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C
Taipei
2022年 8 月 11日 星期四

「杰伦熊」暴跌96.6% 明星带货NFT为何遇冷? – 新浪

今日新聞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杰伦熊」暴跌96.6% 明星带货NFT为何遇冷? – 新浪

新聞內容如下:

  NFT市场经历了短暂爆发后逐渐步入‘冷静期’。根据NFTGO 6月24日的数据,NFT市场总市值已由今年2月366亿美元的高点跌至226亿美元,跌幅超过38%。NFT单日交易额由33.94亿美元的高点跌至1.5亿美元左右,下降了95.5%。

市场整体下行的环境下,NFT市场中与娱乐明星关联的特殊类NFT也并未展现出足够的韧性。华语歌坛天王周杰伦相关联的Phanta Bear NFT系列,地板价已由高点下跌了96.6%,且流动性相对匮乏,单日交易额仅为2万多美元。

明星带货NFT遇冷并非孤例。

此前,足球巨星莱昂内尔·梅西以及流行偶像麦当娜(Madonna)都曾发行过围绕自身形象设计的NFT,但由于这些NFT发行数量较少,售价较为高昂,让普通收藏者和粉丝望而却步,并未形成社区效应;而娱乐明星陈冠希、余文乐等虽发行了较多数量的NFT,但或因创作设计不被认同、或缺乏持续赋能,这些NFT也都在短暂炒作后跌破发行价。

当前,已有越来越多的娱乐明星、名人参与NFT的制作与发行,NFT的形式也从图片拓宽到音乐、视频等,但这类NFT的热度往往难以持续,多数NFT在发售后都成了‘一锤子买卖’。

在业内人士看来,受众认知门槛和交易门槛较高是明星带货NFT效果不佳的一大原因,参与明星NFT的更多是‘黄牛’和NFT投资者,大部分不是明星的粉丝,没有长期持有的动力;此外,明星NFT在后续运营期间也往往欠缺赋能,导致NFT的价值日渐流失。有用户认为,明星NFT在运营上可以设计一些与明星本人联动的玩法,有助于形成‘长尾效应’。

‘杰伦熊’地板价暴跌96.6%

比特币跌至2万美元关口,加密资产市场已然步入熊市,年初时热热闹闹的NFT市场也随之消沉下来,不复此前的喧嚣。

根据NFTGO 6月24日的数据,NFT市场总市值已由今年2月366亿美元的高点跌至226亿美元,跌幅超过38%。NFT单日交易额由33.94亿美元的高点跌至1.5亿美元左右,下降了95.5%。

在冷清的市场环境下,用户交易较多的还属CryptoPunks、Bored Ape Yacht Club(BAYC无聊猿)、Otherdeed等蓝筹项目,而趁此前市场热度一窝蜂发行的大多数NFT项目都陷入了流动性枯竭的尴尬局面中,甚至有一些干脆无人问津。

在愈发庞大的NFT市场中,娱乐明星、偶像直接发行或间接站台的NFT项目,算是一个特色分支。由于各界明星和名人本身自带流量和影响力,与他们相关的NFT往往在启动阶段引人注目,但随着市场整体下行,这类项目并未在市场寒冬展现出足够的韧性,以Phanta Bear为代表的明星NFT板块已经处于价格持续下行、交易量锐减的状态。

Phanta Bear中文直译为‘幻象熊’,但在华语社区中,它更广为流传的名号是‘杰伦熊’,因为这个NFT系列与华语歌坛天王周杰伦关联紧密,并得到了周杰伦个人社交媒体的站台。

Phanta Bear于今年1月1日发行,由10000个随机生成的潮流熊形象组成系列,每个熊形象的NFT表现出不同的装扮与动作,初始售价为0.26 ETH(当时约984美元)。该项目由周杰伦和好友创立的潮牌PHANTACi与去中心化娱乐平台Ezek共同发起,后者的的母公司Starvision Entertainment Ltd.(S.E.L)则由周杰伦好友刘畊宏和耿展创办。

Phanta Bear发行不久后,周杰伦便将个人社交媒体头像换成了该NFT形象,附文‘2022哥先换几个月的头像,感受一下元宇宙的感觉’。

周董亲自站台,Phanta Bear一时成为现象级项目,NFT收藏者、投资者以及周杰伦的粉丝、歌迷成为主要受众。1月7日,Phanta Bear在二级市场的地板价高达6.39ETH(当时约21700美元),相比发行价翻了22倍。就在当天,该NFT系列的市值和交易量达到历史高点,总市值为1.99亿美元,单日交易额超过4600万美元。

