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 C
Taipei
2022年 5 月 16日 星期一

網友發現加密貨幣市場在《豆豆先生》NFT 計畫公開後出現嚴重跌幅 – 電腦王阿達

今日新聞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網友發現加密貨幣市場在《豆豆先生》NFT 計畫公開後出現嚴重跌幅 – 電腦王阿達

新聞內容如下:

根據 Yahoo Finance 網站在 5 月 9 日公開的一篇報導,由羅溫艾金森 (Rowan Atkinson) 聯合製作與主演的經典英國電視喜劇《豆豆先生》(Mr Bean) 將與 FOMO Lab 和 Banijay 等公司聯手推出首套 NFT (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即使 NFT 至今依然是一項充滿爭議的技術,但羅溫艾金森本人則認為這項計畫是個好主意,表示這不僅能為《豆豆先生》動畫系列吸引到更多的注意,還能激發更多創作。然而,這個計畫公開的時間點本身似乎也有些微妙。

以目前來說,全球加密貨幣市場價值都出現了一波嚴重的貶值潮,無論是最主流的比特幣 (Bitcoin) 和乙太幣 (Ethereum,),或是穩定幣 (stablecoin)、泰達幣 (Tether) 等小眾加密貨幣都受到了嚴重的影響。

有趣的是,《豆豆先生》這部喜劇系列之所以能夠在觀眾之間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象,關鍵就在於這位搞笑角色的拿手絕活,那就是透過各種魯莽的行為來搞砸一切他所參與的事物,常常把周遭的人事物搞得人仰馬翻。因此,看到整個加密貨幣市場在《豆豆先生》NFT 公開後就立刻出現一波重大跌幅也成為了一件令人哭笑不得的發展,即使這兩件事之間基本上並沒有任何直接的關聯,但依然無法阻止這種半開玩笑的聯想。

事實上,無論是比特幣或乙太幣的市值其實在本月稍早就紛紛開始出現了貶值的現象,比這個《豆豆先生》NFT 公開的時間還要更早。除此之外,另一個可能的原因則是民眾們對於區塊鏈相關技術的擔憂終於成功打破了魔咒,直接動搖了投資者們對於相關技術在價值表現上的信心,讓綿延多年的加密貨幣熱潮正式走向趨緩。

即使如此,這個有趣的現象與聯想仍有可能為《豆豆先生》NFT 吸引到更多關注,即使這系列 NFT 的價值打從一開始就已經注定好了。多年下來,《豆豆先生》的形象始終是一位如同馬戲團小丑一般的搞笑人物,就如同近年來各大公司推出的聯名 NFT 一樣常常成為眾人之間的笑柄,至於《豆豆先生》NFT 在公開時間的巧合也再次引發了類似的反應。

在 FOMO Lab 團隊在官方 Discord 上為期待《豆豆先生》NFT 的投資者們設立了一個名為「#show-us-your-bean!」的專屬頻道,然而,這個頻道至今都還是空的。雖然這是因為潛在的投資者目前還無法購買這些 NFT,但搭配了時間點巧合的話題,這也成為了另一個相當搞笑的結果。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周杰倫、孫芸芸都瘋NFT 余文樂豪賺上億揭稱王內幕 – MSN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周杰倫、孫芸芸都瘋NFT 余文樂豪賺上億揭稱王內幕 - MSN 新聞內容如下: 很難忘記余文樂在《頭文字D》以及《志明與春嬌》《無間道》系列電影裡的演出。從余文樂的演員生涯裡,我們早就知道這雙眼睛除了善於說故事之外,鑒賞力也不一般——他的身分不僅限於「演員」,身上穿的衣服、腳上的鞋子,自拍照裡只占一小角的手錶,還有背景裡的家具、藝術品都被拿出來放大,畫上一個圈拉出一個箭頭,再拿來寫成一篇文章。 檯面上,他演戲演了20年,私底下,他收藏也收了20年,而恰好半年前,余文樂與佳士得合作拍賣自己的收藏品,以近新台幣5億元落槌,這或許就是做為收藏家的他,一張能打從心底感到滿意的成績單。在橫跨各類別的收藏裡,余文樂接觸NFT的時間或許是最短的,卻是NFT圈裡最早的一批。 或許你仍搞不懂什麼是NFT,簡而言之,周杰倫、孫芸芸、柯震東、陳零九的IG等社群換上的「數位頭像」,即為NFT中的一種。余文樂接受《GQ》國際中文版專訪,透露的第一個Cryptopunk數位頭像很像「數位串流之王」德瑞克,又有點像美國NBA籃球球星保羅喬治,「我覺得很酷就買了!第二個是我覺得像《決殺令》裡的傑米福克斯。」 他說,其實就像大男孩挑玩具,找喜歡的,翻出讓他眼睛一亮的。在余文樂收藏的幾百個NFT裡面,藝術品來來去去,一個戴了紫色帽子,還有暴牙的Cryptopunk不動如山,其實他內心很早就決定一輩子都不會賣:「它有點帥,又帶點ㄎㄧㄤ,我最早用作社群的大頭照,用了很長的時間,我也曾經把它做成一條項鍊。為了紀念,我應該會把這個留給我兒子,然後再有另一個留給我女兒。」 想不到吧?以後的小孩,可以拿出來炫耀的傳家寶,除了機械錶之外,也可以是一張一張的NFT。「以前收藏東西,收到某一個程度就要收納,很麻煩。家具也好、畫也好,就算鞋子也好,也是需要很大的空間,NFT你收幾百個幾千個都沒差。」 去年,他將早前把其珍藏「Cryptopunk 9997」公開拍賣,最後以3,385萬港元價格成交,約合新台幣1億2,850萬元,遠高於估價5倍。余文樂說,現在玩NFT,跟他們以前玩的又不一樣了!以前比較單純,也不是衝著要賺錢,抱著不一樣的初衷,看NFT的角度自然有異。 不過,從去年開始,余文樂一個NFT也沒買了!他從收藏家的身分轉為創業家,開始做社群網站上的NFT大頭照(PFP、Pofile Picture),3月17日開賣的新作在2分鐘完售,直接拿下非同質化代幣在線交易市場冠軍,成為新的世界紀錄保持人。 「這是一個未來,不管你相信或不相信,有一天NFT會變成很普及,走到大家的生活裡面。」余文樂說,「現在你們看到的Web 2.0…大哥大、Facebook、Twitter,他們一定也會往Web 3.0發展,不然Facebook不會改名字變成Meta,他們絕對有這個能力、思路,而且走得很前面,但我們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到達那個地方,因為他們會帶著全地球的人去。」 今年,余文樂正好40歲,人們說四十而不惑,元宇宙這站他是毫無旁騖地盯著,而這一次他眼睛裡說的是自己的故事,道出這段和NFT一言難盡的關係,早就超越了收藏的價值。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