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 C
Taipei
2022年 5 月 16日 星期一

NFT 數位收藏品大賣,知名品牌紛紛控告藝術家「盜用」他們產品的數位所有權 – T客邦 Techbang

今日新聞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NFT 數位收藏品大賣,知名品牌紛紛控告藝術家「盜用」他們產品的數位所有權 – T客邦 Techbang

新聞內容如下:

據報導,藝術家和品牌之間正在進行一場爭奪戰,他們都希望在元宇宙中爭取自己的地盤和權利。藝術家和品牌正在為誰有權利出售 NFT 而爭鬥。

Olive Garden、愛馬仕和 Miramax 都針對一些主要由藝術家發起的 NFT 計畫採取了法律行動,上述公司認為,這些計畫侵犯了他們的商標或合同權利。

在企業律師發出法律信函後,Olive Gardens 和 MetaBirkin NFT 計畫都被從加密貨幣交易市場 OpenSea 上拿下。

對布萊恩・摩爾(Brian Moore)和邁克・萊切爾(Mike Lacher)來說,Olive Garden 餐廳是包容性最強的企業,這家餐廳無限量供應麵包,而且他們的口號是把每一名客人都當做家人對待。

因此,當這兩位數位藝術家想要創建一個 NFT 藝術市集,讓普通人感到容易接受時,他們將目光轉向了這個兩個人最喜歡的休閒餐廳。摩爾和萊切爾創建的 880 個 Non-Fungible Olive Gardens 基本上是現實世界中Olive Garden的數位照片,每一個都在區塊鏈上被編碼為獨特的資產。

他們以 19.99 美元的價格出售這些數位藝術品,並且還建立了一個活躍的 Discord 社群,人們在這裡可以扮演成食客。

然而 10 天之後,Olive Garden 明確表示,他們不認可這兩位藝術家以及他們所創造出來的 NFT 作品。

去年 12 月 30 日,Olive Garden 的所有方 Darden Restaurants 向 OpenSea 發出了下架通知。隨後 OpenSea 從平台上移除了組織者,並且開始阻止相關 NFT 的交易,這一舉動導致 Olive Garden 愛好者社群與品牌之間產生了矛盾。

當企業品牌遇到藝術作品

在 NFT 熱潮中,律師函和法律威脅越來越常見。在某些情況下,藝術家只能被迫扮演「警察」的角色,「追捕」那些將別人的藝術品製作成 NFT 版本並出售的騙子。更重要的是企業品牌和藝術家之間的矛盾,雙方對 NFT 的目的和價值有不同的看法。

原本在藝術作品中,「合理使用」一個公司的品牌或商標,與商業上盜用品牌欺騙顧客之間曾經有相當明確的區別。但是,由於區塊鏈技術的崛起讓所有人都想在元宇宙中佔有一席之地,這種區別正在變得模糊。

在持有人眼中,豪華手錶的 NFT(例如勞力士)是一個數位藝術品。然而,對於正在考慮進入這個新的虛擬領域進行商業活動的鐘錶製造商來說,數位手錶是他們產品在元宇宙的另一個版本,或許能以此為突破口,入局時下正熱門的市場。

許多品牌認為自己會在元宇宙中佔有一席之地,在元宇宙擁有一個數位商店,或者以 NFT 的形式銷售數位產品,用來吸引新一代的消費者,為企業帶來更多的營收。

比方說,NIKE最近收購了一家生產數位運動鞋的 NFT 公司,甚至還開始銷售其實體產品的數位版本。

然而愛馬仕、好萊塢工作室 Miramax 等,正禁止他人製作、銷售其品牌相關的 NFT。這些糾紛都是一些實例,隨著網路發展到一個沉浸式的、基於區塊鏈的領域,新的挑戰和未解決的問題可能會更加頻繁地顯現出來。

藝術家梅森・羅斯柴爾德(Mason Rothschild)創造了覆蓋著皮草的愛馬仕柏金包的 NFT 作品,他在 12 月收到愛馬仕的停止令後,在一封致愛馬仕的公開信中寫道:「這是一個創新和進化的浪潮,你們的行動可以幫助決定藝術在元宇宙中的未來。」

愛馬仕表示:「這些 NFT 侵犯了愛馬仕的知識產權和商標權,它們正在元宇宙中假冒愛馬仕品牌。」

昆汀・塔倫蒂諾能不能賣《黑色追緝令》的NFT?