社交媒体上,许多购买了Phanta Bear的玩家都将头像换成了该NFT,以彰显个人的‘元宇宙身份’。根据官方介绍,Phanta Bear NFT还可视为Ezek Club的会员卡,每只‘杰伦熊’都会解锁不同的等级和相对应的会员权益。

然而,Phanta Bear的热度没能延续多久,到了1月底,它的地板价就跌到1.4ETH,总市值也跌至7411万美元,单日交易额滑落至170万美元。据Phanta Bear NFT持有者透露,买入该系列NFT后,可以加入官方Discord社区,但一直未见有实际的会员权益,后续官方团队也没有对该NFT进行过多赋能,因此在‘一波流’的热度过后,该系列NFT的价格持续走低。

来到熊市周期,Phanta Bear如今的地板价跌至0.65ETH。由于ETH价格相比年初大幅下跌,当前该系列NFT的地板价相当于约730美元,跌破当时约984美元的发行价。以美元计价,Phanta Bear NFT较历史高点下跌96.6%。

Phanta Bear的热度大不如前,市场流动性相对匮乏。NFTGO数据显示,6月23日,该系列NFT仅发生29笔交易,交易额为20187美元。在流动性不佳的情况下,持有者想要快速出手并不容易。

明星‘带货’NFT热度难持续

即便有‘亚洲天王’加持,Phanta Bear还是在短暂爆发后逐渐被市场淡忘,而这也是明星带货NFT项目的一个缩影。

自去年NFT概念被热炒后,它一度被视作科技与时尚的结合体。如此背景下,国内外诸多明星、名人参与到NFT的制作与发行中。从持续性看,明星背书的NFT大多都只能维持短暂的热度,难以如BAYC无聊猿等蓝筹项目持续获得交易热情。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名人效应下的NFT发行与常规NFT有所差异,许多明星NFT数量较为稀少,售价较高,难以形成群体性的社区效应;另一方面,明星相关的NFT多由经纪公司或代理公司代发行,这些公司往往对NFT项目的后续运营欠缺规划,没有专业的赋能能力,导致这类NFT成了‘一锤子买卖’,购买后除了收藏、炒作,别无它用。

去年8月5日,阿根廷足球明星莱昂内尔·梅西的形象被设计成Messiverse 系列NFT。Messiverse由澳大利亚知名插画师Boss Logic创作,梅西在作品中被设计成国王、超级英雄和希腊巨人,四幅作品被分别命名为《The Golden One》、《The Man From Tomorrow》、《The Man of The Past》和《The King Piece》。

作为金球奖得主、当代足球巨星,梅西的影响力不容小觑。不过,由于Messiverse系列NFT发行数量较少,单版NFT作品的拍卖价高达上百万美元,普通NFT收藏者或梅西粉丝望而却步。在初始发售过后,外界几乎未再有对该NFT系列的讨论。

同样的例子还有流行偶像麦当娜(Madonna)联合加密艺术家Beeple于今年5月推出的‘Mother of Creation’(创造之母)NFT。该NFT系列有3段不同的麦当娜形象视频,创作历时一年,将‘创造’与‘母性’的联系通过可视化的3D效果表现出来,每段视频时长一分钟。但由于发行量太过稀少,又成了普通用户无法企及的NFT系列。

Messiverse和Mother of Creation这类NFT的收藏属性更浓,售价高端,大众关注度不算高。

当然,也有诸如Phanta Bear这样发行量较大、流通较广泛的NFT项目。今年2月,知名演员陈冠希所有的潮牌CLOT发行了‘ALIENEGRA x EDC’系列NFT,发行总量为2072枚,该系列NFT是以陈冠希为原型创作的‘外星人’形象NFT,初始售价为0.1888 ETH(时值594美元)。

该系列NFT在发售期间同样遭到抢购,但由于后续发行团队几乎对该项目处于‘放养’状态,‘ALIENEGRA x EDC’系列NFT价格很快跌穿发行价。当前的二级市场上,该系列NFT地板价仅为0.07 ETH(约80美元),相比发行价下跌86.5%,且几乎没有流动性。

此外,港台影视明星余文乐也于此前推出NFT项目ZombieClub,该系列由6666个像素怪物NFT组成,初始铸造价为0.666 ETH。ZombieClub倒是做了很多规划,包括成立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组织线下聚会、打造GameFi等等,甚至于今年6月宣布与HTC合作推出3D元宇宙项目。但从进展看,ZombieClub仍停留在头像类NFT的类别中,尚未有实际的应用落地。

虽然有余文乐背书,该系列NFT也难逃‘破发’命运。截至6月24日,ZombieClub NFT地板价为0.43ETH,近7天仅有21次交易。

明星NFT如何保持生命力?

