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 C
Taipei
2022年 5 月 16日 星期一

窮到戶頭剩1美元!這對情侶靠發行鴨子NFT 6小時賺12萬美元 – UDN 聯合新聞網

今日新聞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窮到戶頭剩1美元!這對情侶靠發行鴨子NFT 6小時賺12萬美元 – UDN 聯合新聞網

新聞內容如下:

美國一對住在亞特蘭大的情侶梅爾徹(Thorne Melcher)和馬塞爾懷特(Mandy Musselwhite),原本因為疫情失業,帳戶窮得只剩下1美元,但是卻靠著NFT(非同質化代幣)成功翻身,在6小時內賺了近12萬美元(約合新台幣333萬元)!

瀕臨破產,卻一夕再起的戲劇化過程,吸引美國媒體《CNBC》採訪報導。《CNBC》指出,入不敷出的生活讓他們拖欠抵押貸款,25歲的馬塞爾懷特意識到:「我知道我們必須做些什麼;我們真的不想失去這個房子,我們愛這裡。」

創作者:「彷彿兩周內就成立一間新創、賣出產品。」

喜愛鴨子與鵝等動物的他們,決定要搭上金融界最新潮流,並乾脆以鴨子為主角,創作了卡通鴨NFT——Dastardly Ducks,把鴨子帶進元宇宙。今(2022)年1月初,他們開始投入研究NFT,並在1月19日開賣。梅爾徹形容,「這就像是我們在短短2周內,不僅成立了一個新創公司,還包含構思到發行,賣出了第一個產品。」

梅爾徹的本業為工程師,她在NFT領域專家的指導下,學會程式語言Solidity,這是以太坊(Ethereum)指定用於智能合約(Smart Contracts,指區塊鏈中一種制訂合約時所用的特殊協議)開發的程式語言;馬塞爾懷特則是繪圖師,她設計了每一隻NFT鴨子,最後Dastardly Ducks系列共有1萬隻卡通鴨,以100種以上不同特徵隨機組合而成。

在發行之前,他們收到批評,指NFT在創造過程中耗能,會傷害環境。因此,為了盡可能達到永續目標,梅爾徹和馬塞爾懷特把智能合約編碼為非常適合批量鑄造(batch mint),買家付一次類似手續費的礦工費(Gas),就能鑄造12個NFT,耗能比逐一鑄造還低,也降低購買成本。而這種創新的鑄造標準,與另一NFT項目Azuki的執行方法相契合,《CNBC》寫道,這因此吸來Azuki的關注與贊助。

不過,即便降低了購買手續費,Dastardly Ducks還是不會很貴,每個NFT售價約15美元,一次賣12個則是120美元。就算沒有精細的設計,實惠的價格也讓這系列鴨子NFT成功獲得買家青睞。目前,Dastardly Ducks在全球最大NFT交易平台Opensea的二級市場總交易量約為6,354美元。

從NFT的虛擬鴨子,到現實中的鴨蛋

這對情侶,後來繳了抵押貸款支票,他們的故事還影響了其他人。Dastardly Ducks推出後,梅爾徹告訴《CNBC》:「突然很多人都想加入我們的NFT團隊,包含想跟我一起當Solidity工程師,或是跟馬塞爾懷特一起以繪圖師身分工作。」

此外,社群軟體Discord上,也有許多NFT買家在詢問,要如何買到兩人「在真實世界中的鴨蛋」。因為現實中,他們真的養了6隻鴨子!進軍NFT市場,本來只是為了拯救房子與農場,沒想到甚至可以藉此擴大養鴨規模,達成把「對鴨的熱愛」發揚光大的願望。

NFT正夯,靠這一夕致富的新聞層出不窮,雖然仍藏有極大風險,但這確實為梅爾徹和馬塞爾懷特等人,帶來了意想不到的人生希望。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周杰倫、孫芸芸都瘋NFT 余文樂豪賺上億揭稱王內幕 – MSN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周杰倫、孫芸芸都瘋NFT 余文樂豪賺上億揭稱王內幕 - MSN 新聞內容如下: 很難忘記余文樂在《頭文字D》以及《志明與春嬌》《無間道》系列電影裡的演出。從余文樂的演員生涯裡,我們早就知道這雙眼睛除了善於說故事之外,鑒賞力也不一般——他的身分不僅限於「演員」,身上穿的衣服、腳上的鞋子,自拍照裡只占一小角的手錶,還有背景裡的家具、藝術品都被拿出來放大,畫上一個圈拉出一個箭頭,再拿來寫成一篇文章。 檯面上,他演戲演了20年,私底下,他收藏也收了20年,而恰好半年前,余文樂與佳士得合作拍賣自己的收藏品,以近新台幣5億元落槌,這或許就是做為收藏家的他,一張能打從心底感到滿意的成績單。在橫跨各類別的收藏裡,余文樂接觸NFT的時間或許是最短的,卻是NFT圈裡最早的一批。 或許你仍搞不懂什麼是NFT,簡而言之,周杰倫、孫芸芸、柯震東、陳零九的IG等社群換上的「數位頭像」,即為NFT中的一種。余文樂接受《GQ》國際中文版專訪,透露的第一個Cryptopunk數位頭像很像「數位串流之王」德瑞克,又有點像美國NBA籃球球星保羅喬治,「我覺得很酷就買了!第二個是我覺得像《決殺令》裡的傑米福克斯。」 他說,其實就像大男孩挑玩具,找喜歡的,翻出讓他眼睛一亮的。在余文樂收藏的幾百個NFT裡面,藝術品來來去去,一個戴了紫色帽子,還有暴牙的Cryptopunk不動如山,其實他內心很早就決定一輩子都不會賣:「它有點帥,又帶點ㄎㄧㄤ,我最早用作社群的大頭照,用了很長的時間,我也曾經把它做成一條項鍊。為了紀念,我應該會把這個留給我兒子,然後再有另一個留給我女兒。」 想不到吧?以後的小孩,可以拿出來炫耀的傳家寶,除了機械錶之外,也可以是一張一張的NFT。「以前收藏東西,收到某一個程度就要收納,很麻煩。家具也好、畫也好,就算鞋子也好,也是需要很大的空間,NFT你收幾百個幾千個都沒差。」 去年,他將早前把其珍藏「Cryptopunk 9997」公開拍賣,最後以3,385萬港元價格成交,約合新台幣1億2,850萬元,遠高於估價5倍。余文樂說,現在玩NFT,跟他們以前玩的又不一樣了!以前比較單純,也不是衝著要賺錢,抱著不一樣的初衷,看NFT的角度自然有異。 不過,從去年開始,余文樂一個NFT也沒買了!他從收藏家的身分轉為創業家,開始做社群網站上的NFT大頭照(PFP、Pofile Picture),3月17日開賣的新作在2分鐘完售,直接拿下非同質化代幣在線交易市場冠軍,成為新的世界紀錄保持人。 「這是一個未來,不管你相信或不相信,有一天NFT會變成很普及,走到大家的生活裡面。」余文樂說,「現在你們看到的Web 2.0…大哥大、Facebook、Twitter,他們一定也會往Web 3.0發展,不然Facebook不會改名字變成Meta,他們絕對有這個能力、思路,而且走得很前面,但我們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到達那個地方,因為他們會帶著全地球的人去。」 今年,余文樂正好40歲,人們說四十而不惑,元宇宙這站他是毫無旁騖地盯著,而這一次他眼睛裡說的是自己的故事,道出這段和NFT一言難盡的關係,早就超越了收藏的價值。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