他們希望藉由Dapper Collectives讓世界知道,DAO不是一個精通區塊鏈的內行人士才有辦法做的事,一般人也能夠一起參與。 雖然Dapper Labs收購Brud意不在經營虛擬網紅,不過Brud承諾會繼續開發包括米凱菈在內的虛擬網紅。Brud成立於2014年,至今也從紅杉資本、Spark Capital為首的創投手中獲得2,700萬美元融資。 NFT交易額瘋漲,第三季破百億美元創歷史新高 Dapper Labs是當前NFT浪潮的重要推手,該公司前身曾在2017年推出區塊鏈遊戲謎戀貓(CryptoKitties),並在2018年從Axiom Zen拆分出來成為獨立公司。 該公司一直致力於NFT應用開發,去年10月攜手NBA推出的NBA Top Shot一炮而紅,這款販售球員場上精彩時刻的服務,上線不到半年便擁有超過100萬用戶,並一度在今年2月創造超過2億美元的銷售額。近期Dapper Labs獲得一筆超過3億美元的新融資,並宣佈與西班牙足球甲級聯賽成為合作夥伴。 雖然目前NBA Top Shot的熱潮似乎開始趨緩,月銷售漸漸下滑,但NFT的熱潮仍在延續,市場研究機構DappRadar的資料顯示,2021年第三季NFT銷售額飆升至107億美元,足足是第二季的8倍以上。 全球最大NFT銷售平台OpenSea在第二季銷售額達到67億美元,尤其8、9兩月就包辦64億美元的銷售額。區塊鏈遊戲也在這一季大放異彩,Axie Infinity在第三季創造7.76億美元營收,今年7月更一度超越《王者榮耀》,成為全球最賺錢的遊戲。

【虛擬資產】NFT熱潮席捲全球第三季銷量額達835億元、按季飆8倍- 香港經濟日報

近年NFT(Non-fungible tokens,非同質代幣)熱潮席捲全球,據市場研究機構 DappRadar 數據顯示,NFT在今年第三季銷售額達到107億美元(約834.6億港元),按季飆升約8倍。 簡單來說,NFT 就是透過區塊鏈技術來記錄數碼物品的所有權,例如圖像、影片、收藏品。DappRadar 表示,目前NFT 今年總銷售額達到132億美元(約10219.6億港元),第三季度的數字明顯高於次季的13億美元(約101.4億港元)和首季的12 億美元(約93.6億港元)。全球最大NFT交易市場OpenSea顯示,8月份銷售額達到了34億美元(約265.2億港元),即使在全球股市低迷的9月份,活動依然強勁。 雖然NFT銷售額不斷增長,不乏名人及投資者湧入市場,但 NFT 買家的數量仍然相對較少,另一NFT數據網站NonFungible.com 表示,第三季度只有 265,927 個活躍錢包在以太坊區塊鏈上交易 NFT。NonFungible.com 表示,第三季度銷售的 NFT 超過一半的成交價格為 101至1,000 美元;而 1,001至10,000 美元的 NFT 佔銷售額的 20%;17% 的售價低於 100 美元。

大英博物館推葛飾北齋NFT 兩枚《神奈川巨浪》每次轉手可獲版稅 – 香港01

這次大英博物館與法國初創公司LaCollection 合作,於上月30日大英博物館《萬物之大繪本北齋》展覽開幕同期推出多個葛飾北齋NFT作品。這次展覽展出北齋在1820年至1840年間為從未出版的插圖百科全書製作的103幅作品,更推出超過200件北齋NFT藝術作品供線上購買,包括著名版畫《神奈川巨浪》、《凱風快晴》和《富嶽三十六景:駿州江尻》等。還有一些鮮為人知的作品,包括最近重新發現的《萬物大圖畫書》繪畫。 疫情下,多間博物館銳意出售 NFT 以幫助減輕財政壓力,然而據佳士得報道,NFT 為藝術界引入了更年輕、更全球化的觀眾,73% 的 NFT 拍賣註冊人之前從未在拍賣行出價。大英博物館這次推出 NFT,便視此類藏品為潛在的藝術教學方式,希望透過推出 NFT 來吸引新的、更年輕的觀眾,讓更多年青人知道《神奈川巨浪》是北齋的作品。 北齋的 NFT 將以不同的稀有等級出售,每個等級NFT將以固定價格出售,而其他作品將以拍賣方式出售。除了較為罕有的《神奈川巨浪》只有兩枚NFT 外,其他作品將推出1,000 和 10,000 版 。與大多數 NFT 智能合約一樣,NFT 的原始創建者,在這種情況下是大英博物館,將從 NFT 的每次後續銷售中獲得版稅。 大英博物館並不是第一個提供 NFT 的博物館。英國曼徹斯特的惠特沃斯畫廊、俄羅斯聖彼得堡的艾爾米塔甚博物館和意大利烏菲茲美術館,最近都為其館藏推出NFT作品。

