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 C
Taipei
2022年 5 月 16日 星期一

周杰倫NFT創世界紀錄!1萬隻起價2.8萬「幻想熊」40分鐘賣完背後推手是他 – UDN 聯合新聞網

今日新聞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周杰倫NFT創世界紀錄!1萬隻起價2.8萬「幻想熊」40分鐘賣完背後推手是他 – UDN 聯合新聞網

新聞內容如下:

2022年元旦,加密貨幣圈出現了驚天動地的大消息,亞洲流行音樂天王周杰倫旗下潮牌PHANTACi選在這一天與平台Ezek共同推出NFT(非同質化代幣)「Phanta Bear」(幻想熊)。雖然這一萬隻NFT必須用虛擬貨幣「以太幣」(ETH)才能交易,一隻起價高達0.26顆以太幣(當時價值約2.8萬元新台幣),但只花了40分鐘就完售,短短7天更在全球最大的NFT交易平台OpenSea總榜登上全球第一名,超越去年以來的長期霸主「無聊猿遊艇俱樂部」(Bored Ape Yacht Club, BAYC)。

18天後,在周杰倫生日的同一天,Phanta Bear登上紐約時報廣場的那斯達克電視牆,成為另類台灣之光。

16歲Phanta Bear

人設是悶騷的杰式風格

「開賣的那一天(1月1日),我在周杰倫家看完日出後回家睡覺,沒想到起床後發現已經賣完了!」催生Phanta Bear的幕後推手,PHANTACi主理人、周杰倫30年的同學兼至交Ric(蔣先威),接受《今周刊》專訪時提起這個冠軍頭銜,態度淡定,表情卻掩不住一絲得意。

16年前,Ric和周杰倫心血來潮,要幫共同創立的潮牌PHANTACi做個「吉祥物」,Ric從周杰倫的手繪草稿裡「孵出」了Phanta Bear,然後一手拉拔這個小孩長大,光幫它註冊商標就砸了不少錢。

Phanta Bear的人物設定有濃濃「杰式風格」,「它總戴著一副很招搖的眼鏡,是隻『非常悶騷』的黑熊,卻又不想讓人發現自己很騷。它是PHANTACi的忠實愛用者,這牌子的設計靈感多數來自杰倫的電影、音樂、生活或藝術,這讓它渾身上下充滿了『周杰倫』的FU。」Ric活靈活現地介紹這隻熊的性格,彷彿真的在描述自己的小孩。

現在,Phanta Bear 透過NFT在全球暴紅,Ric俏皮地說:「它現在就是一個離家的小朋友,自己會有更多計畫。」

「這隻熊,它真的生對時間!」Ric說,Phanta Bear去年授權不少知名品牌,造成熱銷,最吸睛的是授權周大福集團旗下Monologue合作金飾,結果產品賣翻,Ric才發現這個小孩的破壞力真的很強,而這個商機更延伸到NFT。

兩年前,有歐美嘻哈歌手發行個人NFT,當時Ric就跟周杰倫聊過NFT,「我和杰倫談到這個東西滿酷的,聊過是否可能發行『數位音樂』,但NFT的持有者能得到什麼?最後沒有答案,因而停擺。」

如今情勢一夕改變。迪士尼、VISA、愛迪達等國際大牌都進軍NFT,NIKE甚至破天荒收購NFT虛擬潮牌「RTFKT」。這門事業的契機來自Ric和周杰倫的好友劉畊宏——他與技術團隊向Ric投石探路,引燃埋在Ric心裡已久的「元宇宙」。「我跟杰倫不是為了錢,而是認為這件事『很酷』,想嘗試在舊有的世界裡找一些新花樣來玩。」

做品牌久了,Ric第一個想到的是發「虛擬T恤」,但考慮到NFT仍以「頭像式」為主,他的腦海才浮現這隻熊。

這個想法大概去年10月才拍板,要趕在新年第1天推出,設計、行銷時間僅兩、三個月,一口氣要推1萬隻,一隻又標價相當好幾萬元新台幣,「誰會來買?」經營公司10多年,Ric首次挑戰在虛擬市場賣商品,但他自有盤算。

