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 C
Taipei
2022年 1 月 27日 星期四

NFT:為什麼有人願意花900萬美元買一張JPEG圖片? – T客邦 Techbang

今日新聞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NFT:為什麼有人願意花900萬美元買一張JPEG圖片? – T客邦 Techbang

新聞內容如下:

如果有可能的話,怎麼才能讓你相信上面的圖片值 900 多萬美元?

你在看住的是一幅NFT作品,這是有史以來創作出來的第一個 NFT。這是由 10000 個 NFT 組成的加密龐克(CryptoPunks) 系列的其中一部分,作品的發布時間是 2017 年,在當時全世界大部分的地區還在理解比特幣是什麼東西。

此時在座各位大多數很可能已經在翻白眼了,不管是對 900 萬美元這個數字還是 NFT 這個想法本身。自今年 3 月份這個概念首次爆發以來,對非同質化代幣的反應並沒有太大的變化。廣大的公眾本能地認為這是一場對環境有害的騙局。成交價越大,不公正的行為就越肆無忌憚。

然後就把我們再回到上面的像素化篇章。它的所有者是一位友善的加拿大軟體發展者 Richerd。大概2013 年左右,他開始了加密貨幣軟體的開發,但最終厭倦了這個玩意兒。今年早些時候,當Richerd發現了 NFT 這個東西後, 3 月 31 日,他以 86000 美元的價格買下了 CryptoPunk #6046,據他說這是自己一生中最大的一筆購買。

在 Twitter 上擁有超過 80000 名粉絲的 Richerd 上個月聲稱,他收藏的 CryptoPunk 對他來說是無價的,不管別人出多高的價格他都不會出售。但第二天他的決心受到了考驗,別人開出了2500 以太幣的價格,當時價格相當於 950 萬美元。之所以有人開出這樣的價格,不是因為 Richerd 的 CryptoPunk 值那麼多錢——類似的 NFT 現在的售價約為 400000 美元——而是因為別人都認為他是在唬人。這是個挑戰,但仍然屬於合法的出價。如果 Richerd 點了「接受」,2500 以太幣就會流入他的錢包。

Richerd 拒絕了這個出價。

Richerd 解釋道:「呃,前一天我才剛剛說『出多少錢我都不會賣』,所以如果別人開出了那個價格我就賣掉的話,很顯然我就違背了誠信。最重要的是,我是這個 CryptoPunk 作為我的個人資料照片,作為我的個人品牌的。每個人都知道那就是我。」

不久之前,Richerd 的解釋在我看來還很瘋狂。一張看起來像是在 Fiverr 平臺上面找人弄出來的圖片憑什麼值八位數?開出這個價格的人得跟現實脫節到什麼程度?一個人需要又要誤入歧途到什麼程度才能狠得下心來拒絕這個出價?不過,在我花了幾個月的時間去研究和關注 NFT 之後,我一點都不感到驚訝。事實上,這是很說得過去的。

比特幣百萬富翁

為什麼購買 NFT 的價格相當於 一位CEO 的薪水?這裡有個簡單的事實可以解釋這一點:據估計,比特幣已經造就了 100,000 多名百萬富翁。所以NFT 在今年 3 月份成為一種現象也就不足為奇了。當時正是比特幣的價格攀升到了 60,000 美元的時候,這數字比六個月前漲了 500% 以上。

當你看到那些文章標題或者推文,說誰誰花了一個荒謬的數目買了一份 NFT 時,很容易會對這種在你看來荒謬無比的購買感到困惑。但有一點你往往很容易會忘記,那就是非常貴的東西幾乎完全由非常有錢的人買下來的——而非常有錢的人會願意在身份象徵上面花很多錢。

以Bored Ape Yacht Club為例。這是一組猿猴的圖片組合,總共有 10000 張,這些猿猴各有各的特點,所有有的會比其他一些更加稀有。比較稀有的售價超過了 100 萬美元,但普通的售價大概也能達到 200000 美元。(今年 4 月份推出時,BAYC 開發者為每個猿猴NFT開出的價格是 190 美元。)由柯瑞(Steph Curry)與吉米‧法倫等人擁有的 BAYC 其實就是所謂的「個人資料圖片集」。這些頭像的主要目的是供使用者在 Discord或 Twitter、Instagram 等地方展示自己的個性圖片。

回顧一下:一張個人資料圖片最低要 200000 美元。

如果孤立來看的話,這太瘋狂了。但如果放在有錢人怎麼花錢的範疇內審視的話,這個數字就顯得不那麼驚人了。點擊右鍵就可以保存一張 JPEG,那為什麼還要為此花大錢呢?好吧,給你 100 萬美元你幾乎可以在全世界任何地方的安全社區購買一棟很漂亮的房子,但名人經常卻要搶購價值 2000 萬美元的豪宅。你可以找一件價格不到 500 美元的時裝,但像香奈兒這樣的品牌,它們的生意卻是建立在那個價格的20 倍的基礎之上。

富人在實體世界購買奢侈品我們能接受。那他們在網路上買奢侈的東西難道就很匪夷所思了嗎?

