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 C
Taipei
2022年 5 月 17日 星期二

NFT潮流下,本土時尚如何應對?台灣設計師指出關鍵 –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

今日新聞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NFT潮流下,本土時尚如何應對?台灣設計師指出關鍵 –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

新聞內容如下:

近一年來,NFT的創作、討論熱潮襲捲了所有創意領域,時尚界也不意外,除了Louis Vuitton、Burberry等大品牌先後與遊戲合作推出NFT收藏品外,Dolce & Gabbana更在2021年下半推出了數位服裝系列並拍出高達565萬美元天價,令人不禁好奇「數位精品」的時代是否已經來臨!相較於國外,台灣設計師品牌對於NFT的嘗試起步較晚,但許多台灣設計師,也早已看到了NFT對時尚界的影響力。

周裕穎:NFT可以打破服裝的季節限制

「從服裝本身角度來講,NFT能夠打破服裝的季節限制。」Just in XX主理人周裕穎說。他解釋,實體服裝的情況是,任何服裝只要過了當季,就會成為品牌、經銷商的庫存,價值大打折扣,但相反地,NFT的服裝創作不會有這種問題,反而可能隨著時間而增值,因此能夠為時裝帶來更多可能性。

此外,從創作的角度來說,周裕穎認為,NFT服裝的製作,與傳統上將平面轉化為立體的服裝完全不同,因為NFT服裝在呈現上,必須將立體的服裝以動態的方式呈現在平面上,所以設計師在製作NFT服裝時,除了傳統的剪裁外,還必須延伸考量服裝在虛擬平台上的動、靜態視覺呈現。

徐秋宜:科技也是一種工藝

「作為比較資深的創作者,我的立場是,有接觸、學習才有與時俱進的機會。」徐秋宜說。

徐秋宜於2022年1月Art Future藝術未來博覽會中,首度在OurSong平台上推出了自己的NFT作品,結合自身創作的國畫,運用材質的多樣運用,色彩與肌理表達豐富並饒賦層次。

「對我而言,新科技其實也是一種工藝,就像雕刻家需要一把好刀,科技越進步,工具也會越來越好,我們要思考的,是它可以如何與時尚結合。」徐秋宜說。

Douchanglee:不論虛實,時尚的受眾始終是人

而對於秉持著「以人為本」哲學的品牌Douchanglee而言,NFT創作的興起,其實反映的是人類活動場域的擴大。

「時尚的受眾始終是人,而人們早已在虛擬界裡生根萌芽。」Douchanglee主理人竇騰璜與張李玉菁表示,「時尚所追求的獨特、稀缺性,在賦予數位身份驗證、並且結合區塊鏈技術後,便可以加速時尚產業的虛實整合與擴散。」

oqLiq:NFT是全方位思維的改變

而對於少數已發表過NFT服裝作品的台灣品牌,oqLiq主理人洪琪指出,NFT所帶來,並不只是一種全新的創作形態,而是思維的全方位轉變。

「對我們來說,NFT代表的是一種未來的希望。」oqLiq主理人之一洪琪表示,「雖然很多人擔心它會泡沫化,不過對我們來說,它就是一種創作媒介,我們希望在未來,我們能夠用我們的服裝,建構一個可以在未來世界中『穿』的服裝。」

oqLiq於2021年年底在OneOffs國際藝術博覽會發表了5件NFT服裝,洪琪分享道,在發表了NFT作品後,品牌目前正在和一些VR團隊,討論誇界合作的可性,希望未來虛擬展場中的人物,可以穿上oqLiq的服裝。

「其實NFT就像所有的藝術品一樣,藝術家必須要花時間去醞釀、論述,才能被大家認識。」洪琪說,「重要的是,每件新的事情都要花時間去耕耘,而不是別人說很好就一窩蜂去做。」

NFT的潛力與風險:弄懂市場生態,才能創造新價值

不過,全新的領域也代表著未知的風險。洪琪表示,最初開始製作NFT時,因為對平台不熟悉,曾經在建立虛擬錢包後,因為網路選擇不對「誤把乙太幣轉到異次元」,而受到不小的驚嚇。

周裕穎則指出,目前NFT的市場生態其實還相當混亂,除了創作作品之外,不同平台、虛擬幣的選擇都有許多需要留意之處,因此對於Just in XX而言,要創作NFT,其實最重要的是它在行銷上能夠帶來什麼樣的效益。

