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 C
Taipei
2022年 1 月 27日 星期四

短短4年,NFT交易網站Opensea估值過百億美元 – T客邦 Techbang

今日新聞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短短4年,NFT交易網站Opensea估值過百億美元 – T客邦 Techbang

新聞內容如下:

2022 新年剛開始始,加密行業迎來的第一個好消息就是 Opensea,這個NFT市場的王者在 1月5 日宣布完成了一筆高達 3 億美元的 C 輪融資,估值更是飆升到 130 億美元,本輪融資的聯合領投方是 Paradigm 和對沖基金 Coatue Management,參投方包括前a16z合夥人 Kathryn Haun 創立的加密和 Web3投資基金。

從一家不太起眼的初創公司,到估值超過 100 億美元的獨角獸,OpenSea只用了短短四年時間。

熬過疫情,艱難起步後贏得市場

OpenSea 成立於 2017年11月20 日,兩位聯合創始人是 Devin Finzer 和 Alex Atallah,他們在 2018 年獲得了知名創投育成中心 Y Combinator 種子輪融資,但很快迎來了漫長的加密熊市,好在 2019年11 月他們從Animoca Brands那裡募集到了 210 萬美元投資,順利度過了那段艱難時刻。坦率地說,Devin Finzer 和 Alex Atallah 這一路走來並不平坦。

初創公司在人們印象中應該專門從事某項技術的開發,然而 OpenSea 創始人卻透過打造開放性市場來創建和交易各種 NFT,這些NFT包括藝術類、音樂類還有遊戲類等。如今他們已經透過該市場成為了百萬富翁,並即將進入億萬富翁俱樂部,不過他們目前還面臨著其它一些擔憂,比如來自競爭對手的壓力、詐欺者的威脅以及下一次加密貨幣的崩盤。

2020年3 月,新冠病毒疫情在全球範圍內蔓延開來,對於當時只有五名員工的 OpenSea 來說,這是一次無比嚴峻的考驗。

OpenSea 是一個讓使用者自由創造、購買和出售各種 NFT 的平台,然而,在上線26個月後,他們僅獲得了 4,000 名活躍使用者,每月交易額為 110 萬美元,按照 OpenSea 對每筆交易收取 2.5% 的銷售傭金計算,他們每月收入只有微不足道的 28,000 美元。另一方面,當時的 NFT 市場有一種「死氣沉沉的感覺」,時任 OpenSea 首席技術長的 Alex Atallah 回憶說,他每天只能在父母家的地下室與 Devin Finzer 通電話,因為整個紐約市都封城了。

更令人擔憂的是,OpenSea 當時最大的競爭對手 Rare Bits 沒有熬過去並宣布倒閉,要知道,Rare Bits 曾擁有充足的資金,Devin Finzer 和 Alex Atallah 感到事態的嚴重,並決定設定一個看似不可能完成的目標:在 2020 年底將業績增加一倍。

或許是努力和運氣共同的結果,Devin Finzer 和 Alex Atallah 的目標竟然在 2020年9 月提前完成了。

2021年2 月,NFT 市場從冬眠中甦醒,然後變得越來越瘋狂。2021年7 月,OpenSea 平台 NFT 交易額達到 3.5 億美元易。同月,在知名風投 Andreessen Horowitz 領投的一輪融資中,OpenSea 以 15 億美元的估值籌集到 1 億美元的風險投資。2021年8月,隨著行業熱潮湧起、以及市場充斥著「害怕錯過」的投資情緒,NFT 市場達到高潮,OpenSea 的交易量飆升了 10 倍達到 34 億美元——而且在短短一個月便內獲得了 8500 萬美元的傭金,而他們當時的開支連 500 萬美元都不到,因此說「大賺一把」都不誇張。儘管此後 OpenSea 交易量回落至每月 20 億美元左右,但此外該平台已經牢牢佔據市場主導地位並擁有了 180 萬活躍使用者。

現在,OpenSea 員工數量已經超過 70 名,並且還在尋找更多人,其中包括急需的客服。

由於 32 歲的Devin Finzer 和 30 歲的 Alex Atallah 各自擁有 OpenSea 公司 19% 的所有權,在最新融資完成之後,他們已經成為毫無爭議的億萬富翁了。

不過,Devin Finzer 和 Alex Atallah 並沒有被勝利沖昏頭腦,這是因為他們的性格一直非常低調沉穩。

策略清晰,敢於承擔風險

讓我們把時間拉回到 2020年11 月,在紐約新瑪格麗塔維爾度假村時代廣場(Margaritaville Resort Times Square)的一家餐廳裡,Alex Atallah 坐在一尊 32 英尺高的自由女神像複製品旁邊,與真正的自由女神像不同的是,這個複製品手裡舉著的並不是火炬,而是一杯雞尾酒。Alex Atallah 之所以會坐在那裡,是因為他受邀出席第三屆 NFT.NYC 年度大會,該大會吸引了 5,500 名註冊者,其中 3,000 人在等候名單上。年輕的 NFT 愛好者們穿著印有 Bored Ape Yacht Club 的運動衫在酒店裡閒逛——借此表達對以目前加密社群中最火爆的 NFT 的致敬。