本週,電影導演昆汀・塔倫蒂諾(Quentin Tarantino)將試圖出售 1994 年大片《黑色追緝令》的 NFT 版劇本,這將是涉及 NFT 的最引人注目的糾紛之一。

昆汀 NFT 系列包括七個獨特的 NFT 作品,這些 NFT 將使其所有者獲得原始手寫電影劇本的數位版本,以及昆汀以前從未發佈的錄音評論。但是,製作這部電影的好萊塢工作室 Miramax 於 11 月控告昆汀,試圖阻止其出售這些 NFT。

在這起訴訟中,Miramax 認為昆汀的 NFT 計畫違反了雙方在 1993 年簽訂的合同。雖然該合同保留了昆汀從印刷書籍和互動媒體等方面賺取劇本費用的權利,但它並沒有明確提到 NFT,因為 NFT 是在電影上映 20 年後才發明的。

但是這份合同賦予了 Miramax「所有」其他權利,該公司律師認為,這包括開發、行銷和銷售 NFT 的權力。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教授勞斯塔拉認為,這個問題的關鍵在於昆汀與 Miramax 之間的合同是否允許他出售一份劇本。

昆汀並未妥協。在對訴訟的回應中,其律師指責 Miramax 利用 NFTs 的概念來混淆視聽,誤導法院,試圖剝奪昆汀等藝術家的長期權利。

昆汀的第一個 NFT 的競標將於 1 月 17 日開始。

人們對 NFT 的高預期正在推動它的價值,這一點在 OpenSea 上得到了體現 —— 最近剛剛被私人投資者估價 133 億美元。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周杰倫、孫芸芸都瘋NFT 余文樂豪賺上億揭稱王內幕 – MSN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周杰倫、孫芸芸都瘋NFT 余文樂豪賺上億揭稱王內幕 - MSN 新聞內容如下: 很難忘記余文樂在《頭文字D》以及《志明與春嬌》《無間道》系列電影裡的演出。從余文樂的演員生涯裡,我們早就知道這雙眼睛除了善於說故事之外,鑒賞力也不一般——他的身分不僅限於「演員」,身上穿的衣服、腳上的鞋子,自拍照裡只占一小角的手錶,還有背景裡的家具、藝術品都被拿出來放大,畫上一個圈拉出一個箭頭,再拿來寫成一篇文章。 檯面上,他演戲演了20年,私底下,他收藏也收了20年,而恰好半年前,余文樂與佳士得合作拍賣自己的收藏品,以近新台幣5億元落槌,這或許就是做為收藏家的他,一張能打從心底感到滿意的成績單。在橫跨各類別的收藏裡,余文樂接觸NFT的時間或許是最短的,卻是NFT圈裡最早的一批。 或許你仍搞不懂什麼是NFT,簡而言之,周杰倫、孫芸芸、柯震東、陳零九的IG等社群換上的「數位頭像」,即為NFT中的一種。余文樂接受《GQ》國際中文版專訪,透露的第一個Cryptopunk數位頭像很像「數位串流之王」德瑞克,又有點像美國NBA籃球球星保羅喬治,「我覺得很酷就買了!第二個是我覺得像《決殺令》裡的傑米福克斯。」 他說,其實就像大男孩挑玩具,找喜歡的,翻出讓他眼睛一亮的。在余文樂收藏的幾百個NFT裡面,藝術品來來去去,一個戴了紫色帽子,還有暴牙的Cryptopunk不動如山,其實他內心很早就決定一輩子都不會賣:「它有點帥,又帶點ㄎㄧㄤ,我最早用作社群的大頭照,用了很長的時間,我也曾經把它做成一條項鍊。為了紀念,我應該會把這個留給我兒子,然後再有另一個留給我女兒。」 想不到吧?以後的小孩,可以拿出來炫耀的傳家寶,除了機械錶之外,也可以是一張一張的NFT。「以前收藏東西,收到某一個程度就要收納,很麻煩。家具也好、畫也好,就算鞋子也好,也是需要很大的空間,NFT你收幾百個幾千個都沒差。」 去年,他將早前把其珍藏「Cryptopunk 9997」公開拍賣,最後以3,385萬港元價格成交,約合新台幣1億2,850萬元,遠高於估價5倍。余文樂說,現在玩NFT,跟他們以前玩的又不一樣了!以前比較單純,也不是衝著要賺錢,抱著不一樣的初衷,看NFT的角度自然有異。 不過,從去年開始,余文樂一個NFT也沒買了!他從收藏家的身分轉為創業家,開始做社群網站上的NFT大頭照(PFP、Pofile Picture),3月17日開賣的新作在2分鐘完售,直接拿下非同質化代幣在線交易市場冠軍,成為新的世界紀錄保持人。 「這是一個未來,不管你相信或不相信,有一天NFT會變成很普及,走到大家的生活裡面。」余文樂說,「現在你們看到的Web 2.0…大哥大、Facebook、Twitter,他們一定也會往Web 3.0發展,不然Facebook不會改名字變成Meta,他們絕對有這個能力、思路,而且走得很前面,但我們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到達那個地方,因為他們會帶著全地球的人去。」 今年,余文樂正好40歲,人們說四十而不惑,元宇宙這站他是毫無旁騖地盯著,而這一次他眼睛裡說的是自己的故事,道出這段和NFT一言難盡的關係,早就超越了收藏的價值。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