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 C
Taipei
2022年 5 月 16日 星期一

【車庫一姐專欄】管他元宇宙是不是泡泡!善用數位行銷新利器NFT吸粉|數位時代BusinessNext

今日新聞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車庫一姐專欄】管他元宇宙是不是泡泡!善用數位行銷新利器NFT吸粉|數位時代BusinessNext

新聞內容如下:

當你到了機場閘門,櫃檯的服務機器人掃一下你的瞳孔或其他生物辨識特徵,然後請你打開隨身裝置,裝置投射出立體影像,機器人隨即警告:區塊鏈資料顯示機票來源違反AirDAO規定,將取消相關權益!接著兩台保鑣機器人跑來,護送你離開閘門……哎呀!原來是一場夢,彷彿歷經《星際大戰》的情節,但一頭霧水:「什麼DAO?」

元宇宙話題很熱,各類型去中心自治組織DAO,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corporation)也可能掌管更多事務,不難想像這必然是不久的將來會發生的事,問題離「不久的將來」還有多久,有哪些會是人人口中的泡沫?而去年開始變成夯話題的NFT(非同質化代幣),又會不會是一場騙局?

要用什麼心態去擁抱NFT?

雖然區塊鏈相關的媒體愈來愈多,但只要提到NFT,就難免聽到人們說:那都炒作啦,什麼賦能(empower,賦予或強化使用者更多可以運用的能力)都是飄在空中的虛擬造夢。的確,蠻多NFT都聚集著一堆「fomo仔」(Fear of missing out,錯失恐懼症的縮寫,深怕沒參加到群體活動的這類人)專門往話題邁進,迅速買進NTF然後地板價(floor price)一漲就賣出獲利,但是這些投資觀念短視投機的人,往往也很容易因為誤判而受傷。

我還蠻受不了一堆財經媒體開班授課,標題如「元宇宙掏金術、NFT退休講座」等等,最怕有人受某些NFT項目的高額獲利吸引,就傾家蕩產,甚至跑去貸款押注NFT上,不僅傷害到家庭經濟,還導致諸多負面新聞。

凡事有好有壞,就看怎麼運用。NFT有美好的地方,過去當一個藝術家賣出實體作品,他的獲利就在這次買賣中結束了。但很多NFT平台的每筆交易,除了平台手續費、區塊鏈的礦工費(gas fee)以外,藝術的價值隨交易升高,藝術家本身也能再抽取一次版稅,這對創作本身是公平的。

也有台灣團隊開始NFT空投(Airdrop,發行機構免費派發給會員),作為某些新產品記者會的紀念品,或者作為會員證。雞排店發送限量NFT,持有者可以免費兌換鹹酥雞,或者店內消費送免費影料,使得「賦能」本身更親民、更貼近生活。

元宇宙時代的新社群行銷利器

行銷是很活的一門學問,雖然行銷法則不變,但行銷工具卻日新月異,20年前誰也沒想到Facebook小編、LINE官方帳號管理員會成為社群行銷的基礎職業,如今區塊鏈盛行,更多人需要具備經營Discord的能力。如果領導者對於新趨勢的態度都是否定而裹足不前,團隊成員自然失去學習動力。

Facebook一開始流量紅利很多,蠻多成功的粉絲專頁趁勢崛起,但近年演算法無情,讓社群粉專變得愈來愈困難;就連Facebook也改名Meta要一腳踏進元宇宙了,若行銷團隊還對此一點理解都沒有,將來要轉到其他行銷工具,自然比其他人更慢,得不到一開始的流量紅利。

網路行銷的關鍵一環就是「引起討論」,特別是讓種子部隊發起討論,為了達成這個目的,行銷人甚至會特別觀察新近的話題趨勢,或者特別去追一下很夯的新劇,好讓行銷內容能夠引起關注。

 

對於時事話題的NFT,能利用抽獎空投的珍稀性,激發得到空投的人炫耀分享。許多空投一開始是個神祕箱子(盲盒),在內容曝光前創造話題,更可以透過發行會員證的思維,讓NTF有在地社群的賦能效果。

觀察目前台灣幾個跟NFT有關的行銷活動,其實許多都沒有將內容放上區塊鏈,為了降低參與門檻,開放以新台幣匯款或刷卡入場,不需要綁定虛擬錢包(假設參與者都得開啟一個支援以太坊的虛擬錢包,光啟動的礦工費也很高),只要未來能在相關區塊鏈運作就好了。

實際做一套完整的「NFT行銷」成本在於:搜集名單的行銷活動網頁(這很重要!)以及能夠支援上鏈、懂智能合約的工程師,打造利用這個NFT可以線上或線下兌現(redeem)的機制。 只是現在還屬於初期混亂的階段,友人曾對這類提案作出報價,還被競爭對手放話破壞行情。

