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9 C
Taipei
2022年 6 月 29日 星期三

一場俄烏戰爭,揭開了 Web 3 和 NFT 所謂「去中心化」的遮羞布 – T客邦 Techbang

今日新聞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一場俄烏戰爭,揭開了 Web 3 和 NFT 所謂「去中心化」的遮羞布 – T客邦 Techbang

新聞內容如下:

一場俄烏戰爭,揭開了 Web 3 和 NFT 所謂「去中心化」的遮羞布

往日將彼此視如寇仇的 Meta 和 Google 步調突然一致,宣布禁止俄羅斯官媒在其平台投放廣告。

Apple Pay 和 Google Pay 線上支付服務相繼宣布在俄羅斯停用,試圖打擊俄羅斯人上班的熱情。一場俄烏戰爭,揭開了 Web 3 和 NFT 所謂「去中心化」的遮羞布

認為自己不能對局勢坐視不管的 EA 也緊隨國際足聯除名俄羅斯的步伐,將俄羅斯國家隊和俄羅斯所有俱樂部從包括 FIFA 22、FIFA Online 等 FIFA 系列遊戲中移除。

對大部分無辜民眾實行制裁,會對戰爭結果造成實際性的影響嗎?沒人知道答案,但在掌握資料生殺大權的 Web 2 世界看來,扼住資料的咽喉本就是件名正言順的事。

按理說,標榜去中心化的 Web 3 在這時候應該比 Web 2 世界更能保障使用者的資料安全,但從虛擬交易市場 Dmarket 最近宣布的制裁公告來看,一切只會更糟糕。

「這就是一場搶劫」

也許擔心俄羅斯會借助加密貨幣繞開金融制裁,烏克蘭副總理兼數位化部長 Mykhailo 在 Twitter 上發推,呼籲各大主流加密貨幣交易平台封鎖俄羅斯使用者的帳號。

Mykhailo 的「請求」並沒有得到包括 Binance、Coinbase 等大型交易平台的支援。

一場俄烏戰爭,揭開了 Web 3 和 NFT 所謂「去中心化」的遮羞布

Binance 發言人在接受 CNBC 採訪時表示,他們會凍結受到制裁的俄羅斯個人帳號,但不會單方面封鎖數百萬無辜使用者的帳戶。

如果單方面禁止人們使用他們的加密資料庫,那將是對加密技術存在意義的公然挑戰。

然而,誕生於烏克蘭的 Dmarket 並不這麼認為。

在 Mykhailo 的求救請求發出不久,Dmarket 很快就在 Twitter 上發布公告,稱將會凍結來自俄羅斯和白俄羅斯使用者的數位資產,暫停這些地區的新使用者註冊,並將俄羅斯盧布從平台上移除。

這意味著,一些俄羅斯使用者原本價格不菲的無聊猿 NFT 將變成一張暫時失去交易價值的 JPG 圖片,就像被擊沉的海盜寶藏,被封印在無形的數位牢籠裡。

Mykhailo 很快在 Twitter 上大力讚揚 Dmarket 的行為,並稱這些資金將有可能用於軍事支出上,Mykhailo 將 Dmarket 形容為「現代羅賓漢」。

然而,這條推收到了大量網友的批評與指責,有不少網友認為 Dmarket 凍結的資金是從許多無力參與政治的無辜群眾中偷來的,這是對 Web 3 去中心化精神的公然違背。

很快 Dmarket 發布了新的公告澄清,稱被凍結的帳戶的所有資產仍然會得到保留,Dmarket 不會侵害任何人的財產。

儘管如此,這還是沒能扭轉人們對 Dmarket 的憤怒與失望。

Dmarket 主要提供遊戲飾品交易和 NFT 交易服務,目前總共完成了超過 1000 萬筆交易,從體量來看,Dmarket 並不算是一家特別大的交易平台。

但 Dmarket 的行動卻為憧憬去中心化的 Web 3 追隨者提醒了一件事——你可以永久持有的虛擬資產,真的屬於你嗎?

去中心化,還是只把中心化藏起來?

加密通訊應用 Signal 的創始人 Moxie Marlinspike 認為,儘管加密技術過去了上十年的發展,目前所謂的 Web 3 仍然處於早期階段,現在並不能將人們從中心化的平台解救出來。

一場俄烏戰爭,揭開了 Web 3 和 NFT 所謂「去中心化」的遮羞布

在 Moxie 看來,如今我們賴以生活的中心化平台之所以會出現,是因為人們都不想自己負擔伺服器,並且一個端對端的協議執行速度比一個平台要慢的多。

Web 3 會給現狀帶來改變嗎?Moxie 發現,致力於去中心化的 Web 3 並沒有擺脫對伺服器的依賴。

雖然區塊鏈在設計中是一個點對點網路,但這並不意味著參與 Web 3 的每台設備都是其中一個節點,Web 3 的運作依然需要建立在數十億客戶端與伺服器之間,反而可能存在中心化的危機。

為了證明自己的觀點,Moxie 做了一個 NFT 計畫,和傳統印象中「NFT 就是一張圖片/影片/音樂」不同,但Moxie 的 NFT 會根據你所在的不同平台顯示出不同的圖案。