賣的是情感連結

五月天、林俊傑明星加持

憑著多年品牌銷售經驗,Ric的敏感度讓他先從社群切入,在周杰倫及潮牌加持下,社團迅速累積高達八萬名粉絲。他們從白名單和會員數估算,由於事前在社群操作精準,加上會員人數遠超過發售數字,讓Ric有信心完售。

但,這只是奇幻旅程的起點,開賣前夕(2021年12月31日),周杰倫和昆凌夫婦在個人IG搶先曝光他們收到的Phanta Bear。周杰倫的NFT穿著象徵他生日的18號球衣,頂著黑人爆炸頭,搭配籃球風造型,酷帥又悶騷;昆凌的Phanta Bear則另有紀念意義,它身上穿的T恤圖案正是寶貝女兒小周周的創作。

在NFT上架第3天,周杰倫的IG大頭貼乾脆換上NFT,力捧自家潮牌:「2022哥先換個幾個月的頭像,感受一下『元宇宙』的感覺。」流行天團五月天的主唱阿信、金曲歌王林俊傑等多名藝人,也在社群媒體上刷了一排周杰倫送他們的Phanta Bear,粉絲力量形成非常重要的「網絡效應」。

挾著周杰倫的魅力,Phanta Bear當然也從周杰倫的歌曲以及電影中取材,例如換上了電影《不能說的.祕密》裡的校服,或者是周杰倫的夯歌《牛仔很忙》裡的牛仔帽造型。這些舉動讓周杰倫的粉絲對NFT產生強烈情感連結,周粉們不只得到特殊收藏品,也得到一種身分認同。

名人效應在Phanta Bear 的NFT行銷上扮演關鍵力量,讓Phanta Bear紅遍世界,也連帶加持了原生潮牌「PHANTACi」。Ric比手畫腳地介紹自己的NFT,「它穿著PHANTACi和其他品牌合作的聯名商品,這是發行過的『雙截棍』外套。這裡每一隻熊的造型穿搭,都是PHANTACi發售過的流行單品。」

Phanta Bear從0.26顆以太幣出發,短短7天就奪下世界冠軍,但虛擬世界的回檔也很現實,6天後,從均價7.87顆以太幣跌到3.82顆以太幣,震幅高達51%,加上幣圈價格大跌,讓媒體屢以「被割韭菜」來形容新進入市場的持有者。

「股神」巴菲特的恩師,價值投資之父班傑明.葛拉漢曾說:「短期來看,股市是一台投票機,而在長期,股市是一台體重機。」 買股要論斤秤兩,不要寄望短期飆漲。「割韭菜」的報導,對於只出生十幾天的新生兒Phanta Bear,確實不太公平。

虛擬世界的會員編號

驗證粉絲認同度有多強

Ric倒是波瀾不驚,他分析成績一下子衝到世界第一,有很多客群是原先沒預想到的,才導致操作面上分歧、價格震盪。「我們期待重整期之後,會變成比較穩當的市場,那你就可以認真地去做原本的方向,如果跟著市場擺盪,自己都迷失了,項目(商品)泡沫化風險也會跟著變高。」

近日,愛迪達和PRADA聯名推出NFT鞋,也給了Ric不同想法。「真的給一雙鞋只是3、5千元的事,但給你一雙虛擬世界才有的鞋子,可能有無限增長的價值,很多人會認為這是『不同的身分認同』。」價格回檔讓Phanta Bear的腳步更顯務實,Ric思考的是,如何增進持有者的認同感。

周杰倫某天對他說,「要好好做,你的品牌要給予持有者什麼樣的權利、福利,甚至回饋,這東西是很重要的。」Ric把NFT定義為虛擬世界的「會員編號」或「會員卡」,應該有實體世界的優惠功能,持有者若有機會獲得空投的聯名球鞋就會有「期待感」,更何況聯名鞋可以再轉手賣錢。

空投:指NFT項目發行者贈送加密貨幣資產給投資人。

打通任督二脈,Ric對NFT的想像更無遠弗屆,甚至想過包下五星級飯店,只開放NFT持有者來玩。他的想法雖然多元,但提到下一階段何時執行,他卻顯得謹慎,「畢竟這一萬隻也才上市20多天而已,隨時做調整就不是策略了,而是為應付而應付,我們必須依自己的步調去走。」