單月交易額上百億!台灣國寶級藝術家也賣NFT,大家在瘋什麼? – 天下雜誌

黑底白色光束為主視覺的巨大展場裡,懸掛著一幅幅巨大的視覺藝術與多媒體展品,作品旁有藏家寫下對作品的介紹與導覽指引,這是年輕收藏家黃新的收藏展,只不過這其實是一個3D虛擬展場,它存在於黃新的手機與電腦中,展示收藏品全都是NFT。 入口寫著策展理念,黃新定義自己是「新媒體圈的定居者,加密藝術界的新移民」。他本身就是AR互動藝術設計師,今年6月在其他藝術家的分享下認識了NFT的概念,就一頭栽入這個新領域,投入近20萬台幣,短時間內就收藏了約800件NFT作品,也將自己的數位創作發行成NFT販售。 「以前喜歡的數位藝術品都不知道怎麼買,很難看展喜歡、看它可愛就買到,」黃新解釋,還有收藏的是互動性的新媒體藝術作品。因為過去數位藝術沒有實際載體,很容易複製,難以辨別真偽,就沒辦法交易,而NFT的特性改變了這一切,數位創作有了證明擁有權的方式。 NFT是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ility token)的縮寫,不同於大家熟知的比特幣、以太幣,每顆幣都沒有差別,還可以只買0.001顆幣。每一顆NFT都擁有獨一無二的ID,不可以相互替代,且交易時不能被分割。 NFT像數位資產的身分證,帶有原創作者的專屬簽章,把數位資產發行成NFT的過程,稱為「鑄造」NFT。NFT買賣的是擁有權,而非著作所有權,這讓數位畫家、藝術家還是保有著作權。 可以被鑄造成NFT的東西五花八門,從虛擬遊戲裡的寶物、數位串流上的音樂、網路迷因的數位圖檔,到可以在實體世界兌換實物與權益的憑證、票券、會員卡等等,舉凡在虛擬世界需要被驗明正身的東西都可以利用NFT的特性來追蹤、驗證。 NFT上記錄著鑄造者、鑄造時間、交易歷史等數據,只要確認該件NFT出自創作者的手,他就可以確認為「數位真跡」,可以被交易,也有了收藏價值。 NFT被視為區塊鏈技術今年最引人注目的應用。2021年初單週累積交易額還只有2300萬美元(約6.44億台幣),到了8月單週就狂飆超過10億美元(約280億台幣),狂熱的市場被稱為NFT之夏(NFT Summer)。 經歷了一場激情的夏天,NFT目前的每日交易額回落至4億多美元(約112億美元),但依舊是年初的20倍。活躍的不重複錢包(帳戶)則從年初約8000個,攀升至7萬個。 NFT之夏,到底在瘋什麼? 過去難以被交易的數位藝術品新市場打開,拍出了驚天高價,Beeples的作品以NFT形式在佳士得拍賣會上拍出6934.6萬美元(約19.4億台幣),是在世藝術家作品中售價第三高,而普普藝術之父安迪沃荷、西班牙超現實藝術家達利的作品以NFT上拍,也驚動了傳統藝術圈。 「要做就要做第一個,」朱銘美術館館長賴素鈴眼看著疫情期間空無一人的美術館,她拍板下了這個新嘗試。她讓高齡83歲的國寶級藝術家朱銘,成為台灣NFT市場最知名的發行者。 賴素玲和東吳大學數位金融中心合作,將朱銘美術館兩部展品《太極拱門》與《三軍》之海軍軍艦「廣達號」在NFT發行平台Jcard上發行,兩週內銷售一空,以美術館方的角色發行NFT更是世界罕見的案例,另一例則是俄羅斯隱士廬博物館將達文西、梵谷、莫內的名畫鑄造成NFT拍賣。 「其實會碰到傳統藝術這塊是陰錯陽差,」Jcard平台營運長王韵婷笑道,Jcard平台一開始專注經營粉絲經濟,發行美女網紅的影音NFT吸引粉絲搶購一空。但今年4月,台北新藝術博覽會的展會上,許多傳統視覺藝術家、藏家都對NFT領域都非常感興趣,卻苦無發行與收藏的管道,主辦單位才找上Jcard合作。 「我們才發現傳統藝術有很多需求,」王韵婷說,Jcard的技術優勢,讓一般人不用自己買虛擬貨幣,只要刷卡就能買到NFT,也在前期提供為創作者規劃發行NFT的服務。 王韵婷也提醒,如果是已有實體作品的傳統藝術,在要跨入NFT時必須要思考虛實之間的關聯性,「以收藏品來說,NFT的稀缺性、獨特性都很重要。」藝術家發行NFT以後,能不能善用經營社群的特性,持續地與NFT的擁有者互動、為之創造更多價值,是成功NFT專案的重要關鍵。 蘇富比之外的新拍賣市場 流通量不小的NFT市場,也鬆綁了傳統藝術品次級交易只能在拍賣會、藏家圈進行的模式。 藝術圈頂級展會台北藝博會將於今年10月登場,主辦的畫廊協會為傳統畫廊與NFT發行商搭起了平台,有機會將實體作品發成NFT。「NFT完全改變的拍賣、畫廊交易的思維,」畫廊協會秘書長游玟玫自身也是拍賣官,她指出新生代藏家對於NFT很感興趣,而在疫情衝擊下,許多畫廊早有建置VR展廳,「線上就能一次完成購買對藏家和畫廊來說也很方便。」 研究機構Arts Economics與《瑞銀投資者觀察》共同執行的高淨值收藏家調查報告顯示,藏家透過數位通路購買收藏品的比例高達33%,還有多達16%的藏品屬於數位作品、膠卷作品、影像藝術作品,而千禧世代藏家的支出更是比年長同好高出3倍,也是成長主力,這一批網路原生居民與上一代勢必會有不同的收藏習慣。 NFT風行後的區塊鏈世界堪比文藝復興時期的威尼斯,充滿相信自己獨特的眼光的藏家或投機客,左手買、右手賣、推高價錢,在前幾波幣價起落中賺得盆滿缽滿的富裕中產,紛紛搶購數位收藏品以證明自己的獨到品味、累積社交資本,除了熱絡的市場以外,更帶有濃濃的社交意味,擁有某些NFT更像是重要的社交資本,未來虛擬世界行走的炫耀品可能就是一顆限量的NFT。 NFT玩家,新威尼斯裡的富裕中產 NFT不只在藝術領域打開新局面,也衝擊其他產業的既有模式。信用卡巨頭VISA在8月底最新公布的NFT白皮書裡,看好未來NFT未來的主要應用領域將在藝術品、收藏品和遊戲。 歷經4次創業、Fansi音樂NFT發行平台創辦人陳泰谷,看見NFT平台在音樂產業的機會。 過去,人們會收藏心愛的歌手發行的黑膠、卡帶、CD,但到MP3、串流平台時期,音樂的價值幾乎被打成0,數位轉型下創作者反而成了受害者。數位化的浪潮讓大眾習慣免費、低價的內容,音樂人沒有辦法再賣唱片、單曲以創作營生,粉絲也很難「收藏」喜愛的作品,音樂人只能靠辦演唱會、出周邊商品來帶動粉絲收益,中小型工作室、獨立音樂人的處境更顯艱困。 而NFT讓代幣(token)的價值回到作品、內容本身。 不像過去作品轉手賣出就和創作者毫無關係,或複雜的版稅、版權移轉常常造成糾紛,每一顆NFT被交易幾手、歷史成交價,都清楚載明,也因此多數NFT交易平台都設計了創作者分潤機制,不管後續轉手幾次、在哪些平台上被交易,創作者都能夠持續獲得5%~10%不等的分潤。 「你買的是創作者的東西,內容才是最重要的主體,就算到其他網站轉賣,創作者還是能獲益,」陳泰谷觀察,有平台上的創作者NFT專案一週的收益,就達串流平台上2年的分潤。 除此之外,NFT創造一個讓創作者可以直接與早期支持者互動的場域,NFT的持有者,就像音樂人的粉絲俱樂部憑證,可以享有專屬權益,例如:VIP演唱會門票、獨家互動內容、參與作品製作、兌換商品贈品等。歌手馬念先將珍貴的Demo帶發行成NFT扭蛋,還能獲得VIP區演唱會門票。 在NFT熱門應用領域中,有一塊數位原生產業的DNA更加適應於NFT的特性,就是遊戲。 Lootex創辦人呂季潔本來在遊戲產業服務,過去受限於數位資產難以驗證,在遊戲中的寶物都不能讓玩家自由交易,「NFT概念被提出之後,我覺得非常有趣,買家就可以自由交易、使用、裝飾自己的虛寶,不再是由中心化的遊戲公司說了算。」 她自信地表示,雖然現在現在NFT為人所知的是藝術品、收藏品的高額交易,「我覺得NFT下一個趨勢一定是遊戲,會愈來愈多投入來做,」熱門的NFT小精靈遊戲Axie Infinity吸金程度甚至超越手遊冠軍《王者榮耀》單日920萬美元(約2.6億台幣)的收入,成為全球單日收益最高的遊戲。許多東南亞玩家在疫情無法工作期間,靠Axie Infinity賺取足以溫飽的收益。 在諸多NFT專案裡,開始出現沒有任何規則,完全依靠玩家共識決定未來發展的遊戲,而且遊戲中有一套可循環的經濟系統,意即遊戲裡賺的錢、擁有的資產都是「真的」,這不免讓人們開始思考,電影《一級玩家》的情節逐漸走向真實,我們可以在虛擬世界裡過著另一種生活,這就是臉書、輝達(Nvidia)等科技大廠口中「元宇宙」的雛形。 未解的法律難題 目前,由於NFT太新,許多法律問題尚無定論。 最大的過去我們在畫廊買畫,藏家取得實體畫「物的所有權」,並沒有取得著作財產權,「你不能做任何改作、商業利用等,你只有那幅畫框、那張紙的所有權,」明日科技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AppWorks法務輔導長王琍瑩認為,傳統的所有權框架套用數位世界很難理解,因為NFT沒有實體,自然就沒有「物的所有權」,所以完全得靠契約寫明NFT持有者與創作者之間的權利關係,不同性質的NFT就需要不同契約來規範清楚遊戲規則,使用者要看清楚平台與專案的條款。 她舉例,NFT知名專案曾在蘇富比上拍出2440萬美元(約6.8億台幣)的無聊猿猴(BYAC),「他為何會這麼紅?因為他太大方了,他的合約條款就授權你商業使用,可以拿去印T恤、馬克杯、做襪子什麼都可以。」 對於NFT的信仰者們來說,還有更遠大的目標。 當人們在虛擬世界生活的時間愈來愈長,所有現實世界本來就有的機制,在虛擬世界需要有一套轉譯的法則,今年廣泛被討論的元宇宙(Metaverse)意謂人們未來可能生活在連線的另一個世界,「我覺得元宇宙其實是未來所有線上的互動與生活會很像遊戲,但他其實是真的,」呂季潔說,在那樣的世界,人們同樣需要消費、娛樂、社交,萬事萬物都將要使用NFT的格式存在。

