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 C
Taipei
2022年 5 月 17日 星期二

日本熱賣「NFT漫畫」 助新生畫家累積名氣與收入 – Yahoo奇摩新聞

今日新聞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日本熱賣「NFT漫畫」 助新生畫家累積名氣與收入 – Yahoo奇摩新聞

新聞內容如下:

近幾年虛擬貨幣成為投資熱門標的,現在又出現新幣種,稱為「NFT」。NFT叫做「非同質化代幣」,每一個NFT所代表的物件都不一樣,它的形式包括圖片、影片、音樂等等。數位創意作品可以透過NFT獲得所有權證明,因此日本出版商開始販賣NFT漫畫;除了保護版權,每筆交易都會被記錄,作者就能獲得收益,以幫助新生畫家拓展名氣與收入。

比特幣、以太幣、狗狗幣等等虛擬貨幣持續發燒,「NFT」現在急起直追。「NFT」全名為Non Fungible Token,中文為「非同質化代幣」,同為數位加密貨幣的一種。一般常聽的比特幣、以太幣屬於「同質化代幣」,每枚貨幣本質相同、價值一樣;而NFT它可以是一張圖片、音檔、影片等等,任何數位形式的創意作品都是一個NFT。NFT因著區塊鏈的技術支援,擁有獨一無二的識別代碼。

NFT解說歌曲:「NFT到底是啥?很簡單,它就是加密貨幣。」

簡言之,NFT就像是替數位作品簽名用印,證明它是世上唯一正本,付予了作品價值性,這樣的數位正版機制,讓日本漫畫界看到商機。

出版社人員:「這是漫畫《code:nosutora》的NFT。」

日本知名出版商「講談社」進軍虛擬世界,賣起「NFT漫畫」。NFT的版權保護,就算把作品放上網,不斷被網友轉發,最後還是能追溯到唯一發行版,讓買賣雙方都能安心版權正宗。而且交易過程都會留存在區塊鏈上,出版商能透過紀錄了解支持度,對鐵粉們推出獨家好康,提高讀者忠誠度;也因著交易記錄,作者在每次賣出都能收到部份版稅,幫新生代漫畫家獲得收入,同時累積名氣。

出版社人員 小林伸裕:「新上架的連載作品特別難獲得關注,為了能讓新出道的漫畫家能夠生活,利用NFT連載新作品,我們認為是支持畫家的一種方法。如果能順利進行的話,我們相信這項技術能替漫畫界帶進可觀的利益。」

NFT概念也吹進日本職棒。「太平洋聯盟」近來開始販賣賽事NFT,把整場球賽或是精彩好球精華上架,除了供球迷一再回味,也試圖用NFT的方式,讓更多人感受棒球熱血魅力,拓展職棒市場。

日本職棒太平洋聯盟CEO 根岸友喜:「我認為職棒會因此誕生全新價值。現在是球迷來到球場欣賞球賽,我們從中獲得利益;而NFT也能創造相同價值,甚至能夠超越現在。」

NFT平台投資商 岩瀨大輔:「每個人在網路上停留的時間各有不同,但比例上是大幅增加的;而現在正在崛起的,我認為是一個新時代的轉捩點,這是世界在90年代後半進入網路世代時,壓根沒想過進化狀態。」

電腦「複製貼上」的便利性,加上網路無遠弗屆的傳播性,在資訊共享的同時犧牲了原創尊重;而進入NFT時代後,除了分享訊息,更是共享價值,虛擬商機也將再一次迎來爆發式的成長。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周杰倫、孫芸芸都瘋NFT 余文樂豪賺上億揭稱王內幕 – MSN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周杰倫、孫芸芸都瘋NFT 余文樂豪賺上億揭稱王內幕 - MSN 新聞內容如下: 很難忘記余文樂在《頭文字D》以及《志明與春嬌》《無間道》系列電影裡的演出。從余文樂的演員生涯裡,我們早就知道這雙眼睛除了善於說故事之外,鑒賞力也不一般——他的身分不僅限於「演員」,身上穿的衣服、腳上的鞋子,自拍照裡只占一小角的手錶,還有背景裡的家具、藝術品都被拿出來放大,畫上一個圈拉出一個箭頭,再拿來寫成一篇文章。 檯面上,他演戲演了20年,私底下,他收藏也收了20年,而恰好半年前,余文樂與佳士得合作拍賣自己的收藏品,以近新台幣5億元落槌,這或許就是做為收藏家的他,一張能打從心底感到滿意的成績單。在橫跨各類別的收藏裡,余文樂接觸NFT的時間或許是最短的,卻是NFT圈裡最早的一批。 或許你仍搞不懂什麼是NFT,簡而言之,周杰倫、孫芸芸、柯震東、陳零九的IG等社群換上的「數位頭像」,即為NFT中的一種。余文樂接受《GQ》國際中文版專訪,透露的第一個Cryptopunk數位頭像很像「數位串流之王」德瑞克,又有點像美國NBA籃球球星保羅喬治,「我覺得很酷就買了!第二個是我覺得像《決殺令》裡的傑米福克斯。」 他說,其實就像大男孩挑玩具,找喜歡的,翻出讓他眼睛一亮的。在余文樂收藏的幾百個NFT裡面,藝術品來來去去,一個戴了紫色帽子,還有暴牙的Cryptopunk不動如山,其實他內心很早就決定一輩子都不會賣:「它有點帥,又帶點ㄎㄧㄤ,我最早用作社群的大頭照,用了很長的時間,我也曾經把它做成一條項鍊。為了紀念,我應該會把這個留給我兒子,然後再有另一個留給我女兒。」 想不到吧?以後的小孩,可以拿出來炫耀的傳家寶,除了機械錶之外,也可以是一張一張的NFT。「以前收藏東西,收到某一個程度就要收納,很麻煩。家具也好、畫也好,就算鞋子也好,也是需要很大的空間,NFT你收幾百個幾千個都沒差。」 去年,他將早前把其珍藏「Cryptopunk 9997」公開拍賣,最後以3,385萬港元價格成交,約合新台幣1億2,850萬元,遠高於估價5倍。余文樂說,現在玩NFT,跟他們以前玩的又不一樣了!以前比較單純,也不是衝著要賺錢,抱著不一樣的初衷,看NFT的角度自然有異。 不過,從去年開始,余文樂一個NFT也沒買了!他從收藏家的身分轉為創業家,開始做社群網站上的NFT大頭照(PFP、Pofile Picture),3月17日開賣的新作在2分鐘完售,直接拿下非同質化代幣在線交易市場冠軍,成為新的世界紀錄保持人。 「這是一個未來,不管你相信或不相信,有一天NFT會變成很普及,走到大家的生活裡面。」余文樂說,「現在你們看到的Web 2.0…大哥大、Facebook、Twitter,他們一定也會往Web 3.0發展,不然Facebook不會改名字變成Meta,他們絕對有這個能力、思路,而且走得很前面,但我們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到達那個地方,因為他們會帶著全地球的人去。」 今年,余文樂正好40歲,人們說四十而不惑,元宇宙這站他是毫無旁騖地盯著,而這一次他眼睛裡說的是自己的故事,道出這段和NFT一言難盡的關係,早就超越了收藏的價值。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