加密貨幣研究公司 Delphi Digital 的分析師 Alex Gedevani 說:「在現實世界裡,大家又是怎麼處理自己的財富的呢?有人會買豪車或者手錶。跟我買一幅 CryptoPunk 並用來當作我的個人資料圖片相比,這種做法的可擴性又如何?」

顯然,地位象徵並不是富人獨享。我們大家多多少少都會沉迷其中,不管是在花 7000 美元就可以買到一輛二手車時決定要買一輛 20000 美元的新車,還是在沃爾瑪以低於 5 美元的價格出售基本款時買一件 30 美元的 T 恤都是這樣。大多數地位象徵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都有著特定的受眾。戴勞力士手錶的銀行家,開賓利的首席執行長,對於我認為是鋪張浪費的這些購買,這些人並不在乎。這是一小撮他們試圖去影響的權勢人物。NFT 也是這樣。

就Richerd 而言,他本人就經營著自己的企業 Manifold,去説明像 Beeple 這樣的數位藝術家,展示怎麼透過區塊鏈來技術創作只能以 NFT 的形式存在的藝術。對這些圈子來說,手頭擁有一些最受歡迎的 NFT 系列作品是很有説明的。當他說他的品牌建立在自己的龐克頭像基礎之上時,他並沒有誇大其詞——有一群投資者甚至用他的名字來命名他們的組織。

Richerd 解釋說:「手頭持有CryptoPunk 的人都會相信一些東西。要嘛你在這個社群裡面已經待了很長一段時間,所以你對這個東西產生了信仰,要嘛是花了很多錢才融入進去,進而表明你的堅定信念。」

「我想展現我的信念。所以我要用行動表示我的支持。」

一點麻煩

NFT 在兩極分化。有一小部分人相信它的底層技術(證明數位商品所有權的代幣),但更多人認為這是個騙局。就像這第二群人很難看出NFT 存在任何價值一樣,第一群人有時候會對技術的不完美表現出很強的戒備心。

毫無疑問,NFT 還存在很多問題。

首先是令人困惑的不易接受性。在加密貨幣和 NFT 交易方面軟體發展者表現出色是有原因的:設置區塊鏈錢包以及其他被咬的數位設備很困難。即便只是買賣也可能有危險。如果一不小心將錢匯到了錯誤的錢包位址,你的錢就一去不復返了。

然後是費用。想像一下,你有心想要試玩一下非同質化代幣,而且願意承受1000 美元的損失。如果你在公開發售期間鑄造新的 NFT的話,一般要花費 120 到 400 美元。這個開銷似乎還不算太大——但你還沒考慮交易費用。大多數的 NFT 都是建立在以太坊區塊鏈的基礎之上,這個玩意兒是眾所周知的低效。使用以太坊(無論是交易山寨幣還是購買 NFT)的人越多,費用就越高。遇到好的時候,每筆交易大概要花100 美元,但一般都是這個數的兩倍到三倍。突然之間,你的1000 美元上限就快被突破了。

對NFT來說,這一點尤其麻煩,因為它就因為會引發「交易費戰爭」而臭名昭著。100000 人同時購買柴犬幣是有可能的,因為流通量有 1000 億。但是,當 10000 人打算購買 NFT 時,就會導致交易成本的大幅飆升,因為一些使用者在互相競價來加快自己買下的速度。這個過程的持續時間可能只有一兩分鐘,但這段時間會造成大面積殺傷。在交易費上花費超過 10000 美元並不罕見。因為交易失敗而損失 1000 美元也並不鮮見。

以太坊的低效率也導致了大家把矛頭指向 NFT 的另一個弊端,會消耗大量能源。請注意,這是個語義問題:NFT 對環境的損害其實不像以太坊那麼嚴重。別的網路,如 Solana,只消耗一小部分電力。以太坊開發商預計明年將實施升級,升級後挖礦消耗的能源僅為目前的 1%。不過現在這一刻,儘管沒人能準確說出以太坊消耗了多少能源,但我們知道確實很多。(儘管比特幣搶走了所有的風頭,但它的效率甚至還比不上以太坊,這就是為什麼幾乎沒有任何東西是建立在它的區塊鏈之上的原因。)

