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 C
Taipei
2022年 5 月 16日 星期一

影/網紅也靠NFT賺進千萬 NFT是糖還是毒?該納管嗎? – 經濟日報

今日新聞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影/網紅也靠NFT賺進千萬 NFT是糖還是毒?該納管嗎? – 經濟日報

新聞內容如下:

網紅也靠NFT賺進千萬 是商機還是擦鞋童現蹤

股市有個「擦鞋童理論」,當街上的擦鞋童都開始闊論股票時,代表股票市場快要反轉了。2021年NFT交易量暴增數百倍,NFT的交易跨出區塊鏈的圈子,網紅也靠著NFT致富。野蠻生長的NFT是否會成泡沫,該不該有主管機關納管降低風險,成為討論焦點。

早在2017年底NFT便問世,直到近年才爆紅。根據統計,美國知名NFT交易平台OpenSea的交易量,從2018年的47.3萬美元開始一路飆漲,到2021年時,交易量已經來到140億美元,較2020年相比暴漲646倍。

近期名人搶著發行NFT,譬如華語歌壇天王周董聯名NFT,創下總交易額17億的天價。

業者看準NFT熱潮,順勢利用NFT推出金融服務,譬如南非公司「NFTfi」就把NFT成為抵押品,讓使用者可以透過抵押NFT獲得貸款。顯見NFT早已不限於藝術買賣,還可能衍生出各種金融交易。這也意味風險水漲船高。

但虛擬貨幣去中心化的金融交易,衍生龐大的風險。銘傳大學金融科技學院專任副教授林盟翔提到,根據Chainalysis的統計數字,2021年與加密貨幣相關的詐欺,金額高達140億美元。

納管等於扼殺新創? STO上路兩年依舊掛蛋

NFT被視為數位藝術品的憑證發行,迅速竄紅,但這股熱潮似曾相似。過去虛擬貨幣曾替代股票,以首次發行代幣(ICO)的形式,化身「證券型代幣」協助新創企業籌資,卻也成為不肖公司斂財圈錢的管道。

因為無人監管,科技新創公司透過ICO輕鬆募資,免除IPO的龐雜的稅務與時間成本。相反地風險也大幅攀升,不肖公司靠ICO圈錢後跑路的狀況時有所聞。

金管會2019年提出證券型代幣發行(STO)的規範,把ICO納入金融體系監管。法規上路兩周年,至今業務申請量仍掛零,讓金管會不得不稍微鬆綁。

林盟翔就認為,STO上路讓募資成本大幅增加,新創公司其實根本就沒辦法負擔這些成本,以結果論而言幫助並不大。

NFT納管? 業者:扼殺新創

回頭討論NFT該不該納管。對此,國內虛擬貨幣交易平台ACE集團創辦人潘奕彰擔心,NFT還在起步階段,如果納管買賣家都會碰上稅制稽徵問題,屆時恐會扼殺台灣發展新創發展。他便建議,不如等之後各個國家開始有法規進來之後,再討論也不遲。

「不如讓子彈飛一會!」林盟翔則點出,目前NFT或虛擬貨幣都不被視為金融商品,沒有對應的主管機關。如果交由金管會,則容易讓人誤判NFT或虛擬貨幣屬於金融商品,想要管理這種新興應用,會是門艱澀的藝術。MaiCoin 集團創辦人劉世偉也認為,主管機關應該先思考該適用哪條法律,如何納管,才是納管NFT當務之急。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周杰倫、孫芸芸都瘋NFT 余文樂豪賺上億揭稱王內幕 – MSN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周杰倫、孫芸芸都瘋NFT 余文樂豪賺上億揭稱王內幕 - MSN 新聞內容如下: 很難忘記余文樂在《頭文字D》以及《志明與春嬌》《無間道》系列電影裡的演出。從余文樂的演員生涯裡,我們早就知道這雙眼睛除了善於說故事之外,鑒賞力也不一般——他的身分不僅限於「演員」,身上穿的衣服、腳上的鞋子,自拍照裡只占一小角的手錶,還有背景裡的家具、藝術品都被拿出來放大,畫上一個圈拉出一個箭頭,再拿來寫成一篇文章。 檯面上,他演戲演了20年,私底下,他收藏也收了20年,而恰好半年前,余文樂與佳士得合作拍賣自己的收藏品,以近新台幣5億元落槌,這或許就是做為收藏家的他,一張能打從心底感到滿意的成績單。在橫跨各類別的收藏裡,余文樂接觸NFT的時間或許是最短的,卻是NFT圈裡最早的一批。 或許你仍搞不懂什麼是NFT,簡而言之,周杰倫、孫芸芸、柯震東、陳零九的IG等社群換上的「數位頭像」,即為NFT中的一種。余文樂接受《GQ》國際中文版專訪,透露的第一個Cryptopunk數位頭像很像「數位串流之王」德瑞克,又有點像美國NBA籃球球星保羅喬治,「我覺得很酷就買了!第二個是我覺得像《決殺令》裡的傑米福克斯。」 他說,其實就像大男孩挑玩具,找喜歡的,翻出讓他眼睛一亮的。在余文樂收藏的幾百個NFT裡面,藝術品來來去去,一個戴了紫色帽子,還有暴牙的Cryptopunk不動如山,其實他內心很早就決定一輩子都不會賣:「它有點帥,又帶點ㄎㄧㄤ,我最早用作社群的大頭照,用了很長的時間,我也曾經把它做成一條項鍊。為了紀念,我應該會把這個留給我兒子,然後再有另一個留給我女兒。」 想不到吧?以後的小孩,可以拿出來炫耀的傳家寶,除了機械錶之外,也可以是一張一張的NFT。「以前收藏東西,收到某一個程度就要收納,很麻煩。家具也好、畫也好,就算鞋子也好,也是需要很大的空間,NFT你收幾百個幾千個都沒差。」 去年,他將早前把其珍藏「Cryptopunk 9997」公開拍賣,最後以3,385萬港元價格成交,約合新台幣1億2,850萬元,遠高於估價5倍。余文樂說,現在玩NFT,跟他們以前玩的又不一樣了!以前比較單純,也不是衝著要賺錢,抱著不一樣的初衷,看NFT的角度自然有異。 不過,從去年開始,余文樂一個NFT也沒買了!他從收藏家的身分轉為創業家,開始做社群網站上的NFT大頭照(PFP、Pofile Picture),3月17日開賣的新作在2分鐘完售,直接拿下非同質化代幣在線交易市場冠軍,成為新的世界紀錄保持人。 「這是一個未來,不管你相信或不相信,有一天NFT會變成很普及,走到大家的生活裡面。」余文樂說,「現在你們看到的Web 2.0…大哥大、Facebook、Twitter,他們一定也會往Web 3.0發展,不然Facebook不會改名字變成Meta,他們絕對有這個能力、思路,而且走得很前面,但我們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到達那個地方,因為他們會帶著全地球的人去。」 今年,余文樂正好40歲,人們說四十而不惑,元宇宙這站他是毫無旁騖地盯著,而這一次他眼睛裡說的是自己的故事,道出這段和NFT一言難盡的關係,早就超越了收藏的價值。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