娱乐明星自带IP,但他们带货NFT的效果并不好,因为大多数明星加持的NFT仅限收藏场景,顶多算是数字周边产品,他们既想借助新概念让粉丝买单,也想将IP价值通过加密资产市场变现,然而,这两个受众群体的重合度较低,粉丝对NFT的理解有限,NFT投资者则更愿意将钱投入到高流动性的蓝筹项目中。

有歌迷曾在社交媒体表达他的困惑,‘我愿意开音乐平台的会员或者买演唱会门票去听我喜欢的歌手,那是一种现实的体验,但我始终不理解买NFT有什么意义。’他认为,明星品类的NFT有天然的流量优势,但需要让粉丝明白NFT与其他周边有什么区别。

从外界反馈来看,许多明星粉丝更期待有艺术审美和联动玩法的NFT项目。在陈冠希发售‘外星人形象’的NFT后,一些用户直言这组NFT太过惊悚,无法欣赏其中的艺术品味。另有资深周杰伦粉丝告诉蜂巢Tech,希望明星背书的NFT能与演唱会或明星本人进行联动,‘比如我买了“杰伦熊”NFT,就可以凭此去看一场周杰伦的演唱会,或者能和他近距离接触,这样才觉得买入的NFT有价值。’

值得借鉴的是,日本知名艺术家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与RTFKT Studios合作发行了‘CLONE X’NFT项目,该系列涵盖2万个NFT角色,且每个角色都带有3D骨架系统。这意味着拥有者可以将这些角色使用在AR、 Zoom或游戏中,也可作为未来进入元宇宙虚拟世界的形象。这个由知名艺术家打造的NFT系列,在艺术和科技色彩上叠加了应用价值,发行后迅速走红,当前以5.12亿美元市值排在NFT项目榜单第8位,地板价为9.68ETH。

一位不愿具名的NFT藏家对蜂巢Tech表示,BAYC无聊猿的俱乐部式运营模式值得明星团队运营NFT时借鉴,‘从BAYC系列NFT发售以来,背后发行方Yuga Labs对NFT持有者进行了长期赋能,包括空投新NFT、规划元宇宙虚拟空间等。这些举措给社区传递了一个信息,即持有BAYC是有用的,这也是该系列NFT一直维持着高市场热度和价格的原因。’

也有一些明星开始探索将自身专业与NFT技术应用进行深度融合。

截至目前,已有多个歌手明星发行了音乐类NFT,拓宽了NFT的创作形式。去年,加拿大R&B歌手The Weeknd发行了首款音乐NFT,将NFT的版权确认功能融入其中,最终以拍卖和抽奖的方式面向受众,这次发行为其带来了229万美元的销售额。

今年3月,史努比狗狗(Snoop Dogg) 限量发行了 1000 张音乐NFT ‘Death Row Mix: Vol. 1’;此外,胡彦斌《和尚》20 周年纪念黑胶NFT以及腾格尔《天堂》25 周年纪念数字黑胶唱片也相继于腾讯音乐‘TME 数字藏品平台’发行。相较头像类NFT藏品,这些音乐类NFT更具体验感。

综合来看,明星推出NFT需要在设计感、互动性和实用性上发力。上述藏家认为,NFT的概念红利期已经结束,对于名人、明星来说,未来利用个人IP打造NFT时,更要想好发行NFT的目的,做好运营规划,‘如果只是奔着“赚快钱”而来,很可能会消耗自身IP,甚至招致骂声而影响个人品牌。’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專訪》導演馮德倫— 熱愛科技的影癡, 如何闖蕩NFT圈、”無間道”電影導入Web3.0和區塊鏈? – 動區動趨 BlockTempo – 最有影響力的區塊鏈媒體 (比特幣、加密貨幣)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專訪》導演馮德倫— 熱愛科技的影癡, 如何闖蕩NFT圈、"無間道"電影導入Web3.0和區塊鏈? - 動區動趨 BlockTempo - 最有影響力的區塊鏈媒體 (比特幣、加密貨幣) 新聞內容如下: 香港知名演員導演馮德倫,曾執導《太極》系列電影,和《荒原》、《五行刺客》等熱門美劇,在 Web2 影視產業深耕多年的馮導 6 月下旬現身在區塊鏈產業的年度盛事 “NFT.NYC” 大會,讓眾人驚覺低調的馮導原來已經作為 Founder 與一眾夥伴跨入 Web3 的世界。...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