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 C
Taipei
2022年 5 月 16日 星期一

日本超跨界多媒材藝術家金氏徹平首個NFT系列創作,4/15 於臺灣複合式NFT平台「SOYL 所有」獨家開賣! – 非池中藝術網

今日新聞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日本超跨界多媒材藝術家金氏徹平首個NFT系列創作,4/15 於臺灣複合式NFT平台「SOYL 所有」獨家開賣! – 非池中藝術網

新聞內容如下:

享譽國際的當代藝術家金氏徹平首次涉足區塊鏈領域,於NFT創意整合平台「SOYL所有」,獨家發行首個NFT系列—Tower (NFT),該系列同時也是「SOYL所有」開台首發藝術計畫。Tower (NFT)透過藝術家之眼,探索微小的想像和行動探索城市、建築、個人之間的關係,金氏徹平表示:「我期待 Tower (NFT) 不僅是被觀看與收藏,而是激發人們的細微感受和察覺力。以後經過住家附近的建築物、桌上不起眼的盒子、從沒注意的角落,會開始想像,『那個東西裡面』、『看不見的地方』,究竟是什麼樣子?」Tower (NFT)系列包含24件獨一無二的作品,2022年4月15日起於「SOYL所有」開售。

後新冠疫情的不安氣氛仍籠罩全球,人們透過各種電子產品與線上通訊軟體溝通已成常態,藝術圈亦然,美術館與畫廊不得不思考,如何在病毒持續變異的狀態中,優化線上看展經驗。那麼,藝術家是怎麼以創作回應新冠下的新日常? 對金氏徹平而言,過去20年來,他一直透過創作在處理這樣的不安。

2001年金氏徹平赴倫敦深造,同年發生美國911事件,年方20初頭的他孤身生活在充滿憂慮、恐懼、甚至仇外情緒的氛圍中,而與母國文化與語言的距離使他感到份外孤單,深深渴望與人建立連結。此經歷觸動他開始繪畫Tower,2009年當他以最年輕的藝術家之姿於橫濱美術館舉辦個展時,便以錄像的形式首次發表這件作品。其後Tower不斷演化,以繪畫、動畫、戲劇、咖啡廳和公車的等多種樣貌呈現,發展為一個串連不同尺度和語境脈絡的人與物平台。當現實與想像融為一體,Tower提供了開創無限可能的契機,如今Tower (NFT)問世,金氏徹平進一步帶著觀眾,踏入區塊鏈新世界。

金氏徹平將Tower進行重製並精簡,讓Tower (NFT)成為手機或平板等手持裝置能夠隨時隨地播放的作品。(點我看完整作品)Tower (NFT)訴說了疫情下倖存的人們被迫受到隔離與監控,不被允許有任何的人際互動和接觸,這種如同困於塔中的情狀,再次映射著Tower的創作源起。如同藝術評論人朱峯誼所説,Tower自2001年創作至今歷久不衰的原因,正是因為藝術家精準抓住人們的精神意象,無論在任何時空脈絡中皆能找到呼應。而金氏徹平獨具幽默的表達方式,也為人們困頓的精神狀態提供一絲曙光。

藝術家創作自述

長久以來,我搜羅了世界上各式各樣的物件,以拼貼手法反覆的裁剪與連結,透過從雕塑、繪畫、錄像、照片到表演等多重的表現形式,抑或是橫跨領域藩籬,持續探究物質與形象之間的關係與造形系統。

作為創作對象的物件會隨著時代與地域而有所改變,然而什麼樣的物件能構成作品的素材?這是我創作時的第一個考量。生活周遭隨處可見的微小物件、龐大到難以辨識的物件、變化莫測無固定形體的物件,抑或是無形體的物件、甚至是存在於虛構世界的物件……藉由平等看待這些物件,我試圖賦予作品更具深刻層次與真實性的世界。

區塊鏈或是NFT屬於一種新科技,一種概念、現實。它們到底擁有何種價值或意義?對我而言還有很多不了解的事物,有待未來挑戰、思索。而我在關注的是,能否做出以新的存在感、新的想像力、新的物質所構成,像是雕塑那樣的創作。甚至,藉此讓現實變形也說不一定。

這次為NFT創作的tower系列,先前就有繪畫、動畫、戲劇、咖啡廳、公車的作品,其目的在於透過微小的想像、行動等的積累,來探究都市、建築與個人的關係。Tower系列也是一個平台,串連起擁有不同尺度(scale)和背景脈絡(context)的各種物與人,對於將該系列發展為NFT作品,我感受到極大的可能性。