TikTok推出Top Moments,踩進NFT市場 – iThome Online

抖音(TikTok)在10月1日發表Top Moments,它是一個「不可替代代幣」(Non-Fungible Token,NFT)的收藏區,目前陳列該平臺上最具文化影響力的6支影片,準備進行拍賣,同時也邀請相關作者打造限量版的NFT以進行銷售,踩進新興的NFT市場。 奠基於區塊鏈的NFT被視為數位資產的所有權憑證,它的內容可能是影片、藝術作品、遊戲裝備,或者只是入場券,在區塊鏈上的NFT既無法被竄改,也能用來追蹤它的所有權與交易過程。福斯娛樂在今年6月投入1億美元,設立了NFT區塊鏈部門,以建置、發行、管理及出售NFT內容。網路之父Tim Berners-Lee以NFT形式拍賣WWW原始碼,成交金額達540萬美元。Visa也在今年8月,花了15萬美元買下一個CryptoPunk角色的NFT,試探NFT市場的水溫。 至於TikTok則說,他們在探索讓NFT成為創作者賦權工具的機會,NFT不僅讓作者所創造的內容獲得認可及獎勵,也讓粉絲能夠擁有於TikTok平臺上具備重要文化意義的時刻。 例如饒舌歌手納斯小子(Lil Nas X)所演唱的Montero(Call Me By Your Name),在TikTok平臺上造成了風潮,全球總計有超過230萬支TikTok影片利用其音樂片段,更從TikTok紅回現實世界,因而成為Top Moments的收藏對象。 根據TikTok的規畫,6支對文化造成重大影響的影片NFT將以拍賣形式進行,而相關的作者每周則會推出限量版的影片NFT供使用者購買,這些限量版的NFT價格將相對平易近人。 TikTok是與以太坊Layer-2解決方案供應商Immutable X合作,強調銷售的金額將由作者、NFT專家及Immutable X共同分享,TikTok並不從中分潤。目前TikTok尚未公布Top Moments的拍賣時間,但納斯小子自10月6日起就會陸續發行限量版NFT,要參與NFT拍賣或購買的使用者必須先建立以太坊錢包,未來也可透過其它平臺出售所買下的NFT。

抖音推出 NFT 系列 TikTok Top Moments 作品,有意切入虛擬貨幣市場

抖音今日在官方部落格表示將推出首個 NFT 系列作品,除了鼓勵創作者提供更多優質的內容,也間接地表示未來抖音有望從媒體串流平台,切入虛擬貨幣市場。 這次抖音釋出的 NFT 作品一共有 6 個,這些創作者將同時與 COIN ARTIST、x0r、RTFKT、Grimes 推出限量的 NFT 作品。 抖音新推出 TikTok Top Moments 未來將鼓勵創作者推 NFT 作品 前陣子 Twitter 宣布將推出 NFT 身分驗驗證功能,從社群平台的角度來看若要經營虛擬貨幣市場,的確會遇到不少安全性問題,此時抖音以創作者的角度,鼓勵推出 NFT 的作品一方面是給予創作者更大的支持,另一方面讓人猜想未來抖音將如何透過創作者,以媒體串流平台的身分經營虛擬貨幣相關的服務。 抖音表示在這次 TikTok Top Moments 所獲得的收益 ,將給予這些 NFT 創作者,但並未具體公佈是分配多少利潤,不過剩餘的款項將撥發至動態影像博物館及處理 NFT 交易的 Immutable X。 現有釋出的創作者名單有 Lil Nas X、Rudy Willingham、Bella Poarch、Curtis Roach、Brittany Broski、FNMeka、Jess Marciante 和 Gary Vaynerchuk,另外這些創作者正與著名的 NFT 創作者合作,像是 COIN ARTIST、x0r、RTFKT、Grimes 一起推出限量的 NFT 作品。 這些 NFT 作品預計在今年 10/6 開始每週陸續上架出售,同時這些影片也會在 10 月 1 日至 11 月 5 日,在紐約皇后區的動態影像博物館舉辦的「無限二重奏」上放映,如果說把 NFT 從線上導流到線上同時雙邊進行交易,是不是也有機會把這股 NFT 交易的風起帶動起來?

Affirm搭上金融科技業潮流 計畫推出加密貨幣交易服務

越來越多金融機構跨足加密貨幣領域,受年輕人歡迎的線上分期貸款平台 Affirm 也搭上這股潮流,計畫推出加密貨幣交易功能。 Affirm 執行長Max Levchin在投資人報告中表示,Affirm 將開發一項讓消費者能「直接從儲蓄帳戶購買與出售加密貨幣」的功能。他說:「是時候輪到 Affirm 支持加密貨幣了,在不久後用戶就能透過儲蓄帳戶與加密貨幣交易無縫接軌。」 不過 Affirm 並未明確給出新功能發布時間,僅透過簡報預告,並公開幾張測試版應用程式交易加密貨幣的圖片,用戶的儲蓄帳戶下方會多出「持有比特幣」Bitcoin holdings的顯示字樣。 Affirm 是美國「先買後付」Buy now pay later領域的領頭羊,隨著線上貸款機構、手機投資應用程式與加密貨幣交易所吸引大量年輕用戶,Affirm 也嗅到商機,企圖在這塊競爭激烈的市場中開闢出一條道路。 市場上的競爭對手 Coinbase 本周就推出新功能,讓用戶能將薪水直接存入 Coinbase 的帳戶內,以利加密貨幣買賣。另外 PayPal、SoFi、Chime 與羅賓漢 (HOOD-US) 也紛紛推出加密貨幣相關服務。 今年上半年,一家為消費者提供貸款的新創公司 Upgrade 推出一項功能,讓用戶在使用 Upgrade 信用卡購物時能獲得 1.5% 的比特幣回饋。 Affirm 周三股價下跌 1.53%,但盤後翻紅上漲 1.22% 至每股 114.15 美元,市值為 306.59 億美元,該公司自今年 1 月 IPO 以來,市值已成長逾一倍之多。

全新2021 Nissan GT-R NISMO 車型NFT 創作即將展開拍賣 – HYPEBEAST

Juniper Park\TBWA 與 Nissan Canada 展開合作拍賣一款全新 2021 GT-R NISMO 車款的 NFT,此項目是由加拿大藝術家 Alex McLeod 操刀製作的虹彩色作品,底價為 CA$280,000 加幣,約為 $220,000 美元。 而此拍賣聚焦大量人氣的主因在於,買家除了擁有這件獨一無二的 NFT 創作之外,還將得到一輛專屬 2021 Nissan GT-R NISMO Special Edition 車款,Alex McLeod 在宣傳片中指出他無任歡迎來自現實與虛擬之間差異的挑戰。 若最終拍賣成交價格超過底價,多出來的金額將全數捐贈給 Nissan 合作的慈善機構,拍賣預計在 10 月 5 至 7 日展開,有興趣的讀者不妨前往拍賣平台 RUBIX 查看更多資訊。

盤點 YGG 財庫 NFT 持倉,千萬美元價值背後盈虧如何?