「例如,盲盒(blind box)這種操作形式,它可以讓品牌銷售NFT上更有趣味、創造更多可能性,這樣也更接近Just in XX的風格。所以對我來說,我更看重的是,它能不能帶來更多可能、更多好玩的東西。」周裕穎說,「就像做服裝最困難的,其實不是做好衣服,而是弄懂市場,找到自己的定位,而NFT也是同樣的情況。」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周杰倫、孫芸芸都瘋NFT 余文樂豪賺上億揭稱王內幕 – MSN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周杰倫、孫芸芸都瘋NFT 余文樂豪賺上億揭稱王內幕 - MSN 新聞內容如下: 很難忘記余文樂在《頭文字D》以及《志明與春嬌》《無間道》系列電影裡的演出。從余文樂的演員生涯裡,我們早就知道這雙眼睛除了善於說故事之外,鑒賞力也不一般——他的身分不僅限於「演員」,身上穿的衣服、腳上的鞋子,自拍照裡只占一小角的手錶,還有背景裡的家具、藝術品都被拿出來放大,畫上一個圈拉出一個箭頭,再拿來寫成一篇文章。 檯面上,他演戲演了20年,私底下,他收藏也收了20年,而恰好半年前,余文樂與佳士得合作拍賣自己的收藏品,以近新台幣5億元落槌,這或許就是做為收藏家的他,一張能打從心底感到滿意的成績單。在橫跨各類別的收藏裡,余文樂接觸NFT的時間或許是最短的,卻是NFT圈裡最早的一批。 或許你仍搞不懂什麼是NFT,簡而言之,周杰倫、孫芸芸、柯震東、陳零九的IG等社群換上的「數位頭像」,即為NFT中的一種。余文樂接受《GQ》國際中文版專訪,透露的第一個Cryptopunk數位頭像很像「數位串流之王」德瑞克,又有點像美國NBA籃球球星保羅喬治,「我覺得很酷就買了!第二個是我覺得像《決殺令》裡的傑米福克斯。」 他說,其實就像大男孩挑玩具,找喜歡的,翻出讓他眼睛一亮的。在余文樂收藏的幾百個NFT裡面,藝術品來來去去,一個戴了紫色帽子,還有暴牙的Cryptopunk不動如山,其實他內心很早就決定一輩子都不會賣:「它有點帥,又帶點ㄎㄧㄤ,我最早用作社群的大頭照,用了很長的時間,我也曾經把它做成一條項鍊。為了紀念,我應該會把這個留給我兒子,然後再有另一個留給我女兒。」 想不到吧?以後的小孩,可以拿出來炫耀的傳家寶,除了機械錶之外,也可以是一張一張的NFT。「以前收藏東西,收到某一個程度就要收納,很麻煩。家具也好、畫也好,就算鞋子也好,也是需要很大的空間,NFT你收幾百個幾千個都沒差。」 去年,他將早前把其珍藏「Cryptopunk 9997」公開拍賣,最後以3,385萬港元價格成交,約合新台幣1億2,850萬元,遠高於估價5倍。余文樂說,現在玩NFT,跟他們以前玩的又不一樣了!以前比較單純,也不是衝著要賺錢,抱著不一樣的初衷,看NFT的角度自然有異。 不過,從去年開始,余文樂一個NFT也沒買了!他從收藏家的身分轉為創業家,開始做社群網站上的NFT大頭照(PFP、Pofile Picture),3月17日開賣的新作在2分鐘完售,直接拿下非同質化代幣在線交易市場冠軍,成為新的世界紀錄保持人。 「這是一個未來,不管你相信或不相信,有一天NFT會變成很普及,走到大家的生活裡面。」余文樂說,「現在你們看到的Web 2.0…大哥大、Facebook、Twitter,他們一定也會往Web 3.0發展,不然Facebook不會改名字變成Meta,他們絕對有這個能力、思路,而且走得很前面,但我們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到達那個地方,因為他們會帶著全地球的人去。」 今年,余文樂正好40歲,人們說四十而不惑,元宇宙這站他是毫無旁騖地盯著,而這一次他眼睛裡說的是自己的故事,道出這段和NFT一言難盡的關係,早就超越了收藏的價值。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