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 C
Taipei
2022年 8 月 13日 星期六

將運動品牌卷進來的NFT時尚是未來,但誰敢說不是泡沫? – Yahoo奇摩新聞

今日新聞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將運動品牌卷進來的NFT時尚是未來,但誰敢說不是泡沫? – Yahoo奇摩新聞

新聞內容如下:

今年5月,意大利藝術家薩爾瓦多的雕塑在拍賣行中以1.5萬歐元的價格售出,它唯一的特點,就是僅僅存在於這位藝術家的腦海裡——是的就是字面意思。

這是一個非物質、非數字,說白了就是“不存在”的雕像,薩爾瓦多的原話是“虛空(vacío)”。更誇張的是,這不是薩爾瓦多的第一個“虛空”作品(但是第一個賺錢的)。去年2月,薩爾瓦多曾在米蘭的廣場上展出《沉思中的佛陀》雕像,當然,參觀者只看到了地上貼的一個白色的小方塊。

之所以在開頭講這個故事,是因為這件事被很多人拿來隱喻“NFT商品”——沒有實體、獨一無二、不可復制,簡單說就是“虛空”,不存在。

今年NFT以“數字藏品”的身份被大眾所熟悉,榮登柯林斯詞典年度熱詞榜第一,力壓爆火的概念詞“元宇宙(Metaverse)”。

多次拍出天價後,NFT 在今年的投資市場火得一塌糊塗,很多人都幻想通過買賣NFT實現一夜暴富。國內外不少文章已經解釋了NFT背後割韭菜的風險,本文換個角度,探討一下NFT的誕生會對時尚領域帶來哪些改變,尤其是當時尚行業越來越多地吸納和聯手運動品牌、戶外品牌之際,還有哪些可以期待的前景或值得警惕的隱憂。

NFT和元宇宙是什麼關系?

元宇宙最近火得足夠兇猛。而借用穩定幣TETHer的聯合創始人威廉·奎格利(William Quigley)的名言:“我敢打賭,元宇宙的收入模式將是 NFT。”

若要元宇宙經濟蓬勃發展,必須出現共享的、廣受認可的標准和協議,能夠推動虛擬商品的發行流通。沒有強大的經濟支撐,元宇宙概念很快就會分崩離析。從目前的發展狀況來看,NFT是最有可能獲得大多數認可的方式。

目前主流觀點普遍認為元宇宙是建立在Web 3.0的基礎上。12月10日,美國貨幣監理署代理署長Brian Brook在國會聽證會上解釋什麼是Web 3.0。簡單來說,Web 3.0有以下特點:開發者社區保持完全開放;參與活動無需第三方來信任機構來驗證;任何用戶都有權參與。

也就是說,消費者能夠控制自己的數據,無需將數據和隱私權讓渡給大型科技公司。如果元宇宙存在於Web 2.0環境中,Meta(原Facebook)、Google等大型機構很容易又將可制用戶數據並以此盈利。

NFT加密能夠證明用戶本人是數字物品和資產的所有者,沒有任何第三方奪走它們,讓資產在數字世界實現唯一性、稀缺性和可交易性。借助NFT的力量,用戶可以享受到真正的數字所有權。換言之,NFT有能力讓元宇宙以開放、無需信任的形式存在,且可以實現去中心化所有權。

在行業看來,NFT在內的數字經濟推動了元宇宙概念的興起。

此外,NFT帶來了數字所有權和可驗證性,也有可能顛覆藝術品、時尚單品、游戲等領域。這也是藝術界、時尚界紛紛追尋NFT的原因。

今年都火了些什麼?

NFT時尚不是今年出現的,早在2019年5月,美國3D虛擬時裝公司TheFabricant就已經在以太坊大會(Ethereum conference)上拍賣過一件NFT高定服裝,成交價9500美元。這件“彩虹裙Iridescence Dress”被福布斯(Forbes)評價為“世界上第一件純數字的、只存在於區塊鏈上的服裝”。

彩虹裙Iridescence Dress開創了“NFT時尚”的先例。

今年帶火NFT時尚的標志性事件,就是RTFKT的球鞋拍賣。2月,數字時尚品牌RTFKT Studios與藝術家Fewocious推出621雙合作款球鞋,定價分別為3000、5000和10000美元,這些球鞋在7分鐘內被全部售罄,總共310萬美元。這幾個數字給潮流圈的帶來極大震撼。