通過 DAO (去中心化自治組織)來治理社區是未來區塊鏈世界乃至 Web3 的趨勢。目前,DAO 被廣泛應用於去中心化應用的治理和鏈上資金的運作管理。隨着 DeFi、鏈上組織和 VentureDAO 的迅速發展 DAO 的財庫(Treasury)中管理着越來越多的資金,日益倍增的財庫資金流向和治理行爲背後,也隱藏着許多有價值的趨勢信號和項目動向,因此,對 Treasury 的深入研究就顯得意義非凡。 近期 NFT 和遊戲市場火爆,YGG 作爲「Play To Earn」最具代表性的加密遊戲社區組織,其財庫動向或許能夠反映出一些 NFT 加密遊戲領域的動向,由於 YGG 社區和一些研究機構已經對其同質化代幣持倉進行過梳理分析,因此,Treasury Research 團隊重點對「YGG Treasury」中的 NFT 資產持倉進行了財務方面的梳理。 YGG Treasury 持倉情況 YGG Treasury 的主要交易分佈在 2020 年 9 月 12 日至 2021 年 9 月 20 日之間,共發起了 178 筆鏈上交易,涉及 10 種 NFT 系列(Collection)。其中,以太坊共有 6674 個 NFT,總 151 筆購入 / 賣出,總交易價值 $422,921。 核心項目未實現利潤分析 未實現利潤計算方法 爲進一步研究 YGG 持有各 NFT 資產的盈利情況,我們用以下方法大概估算了一下各 NFT 資產的當前未實現盈虧(Unrealized profit/loss)狀況: The Sandbox Land 其中,盈利情況最顯著的是 The Sandbox (LAND)。YGG Treasury 分別在 2020 年 11 月 13 日 和 2021c 年 2 月 19 日 購入 / 賣出共記+180 個 Sandbox Land。其間 : LAND 單價$115 上漲到目前$1,708(1385.2%) LAND 總價值(可追蹤到部分)從$50,636 提高到當前的$183,671(262.7%) AXIE(NFT) 相對來講,AXIE 和 F1-Delta-Time 當前屬於「賬面虧損」狀態。 AXIE (NFT) 單價從 $21 升至目前的 $704 (3252%) AXIE (NFT) 總價值(可追蹤到部分)從$92,880 提高到當前的$67,731(-27%); 儘管從首次購買至今,AXIE (NFT) 單價已經上升 32 倍,但是由於存在高點買入的情況,(例如 2021 年 1 月 2 日在 $14,432 的高位購入了 44 個 AXIE),拉高了綜合成本,導致當前仍處於賬面虧損狀態。當然,考慮到 YGG 本身屬於遊戲類項目,NFT 交易可能不完全屬於投資屬性,且 Ronin 鏈上的 AXIE 購入價格不明,實際虧損仍有待考證。 F1-Delta-Time F1-Delta-Time 情況相對不夠樂觀,在持倉數沒有變化的情況下,單價從 $208 降低到 $112,對應的原生代幣 (REV) 表現也不很穩定。 總結 在覈心項目分析中我們能看出除了 The Sandbox Land,其它幾個主要的 NFT 賬面盈利狀況並不是非常理想。然而,鑑於 NFT 非同質化的特性,賬面的價值也許不能反映出 Treasury 持倉的真實價值。由於本次數據統計爲當天 NFT 成交均價,而 Treasury 持有的某些 NFT 可能極具收藏價值,其實際承載的價值也就可能遠超某一天的成交均價。 作爲 Play To Earn 的最具代表性的遊戲公會 DAO,從其 Treasury 的持倉上也可以看出其對不同投資策略的探索,當前持有的一些 NFT 資產可能是 YGG 爲長期戰略目標持有的。加之 NFT 資產普遍存在流動性不足問題,因此,短期的賬面盈虧並不能直接反映 YGG 的財務運營能力和投資策略效果。 從整體來看,YGG Treasury 能實現 142% 的整體盈利,確實反映了 YGG 對 NFT 賽道強勁價值捕獲能力。YGG 作爲遊戲公會的代表項目,其 Treasury 中 NFT 的持倉具有長期參考意義,像這樣的財庫(Treasury)運作情況和治理動態值得長期關注。