現在要能加入NFT首發、獲得空投的白名單,條件通常是加入Facebook與Discord伺服器,並且轉發或留言,可以說NFT間接變成加入社群並且啟動擴散的誘因。

網紅與他的NFT

和網紅做NFT聯名也是很夯的行銷方式,泰國YAMAHA機車和泰國網紅Bie the Ska(YouTube訂閱數1300萬人)聯名發行3款機車NFT,使用者可隨機取得,在當地引發迴響。對網紅來說,NFT是吸收新粉並活絡舊粉的好方法,只要廣告主別誇大其詞,或誤導未來價值會水漲船高等(這些廣告不實的內容本來就不應該存在),把加入門檻、限量和賦能說明清楚即可。

連鎖通路、知名品牌和網紅聯名發行的NFT可以當作會員證使用,也可以借此搜集名單等第一方資料,甚至空投給粉絲更多相關權益,相輔相成會有更好的行銷效果。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周杰倫、孫芸芸都瘋NFT 余文樂豪賺上億揭稱王內幕 – MSN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周杰倫、孫芸芸都瘋NFT 余文樂豪賺上億揭稱王內幕 - MSN 新聞內容如下: 很難忘記余文樂在《頭文字D》以及《志明與春嬌》《無間道》系列電影裡的演出。從余文樂的演員生涯裡,我們早就知道這雙眼睛除了善於說故事之外,鑒賞力也不一般——他的身分不僅限於「演員」,身上穿的衣服、腳上的鞋子,自拍照裡只占一小角的手錶,還有背景裡的家具、藝術品都被拿出來放大,畫上一個圈拉出一個箭頭,再拿來寫成一篇文章。 檯面上,他演戲演了20年,私底下,他收藏也收了20年,而恰好半年前,余文樂與佳士得合作拍賣自己的收藏品,以近新台幣5億元落槌,這或許就是做為收藏家的他,一張能打從心底感到滿意的成績單。在橫跨各類別的收藏裡,余文樂接觸NFT的時間或許是最短的,卻是NFT圈裡最早的一批。 或許你仍搞不懂什麼是NFT,簡而言之,周杰倫、孫芸芸、柯震東、陳零九的IG等社群換上的「數位頭像」,即為NFT中的一種。余文樂接受《GQ》國際中文版專訪,透露的第一個Cryptopunk數位頭像很像「數位串流之王」德瑞克,又有點像美國NBA籃球球星保羅喬治,「我覺得很酷就買了!第二個是我覺得像《決殺令》裡的傑米福克斯。」 他說,其實就像大男孩挑玩具,找喜歡的,翻出讓他眼睛一亮的。在余文樂收藏的幾百個NFT裡面,藝術品來來去去,一個戴了紫色帽子,還有暴牙的Cryptopunk不動如山,其實他內心很早就決定一輩子都不會賣:「它有點帥,又帶點ㄎㄧㄤ,我最早用作社群的大頭照,用了很長的時間,我也曾經把它做成一條項鍊。為了紀念,我應該會把這個留給我兒子,然後再有另一個留給我女兒。」 想不到吧?以後的小孩,可以拿出來炫耀的傳家寶,除了機械錶之外,也可以是一張一張的NFT。「以前收藏東西,收到某一個程度就要收納,很麻煩。家具也好、畫也好,就算鞋子也好,也是需要很大的空間,NFT你收幾百個幾千個都沒差。」 去年,他將早前把其珍藏「Cryptopunk 9997」公開拍賣,最後以3,385萬港元價格成交,約合新台幣1億2,850萬元,遠高於估價5倍。余文樂說,現在玩NFT,跟他們以前玩的又不一樣了!以前比較單純,也不是衝著要賺錢,抱著不一樣的初衷,看NFT的角度自然有異。 不過,從去年開始,余文樂一個NFT也沒買了!他從收藏家的身分轉為創業家,開始做社群網站上的NFT大頭照(PFP、Pofile Picture),3月17日開賣的新作在2分鐘完售,直接拿下非同質化代幣在線交易市場冠軍,成為新的世界紀錄保持人。 「這是一個未來,不管你相信或不相信,有一天NFT會變成很普及,走到大家的生活裡面。」余文樂說,「現在你們看到的Web 2.0…大哥大、Facebook、Twitter,他們一定也會往Web 3.0發展,不然Facebook不會改名字變成Meta,他們絕對有這個能力、思路,而且走得很前面,但我們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到達那個地方,因為他們會帶著全地球的人去。」 今年,余文樂正好40歲,人們說四十而不惑,元宇宙這站他是毫無旁騖地盯著,而這一次他眼睛裡說的是自己的故事,道出這段和NFT一言難盡的關係,早就超越了收藏的價值。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