一場俄烏戰爭,揭開了 Web 3 和 NFT 所謂「去中心化」的遮羞布

例如在 A 平台上,它是個指針時鐘,B 平台上卻是一道波紋,再在加密錢包裡看時,其實是個「便便」emoji。

三個圖片雖然不同,但確實是同一個 NFT,因為 NFT 其實只是一個有指向數據的 URL,其本身並不在區塊鏈上儲存資料,只要能調整指向伺服器的資料,NFT 可以顯示任何東西。

這麼聽起來 NFT 其實並不安全,但 Moxie 無意於討論安全性問題,他發現了一個更有意思的現象——他上傳的其中一個交易平台 OpenSea 在幾天後把這個 NFT 刪除了,接著這個 NFT 便在他的加密錢包 MetaMask 中消失了,而這兩者本應該是互相獨立的。

在 Web 3 構想的去中心化世界,不像可以被遊戲公司肆意刪除的遊戲裝備,NFT 等鑄造於區塊鏈的虛擬物體應該是不可磨滅般的存在,就像在監理站註銷了汽車的牌照,這輛車依然是真實存在的。

一場俄烏戰爭,揭開了 Web 3 和 NFT 所謂「去中心化」的遮羞布

Moxie 的 NFT 之所以會在加密錢包 MetaMask 消失,其實是因為 MetaMask 並不是直接與區塊鏈發生關聯,而是透過調用不同公司的 API 連接埠間接顯示數據。

由於 MetaMask 的 NFT 展示調用了 OpenSea 的 API 連接埠,當這個 NFT 被 OpenSea 刪除,自然也就會在 MetaMask 上「消失」,即便它被記錄在了區塊鏈上。

一場俄烏戰爭,揭開了 Web 3 和 NFT 所謂「去中心化」的遮羞布

因此 Moxie 認為,Web 3 技術面前還存在許多陷阱,稍不注意便會跌入中心化的框架裡面,成為「Web 2×2」——只是一個比較注重隱私的 Web 2,依久不能擺脫中心化的結局。

對此,以太坊創始人 Vitalik Buterin 有著不同看法。

Vitalik 表示在 Web 3 發展的初期,為了讓更多人能夠接受加密技術,人們不可避免地會採用一些中心化的建造方式來開展計畫。

但目前已經有很多先進的認證加密技術出現,一個能夠適當認證的去中心化區塊鏈世界將很快到來,因此應該對 Web 3 的未來抱有信心。

只是目前來看,這個「未來」還依然遙遙無期。一場俄烏戰爭,揭開了 Web 3 和 NFT 所謂「去中心化」的遮羞布

去年人們對元宇宙的狂熱引爆了 NFT 等市場,大量投資者湧入的熱潮掩蓋了 Web 3 的潛在危機。俄烏衝突的爆發是 Dmarket 轉向中心化的催化劑,當下一個「催化劑」出現時,誰能保證 OpenSea 等平台不會像 Dmarket 效仿呢?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理財專題】暴富傳說vs.新鮮韭菜 入圈NFT全攻略 – Yahoo奇摩新聞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理財專題】暴富傳說vs.新鮮韭菜 入圈NFT全攻略 - Yahoo奇摩新聞 新聞內容如下: 在IG、YT、推特、抖音等社群,幾乎都能看到有人靠NFT賺進千萬元、利潤翻百倍的故事,尤其今年幣圈盛傳,有玩家以6萬元暴賺2億元,讓人欣羨不已;但有人暴富,也有人押身家玩到沒命。如今不論知名品牌、商家,還是網紅、藝人爭相推出NFT,隨便一張「圖檔」動輒上萬元,但究竟這是門藝術品交易?還是金融炒作?如果不懂箇中訣竅就貿然入圈,恐將淪為新鮮韭菜。 「說穿了,NFT的價值是由藝術品、社群共識、金融炒作三方交錯而成,本身沒基本面價值可言,漲跌是靠炒作、靠風氣,支撐價格的根本是社群共識。」靠著NFT在短短半年賺到4千多萬元、神祕大戶駱哥向記者直白地說,想用NFT賺錢,很多時候靠的是「運氣」。 據Nonfungible.com報告指出,2021年有超過250萬個加密錢包持有或交易過NFT,統計虛擬錢包的資產變化,整體錢包在NFT銷售後增長約54億美元的利潤,獲利超過100萬美元的錢包數量僅約470個,意味絕大多數的參與者在銷售NFT以後只賺到零頭,或成為被收割的「韭菜」。 杰倫熊飆漲 大賺3千萬 拆解駱哥大賺4千萬元的密碼,投資項目包括杰倫熊(Phanta Bear)、無聊猿(Bored Ape)、豪鬼(AKUMA)等耳熟能詳的NFT,最大獲利則為杰倫熊。「當時買它的第一個念頭,單純想收藏,因為我是周董的鐵粉。」另外,也是看上杰倫熊的「賦能」(賦予額外的權利),期待未來能獲得俱樂部的禮品,或受邀參加周杰倫的數位演唱會。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