Facebook、Visa都投入,當紅炸子雞NFT還可以有什麼價值應用? | Meet創業小聚

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質化代幣)可說是今年夏天最夯的流行語,不只是Facebook表態要推出NFT數位錢包,就連傳統的信用卡大家長Visa都躍躍欲試,花了15萬美元買了CryptoPunk NFT的藝術頭像。究竟NFT在夯什麼?它如何打造數位化的「藝術收藏品」市場;又如何讓遊戲產業迎向「破壞式創新」?本文將一一為您解答,並於文末探討NFT的價值建構,透過「電子書平台」與「募資平台」的比擬,帶您掌握NFT未來可能的發展方向。 近期NFT大事記 Facebook進軍NFT 準備推出「Novi」數位錢包 Facebook原計畫於2020年發行加密貨幣Libra,而後卻因各國政府的監管疑慮,該計畫被迫暫緩執行,但我們不難看出Facebook近些年對區塊鏈加密貨幣興致勃勃的野心,以及未來朝金融科技發展的可能性。 主要是Facebook認為,全球現行的支付系統均以傳統銀行作為中介,沒有銀行帳戶的人往往被排擠於金融服務之外,且跨國交易手續費成本高昂,又存在耗時、低效率的問題。因此,Facebook金融部門負責人David Marcus於今年8月時表示,該公司將在線上交易越來越普及的後疫情時代,推出一款名為「Novi」的數位錢包,它不僅能發揮區塊鏈「即時到帳」的優點;在儲值、發送、接收或提取資金時,也不會再向用戶收取其它隱藏的費用;甚至,還可以支援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質化代幣)資產的交易與存放。倘若未來,Novi能持續獲得美國各州或全球其他地區的法規認可而成功發行的話,Facebook就真正超越了社群平台的定位,正式踏入金融領域,成為資產保存與金融服務的提供者;且對馬克思來說,他還希望能藉此讓美國再站上數位化貨幣支付的領導地位,不總是在數位支付方面落後於中國。 Visa以15萬美元買進NFT的創作 不單只是社群科技巨頭Facebook進軍NFT,跨國信用卡支付組織Visa也於今年8月18日,在加密貨幣託管業者Anchorage Digital的協助下,以49.5個以太幣(約為15萬美元)購入CryptoPunk創作編號7610的NFT。該消息一出,引發大量關注,並出現CryptoPunk一系列NFT作品被搶購的風潮,銷量、單價隨之水漲船高。 所謂「CryptoPunk」,是一系列由演算法生成,24×24、8位元像素的藝術圖像,總共包含1萬個外貌奇形的人物(如下圖),最初由開發團隊Larva Labs在2017年6月於以太坊區塊鏈上發表,堪稱是藝術界NFT的始祖。 而此次Visa之所以看上CryptoPunk作品,並決心投入NFT市場,其加密貨幣部門負責人Cuy Sheffield表示,他們對NFT發展持開放態度,一方面藉此表達對NFT市場及創作者的支持;另一方面,他們也想趁機瞭解NFT的運作,並發佈了一份關於NFT的17頁白皮書。報告當中Visa認為,NFT未來將在零售、社群媒體、娛樂和商業方面發揮至關重要的作用,有潛力成為「創作者經濟」的加速器,能大幅降低個人創作者獲利的門檻,營造出新形態的社交商務;因此,也呼籲企業及創作者不容小覷NFT市場的發展能量,值得密切關注! 趨勢圖看NFT狂潮 2021年初,美國網路藝術家Beeple,以歷時14年創作的NFT藝術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拍賣出新台幣19億元(6,900萬美元)的天價後,NFT市場逐漸出現像是Visa這樣大型的商業組織或名人關注。再加上疫情推動數位與虛擬風潮四起,NFT突然在2021年得到翻紅的契機,從去年一整年不到1億美元的交易規模開始成長,現在光是2021年8月,一個月內就有10億美元的總交易金額。我們可以說,區塊鏈應用儼然已從昔日的金錢遊戲邁向「破壞式創新」,許多創作者、藝術家、律師、科技業者們都對於NFT的話題樂此不疲。 從下面兩張圖的輔助,我們可以很明顯地看出NFT在近期的火紅程度,無論是交易量或者平均販賣的價格,從七月以後,便雙雙脫離低迷的常軌,迎向自2017年NFT誕生以來的巔峰。 而NFT數位資產多透過以太坊區塊鏈紀錄,因此,這股風潮也可以從以太幣的走勢看出端倪。根據Fox Business及MarketWatch的報導,2021年8月份至今,短短一個月時間,以太幣已高漲了36%,創今年4月以來最佳單月表現(42.47%),直至9月1日報價更突破3,700美元,有望於本(9)月上看4,000美元大關。 文章至此,你可能不禁想問,NFT有何能耐,為何能吸引這麼多大型公司的關注,甚至幫助藝術作品拍賣出天價的行情。究竟NFT是什麼?以下嘗試說明之,並提出關於NFT的生態系輪廓。 NFT究竟是什麼? 要瞭解NFT,必須先釐清「同質化」(fungible)與「非同質化」(non-fungible)的概念。所謂「同質化」就是兩個以上的資產或貨幣,只要重量、幣值相同,就擁有相同的外在價值,比如黃金、白銀、市面上流通的法幣,或者,區塊鏈上的加密貨幣-比特幣、以太幣等,對持有人而言,這一枚與另外一枚並沒有差別。 然而,相對於同質化,「非同質化」則是指件件不等值的資產,彼此無法直接互換。比如NFT就是建構在區塊鏈上的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其運用區塊鏈密碼學的概念,給予所有數位或實體資產一個專屬的「認證標記」,我們可以理解為「手寫簽名」;世界上不會有兩個一模一樣的手寫筆跡,因此,它們都是獨一無二的。再者,在那個標記的背後,還會幫忙紀錄該項目「唯一性」的識別訊息,包含創造日期、售出日期、價格、得標者等,有點像是「身份證」的概念,所以,就算是數位複製成一模一樣的檔案,也無法再將其視為與初始檔案相同的資產,因為他們具備不同的認證標記。 也就是因為,NFT讓每件資產都具備獨特的認證標記,使資產因滿足「稀有性」而衍伸出可被交易的價值,NFT的買賣交易市場也因此油然而生。 NFT交易場景 關於NFT交易,目前大多都以以太幣(ETH)作為交易媒介,因此不論是買方或者賣方,都必須先到交易所註冊、創建自己的數位錢包後,才能以法幣兌換以太幣進行交易。接著,創作者可以透過各大NFT交易平台,如OpenSea、Rarible、SuperRare等,將各種作品轉化成NFT,此時,無論是文字、圖片、音檔,甚至是一段影片、一則貼文,都會以「非同質化」的形式記錄到區塊鏈上,完成NFT資產的創建。當創作者擁有NFT資產後,可以選擇自己收藏,抑或上架平台販售,通常價格可以自定或公開拍賣,但成交價格多視市場反應為主。 值得一提的是,當作品被轉化成NFT時,同時會生成一個智能合約(contract),合約上方能載明該作品被二次轉賣時,創作者能持續獲得多少收益。這是NFT與實體創作相比最顯而易見的優勢,能保障創作者「著作權」的收益,有助形塑「創作者經濟」。 以下根據Visa公司的NFT白皮書,分述目前NFT主要的應用場景,包含收藏品、藝術品及遊戲等領域,同時,說明建構NFT生態系中最重要的角色——交易平台。 藝術/收藏品 在NFT的藝術世界裡,收藏品可以是一組球星卡牌、一幅數位畫作或是一段影片,甚至還可以是一則貼文、留言。比如當代藝術家Beeple拍賣一部10秒鐘的短片《Crossroads》,以660萬美元成交;Elon Musk的女友Grimes拍賣一套數位畫作《WarNymph》,共10件作品以將近600萬美元成交;Twitter創辦人Jack Dorsey拍賣了他的第一篇貼文「just setting up my twtr」,最高出價達250萬美元。 這些天價的交易結果,不單是因為它們都是「名人」的數位創作,更多的還是因為它們都被NFT「認證」成為限量或唯一的,彷若真實世界名畫真跡拍賣或珠寶鑑定那般,NFT雖然沒有辦法保證該數位作品為初始版本,也沒有辦法驗證是否為原創者,但在現在這樣分眾的世界裡,粉絲或收藏家會基於對追求對象的信任,展現在其願意負擔的價格上,不論外界的人如何看待他們高價競標的行為,但對他們來說,這件數位作品一但被NFT之後,它就不可再被任何複製品取代,成為有「價值」的數位產物。 經典電影《花樣年華》刪減片段也NFT 除了名人的NFT受到粉絲追捧外,21年前的香港經典電影《花樣年華》,於首日拍攝而後刪減的片段,日前也被名導演王家衛以《花樣年華──一剎那》NFT發行,總時長有1分31秒,將於10月9日在蘇富比拍賣,且僅發行一版。 目前該作品已釋出11秒的預告片段,充滿濃濃的王家衛影像風格,不同於正片中女主角的矜持內斂,我們看見演員張曼玉對著梁朝偉說:「現在我知道什麼叫愛情了,今晚來我家吧。」可以想見已有不少粉絲引頸期盼其完整版內容,甚至想要將這個片段據為己有的心情,我們期待這部曾經橫掃坎城影展、歐洲電影獎、德國電影獎、凱薩電影獎等多個獎項的電影,如今也能在加密貨幣的市場創出天價的成績。 世界級作品朱銘雕刻也NFT 臺灣甚或全世界熟知的朱銘雕刻,包含「太極拱門」和「廣達號」兩款作品,也於8月26日由朱銘美術館發行首次的NFT,走入加密貨幣的藝術世界。該內容找來學生團隊進行攝影和聲音的二次創作,每一項目各發行110版。雖然銷售熱度似乎遠不及任何一個實體的雕刻作品,恐怕團隊還須調整該項計畫的行銷思惟,但讓藝術博物館與加密世界結合,著實是臺灣相關藝文展演可以關注與思考的方向,期待朱銘NFT計畫能創造擴散效應,讓更多創作者關注NFT。 