最後,事實上,大多數交易 NFT 的人目的都是為了獲利。騙局無處不在,價格波動頻繁。大多數創建、買賣 NFT 的人對這項技術一無所知或不感興趣。如果說取得了什麼技術飛躍的話,那也很可能會被令人眼花繚亂的價格波動所掩蓋。

Gedvani 說:「我把這叫做泡沫,因為進入市場的投機者數量超過了真正的創造者。」

但是泡沫儘管會破滅,還是能留下更好的東西。不妨想想 Pets.com。 2000 年 2 月的時候,它站上了2.9 億美元的估值巔峰,但到了當年的 11 月,隨著臭名昭著的網路泡沫開始破滅,這個網站即告關門大吉。這個網站後來被用來作為泡沫投機交易的警示故事。但顯然,投資 Pets.com 的衝動最終是合理的。這一次特別的冒險確實誤入歧途了,但它所關注的電子商務趨勢卻是正道。七位數的像素藝術也許終有消逝的一天,但數位所有權的證明,也就是 NFT 的真正意義所在,也許永遠也不會消失。

2022是個大年

NFT最終的去向會怎樣誰都無法確定,誰要是說自己知道那很可能是想推銷什麼給你。但有一點我們我們是知道的,那就是買NFT的人數幾乎可以絕對還會增長。

據估計,每個月大概有25萬人會上OpenSea這個最大的NFT市場進行交易。很快,CoinBase也將開放自己的NFT市場,目前已經有這200萬使用者在等待名單上。Robinhood也有類似的計畫。

更重要的是,在加密貨幣世界以外的那些已經賺了錢的大公司想要加入進來。《寵物小精靈》背後的故事Niantic,剛剛發布了一款玩家可以賺比特幣的遊戲。Twitter以及Meta(前身為Facebook)均宣稱計畫將NFT整合到自己的平臺。而Epic Games則表示,自己對這件事情持開放態度。不妨想像這樣一個世界,在這個世界裡,你不再在《要塞英雄》裡面購買角色,而是買入你擁有的角巴的NFT——這意味著你可以到其他遊戲去交易你的裝備和武器,或者如果你想洗手不玩了,一賣了事。(EPIC表示,自己不會把這樣的機制整合到《要塞英雄》裡面,但可能沒法阻止競爭對手這麼做。)

Richerd 認為,即將湧入 NFT 市場的人潮會為數位產品創造出廣泛的多樣性,面向不同受眾出售。一張個人資料圖片你鄰居可能 200 美元都不捨得,更不用說 200000 美元了,但也許他們願意花 10 美元買個獨一無二的角色,或者 Facebook 的元宇宙裡面的產品。但是,儘管這個領域也許會發生改變,但他仍然相信 CryptoPunk #6046 在一段時間內都是安全的。

他說:「就算所有的 NFT 最後都倒下了,CryptoPunks 也會是最後一個倒的。」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NBA Top Shot在夯什麼?詹皇LeBron James的一個灌籃又值多少錢呢? – 運動視界 Sports Vision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NBA Top Shot在夯什麼?詹皇LeBron James的一個灌籃又值多少錢呢? - 運動視界 Sports Vision 新聞內容如下: 「啊!死定了!」火箭隊球員內心的驚呼,大聲到全場球迷都聽到了,湖人隊後衛Avery Bradley手一伸,球一抄,脫手的傳球就像變了心的女友一樣,拔腿狂奔的不是回防的火箭球員,而是37歲又27天的湖人球星LeBron James,接到球後眼前一片遼闊,輕輕鬆鬆地一個大車輪接反手爆扣,就像電玩高手一樣按得行雲流水,而時間彷彿就定格在那一刻,並且被貼上一個標價,隨著網路被打包運送至買家手上。 這段短影片就是NBA Top Shot,聽說是現在最夯的投資商品,但到底NBA Top Shot是什麼?為什麼可以成為投資商品?這篇就帶你進入未來的虛擬世界,或許不久之後家家戶戶的牆壁上掛的不是照片,而是像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一樣,掛著一幅又一幅會動的短影片。 首先,要介紹什麼是NBA Top Shot之前,必須先了解什麼是NFT,數位時代有篇介紹NFT的文章,淺顯易懂,這邊借用一下。 當我們知道什麼是NFT之後,NBA Top Shot就是屬於NFT的應用,NBA把球員表現的精彩影片變成一段官方認證且具有獨一無二編號的NFT,這就像是球迷收集球員卡的概念,每張卡都有特定編號,也都會有普卡、金卡、甚至是稀有卡,想像這些卡片現在都變成一段段的短影片,球迷可以收集,更可以成為炫耀的商品,這就是NBA Top...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