3月,Gucci執行副總裁羅伯特·特裡弗斯(Robert Triefus)公開表示:“奢侈品牌開始設計NFT是不可避免的。” 這似乎反映了一個奇怪的超前共識——“大家都怕錯過下一個移動互聯網的機會。”對奢侈品來說更是如此,普遍觀點認為奢侈品品牌已經錯過電商良機。

不過奢侈品還是小心翼翼。Gucci是首家試水NFT的奢侈品品牌,結果推出的產品是一個慶祝品牌成立100週年的宣傳片。跟進者LV和Burberry則是在游戲裡試水,同樣沒有推出可以交易的NFT鞋服或配件。

奢侈品對推出NFT時尚單品慎之又慎,運動品牌卻先走一步。有趣的是,雖然不少人緊盯阿迪達斯和耐克的動作,第一個推出NFT球鞋的品牌卻是亞瑟士。7月中旬,亞瑟士在最大的NFT拍賣網站OpenSea上線9款NFT鞋履,每款20個NFT限量款加1個黃金限量版。

目前這189雙NFT鞋履總共賣出43雙(黃金版全部售出),分別是屬於18個買家,共19.8 ETH(以太幣),約合8.75萬美元。略顯尷尬的是,盡管標價是2 ETH(約合8838美元),但43雙鞋的實際平均售價在0.46 ETH(約合1400美元),最近出手的8雙則是0.2 ETH(約合880美元),且已經在2個月之前了。

這事兒還取決於你怎麼看。亞瑟士的跑鞋大都落在100美元-200美元區間內,相比之下它的NFT跑鞋要貴得多。但介於現階段NFT的成本飄忽不定,有說1美元以下也有說1000美元以上,亞瑟士這波操作贏利還是虧損也不得而知,至少和RTFKT相比,這樣的銷售數字顯得捉襟見肘。

看來並不是所有NFT商品都會被人熱捧。好在亞瑟士是運動品牌第一個吃螃蟹的,無論賣得如何,都沒有可比對象,至少行業內沒有可比對象。

耐克顯然謹慎得多。耐克被曝出2019年就申請了一項名為“Cryptokicks”的專利——基於球鞋生成唯一ID並創建NFT,也就是說消費者在購買球鞋(通常是限量款)的同時會得到一款同樣的NFT產品,在轉手二級市場時,NFT也同樣會被轉賣。這項專利目前還沒應用在實際產品上。

人們聊得更多的還是耐克在元宇宙領域的佈局。上週,耐克在世界最大的多人在線創作游戲平台Roblox復刻了自己的總部,並取名Nikeland。更早一點,耐克提交了商標的“在線和網絡虛擬世界中使用”申請,外加公司目前正在招聘“虛擬球鞋和虛擬材料設計師(virtual footwear and virtual material designers)”,看起來距離推出NFT只差一步。

阿迪達斯最近終於跟了上來。12月2日,Adidas Originals宣佈與Bored Ape Yacht Club、gmoney NFT、PUNKS Comic合作,發力元宇宙領域。推文中包括一個鏈接和一段29秒的視頻片段,後者展示了漫畫虛擬形象。此前在11月底,阿迪達斯剛剛表示會與虛擬游戲The Sandbox合作,可以在游戲場景內購買地產。

肯定是未來,但泡沫含量有多少?

RTFKT Studios成為今年最炙手可熱的公司之一。這家公司成立於去年1月,總共3名員工,今年已經創造了450萬美元的銷售額。5月,RTFKT獲得了800萬美元種子輪融資,估值達到3330萬美元。

這不算什麼。給RTFKT提供NFT商品拍賣的平台OpenSea,成立時間比RTFKT還晚兩個月,今年7月獲得由a16z領投的1億美元融資,投後估值達到15億美元。

這些估值是不是盲目?現階段沒人在意。

NFT商品的銷售激增和高昂的價格讓人困惑,但爆炸性的增長沒有減弱的跡象。根據市場追蹤機構 DappRadar 的數據,今年前三季度NFT銷售額已經達到132億美元,僅三季度就有107億(OpenSea貢獻近70億),2020年同期只有4170萬。