遊戲 NFT在遊戲領域的應用,比藝術/收藏品來得晚,但備受關注與火熱的程度,完全是有過之而不及,以下分別以目前最賺錢的遊戲《Axie Infinity》和線上足球遊戲公司Sorare為例。 Axie Infinity:最吸金網遊 《Axie Infinity》是2018年由越南團隊Sky Mavis開發的區塊鏈遊戲,竟在今年暑假打敗《王者榮耀》,成為全球收入最高的遊戲公司,說起它的爆紅之路,其實是天時、地利、人和的結果。 首先,這款遊戲緊抓NFT的特性,當玩家在遊戲中養出各種技能強大的角色精靈後,便可將該角色發行成NFT,賣給其他玩家獲利,不但可滿足收藏的欲望,更首創全球性「邊玩邊賺」(Play To Earn)的生態圈,短短幾個月就紅遍東南亞,最大市場在菲律賓,其次是越南、馬來西亞、印尼等。 另外,自疫情以來,東南亞經濟確實深受打擊,菲律賓、馬來西亞失業率均創歷來高峰,且失業族群遍及各領域,特別是大學應屆畢業生及海外移工,受困防疫舉措無法出國營生,此時,《Axie Infinity》便提供一個絕佳的賺錢管道。據了解,許多東南亞玩家願意花最低4~5美元打造精靈,再高價轉賣給歐美玩家,月入可望因此達1,300~1,700美元,折合台幣約3.6萬至4.7萬元,使手遊在當地幾乎成了全民運動,菲律賓政府近期更打算要對此課稅。 Sorare:夢幻球星卡牌 Sorare於2019年在法國創立,是一間以區塊鏈為主的足球遊戲平台,玩家可以在遊戲平台上購買已通過足球俱樂部或足球聯盟所認證的NFT虛擬足球球星卡牌,再自行組建球隊,參與平台上的各式足球比賽。此外,Sorare還設計「開包抽卡」的遊戲環節,其將NFT的球員卡牌分為「稀有」、「超級稀有」和「唯一」三個等級,在每個賽季以卡包的形式出售,當然,玩家也可以透過現金或以太幣購買。 與《Axie Infinity》的爆紅相同,Sorare的存在鼓舞了全球超過40億熱愛足球的球迷,能在疫情期間參與線上足球遊戲的全新體驗,不僅公司聲名大噪,光是2020年Sorare就獲得830萬美元的投資,今年初又有一筆5,000萬美元的獲投,估值早已突破10億美元大關,為區塊鏈遊戲領域的一隻大獨角獸。 目前,已有超過130家歐洲足球俱樂部在Sorare平台上推出自家的NFT,包括Bayern Munich、Juventus、Real Madrid和Liverpool等;且今年,日本甲組職業足球聯賽(J League)的18支球隊,以及南韓足球的職業聯賽(K League)也相繼與Sorare達成協議。未來,Sorare將持續擴大與世界各地足球俱樂部的合作數量,並專注改善遊戲體驗及開發更多遊戲功能,以期能創建一個全球夢幻型足球比賽遊戲。 交易平台 從加密藝術品天價售出,到NFT遊戲市場的風靡,NFT的生態逐漸從單一走向多元,市場規模正以驚人的速度擴張,截至目前未達頂峰,絲毫沒有平息的跡象。當然,這也直接帶動了各個交易平台的迅速發展,依據交易額排序前幾大分別是OpenSea、Rarible、SuperRare、Foundation和Makersplace。 OpenSea:最大NFT交易平台 在多元且各具特色的NFT交易平台中,OpenSea無疑是領先者,甚至可以說它已成為NFT生態系中的基礎設施。截至8月,其總交易額已達到34億美元,是7月份的10倍多,用戶數超過24萬名,若與排名第二的Rarible相比,其交易額是Rarible的10多倍,可說是遙遙領先。 作為成立於2018年的去中心化NFT交易平台,OpenSea可以供使用者購買、出售、拍賣NFT,且為提升用戶平台的忠誠度,OpenSea提供無需預付Gas(礦工費)的服務,用戶能免費創建自己的NFT,項目多元涵蓋了數位藝術品、加密收藏品、遊戲角色、音樂、虛擬土地等。 除此之外,OpenSea之所以穩居市場寶座,知名機構和名人的加入也擴大了OpenSea的名氣與關注度。成立至今,OpenSea吸引了不少世界級大咖,如姚明、錫安·威廉姆森、賈倫·薩格斯、村上隆等,還獲得了《美聯社》、《財星》雜誌、可口可樂和麥當勞等知名機構的青睞。在這些有著龐大粉絲基礎的明星及品牌的號召下,投資人也十分看好OpenSea的發展前景,2021年3月才剛獲2,300萬美元A輪投資,又在7月中宣布獲a16z領投1億美元B輪投資,整體估值突破15億美元大關。 奧丁丁搶進NFT交易平台 看好NFT未來的應用與發展,臺灣區塊鏈平台奧丁丁在8月底也宣布推出NFT交易平台,其執行長王俊凱表示,「奧丁丁雖然不是市場的先行者,但我們應嘗試找到屬於我們的平台定位,提供多元且貼心的平台服務,切入未被發覺的潛力市場。」因此,奧丁丁商務長王剛和表示,為讓所有民眾都能接觸到NFT,用戶不需要先買以太幣,只要刷卡就能在奧丁丁平台上買NFT,每筆交易都會收取10-15%的服務費,這當中就包含部分礦工費,買家不需要額外支付,且用戶皆不需要再額外綁定以太坊錢包,就可以在平台及以太坊鏈上查詢、驗證這筆NFT交易。 另外,奧丁丁的NFT平台還規劃了「創作者權利金」(Royalty fee)的機制,往後NFT賣出後的每一筆交易,創作者都可以從中獲得創作者權利金,且特別的是,權利金的比例可以自己設定,不用受限平台的遊戲規則,如此一來,能完整保護創作者的著作權利,實在保障其收益,落實「創作者經濟」。 NFT的價值建構與反思 Google Trends數據顯示,自年初以來,NFT的搜尋熱度增長了13.7倍;與此同時,Nonfungible 數據顯示,截至8月18日,NFT的月交易額較年初翻漲了19.3倍;若再從OpenSea交易額增長來看,僅今年8月10.6億美元的月交易額已是2020年全年2,100萬美元的52倍。 看似前景一片光明的NFT市場,實仍掩藏著區塊鏈技術的限制與潛在泡沫化的因子,我們該如何看待或反思,以下試著提出討論。 驗證的難題 有句話曾經這麼形容過區塊鏈技術「garbage in, garbage out」,意旨區塊鏈雖然可以提供不可竄改的認證機制,但卻沒有辦法驗證來源是否為真;也就是說,當一個「複製」的數位藝術品,被優先發行NFT之後,區塊鏈雖然能夠幫助紀錄該NFT生成與交易的過程,但卻無法指認出該項目是一個「複製」檔案,非為創作者的初始檔(真品),這是區塊鏈一直都存在的「驗證」(核實)難題。 令人擔憂的是,倘若未來越來越熱烈的NFT市場,屢屢出現非創作者以複製的數位藝術品發行NFT,那麼,NFT本身的價值將大打折扣、競價拍賣的粉絲經濟也將旋即瓦解,不僅不能創造創作者經濟,對買家信心的打擊更足以傷害整個NFT生態。 對此,筆者認為未來NFT交易平台應要設立初階的把關要件,發行者必須提具相關證明內容以驗證其為發行項目的創作者,特別是在藝術品或收藏品的NFT交易市場中,這個環節是整個生態系統信任的關鍵,有助於創建買賣雙方健康且良性的互動關係。 永恆的假象 我們常說區塊鏈可以完整地紀錄交易過程且無法被竄改,但卻忽略它不被竄改的前提是「必須永恆存在」;也就是說,當一個項目能夠永恆存在時,不被竄改的交易紀錄才會有意義,倘若該項目會突然在某一天消失,保有過去無法被竄改的交易紀錄,終將是沒有意義的。 以一條Twitter貼文的NFT為例,當創作者將這則貼文以NFT售出時,著作權仍舊在創作者身上,創作者可以隨時登入修改文辭,但相對於得到NFT的買方,除了無法取得著作權之外,事實上買方也並沒有獲得「所有權」,因為該則貼文還是在Twitter的伺服器中,倘若Twitter哪天不復存在了,買家所擁有的NFT將只會是一條通往「404」(找不到網頁)的捷徑,無跡可尋。 權利的爭辯 因此,我們要問,「當一個資產的永恆性很明顯被操控在他者的手上時,那麼,買家手裡的NFT所表徵的權利既不是著作權,又並非所有權,那該是甚麼?」 目前說法紛紜,根據長期關注區塊鏈的專欄作家-果殼Mr.Shell認為,最精確的描述應該是「冠名權」。他認為,當你擁有NFT數位資產時,就能獲得在該項資產的名稱前加上自己名號的權利,可算是粉絲經濟的一種表徵。確實,我們不能否認名人的NFT資產對於粉絲而言,具備很大程度的吸引力,但數位資產畢竟與實體資產不同,且當數位畫作、影片、文字、音檔都可以被無限複製、列印輸出時,數位資產真正值得天價的競標嗎? NFT將帶來新型態創作者經濟的商業模式 或許,這些討論的答案還待時間去洗鍊,就如同「哪些NFT數位資產在幾年後會消失?」、「NFT交易市場會否泡沫化?」的問題一樣,時間終究能給出一個最真摯的答案。而筆者認為,未來NFT市場會結合「電子書平台」和「募資平台」的概念,成就一個新型態創作者經濟的商業模式。 意思是說,買家在購買NFT時,就好像在書籍平台上購買電子書一樣,雖然不能實體擁有,但卻能在數位錢包上存有某項資產的權利,可能是一張圖畫或者一首歌曲;而擁有該項權利的人,不同於一般的閱聽大眾,會從NFT發行者身上攫取某些好處,就好比募資平台發行者對參與者給出的承諾那般,可以擁有被兌現的權利。目前這樣的模式已出現在音樂的NFT市場中,以臺灣音樂人馬念先發行的創作單曲《台北紐約》的NFT為例。 2021年,馬念先與臺灣區塊鏈音樂平台Fansi合作,發行《台北紐約》創作單曲限量的NFT,這是一首之前從未正式發行過的作品。而該款NFT還內涵不同成分內容的「扭蛋」,分別是四個不同版本的的DEMO與專屬的動態圖樣,特別的是,其中一款只有1%的幸運機率可以獲得,幸運的粉絲可以憑這個NFT成為2021/9/12馬念先個人演唱會的VIP,不只能看彩排也能參觀後台,讓虛擬的NFT不僅僅只與該首歌曲產生連結,更多的價值在於扭蛋的內容物與線下的活動,打造創作者、平台及買家三贏的局面,也讓我們看見區塊鏈加密貨幣真正的用例,從價格追捧到創造價值的路程。