坦率地說,NFT 已經不僅僅是收藏品或投資品,而是變成了一種社交工具。

你可能會覺得,低調謙遜是 Devin Finzer 和 Alex Atallah 獲得成功的關鍵,但其實兩人卻擁有非常堅定的創業策略和決心。

事實上,一些商業顧問曾建議、甚至敦促他們專攻某個 NFT 的細分領域,比如美術、遊戲或音樂等,但他們卻選擇創建了一個不分類別的 NFT 交易平台,因為他們認為自己沒有足夠的先見之明來預測哪種類型的 NFT 會流行起來。

Devin Finzer 解釋說,除了廣撒網之外,OpenSea 能夠得到蓬勃發展的另一個原因是「在正確的時間出現在了正確的地方」。更重要的是,他們願意傾聽使用者的聲音。該平台在以太坊和其他區塊鏈上追蹤 NFT,所有購買均以加密方式進行,賣家可以選擇固定價格或拍賣形式,藝術家可以設定每次 NFT 轉售的提成百分比。 最終,Devin Finzer 認為 NFT 所有權驗證模型適用於從音樂會門票到房地產的任何事情,他只是不確定什麼時候會成功。

「我對未來的看法一直比較悲觀」——Devin Finzer 說道。

儘管取得了成功,OpenSea 仍然面臨著巨大且多樣性的風險,比如詐欺、另一次的 NFT 市場崩盤,以及其他市場競爭。

2021 年10 月,美國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平台、OpenSea 的原始投資者Coinbase宣布將推出自己的 NFT P2P 市場。幾周之內,Coinbase NFT 平台的候補名單就吸引了 250 萬人註冊,Coinbase 首席執行長布萊恩‧阿姆斯壯 (Brian Armstrong) 預測 NFT 新業務「可能與其核心加密交易業務規模一樣龐大,甚至會更大」。

OpenSea 的開放市場策略加劇了仿冒品、詐騙和詐欺的風險——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早期網路市場,比如 Amazon 和 eBay。舉個例子,詐騙者可以複製他人藝術作品的圖像並將其作為 NFT 在 OpenSea 上出售。Devin Finzer 表示,OpenSea 正在研究一種自動辨識仿造品的方法,並且專門聘請了負責調查可疑產品的版主。可儘管如此,人為參與依然會出現問題——2021年9 月,Devin Finzer 勒令 OpenSea 產品主管辭職,因為 Twitter 使用者發現,在一些 NFT 出現在 OpenSea 的主頁前不久,一個與該高管有關的加密錢包正在購買這些 NFT——換句話說,他在 OpenSea 上線相關產品之前獲得了這些 NFT。

英雄不問出處

儘管給人的印象很謙虛,但 OpenSea 兩位聯合創始人的一直充滿雄心壯志。 Devin Finzer 在灣區長大,媽媽是一位醫生,爸爸是一位軟體工程師爸爸,他曾對自己被哈佛、史丹佛、普林斯頓和耶魯等名校拒絕耿耿於懷(Devin Finzer 選擇的是布朗大學),在 Pinterest 做了一段時間的軟體工程師後,Devin Finzer 在 2015 年與他人合夥創建了自己的第一家初創公司 Claimdog,並在一年後將其出售給 Credit Karma。

Alex Atallah 則出生在科羅拉多州,他的爸爸是哥倫比亞移民,媽媽是美國人,在很小的時候,他就能透過試算表來比較物體屬性,比如鳥類、瀏覽器等。從史丹佛大學畢業後,Alex Atallah 曾做過一段時間的程式設計師,之後認識了 Devin Finzer。

2018年1 月,兩人進入創業育成中心 Y Combinator,他們當時的創業項目是讓「使用者支付加密貨幣以分享 Wi-Fi 熱點」。不過,當時一款火爆的加密遊戲吸引了兩人關注,這款遊戲就是 NFT 和區塊鏈遊戲鼻祖「謎戀貓」Cryptokitties。Alex Atallah 回憶說, 「謎戀貓讓那些並不真正關心加密貨幣的人第一次真正對加密行業產生興趣,我認為這真的很了不起。」於是,兩人很快將業務重心轉移到了 OpenSea,並且把公司搬到了紐約。

