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 C
Taipei
2022年 5 月 16日 星期一

各種被炒翻的「卡通圖」逐漸降溫之間,為何愈來愈多企業開始發行「NFT會員卡」? – 第 1 頁 –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今日新聞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各種被炒翻的「卡通圖」逐漸降溫之間,為何愈來愈多企業開始發行「NFT會員卡」? –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新聞內容如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由於去中心、NFT等詞彙越來越「潮」,很多傳統企業因此推出與區塊鏈結合的專案,但常常也搞得四不像,收不了尾。其實區塊鏈存在之初也不是為了方便炒作JPG而服務,企業跨入Web 3.0的第一步,就是該知道區塊鏈能幫到自己什麼。

最近的NFT市場很熱鬧,也很冷清。

幾天前,全球最有價值的NFT「無聊猿(Bored Ape Yacht Club)」賣虛擬土地賺了2.85億美元(約84億台幣)、燒了2億美元的以太幣手續費;又過了幾天,馬斯克突然把Twitter頭貼換成無聊猿,過一小時又發文說「非同質化⋯⋯其實好像還是能同質化」,讓相關的幣瞬間漲跌20%,也引發「把別人NFT的JPG拿來當頭貼有沒有侵權」的討論。

也是在同一個時候,外媒報導5月第一週統計的全球NFT日均銷量,和2021年9月頂峰相比少了92%,活躍錢包也大幅減少,許多圈外人更笑稱NFT熱潮已退。

當然,用短期低點對照衝動消費時的頂峰數據沒有太大意義,但更重要的是,NFT——或者說是整個區塊鏈——存在之初也不是為了服務那些猴子猩猩外星人忍者獅子鳥圖片的交易,在炒作型商品隨著相對熊市而熄火之際,NFT在商業與銷售的應用,卻持續蓬勃發展,不減反增。

炒作圖片結束,商業應用開始?

過去,我常覺得許多NFT開發者雖然滿口藝術、科技、社群、樂趣,但真正驅使消費者購買的動力仍然是「覺得他會漲」。

所以當一個「看起來好像會漲」的NFT出現時,就會有很多人開始熬夜刷優先購買權的「白名單」、開賣後砸重本,然後換手,等該賺錢的人都賺到了,失去流動性NFT便開始跌,讓最後買的那些人套牢。所以才會有那麼多不明不白進場的人,會覺得NFT是詐騙。

不過近來已有越來越多不是以競價炒作為目標的NFT出現,例如完全是蒐藏性質的張惠妹演唱會紀念NFT,或是從最初就不鼓勵轉賣的「酒吧NFT」FlyingClub,此外也有Prada、Gucci、LV、Adidas、雅詩蘭黛等許多精品或消費品把NFT當成宣傳一部分,更有媒體把NFT當成會員卡,每個操作各有高下千秋。

會不會就是在「卡通圖」一頭熱逐漸降溫之際,NFT的商務運用才會真正冒出頭角呢?我就是抱著這樣的想法,前往RE:DREAMER Lab與三創生活共同主辦的《Meta-Commerce Web3商務論壇》,在眾台灣區塊鏈前輩暢談之下,也得到幾個關於商業領域的NFT心法和玩法的啟發。

哪些事情非要區塊鏈來做不可?

由於區塊鏈、去中心化、Web 3.0、NFT等詞彙越來越「潮」,傳統企業若只一窩蜂追求噱頭而推出與區塊鏈結合的專案,很容易落入為做而做的狀況,最後甚至搞得四不像,收不了尾。

品牌開始行動前,應該先思考自己要的是什麼。一如論壇中NFT交易平台OurSong創辦人吳柏蒼所說:會員卡因為有價值、會長久留著、有價值和轉移需求,在方便驗證和交易的區塊鏈上以NFT形式發布就很適合,但如果只是使用一次的票券,做成NFT可能就沒有太大的意義。

也是這樣的觀察,OurSong就推出把「兌換券」和NFT分開的功能,讓NFT持有者可以在APP中得到不上鏈的活動或商品兌換券,讓NFT專注在他最合適的應用場景,而不是好像什麼東西都要做成NFT。我覺得這樣的設計十分合理而且實用。

除了上不上鏈,「怎麼上鏈」這件事水也很深,因為不同商業目的,也需要搭配不同鏈的特性。

像是台灣公鏈「ThunderCore」的共同創辦人Chris就講到,若是要做高單價的交易品,自然可選擇高附加價值但手續費也高的以太鏈,如果要達到快速交易目的,或許就可以選擇Solana或其他快速又低手續費的鏈,不用糾結一定非要以太不可。

而發行NFT形式的「會員卡」又有什麼意義呢?活動當天不同場次的多位講者,都有提到「資料蒐集」的功能。因為擁有這類NFT的消費者,基本上就是對品牌最忠心的一群人,一但他們持有NFT,之後不論是線下的會員活動到鏈上「空投」其他東西,都能有數不盡、而且傳統會員卡難以做到的操作可能。