先睹爲快:尚未發佈的推特 NFT 頭像設置新功能怎麼玩?

Twitter 賬戶的個人資料頂部有一個「藍色標記」,說明這個用戶是已驗證帳戶,效果與微博上金黃色的「大 V 標記」相似。實際上,這個徽章深受用戶歡迎,因爲可以將他們與一般用戶區分開來。 不過現在,Twitter 已經開始針對 NFT 進行驗證了,NFT 是一種代表真實或數字資產所有權的通證。根據最新消息顯示,Twitter 公司的一名開發人員已經「泄露」出了該實驗性功能的早期版本,也讓我們有機會先睹爲快—— Twitter Spaces 軟件工程師 Mada Aflak 公開 展示 了一個快速演示,流出視頻中,用戶可以點擊自己的頭像從他們的加密錢包中選擇一個 NFT,從 OpenSea (一個流行的數字收藏品市場)下載這個 NFT 之後,可以把這個 NFT 圖片放入他們的頭像中,然後 Twitter 的個人資料上就會自動產生「藍色標記」,以表明他們是這個 NFT 圖像的真正所有者。 Mada Aflak 特別強調說,她發佈的這個視頻只是一個模型實驗——並不是 Twitter 最終正式投產上線的產品。不僅如此,Mada Aflak 發佈這項功能之後還向用戶徵求問題和建議,旨在後續進一步優化相關功能。毋庸置疑,Twitter 的 NFT 驗證功能已經邁出了令人興奮一步。 「BTC 死忠」Jack Dorsey 難以繞過以太坊? 最近,越來越多以太坊和其他智能合約區塊鏈用戶開始將 NFT 作爲個人社交媒體的資料照片來使用,NFT 也逐漸變得類似於一種「社交貨幣」(social currency)——不過,問題也開始出現。 雖然 NFT 的性質是非同質化的,但許多 NFT 圖像(其中許多是 JPEG 格式)可以被複制,這意味着任何人都可以將其他人的頭像突破制並粘貼到他們自己的個人資料圖片中,像有多個虛假的 Vitalik Buterin 帳戶一樣,現在我們可能會看到有許多 Twitter 賬戶和 NBA 球星史蒂芬·庫裏一樣,使用同一個 Bored Ape 頭像。從目前流出的視頻可以看出,Twitter 的 NFT 功能應該可以解決這個問題,然而並非所有人都這麼認爲—— 區塊鏈技術公司 Blockstream認爲:「Twitter 的 NFT 身份驗證看起來非常容易產生問題,最終可能會演變成一堆爭議,最終將只能由 Twitter 人員來處理,這意味着集中化問題並沒有解決(爭議處理過程肯定也會很複雜),這可能就是我們開始瞭解並喜歡 ETH 的原因。」 儘管僅僅從一個模型視頻很難得出定論,但至少到目前爲止,我們還不清楚 Twitter——這家由 Jack Dorsey 領導的科技社交媒體巨頭會如何爲以太坊用戶創建工具,畢竟大部分 NFT 都源於以太坊。Jack Dorsey 本人是一個「BTC 死忠」,而且以反對以太坊而 聞名,他在今年六月甚至公開表示不會投資 ETH。而在上週 推出「BTC 打賞 / 小費」功能的新聞發佈會上,Twitter 高管 Esther Crawford 也刻意避免使用「Ethereum」這個詞,當時他說的是「通過允許人們連接他們的比特幣錢包,他們可以在 Twitter 上跟蹤和展示他們的 NFT 所有權。」 然而 「有趣」的是,在 Mada Aflak 發佈的 Twitter NFT 驗證線上演示中,使用的就是以太坊錢包 MetaMask。坦率地說,如果要驗證 NFT,以太坊可能是 Esther Crawford 和 Jack Dorsey 無法繞過的「一道坎」。