NFT銷售額今年激增。數據來源DappRadar,圖片來源路透社。

數據統計互聯網公司Statista預測,2025年奢侈品市場將達到1000億美元,而同年全球虛擬商品市場將產生1900億美元。

今年又湧現了很多新的數字設計及周邊服務公司,Dressx、NEUNO、Flowers for Society等等。NEUNO老闆Natalie Johnson是個26歲的姑娘,曾在時尚行業工作,創業之前已經失業一整年。甚至在NEUNO公司官網還沒建立起來的時候,Natalie就已經接受了福布斯的專訪,只能說NFT時尚的確是風口。

福布斯知名時尚記者Joseph DeAcetis認為NFT是時尚行業“重返快節奏科技列車的唯一希望”,他舉了奢侈品電商平台Clothia的例子,這家公司正在拍賣NFT連衣裙,中標者會得到相應的實物禮服,“僅此一件”。這種方式現在也被稱為“數字孿生”。DeAcetis認為NFT時尚不是用數字服裝取代實體服裝;相反,這是時尚品牌在數字空間展示自己並開拓新商品市場的機會。

阿成(化名)在一家互聯網大廠從事游戲戰略崗位,也是一名潮鞋老炮,他一直盯著耐克的Cryptokicks專利技術。阿成表示,一旦投入市場,就意味著耐克也能在球鞋二級市場炒作時賺到錢,“只需在與實物共同專賣的NFT球鞋裡加入一串代碼,耐克就可以坐收版稅。”

在國內,盡管有不少消費品品牌爭先恐後地與元宇宙拉上關系,但對待NFT商品相對冷靜。懶熊體育聯繫了多位運動戶外品牌高管聊一聊對NFT的看法,大家一致認為炒作效應大於品牌實際效應。

一位高端戶外品牌中國區高管表示:“NFT更像是奢侈品行業炒作概念,以增加產品附加值,吸引消費者眼球。自身品牌還是會在實物層面做創新而不是虛擬層面。”一位國內運動品牌高管認為:“NFT商品現階段並不適用於中國消費者,國產品牌不會盲目投入。”還有很多人拒絕回應,當然這本身也代表了一種回應……

設計師更興奮一些。“能在虛擬設計完成自己天馬行空的設計,而不用受材料限制,這可能是每個鞋服設計師的夢吧。”Jay說道,他是一位國產運動品牌的設計師。前文提到的“彩虹裙”,在現實生活中是無法呈現圖片效果的。Jay認為NFT時尚或許會在未來顛覆整個設計行業:“樂觀點說,那是個拼創意的時代;悲觀點說,或許人人都能做設計師了。”

引用Futures Intelligence Group首席執行官Cathy Hackl的話做一個總結:“現階段通過NFT銷售的時尚是作為藝術的時尚,而不是作為實用工具的時尚。”

即便我們對NFT抱著試探和寬容的態度,不可否認的是,這個基於互聯網的技術正在偏離其本身的價值。時尚行業與藝術、體育行業一樣,入局NFT都是在數字經濟下輸出品牌文化的創新行為。它真的如外界形容是“時尚2.0”嗎?只有時間能給出答案。至少放過那些被NFT、元宇宙概念狂轟濫炸的消費者,他們只有一個很小的需求:希望品牌多些真誠,少點套路。

新聞內容播放到此,感謝您的收聽

對我們提供的服務有興趣請查詢:

RSS音頻式網站

專訪》導演馮德倫— 熱愛科技的影癡, 如何闖蕩NFT圈、”無間道”電影導入Web3.0和區塊鏈? – 動區動趨 BlockTempo – 最有影響力的區塊鏈媒體 (比特幣、加密貨幣)

這裡是RSS音頻式網站智能播客的頻道 這一集的新聞標題為: 專訪》導演馮德倫— 熱愛科技的影癡, 如何闖蕩NFT圈、"無間道"電影導入Web3.0和區塊鏈? - 動區動趨 BlockTempo - 最有影響力的區塊鏈媒體 (比特幣、加密貨幣) 新聞內容如下: 香港知名演員導演馮德倫,曾執導《太極》系列電影,和《荒原》、《五行刺客》等熱門美劇,在 Web2 影視產業深耕多年的馮導 6 月下旬現身在區塊鏈產業的年度盛事 “NFT.NYC” 大會,讓眾人驚覺低調的馮導原來已經作為 Founder 與一眾夥伴跨入 Web3 的世界。...
- Advertisement -