想清楚自己需要的是Web 3.0的什麼,是企業啟動專案前的第一要務。

開始之前要先想消費者如何進場,和怎麼收場

在企業採用區塊鏈與NFT技術進行宣傳的同時,通常都會搭配Twitter或Discord等社群經營操作,但失敗甚至是引發炎上的案例其實也不少。

論壇中我覺得台灣電通行銷區塊里里長伯說到了一個重點:企業需要思考怎麼收尾。

因為有太多專案大張旗鼓的展開,但熱度過去後,企業本身資源投入變少,好不容易凝聚的社群也逐漸流失,最後只剩下空殼,對企業形象並不會加分。因此企業決定進軍Web 3.0之初,就該思考自己要達到的目的——是單次活動,還是要永續經營,並評估兩者背後完全不同的成本,才不會因草草結束造成支持者反感。

此外,雖然幣圈人習以為常,但對一般的用戶來說,那些註冊交易所、KYC、買幣、換幣、開錢包、匯錢等流程,仍然是非常高的門檻,也很容易因此將潛在消費者擋在門外。

交易所MaiCoin旗下虛擬錢包Qubic Wallet的A9就說,他曾看過某個「購買懶人包」裡有12個步驟「根本看不完」,他們也因此在自家平台上推出「用信用卡買NFT」的服務。事實上,包括Coinbase、Cyrpto.com等平台或MoonPay這樣的服務在國外皆存在已久,也都是在想辦法讓「圈外」消費者能盡可能簡單的買到幣圈商品。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周杰倫、孫芸芸都瘋NFT 余文樂豪賺上億揭稱王內幕 – MSN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周杰倫、孫芸芸都瘋NFT 余文樂豪賺上億揭稱王內幕 - MSN 新聞內容如下: 很難忘記余文樂在《頭文字D》以及《志明與春嬌》《無間道》系列電影裡的演出。從余文樂的演員生涯裡,我們早就知道這雙眼睛除了善於說故事之外,鑒賞力也不一般——他的身分不僅限於「演員」,身上穿的衣服、腳上的鞋子,自拍照裡只占一小角的手錶,還有背景裡的家具、藝術品都被拿出來放大,畫上一個圈拉出一個箭頭,再拿來寫成一篇文章。 檯面上,他演戲演了20年,私底下,他收藏也收了20年,而恰好半年前,余文樂與佳士得合作拍賣自己的收藏品,以近新台幣5億元落槌,這或許就是做為收藏家的他,一張能打從心底感到滿意的成績單。在橫跨各類別的收藏裡,余文樂接觸NFT的時間或許是最短的,卻是NFT圈裡最早的一批。 或許你仍搞不懂什麼是NFT,簡而言之,周杰倫、孫芸芸、柯震東、陳零九的IG等社群換上的「數位頭像」,即為NFT中的一種。余文樂接受《GQ》國際中文版專訪,透露的第一個Cryptopunk數位頭像很像「數位串流之王」德瑞克,又有點像美國NBA籃球球星保羅喬治,「我覺得很酷就買了!第二個是我覺得像《決殺令》裡的傑米福克斯。」 他說,其實就像大男孩挑玩具,找喜歡的,翻出讓他眼睛一亮的。在余文樂收藏的幾百個NFT裡面,藝術品來來去去,一個戴了紫色帽子,還有暴牙的Cryptopunk不動如山,其實他內心很早就決定一輩子都不會賣:「它有點帥,又帶點ㄎㄧㄤ,我最早用作社群的大頭照,用了很長的時間,我也曾經把它做成一條項鍊。為了紀念,我應該會把這個留給我兒子,然後再有另一個留給我女兒。」 想不到吧?以後的小孩,可以拿出來炫耀的傳家寶,除了機械錶之外,也可以是一張一張的NFT。「以前收藏東西,收到某一個程度就要收納,很麻煩。家具也好、畫也好,就算鞋子也好,也是需要很大的空間,NFT你收幾百個幾千個都沒差。」 去年,他將早前把其珍藏「Cryptopunk 9997」公開拍賣,最後以3,385萬港元價格成交,約合新台幣1億2,850萬元,遠高於估價5倍。余文樂說,現在玩NFT,跟他們以前玩的又不一樣了!以前比較單純,也不是衝著要賺錢,抱著不一樣的初衷,看NFT的角度自然有異。 不過,從去年開始,余文樂一個NFT也沒買了!他從收藏家的身分轉為創業家,開始做社群網站上的NFT大頭照(PFP、Pofile Picture),3月17日開賣的新作在2分鐘完售,直接拿下非同質化代幣在線交易市場冠軍,成為新的世界紀錄保持人。 「這是一個未來,不管你相信或不相信,有一天NFT會變成很普及,走到大家的生活裡面。」余文樂說,「現在你們看到的Web 2.0…大哥大、Facebook、Twitter,他們一定也會往Web 3.0發展,不然Facebook不會改名字變成Meta,他們絕對有這個能力、思路,而且走得很前面,但我們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到達那個地方,因為他們會帶著全地球的人去。」 今年,余文樂正好40歲,人們說四十而不惑,元宇宙這站他是毫無旁騖地盯著,而這一次他眼睛裡說的是自己的故事,道出這段和NFT一言難盡的關係,早就超越了收藏的價值。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