《今周刊》問他這次幫自己打幾分,他頓了一下說:「90分吧,未來進步空間還滿大的。」不過問到他拿下世界第一的感覺,他形容:「很像坐雲霄飛車,雖然開心,但這個頭銜還是有點虛擬,其實,我到現在還在感受什麼叫做『元宇宙』。」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周杰倫、孫芸芸都瘋NFT 余文樂豪賺上億揭稱王內幕 – MSN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周杰倫、孫芸芸都瘋NFT 余文樂豪賺上億揭稱王內幕 - MSN 新聞內容如下: 很難忘記余文樂在《頭文字D》以及《志明與春嬌》《無間道》系列電影裡的演出。從余文樂的演員生涯裡,我們早就知道這雙眼睛除了善於說故事之外,鑒賞力也不一般——他的身分不僅限於「演員」,身上穿的衣服、腳上的鞋子,自拍照裡只占一小角的手錶,還有背景裡的家具、藝術品都被拿出來放大,畫上一個圈拉出一個箭頭,再拿來寫成一篇文章。 檯面上,他演戲演了20年,私底下,他收藏也收了20年,而恰好半年前,余文樂與佳士得合作拍賣自己的收藏品,以近新台幣5億元落槌,這或許就是做為收藏家的他,一張能打從心底感到滿意的成績單。在橫跨各類別的收藏裡,余文樂接觸NFT的時間或許是最短的,卻是NFT圈裡最早的一批。 或許你仍搞不懂什麼是NFT,簡而言之,周杰倫、孫芸芸、柯震東、陳零九的IG等社群換上的「數位頭像」,即為NFT中的一種。余文樂接受《GQ》國際中文版專訪,透露的第一個Cryptopunk數位頭像很像「數位串流之王」德瑞克,又有點像美國NBA籃球球星保羅喬治,「我覺得很酷就買了!第二個是我覺得像《決殺令》裡的傑米福克斯。」 他說,其實就像大男孩挑玩具,找喜歡的,翻出讓他眼睛一亮的。在余文樂收藏的幾百個NFT裡面,藝術品來來去去,一個戴了紫色帽子,還有暴牙的Cryptopunk不動如山,其實他內心很早就決定一輩子都不會賣:「它有點帥,又帶點ㄎㄧㄤ,我最早用作社群的大頭照,用了很長的時間,我也曾經把它做成一條項鍊。為了紀念,我應該會把這個留給我兒子,然後再有另一個留給我女兒。」 想不到吧?以後的小孩,可以拿出來炫耀的傳家寶,除了機械錶之外,也可以是一張一張的NFT。「以前收藏東西,收到某一個程度就要收納,很麻煩。家具也好、畫也好,就算鞋子也好,也是需要很大的空間,NFT你收幾百個幾千個都沒差。」 去年,他將早前把其珍藏「Cryptopunk 9997」公開拍賣,最後以3,385萬港元價格成交,約合新台幣1億2,850萬元,遠高於估價5倍。余文樂說,現在玩NFT,跟他們以前玩的又不一樣了!以前比較單純,也不是衝著要賺錢,抱著不一樣的初衷,看NFT的角度自然有異。 不過,從去年開始,余文樂一個NFT也沒買了!他從收藏家的身分轉為創業家,開始做社群網站上的NFT大頭照(PFP、Pofile Picture),3月17日開賣的新作在2分鐘完售,直接拿下非同質化代幣在線交易市場冠軍,成為新的世界紀錄保持人。 「這是一個未來,不管你相信或不相信,有一天NFT會變成很普及,走到大家的生活裡面。」余文樂說,「現在你們看到的Web 2.0…大哥大、Facebook、Twitter,他們一定也會往Web 3.0發展,不然Facebook不會改名字變成Meta,他們絕對有這個能力、思路,而且走得很前面,但我們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到達那個地方,因為他們會帶著全地球的人去。」 今年,余文樂正好40歲,人們說四十而不惑,元宇宙這站他是毫無旁騖地盯著,而這一次他眼睛裡說的是自己的故事,道出這段和NFT一言難盡的關係,早就超越了收藏的價值。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