登免費Wi-Fi網站被盜NFT – 星島日報-美國版

王家衞《花樣年華一剎那》NFT下月亮相蘇富比秋季拍賣會。   (星島日報報道)用作購買數碼藝術品的非同質化代幣(NFT)近期日益盛行,但亦成為匪徒目標,相信有黑客透過釣魚網站或食肆免費Wi-Fi的網絡安全漏洞,成功盜取兩名公司董事的NFT等虛擬資產,總值逾四百三十萬元。   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簡稱NFT)是近年新興的虛擬資產,以NFT將藝術品等代幣化,主要透過加密方式將物件特定資訊儲存在區塊鏈上,以代表該物件的擁有權,包括數碼圖像、短片及影音,甚至可以是實物,繼而生產獨一無二的NFT,相關交易透過加密貨幣進行,買家購買後,代表擁有該件作品,但版權仍然屬於賣家,由於每一枚NFT代表不同物件,不能互相代替,所以價值完全不同,加密貨幣情況則相反,每一枚都是價值相同。   網絡安全及科技罪案調查科總督察葉卓譽指出,一名三十多歲的公司董事今年六月經網上拍賣,花了九十三萬元購得九幅以NFT形式存在的藝術畫,兩個月後不慎登入聲稱進行抽獎活動的釣魚網站,網站稱中獎者可獲十件NFT藝術品,他於是點擊懷疑暗中安裝惡意程式的抽獎活動連結,數小時後發現黑客登入其虛擬資產平台,轉走其九幅NFT作品及價值二千元的加密貨幣,於是報警求助。   另一名事主是四十歲公司董事,於今年五月購買十二幅價值二百八十萬元的NFT藝術圖畫,及至本月初使用一咖啡室的免費Wi-Fi,其間曾登入自己的虛擬資產平台帳戶,翌日發現遭黑客入侵,偷走其全部NFT藝術圖畫及總值六十四萬元的加密貨幣,合共損失三百四十四萬元,於是報警,警方不排除涉案的Wi-Fi有網絡安全漏洞,讓黑客有機可乘。   葉卓譽提醒市民,需時刻留意網絡安全風險,並且提防釣魚攻擊,切勿使用公共Wi-Fi處理敏感資料。   NFT及相關數碼藝術品在本港日益流行,導演王家衞更將於下月和香港蘇富比拍賣行合作,拍賣他創作的首件NFT作品《花樣年華一剎那》,亦是首項在國際拍賣行隆重登場的亞洲電影NFT作品,呈獻電影鉅作《花樣年華》首天拍攝的絕密劇情,其餘拍賣品分別是演員張國榮在電影《春光乍洩》飾演主角「何寶榮」所穿的黃色皮衣戲服等。

速覽 Pak 新 NFT 系列 LOSTPOETS:結合博弈和命名機制

本月,由數字藝術家 Pak 設計的新系列「LOSTPOETS」 在獲馬斯克點贊、蘇富比關注之後,在 OpenSea 上的單日成交量一度超過 Cryptopunks 位列榜一,近一週的成交量也突破 1 萬枚 ETH,躋身所有 NFT 項目前三位,目前的地板價爲 1.05 ETH。 速覽 Pak 新 NFT 系列 LOSTPOETS:結合博弈和命名機制 LOSTPOETS 的設計思路和路線圖 LOSTPOETS 是一款 NFT 收藏品和策略遊戲,最初的 NFT 是一張「白紙」,擁有「白紙」就相當於擁有參與 Pak 所設計遊戲的資格,每張「白紙」NFT 收藏者可在之後選擇兌換「詩人」NFT,「詩人」NFT 可通過銷燬另外的「白紙」NFT 來爲詩人命名。 「詩人」NFT 系列包括 65536 個 NFT 和 1024 個初始 NFT,是 AI 生成的藝術頭像。每個「詩人」NFT 都是獨一無二的,來自於 1024 個初始詩人 NFT 中的一個,攜帶 256 個不同的基因特點。 LOSTPOETS 按「詩人需要用白紙寫詩詞和命名」的思路分爲了幾個階段,首個階段已在 9 月初完成,在對 ASH 代幣持有者獎勵 7586 個「白紙」NFT (page NFT,能在之後兌換「詩人」NFT)的同時,還通過銷售「白紙」NFT 籌集到高達 7000 萬美元,單價爲 0.32 ETH。 第二階段於上週末開啓,「白紙」NFT 收藏者有兩週的時間可以選擇兌換爲「詩人」NFT,也可以繼續保留「白紙」NFT。「詩人」NFT 有隱藏的稀有特點,並且會隨着時間的推移逐漸顯現。另外,LOSTPOETS 還對持有「白紙」NFT 的前 100 位收藏者獎勵了 294 個初始「詩人」NFT,除此之外,會在未來 365 天內,每天將剩餘 730 個初始「詩人」NFT 中的兩個隨機空投給收藏者。目前已有幾個初始 NFT 的轉售價達到了 50 ETH。 速覽 Pak 新 NFT 系列 LOSTPOETS:結合博弈和命名機制NFT 收藏者 Lili 製作的 思維導圖 第三階段爲探索階段,還未開啓,屆時同時擁有「白紙」NFT 和「詩人」NFT 的收藏者還可對其 NFT 命名。LOSTPOETS 與 Pak NFT 生態系統(代幣爲 ASH)相關聯,也因此,LOSTPOETS 還將 7586 個「白紙」NFT 獎勵給 ASH 代幣持有者,在項目路線圖的最後一階段,「詩人」NFT 可在 Burn.art 中銷燬兌換成 ASH 代幣。 LOSTPOETS 的博弈機制 如上所說,在第二階段中,「白紙」NFT 既可以繼續持有以在第三階段中爲詩人命名或添加某種特性,也可以選擇將其兌換爲「詩人」NFT,這就導致產生了一種博弈機制,隨着這種單向轉換次數的增多,「白紙」NFT 也會變得越來越稀有,對應地,「詩人」NFT 的稀有屬性會隨着「白紙」NFT 轉換「詩人」NFT 的數量而發生變化,可能會更稀有也可能會更普通。 另一方面,對於收藏者而言,是想僅擁有「白紙 NFT」還是想要一個沉默的詩人,亦或是想成爲一個可以訴說很多故事的詩人是一件非常值得思索的事情,也就是說,若一個收藏者在僅持有一個「白紙」NFT 的情況下,要麼繼續保留該 NFT,要麼只能將該 NFT 轉換爲沉默的「詩人」NFT,而要想讓「詩人」NFT 能夠寫一段話或進行命名,只能再次購買一個或多個「白紙」NFT,用戶的「白紙」NFT 越多,能寫得內容也就越多。 初始「詩人」NFT 能在不需要「白紙」NFT 的情況下寫字,還能夠爲詩人起名字。除此之外,在未來 365 天內,每天都會有兩個初始詩人 NFT 隨機空投給收藏者。另外,根據 LOSTPOETS 官方頁面,之後還可能會增加其他機制來賦能項目價值。 Pak NFT 社交體系 Pak 是 Undream 工作室和 AI 策展人 Archillect 的創始人和首席設計師,從事數字藝術創作已經超過 25 年,近一年來不斷在 NFT 領域深耕,推出了諸如五件早期作品的藝術品系列 Terminus 等多個系列。今年 4 月份,Pak 還與蘇富比合作,進行了爲其三天的 NFT 數字藝術品系列「The Fungible」拍賣,成交額接近 1700 萬美元。 根據 CryptoArt.Ai 數據統計,按個人數字藝術品銷售額來看,Pak 在 SuperRare、Foundation、Nifty Gateway、h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