然而和 Beanie Babies 一樣,「謎戀貓」Cryptokitties 最終被證明也是曇花一現。由於供應太多,大多數「謎戀貓」 Cryptokitties 值不了多少錢,其價格在2018 年初出現短暫飆升以後,人們對加密貨幣和 NFT 的興趣都沉寂了下來。

事實上,2021 年初喚醒 NFT 市場的並不是 OpenSea,而是億萬富豪卡麥隆‧溫克勒佛斯(Cameron Winklevoss)和泰勒‧溫克勒佛斯(Tyler Winklevoss)兩兄弟推出的 Nifty Gateway,這個平台以精心策劃的高品質藝術品吸引了人們的注意。2021年3 月,佳士得拍賣行將數位藝術家 Beeple 的 NFT 作品《everyday: the First 5000 Days》拍出了 6,900 萬美元的高價,這也是售價第三高的在世藝術家作品。

隨著 NFT 的價格越來越令人瞠目,普通人也想從中分一杯羹並成為 NFT 創作者、收藏者或投機者,於是紛紛轉向 OpenSea,因為 OpenSea 的理念與他們的期望非常契合,即:

讓任何人都可以成為 NFT 藝術家。

另一方面,OpenSea 還有內建的二級市場和方便上手的介面,舉個例子,OpenSea 網站有一個先進的篩選系統,方便使用者在上面找到具有最稀有屬性(理論上也最有價值)的 NFT——比如,只有 46 只 Bored Apes 的 NFT 擁有純金色的皮毛,因此它們的溢價很高。當一個新的 NFT 被創建並記錄在以太坊上時,該網站就會自動生成一個顯示它的網頁——這是一個很好的功能,因為 NFT 成為了一種身份象徵,人們可以分享他們的 OpenSea 頁面,並將他們的 Twitter 頭像改為他們擁有的 NFT。

風投機構 1confirmation 合夥人、OpenSea 早期投資者 Richard Chen 解釋說:「在羡慕和欲望的驅使下,NFT 市場成為了一個不斷迴圈的回饋閉環,而 OpenSea 確實抓住了這個市場。」

  • 27 歲的 Dani 是一位居住在佐治亞州的前時裝設計師,她將 17,000 美元對女性世界等 NFT 的投資變成了價值 715,000 美元的投資組合。
  • 來自北卡羅來納州的 37 歲前遊戲公司首席執行長 AJ 向 NFT 投入了不到 10,000 美元,現在對他的數字資產的估值為 130 萬美元。AJ 還說服了自己的消化科醫生哥哥開始購買 NFT,然後這位兄弟轉而又去說服自己的好朋友加入 OpenSea。AJ 表示,「現在,我哥哥幾乎是一邊做結腸鏡檢查,一邊掏出手機來看是否有新的 NFT 發行。」

聽起來,NFT 是不是很像泡沫市場?好吧,這其實也引出另一個問題:當泡沫破裂時,OpenSea 將如何應對?Devin Finzer 冷靜地回答說:

我們做了大量的緩衝準備,即使市場行情惡化,我們也能順利度過寒冬。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NBA Top Shot在夯什麼?詹皇LeBron James的一個灌籃又值多少錢呢? – 運動視界 Sports Vision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NBA Top Shot在夯什麼?詹皇LeBron James的一個灌籃又值多少錢呢? - 運動視界 Sports Vision 新聞內容如下: 「啊!死定了!」火箭隊球員內心的驚呼,大聲到全場球迷都聽到了,湖人隊後衛Avery Bradley手一伸,球一抄,脫手的傳球就像變了心的女友一樣,拔腿狂奔的不是回防的火箭球員,而是37歲又27天的湖人球星LeBron James,接到球後眼前一片遼闊,輕輕鬆鬆地一個大車輪接反手爆扣,就像電玩高手一樣按得行雲流水,而時間彷彿就定格在那一刻,並且被貼上一個標價,隨著網路被打包運送至買家手上。 這段短影片就是NBA Top Shot,聽說是現在最夯的投資商品,但到底NBA Top Shot是什麼?為什麼可以成為投資商品?這篇就帶你進入未來的虛擬世界,或許不久之後家家戶戶的牆壁上掛的不是照片,而是像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一樣,掛著一幅又一幅會動的短影片。 首先,要介紹什麼是NBA Top Shot之前,必須先了解什麼是NFT,數位時代有篇介紹NFT的文章,淺顯易懂,這邊借用一下。 當我們知道什麼是NFT之後,NBA Top Shot就是屬於NFT的應用,NBA把球員表現的精彩影片變成一段官方認證且具有獨一無二編號的NFT,這就像是球迷收集球員卡的概念,每張卡都有特定編號,也都會有普卡、金卡、甚至是稀有卡,想像這些卡片現在都變成一段段的短影片,球迷可以收集,更可以成為炫耀的商品,這就是NBA Top...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