關於金氏徹平

1978年出生於日本京都,2003取得京都市立藝術大學雕塑碩士,2009年以31歲之姿成為最年輕於橫濱美術館舉辦個展的藝術家。金氏徹平擅長將日常物件從原始功能中解放,並製造出獨一無二的環境,為其存在注入新的意義。他亦跨界與攝影、時尚、文學、戲劇與音樂等不同領域的創作者合作,打造實驗性的計畫,其合作夥伴包含著名攝影師川島小鳥、日本文學大獎芥川賞得主村田沙耶香、岸田國士戲劇獎得主岡田利規、曾榮獲法國時尚大獎ANDAM的服裝設計師Julien David等。並受亞洲當紅韓流團體BIGBANG成員T.O.P委託製作其公仔,於蘇富比「#TTTOP」專場拍賣登場。金氏徹平的展歷豐富,作品與展覽遍及法國法國龐畢度中心、荷蘭KAdE藝術中心、中國北京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等國際場館。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周杰倫、孫芸芸都瘋NFT 余文樂豪賺上億揭稱王內幕 – MSN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周杰倫、孫芸芸都瘋NFT 余文樂豪賺上億揭稱王內幕 - MSN 新聞內容如下: 很難忘記余文樂在《頭文字D》以及《志明與春嬌》《無間道》系列電影裡的演出。從余文樂的演員生涯裡,我們早就知道這雙眼睛除了善於說故事之外,鑒賞力也不一般——他的身分不僅限於「演員」,身上穿的衣服、腳上的鞋子,自拍照裡只占一小角的手錶,還有背景裡的家具、藝術品都被拿出來放大,畫上一個圈拉出一個箭頭,再拿來寫成一篇文章。 檯面上,他演戲演了20年,私底下,他收藏也收了20年,而恰好半年前,余文樂與佳士得合作拍賣自己的收藏品,以近新台幣5億元落槌,這或許就是做為收藏家的他,一張能打從心底感到滿意的成績單。在橫跨各類別的收藏裡,余文樂接觸NFT的時間或許是最短的,卻是NFT圈裡最早的一批。 或許你仍搞不懂什麼是NFT,簡而言之,周杰倫、孫芸芸、柯震東、陳零九的IG等社群換上的「數位頭像」,即為NFT中的一種。余文樂接受《GQ》國際中文版專訪,透露的第一個Cryptopunk數位頭像很像「數位串流之王」德瑞克,又有點像美國NBA籃球球星保羅喬治,「我覺得很酷就買了!第二個是我覺得像《決殺令》裡的傑米福克斯。」 他說,其實就像大男孩挑玩具,找喜歡的,翻出讓他眼睛一亮的。在余文樂收藏的幾百個NFT裡面,藝術品來來去去,一個戴了紫色帽子,還有暴牙的Cryptopunk不動如山,其實他內心很早就決定一輩子都不會賣:「它有點帥,又帶點ㄎㄧㄤ,我最早用作社群的大頭照,用了很長的時間,我也曾經把它做成一條項鍊。為了紀念,我應該會把這個留給我兒子,然後再有另一個留給我女兒。」 想不到吧?以後的小孩,可以拿出來炫耀的傳家寶,除了機械錶之外,也可以是一張一張的NFT。「以前收藏東西,收到某一個程度就要收納,很麻煩。家具也好、畫也好,就算鞋子也好,也是需要很大的空間,NFT你收幾百個幾千個都沒差。」 去年,他將早前把其珍藏「Cryptopunk 9997」公開拍賣,最後以3,385萬港元價格成交,約合新台幣1億2,850萬元,遠高於估價5倍。余文樂說,現在玩NFT,跟他們以前玩的又不一樣了!以前比較單純,也不是衝著要賺錢,抱著不一樣的初衷,看NFT的角度自然有異。 不過,從去年開始,余文樂一個NFT也沒買了!他從收藏家的身分轉為創業家,開始做社群網站上的NFT大頭照(PFP、Pofile Picture),3月17日開賣的新作在2分鐘完售,直接拿下非同質化代幣在線交易市場冠軍,成為新的世界紀錄保持人。 「這是一個未來,不管你相信或不相信,有一天NFT會變成很普及,走到大家的生活裡面。」余文樂說,「現在你們看到的Web 2.0…大哥大、Facebook、Twitter,他們一定也會往Web 3.0發展,不然Facebook不會改名字變成Meta,他們絕對有這個能力、思路,而且走得很前面,但我們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到達那個地方,因為他們會帶著全地球的人去。」 今年,余文樂正好40歲,人們說四十而不惑,元宇宙這站他是毫無旁騖地盯著,而這一次他眼睛裡說的是自己的故事,道出這段和NFT一言難盡的關係,早就超越了收藏的價值。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